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三章 倾城之救

  “砰。”

  听起来像是什么烟花起炸的声音,沉闷而不明显,险些淹没在喧天的锣鼓里。

  这声闷响起来时,她正附耳在他耳边说些小儿女的悄悄话,他含笑听着,却对亲卫首领使了个眼色。

  亲卫首领听着那声音似乎就在近处,按剑起身,警惕的四处寻找。

  台上水袖飞舞的旦角长长的衣袖正凄怨的抛掷出去,在半空中飞出流曼的弧度,随即一个明月拱桥般优美的卧鱼姿,缓缓倒下,半掩娇靥,轻舒广袖,一个眼神便是一段风流香。

  “好!”

  戏迷们拍肿了巴掌。

  又一声闷响,掩在狂风暴雨般的巴掌里,那台上的旦角正要起身,忽然“哎哟”一声。

  台下的人还没发觉,长春班的班主已经变了颜色,正要想办法遮掩,戏台上的灯突然一黯,亲卫首领认定了刚才那一声定然出自戏台之上,手一挥,带着亲卫快步奔上台来。

  晋思羽霍然起身,望着戏台之上。

  “哧哧哧!”

  四面的所有宫灯,突然全部灭了。

  “啪啪啪!”

  头顶大树上垂下的灯谜,在灯灭的那一霎立即炸开,漫天里星花飞射,一蓬蓬落在暖棚之上,顿时将全是锦幕搭建的暖棚燃着。

  劈啪之声不断,星火流光纵横四窜,刺得人眼花,有的足足射出十丈远,被亲卫拦在外面的下人们一阵惊呼纷纷走避,人太多,你挤了我我踩了你,瞬间乱成一团,负责保卫浦园的所有府兵和亲卫,第一时间飞奔向暖棚。

  但是亲卫既要注意戏台,又要注意暖棚,还要约束拦阻惊惶乱窜的人流,并被炸开的灯四射的星花晃得眼晕头晕几乎辨不清方向,混乱之中相互碰撞,再被人群挤开,原本整齐如铁栏的队伍迅速散开,东一堆西一簇的不知道往哪里去才对。

  乱起四侧,变生肘腋,惊呼号叫声此起彼伏,浦园里像开了锅的粥,人是沸腾翻涌的米粒,你挤着我我挤着你,很多人张着嘴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只是胡乱的发泄这一刻的惊恐,人太多,大多数都在叫,声浪便山崩海啸似的,遮蔽了一切声响。

  在这惊变方起,最乱最令人失措的时刻,只有一个人没有乱。

  晋思羽。

  他只做了一件事。

  抓住了他的芍药儿。

  几乎就在那声似有若无闷响响起时,他已经挪了座位挡住了芍药的去路,台上旦角哎哟一声时,他刚刚含笑递过去新剥的瓜子仁,却立即顺手一把抓住了芍药的手。

  位置抓得极其精准,腕脉。

  那个位置别说失去武功的人,就算有武功的,一抓之下也欲振乏力。

  芍药姑娘被抓住手的那刻,并没有惊慌,低下眼看看自己手腕,再抬眼看看他,一瞬间眼神竟然是凄然的。

  她笑笑,道:“你抓痛我了。”

  晋思羽一怔,今夜作乱虽然在他意料之外,毕竟这天气太不适合救人,但是一直没将戒心完全卸去的他,始终不曾让自己离开过芍药身边——作乱必然是为她,只要控制得住芍药,作再大的乱,也必将无功而返,而城外大军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到时候瓮中捉鳖,雪夜追杀,一样逃不掉。

  没想到她从声音响起时就没动,脸上是和别人一样的惊讶,没想到她被他这样抓住,眼神里不是惊恐而是凄然。

  难道……自己真的误会她了?

  这念头流星般飞快从脑中闪过,他怔了怔,还未及思考,忽听“轰”的一声。

  和先前所有声音都不同,雄壮而澎湃,浑厚而凶猛,如天神击响苍天巨鼓,起震撼四海八荒之隆隆之音!

  声音近在身侧。

  晋思羽回首,经历无数风浪,向来镇定的大越皇子,一瞬间连瞳孔都在放大!

  澎湃!

  真正的澎湃!

  大片大片的波浪呼啸翻卷,以猛虎出柙之势奔腾而来,水晶般带着碎冰的狂流以一往无前的气势卷过岸边花草,卷过落灯帷幕,卷过四面人群,狂流汹涌,直奔暖棚!

  正对着暖棚的碧漪湖被炸开了!

  一霎间所有人都忘记了反应,什么戏台什么灯谜什么刺客都是常见手段,乱上一阵自能约束,但任谁想破了天也没想到,竟然有人雷霆暴戾翻江倒海,在这种情形下掀开了碧漪湖!

  好大的手笔!

  湖边因为背水,谁也无法公然渡水而来,所以没有安排侍卫,却有很多家丁护卫稀稀落落站在岸边看戏,此时湖水倒灌霍然卷上,很多人立即被冲开。

  亲卫们倒有反应极快的毫无畏惧举刀奔上,但是刀剑只能砍在实处,却动不得雄浑莫御的自然之力,水流涌来顿时如被巨锤砸的当胸,毫无抵抗能力的被压在水底,而那水势毫不减缓,“哗啦”一声,已经冲倒了暖棚!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间,太过震惊的人们大多数都还没反应过来,晋思羽只来得及那一回首,便看见凶猛水流冲散头顶暖棚,连带着棚架帐幕当头罩下,冲得头脑一晕呼吸一窒眼前金星四射,巨大的自然力量毫无悬念的撞开了他的手,水波里手一滑,一直死死抓在手中的芍药的手腕,已经不见。

  晋思羽立即反手一捞,手中只有空空的水流,想起隐约刚才也曾听见芍药惊呼,他勉力睁开眼,拔出腰间长剑,只见四面水流汹涌,所有搭在暖棚上的锦帐都在水中散开缓缓游弋,深红浅黄明紫翠绿斑斓得似乎无数条巨大的锦鲤缭绕身边,冬日湖水其冷彻骨,冻得他觉得从手指到心尖都僵硬起来,心神却还未乱,知道这种水流只是一阵就完,赶紧脱开这范围便没事,但是水中人动作缓慢不说,隐约间还似乎看见水底有人,游鱼般一摆已经到了自己面前,伸手就去勾他腰间。

  晋思羽心中一惊,他应变也算奇疾,知道对方不攻要害却抓腰带必然有其原因,唰的长剑一挑,将自己腰带挑落。

  腰带落地,隐约嗡的一声,此时水流激涌,也看不出什么来,晋思羽却浮出一丝冷笑,冷笑未毕,寒光一亮,分水刺直往当胸刺到!

  晋思羽赶紧顺着水流勉力后退,哪里还顾得上去找芍药,他退得快,那追来的人更快,双方顺着水流一泻数丈,分水刺寒光掠电紧追不休。嚓一声淡红血色淡淡洇开,晋思羽勉力翻身,臂上一道血丝飘摇曳散,却顾不得伤口,一伸手扯过一道锦围,深红幕布飘摇舒展开来,挡住身形。

  那人武功高绝,似是对人体也极为熟悉,出手必是要害,幕布挡下他看也不看,抬手一刺,刺的还是心脏位置。

  “嚓。”

  刺尖入肉低微一声,那人出手惊人的精准,水色暗光中银光一亮。

  隐约有人闷哼一声。

  此时水底一霎惊魂,无人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外围有些没被水冲到的护卫却已经反应过来,一部分人整束人群一部分人试图救晋思羽,刘源事发时正好去小解,听见巨响跑回来惊得目瞪口呆,眼看着人群裹在水流里四散零落,赶紧跳脚大叫:“王爷在暖棚底下,快救快救!啊,那有个人飞起来!”

  “啪!”

  一鞭子抽得刘源快活得一哆嗦,一转身便见他的大王一手叉腰一手执鞭横眉竖目瞪着他。

  刘源下意识的就要扑过去抓他裤脚,觉得大王今日这个鞭子技巧发挥得分外精彩,抽得人痒酥酥的**得想疯,两眼泛光面色通红的扑过去,颤栗的道:“啊啊好人,漂亮!”

  “痛快不痛快!”老刘大王一鞭子抽过去,“这地方抽人特别痛快,是吧!”

  “是!”

  “啪!”

  老刘一鞭子抽上天灵,把刘兔子给抽昏,顺手塞在了墙洞里。

  克烈今晚也在外面,有人把他的轮椅搬了出来,放在暖棚不远的地方,克烈这几天已经有点快要能说话的样子,今晚几次指着暖棚啊啊的要进去,被侍女给阻止了,水流冲到时照应他的侍女被冲开,轮椅被冲翻在地,克烈在水流中挣扎着抓住了轮椅才没被冲走,他死死扒着轮椅,也不知道被水冲开了哪里的封闭,啊啊的竟然挣扎着说出了一句模糊的话:“她是……”

  “她是谁?”

  纷乱的人群无人听见他的话,却有人温柔亲切的问了他这一句,克烈一抬头,便看见青衣小帽的男子,虽然也一身湿透,却毫无狼狈之相,俯身淡淡看他。

  他眼眸里万里江山落雪森凉,遍地里开满淡金色曼陀罗。

  那样的眼光罩下来,克烈突然觉得比刚才冬日冰冷的湖水过身时更寒气彻骨。

  他心有所悟,一把拖过轮椅便试图遮挡自己,然而轮椅刚刚拖过来,便看见木质的椅面突然穿过了一只手。

  仿佛长在轮椅里那样,那只手平静的穿过椅面,继续向前,穿过了他咽喉本就有的豁口。

  这次,克烈再没有了上次的好运气。

  那只手指力量稳定,金刚石般的坚硬决然,手指穿入咽喉,毫不犹豫轻轻一钩。

  “啪。”

  喉管被勾断的声音其实是听不见的,这么噪杂纷乱的环境,便是爆炸也不容易听见,然而克烈就是这么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喉管在那金刚般的手指下,被勾出、折断的声音。

  像是秋日里枯脆的树枝被冬日雪压断的声。

  眼睛里那些兴奋和惶乱的妖火渐次灭了下去,细长妖媚的眸子,渐渐凝成了一滩死色的黑。

  “你已经多活了两个月又十七天,很可以了。”那人淡淡的将手指抽出,在克烈女子般姣好的脸上擦干净,不急不忙的走开。

  遍地水湿,满场纷乱,倒地的人被混乱的脚丫子踩来踩去,没有人知道这一角的宣判和结束。

  在另一角,洒扫小厮轻烟般掠过来,左一歪右一斜避过了所有乱挤的人,手一招,一群从湖边顺水过来的人跟着他便奔了出去,直奔后院西北角花园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对石狮子镇守门口,小厮宁澄并没有动左边那个门户,却抱着右边石狮子的头转了三圈,嚓的一声狮子陷落,现出一方窄小门户。

  宁澄手一挥,那队人步伐轻捷的下去,不多时抱出一个女子来,蓬头垢面脸色苍白,正是华琼。

  她并没有惊呼挣扎,皱着眉打量戴了面具的宁澄,声音低弱语气却很清醒,“你们是来救我的?”转头看看远处纷乱,眯了眯眼又问:“军中暗号,报上来。”

  宁澄本来端着下巴,对这么心急火燎时刻还要分兵去救这个他看来完全不相干的女人很有些意见,如今听见这一句,反倒笑了。

  “果然不愧是她的好友,果然不愧殿下要救你。”他笑嘻嘻道,“他说如果不救你一起走,那么救出凤知微也是白救。”说着掀了面具。

  两人在南海本就是认识的,华琼看他一眼,冷哼一声,却道:“知微没事了么?”

  “不知道有事没事,她不是我的任务。”宁澄道,“我的任务就是救了你出城,但是我现在觉得有件事不对劲。”

  两人对望了一眼,眼神都掠过一丝不安——关押华琼的地方,就算左右两个狮子搞得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就算今晚热闹大家都去看热闹,就算碧漪湖水倒灌把护卫都吸引了过去,但是没道理这里一个人都不剩。

  人到哪里去了?

  “不管它,我们走我们的。”宁澄跺跺脚,“你这里和凤知微那院子地下都是铁板,我们没法挖地道,最后便定了炸湖的计策,我们观察过,碧漪湖的地势比别的地方要高一点点,我们用两个月的时间才悄悄掘了条通往湖边假山下的地道,趁乱连炸三次,炸开一个不大的缺口,先冲了晋思羽的暖棚,可惜不能令湖水全倾,否则淹了这整个浦园,多痛快。”

  他背着华琼一路掠过去,一边很熟练的躲着暗哨和四面的机关,笑道,“这院子里的很多机关,要么被咱们摸熟了,要么就被赫连大王一泡尿给浇坏了……嘎嘎!”

  人影掠过,快得追光蹑电,有人感觉到似乎有风从头顶上掠过,抬头望时却只看见寥廓的星空。

  最凶猛的水流已经过去,几个内院亲卫队长,刚才跟着去吃年夜饭的有头脸的家伙,趟着泥水奔过来,大叫:“救王爷!开动所有机关!关门!向城中城外示警!封路……哎哟!”

  最后一声内容明显不对,再一看人已经捧着肚子滚倒在地上,一群小侍卫群龙无首,傻乎乎的撒着手去搬那个不成样子的暖棚,忽见黑影一闪,冲散的暖棚底窜出几条人影,各自往不同方向而去,侍卫们冲过去,推开那些乱七八糟的竹架子和沉甸甸的锦帐,从帐下拖出一身血水泥水狼狈万分晋思羽。

  晋思羽身上全是血,脸色青白,头发**粘在额上,看起来十分糟糕,亲卫们眼前一黑,心道休矣,正心急王爷薨于此地如何交代,忽见晋思羽睁开了眼。

  亲卫大喜,连声相唤,晋思羽抚着自己前胸心口位置,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咳嗽了几声,挣扎着厉喝:“追!”

  亲卫们慌忙跳起来去追,却又不知道到底往哪里追合适,只得分兵去追那几条黑影,无人注意到就在黑影散开晋思羽挣扎而出的那一瞬,几条人影投入碧漪湖假山那个方向。

  晋思羽抹一把脸上的泥,注视着被水冲得东倒西歪的暖棚和戏台,和人流乱窜惊成一片的浦园,眼神里掠过一丝愤恨和阴狠之色,突地一抬袖,抽出一截短短的旗花,勾弦一拉。

  “嚓。”

  一道金光耀上天空,比满城烟花更亮更艳更华美,直直一线如金剑,瞬间戳破夜的黑。

  和趁乱扑进来的属下打倒了所有外院侍卫,正赶往城外汇合地的赫连铮,愕然仰首。

  背着华琼什么也不管,顺着赫连铮开的路直扑浦园之外的宁澄,仰面向天。

  某个角落,一把在一群纷乱的人群里将一人无声牵走的男子,眉头皱起。

  那边被亲卫扶起的晋思羽,看着浦园之外的方向,听着关于克烈被杀华琼被救走的回报,手中紧紧攥着一块色泽古怪的玉状的东西,低低冷笑道:“好,好,倾碧湖,炸灯谜,伤戏子,毁机关,毒侍卫,救该救的人还不忘杀该杀的人……数管齐下,好大手笔!但我还是要看看,你们走不走得出这浦城!”

  ==

  “这浦城想要走出来容易。”有人在浦园外一处旧房内,蹲在地道入口,对爬出来的两个人道:“只怕想要走远不容易。”

  说话的是宗宸,他外袍内穿着水靠,手里抓着一对分水刺,看见顾小呆抱着凤知微出来,看了看她的脸,赶紧往她嘴里塞了颗药丸。

  凤知微一直在捂着嘴咳嗽,百忙中扬扬手表示感谢,宗宸凝视着她,叹息道:“晋思羽看守得太死紧,最后只得定了这个计划,就是因为考虑到你的身体,只怕当不得冬日湖水这么临头一浇,才又拖了阵,等你好了些,才敢动手,如今你觉得如何?”

  凤知微又笑笑,挥挥手,表示不如何。

  顾小呆过来,从旧房的柜子里找出准备好的干布,想要帮她搓着头发,又试图去解她的衣服想帮她换干衣,被她大力拒绝,让了又让,顾小呆怔怔的停了手,不明白凤知微怎么突然这么疏远。

  宗宸过来,递了件斗篷给凤知微,很大很宽的斗篷,几乎能把整个凤知微淹没,她人埋在里面,连说话气息都透不出来。

  凤知微道了谢,随即才问:“为什么走远不容易?”

  “晋思羽似乎还有伏手,这是个谨慎的人。”宗宸道,“虽然我们选了一个最不可能最令人放松的日子动手,可我怀疑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做了一些防备,比如我知道的晋思羽的近卫营,前两天就似乎有了动向,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凤知微“嗯”了一声,神色若有所思,正要说什么,随即听得风声连响,一个眯缝眼睛的高个子带着几个人奔了进来,一见凤知微就张开双臂,低呼一声:“长生天,我的小姨!”便要做出狼扑之势,被顾小呆一脚给踢了出去。

  凤知微浅浅的笑,眼神里有些很奇怪的东西,宗宸已经对赫连铮道:“宁澄他们出城了?”

  “他们路线和我们不同,他带华琼直接奔往城外,我警告过他了,敢使幺蛾子,我就给他主子下绊子。”赫连铮阴森森磨牙。

  为了分散目标,众人本来就没约定要一起走,宗宸点点头,道:“夜长梦多,知微你要坚持得住就立即走。”

  凤知微点点头,还是没说话,赫连铮笑道:“我那口子还在家等我,离这里不远,我叫三隼去接了,你们先走,我在这里等她一等。”

  凤知微疑问的目光转过来,赫连铮对她笑出一嘴白牙,“禀告大妃,我刚在浦城娶了第三房小妾,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改日让她来给你奉奶茶。”

  “第三房?你好意思,明明第五房了。”宗宸笑骂一句,却也毫不耽搁,示意顾南衣背起凤知微,凤知微却突然道:“小呆身上全湿了,背着我不舒服,先生你先前穿的水靠倒没有沾水,我想麻烦你。”

  顾南衣和宗宸都怔了怔,顾南衣低头看看自己湿透的衣服没吭气,赶紧运功烘衣服,宗宸望了凤知微一眼,道:“好。”

  转头对赫连铮道:“接了人就快点来,事不宜迟。”

  赫连铮笑眯眯的点点头,看着他们离开,脸上笑意突然一收。

  身后有脚步声接近,赫连铮没有回头,负手出神的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宗宸等人背影,淡淡道:“还是没找到么?”

  三隼垂下头,道:“是,找遍了,佳容姑娘不在,估计……”

  他没说下去,众人都心知肚明,佳容能去的地方,除了这个“家”,就是浦园。

  赫连铮仰首向天,只沉思了一瞬,便道:“你们去追他们,立刻出城。”

  三隼没动,望着赫连铮背影,“王,您……”

  “走!”

  没有人动,三隼连话都不说了,他知道自己拉不走大王,但是大王也别想赶走他。

  赫连铮叹口气,回身道:“没事的,现在那边还乱着,趁乱进去,拎了人就出来,什么事都不会有。”

  还是没人理他,赫连铮无奈的笑笑,觉得自己这个大王当得越发的没气质。

  一行人影回头直奔浦园而去。

  “王,您为什么……”疾驰中三隼忍不住要问这一句,他明明看出大王的眼神,很希望随着宗先生和大妃走的。

  赫连铮抿着唇,沉默。

  良久,充满爆竹硝烟气味的空气里,才飘过一句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回答。

  “她唤我一声夫君。”

  ==

  充满爆竹硝烟气味的空气里,凤知微伏在宗宸背上,一路疾驰出城。

  “浦城现在可以说是个死城。”宗宸道,“所有可以顺利传递消息的渠道,都已经被我们的人控制。”

  “但只要安王还活着。”凤知微的姿势有点古怪,头离宗宸的背很远,似乎生怕自己的呼吸吹着了他的发,慢慢道,“一切就还有变数。”

  宗宸不说话了,半晌叹了口气,道:“对不住,我没能杀了他,哪怕我刺中他要害,还是没能杀了他。”

  “这不是你的问题。”凤知微抿着唇,偏着头,微有些散乱的发中,额角有些微青,“如果他那么容易能杀掉,先前给他换衣的时候我已经动了手,他身上穿了护身宝甲,你手上那对分水刺算是神兵,但是也没能完全戳穿。”

  “嗯……好在他应该已经中了毒。”宗宸半晌道,“不过早死迟死而已。”

  凤知微默然,半晌却突然轻轻道:“先生,你说我该是早死呢,还是迟死?”

  宗宸震了一震,霍然扭头,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

  “先生医术独步天下,不可能看不出我的问题。”凤知微一笑,“能让你都束手的毒,该是怎样的毒?”

  “我既然一力要救出你,自然有把握救得你。”宗宸沉声道,“你难道还不信我?”

  “我没有不信先生。”凤知微默然半晌,突然抽出手道,“抱歉,先生,刚才我在你的腰囊里,找到了一个簿册。”

  她将手中一个薄薄的册子,在宗宸眼前晃了晃,册子也就薄薄一两页,封面写着《世绝之说》。

  宗宸的背又僵了僵。

  “这不是毒。”凤知微看着册子中的内容,柔声道,“这是双生蛊,传闻中早已失传的蛊,据说最早来自于大成之前扶风一族,第一代扶风女王一生未嫁,穷其一生之力只做了这个蛊,没有人见过,也没有人知道制蛊和解蛊的办法,只隐约知道蛊名双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分离,受蛊者便成毒人……传说里女王制这蛊,不为害人也不为救人,只为排遣内心里永远难解的寂寞……临去前她道,便有蛊双生,世间又有多少人能生同衿死同穴?传闻里她毁去了这蛊,不想……居然还有……”

  “失传几百年了……”宗宸默然很久后终于苦涩的道,“连我也没有认出来,只是我们都有点心中疑惑,晋思羽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为什么敢纳你?我承认他防备已经很仔细很小心,并无可疑处,但总觉得,似乎应该更小心些,直到刚才湖水冲倒暖棚那一瞬我去刺杀他,我的分水刺其实应该能刺穿他那不是很了不起的护身宝甲,但是那一瞬间我突然看见他太阳穴上一点深青之色。”

  凤知微沉默着,笑意微凉。

  “我突然就想起了传说中的扶风双生。我记得隐约在哪本书上看过,这种蛊无色无味,没有任何显兆,但是受冻之后会出现凝结状青点,所以我犹豫了一下,晋思羽便逃了开去。之后我越想越疑惑,折回头找到这本书,后来又看见你,同样的地方也有,才确定的。”

  凤知微叹息一声。

  “知微,这蛊从没被使用过,所以也没有人钻研过解法。”宗宸转头诚恳的道,“但是你要相信我,给我时间,我能解。”

  “但是在此之前呢?”凤知微默然半晌,没有笑意的笑笑,“一个毒人,在你们的队伍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样的方式会传毒,也许是接触,也许是共食,甚至也许仅仅是呼吸……太可怕了,宗宸,我们会全军覆没。”

  宗宸决然摇头,“不,知微,你要知道我是轩辕世家的人,天下没有轩辕世家解决不了的病症,我让大家小心些,不会有事。”

  “不,蛊不是病,并不在你最擅长的领域内,而且我能感觉到,就在刚才出地道时,晋思羽已经发动了那蛊。”凤知微道,“所以我不让小呆背我,你衣服里穿着水靠,有什么毒,大概也不至于能穿过水靠进入你身体,先生,你并没有完全的把握,是么?”

  宗宸默然半晌,心中泛起淡淡苦涩,六百年前巫蛊之国扶风的女王,本就是巫师中的绝巅人物,那位少年时不爱巫蛊却爱武功的女子,在一次失去母亲的宫变中惊觉了自己巫蛊之术的不足,之后苦修经义拜尽名师,本就天资颖慧,再下定决心,又有王者的地位和资源来支撑她去钻研,这样的人,穷其一生耗尽所有精力制出的唯一的蛊,又岂是轻易能解?

  便是他的先祖复生,只怕也要对着这蛊束手无策吧……

  “我们的人,太重要了,我们要做的事,太重要了……”凤知微在他背上轻轻道,“先生,我绝不能任由这样没有必要的牺牲发生。”

  “不!”宗宸立即道,“你疯了?好不容易掀翻浦园救出你,你再回去那是送死!”

  “双生蛊不是么?”凤知微懒懒的笑了笑,“我本来还有些担心,现在倒没什么在乎的了,晋思羽无论如何不能杀我,不是么?”

  “他给你种这蛊,不是一开始就种的。”宗宸道,“想必在下决心纳你为妾的时候下的手,你不要忘记,这蛊经过了六百多年,是否被人改造过也未可知,我怀疑这蛊只能约束你,却未必约束得了他,再说他既然敢下这蛊,对他也未必就没有解法,你绝不能回去。”宗宸耐心的劝她,“你这次只要再回去,我们再没有办法潜进浦园,你孤身一人,面对对上次更危险的境地,大家绝不会同意,你跟着我们,多穿些衣服,密密遮着,让大家离你远些,未必就能伤着谁。”

  “万一没用呢?”凤知微道,“等到大错铸成,那就说什么都晚了,先生,永生难挽的错,经历一次就足够,我不想经历第二次。”

  宗宸沉默下来,凤知微又轻轻道,“这种蛊,我也研究过一二,是解铃还需系铃人的蛊,关键肯定还在晋思羽身上,我不想那样裹得严严实实,永远无法接近任何人的过一辈子,既然他有解法,那我更要回去,让双生不成双。”

  宗宸沉默了很久,还是摇摇头,道:“不,知微,这件事牵扯太大,所有人都在付出,姚扬宇带领的轻骑都应该已经夜行到了大越大营……我没有权利决定让你回去。”

  凤知微不说话,此时一行人已经到了城门口,城门守卫已经被众人潜伏着杀了一部分,并没有很难的便出了城,然而刚刚掠上城头,宗宸顾南衣便一震。

  城门外原本有个光秃秃的小山包,草木凋零,覆盖了厚厚的冻雪,此时那山包之前,密密麻麻一排金甲长龙,包围了整个浦城,属于晋思羽的亲军近卫营,金色的盔甲上覆了斑驳的雪,密密麻麻的枪戟如无数双森冷的眼,冷冷对着乱成一团的浦城。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