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一章 第二节

第十一章 第二节

  “那边的矮个子,是布鲁总督古萨。”吸取了上次的经验教训,云浅雪不敢再贸然地把紫川秀带入魔族将领们的社交圈中。他只是远远地帮紫川秀指点,帮助他认识魔族的大人物们。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一向厌恶平靖侯的自己,为什么对同样是人类叛徒的紫川秀却这般的关照。

  紫川秀十分感激。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云浅雪都是个很优秀的人。他聪慧、温和、文雅,而且又不缺乏才干,待人接物,堪称得上是个好表率。这样优秀的人物,不要说在向来被视为野蛮的魔族之中,就是在人类之中也是少见的。与他相处多日,实在蒙受了他不少关照。对此,他只能在心里对云浅雪说一声对不起了。

  “那边的那个皇族,那个穿戴得很花俏的年轻人是谁呢?”紫川秀问。

  云浅雪笑了:“那是卡兰殿下,陛下的二皇子。”想了下,他又补充:“我的朋友。”

  紫川秀有点惊讶,来魔族这么几天,他早听闻了魔族二皇子的很多事迹。却没想到本人竟然是这么一副德行:长发披肩,叼著根香烟、戴著副淡色墨镜,敞开了花格子衬衣的纽扣,脖子上很显眼的挂著一条俗不可耐,拇指般粗的金链子,右手抱著一个笑得花枝乱颤的美女--这么一个帝都街头随处可见的小流氓打扮的角色,竟然是魔族的皇子,而且有可能是下任的魔神皇。

  紫川秀难以置信地看著云浅雪,后者只有苦笑地点头:“二殿下很有性格,不是吗?”

  紫川秀也笑了:“确实,让我大开眼界。”抑制不住的狂喜之下,他差点要放声大笑了。根据他的观察,这位魔族的卡兰殿下脚步虚浮,武功实在差得不成体统,与他重要的身份根本不成比例。这么一个抵抗力极弱又是地位极高的人物,这正是他一直要找的安全保证。他默默的估算了一下自己和卡兰之间的距离:一步、两步……大概八步,而且中间没有任何阻碍,非常理想的出手距离。

  紫川秀心头狂跳,事情到此地步,几乎已经可以说是成功了一半了。剩下的一半,就要看天意了。他压抑紧张的心情,尽量平静地问云浅雪:“羽林阁下,请问,平靖公今晚有没有来呢?”

  云浅雪皱皱眉头,反问:“你找他有事?”虽然军师黑沙已经证实了偷袭事件与平靖侯无关,但是他还是很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

  紫川秀有点不好意思:“羽林阁下,不怕您笑话了。我毕竟是来自紫川家的,初来神族,我想,向与我有著同样经历的平靖阁下交谈,可能会对我尽快适应神族的生活有所帮助。”

  云浅雪点点头:“我明白了。”他向四处张望,却看不到平靖侯的踪影。最后他扯住一个从他们身边经过的军官:“哎,阿穆,有没有看到平靖那家伙?”

  “那条狗?”叫“阿穆”的军官说到平靖候时候,一脸的不屑:“刚才还看到他的……羽林大人,您要见他吗?我去把他叫来。”

  云浅雪点点头,军官快步走开了。看著那个军官的身影逐渐淹没在拥攘的人堆里,紫川秀的呼吸一点点的急速起来。他知道,当那个军官回来的时候,最关键的时刻就要到了!

  他再次往卡兰的方向确认一下,彷佛感应到了他的视线,卡兰恰好也抬起了头望过来。俩人的目光交接,卡兰错愕、惊讶的表情在他脸上持续了两、三秒。慢慢地,魔族的二皇子笑了,笑容中带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味道。彷佛预感了危险了似的,他拉开了身后的门,悄然地离去。

  计划一下子给打乱,紫川秀睁大了眼睛,脑子嗡地乱了。

  素雅的房间里寂静无声,充满了檀香的芳香,还有沙漏的轻微沙沙声。远远的,可以听见庆祝晚会上人群的喧嚷和乐队的喇叭声,一片混杂而毫无意义的杂沓噪音。在外面的喧哗相衬下,屋内的无声显得更加的寂寥。

  “殿下,外面的晚会很热闹的样子,您不去参加吗?”老佣人小心翼翼地问正在写东西的卡丹。

  卡丹安静地翻过了一页纸,没有回答。茶几上的烛光映照在她面庞上,娇艳的肌肤有如白玉般的无瑕,玉容平静如水,不见一点波动。

  老佣人暗暗叹了口气。从小一直看著长大的卡丹公主,打从人类的那边回来以后,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灵气和活泼,变得沉默寡言。回来那么多天了,自己就没见她笑过,也不像往日那样喜欢四处走动了,老是待在屋子里发呆,脸上总是带著一种郁郁寡欢的落寞神情。自己每次问她,她却总是苦涩地笑笑,什么也没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卡丹殿下贵为公主,回到了自己人这里,未来的夫婿云浅雪大人年轻有为,无论人品才貌都是十分的优秀,她不应该不开心的啊!

  老佣人继续努力:“殿下,今天晚上的宴会,陛下很希望您能出席的。王国的高级将领们都参加了,肯定有很多有趣的节目的。还有亲王殿下和二殿下都参加了,还有羽林阁下今晚也会来--您不想见见他吗?他可是您未来的夫君啊,这样都不去,未免有点太失礼了。”

  “我没有兴趣。”卡丹低著头平静地说,也不知道是说对晚会没有兴趣,还是说对云浅雪没有兴趣,手一直写个不停。

  老佣人放弃了努力,低著头说:“是。那我告退了,公主殿下请好好歇息了,有事请尽管吩咐。”

  “嗯,你下去吧……”

  门口外两个女佣的窃窃私语声传进来:“今晚,羽林阁下身边那位年轻的大人可真是俊得很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他呢?”

  “嘿!你看上人家了吧?告诉你,那个人是从紫川家那边过来的,名字好像是叫紫川什么的……对,紫川秀!他是最近才来投奔我们神族的,听说他在那边可是个大人物呢!”

  老佣人大声叱喝:“外面的死丫头,唧唧喳喳说什么呢!公主殿下正在休息呢!”

  外面的窃窃议论声立即停止了。老佣人低头请罪:“公主殿下,都怪我管教无方,我下去一定将她们重重责罚……”

  卡丹打断了他的说话:“刚才她们说什么?紫川秀?这是怎么回事?”她放下了书本,一反刚才的冷漠神情,突然变得十分的关注。

  “啊?公主殿下,您不知道吗?她们说的是紫川家那个新投奔我们的副统领,叫紫川秀。哦,殿下,您最近才回来的,难怪您不知道了。帕伊停战以后,他独自一人主动地向我们的军队投诚了。陛下很赏识他,封他为侯--这都是很轰动的新闻呢!”

  “阿秀?”卡丹蹙起了秀眉,低头思索了好一会,喃喃自语:“不会的,他不可能的……”

  “公主殿下,您说什么?”

  “今晚都有谁参加宴会?”

  老佣人一愣,随即回答:“很多。王国在远东的所有高级将领几乎都会到场的。包括有亲王殿下、二殿下、罗斯大人、凌步虚大人、羽林大人、叶尔马大人、鲁帝大人……陛下和总军师黑沙大人说不定也会来的……”

  没等她说完,卡丹已经扔下笔霍然起立:“马上带我去会场,快!”看著老佣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卡丹不耐烦了,自己动手换衣服,一边想:“阿秀,你是个疯子!……没有人这么大胆的……难道你以为自己可以活著回去吗……该死的家伙,你就一点不顾及阿宁对你的一片苦心吗?”

  云浅雪觉察了紫川秀的异样:“你怎么了?”

  紫川秀微笑著摇摇头:“没什么。我看到卡兰殿下出去了。”

  云浅雪也往那个方向望了下,摇头笑说:“殿下……”他露出一个是“男人就该明白的”的暧昧笑容,紫川秀哈哈大笑,心理却仍旧难以释然:临走时候,卡兰那个诡异的笑容究竟有怎么意义?他是不是已经看透了自己目的?

  两人仍旧在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著。言谈之间,云浅雪一直把话题往武学方面引导,他特别关心的是:紫川家有哪些著名的用刀高手?特别是第一次远东战争期间,他们都有谁在远东地区活动过的?

  紫川秀苦笑,对于云浅雪的目的他是很清楚的。不过……

  不过这个人啊,呵呵,阿秀大人睁大了无邪的大眼睛想了好一阵子,终于记出来了:哦哦哦哦,用刀的高手是吧?多著呢!据我所知,比如说什么“一刀镇九州”张三啊、“龙凤鸳鸯刀”李四啊、“大刀”王五啊、“刀神”赵六啊、“神刀”钱七啊、“无敌金刀”陈八啊……等等等等。

  至于他们的武功啊?啊啊啊,那可真是厉害著呢,(紫川秀说得口沫飞溅,连比带划)有的人能一刀杀死一头猪!(有人甚至能杀死两头!)你说厉害不?

  云浅雪听得忍不住要打呵欠。他非常的失望。从紫川秀的描叙上来看,那些所谓的“高手”不过是空有一身蛮力的杀猪屠羊水平而已,不可能是那个晚上的神秘刺客。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现在自己是身处安全的宴会中,周围熙熙攘攘、人来人往,但这并没有给云浅雪任何安全感。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夜晚,云浅雪就忍不住的发抖:太可怕了!那个恶魔般的身影,那双充满了杀气和绝望、彷佛来自地狱最深渊的赤红眼睛,曾经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噩梦里,接著就是断臂处的剧痛,鲜血飞溅,整个世界变得一片绯红……世界上竟然有这样可怕的刺客!

  云浅雪不自觉地摸著断臂处,眼中流露恐惧。一瞬间,紫川秀的眼神变得很奇怪:怜悯、嘲笑、无奈、愧疚……或者,什么都没有。当他转过头时候,眼神已经变得正常了。

  东门传来巨大的喧闹杂音,有个声音在喊:“亲王殿下已经到了!”人群大哗,为了亲眼目睹未来魔神皇的风采,许多人哗啦地往门口方面涌了过去,拥挤的人流堵住了门口,引起了阵激动的混乱。

  紫川秀与云浅雪应声望去。云浅雪介绍说:“看到了吗?高个子的那个,就是亲王殿下。”

  即使在拥挤的人群中,卡顿亲王的独特也很容易让人辨认出他来。他身型矫健,平头的短发,脸部线条如刀刻般的冷峻,眼神冰冷无情,显得冷酷而自信。紫川秀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魔族的第二号人物。他看出来了,这位魔族王国的未来继承者必定是个十分冷酷的权力主义者。

  云浅雪继续介绍:“在殿下旁边的那个人族,”他若有所思地望了紫川秀一眼:“是平靖公爵。你们认识吗?”

  看到那个瘦高的身影,紫川秀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上了脑,眼前的世界有点眩晕。往事的碎片令人措手不及地出现脑海……

  “我们会再见的,一定的!”哥应星统领爽朗地一笑。他望向了一边的白川:“这个小姑娘很有胆色,你们今晚好好照顾她。”

  他们互道珍重彼此离别,却不知今生再不能相逢。

  紫川秀紧紧闭上了眼睛,不让眼泪夺眶而出。他听见自己在回答:“不认识。”

  云浅雪点点头,问:“等一下我介绍你认识他们?”

  “嗯,”紫川秀淡淡地点头:“就麻烦羽林阁下您了。”他说得很无所谓的样子,却抑制不住的心头狂跳。正在这个时候,他感应有人在背后注视著自己,马上转头。

  透过纷攘嘈杂、人来人往的人群间隙,他看到了一双熟悉的眼睛:曾经是自己阶下囚的卡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正在远远地注视着他,眼神冷静而凌厉。

  卡顿亲王的到来引起了会场的一场骚动。魔族的将军们争先恐后地挤上去跟亲王打招呼、攀谈,交际花们也纷纷不甘落后地上前,希望能得到他的青睐。一时间,大门口处的人群挤成一团,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那里。

  也就在这个时候,卡丹到达了会场,她悄然地从另一个门口进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几乎在她发现紫川秀的同时,紫川秀猛地转身,两人眼神交会。

  一瞬间,紫川秀绝望得全身冰凉。他知道卡丹已经识破了自己的杀机。这个时候,她只要振臂一呼:“紫川秀是奸细!”自己会立即给周围的魔族将军们乱刀分尸。死亡,自己并不害怕。但是,在目标达到之前,自己实在不甘心啊!紫川秀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待著那一声尖锐的女声叫喊和随之而来的灾难。

  “……恭喜阁下了,加沙新总督……”

  “……三河地区并没有参战,盖儿公爵很没有面子……”

  “哟,大人,您可真会开人家玩笑啊……”

  毫无意义的闲聊混杂如同流水般的灌进紫川秀的耳朵里,五秒钟的等待时间漫长得有如一个世纪,但却没有期待中的女声尖叫。紫川秀睁开了眼睛,依旧是卡丹那双明亮的眼睛在不出声地凝视著他,奇怪的,其中却看不到恶意。

  紫川秀生出了一线希望:卡丹不打算告发自己?为什么呢?

  卡丹望向正在忙著与众人招呼应酬的卡顿亲王,用目光无声地询问:“是他吗?”

  紫川秀明白她的用意,微微摇头。

  卡丹又望向站在紫川秀身边的云浅雪,紫川秀再次摇头。

  卡丹微微昂头,目光投向营帐的顶棚。紫川秀有点不解,随即明白她指的是魔神皇。他含笑摇头,用目光告诉她:“我又不是疯子。”除非是疯了,没有人会想到行刺当世的第一高手。

  卡丹扬扬眉头,檀口轻启,却没有声音发出。分辨她的嘴型,是一个“谁?”字。

  紫川秀点点头,目光却落在了平靖侯的身上。卡丹顺著紫川秀的视线望过去,恍然大悟。她冲著紫川秀做了个调皮的鬼脸,嫣然一笑,转身融入喧嚷的人群中,渐渐地消失了。

  紫川秀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他不明白,卡丹到底是什么意思?

  “远东侯,远东侯!”云浅雪连续拍了几下紫川秀,他才回过神来:“什么?”

  云浅雪小声说:“亲王他们往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他一定是来找你的。你要作好准备,要与殿下谈话了。”

  紫川秀奇怪:“也有可能,亲王是来找你的啊!”

  云浅雪神秘地一笑:“绝对不可能。”自己是属于卡兰一边的死党,亲王对自己恨之入骨,怎么可能来找自己呢。亲王准是希望像当初收容雷洪一样,把紫川秀也收纳进他的私党里去,好趁机扩大自己的实力。不过这些现在他还不打算跟紫川秀说,只是拍拍他肩膀:“我走开一下,你自己好好把握。”没等紫川秀反应过来,他已经悄然的走开了,丢下孤零零的紫川秀在原地。

  紫川秀微笑,就算再迟钝也可以看出,云浅雪是故意躲开不与卡顿亲王见面的,这说明了,这位手握重兵的羽林将军与下任的魔神皇之间的关系,很有问题。

  紫川秀暗自窃笑:原来看似一块铁板的魔族上层,也存在著派系争斗,敌人内部也存在著分歧。只是不知道他们派系间的力量对比的情况如何?在将来与魔族的作战中,怎么样才可以最大程度的利用这个珍贵的情报呢?

  没等紫川秀想出个究竟,卡顿亲王已经走近了,身后跟著罗靳、平靖、凌步虚等高级将领。卡顿亲王停住了脚步,上下审视了紫川秀一番,开口说:“远东侯吗?我是皇族太子,卡顿。”亲王的自我介绍十分的简洁,透出强烈的自信,举手投足之间,气势凛然,显出这位皇族太子也有一身不俗的武艺,并非一般的富贵子弟。

  紫川秀鞠身微笑行礼说:“殿下大名,在下早已久仰大名。”是的,紫川秀暗暗想,远东战争中,卡顿亲王下令屠杀四万名放下武器的人类战俘和三十万平民,臭名已经昭彰了。但是,幸好,我今晚的目标不是你。

  “欢迎加入我们神族,你做了个明智的选择,远东侯。我们是不会亏待那些忠于我们的人的。”卡顿亲王吊著嗓门说,语调中有一种生硬的装腔作势的味道,就像是朗诵一般。

  “感谢神族给我的这个机会。”紫川秀一脸卑屈的笑容:“我一定会对神族绝对的忠诚,愿为殿下您效犬马之劳!”

  旁听的几个魔族军官纷纷露出鄙夷之色。罗斯总督不屑地说:“你对紫川家效忠时,也是这么说的吗?这就是你们人类的忠诚?”

  众位魔族将领哄堂大笑。笑声中,雷洪局促不安,目光中流露痛苦之色。他来到魔族已经多日,曾为魔族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封了爵,却始终得不到众人的认同。他的地位虽高,却得不到任何尊重,连那些最低级的魔族军官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对他呼来喝去的,更是常常沦落为同伴讥讽嘲笑的对象。

  紫川秀显得很坦然。他微笑地回答罗斯总督:“大人,究竟什么是人类的忠诚,我会以实际行动向您证明的。”

  “哦,”总督的嘴角扭曲了:“怎么证明法?”

  “就是这样。”紫川秀转身向雷洪走近,伸出右手:“这位想必是平靖大人了?请多指教了。”紫川秀的微笑是那么的甜蜜可亲,就连老虎看了都想跟他交朋友。

  雷洪也伸手出来,强打笑容:“你好。”

  刚一握手,雷洪的脸色就变了:紫川秀的手坚硬得简直像铁钳一样,紧紧地夹住了自己。他吃了一惊,抬起头来,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紫川秀的眼神冰冷,其中蕴涵森森的杀机,与他脸上灿烂的笑容一点也不相衬。

  雷洪惊惶地想退后,但右手被抓住抽不出来。他想出声叫喊,忽然感觉腹下一凉,紫川秀快步抢上一步,贴近他耳朵小声地说:“哥应星大人向你问候!”

  雷洪呆呆地下移目光:一把雪亮的刀子已经深深地捅进了他下腹部。紫川秀亲切地笑了下,接著用力把刀子使劲的一搅,同时侧著身子遮挡住旁人的视线。雷洪剧痛,却喊不出来,浑身剧烈地一阵痉挛,整个身子软成一团烂泥似的,整个脸缩成了一团,看起来就像是笑似的。

上一章:第十一章 第一节 下一章:第十一章 第三节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