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九章 第七节

第九章 第七节

  尽管云浅雪已经极力封锁消息了,但是帝林的到来还是给东岸的围城大军还是带来了不小的冲击。各种小道消息在军中不胫而走:“帝林来了!”

  “他带来了人类的一百万大军!”

  “我们去攻打瓦伦的四十万前锋已经全部完蛋了!”

  “天哪!听说那个帝林抓到我们的人都要一口一口的生吃呢?”

  “谁说不是哪!我都亲眼看见了:帝林早上起来就吃我们十几个神族清蒸的,中午要吃咱们十来个神族小炒的,晚饭又吃咱们十来个神族煮汤,据说他晚上还要吃夜宵!你说这吓人不?”

  在第一次征讨战争中,云浅雪就曾与帝林遭遇过,他自己是当然不相信什麽“帝林是恶魔、帝林是怪物”之类的无稽之谈,但是指挥官的想法却不等於千万部下的想法。尽管他一再向部下灌输这样的正确观点:“帝林是很优秀的人类将领,但并不是怪物,并非不可战胜,刀砍枪刺,他也一样会受伤、会流血、会死亡的。”但是功效却并不大,部下们表面上点头如许,背後又窃窃私语传诵帝林大魔头法力无边、神通广大的故事了。

  魔族与叛军大营军心浮动,一日三惊。常常莫名其妙的有人大喊了一声:“他来了!”整队整团的士兵们立即被吓得四散逃窜。在叛军那里,每天晚上都有大批士兵企图逃跑被抓到的。云浅雪不得不狠狠的杀了一批逃兵,但是部队的军心仍然极不稳定,叛军部队的惊惶情绪甚至也传染给了魔族的正规军队,士兵的逃亡势头不但没能遏制,反而在正规的魔族军中也出现了逃兵——对於开战以来一直战无不胜的魔族军队来说,这简直是不能想像的。最绝望的时候,云浅雪甚至考虑过是不是要撤军来避开帝林强势的兵锋。

  得知云浅雪的苦恼,作为监军的魔族二皇子卡兰一笑,拍著胸口说:“都交给我吧!”

  他神秘兮兮地召集部下们,宣称神皇陛下料事如神,掐指一算就预料了恶魔帝林的到来,并特意交给他“皇家法宝”——一大叠看起来很像草纸的东西,其实也是草纸——专门用来克制帝林魔力的。现在,“是该法宝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卡兰祭起了香坛,一片香烟渺渺中,只见卡半仙手持桃木剑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阿爸爸是你老母、你老母是爸爸他爹啊、姨母拉杀拉肚子要吃泄立停啊、胃疼要来四大叔啊!”)——神族的几十万官兵屏息围观卡兰王子作法,心中充满了敬畏。

  最後,卡兰殿下作法完毕,一身汗水淋淋的。他把“法宝”烧了,纸灰分别倒进了很多坛酒里面,每个士兵都分了一碗。冬天里烧酒下肚,大家都觉得肚子里面有一股热气正“腾腾”的升了上来。

  卡半仙很严肃地说:“这就对了,法宝起作用了!大家不用再害怕魔头帝林了!”

  神族的战士们有了正气护身,於是立即勇气倍增,对战胜邪恶的帝林有了必胜的信心!士兵们吵嚷著要立即过河去与帝林军团决战,决心要为家乡的父老乡亲报仇雪恨。

  尽管军队有著这样高昂的士气,但是统帅部却迟迟没有下达开战的命令,主要是因为作为全军统帅的云浅雪还在迟疑不定。自从上次与帝林的一战後,云浅雪就已经在为与帝林再次相遇做准备了,对於帝林指挥的历次战役,他倾注了极大的精力来研究,得出一些结论来。

  说起帝林,世人往往都提起他的好杀与残酷,彷佛他除了残忍以外就没别的能耐了。云浅雪认为,其实好杀、残酷只是帝林一个特点,只是这个特点太过於显著了,以至掩盖了帝林在用兵方面的光芒。其实,帝林是个十分全能的将领,无论是全军统帅所必须的运筹帷幄,还是实战的指挥和战术运用,他统统精通,而且也不缺乏克服战场上种种危险的勇气。无论在哪个位置上,他都可以非常胜任。

  他精通所有的作战方式和手段,但尤其擅长主动进攻,其动作迅猛如雷如电,用兵之犀利有如刀锋,而且不择手段、不按常规,敢冒巨险,大胆得叫人匪夷所思。

  仅仅从这些来看的话,似乎可以得出结论了:这是个十分大胆的赌徒,常常喜欢孤掷一注,只是由於运气好,才没有把家当一下子输光罢了。而云浅雪则从中发现了其中更为深层的东西:帝林十六岁出道,亲自指挥的大小战役不下几十起,竟然没打过一次败仗。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同样凶险的政坛上,他都同样的无往而不胜。如果说他仅仅是个赌徒的话,那他的赌运真是好得没法解释了。

  经过进一步的研究帝林的历次战役,云浅雪发现了对手的真正可怕之处:他具有惊人的洞察力,善於看穿事物的内涵而从不为其繁杂的外表所迷惑,一下子就能抓住那些最本质的东西,无论如何凶险迷离、错综复杂的战局,他都能轻轻松松的掌握,局面越为混乱,越为凶险他就越高兴。

  这个看似冒险的赌徒,却是个出奇谨慎的家伙。他的每一个步骤和决定,看似冒险,其实往往都是精确的计算和慎重的考虑後的结果。对於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他自信可以安全地解决,从不做超出实力范围以外的冒险,也从不打无把握的仗。

  斯特林号称紫川家的第一名将,他勇猛、善战,他所指挥的铁骑军团,在平原上横冲直撞,无人能挡。但斯特林有原则,有感情,会冲动、也会犯错——很明显的,这次斯特林和中央军留下来掩护平民的撤退就是犯了个非常大的战略错误。而帝林却绝不会犯这样的毛病。

  在战场上,他冷静得有如棋局中一流的棋手,只相信冰冷的逻辑和事实,思考就如同数学一样的精确,不掺加个人感情。为求得胜利,他可以像毒蛇一样冰冷、残酷,毫无感情,又像狼一样的凶残、卑鄙,不择手段。云浅雪想,这是个毫无破绽、也绝不会犯错的对手,从这点上,他比斯特林更为可怕。

  帝林军团在灰水河的西岸扎了营,与云浅雪的围城大军隔著结著薄冰的河面相望,视力好的士兵可以透过冬日的薄雾看到对方的旗帜飞舞。彼此敌对的两军相距如此之近却相安无事,这实在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虽然灰水河是远东第一大河,而且河上还结有一些薄冰,但这些并不足以阻挡强悍的魔族军队步履。在帕伊一带,魔族具有压倒性的兵力,他们不但足够围城,还足以打援。如果对手是别的指挥官,云浅雪早就毫不犹豫的挥师渡河迎击过去了:三十万大军将分三路出击,一路正面强攻吸引对手注意,另有两路从下游和上游区域悄悄渡河,断绝敌人後路,从敌人侧翼出现,分进合击,然後三路大军合围,以强势兵马压过去,对方必然崩溃!

  然而云浅雪不敢。对手不是别人,是恐怖的帝林,冷酷的帝林,同时也是算无遗策、从不犯错的帝林。如此高明的对手,不会犯下这麽低级的错误。只带了那麽点兵马,就敢於与自己隔江相望,他到底凭的是什麽呢?又有些什么样的阴谋呢?

  清晨,云浅雪登上了高台,呆呆的观望河对岸,看著河对岸的帝林大营忙忙碌碌,士兵们匆忙的进进出出,喂马、凿冰打水、煮汤、吃早饭,集合,操练、休息、士兵玩耍嬉戏,有人在河里打水烧开洗澡,有人放风筝,有人饮马……一直看到太阳落山。

  云浅雪揉著疲倦的眼睛:他什麽也没看出来。夜幕降临,他坐在高台上冥思苦想:对方就如同任何一个普通军营日常的生活一样,一切都非常的正常而且自然。这正是最大的不正常。一百万的神族大军正在对他们虎视耽耽,他们怎麽能这样从容不迫,这样的不慌不忙?

  云浅雪苦苦的思考。他试图分析帝林的行动,就象他平常所习惯的思考方法一样,他先把所有的已知资料都摆了出来:1、帝林的目的很可能是前来为斯特林军团解围。

  2、帝林的兵力并不多。

  3、我军实力雄厚,一次野战就能叫帝林全军覆没。

  4、帝林明明知道以上2、3两点,还是不远千里,故意跑来向自己挑衅。

  云浅雪苦笑。无论怎麽分析,从上面的那些资料上来看,他就只能得出三个可能:1、帝林活腻了。

  2、帝林疯了。

  3、帝林有恃无恐,他另有诡计。

  前两个可能是不可能的,立即给排除了。但所谓诡计到底是什麽呢?看不出来。云浅雪绞尽脑子,思考得痛苦不堪。自负聪明过人的他,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智慧的贫乏和不足……

  就在云浅雪苦苦思索的同时,他的部下(一群勇气过剩而智慧不足的魔族将领)纷纷前来提议:“大军立即渡河,一战将对方葬送!”

  面对这群思虑浅薄、鼠目寸光的家伙,云浅雪真是头疼。他不得不引导将领们进行深层次的思索:“对手不是别人,是帝林,是我们王国的头号大敌,紫川家族名将中的名将!大家想想,他会那麽蠢,送上门来让我们一口吃掉吗?他的行动包含了什麽诡计呢?会不会设下了什麽圈套呢?”

  大家都觉得云浅雪说得很有道理,都在认真的思考起来,只有头脑简单的鲁帝——他一直不甘心自己竟然成了那个可恶的小白脸的部下——还在不服气地吵嚷著:“管他什麽诡计,他既然送上门来了,我们就一口把他吃掉不就得了!”结果云浅雪不得不生气地把他赶了出去,然後拍著桌子给会议定下了方向:“我们不是要讨论对方有没有诡计的问题——诡计一定有,必定有!只是我们现在还看不出来。我们要讨论的是:到底是什麽样的诡计?”

  只要会议的主持人有了决心,往下的进行就会很顺利了。魔族的将领们纷纷提出各种骇人听闻的想法来:1、帝林军团带来了毁灭性的可怕新武器。

  (“听说人类有所谓的魔法师,魔法大炮一炮可以轰死几万人……”

  云浅雪怒吼:“那他还在等什麽?”)

  2、帝林军团的士兵个个全部是左加明王的师弟、或者剑圣拉欧的师傅。

  (“想想看,三、四万个左加明王、拉欧加在一起,可以轻易毁灭整个魔族王国再加上魔界本土……”

  云浅雪:“我情愿他先毁掉你这个猪脑袋!”)

  3、整个灰水河的河水都给帝林变成了易燃的黑油,只等我们一渡河他就点火。

  (云浅雪:“你每天喝的都是黑油,怎麽到现在还没死?”)

  4、对岸看似平坦的平地,其实帝林军团已经埋伏了无数的机关和陷阱,有几十个万人坑在等著神族的大军踩上去。

  (云浅雪:“这种天气,土地都给冻结了,我给你一万人,你倒试试给我挖一个万人坑出来?挖不出我先把你坑了!”)

  神族将领们充分发挥了想像力,编造出一个又一个吓人的假设来,最後连他们自己都听得毛骨悚然。还算好,总算没有人敢旧事重提,扯出帝林大魔头法力无边的故事来。

  唯一比较有可能的想法是:“目前我们所看到的部队只是一支强大部队的斥候,他们只是个诱饵,有强大的後援埋伏在附近,只等我们的大军一渡河,他们就突然杀出来,中途将我们拦腰截断,前後歼灭!”

  云浅雪和绝大多数将领都赞同了这个观点,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了:那支“强大的後援部队”到底埋伏在哪里呢?大家面面相觑:冬季严寒,树叶已经大多脱落了,能藏人的地方实在不多,更不要说能藏得下几十万大军的了。

  将领们纷纷表态:“不能轻举妄动,给敌人可趁之机!”

  云浅雪很是欣慰,经过他的一番教导,魔族的将领们终於成熟了不少。他给会议做总结:“对!我们要谋定而後动,先把敌人的底细摸清,不动则以,一动手就让他万劫不复,死无葬身!”

  遵照统帅部的指示,大批的斥候队伍被派出,魔族和叛军的探子们沿著灰水河的两岸来回奔走,到处搜索。日落以後,他们大多无功而返。统帅部认为,这是搜索得不够细心的缘故。第二天,统帅部又加派了人手充实斥候队伍,搜索的半径也更加扩大了,但还是一无所获。最後,侦察兵们得到了死命令:“找不到敌人的伏兵就不用回来了!”

  一连三天的时间,魔族的侦察兵们顶著寒风,冒著大雪,忍饥挨饿。遵照命令,他们要在平地上找出一只不存在的部队来,实在辛苦。冰天雪地里,他们来回穿梭於风雪中,没吃一口热食,也喝不到一口水,渴了就只有从地上捏一团雪进嘴里慢慢融化解渴。他们不眠不休的工作,兢兢业业。地上的每一块石头都给他们翻过了三遍,查看了树下的每一只蚂蚁的身份证(如果有的话),还给天上飞过的鸟都编了号。发现了一行浅显模糊的脚印能叫他们欣喜若狂,然而最後都沮丧的发觉这个脚印是自己或者同伴一刻钟之前留下的。

  三天以後,最严密的搜查也宣告失败了。斥候队长拿人头向云浅雪保证:“方圆两百平方公里以内,找不到第二只人类部队。如果有的话,那这支部队必然是会隐身术的!”

  这三天的时间里,云浅雪憔悴了不少。这几天,帝林大营的动向非常的诡秘,安静得反常,而反常的安静往往是惊人风暴之前的预兆,很明显的,帝林想要动手了!云浅雪为此担心得每晚夜不能眠:帝林有备而来,潜伏良久,已经把我军的情形摸清了,不动则以,一动必然石破天惊!

  云浅雪十分的担忧,他昼夜苦思帝林到底有什麽诡计阴谋,却百思不得其解。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可怕打击,他严禁部队的出击,紧密的收缩部队,防止给帝林逐个击破。但他更担心的却是给那支行踪不明的诡秘部队袭击,重蹈上次被袭营的惨剧,他担心得夜不能眠,半夜里常常爬起来去查岗,辛苦得白头发都出来了不少。最後,他破釜沉舟地下定了决心:不管了,出了两百公里这个范围,就算帝林有伏兵也来不及救他了!

  七八O年的二月三日,结束了五、六天的僵持,三十万魔族和叛军联军分三路渡河,气势汹汹的向河对岸的帝林军营扑杀过去,顺利的完成了合围,把帝林的大营包围得水泄不通,却没遭遇任何抵抗。

  大营里静悄悄的,不见有人放箭,也不见有人出来抵抗。

  云浅雪心里泛起不祥的预感,但已经来不及了,不等他命令,卤莽的鲁帝已经带了五千敢死队先冲了进去,只听见里面魔族兵一阵惊人的喧嚣,云浅雪大叫:“不好!快撤出来!”

  半晌,出乎他预料的,鲁帝居然带著安然的带著人马出来了。他破口大骂:“兔崽子的!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云浅雪呆住了,不信。他亲自带了兵马入内,只见空荡荡的大营,一片狼籍。倒塌的帐篷,遗弃的物品、木片、碎纸,满地都是。

  就在昨天半夜,帝林已经偷偷摸摸的带了兵马,悄然离去了。

  云浅雪不可思议张大了嘴巴,只觉得胸口发闷,喉头一甜,一口殷红的血吐了出来。

  他痛心不已:自己竟然被帝林的空城计给摆了一道,又输给他一次!但是,有个问题他怎麽想也想不明白:“帝林冒了这麽大的危险到这里,却打个晃就走了。他到底是来干什麽的?”

  帕伊城,黄昏。望著那一片无边无际的敌人营帐,斯特林统领轻轻叹了口气,心头泛起一阵无力的疲惫感。他本来是寄希望於魔族军队的不耐久战自己撤离的,但现在看来,这个希望是要落空了,被包围已经是第九天了,魔族兵马毫无撤退的迹象。

  他正要离去,视野中忽然一件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灰暗的天空下,布满了高高飞舞的风筝。奇怪的是,放风筝的不但有人类方面的士兵,连魔族的阵地上都飞舞著好些风筝。

  “怎麽回事?”斯特林指点著城头上己方阵地上几个正在放风筝的士兵问。

  随行的文河师长不经意地解释说:“可能是这几天太无聊,士兵们找点事情玩耍吧?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加强纪律控制的。”

  “不是这个。”斯特林低头沉吟说:“现在并不是放风筝的时节,我也没听说过魔族那边有放风筝的风俗。为什麽两边的人突然玩起了同样的游戏呢?很反常啊。你给我叫个人过来问问。”

  文河心中很不以为然:有什麽反常的?两边的大兵无聊透了,放放风筝有什麽稀奇的?想归想,他还是对一个正在闲逛的士兵喊:“你,过来!斯特林大人问你话呢!”

  士兵吓了一跳,赶紧跑近来立正:“报告大人,我是中央军第七师团第三大队第五中队第……”

  “好了好了,”文河不耐烦地打断他:“没人对你是第几小队的感兴趣。”

  士兵的脸涨得通红。

  “让他说完。”斯特林温和地说。

  士兵感激地看了斯特林一眼,再次大声报告:“禀报大人,中央军第七师团第三大队第五中队第一小队中士掌旗官李季向您报告!”

  “李季士官,”斯特林不动声色地向文河旗本瞟了一眼,接著说:“现在,我有件事情想问下你,士官。”

  “愿为大人您效劳!”

  “我看到这里有很多人在放风筝,不但我们的人放,对面……”斯特林指了一下魔族的阵地:“……也在放。你能告诉我这是怎麽回事吗,李季士官?”

  李季咧开嘴巴笑了:“大人,这再简单不过了:前两天,不知哪里飘过来好多断了线的风筝,有的落到那边,有的落到我们这边,大夥闲著也是没事,就拿起来放著玩玩。那边的魔族兵也有样学样,跟著我们放——就这麽回事了,大人。”

  斯特林点头:“谢谢了,中士。”当李季敬礼想离开时候,斯特林忽然又叫住了他:“中士,能不能帮我个忙,找一个风筝过来让我看看?”

  “当然可以……哦,不,愿为您效劳,大人!”他离开,很快地跑步回来了,递过来一只风筝:“大人,您看!”

  斯特林和几个高级军官凑近去看。这是一个用木片和薄纸扎得非常简陋的风筝,军团副长官秦路在旁边笑著评价:“这手艺可不怎麽样啊!”

  斯特林把风筝翻过来,看到这面的纸面上歪歪扭扭的写著一行字:“到来身军令今援如密日无可七三五十之一二惟有持去了坚。”他眼睛一亮,顿时呼吸急促起来,低声说:“快给我一只笔,一张纸!”声音有点沙哑。

  随行军官赶紧按吩咐办到。斯特林又低著头考虑了一下,在纸上急速地写著。写著写著,他又抬起头问李季:“中士,还记得风筝是从哪个方向飘过来的吗?”

  李季想了一下,指了一下:“那边吧!”

  “西边?你肯定?”斯特林语调中有难以抑制的兴奋,眼中放出喜悦的光芒。众位高级军官面面相觑:大人这是什麽了?为一个破风筝这麽激动?

  秦路疑惑地出声问:“大人,您……?”

  “没什麽。”斯特林指点著纸面上那行莫名其妙的字句:“从右到左,跳两个字读一个字,你试试。”

  秦路犹豫著,结结巴巴地开始读:“坚——持——二——十——七——天……”

  “坚持二十七天,援军到。”斯特林一口气读了出来。他抬起头环视各位军官:“诸位,援军已经到了。是监察总长帝林阁下来了!”他尽量想平淡,但声音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著。

  鸦雀无声,一片寂静。等军官们终於反应过来了,他们爆发出一阵狂热的欢呼。这个好消息一个钟头之内就传遍了整个帕伊城,饥寒交迫的士兵们一个个激动得泪流满面,不但是为了可以生还的希望,更重要的是他们感觉到:“为了保卫国家,我们忘我牺牲,我们浴血奋战,身陷重围,我们并没有被抛弃!家族还在尽力的营救我们!远方的亲人还在极力的营救我们!”

上一章:第九章 第六节 恶魔帝林 下一章:第九章 第八节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