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二章 第八节

第十二章 第八节

  秀字营的士兵远远地看着这团聚和离别的一幕,心里给深深地震撼。征尘与热泪,原来无论哪个种族都一样的啊!并非只有人类才懂得悲伤与欢笑。

  当村长的德伦匆匆与家人见上一面,又跑回秀字营的队伍里跟紫川秀说:“光明秀啊,你们怎么不进村呢?也过来一块吃点东西吧,弟兄们都挺累的了。”

  几个带兵将领交换了目光,紫川秀干笑着说:“我看,我们还是不用进去了。我们就在村子外面的那片林子里面宿营就是了。”

  “对对对,我们就不进去了。”白川、罗杰等人纷纷赞同。他们肚子里虽然也是挺饿的,但是听到那些惨遭丧夫之痛的妇女们的哭声,及对紫川家的咒骂声,他们恨不得撒腿就跑,赶紧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

  “这样啊……”德伦有点不明白:怎么大老远过来了,光明秀居然连村门都不进呢?

  “好吧,我送你们过去吧。”

  在村外的林子里,秀字营一行人开始安营扎寨,士兵们开始把马腿拴起来,由于太累了,大家连警卫和岗哨都没有派,找了点枯枝和干柴点起了篝火,取水的行军壶串在一起叮叮咚咚地响个不停,各中队值日的士兵们提着他们跟着半兽人的向导去水源那里打水。可以感觉到,大多数人的情绪都不佳,没有人象平时那样说笑了。

  看到了那个偏僻、简陋的村庄,军官们都感觉有点失望。他们集中到了紫川秀那里。罗杰问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大人啊,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明天开始,我们就要在这里暂时扎根,找一块立足之地住下来了”

  白川问:“大人,可是,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个村子的人口总数应该不超过一千来人。以这样的经济规模要供养我们这一支八千多人的大部队,恐怕是不怎么可能的吧?其实说如果要立足的话,在杜拉森林不是更好吗?在那里,起码我们还可以靠打劫魔族的粮草来维持生活。”

  “杜拉森林并非长久之地。那里的位置太重要,就在远东大公路的周边,而且还倚靠蓝河渡口。现在魔族只是因为刚刚打完仗,事情太多而顾不上理会你们。一旦他们腾出手来,他们是绝不会允许有一股不服统管的人类势力在那里出没,威胁着他们的远东大动脉。如果你们再这样张扬的打劫,过不了一个月,魔族的镇压讨伐军就要开过来了。一旦他们封锁了公路,并在河面上布防,到时候,你们就是想跑都没路走——当初是谁那么笨,决定把营地安在那里?”

  三个旗本都面红耳赤不敢出声。白川听得悚然,暗暗自责,也感到奇怪:“紫川秀这么一解释,事情就好像变得非常简单似的。可是当初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个问题呢?罗杰和明羽两人更是一个劲地在说:赞同、赞同!对,是个好主意!……”

  紫川秀和缓了语气:“当然,杜拉森林的位置确实不错,非常适合打游击战。要是我们的力量再大点,或者魔族的力量再小点,在那里扎根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但是现在,魔族势力正如日中天,我们还不能与他们正面对抗。我考虑过了,在布卢村建立基地有这么几个好处:第一,此地比较隐蔽,容易被魔族所忽略,如果我们注意隐蔽,在几年之内不让魔族发现是完全有可能的,这段时间足够让我们在此发展、壮大了。

  第二,从军事的角度上说,此地背靠古奇山脉,前面就是科加丛林,地形有利于防守。距离这里不到五里有个无人居住的山谷,我们可以在哪里扎根。魔族如果要进攻这里,他们必须冒险经过外面的科加丛林,要跋涉几天几夜的山路——这种辛苦你们也刚刚体会到了。这种地形,无论敌人有多么庞大的兵力也难以展开纵然他们兵力多我十倍,我们只要战术运用恰当,完全可以以逸待劳的将他们击溃。即使有什么不利,我们也可以轻易地逃进古奇大山里,不用担心被魔族断后路;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里的民众与我们关系良好——当然,刚才的一幕你们也看到了,他们对紫川家是没什么好感,但是我与他们关系不错,在远东平叛时,秀字营也帮助过他们,半兽人是很懂得知恩图报的。所以,我们可以与他们放心合作。有他们这批耳目灵动的地头蛇在,魔族有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们。

  第四,早在魔族开始进攻时,德伦已经提前向我报告了危险。那时候我就已经把秀字营的财产交给德伦他们帮我们保管了,他们把那批财富藏在村后面古奇山上的几个大洞穴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粮草,足够我们吃上半年了。

  弟兄们,这半年时间就是我们养精蓄锐、发展壮大的时候了。现在,我们要隐藏自己,在魔族势力的眼皮底下潜伏下来,一边训练军队扩充实力,积攒我们自己的每一分力量,等到时机转变的那一天,我们就趁势崛起,让魔族看看我们的厉害!”

  眼看自己的长官如此深谋远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一众军官听得精神振奋、热血,一扫前些时候落难的颓气。大家纷纷发言,表示坚决支持秀川长官的英明决策,誓死跟随大人。

  只有白川沉默不语,等到众军官纷纷离开时,她拖到了最后一个走,想说什么又有点犹豫。

  紫川秀抬起头来,惊讶:“白川,你还没走?夜已经很深了,明天还得干活呢。”

  白川嫣然一笑,问:“大人,你的伤势可好些了吗?”

  “嗯,差不多吧——白川,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啊,没什么啊,我只是关心大人您的伤势……”

  紫川秀微笑道:“有些人撒谎时候就像头上刻有字似的,非常好认。”

  白川也微笑:“大人,您今天所说的,我有一件事情不明白。”

  “你说好了。”

  “大人您刚才说的那些……我只是有点不明白:窝在这么个小山村里面,纵然可以站住脚,那也只是苟活而已,难以有什么发展。我想知道,大人您这样做,目的到底是什么?”

  紫川秀没有出声。

  “大人,今天晚上您的话中,只字不提如何返回家族的事情——其实以大人您跟家族监察总长帝林大人的交情,还有您与宁小姐的关系,我想,只要你回去了,洗清冤情,还你清白,这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紫川秀深深的凝视着白川,与刚才的那群人不同,眼前的无疑是个极聪慧的女子,自己的计划是瞒不过她的。他沉吟一下,低沉地说:“时光若能倒流,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还是会去杀雷洪。有些事情,是男子汉不能逃避的责任,虽然魔族的阴谋使得我身败名裂,但我并不后悔。”

  “去杀雷洪之前,我没敢跟我大哥斯特林说,不然他一定会阻止我的,同样的,我也没敢跟你们说,是害怕机密泄露。没想到,因此而连累了大家,连累了你,这个我真的没想到……”紫川秀慢慢地说,语调低沉,,透出一股少见的真挚味道,显得非常的内疚。

  白川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想了一下,她轻轻地说:“哥大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杀雷洪为他报仇,并不是大人您一个人的责任,我也有份的。大人您一个人出生入死,承担那么重的责任,我们却不能为你分担丝毫,已经让我们几个当部下的很自责了。所以,连累什么的,这种话您就不要再说了——至于下面的弟兄们,他们也很佩服大人您的勇气,都赞扬大人您是条汉子。大人,您不过做了件该做的事,没有人怪你的。”

  紫川秀感激地望了白川一眼:这个平时看起来很凶的女孩子,没想到还有这么体贴和善解人意的一面,他点点头,继续说:“被家族冤枉和误解,在我而言,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如果我们现在就这样灰溜溜地回去的话,那就只有以待罪之身接受审查的份了。靠着我大哥和阿宁的庇护,你我也许可以保得性命在,但叛国者的屈辱和嫌疑,会让我们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的。”

  真正的原因紫川秀忍住了没说出来:“没混出什么名堂来,就这样灰溜溜、屈辱地回去,我怎么有脸去见阿宁?”

  ——虽然他并不明白这个规律:古往今来,无数的英雄好汉犯了与他同样的错误,他们血染疆场,建功立业,都只是为了那浅浅一笑。男人往往都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而奋发图强的。

  ——但他却真的很想,有朝一日能以配得起紫川宁身份的地位,满载功勋与荣耀,骄傲地出现在她面前。而现在这副屈辱的落魄样,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回去见紫川宁。

  “想洗清嫌疑,方法有很多,语言辩解只是其中的一种,但也是最无力的一种。实力,也是一种辩解的方法。”

  紫川秀慢慢地说,一瞬间,他的眼神变得十分的锐利:“我的命运,不想再让别人左右。”

  “我想要的,并不只是苟活而已。用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把秀字营训练成一支强悍的精锐部队,推翻魔族对远东的统治,光复远东全境,建立一个独立的远东自治政权,这就是我的计划。那时候,所有诬陷我们的流言蜚语,都将不攻自破。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地昂首返回故乡!”

  白川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紫川秀的计划竟然是如此的“远大”——或者说,是如此的荒谬。现今,魔族正雄踞远东,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四百多个团队的庞大兵力正驻扎在远东,又有如云的名将,还有号称当世第一高手的魔神皇。这样可怕的实力,就是当今最大的两个人类势力:紫川家族与流风家族也不敢与之正面交锋。以秀字营八千多人的乌合之众就想击败强大的魔族王国/那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天方夜谭,白川即使在睡得最香甜的晚上都没有做过这样的美梦。

  她很想放声大笑,却笑不出来:眼前的紫川秀,纤瘦、疲惫、虚弱,脸色呈现失血过多的苍白,但却散发出一种从没有过的凛然气质。白川心念一动,却无法把那种感觉具体地用语言描述出来。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个最恰当不过的词语:英气逼人。

  她努力使自己跟上紫川秀的思路:“大人,想建立一支军队,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打家劫舍的盗贼团伙是一回事,但是一支纪律严明、装备精炼的正规军队,需要大量武器、装备、粮草等物资的补给,需要一个稳定的后勤系统。我们缺乏一个可依靠的后勤基地。单靠布卢村这些半兽人,那是不成的。”

  她跟自己说:他是个疯子,我更是,居然跟他讨论起具体实施的可能性来。

  紫川秀神秘地一笑:“刚才我没说:选择在这里搭寨,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在这个偏僻的村落后面,有一条秘密的山路可以通过古奇山脉。也就是说,不必经过瓦伦要塞,从这里可以与紫川家的内地交通。”

  “什么?”白川霍地站起来,一脸不敢相信的震惊表情。

  自古以来,人们就知道,古奇山脉号称不可逾越的天堑,它分隔了家族内地和远东地区,瓦伦走廊是山脉唯一的缺口,而瓦伦要塞就坐落于通道中。只有通过它,人们才可以进出家族内地和远东。——这几乎已经成为人们思想中的一种定型了,这种单一的险峻地形在战略上的意义是极其重要的,就因为古奇山脉只有一条通道,紫川家才能够数次依靠瓦伦可怕的坚厚墙壁,,阻挡住魔族的大军。

  现在,亘古不变的格局即将改变了。一旦魔族知道了这个秘密……

  白川已经在脑海中想象出这么一幅可怕的情形:通过秘密的小路,魔族的主力大军在瓦伦防线的背后突然出现,他们蜂拥而进毫无防备的家族腹地,从瓦伦到帝都之间的每一个人类城市,都将淹没在血泊与火海中……看到白川的脸色一下变得煞白,紫川秀不出声地望着她,那无声的目光仿佛在问:“现在你知道问题有多严重了吧?”

  白川坐下,又急切地问:“有多少人知道这条通道?村里的半兽人们知道吗?”

  紫川秀带着欣赏的神色看着她:白川确实是个非常难得的优秀人才,非常的无私。得知有第二条通道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庆幸自己终于可以回家了,而是为整个家族和人类的命运担心。

  紫川秀轻轻地摇头:“村里的人不知道。你不必担心,事实上,世界上知道这个秘密通道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另外一个是……”

  他犹豫了一下,说:“是一个绝对不会泄密的人。”

  “没有那种人!”白川尖锐地说:“只有死人才是绝对不会泄密的。魔族的酷刑会让再坚贞不屈的好汉变成一条软虫!”

  “问题是!”紫川秀悠然地说:“这是一个连魔族都拿他没有办法的人。”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人……”白川猛然停住话头,神情变得惶恐:“难道是‘他?’”

  紫川秀肯定地点点头。

  “真的是他?”

  “真的是他,他就在这附近的山林中隐居着,一直守护着那个秘密通道。”

  白川长吁一口气,喃喃说:“我明白了。”

  这时她才真正了解了紫川秀的用意:将秀字营的藏身之处设在这里,那是绝对安全的。有“他”在这里,即使魔族的整路大军统统杀过来,也不必有任何担心。这时她才明白,为什么紫川秀一路上非常警惕而紧张,一到了布卢村却立即轻松起来了,竟然连斥候也没有派,就敢安心吩咐大家安营睡觉了,原来是因为强援就在周围。

  震撼刚过去,白川的好奇心又起来了。想到传说中的“他”,她激动得心脏怦怦直跳。

  她不禁轻声问:“大人,你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布卢村了吧?你怎么知道他还在这里?他长得什么样?帅吗?一定很厉害吧?”

  震惊之下,白川不顾淑女的形象,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吃惊道:“在哪里?在哪里?”惊慌的左看右看,却不见任何人影。

  紫川秀微笑道:“你冷静下来,仔细用耳朵听。”

  周围静得出奇,空气中荡漾着奇异的波动,仿佛空气已经不再流动了,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刚才一个劲地嘈杂不安的夏蝉,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乖乖地闭上了嘴巴。远远的村中听不到任何的犬吠声,河谭里的青蛙不做声了,甚至就连凉爽的夜风吹过针叶林所发出的那种特有的呜呜声也停止了。

  五月酷暑的晚上,一股压抑的阴寒使得白川不禁打了个寒颤。她偷偷地向紫川秀挪近了点。这时的她,虽然身处数千大军环绕下的中军帐篷中,却依旧感觉自己是无遮无掩的,心头泛起的那阵莫名的无力感,怎么也无法消除。

  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手在后面推着似的,帐篷的帘子无风自动,一点一点地向里面敞开了,外面却看不到人影。若不是紫川秀温暖的手及时地搭在她的肩头,下一秒钟白川就要大叫:“有鬼!”了。她转身“啪”地打了紫川秀一个巴掌,骂道:“下流!”

  “噗”的一声轻响,四支照明的火把同时熄灭了。一瞬间,帐篷里变得一片漆黑。

  白川猛地抽出了马刀,“叮”的一声轻响,雪亮的刀光在黑暗中一闪而逝。

  “白川,不要乱来!”紫川秀喝道。

  忍住了一刀劈下去的冲动,白川持刀静静地站在黑暗中,努力想看清楚眼前的那一片黑暗。从光明到黑暗的整个过程太快了,她的眼睛还无法适应,眼前一片赤红。她使劲地揉着眼睛,想把眼前的黑暗看个清楚,却无法办到。只是隐约感觉在原来紫川秀所坐的位置,好像有个什么东西。在黑暗中没有任何声音,死一般的沉寂。

  黑暗中,白川也不知过了多久,五秒钟,十秒钟……当她的眼睛慢慢地开始适应那黑暗的时候,眼前又是突然一亮,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躲避那阵刺眼的光亮。

  她马上又睁开了眼睛:四支照明的火把不知怎么的,竟然又恢复了燃烧,在墙角里啪啦地燃烧着,散发出松木特有的清香。屋子里仍旧只有紫川秀和她二人,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下子,白川猛地掀开帐篷帘子冲了出去,张望四处,外面空无一人,只有那连绵的帐篷。营地边上的林子里,知了在永不厌倦的嘶鸣着,远远的,村中的狗在发出呜呜的怪鸣,可以听到远近军营中,士兵们走路的脚步声、帐篷里聊天的窃窃私语声、巡逻士兵武器的铿锵声,那股奇异的压力已经消失了,一切恢复了正常。头顶,满天星光灿烂。

  几个士兵举着火把围着营地正在巡逻,经过主帅帐篷时,举手给她行了个军礼。白川怅然而失,心里知道“他”已经走了。她轻轻地还礼,又走了进来。

  “他……走了?”

  紫川秀依然是半躺在卧铺上的姿势,微笑地看着白川。白川这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提着马刀,脸上一红:当时纯粹是出于下意识的自卫反应,一下子拔出了刀子。自己到底想干什么?自己难道想跟人类历史上最杰出的超级高手交手?那岂不是荒谬?她赶紧把刀子入鞘,这才发现,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本薄薄的纸册子。白川拿了起来,看到册子的封面上写着:《玄天刀》。

  紫川秀微笑道:“他说,几百年来敢对他拔刀相向的,你还是第一个,这个小姑娘很有趣,所以特意送给你这个,让你好好练——你不要小看这个,这是他亲手抄写的。”

  白川一阵狂喜:有“他”手里拿出来的武功,定然是非同小可的秘籍,这真是意外的巨大收获啊!她轻轻翻开了册子,略一浏览,一行行俊秀又挺拔的字迹映入眼帘。从字迹之中,她感受到了一种含而不发的英气,就如想象中他的人一样,孤高又狂傲:“刀者,百兵之王。下者以力运刀,中者以气而御,上者以意运之。以天为刀,则为最高之境界……”

  她觉得一阵晕眩,赶紧合上了封面:这本书的字里行间,仿佛蕴含着一种神秘的魔力,没看几行字,丹田中的真气就开始隐隐萌动,就像江河澎湃失去控制,竟然有点不听使唤的感觉了。她知道这种高深武功得静下心来,慢慢地修炼,一点都急躁不得的,心头充满了欢喜:“只要耐心的修炼,假以时日,自己的高手梦有望实现了!”

  她又有点黯然,因为传说中的绝代高手刚才就在自己面前,自己竟然不能一睹“他”的风采,实在是终身的遗憾。

  她轻轻地说:“太可惜了,我竟然没能见他一面。”心里暗暗有点怪罪:他架子也太大了吧,看一眼也不会少一块肉。

  洞察了她的心思,紫川秀摇头:“你不明白的,只是……”他不知该如何说下去了,只是长长的叹息一声,想:“其实他是个很不幸的人。”

  “刚才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现在,你还觉得我的想法是做梦吗?刚才他答应了,他不参加我们的对外作战,但在这段时间里,他会尽力帮助我训练军队的。”

  白川连连点头,事情既然有“他”参与,那就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就是不用紫川秀吩咐,她也知道刚才所听到的是关系整个大陆命运的最大秘密,绝对会守口如瓶的。她非常的高兴,又有点惶恐,小声地说:“大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秘密?”

  紫川秀安静地看了她一下:“我相信你。”

  “这是条非常危险的道路,在你走上去之前,你有权利知道,在前方等着你的是什么。”

  听到“相信”二字,不知怎么的,白川竟然有了点流泪的冲动。她轻声说:“大人,我跟你走!”

  紫川秀满意地点点头,他知道白川在军中的威望极高,争取到了她的支持,就等于争取到了秀字营的真正指挥权。

  “现在,我们队伍中最大的问题不是粮食不足,也不是魔族的威胁。而是士兵们的军心。大家都感到对未来没什么信心,提不起精神来——这样的部队,是没有战斗力可言的。”

  白川听得称是,紫川秀说的确实是一言中的,她也感觉到了,目前部队的精神状态确实很令人担忧。

  “大人,您有什么办法?”

  紫川秀淡淡地说:“给他们希望。”

上一章:第十二章 第七节 下一章:第十三章 第一节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