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二章 此间少年

  大街上轰然一声,众人都兴奋鼓噪起来,一片喧嚷里盖过了各种声音,却也有些耳朵尖的人,怔怔的拧眉思索,犹豫的自言自语:“咦,声音不对啊,怎么是个女声?魏大人车驾里有女人?”

  官儿们也听见了,面面相觑,那车却没有再掀开车帘,只有一只手伸出来招了招,一个长随过去听了吩咐,随即让那喊冤的人跟着,车驾再次折返正仪门。

  围观的人群意犹未尽的散去,满街里窃窃私语,明儿个市井之间想必要再添一出“山南百姓当街拦轿,忠义小侯毅然接状”的新传奇。

  马车里凤知微却在向韶宁致歉,“实在抱歉公主,咱们不能去看皇庙了。”

  “没事儿。”韶宁为情郎做什么都是愿意的,一点不能独处的小小遗憾,被魏知这么温言软语的一说,也早烟消云散,眉开眼笑的依偎着她,翻着手中状纸,道,“案子似乎没什么嘛,不过山南官府也做得太过分,人家住在岳山里的普通猎户,也当作杭家一路的山贼一起剿了,灭人满门……咦不对,怎么杀人在岳山?先前我听山南按察使不是说,那群山贼啸聚未名县未名山,也在未名山全歼的吗?”

  凤知微心中一笑——好歹你还算聪明,总算看出了问题。

  这也是她临时灵机一动,要把韶宁勾引出来的原因——韶宁先前已经隐在屏风后听完了山南未名县绿林啸聚案的始末,此刻再用她的特殊身份接下了状纸,两相对照,自然能看出问题,而她看出问题,事关她家江山社稷,怎么会坐视?

  那起“绿林啸聚”案,真正发生地就是在岳山,从长宁藩分裂出来的杭家军,在经过长宁藩和山南道交界处的岳山时,被人埋伏一阵好杀,因为岳山离长宁藩的岳县大营太近,长宁藩怕引起朝廷注意,才和许明林勾结,将案发地改成了未名县未名山。

  “是吗?”凤知微做出一脸惊讶,取过状纸来细细看了,一拍膝盖,做恍然大悟状,“公主真是聪明,我却还没注意到,照公主这么说,此事大有蹊跷呢!”

  韶宁给这么一夸,越发眉开眼笑,探头出去看了看那个跟轿而行的喊冤者,吩咐随从道:“保护好他的安全。”回头对凤知微笑道,“我看这事不小,放心吧,总不叫那些混账官儿下了手去。”

  凤知微眼神在喊冤者身上掠过,带一点淡淡笑意,韶宁自然不知道,这个拦轿喊冤的“岳山被杀无辜猎户”,是凤知微安排的,帝京离山南千里迢迢,真要跑去找证人再回来告状,只怕二皇子该干的事都干完了,这种事就是夜长梦多,凤知微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便造了个证人。

  “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凤知微叹息道,“可惜我只是总领礼部,无接状之权,还劳动公主接了状纸,只是这状纸,只怕还是得递给刑部……”

  “不能给刑部,更不能由你给。”韶宁得了提醒,皱眉道,“刑部那群混账上次刚整了你,彭沛虽然下狱,难保没有其他人和你结怨,知道是你接的状纸,只怕有人要拿来做文章,这状纸是我接的,我直接递到大理寺或内阁,和你无关。”

  凤知微默然不语,虽然这话是她想要的,但是韶宁如此全心全意为她着想,再想想自己一直设计她,也难免有几分愧疚,想起景深殿那一夜阴差阳错,心中泛起恼恨,觉得只有把那群混账一起揪出来弄死,才对得起自己和韶宁。

  “我不能和你一起了。”韶宁看着正仪门快到了,抓了状纸匆匆道,“这个人证不交刑部,直接送大理寺,大理寺章永为人谨慎,不至于出岔子,父皇这个时辰应该在皓昀轩和内阁大臣们议事,我直接递上去,看谁还能掩下来!”

  “公主真是智慧周全!”凤知微赞一声。

  韶宁听见这句,欲待站起的身子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脸上突然红了红,凤知微正愕然看着她心想你好端端脸红什么,却见韶宁飞快的凑过来,随即凤知微便觉得香风扑面额上一热,无声无息已经挨了一个香吻。

  凤知微愣在那里,韶宁大胆献吻,早已心跳如鼓,半掩了通红的脸,也不敢多看她一眼,抓了状纸跳下车去。

  凤知微怔怔目注韶宁轻快跑去的背影,缓缓抚了抚温热微香未散的额头,眼神里渐渐泛上一丝忧虑。

  这情根深种的妮子,实在不应再给她任何希望,动情越深,将来越不可收拾,真到了什么都掩不住的那一天,怎么办?

  她望着眼前巍巍宫城,叹息一声。

  ==

  长熙十五年春末,震动朝廷的山南伪造绿林啸聚案发生。

  这起案子起因很简单,山南道未名县未名山发生了一起绿林啸聚造反案,后在山南官府镇压下很快平息,因为造反首领是当年三皇子逆案中被牵连勒令自尽的奋勇侯杭寿之后,山南道报说是杭家子弟为父报仇,案子本已了结,却因为韶宁公主一次微服出巡,偶遇一名来自山南的喊冤者,自称山南岳山猎户,在当地官府对一起来源不明的军队围剿中,全家无辜被杀,喊冤者称在那次围剿中,岳山所有猎户都被杀人灭口,只有他当时去别县贩卖猎物才得逃生,公主震惊,当即接下状纸,直闯御书房,将状纸当着所有内阁重臣的面直递御前,生生掀翻了原先早已有定论的未名县绿林啸聚案。

  这是流传在朝廷中的版本,事实上,这起案子一直瞒得很紧,甚至绕过了原先主办此案的山南道按察使衙门和刑部,直接由大理寺接状,一应审理查办内情都不对外公布,别说天下人尚且懵然不知,便是朝中二品以下大员,也没有资格知道其中的内情,但是聪明的官场油子们,都已经从这近乎戏剧性的事件情节和涉及的几个敏感地点中,嗅见了危险的气味,他们仰望着飞龙盘旋的大殿藻井,好像看见了来自西南方向的重重霾云,正无声无息缓慢移向头顶。

  谁也不知道已经发生了什么,或者即将发生什么,不够资格的官员成日窜来窜去打听消息,揣摩着上司脸色惶惶不可终日,够资格的官员则进出频繁,一个个铁青着脸色,与此同时,帝京内外的防卫突然加强,每日里九城兵马司、长缨卫、虎威大营轮番川流不息的戍卫帝京,还有些面貌陌生眼神如鹰的人士,出入各处匆匆来去,不断有官员被秘密的请去“喝茶”,有些人喝完就回来了,有些人喝完就失踪了,这些零零碎碎却让人不安的消息,给整个天盛朝廷带来了紧张的气氛。

  这其间还发生了一件没太引人注意的事情——京郊二皇子那座著名别业漱玉山庄,突然失火,山庄烧毁了半个。

  失火也是常事,只是有幸去过漱玉山庄的人,心中却也存上了一个疑问——漱玉山庄四面泉水,又是依山层层而建,什么样的火能烧起来?又是什么样的火会爬山,能顺着悬崖把半个山庄烧毁?

  当然这些事,也只有几个当事人才明白其中猫腻了。

  这股风潮掀动朝野,始作俑者却远避风暴中心,凤知微这位礼部尚书,摆出了一副和这事完全无干的悠然态度,事实上,她也只是伸手掀开了内幕的一角面纱,下面的自有该做的人去做。

  照她所想,天盛帝对二皇子,是有一份警惕之心的,所以命金羽卫首领接受二皇子的示好,试图有所收获,但金羽卫首领毕竟身份太可怕,并没有能完全接触到二皇子等人的核心内幕,倒是给宁弈凤知微误打误撞摸了个清楚,如今凤知微利用韶宁的手递上了状纸,用岳山猎户被杀这个暗示,提醒皇帝回头去查案发地的不同,从而真正查到长宁藩的异动,再由长宁藩和二皇子的交往,想到一些更可怕的东西——皇子交联外藩,外藩又不安分,甚至追杀到了隔省,这意味着什么?

  天盛帝千忍万忍,无论如何忍不了这一条!

  这才是真正的步步引人深入——不动声色不直接说破,让你自己去想清楚,自己想出来的,自己最相信。

  这边京华暗动风云潜涌,那边她继续自己的事儿——三月初七开始,春闱之期。

  今年的春闱比往年要迟,主考又是号称国士的小魏尚书,士子们早已急不可耐,只等着大显身手金榜题名,簪花夸街之后,名满天下的魏侯爷,便是他们名正言顺的房师。

  魏主考沐浴焚香迎春闱,顾护卫吃着胡桃来巡场,魏尚书那位也跟着她出名的寸步不离的玉雕护卫,在春闱中发挥了极大的个人作用。

  比如说搜身,他远远搬只凳子坐在一边,懒洋洋吃着胡桃,说起来也神奇,无论谁夹带了什么东西,从他身边过去,都会挨一胡桃,有次一个家伙在脚底板贴上了两篇文章,没被守门巡检搜出来,却在经过顾少爷身边时突然一跳,莫名其妙鞋子掉了下来,袜带也松了,脚底板风光赫然在目,自然被赶了出去,旁观的人死活想不明白,人家袜子里的把戏,他那面纱深垂的是怎么发现的?又是怎么逼人跳起来的?想不通便越发觉得神秘,士子们经过他身边都胆战心惊,别说作弊,连个馒头都要思量着不敢藏起,由此创造了历年春闱夹带最少之记录。

  再比如说巡场,这次春闱的监考们觉得甚欢乐,不用满场跑来跑去的窜了,顾少爷蹲在树上,肩头上坐着他家女儿,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偌大深深考场,他一个人总控全局,士子们夹着臀,连放屁也不敢大声,因为但有任何异响,头顶上都有可能出现一大一小二人转,用一模一样的姿态直愣愣望着你,实在影响人的文思。

  初七初九初十一,九天考完,士子们咚咚踩地而来,颤颤扶墙而去,凤知微封了考场,糊名封卷之类的事自有别人去做,派好重重守卫之后,偷空回家。

  吏部票拟已经下来,华琼升闽南参将,即日便要前往就职,明儿她和燕怀石,便要夫妻双双把家还了。

  华琼离京,凤知微无论如何也要办个相送宴,早在前几日还在操劳春闱的时候,她便吩咐了厨房好好准备,除了南海和闽南的特产无需费心外,搜罗了全天盛的名菜,连极远雪山的雪莲炖鹿茸都有,发誓要一次性让华琼吃遍天盛,吃到华琼对魏府食物时时想念,有事没事都要奔回来吃一顿。

  晚上在魏府双虹榭设宴,基本上就是家宴,燕氏夫妻,凤知微顾南衣,宗宸,两个小孩及小孩的宠物两只,但凡有孩子的宴席都是没情调没气氛的,席上羹汤共围兜起舞,银勺与口水齐飞,燕长天坐他娘怀里,怯怯的指着席上高踞一座,挥舞着自己的小勺子纵横捭阖的顾知晓,表示想要自己吃东西,小白脸燕长天,此时已经能看出华琼前夫的影子,瘦弱而羞怯,华琼经常满嘴对这个儿子不满意,总闹着要摔打摔打才好,反倒是燕怀石心疼,时常拦着,今晚燕怀石怕燕长天不会吃饭,刚想抱过去自己喂,华琼已经将勺子塞在燕长天手里,将他抱在一边让他自己吃,一边笑道:“小微你当我乡巴佬啊,还是觉得我以后会不如你,没法子走遍天下吃美食?瞧这一桌,啧啧,没有一千两办不来。”

  “一千两银子小意思。”凤知微殷勤的给顾南衣劝菜,将一盘洁白微黄的蛋羹样的东西推到他面前,“帝京官儿们,一顿饭数千金的有的是,咱这个算什么?要知道咱们当官的,就是应该适当剥削剥削贪污贪污的,虽然不必沆瀣一气,但也不要太过清高,不然人家觉得你是异类,必然提防着你疏离着你,时候到了合起来整死你,他们最喜欢抬眼看去大家一样脏,也就放心了,你知道的,水至清则无鱼嘛。”

  她说得漫不经心,华琼却停了箸听得认真,宗宸等人都知道凤知微这是在提醒华琼官场处身之道,燕怀石感激的对凤知微笑笑,顾南衣却在嗅那盘菜,对那香气很满意,一边用勺子颤悠悠的舀了一勺,先放在凤知微碗里,一边道:“不许脏。”

  凤知微很好脾气的点头,“好好,不许脏。”

  顾南衣却还是不放心,把着她的脸,仔仔细细的看,似乎在找她脸上的脏,他对这些话不感兴趣,半听不听的只听了个脏,十分不乐意。

  他抓着凤知微的脸,眼对眼认真研究,脸凑得很近,近到薄薄的双层面纱内的容颜几乎已经可以被凤知微看个大概,凤知微本来正想避开,心想顾少爷长大了咧,也越来越自来熟了咧,不能再惯着咧,突觉得哪里不对,一抬眼便觉眼前一花,华光耀眼五色迷离,恍惚中天地间薄云乱雾都在刹那聚拢,再砰的一声在脑海里散开,眼前瞬间一黑。

  一黑之后便是一亮,四周景物由模糊而转清晰,人物像退潮后的礁石,渐渐显现泛白的轮廓,华琼还在没心没肺的笑话她家燕长天抓勺子很蠢,燕怀石还在微笑护着儿子,两小孩还自各自忙各自的,没人发觉刚才的异常,只有斜对面的宗宸,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她和顾南衣,顾南衣却已经放开了她的脸,自顾自低头去吃东西。

  凤知微深深吸一口气,脑子里有点混乱,她想她刚才看见了什么?或者说感觉了什么?还有,为什么刚才那一霎那么近,她竟然没看清顾南衣的脸?

  刚才一霎她完全被某种奇异的感觉所控制,别说容貌,自己是谁都忘记了,其实顾少爷的容貌她大致是有数的,朝夕相处这么久,顾少爷也不特意防她,一鳞半爪的也揣摩了个大概,印象中也不是没看见过他的眼睛,但是大概因为没有直视过,都没今晚感触深刻。

  直视过顾少爷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淳于猛,跌下墙头了,一个是顾知晓,跳楼了。

  凤知微觉得幸亏自己刚才是坐着的,不然也难说。

  正想说什么,忽听座上燕长天大哭响起,回头一看,燕小子不小心一勺子捣着了顾知晓的眼睛,顾知晓抓起一只烤羊肋叉便在燕长天脸上不客气的画了个圈,燕长天委屈大哭,华琼抱过儿子,一边若无其事给他擦脸一边叹气:“儿子,你空担了这么个气魄的名字,怎么就一点也不彪悍呢?还有男人给女人欺负哭的?记住你娘教的——以后再有哪个女人要欺负你,你就把她给抓住,拖走,放倒……”

  凤知微听着这华氏三段论,险些一口菜喷在顾南衣身上,一边赶紧给顾南衣道歉安抚一边贼兮兮瞅着华琼笑道:“难道当初你夫妻就是这么……”

  “你猜错了。”华琼正色道,“事实正好相反。”

  满座大笑,离别气氛一扫而光,燕怀石红着脸笑看他夫人,一副你说什么便是什么的心满意足模样,凤知微执着杯,心中感激——她知道这对夫妻只是不想令大家情绪低落,有意玩闹来着。

  身边顾少爷似乎对她推荐的那盘菜很满意,舀了一勺给她之后,便拖到自己面前埋头开吃,全然不管其他人还没尝过,华琼笑嘻嘻看着他,道:“大少,分一羹来尝尝?”

  凤知微以为少爷要不理的,少爷除了她一向谁也不看在眼里,谁知道少爷竟然停了勺子,认真想了想,随即把刚刚送进嘴边的勺子珍惜的拔出来,递过去。

  华琼傻眼了。

  凤知微怔住了。

  燕怀石震惊了。

  不是震惊他家华琼被顾少爷天真的调戏了,而是震惊顾少爷居然肯把自己的东西分给凤知微以外的人了。

  顾少爷认认真真的把那勺自己吃了一半的羹递过去,平板板的道:“你对她很好,给你。”

  凤知微怔愣的神色,缓缓的柔软了下来,抿了抿唇,脸上漾出一丝暖意。

  她家小呆啊……总在不经意处给人最细腻的温暖。

  “自己吃吧,我叫厨房再上一份。”她柔声将勺子推过去,道,“怕你有喜欢吃的菜,厨房里所有的菜都备了双份。”

  华琼啧啧两声,笑道:“小微也就对大少这么体贴了。”她一手按着桌子,一手夹菜来吃,不看任何人,也平平静静的道:“顾大少爷,放心,你今天送出的这筷菜,不会白送的。”

  顾少爷仔细的看她一眼,点点头,又低头吃菜去了。

  凤知微坐在那里,看着两人,明明是平常的动作和对话,她素来冷静沉凝历遍风雨的内心竟突然澎湃起来,像有什么东西在激越的敲打心腑,激起热血奔涌,逆流而上,冲击得双眼都似乎酸胀发热。

  这是惺惺相惜,这是君子一诺,这是传奇男女间不需相盟便会以生死捍卫的誓言。

  席上有一霎的静默,很快就被华琼的谈笑风生填满,顾知晓却在撅着嘴不高兴,她觉得那菜应该送进自己嘴里才对,忍不住梆梆的敲着碗,大声道:“虫……”

  凤知微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虫什么?”大厨上了新的一份“蛋羹”,华琼也觉得鲜美,舀了半碗在大快朵颐,一边鼓鼓囊囊的问,“这什么菜?挺特别的,里面这粉红色的,是肉末么?”

  “是啊。”凤知微摆出纯真的笑脸,“鸽子蛋打散了,蒸新鲜的飞龙肉末。”

  华琼瞟她一眼,对笑得灿烂的凤知微很有点不相信的样子,不过也没说什么,好吃就行,管什么原料呢。

  那边顾知晓却不甘被凤知微堵嘴,“呸”的一声对着凤知微掌心就吐口水,凤知微无奈之下只得松开,顾知晓立即大声宣告:“这是虫子!”

  “噗——”

  燕怀石把顾家小小姐喷了一脸“蛋羹”。

  凤知微幸灾乐祸的把嚎啕大哭的顾家小小姐请出去洗脸了,担心的瞟一眼顾少爷,这菜确实是虫子,却不是一般的虫子,是南边的禾虫,少见而珍贵,其味醇厚韧口,还益气养神,便是在南方,一盘也是千金难求,她命人重金寻到快马送来,怕变质,以棉绸包裹,外覆以桑皮纸,到魏府时还是新鲜的,大概送到厨房时,被正在那玩的顾知晓看见了。

  顾少爷却岿然不动,继续吃。

  咦,少爷这么好说话?

  没听见?

  顾南衣当然听见了那句话,正淡定的想,这虫子可比自己三岁流浪时吃过的那些好吃多了,魏府的厨子不错,能把难吃的虫子做成这样。

  一边思索着一边就吩咐凤知微,“下次试试青虫蚂蚱蛐蛐,还有种铃铛虫,肉脆,像这个,就是酸。”

  华琼突然敛了笑容。

  宗宸早已放下筷子,眼神很远,有点凄凉。

  燕怀石左看看右看看,豪门公子,一时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代表的意思。

  凤知微却已经僵在了那里。

  他在说什么?

  她清楚顾南衣,这人因为自身原因,必须活得仔细而尊贵,吃穿住行必须比一般人讲究,否则就会很痛苦,所以他绝不可能是个吃虫爱好者,然而刚才听他那句话,那种自然随意淡定从容的态度,很明显,他是真的曾经以此为食过,并且是很长一段时间的事。

  这玉雕般精致珍贵的少年,在那封闭沉静的天地背后,到底经历过什么?

  凤知微隐约想起宗宸曾经说过,他真正到了顾南衣身边,在他六岁之后,之前顾南衣三岁丧父,其原先组织中人被打散,有三年时间,那无人照顾的三岁孩子独自流落江湖,直到宗宸在一处深山破庙里找到他,只那一面,宗宸便应了轩辕世家当年的誓言,出山守护。

  这样特殊的孩子,在那流浪的三年里,过着怎样的生活?

  又是怎样的相见场景,使出身轩辕世家淡泊无争的宗宸,愿意放弃自由,从此一心护持?

  凤知微突然恨自己以前太过麻木无情,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仔细想过,顾南衣这样的人,在幼年时期,怎么熬过那三年?

  但是,是没想到,还是不敢想?

  “吃饱了喝足了,明儿我还要起早,都散了吧。”华琼见她呆呆坐着,眼神一闪,伸了个懒腰首先起身,一把捞起凤知微道:“撑着了,陪我走走消消食,不然怕是睡不着觉。”

  凤知微勉强笑道:“好。”命人撤了席,众人常在一起,都很随意,各自回去,凤知微携着华琼,到后院花园里散步。

  春末风光正好,夜色里花朵虽然都半歇,却自有婉转含蓄的风致,月光牛乳般的泻在那些半绽的骨朵上,透着点嫣红微紫,美得幽谧。

  四面的香气浓浓淡淡散开来,夜来香昙花凤尾花美人蕉,各种香气里华琼深深的吸一口气,眉目舒展,“明儿就离了帝京了!痛快!”

  “不喜欢这里?”凤知微笑问。

  “你说呢?”华琼眯起眼,冷笑,“一场试题案,帝京已经让我见识了!”

  她突然转身握了凤知微的手,诚恳的道:“知微,我不知你怎么想的,但我觉得,你如今看似鲜花着锦一派风光,其实也是走在悬崖边缘步步惊心,伴君如伴虎,同殿不同心,你爬得越高越快越危险,因为你是孤臣,还是为众人所嫉的孤臣,就像试题案,一旦墙倒,众人齐推,到时候有谁来帮你?”

  她也想到这个了……凤知微淡淡笑起来,“你是在劝我良禽择木而栖么?”

  “我劝你最起码做出个有所依附的表相,就像你刚才劝我和官场一起肮脏一样。”华琼道,“哪怕你左右逢源也好,身在曹营心在汉也好,这些我都不管,我只望帝京风潮,你能站稳。”

  “陛下希望我做孤臣。”凤知微轻轻道,“魏知太有名望,这样的人归入谁的阵营,他都不会放心,老家伙并没有失去对朝局的掌控,跟紧谁,都没有跟紧他更重要。”

  “你在和我顾左右而言他。”华琼白她一眼,“你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明知道我并不是要你明着投入谁的阵营。”

  凤知微不说话了,若有所思一笑,华琼观察着她的神情,还是没能拿捏住凤知微那段失去的记忆到底还存不存在,她不是善于迂回套话的人,想了想还是直接道:“我看殿下对你算是诚心,我不管你怎么想,便是为了你自己站稳脚跟,也不妨和他好好相处。”

  “那是自然的。”凤知微轻飘飘的道。

  华琼看着她,欲言又止,凤知微却又一笑,“你当初可是劝过我离他远点,现今口风却又变了。”

  “那是因为时势变了。”华琼轻轻叹息,“事到如今,他是风头最劲皇子,你是名望最高大臣,你若不能为他所用,我很怕,将来……”

  凤知微默然不语,夜色里眼神和那半歇的花一般柔和,看不出什么特别情绪。

  华琼的语声,却突然比风还轻。

  “你那年告诉我,你想要学会珍惜人生里一些难得的心意,想要偶尔放肆一下遵从自己的心,如今……你的心,还在吗?”

  你的心,还在吗?

  最简单的问话,最难的回答。

  四面很安静,夜虫也不肯鸣,花敛了枝叶,月收了光辉,万物等待着一个回答,那人却以沉默对抗人间。

  很久以后一声叹息,却不知是谁的叹息。

  半晌华琼突然走开去,凤知微没有动,倚着亭栏,出神的看着涟漪隐隐的池塘,想起楚王府那夜,曾有个女子,在血光里沉重而哀凉的问答。

  过了阵子身后又起了脚步声,华琼回来了,凤知微还是没动,身后却突然塞过来一样东西。

  淡绿色的木质,色泽清雅,有着天然的回风舞雪的美丽纹路,边缘烙着一朵金色的曼陀罗花。

  凤知微怔住。

  那个宁弈送的,凤尾木的信盒子。

  早已应该在草原昌水河底腐烂掉的东西,如今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盒子还是完好的,连金色烙印都没锈,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初自己亲手将这盒子,连那满满的信笺,扔下了昌水河。

  “那天你扔这东西的时候,我就在附近。”华琼在她身后慢慢道,“我当时怀着身子,不敢下水,让淳于偷偷下水捞了上来,天黑,你回帐篷了,没发现。”

  凤知微半天才问出一句:“为什么?”

  “我只是觉得,人生里最初的一段美好,谁也不该轻易舍弃。”华琼轻轻道,“那会让我觉得遗憾。”

  “那为什么现在给我?”

  华琼不说话了,半晌笑笑,“我要走了,再见不知何年何月,没道理再留着这个,现在我将它交还原主,你是要再扔一次呢,还是留下它,随便你。”

  她将手一摊,痛痛快快的出了亭子,一边走一边很轻松的咕哝道:“好歹还回去了,带来带去的烦死人……”又头也不回关照,“明儿不要来送我了,我怕你哭。就这样,再会。”

  凤知微目送着她利落的背影大步离去,轻轻抚摸着手中的盒子,眼神里微光漾动。

  忽然听见身后有响动,她一惊,想起这花园里别有洞天,别不是某人来了,第一反应就是藏盒子,偏偏四面没处可藏,无奈之下,一把塞在了身下,一屁股稳稳的坐在上面。

  那口别有玄机的井一阵微响,冒出来的果然是宁弈,他最近有事没事就从这里过来,半夜三更的找她谈论目前正在办理的绿林啸聚案,讨论如何牵引查案方向等等,以至于凤知微不敢睡太早,生怕哪天睡了,这人肯定厚脸皮去床上和她谈。

  宁弈迈出井口,看见她坐在那里一副等他的样子,眼神里笑意淡淡,和她打招呼,“在这里等我?”

  凤知微坐着不动,挑眉望望他,讥讽的道:“下官险些以为,这里是殿下家的后花园。”

  “别这么小气。”宁弈想在她身侧坐下,却发现凤知微正坐在亭子拐角,坐姿端正,腰板笔直,一副你别接近的样子,只好挑眉一笑,在她对面坐了,往亭栏上一靠,道:“有什么吃的?我刚从大理寺回来,饿得很,厨房里的点心吃腻了,想到你这里找点新奇的。”

  凤知微慢吞吞道:“有是有,怕你不敢吃。”

  “有什么不敢吃的?”宁弈似乎心情很好,眼神里的笑意令眉目明艳,“就知道华琼明天走,你这边今晚一定有好吃的,果然赶早不如赶巧。”

  凤知微瞅着他,对空中拍了拍手,有人自树后闪出身子,凤知微道:“今晚那个蛋羹,叫厨子现做一份来。”

  护卫领命而去,宁弈看着对方鬼魅般的身法,目光一闪,口中却笑道:“蛋羹?我以为什么稀奇玩意儿,你也太寒酸了,给华琼送行,就吃这个?”

  “非也非也。”凤知微笑眯眯摇头,“此非寻常蛋羹也,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保管殿下吃了这一次,定然终生不忘。”

  “你的东西,我都是终生不忘的,就怕你太爱忘记。”宁弈一笑,语带双关,忽然回身看了看凤知微,皱眉道:“你今儿看起来有点怪,坐这么端正干什么?”

  凤知微心中也在暗骂——你那盒子做那么方正干什么?**的咯屁股,想歪一歪都不能。

  她端庄贤淑的坐着,对着殿下扯开一脸假笑,“小顾教我一门练气的新功夫,需要在月朗风清之地,端坐吐纳——”说着一本正经吸一口气。

  宁弈突然将脸凑了过来,皱眉道:

  “咦……这是什么?”

  ------题外话------

  谢谢亲们的票票,上个月我因为身体原因,并没能做到给力的天天万更,难得亲们对我不离不弃,区区感激涕零之下,决定以身相许,当然不是我的身,残花败柳的没看头,区区决定,凰权里一定要有h,迟早要有h,绝对要h,不能不h,h王道,h万岁,请等着我的h!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