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四章 城头变幻大王弓(卷二完)

  地上还有一些零落的尸体和血迹,很明显,有人已经闯过这里,想必是宁澄那一帮——他们出来的早,接令过来的晋思羽亲军还没来得及布阵,被武功高绝的宁澄给一路闯了出去。

  “果然晋思羽有准备,刚才我们也不知道出去了几批人。”宗宸道,“赫连铮怎么现在还没赶过来?”

  凤知微似乎是在观察四周军队,缓缓绕着城墙走了一遭,最后停在大越城楼大旗之下,手在蹀垛上极慢极慢的拂过。

  宗宸正在犹豫是等赫连铮一起硬闯,还是先动手,忽听远处又是一阵嘈乱之声,随即一骑飞驰而来,直冲入亲军近卫营中,似乎在大声惶急的报着什么,便见大旗下几位将领,霍然扭头,看着来路。

  远远的看不清楚他们神情,却也能感觉到焦灼不安气息在近卫营中蔓延。

  “姚扬宇动手了。”城头上宗宸道,“原本计划是他带兵奇袭大越大营,但是宁弈担心孤军深入,万一接应不成陷入群攻便是全军覆没,所以他们三日三夜急行军,在浦城和大营之间的东石谷埋伏,那里有一条不宽的河,最近冰结得很结实,越军大营接到晋思羽发出的浦城示警消息,必然要派军来援,心急之下必然会踏冰过河,然后……”

  “然后冰化了。”凤知微笑笑,“这积雪的天,谁也辨不清冰河之上,是盐还是雪,以盐化冰,是个好法子。”

  此时等候大越援军一起到来的晋思羽近卫营也有些焦躁,王爷传令是包围浦城,谁要出城一律斩杀,但是城内迟迟没有人出来,王爷又没有出现,而越营那边被人伏击,战事不利,按照军规,主营战事不利,所有在外军队都必须立即回援,万不能坐视不理,此时都十分焦灼,踌躇不定。

  想了想,近卫营统领决定派人入城请示,当即仰头呼唤城门之上,道:“开门!”

  城门守军原本不少,晋思羽严令各处不得松懈,但是雪夜除夕,谁都认为不会出事,好些士兵溜号回家团圆,队长们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有些躲在门楼里烤火喝酒的,早被潜伏浦城的暗探给杀掉,城门领倒是在,不过脖子在顾南衣的手里。

  宗宸和凤知微对望一眼,都觉得此时不宜硬闯,大可静观其变,宗宸一摆头,顾南衣对城门领后心一顶,那人啊的一声不由自主嘴巴张开,宗宸一弹指,一枚药丸飞射入那人大张的嘴里。

  “送你个黄泉大补丸养养脑子。”宗宸温文尔雅的笑,“想必你一聪明,就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城门领白着脸色过去,在门口上大喊:“是李将军么,职责所在,不敢有误,烦请出示令牌!”

  “里面没出大事?”那李将军看见他在倒是一愣,“刚才有人闯城门,我还以为你们已经全军覆没,正考虑硬闯呢!”

  “刚才那几个人高来高去,一阵风就过去了,兄弟们追不及,但也没受什么损伤。”城门领喊道,“下官也看见王爷金烟令花,但是里面一直没有消息出来,也看不出发生了什么,王爷之前有令,未得他令谕大军不得入城,李将军可有王爷虎符?”

  “不必了!我等不入城!只是有要事需要向王爷面禀,开城门,放两个兄弟进去便是!”

  “是!”

  城门开启一线,验了令牌,两名近卫营士兵策马而入,随即城门再次掩起。

  那两人正要奔入城内向安王报讯,忽见城门背后转过一个人来,笑眯眯道:“借阁下身份一用。”

  ==

  赫连铮一路奔回,原准备先奔往浦园,想着佳容也许在乱中惊慌失措,过阵子自己会回家,便又回去了一趟。

  佳容还是没回来,赫连铮皱皱眉,留下一个护卫在屋子里等着,自己带着三隼等人直扑浦园。

  他们刚走,街角人影一闪,拐出一个人来,抹一把满脸的汗,气喘吁吁道:“你们大王呢?”

  听说为找佳容去了浦园,那人一拍大腿,“糟!”

  不待赫连铮护卫问,那人就急急道:“我是楚王殿下留在浦城的人,先前奉令接应殿下,殿下让我到这里来通知赫连大王,佳容他带走了,但是先前我出浦园的时候被暗哨拦住,耽搁了一阵子,这下怎么办?”

  “去追!”

  赫连铮并不知道身后这事,他直奔浦园,原以为浦园此时应该已经安定下来,不想依旧乱成一团,原来晋思羽虽然没有性命之危,却被宗宸分水刺上暗劲所伤,咳血不止,神智也有些不清醒,咳出的血是青紫色的,颇为吓人,大夫们正围着团团乱转。

  群龙无首,倒方便了赫连铮,顶着张老刘的面皮,趁着混乱在外院找了一通,没找着佳容,他心中焦躁,心想难道这丫头躲进了绣房?想了想,示意其余人在外院后墙外等着接应,自己直奔内院。

  他并没有来过内院,路线却极为熟悉,两个月不是白潜伏的,内院明哨暗哨换班路线都清楚得很,趁着夜色一路遮遮掩掩直奔绣房,绣房里却没人,赫连铮怔了半晌,一跺脚,扭身就走。

  事到如今,自己再耽搁,很有可能会影响大家的计划,赫连铮素来决断,拿得起放得下,心中虽然怅然,但也不打算继续傻找,暗自决定偷偷留下几个暗探,到时候慢慢查访便是。

  他从绣房出来,为了躲避暗哨,从后院一座小园过,小园对面就是凤芍药儿曾经住过的淬雪斋,但是芍药搬到吟风轩也有阵子,最近也空了下来,没人往那里去。

  赫连铮自然也没有一探旧楼的兴致,人都已经走了,还看什么,他从墙头掠过,擦着淬雪斋的后墙飞过去。

  然后他突然从墙头落了下来。

  落下地的赫连铮,黑暗中鼻子耸动,目中精光闪闪,眼神猎狗般四处搜索,眼神若有所思。

  就在刚才他越过淬雪斋某段后墙时,闻见了某种淡淡的熟悉气味。

  草原王庭,一直都供奉着擅长巫蛊之术的大巫医,当初他进京为质时还带了一个,他对巫蛊之术虽然没兴趣,但是巫师们炼蛊专用的那种带着腥气的陶罐的味道,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越是厉害的蛊,那种味道越浓烈,久养毒物的毒腥之气深浸入陶罐每寸泥土肌理,一般人闻不见,熟悉这道的人,能在遍地香花中准确的找到深埋地底的三寸小蛊。

  赫连铮虽然没这本事,但是这味道太特别太浓,在这亲王驻驾的浦园,在凤知微曾经住过的淬雪斋后墙下,发现这种东西,就让人不得不疑惑了。

  赫连大王是个行动派,有疑问就去解,他立即顺着味道寻准位置,掘地三尺,果然发现一方铁板。

  抽开铁板,是一个小小的陶罐。

  赫连铮倒抽一口凉气,原先闻见味道就已经惊叹这东西一定是极厉害的蛊,能给自己这个半外行都嗅见,不想居然还隔着铁板,那里面的东西,到底有多厉害?绝世神蛊?

  他心中微微的跳了跳,掠过不祥的感觉,用布包了手,小心取出那蛊罐,注意到出毒虫的那个孔,已经开了。

  换句话说,这东西已经用了。

  赫连铮心中更凉了几分,将小蛊在手中摇了摇,却听见簌簌的声音,里面似乎还有东西,但却不像活物。

  他沉思了一阵子,身子躲得远远的,用树枝挑开了蛊盖。

  没有东西爬出,却在开盖的瞬间冒出一股青气,赫连铮死死屏住呼吸,等了好半晌才小心的过去,看见罐子底有个小小的锦包。

  他将锦包再小心挑开,里面滚落一些月白色的,弯弯的,细碎的东西。

  赫连铮认了半天才认出来那是指甲,只是已经不全,看不出会是男人指甲还是女人的。

  放在这蛊里的,必然不会是好东西,赫连铮知道有些巫蛊之术,是需要人身之物做引子的,十分重要,当下毫不犹豫,撕了内衣衣襟,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起来,揣在了腰囊里。

  随即他啃了啃自己指甲,啃下一些乱七八糟的碎片,放在那小锦包里,重新放回蛊罐,原样埋好。

  做完这些,他站起身,听见前边一阵响动,隐约似乎是说晋思羽醒了,不敢再留,身形一纵,消失在夜色里。

  ==

  晋思羽确实是醒了,在前院书房里睁开眼,正要传令去问城内外情形,忽听近卫营有亲军求见。

  来的自然是宗宸和凤知微,顾南衣不适合扮演这种角色,还在城门楼上控制着城门领。

  按照宗宸的意思,截杀近卫营信使,让他们始终得不到消息僵在那里,也好让姚扬宇那边将截杀执行得更彻底点,凤知微却不同意,说近卫营僵在城门外只能是暂时的,晋思羽那边迟早会传出消息来,到时候腹背受敌更麻烦,倒不如釜底抽薪,自己两人扮做信使再进城去,想办法夺了晋思羽虎符,调开近卫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这法子虽然冒险,却已经是当前僵局下最合适的解决办法,宗宸却有点不放心,一路上切切叮嘱凤知微:“你可千万别想着回去。”

  “你说我这样子怎么回去?”凤知微回眸一笑,“如果我还是芍药儿的装扮,我还能尝试着再骗骗晋思羽,说我是被你们掳了去要挟他的,但是你们绝不会肯配合掳我让我回去,我只好算了。”

  宗宸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再想不出凤知微在这种情形下还怎么能取信晋思羽,也便同意。

  两人一路奔往浦园,在即将接近浦园时,凤知微突然道,“先生,你看,做个失忆的人,其实有很多方便。”

  宗宸一时不明白她的意思,却直觉的笑道:“那说到底就是骗人,可惜骗得了一次骗不了第二次,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辈子。”

  “谁说不是呢?”凤知微笑笑,这一笑意味深长,“相比于失忆,我更愿意选择性忘记。”

  宗宸总觉得她话里有话,还想试探什么,浦园已经到了。

  两人一身近卫营亲军装扮,帽子压得低低,垂眉肃目,经过浦园一层层通报后,立在书房外一丈处。

  听见里面一声疲倦的“传。”

  两人同时举步,一起走到书房门前,晋思羽的护卫队长一掀门帘,道:“进来一个人。”

  凤知微立即一笑,横臂虚虚一拦,自己当先过去。

  宗宸这才发觉敢情她穿的是件小队长军服,而自己只是个士兵的。

  先前换衣服时,因为知微是女子,他这让惯女性的习惯性让她先换,又避嫌的躲开,不想凤知微竟然抢了小队长的衣服。

  这女人真是一刻不小心着都不行。

  此时里外皆敌,亲卫首领目光灼灼的看着,宗宸怎么能和她争,心中悔之不迭,却也只好站在院中不动。

  凤知微掀帘进去。

  晋思羽躺在长榻上,脸色青白,身前身后围着很多人,并没有睁眼看她,只沉声道:“城外怎么样了?”

  “殿下,卑职有重要军情须得面禀!”凤知微膝尖点地,语气沉静。

  晋思羽不胜疲倦的揉着眉心,还是没睁眼看她,道:“你说便是。”

  等了一会依旧沉默,晋思羽愕然睁开眼,一眼正撞上凤知微不遮不掩望过来的眸子。

  水汽氤氲,云烟横。

  晋思羽霍然坐起,直直盯着地面上人,将她从头到脚打量半晌,突然笑了。

  这一笑森凉,眼底闪烁着刀锋般的光。

  随即他抬起手,示意所有人都下去。

  满屋子的人鱼贯退下,最后一人还将门小心带上,却并没有远离,就在门外把守。

  室内一阵静默,淡淡药香里,两个人沉默对望。

  半晌晋思羽又笑了笑,向后一靠,道:“好,好,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一样,扮着失忆,宛转马前,用一脸无辜的神情,向我泣诉你是被前来刺杀我的刺客顺手掳去,然后等待我心软后继续收留,再来一场尔虞我诈的红粉陷阱……没想到你竟然这个打扮出现在我面前,你果然每次都让我惊喜。”

  凤知微站起身,莞尔道:“多谢殿下夸奖。”不急不忙走到案前,给自己斟了杯茶,顺手也给晋思羽加满了茶水,浅笑盈盈的递过去,道:“殿下看起来心焦气燥得很,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晋思羽看着她笑意晏晏的眉目,听着她云淡风轻的语气,目光缓缓下移,落在端着茶盏的手,手指洁白纤长,原先有些变形的骨节经过精心调理,已经不怎么看得出,被紫砂茶盏一衬,鲜亮得灼眼。

  不知怎的便觉得怒气上涌,当真便“心焦气燥”了,勉强按捺着心神,接过茶盏,在手中一顿,冷笑道:“看来你知道双生蛊了?居然还敢这样回来。”

  凤知微倚在桌案边,抱着热气袅袅的茶,笑眯眯看着他,道:“自然要回来的,你不就在这等着我么。”

  “是的,算你聪明。”晋思羽默然半晌,露齿一笑,“你若再不回来,你们那群人救走只怕便是一具死尸了。”

  “你的双生蛊,果然经能人改良过。”凤知微喝一口茶,悠悠道,“不过殿下,我的长生散,虽只和双生蛊一字之差,却也弱不到哪去,服了长生散,保君永长生。”

  上了天庭,自然永远长生。

  晋思羽微微咳起来,脸色青白,冷笑道:“那便一起罢!”

  “我是不介意和殿下一起早登极乐的。”凤知微从容微笑,“想来我一介草民,上无遮额之瓦,下无容身之榻,孤身一人,四海飘零,死了也便死了,不过草席一埋了事,只是殿下就有些可惜了,玉堂金马,天潢贵胄,最受君宠的少年皇子,若是运筹得法,将来的大越皇位也未必坐不得,这般远大前景,却甘心和我这敌国草莽葬送做一堆,实在令人扼腕啊扼腕。”

  她一边笑眯眯说着扼腕啊扼腕,一边慢吞吞将晋思羽书房里的果品糕点翻来拣去,选喜欢的左一块右一块,吃个不休,一点扼腕的表情都没有。

  晋思羽瞪着她,知道这样的人你骂也没用嘲也没用威胁也没用,眼看着点心都快给她吃完,气得连水都快喝不下去,将茶盏重重在身前一墩,冷声道:“你吃完了没有?”

  凤知微拍拍手上点心渣,抱歉的柔声道:“不好意思,昨晚没吃饱,谈判是很伤精神的,得垫垫肚子。”

  “谈判?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判?”晋思羽像听见最不可思议的事,上下打量着她,眼神满是讥嘲,“用你这一点援兵?还是用你最擅长的失忆戏码?”

  “呵呵。”凤知微坐下来,笑看晋思羽,以手敲敲额头,“用区区在下不才的脑袋。”

  晋思羽一怔,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蓦然一笑,笑声里满满讽刺。

  “你的脑袋?你还真是自信满满,本王座下清客三千,谋士数百,哪个不是人中之杰满腹才学?不是名家大儒,进不了本王外院书房!你是谁?你算什么东西?一介女子,一个敌国士兵,充其量一点小聪明,凭运气暂时没落个下风,你以为你就有资格和我谈判,做我的智囊?你凭什么?”

  他一番话说得又急又快,苍白的面色泛出淡淡的红。

  凤知微并无怒色,带点有趣的望着难得这么激动的晋思羽,等他说完才笑道:“我凭什么?”

  她靠着桌案,俯视着晋思羽,盯着晋思羽的眼睛,轻轻道:“凭我十五岁入青溟,擢英长卷成就无双国士;凭我十六岁入内阁,南海出使首建船舶事务司,凭我十七岁拜副将,白头崖下覆了你大越十万兵!”

  “……”

  室内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声音,连呼吸声都没有,仿佛有人的呼吸已经被巨大的震撼和惊讶给逼回了腹中,好半晌才有游丝般的声音,在淡淡烟气和药香里迤逦浮起,回旋着淡淡的苦涩味道。

  “……果然……是你。”

  凤知微站直身体,微笑一个长揖,“天盛人氏,礼部侍郎、副将魏知拜见大越安王。”

  晋思羽怔怔坐着,望着眼前女子,普通士兵打扮,神态自如,显见穿男装早已习惯,气质平静和雅,有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自在从容,和传说中天盛那惊才绝艳长袖善舞的少年国士,确实很像,但却和自己当初千斤沟月下所见的目光凌厉的少年不同,和白头崖下万众围困里血流披面的厉烈女子不同,和相处两个多月,温柔和婉俏皮讨喜的芍药,不同。

  这个千面女子,谁能一阅其心?

  王芍药是魏知,这个念头从俘虏她那一刻便生起过,她出现的时机太巧,华琼为救她不惜拼命,数百死士为了她不惜前赴后继蹈死……这样的疑惑时时生起,使他留下了她的命,但却又令他时时又想推翻,不敢相信名动天下,连大越都为之熟知并警惕的无双少年,竟是一介女子。

  两个多月相处,他渐渐觉得她不是魏知,不会是,不应是,他也不想她是。

  如果是,还有什么余地可以容纳一段异国战地间不应发生的温情?

  他可以纳一个战俘为妾,却只能将魏知斩下人头。

  无数次劝说自己……如果是魏知,少年成名必然心高气傲锋芒毕露,怎么可能温柔婉转低伏如此?

  ……他还是太低估了她。

  “好……好……”良久之后他苦涩的笑了笑,道,“魏大人既然亮明身份,本王却更加不觉得有和魏大人谈判的必要了——你我份属敌对,各为其主,白头崖一战十万大越战士英魂未灭,横亘彼此,我们能谈什么?怎么谈?”

  “一将功成万骨枯,国与国之间疆域之战,千古来一日未休,可算不得你我之间的仇恨。”凤知微眼波流动,笑道,“殿下,那些战事旧账,不过各为其主,咱们可不可以放在一边,只讨论下咱们自己的事?”

  “咱们的事?”晋思羽连声音都有些变了,不可思议的打量着她——你不会魏知不做,真的打算做王芍药吧?

  “魏知号称无双国士,得国士者得天下,殿下应该知道。”凤知微将一张雪白的脸凑过来,很诚恳的看着晋思羽。

  “那又如何?”晋思羽嗤笑,“那是你天盛的国士,可不是……”他突然顿住。

  凤知微笑眯眯看着他。

  “你的意思……”晋思羽脸上露出了深思的神情。

  “无双国士一说,来自于六百年前大成,而当时大成疆域广大,你大越现今的国土,也在大成疆域之内,大成惊才绝艳的开国始皇帝这个预言,很明显不会单单指天盛,而是指整个天下。”

  “我是国士。”凤知微一本正经指着自己鼻子,“而我也用过去两年的功绩,向天下证明了大成预言不虚,你看见过谁十六岁侍郎十七岁副将?哦据说天盛陛下追封我为忠义侯,领武威将军衔,马上我就是十八岁的超品爵爷了。”

  “恭喜恭喜。”晋思羽掀起眼皮看看她,“恭喜阁下出师大捷,马上便要封侯拜相,领无上荣衔。”

  “恭喜恭喜。”凤知微肃然道,“恭喜安王殿下得国士无双,天下疆域,指掌之间矣!”

  ……

  室内又一阵沉默。

  两个人对面相望,一个沉默审视,一个微笑从容。

  半晌晋思羽又开了口,这回说得很缓慢,每个字都似在斟酌,“魏知,你是天盛重臣,又翻云覆雨,狡诈出名,我,信不得你。”

  “我本非天盛人氏。”凤知微冷笑一声,“我是个连自己来路都不明白的孤儿,天盛官员档里的身份履历,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无处考证的假履历,谁知道我是天盛人还是大越人?抑或是西凉人?既然不知道是哪里人,为谁效力又何必分那么清楚?”

  她背转身,负手遥望广袤大地,“这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迟早还是要一统,既如此,又何必拘泥于一家一国?”

  晋思羽愕然望着她背影,不曾想到这样志向远大气象开阔的话出自于女子之口,在他还在为大越皇位殚精竭虑时,这女子已经在想着天下一统,无分国界了。

  “何况……还是小命要紧啊……”凤知微背转身,气象宏伟的奇女子瞬间变成锱铢必较的深闺妇,“我中了你的蛊,注定要留在你身边才能保命,既然注定要留在你身边,我当然要为自己争取一个最好的地位和待遇,做谁的国士,不是国士?”

  她俯下脸,手撑着桌案,盯着晋思羽眼睛,平静而诚恳的道:“你应该研究过魏知,这不是个好人,一向以自己利益为重而不惧牺牲,也一向不算拘泥死板,你应该明白他这种人在这样情形下会有的选择,不是吗?”

  晋思羽眼神变幻,默然不语。

  “我不要做你的小妾,这不可能。”凤知微重重道,“我生来就是为助人得天下的,助你,或天盛,没有区别,安王殿下,我们各退一步,你放开和魏知之间的国家仇恨,纳他为你的左右臂助,他自会投桃报李,还你这茫茫疆土承平天下,到时,你便是四海一统开国之主,天盛、大越、西凉,俱在你御座之下,到时什么十万白头崖冤魂,还算个什么?”

  晋思羽目光闪动,凤知微不再说话,自己抱着茶润嗓子去了。

  “我要如何相信你?”半晌晋思羽沉声道。

  “我给你长生散的一半解药。”凤知微道,“另一半等你带我回京都,确保无事后我再给你,同样,你给我解去一半双生蛊,不要告诉我解不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才不会把你的命和我捆在一起,我只需要你帮我解去毒人之毒,我想你也不希望你将来的谋士,是个谁都不能靠近的毒人吧?”

  “你这叫什么条件?”晋思羽气极反笑,“竟然还在要挟我,这就是你的诚意?”

  “我还没说完。”凤知微淡淡道,“不给你全部解药,是因为你固然不信我,我又岂敢信你?这本就是必经过程,但是我可以先向你证明我的诚意,你马上就可以押解我去城楼,我让天盛退兵。”

  “我擒下你,照样可以让天盛退兵!”

  “你错了,殿下。”凤知微摇头,“你太低估天盛楚王,他岂是为人所挟之人?”

  “听说宁弈对你十分看重。”晋思羽森然的笑,“本王先前一直在想,混进府里的人,哪个是他呢?”

  “混进府里,他?”凤知微愕然转头,看了晋思羽半晌,忍不住扑哧一笑,“我的殿下,你这话说得实在太不像你了,宁弈进府?天盛统帅,当朝亲王,一身系天盛国运的当朝皇子,会为了一个属下,冒险潜入敌国,以千金之躯身入险地?你觉得,可能吗?”

  晋思羽也忍不住笑了笑,以他对宁弈的了解,确实觉得,不可能。

  但看着那女子雾气蒙蒙眼睛,一句话便脱口而出:“也许你是个例外。”

  “我确实是个例外。”凤知微负手冷笑,“世人都道楚王宁弈和侍郎魏知共御南海事变,是一对知己主臣,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知己是知己,有时候,敌人也是知己。”

  “敌人?”

  “魏知确实失忆过,想必殿下你也知道。”凤知微淡淡道,“魏知曾在南海回帝京的路上失踪,流落胡伦草原呼卓部,参加了顺义铁骑,才有了后来的白头崖之战,不知殿下有没有疑惑过,既然楚王和魏知,是知心主臣,为什么魏知回来后,率领铁骑转战草原,却从来没有回主营拜见过楚王,甚至连封赏圣旨都没去接?”

  晋思羽怔了一怔,这事他也听说过,确实疑惑过为什么看起来这位魏大人似乎在避着楚王宁弈,此时被提醒,想了一想,恍然道:“难道你当初失踪,和楚王有关?”

  “然也!”凤知微双掌一合,“既然和王爷要合作,说给你听也无妨,当初南海船舶事务司是我的提议,事务司本就是为了平衡南海官场,剿灭南海海寇所设,南海海寇一旦灭尽,闽南和南海将军的权柄必将大为削减,楚王当时费尽心思才插手进军方,好不容易安排了一个闽南将军,指望着从此以此入手,好好营建军方势力,被我这么一打岔,如意算盘几乎落空,等于要从头再来,你说,他怎么可能不恨我?而我在这样的主子手下,又怎么能安心的活?”

  晋思羽沉吟着,将脑中自己以往得来的天盛朝廷政事资料和凤知微所说的相互印证,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毫无疑点很有道理,这要换成他自己,也要恨上半路搅局的人的。

  对于不涉兵权的皇子来说,没有什么比掌握军权更重要的了,他自己何尝不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做了这个主帅,自然能明白她的意思。

  心中疑念虽打消了些,面上却丝毫不露,只冷笑道:“便是宁弈不会为你退兵又如何?难道我自己打不退他?他来得正好,敢于深入大越国境动我浦城,我要他来得去不得!”

  “殿下真要现在打,我也没办法。”凤知微手一摊,笑吟吟道,“可惜今日天盛已经伏击大营成功,再加上浦城之乱,殿下已经算是小败,而宁弈既然敢来,也绝不仅仅是用来伏击的那一出兵马,在边境之上,定有大军等候,如此,便成互相纠缠包围之势,势必一场大战才能解决,可是现在,适合大战吗?”

  晋思羽沉默了下去。

  “越军刚败,兵员补充还没到位,要等年后才能完全补上,眼下又正值喜庆年节,别人都在报喜讨彩头,你这边却打乱兵部明春作战计划妄动干戈,一旦开战,还在浦城的监军必然报上朝廷,必定提起被伏击之败和浦城之乱,传到陛下耳朵里,便是你又败了一场。再被你那些在京兄弟们嚼嚼舌根……”凤知微语重心长,“便是你后来胜了,也不算胜。”

  晋思羽干脆不说话了。

  “于今之计,是速速令天盛退兵,然后整顿浦城,安抚监军,将事态缩小在最小范围内。”凤知微道,“那么一场大战便变成短兵相接,宁弈兵临城下便变成无功而返铩羽而归,殿下时当年节依旧不曾放松警惕,大军整肃如臂使指,敌军年夜偷袭而未有大损,报上去还可以赢个嘉奖。”凤知微笑吟吟道,“再加上收服天盛名臣魏知之功……皆大欢喜,欢喜过年。”

  晋思羽抬起眼,瞟她一眼,终于露出了今夜第一个笑容,“现在要说你不是魏知,我都不肯信了。”

  凤知微轻轻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包,放在晋思羽面前,“谨以长生散一半解药,求幸于安王殿下门下。”

  晋思羽看着那纸包,不动手,凤知微打开纸包,剥下一点,吃给他看。

  晋思羽唤进一个人来,将那药又剥下一点给他吃了,半晌看无事,才安心服下,过了阵子,青白发紫的脸色才略好些,也掏出一个瓶子,道:“蛊没什么解一半不解一半的说法,这是控制蛊毒的药,可将你外放的毒转化到内腑,以后每年都必须在这个时辰服下解药,否则性命难保。”

  “说起来还是我亏了,我得终生为殿下所控。”凤知微笑笑,倒出瓶子里药丸,吃了。

  “你真要忠心,不再玩花招,我不会亏待你。”晋思羽看她吃药,露出一丝安心神色。

  “殿下。”凤知微出了一会神,道,“门外的那个人,拼死来救我,虽说从此和我分道扬镳,但我也不愿见他尸横就地,请看在以后咱们将一世主臣的份上,放了他。”

  “放了他,以后还这般手段百出的来救你,到时怎说?”

  “我即将为天盛叛将。”凤知微苦笑,“他们怎么还会拼死来救我?”

  晋思羽沉默了一下,扬声对外唤道:“长乐。”

  亲卫首领应声来到门前,晋思羽取过信笺,随手写了几个字封起,递给他,道:“我这里有给近卫营李将军的一封信,你让门外那个兵先出城带给李将军,这位魏队长,我还有事和他谈谈。”

  亲卫首领应了,将信交给宗宸,宗宸接了信莫名其妙,凤知微自从进去后,屋子里就全无动静,不知道里面到底在干什么,他心中焦灼,却不敢先发作打草惊蛇,此时这信是什么意思?要是凤知微被拿了,断不可能放他走,但就算凤知微装的信使骗过晋思羽,也不可能只让他走,到底怎么回事?

  他断不肯这样拿了信便走,犹豫一下便想冒险相唤,忽然窗帘一掀,现出凤知微的笑脸,很平静的道:“王兄弟你先走,王爷还有些事要垂询于我,放心,晚上等我大营吃饭。”

  说着眼风飘了飘。

  宗宸见她安好,倒放了点心,犹豫了下,还是退了出去。

  这边凤知微一直看见他走远,才放下帘子,又等了一会,笑道:“殿下便请缚魏知上城吧。”

  说着重新挽了头发,就着书房水盆的清水,简单的找出易容用具画了画,七分是魏知模样,有点遗憾的道:“当初魏知那个面具遗失了,以后就用这张脸吧。”

  晋思羽望着改扮成魏知的她,眼神颇有些复杂,半晌命侍卫抬来一顶宽轿,将凤知微手腕用牛筋绳缚了,笑道:“委屈魏大人一二。”

  “不委屈不委屈。”凤知微毫不挣扎。

  两人坐进宽轿,带着府兵亲卫一路浩浩荡荡向城门口进发,还没到城门便接二连三得报,姚扬宇的铁骑在河边伏击了大越援军后,并没有回攻大越大营,直扑浦城城门口,和近卫营战在一起,城门一度为人打开,却被近卫营背城死死护住,现在城门前,两军打得不可开交。

  晋思羽听了,不过冷笑一声,带了人上城头,凤知魏眼角一瞥,原先还很担心顾南衣还在城门上,如今却只见城门领尸横就地,而城下近卫营中,一道黄影窜来窜去,正杀得起劲。

  远远的看见宗宸也出了城,他接到了她的暗示,将顾南衣给哄了下去,去冲刺近卫营,接应姚扬宇的队伍。

  凤知微不得不感叹一下顾少爷现在真的很好说话呀很好说话。

  此时晋思羽将她往城楼大旗下一推,大越这边的人还没觉得,天盛那边已经开始骚动惊呼。

  天盛“宁”字大旗下,有人抬头遥遥看来。

  是宁弈。

  最早出城的宁弈,被姚扬宇铁骑接着,反攻浦城来了。

  此时已将黎明,这是天盛长熙十五年的第一天,日光尚未升起,城外茫茫一片的雪色背景里,黑底金字的大旗招摇铺展,旗下那人眸色和发色比旗色更黑,唇色却潋滟如春水,深黑色大氅迎风飞舞,淡金色曼陀罗花因此分外妖艳葳蕤。

  他抬头看向城楼上。

  黄底红字的“晋”字大旗下,她一身熟悉的男儿装扮,长发随随便便挽起,脸容有些清瘦,眼眸却水光盈盈,发上青色的系带和乌发一起,也在风中柔曼招展。

  这是时隔一年之后,两人真正的以宁弈和魏知的身份,相见。

  不是擦肩而过的主营之遇,不是浦园暗室的惊心之吻,不是除夕之夜火树银花里,十丈外的小厮和暖棚内的芍药。

  是此刻城上城下,相隔万军。

  人海熙攘,相望而不相近。

  宁弈一直仰着头,极其仔细的看着她,其实昨夜才远远见过,然而不知怎的,他就不愿承认之前那在别人怀里的女子是她,那是披着凤知微外衣的一个假人儿,只有此刻的魏知,才是真的。

  他微微的拧着眉,刚才遇见宗宸,已经知道了双生蛊的事,如今看见她站在晋思羽身侧,又是当初魏知那种淡而雍容的样子,心底隐隐便生出不好的预感。

  凤知微居高临下,眼神在掠过一圈之后,终于转到了宁字大旗下。

  目光相碰,各有各的深沉如海,各有各的凝定似渊,彼此都在对方眼神里看见星火缭绕,彼此都将那缭绕的星火,放逐在心的荒芜里。

  目光一碰,便即转开。

  “看来魏将军你在天盛很有人望。”晋思羽似笑非笑。

  “过奖过奖。”凤知微肃然道,“在其位谋其政,区区一向是个恪尽职守的好属下。”

  “魏将军——”

  一声凄越长唤,惊破长空,惊得两军齐齐罢手,便见一骑长驰而来,悍然穿越纠缠在一起的黑甲和金甲士兵,手中长枪和胯下马蹄同时激扬起带着血色和泥泞的飞雪,“将军——”

  马上人驰到近前,被近卫营阻住,他的拼命拍马跟随来的护卫急忙上前迎战,他却不管不顾,自马上飞身而下,一个扑跪在泥泞雪地上哧出好远,头重重的磕在地面上,“将军!”

  三声连唤,悲愤惭悔,再抬头时已泪流满面。

  天盛军一阵唏嘘,很多士兵悄然落泪。

  近卫营愕然停手,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凤知微立于旗下,看着满脸泥泞混着泪水的姚扬宇,一瞬间素来淡定的眼神,都如风过碧湖,动荡起无声的涟漪。

  然而她随即就平静了下来。

  晋思羽沉默着,看着那哭得孩子似的年轻天盛将军,眼神里有淡淡震撼——一介女子,能令这样的男儿折服如此,那又是何等的独步天下?

  他缓缓举起手,手中抓着缚住凤知微的绳索,将一把刀,横架在她颈上。

  天盛大军哗然,无数人开始张口大骂,宁弈面色一变,姚扬宇霍然从地上爬起来,跳上马就冲着近卫营矛尖对外的铁墙狠狠撞去,被手下护卫死命拉住。

  一直在人群中穿梭杀人的顾南衣呆呆停手,高绝武功险些被一个小兵给刺着,宁宸过来将他拉开,顾南衣抬脚就对城楼上跨,门楼上立即射下无数的箭来。

  “你为什么要我先出城!”顾南衣霍然扭头,怒视宗宸。

  宗宸又呆了呆,顾南衣竟然会质问人了?还质问出这么一句有条理的,他一时倒忘记了反应,想好要说的话都忘记说了。

  先前出城正遇上城门缠战,被宁弈以一队骑兵接到军中的赫连铮,提刀策马奔上前,大骂:“他妈的为什么她没有出来?为什么!”

  “这位是谁不用我介绍了吧?”晋思羽受伤未愈,精神不济,不管底下骂声汹涌,长话短说,“这是白头崖下孤身奋战,以一己之力缔白头山大胜的你们的魏将军,是我们大越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的元凶巨擘,却也是你们天盛在这次战事中的最大功臣,她现在在我身边,你们只要再向前一步,我便把她推下去,你们向后退,我便礼送她出城。”

  天盛军一阵鼓噪,大旗下宁弈默然不语,晋思羽等人群安静下来,又冷笑道:“我听说天盛多热血男儿,我还听说这队骑兵就是当初魏大人曾经亲领过的那一支,怎么,你们很想看见为你们受尽苦难的魏将军,脑浆崩裂死在你们脚下么?”

  “退——退——”姚扬宇挥舞着长枪,一路疾驰长喝,“退——”再次被亲卫冒死扑上马堵住了嘴。

  此时两军都沉默下来,看着大旗下的宁弈,退或不退,说到底只有他才说了算。

  宁弈微微抿着唇,神情平静,看不出喜怒,姚扬宇飞奔到他马前,噗通一声跪下去,“殿下,殿下,退兵吧,您不就是为了……”

  “拖下去!胡言乱语,扰乱军心!回营后自去领六十军杖!”宁弈看也不看他,冷声一喝,立即有人上前将挣扎的姚扬宇拖下去。

  “殿下,你可以杀了我,你不能不救魏将军!”姚扬宇一边被拖走一边挣扎大喊,声音凄厉,四面军士都有动容之色。

  城头上晋思羽和凤知微都不动声色的看着,晋思羽轻轻一笑,“感动否?”

  凤知微叹了口气。

  “不过我看,他不退也得退了。”晋思羽轻轻一笑,“否则必被冠上凉薄主帅之名,以后再想掌兵也难。”

  “我军此来,本就为迎回魏将军。”默然良久之后,城下宁弈终于开口,“但望安王殿下,信守诺言。”

  “大丈夫一言九鼎。”晋思羽露出一抹微笑,“这是两军阵前应的誓,数万儿郎都听着,你我皆为一国亲王,怎能儿戏?请楚王殿下传令后军,向后开拔,我军定然不会妄动干戈,大家明春再好好战一场便是。”

  “魏将军呢?”宁弈问。

  “魏将军只要他愿意,自然和你走,本王言出必行。”晋思羽一笑。

  宁弈盯着他,缓缓竖起手掌。

  传令兵一路变幻旗号,疾驰过去。

  后军变前军,队形整肃缓缓后撤,宁弈不用担心大越大营围困腹背受敌——他早已调动天盛主营大军,守在渭水河侧,做出要渡河攻打的样子,大越大营已经遭受过一次伏击,此时必不敢再轻举妄动。

  晋思羽这边近卫营收束阵型,严守城门之前。

  大军已动,大旗下宁弈等人却没走,都在仰头望着凤知微。

  凤知微却突然叹了口气。

  她的后心,不知何时,顶上了森凉尖锐的一样东西。

  “我没有不相信你,但是我需要最后一个让我安心的证明。”晋思羽亲切的在她耳边低下头,轻轻道,“你说你和楚王殿下不共戴天,你马上也要投奔我国,不如便将宁弈头颅,作为你弃暗投明的投名状,如何?”

  “这么远,我射不死他。”凤知微叹息。

  “无妨,射射看。”晋思羽很有耐心。

  他微笑着,取过短剑划断凤知微手上绳索,一边探身对城门下道:“马上礼送魏将军出城。”一边将一柄长弓,塞在了凤知微手中。

  凤知微身前,是高达她胸前的蹀垛,左右两侧都有人,身后,则是一柄雪亮的长刀。

  她被死死困在当中,被逼用一枝箭,来向多疑的晋思羽做最后的表态。

  晋思羽在微笑。

  这一箭,射中不射中,并不重要,射中自然最好,主帅被杀,天盛必然大乱,自己便可以稳操胜券,不中,魏知万军之前射出这一箭,也必永远回不去天盛,还一样可令失望震惊的天盛军心大乱,扭转战局。

  置之死地而后生,而已。

  凤知微只沉默了一瞬,身后长刀便入肉一分。

  她抿着唇,手指一动,缓缓取过了弓。

  晋思羽目光闪动,忍不住一笑。

  凤知微也无奈一笑,低头对城下望去。

  中军如岩石岿然不动,拥护着主帅大旗猎猎飘扬,远处晨曦已露,万丈金光利剑般劈裂深灰色的阴霾,穿越茫茫雪野直达眼前,被雪光反射得近乎耀目的金光里,那男子衣袍飞舞,将她默默凝望。

  眼神相遇,看见这座森然的城。

  她对他一笑,然后,拉弓,搭箭,弓成满月。

  森黑的箭尖如阴冷而充满仇恨的眼,沉默坚定——向着他。

  底下连哗然都没有,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震惊得失去声音。

  宁弈直直的昂着头,看着城头之上乌发飘扬的女子,看她神情平静,看她眉宇冷凝,看她拉弓的手稳定如石,看她对准他的方向不差一毫。

  没有敷衍没有作假没有犹豫,她拉弓引箭,对着他。

  刹那间长熙十三年飞雪重来,旋转呼啸着冲入他的五脏六腑,那些飞雪化为相遇两年许无数过往碎片,冰凉的塞进心底,有什么东西被击打得碎裂生痛,吱吱嘎嘎有如深雪被践踏。

  反应灵敏的护卫冲上来,举起盾牌,他白着脸,重重挥臂挥开。

  ……我曾说过,我在这里,等你横刀于路,予我一击。

  如今那年帝京之后第一次正式相见,你城头挽弓,冷箭相对,是终于要来和我算这笔旧账了么?

  但见我,便杀我。

  好,很好。

  万军震讶,唯有他不动,不让,不护,不挡,仰头看她。

  万军震讶,唯有她不变颜色,只含一抹平静的笑意,引弓。

  弓弦微响,长箭将出,晋思羽微露笑意。

  便在这一瞬间。

  惊变乍起!

  她的手臂突然一沉,重弓磕在身前蹀垛上,蹀垛瞬间粉碎,化为一阵红雾散开,她支在蹀垛上的身子因此失去凭依,霍然自城头坠落!

  一线流星,飞坠于万军之前,万丈雪野之上。

  远方地平线上,深红朝阳猛然一窜,跃起。

  (卷二完)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