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一章 反击

  对面,原本看见凤知微受制,肩头一紧的宁弈,听见这句话,反倒平静了下来,缓缓后退一步,靠在了窗边。

  “阁下是哪路高人?”他道,“看阁下行事,似乎也不愿张扬,否则早就通知此间主人了,既然如此,咱们不妨好好谈谈。”

  “聪明人。”金羽卫指挥使格格一笑,“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

  他沉吟了一下,道:“你们今夜潜入到此,到底是为什么?说实话,我就放你们一条生路。”

  凤知微垂下眼……这厮也在撒谎,可惜撒谎的水准还不如二皇子,看他行事口气,和二皇子果然不是一路,那就是皇帝的人,那么多少知道点东池的事,就凭她和宁弈去过东池,这位朝廷第一鹰犬,便不会放过他们。

  心里明白,嘴上却一言不发,以宁弈的智慧,这些事不需要提醒,她也放心的将自己的安全交给他。

  “看阁下行事,”宁弈不答反问,盯着金羽卫指挥使,“似乎有些眼熟……临断岸,指神京,十三马蹄动危城……敢问阁下执谁家府邸,开哪扇门?”

  金羽卫指挥使眉头一挑。

  别人听了这段话会莫名其妙,他却再熟悉不过。

  这是整个金羽卫的切口暗号!

  金羽卫除了在京总卫,在全国十三道都有分卫,负责各地官场暗中侦缉事务,十三马蹄动危城就是这个意思,而后面这句,是在问他,属于哪道的金羽卫?在该道金羽卫中领什么职务?

  金羽卫指挥使一瞬间心念电闪,这种切口暗号,除了内部人士其他人绝不可能知道,按说只要报出切口就可以给予信任互通身份,但他生性谨慎,有心对切口探知对方身份,却又担心有诈,反而泄露自己身份,在装傻还是探问之间犹豫了一刻,随即冷冰冰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回答我的问题。”

  宁弈失望的叹息一声,向后一退靠在墙上,淡淡道:“没什么,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阁下的手指,尽可以掐下去了。”

  金羽卫指挥使怔了怔,森然道:“我让人死有很多种方法,你们想选最痛苦的一种?”

  “我们想死的方法也有很多种,想不痛就不痛。”宁弈的回答也很绝,看都没看凤知微一眼,眼神漠然无情。

  凤知微无奈的叹息一声,一副不出意料很认命的样子。

  金羽卫指挥使皱起眉头,倒不是被宁弈的话吓着,却被宁弈的态度所动摇,金羽卫管理严格,执行秘密任务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一旦失败就是自裁,事败泄露秘密逃脱者,必会受到组织天南海北的追杀,天下之大无处藏身

  ,而每个金羽卫成员都有把柄或软肋捏在首领手中,想逃也不敢,组织确实也对每个成员进行了训练,不管用着用不着,每个成员都擅长用刑和熬刑,懂得在什么时候让自己昏过去,以及如何决然不受痛苦的死亡。

  他作为金羽卫指挥使,自然听这话极其熟悉,心中又犹豫了一下——难道这两人,真的是金羽卫分卫的属下,潜入山庄执行秘密任务的?

  他的动作一直很坚定,眼神也坚定,但是因为心中思索,在凤知卫咽喉上移动的手指,便轻轻动了动。

  宁弈看在眼底,眼光一掠而过,突然笑了笑,道:“阁下一切请便,而我……也只能从这窗边翻下去了!”

  他说着身子向后一仰,腾空倒翻而起,竟然毫不犹豫要跳下去。

  “慢着!”

  蓦然一声低喝,银光一卷,金羽卫指挥使衣袖飞出,缠住了宁弈的靴子,大力向后一拉,将他扯离窗边。

  宁弈跃出的那一刻,凤知微心中一紧——虽然知道他是作假,但是宁弈的动作,是实实在在要跳出去,一丝犹豫也没有,在金羽卫指挥使面前,也不比二皇子,什么脚尖勾窗的把戏都做不得,假如金羽卫指挥使没有上当,那就是真的跳出万丈悬崖,大罗金仙也难救得。

  宁弈固然善于拿捏人心,自信掌握得住金羽卫,却令旁观的凤知微,为他的大胆和决然,出了一手的汗。

  身子被拉落的宁弈却没有喜色,皱眉看着金羽卫指挥使,淡淡道:“阁下不必枉费心思,我——”

  “你倒是个人才。”金羽卫指挥使语气却已经变了,虽然还是嘶哑冷漠,却带了几分欣赏,打量着宁弈,“组织里有你这样的人,值得嘉许。”

  这是终于承认自己身份了,宁弈却没露出欣喜之色,狐疑的看了金羽卫指挥使一眼,冷冷道:“不要枉费心思诈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金羽卫指挥使眼中赞赏之色更浓,觉得这人忠诚且谨慎,确实是可造之才,起了爱才之心,杀心也淡了许多,微微一笑道:“闪金鳞,向簪缨,廿四明月照人归,本使执东南长宁府邸,开第一扇门。”

  宁弈霍然抬头,盯了金羽卫指挥使半晌,突然摇摇头道:“还是在诈我,不可能。”

  金羽卫指挥使这下可哭笑不得了,他不想说出自己的金羽卫第一人身份,便指了长宁藩的金羽卫分卫,自称分卫指挥使,不想这小子居然不肯相信。

  他叹了口气,道:“感觉你年纪不大,可参加内选了?我看你不错,帝京三卫那里,我到时给你打个招呼。”

  宁弈怔了怔,这才露出喜色,金羽卫指挥使说的是金羽卫内部每年的选拔,根据每个卫士当年的业绩,选出德才兼备者,赴帝京受奖大比,特别优秀的,有可能便会调回帝京总部,这真正是金羽卫内部才知道的事情,除了本卫的高层,再无人说得出。

  他“啊”的一声,声音如释重负,急忙弯身施礼,“见过东南分使大人!”

  金羽卫指挥使笑了一下,还是那阴冷的声调,带了几分满意,却没有放开凤知微,只抬手道:“起来吧,你是山南道分卫的?”

  “是。”宁弈恭声答,却不肯多说一句话。

  “你是不是因为黄知秋涉嫌在未名县绿林啸聚一案中有不法动作,所以冒险进入山庄查探的?”

  “大人英明。”宁弈心悦诚服的点头,却又有些疑问,“大人是东南分使,怎么会对我们山南道的案子这么清楚?”

  金羽卫指挥使咳了一声,开始觉得这小子过于精明,心里疑惑却已经慢慢消散,“嗯”了一声道:“各地高层间信息会互通有无,这个你不必管,你掀开面具来我看看。”

  凤知微心中砰然一跳。

  宁弈面具下没有再易容,就是他自己的脸!

  宁弈笑了笑,笑得有点冷,忽然又退后一步。

  金羽卫指挥使皱眉,阴冷的盯着他。

  “在下现在又有点不敢信大人了。”宁弈大声道,“大人切口准确,对本卫内部事务也很熟悉,但是规矩上却一窍不通!真要是本卫中人,应该很清楚,我们这种执行秘密任务的潜行卫,是任何人也不许探问其本来身份面目的!”

  他斜眼睨着指挥使,大有你再说一句蠢话我就拔刀相向的模样,金羽卫指挥使默然,半晌干干的笑了笑,道:“倒是我疏忽了。”

  手一松,推开凤知微,他淡淡道:“这下你可信了吧。”

  凤知微捂着咽喉快速退向宁弈,两人对视一眼,凤知微眼神绽放笑意,宁弈因为面对金羽卫指挥使,完全的不动声色——戏还没演完。

  “在下误会大人,愿领罪责!”他倒头便拜,“只是还得请大人不要再询问我等任务内容,大人若想知道,大可发函山南道分卫指挥使大人询问,却不应该从我等口中透露,否则我两人也有罪难逃。”

  凤知微跟着下拜,唇角笑意淡淡,好奸猾的家伙,这便把金羽卫指挥使的话堵死了,避免了被他盘问露出马脚。

  真是将一个忠诚且谨慎的金羽卫成员扮演得惟妙惟肖。

  “不问你便是。”金羽卫指挥使盘坐在暗色里,像一条蛰伏下来围成一圈的蛇,“山南道有你这么优秀的子弟,我长宁道也是欢喜的,有机会我会替你上报总部,给你应得的嘉奖。”

  “谢大人!”宁弈不卑不亢一拱手,不动声色转了话题,“下官不敢问大人所为何来,却想请大人将长宁使者借我们一用。”

  “想挟持长宁使者出山庄是么?”金羽卫指挥使点点头,“这个人我有用,不能给你们,你们等下随我出庄便是。”

  宁弈凤知微又对视一眼,有点遗憾没能将长宁使者拿在手中,老二最重要的计划不能全盘掌控,但是此刻也贪心不得,只好应下。

  此时晨曦已露,金羽卫指挥使看看天色,道:“我还要在山庄呆一阵子,你们马上改装成我的护卫,然后我以派你们出门办事为名,让你们出庄,出去后记得在京郊十里渡那里等我,我有话要交代你们。”

  “是!”

  半个时辰后,宁弈和凤知微,安然的站在了山庄之外,由山庄外院总管殷勤的亲自牵过马送别。

  一夜惊险峰回路转,最后以这种方式被送出来,两人都觉得既幸运又好笑。

  对视一眼各自上马,凤知微最后回身看了眼晨曦中美轮美奂层层叠檐的山庄,眼底露出丝讥诮的笑意。

  过山庄三里,宁澄带着护卫出现,他一直守在山庄入口附近,却因为山庄之外有阵法,不敢轻易闯入给宁弈带来麻烦,之后凤知微山石击洞,引得庄内纷扰,宁澄心急如焚,想动,没信号不敢动,直到此刻才定下心来,一看见两人,便直着眼埋怨,“要出不出的,急死我了,殿下你再不出来我就要闯进去了。”

  宁弈淡淡看了宁澄一眼,不理睬——他自从那年冬之后,一直对宁澄就这个态度,不理不睬,你爱跟就跟,不爱跟我也不管你,偏偏宁澄这个天下第一大厚脸皮,一点都不觉得被冷落,也不觉得尴尬,更没有因此收敛自觉的打算,想埋怨就埋怨,想质问就质问,宁弈视他为无物,他却很把自己当回事,到哪都乐颠颠的跟着。

  凤知微觉得人活成宁澄这样子也是很幸福的——粗线条,不会敏感的伤春悲秋,永远活在自己乐淘淘的人生里。

  再转过一里,路边一株树上飘下来一个相叠的物体,不请自来的落到凤知微马上,马被压得沉了沉,凤知微叹口气,心想顾知晓这孩子最近实在胖得厉害。

  身后那人旁若无人的吃着胡桃,不断有簌簌的胡桃瓤皮飘落下来,凤知微听着那细细碎碎的声音,只觉得亲切而安心,昨夜一夜惊险起伏,似乎都远在了天涯之外。

  忽觉脖子里微微刺痒,一小块胡桃砸下来,不由嗔道:“大少爷你吃小心些,什么皮啊壳啊的都落我脖子里了。”

  身后没声音,忽然有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后颈里——

  凤知微“啊——”的一声。

  ——那只手淡定的在她后颈里掏了掏,找出那块漏网之桃,扔进嘴里,一点也不浪费,咕喳咕喳吃掉了。

  顾知晓在她爹肩膀上皱着小鼻子,发出不满的议论:“脏。”

  顾少爷在凤知微身后吃着胡桃,淡定的回答:“她不脏。”

  顾知晓想了想,掰过一块胡桃,扔进自己衣领里,把小小的胸往她爹面前一挺,道:“吃。”

  凤知微:“……”

  顾少爷把那块胡桃捡出来,毫不温柔的塞进他女儿的嘴里,“脏。”

  顾知晓嘴一张,开哭,顾少爷撕下布条,把自己和凤知微的耳朵堵住,然后,任她哭。

  凤知微在马上摇曳着,悠悠眯着眼睛,和顾少爷一样,对某娃的凶猛大哭听而不闻,她正在享受——一夜惊魂之后,靠着她家小呆,迎着天际朝阳,哪怕身后就是顾知晓魔音穿脑,也是幸福而安逸的。

  宁弈没有跟过去,由他的护卫簇拥着,远远的停在树下。

  树前是向京城去的道,她和他同路,却未必同归,在山庄内齐心协力,出了山庄,那在绝壁上伸手捞住他,对他绽放如花笑容的少女,便似乎瞬间已远。

  此刻她看起来悠然而安详,没有防备的靠着顾南衣,和在他身边时时警惕刻刻紧张截然不同。

  他能给她的,是风浪是惊险是腥风血雨是暗刃锋藏,是这浩荡江山诡谲朝堂铁马金戈虎斗龙争,永在途中,没有休息。

  他给不了山水田园耕读悠然,给不了清逸隐士携手江海。给不了纯净如一给不了全然放手。

  可是。

  她真正适合的是争斗,不是么?

  她天生外静内热的血液,只为这天下舆图奔涌翻腾,如那垂落的大旗,只在大风过时猎猎招展。

  旗帜永远在等风。

  宁弈在树下微微一笑,看着凤知微侧首向他一笑,随即放马而去。

  朝阳金光万丈的射来,利剑千柄搅翻云海,劈开这夜最后的迷离。

  知微。

  我但愿能看见你决然运剑,劈开这风雨江山雾霭迷障,甚至……劈开我。

  胜过沉默庸碌,在不为我所知的角落老去。

  ==

  一场夜宴,该知道基本知道,不该知道的也知道了。

  两个人假扮了黄氏夫妻,原本是没有别的角色可以扮演不得已而为之,却未曾想到这黄大人也是个有份的,正因为如此,当晚夜宴中,所有知道内情的人说话都没有避着他,在凤知微离开而宁弈周旋宾客的那段时间,那位山南道按察使许明林,就曾对黄大人表达过未名县区区小地方,委屈了黄大人这样的人才,黄大人完全可以胜任一州事务的意思——这等于说明了,许明林果然是二皇子的人,换句话说,当初宫中韶宁爬上床那件事,果然淑妃有份。

  至于原本与世无争膝下无子的淑妃为什么会介入此事,如今也有了个解释——天盛帝自从常家事变后,对外戚十分警惕,这两年频频削权,各家凛然自危,许氏衰微,自然想要重新投靠朝中势力以振家族,至于为什么选了二皇子,只怕也有二皇子借绿林案拉他们下水的原因,而长宁藩和二皇子的勾结,让许氏觉得二皇子实力不凡,由此便做了一窝。

  宁弈很自觉的和凤知微做了信息共享,凤知微认真听了,淡淡一笑,照样去上朝,上朝途中却发现帝京气氛有些怪异,表面看来一切如常,盘查搜索却更加紧密。

  她看着某些混杂在侍卫官兵群中气急败坏的嘴脸,唇角忍不住微微弯起。

  八十老娘倒绷孩儿,一贯掌控他人的金羽卫指挥使大人,如今却被人摆了一道,十里渡找不到那两个等他的“山南道金羽卫分卫属下”,定然知道上当了,这是在试图将人找出来呢。

  到哪里找去?真正的黄氏夫妻已死,任这些人想破头,也想不到那“夫妻二人”,竟然是当朝亲王和忠义侯,他们的死对头。

  她神情满意的上朝去,今日山南按察使许明林陛见,散朝后御书房召见许明林,宁弈和她都在场。

  其间天盛帝询问未名县绿林啸聚案,许明林回答得滴水不漏,“回陛下,因为今年山北道洪灾,山北官府赈灾不力,一批乱民流入山南未名县,占山为王,不过是一些不成气候的山寇,偏偏因为其中一位首领姓杭,便有人说他是当年跟随从龙的重臣,奋勇侯杭寿之后,还说杭寿因为功高盖主,被陛下以附逆当年的三皇子谋反案罪名处死,胡说八道什么陛下残害忠良剿杀功臣,这姓杭的首领也便真扯了旗子,自称忠良之后代天行道,在山南杀官劫舍,闹出这一起事来,这些人不过是乌合之众,本地官军在隔邻长宁藩守军相助下,已经平息事态,只是因为事涉当年奋勇侯旧案,所以上呈御前。”

  凤知微心中冷笑,真是避重就轻颠倒黑白,说到杭寿,为什么不说杭家其余人?杭寿当年因为三皇子案被杀,杭家却没有死绝,杭家子弟因为和长宁王有姻亲得到了庇护,至今还有子弟在长宁藩任职,还是很受器重的手下,这所谓的绿林啸聚案,其实就是杭家子弟和长宁王之间出了问题,一怒之下意图另立门户,带着自己的兵试图从长宁藩转向山南保存转移实力时,被长宁王和已经与之有勾结的当地官府联合围剿,这事闹得动静大,掩不住,这姓杭的大概也掌握长宁王的一些秘密,所以长宁王和二皇子以及许家这一边,联手做了这个所谓的绿林啸聚案,把问题重心引到了当年的三皇子旧案上去,一方面掩盖了自己那一边的异动,另一方面,早年因为宁弈和三皇子交好,三皇子逆案他为此受了牵连,被皇帝冷落多年,如今旧事重提,也有暗栽宁弈一把的意思。

  这朝局人心鬼域,害人不动声色,若不是冒险去了那一场,只怕长宁藩和二皇子打到家门口,还未必察觉。

  座上天盛帝不置可否“嗯”了一声,凤知微观察他神色,不知道他知道多少——金羽卫指挥使虽然进入了夜宴,二皇子有心巴结,却又不敢将内情透露太多,那位指挥使知道的未必有自己多。

  眼见皇帝“嗯”完之后,随手将茶一搁,屏风后转出一人来,给天盛帝斟茶,天盛帝看她一眼,神情一怔,大概没想到她居然没回避,瞅了瞅凤知微,却又不吭气了,而那人斟着茶水,眼波盈盈的向凤知微瞟过来,一眼,又一眼。

  坐在下首的凤知微正在喝茶,险些呛着——难怪刚才总觉得如芒在背令人不安呢,原来有这位在屏风后盯着!

  斜对面宁弈淡淡瞥了她一眼,眼神中露出笑意,凤知微苦笑了下,眼观鼻鼻观心的垂下头去,心中瞬间却掠过一个主意。

  事情议了不多时也便散了,凤知微走在最后,趁天盛帝一个转头,回首向一直目光灼灼看她的韶宁公主一笑。

  不等被她一笑笑得魂都飞掉了的韶宁公主有所回应,她快步出门,许明林等在御书房外,给宁弈见礼,又向凤知微长长一揖,笑道:“参见忠义侯,侯爷名动天下功勋彪炳,我等僻处山南,也仰慕已久啊。”

  是啊,仰慕得恨不得整死我,凤知微笑嘻嘻回礼,一把执住了老许的手,“许大人太抬举在下了,其实在下也没做什么,也不过就是南海和常家斗了一场,奉陛下圣旨办了个船舶司,后来又去边疆,在草原和大越短兵相接了几回,哎呀当初那个白头崖下啊……”

  她两眼发光,拉住了许明林絮絮叨叨,一副终于找到人听她的丰功伟绩的样子,许明林给她拉住衣袖,走也走不得,驳也驳不得,只得强忍着,敷衍的打着哈哈听着,心想这位魏侯爷名震天下,传言里无双国士少年英杰,连二皇子都含糊得很,怎么今日一见这么个轻狂德行?

  凤知微这一叨便叨了半刻钟,许明林心中还有事,想走,偏偏宁弈还在,一直微笑着拢着袖子,饶有兴致的听,人家亲王都没不耐烦,站在那陪着,他一个三品按察使哪里敢露出脸色来,只好苦着脸,不住的“是啊……对的……啊真的吗?……”

  “……大越浦城的城墙真高,我当时闭着眼睛心一狠……”身后有细微脚步声,凤知微眼角扫到身后突然多了个小太监,立即住口,将许明林袖子一放,笑道,“啊,不早了,在下部中还有事,不敢耽误许大人,请,请。”随即干脆利落,四面一躬,看也不看许明林,拔腿就走,那小太监紧紧随在她身后。

  许明林唰的一下被她拖着听了半刻钟丰功伟绩,再唰的一下被她说了一半就扔开,直接愣在了那里,对这位魏尚书魏侯爷的行事风格实在难以接受,半天后才莫名其妙摇摇头,咕哝道:“果然是个怪人。”

  他想不出凤知微这举动的缘由,自然也没有注意到原本凤知微是没带从人的,走的时候身后却多了个小太监。

  小太监跟在凤知微身后,一言不发,抿唇低头,眼尾扫着前面那人不算宽阔的背影,眼神喜悦。

  凤知微走得很快,始终没有回头,韶宁如果能转到她正面,便能看见魏侯爷脸色其实难看得很。

  一直走到正仪门外,各家车马都在等着,凤知微突然停步,韶宁险些撞上她后背。

  有些怨怪的瞪了凤知微一眼,韶宁心中却是欢喜的,心上人刚才递过来一个眼神,她立刻明白,这是魏知约她想办法见面了,她立刻去换了衣服改装出来,果然看见魏知一直在和许明林攀谈着等她。

  这叫不叫情人之间心有灵犀?

  “天阴,旧伤有点腰痛。”凤知微瞟了一眼自家小厮牵来的马,道,“回去换辆车子来。”

  “魏大人何必令贵属奔波来去,还要等车?”立即便有官儿来讨好,“不如坐我的车去吧。”

  “多谢各位大人,只是不同路,不太方便,还是算了。”凤知微微笑拒绝,那边宁澄却晃了过来,道:“我家殿下被陛下留在宫中议事,车子一时用不着,魏大人不妨先坐着回去,等会车夫自会赶回来。”

  “这个……不大好吧……”凤知微犹豫,宁澄却已经命车夫将宁弈那辆亲王车驾赶了过来。

  “那便却之不恭了。”凤知微展颜一笑,带了韶宁上车,一路驶离正仪门。

  马车里韶宁又羞又喜,先是坐着不动,等情郎前来温存,等了半天却不见动静,抬眼一看,魏知斜斜倚在车窗前,并没有看她,神情宁静若有所思,晨间的细碎的日光被车帘分割成无数水波般的横影,他的脸沉在水影背后,看起来气韵静谧而清逸。

  韶宁痴痴的看着那张脸,想着这样的皎皎少年郎终于要属于自己,心荡神摇里欢喜得似要溢出泪来,沉浸在爱情中,并和情郎有过鱼水之欢的女子,都比往日细腻温存,她不想大声惊扰了情郎思索,小心翼翼的靠过去。

  膝盖碰着膝盖,她一阵过电般的颤栗,凤知微的膝盖却下意识一让,韶宁一怔,凤知微反应过来,停住。

  随即她掩饰的一笑,温和的道:“委屈公主了,要改装随我出来。”

  “没什么。”韶宁容光焕发,“我正想出宫转转呢。”

  “皇庙选址已经定了,但我还是想公主亲自看一眼,毕竟这是您日后要住一阵子的地方。”凤知微和声道,“只是想着陛下未必允许,不得已便这样了。”

  韶宁听着那句“住一阵子”,眼睛一亮,她那日醒来便被告知去封号赐出家,一时茫然,父皇却派贾公公来暗示了她这个举措的深意,她欢喜而又不敢信,公主封号在她看来不算什么,能和情郎相伴一生才是最要紧的,如今听魏知口气,可不是和父皇暗示的一样?

  “好。”她笑吟吟道,“你看中的,我必然也喜欢。”

  凤知微笑笑,由着她慢慢蹭过来,借着马车的摇晃,一点一点的碰着自己的腿,她用手撑着头,计算着时辰和路线,在心中数:“一、二、三!”

  “冤枉!”

  默数第三声方落,一声喊冤惊动内外!

  此地正是天盛最热闹的九阳大街,店铺林立人流如潮,一声突如其来的喊冤,惊得满街的人都站住,张大了嘴看过来。

  却见一个蓬头垢面的人,高举状纸,扑在一顶金顶翠盖车驾前,大呼冤枉。

  太平年月过久了,这类拦轿喊冤的事儿已经很少见,何况被拦的轿子似乎看来也不凡,众人都被吸引,抛下手中事务聚拢来。

  九阳大街往来各级官员车驾很多,平日众人都看惯,没人多注意一眼,此时便有人辨认出来,道:“咦,这好像是亲王车驾!”

  “亲王车驾,怎么没人开道?仪仗不对呀。”

  “有楚王府的标记!”

  “一拦便拦了管三法司的皇子?大案!大案!”

  百姓兴奋的因子立即被飞速调动,两眼放光的飞快靠近,瞬间将辇车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一些路过的官员也停下车轿。

  喊冤的人死死扒在车边,凄厉哭号道:“青天大老爷!睁开眼睛看看我们这些可怜人!山南官府和人勾结,倒行逆施颠倒是非,当真就没有人敢管么!”

  这话百姓听着还不觉得什么,外围看热闹的官员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竟然是以民告官的大案!

  山南道虽然偏僻,但是历来在天盛地位特殊,因为相邻长宁藩,某种程度上受长宁藩影响比朝廷更多,虽然这喊冤的人状子还没人知道,但官儿们敏感的嗅觉,已经嗅见了其中的危险味道。

  敢于以民告官,拦的又是主管三法司的皇子车驾,还涉及山南道,这摆明了是个烫手山芋,搞不好就是惊天大案,只怕就算是楚王殿下,接不接这状纸,都在未知数。

  接状纸这种事,在戏文里说得精彩,满街里一跪,随便哪个大员便接了,然后惩恶扬善皆大欢喜,但真实官场里,这不是件简单的你递我接的事儿,能不能接,怎么接,以什么身份立场接,接了之后会有何等反应,在那一瞬间都必须思考清楚,何况天盛朝并不提倡越权接状,只要不是本职管辖,所有状纸,都只由刑部受理,也就是说,这状纸除刑部尚书和管刑部的皇子外,其余人是不能接的。

  如今这喊冤的人也算摸着门道,竟然一喊便喊到了法司最高人面前。

  众人都目光灼灼的盯着那车帘,等着看殿下什么反应。

  车子倾了倾,车帘一掀,出来了一个少年,一品大员服饰,清瘦,皎皎如玉树临风,站在晨间的温暖的春光里,有种春光也洗不去的沉凝和稳重。

  他负手凝眉看着跪着的男子,神情淡而遥远。

  满街的人都怔了怔,觉得这人不似传说中美貌风流绝艳京华的楚王,随即有人便惊呼了出来。

  “魏小侯!”

  “魏将军!”

  “魏尚书!”

  称呼声各异,但都只代表了一个人——近年来名动天盛,风头最劲的少年重臣!

  天下士子英杰敬仰膜拜者,无数怀春少女春闺梦里人。

  楚王车轿里出来的竟是魏侯爷,众人又惊又喜,满街里争相仰慕侯爷风采,顿时一阵骚动。

  官员们的脸色却淡了下去。

  礼部尚书也好,忠义侯也好,是不能接这状纸的,只能指示这喊冤人去刑部告状,一旦到了刑部,那又是一回事了。

  凤知微淡淡负手立在风中。

  状纸她是不能接的,状纸却也是不能送到刑部的,事涉长宁藩,在对越战事还没结束前,难保一心想维持国内稳定的天盛帝,不会再次和稀泥。

  当初她被陷害案,天盛帝为了安定给生生捺下,这些没有得到惩治的混账,由此死心不改再三逼迫,当真以为她是泥捏的?

  这回谁要再想压下,她不依!

  是以有长街喊冤,她要在万人眼前掀开这场绿林啸聚的内幕!

  是以有暗约韶宁,她不可以接,韶宁可以!

  带一抹浅浅的笑,她伸手,取了状纸,返身进车阅读,车内,韶宁好奇的睁大眼睛,凤知微无声的将状纸递过去。

  满街里看不见车内情景,只看见凤知微接了状纸,都轰然一声。

  官员们却挑出一抹冷笑。

  不过一会儿,这位一向很聪明的魏尚书,一定会将状纸掷出,叫这敢捅天的乡下人,去刑部告那没完没了的状。

  他们等着车帘一掀,状纸劈手掷出。

  车帘霍然一掀。

  万众屏住呼吸。

  一片安静里有人决然道:

  “接了!”

  ------题外话------

  月底了,谨奉上稍肥一章。感谢大家一月来的支持。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