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前世下

第三百五十九章 前世下

  我走出了家门,我所在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山村,这里的村民们都很朴实善良。我从小就是一个孤儿,靠着村里人的接济长大,十分不容易。

  “阿强又去山上打柴啊?”

  “是啊王大婶,您起的真早。”

  ……

  我从村子里面走过,路上不停地和村民们打招呼村子里面的人都是和我熟识的,他们都是看着我长大的,自然认得我。

  我提着柴刀往我平时经常去的那做山上走去,哪里的柴火多,容易砍,我几乎每天都去哪里,但是那座山距离村子有些路程,我一般要走三刻钟左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因为是清晨,所以还有很大的露水,我还没有走到一半裤脚就被打湿了,湿漉漉地贴在腿上面十分难受,但是我已经习惯了,每天早起打柴,总要比中午去好,毕竟中午太阳大,晒人。

  继续走了一会儿,前面就是那座山了,我也不知道它的名字,所以就随口起了个鸡冠山,因为它从外表看起来像一个鸡冠,倒也贴切,反正我没什么文采,也别指望我能想出什么好名字。

  “终于到了。”我站在鸡冠山的山脚擦了擦头上的汗,长呼一口气说道,然后便不再多做停留,径直沿着小路往山上走去。

  鸡冠山还是很高的,不过动物不多,反正我在这里打柴打了半年多除了山鸡野猪外,就没看见过其他的大型动物,不过这也很幸运,不然要是真的碰见老虎狼黑瞎子这样的猛兽的话,凭我这小身板我可不认为我能逃掉。

  我和往常一样走到了我平时打柴的地方,然后撂起袖子就开始开工了,我一边砍着柴,心里面还不断想着昨天晚上的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真实到……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活在梦里面。

  我心里猛地一颤,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不过却总是想不起来,就像是隔着一层朦朦胧胧的纱。我摇了摇头,甩出脑子里的杂念,继续砍柴,不过我越是不想,这个念头就越强烈。

  好不容易砍完了一担柴,我直起了身子,想要歇息一会儿,却猛然发现周遭有些不对。

  “咦?怎么起雾了?这么早了还有雾?我上山的时候明明没有啊。”我疑惑地看向了周围,不知道什么时候,山里面居然起了大雾,现在我连回去的路都找不着了。

  “怎么回事?我这下怎么回去啊,这么大的雾。”我哀叹一声,丢下了手里的柴刀,颓然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进山进得太深,这座山又人迹罕至,看来我只能在这里等到雾退了才走出去了,不能乱跑,如果在山里面迷路了,切记不能漫无目的地到处乱跑,那样子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危险里面。

  听村里面的老人说,山里面无故起雾是有妖邪在作祟,一定不能乱跑,有谁喊你都不能答应,在原地等着雾退就好了。我从小到大听过不少这样的故事,自然都了解,所以我干脆闭上眼睛,坐在地上等雾退。

  “琴生……琴生……”

  突然,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我的耳边缭绕,声音虽小,可是我却听得清楚无比,直达我的内心,。

  我一愣,琴生?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熟悉?对了!我昨天做的梦,里面的那个逍遥公不就叫沉琴生吗?我为什么会听到这个名字?

  我心里面极度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在呼唤这个名字,可是我心里面的理智却告诉我千万不要睁开眼睛。

  那声呼唤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近,仿佛就在我的耳边,我甚至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似乎是有人在我耳边轻轻诉说,充满了无尽的幽怨与伤心。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睁开了眼睛,一张绝美的脸庞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面,我那一黑一红的妖异瞳孔,美得令人窒息,我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我被震撼到了。

  这个绝美的女子用她那柔弱无骨的手抚摸上了我的胸膛,身体慢慢贴近了我,一把抱住了我,我听见她在我的耳边轻轻叙说着什么。

  “琴生,醒来吧!她的鼻息吹拂在我的耳垂之上,我感受到胸膛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越来越热,滚烫无比,周遭的一切都开始扭曲破碎,消弭,包括我身下的土地,我一下子跌入了无尽的深渊,不停地往下坠落,怀里的女子突然消失了,就像不曾来过一般。

  “玲珑!”

  我的嘴里面突然叫出了这个名字,同时我的胸前泛着红光一枚三角形的符篆从里面露了出来,恍惚之间我看见它化作了一个巨人,手持利剑,一剑斩破了这混沌的黑暗。

  “醒来!”

  那仿佛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刺激着我的脑袋,我的脑海里面嗡地一声,就像是被人用拳头狠狠砸了一拳,空白无比,我的脑海深处突然涌现了一大股信息,一盏燃烧着的古灯散发着蒙蒙地青光,如同黎明的那一抹光芒,给予我方向。

  “我是……沉琴生!”

  我抱着脑袋大吼一声,我想起了一切,我不是逍遥公沉琴生,也不是樵夫陈强,我是,道主沉琴生!这里只是一场梦境!

  在我说出这句话以后,周遭的世界完全破碎,意识回归到了本体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映入我眼帘的,是一片熟悉的场景。

  阴沉沉的天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地尸体,到处是石头筑建的房子,这里不是黑风部落又是哪里!

  而在我面前的,确实锤子他们!他们浑身伤痕累累,不止是锤子,还有羐眼,思月,墨诚舞,单问命,甚至连李玄心都在这里,可是无一例外,他们浑身都是伤,连衣服都被染红了,但是另我疑惑的是他们都用充满敌意写眼光看着我。

  “你们这是怎么了?是无心吧你们伤成这个样子的吗?你们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我不解地问道,还朝着他们走去。

  “别过来!”锤子大吼一声,仇恨地看着我,“鬼王无心,你又想耍什么花招?扮演老琴吗?”

  “你在说什么,我是沉琴生啊!-锤子你傻了么?”我心里有些憋屈,什么鬼王无心,我的的确确是沉琴生好不好,我现在心里面也是有一大堆疑问。

  就在这时,我的脑袋忽然又是一痛,仿佛要炸裂了一般,一道冰冷的声音从我口中说出:“意志倒是挺顽强,居然能从我给你制造的梦境里面挣脱出来,道佛燃那个老不死的,居然敢阻挠我,这个挡灾符倒是挺有意思,不过,也仅仅如此了。”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体内!”我痛苦地嘶吼道,强忍脑袋快要炸裂的痛苦,这声音好熟悉,是……鬼王无心!

  “猜到了么?我说过,我们本为一体,你,沉琴生,你是我无心的一道魂魄而已,代我去历经轮回,消除业力,你就是我!你就是无心!哈哈哈!”我体内的无心狂笑着说道,然而我却怔住了。

  我就是无心?我是他的一道魂魄?这就是我命格奇特是原因,那我之前所见的画面,不过是我前世的事情?究竟哪个是我,我又是谁!我是鬼王无心,还是道主沉琴生?我,还是我么。

  我对无心意志的反抗逐渐弱了下来,怔怔地站在原地。

  “对,就是这样,不要反抗,让我们两个融合在一起,那样的话我们就无敌了!三界以内,谁能阻我?”鬼王无心的意志越来越把握身体的主动权。

  而这时锤子他们也发现了我的不对劲,锤子惊喜地说道:“是老琴,真的是老琴!他出来了!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老琴你不要被无心蛊惑了!你就是你!”

  “沉琴生!不要再犯傻了!醒醒吧!咳咳咳!”墨诚舞朝我喊道,说着还牵动了伤势,剧烈咳嗽了起来,其他人也都一脸期盼地看着我。

  我听着他们的话语,平静的心里面又再生波澜。对啊!我还有他们,我还有我爱的人,我是这一世的沉琴生,不是别人!不是魂魄,更不是鬼王无心!

  我再次挣扎起来,因为这是我的本体,所以我的意志在我的身体里面自然要占优势不少。

  “给我滚出我的身体!我就是我!不是任何的其他人!”我的意志在脑海里面与鬼王无心激烈争夺身体的权利,一盏古色古香的佛灯从我的脑海深处亮起,是道佛燃灯!它散发着微弱而坚挺的光芒,这光芒照射在我的意识体上十分舒服,给予我更多的力量,而照射在鬼王无心的意识体上时,就如同灼烈无比的火焰,让无心一阵惨叫。

  “道佛燃……道佛燃!你为什么要阻挠我!你想毁坏聻界我可以帮你做到!你为什么还要反抗我的意志!啊啊啊啊!”鬼王无心怒声叫到,而道佛燃灯不为所动,静静地散发着光芒,里面传来了一阵意识波动。

  “他是我的传承者,不是你的魂魄,出去吧。”

  我也能感受到这股波动里面的含义,心里面十分感动,道佛燃……终究还是在意我的。

  “我不甘心啊!”

  无心怒吼一声,意识体被我打出了体内,化作了他自己的本体出现在了外面,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好不狼狈,哪里还有之前那君子如玉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