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前世上

第三百五十八章 前世上

  老爷,老爷您醒醒啊!老爷您怎么了?”我的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甜美的声音,我一下子晃过了神来,有些茫然地看向了周围。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装饰典雅有致,家具都是名贵的红木打造的,还摆放地有许多花瓶与字画,其中一个墙壁是一个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整个房间充满了书卷气息。书桌上摆有文房四宝,桌子上还有一副未完成的画静静地躺在那里。

  “老爷?老爷您没事儿吧?”一只芊芊玉手在我的眼前晃动了两下,我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我的身边还有一个人。

  一个美貌性感的女人正坐在我的身边,穿着一身睡衣,酥胸半露的样子甚是动人,头发还未梳理,披散在肩上,脸上未施粉黛皮肤却吹弹可破,樱唇柳眉,俏脸琼鼻,好一个倾城之色,只是眼角那细细的鱼尾纹表明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墨诚舞?”望着这个美貌女子的面容,我忽然鬼使神差地叫出了这个名字,可是我的脑海里里却一片空白,墨诚舞是谁?我为什么会叫出这个名字?

  那个美貌女子闻声疑惑地问道:“老爷您突然叫妾身名字做什么?您从刚才刚刚起床就开始发愣,莫不是生病了?”

  “你叫墨诚舞?那我又是谁?”我疑惑地问道,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我好像忘却了一些东西,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这个地方是哪里?我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忘了什么。

  “老爷您别吓我,我是您的妻子小舞啊,您是逍遥公沉琴生啊,您难道都忘了?”墨诚舞有些慌张地说道,伸手在我太阳穴上揉了几下,她的手温软柔嫩,像是有魔力一般,我忽然记起了所有事情。

  我是吴国的逍遥公,十五岁追随先皇打天下,为开吴国开疆扩土立下了汗马功劳,吴国先皇特封的王爵,在吴国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连当今皇帝都要尊称我一声老师的沉琴生,而我身边这位是上任宰相的嫡女墨诚舞,我们两个成亲都三十年了,我怎么给忘了。

  记起了这些事情,我的心这才安宁了下来,叹了口气,对着墨诚舞有些抱歉地说道:“夫人,不好意思,刚刚起床有的迷糊,唉,人年纪大了就容易犯这毛病。”

  “没事,老爷还壮实这呢,五十三岁了,昨天晚上还把人家弄得……”墨诚舞说着便红了脸,一副娇羞的模样,眉目间顾盼留情。回想起昨晚上的疯狂,我不由得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把墨诚舞揽进了怀里面,我们两人就这么相拥着,享受着这难得的时光。

  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棂的缝隙钻了进来,照射在书桌之上,在那副未完成的画上面静静流淌。

  “好了老爷,不早了,我们起来吃早餐吧,下午皇上还要召见您,有要事与您相商。”墨诚舞轻轻推开了我,用手挽了一下披散的秀发,然后起身为我更衣。

  我也没有多说什么,任由她服侍我更衣洗漱,我身为逍遥公,服侍十分繁琐与贵重,穿戴也比较麻烦,但是不穿会有失身份,所以在做完这一切后,太阳更高了一点,我们两个走出了卧房,一起前往膳房用餐,一路上碰见不少佣人,他们纷纷都恭恭敬敬地向我打招呼,我一一点头回应。

  “老爷待人真好,对我们下人也一视同仁。”

  “是啊,逢年过节还有赏钱,平时也不克扣我们的工钱,做错事了顶多训斥几句。”

  “嗯嗯,老爷是通情达理,一生就有夫人一人,不曾娶妾,真是无双的好男子。”

  ……

  听着身后仆人的小声议论,我身边的墨诚舞一脸幸福地挽住了我的手臂,我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头,一生有她足矣,还要什么妾。

  我们两个来到了膳房,下人已经把早餐都摆在桌子上面了,就等着我们去用餐。早餐很符合我的口味,不丰盛,清淡的粥和一些小菜。

  然后吃完以后,我就在墨诚舞的陪伴下去花园练剑了。逍遥公的身份是很尊贵,但是没有什么琐事缠身,是真真正正的逍遥,这也是先皇体念我的性格才这么办的,只有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皇上才会召见我。

  “老爷,您的真武剑。”墨诚舞抱着我的剑走了过来,把剑递给了我。

  我接过了剑,轻轻抚摸着剑身,心里没由得一阵颤动,真武剑,好熟悉的名字。不过我随即就是自嘲一笑,陪伴了我几十年的宝剑,能不熟悉么。所以我也没有多虑,接过剑就舞了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转眼间已经中午了,我练剑以后去膳房随便吃了一点,然后整理好衣衫就要出发去皇宫了,皇上说是有事情召见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不过让我带着我的真武剑一起去,于是我用剑匣把剑装好,然后出发了。

  马车抵达皇宫以后,我下了车,在太监的引领下直接进入了皇宫里面,路上见到的官员与嫔妃们纷纷向我跪下请安。

  我是逍遥公,一方诸侯的存在,他们这么做并无不妥,而是应该的,我也安然受之,都习惯了。

  在到达御书房的时候,太监退下了,我直接走了进去,在书桌旁边站着一个气度不凡的男子,不是皇上又会是谁?

  “师傅,您来了,快快请坐。”皇上见到我,显得十分欣喜,放下了手里的笔,走出来迎接我。我受先皇所拖教他武艺,他这么称呼我也没有错。

  旁边有一张椅子,看来是早已备好的,我也不客气,走过去坐了下来,然后便有侍女为我上茶。

  “皇上,不知道您今天找老臣过来所为何事?”我饮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然后对着皇上恭谨地说道。他这么对我,是执学生礼,我这么对他是做臣的本分,不能越规矩。

  “哦,今天请您过来,没有什么太过重要的事情,只是听说您手上有一把千年玄铁宝剑,陪伴您征战多年,朕对兵器一道颇为喜爱,师傅能否割爱赠送给学生?”皇上满脸笑容地说道,望向了我手中的剑匣。

  我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事,真武剑陪我多年,虽然不舍,不过倒是没有太大的关系。我笑了笑,打开剑匣把真武剑取了出来,道:“若皇上喜爱,拿去便是,用不着特地让我带剑来御书房的皇上……”

  我的脸色突然一变,带剑进入御书房?我的冷汗唰地一下就冒了出来,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携带刀剑进入御书房,一律以行刺罪论斩!

  我抬起头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皇上,一下子站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睛冷冷地说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设计陷害我!”

  皇上脸上的笑容不变,慢慢踱着步子回到了书桌后面,拿起毛笔为自己的画添了几笔,头也不抬地说道:“陷害你?不不不,师傅您误会了,这只是一场,历代帝王都会做的清除威胁而已,没办法,师父您英明神武,威望很高,比朕这个当皇帝的还要厉害,我又怎能不防?”

  “哈哈哈!好一个借口!为清除我按个罪名么,好手段,也怪我太大意了。安明,你真的比不上你的父皇。”我哈哈大笑着说道,叫出了他的本名,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一口黑血就吐拉了出来,酒里面还有毒么。

  “传令下去,逍遥公沉琴生,欲谋朝篡位,行刺本皇,失败后畏罪自杀。按罪论处,株连九族,满门抄斩!”

  我听着这句话,体内的毒性发作得更快了,我再也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感受着生命逐渐流逝,眼前的场景渐渐失去了光彩,小舞,对不起你了。

  ……

  我睁开了眼睛,刺眼的光亮让我一时难以适应,过了一会儿以后,我才看见了周围的场景,我正躺在一个破旧的小屋里面,屋子里面的家具十分破旧,,只有一张小桌子还有几只碗,以及一个灶台,显得很寒酸。

  我看向了身下,一个稻草铺的床,我身上的衣服也十分破旧,到处都是补丁,屋顶还有几个洞,刚才照射进我眼里的光正是从哪里露出来的。

  在屋子的角落摆放的有几捆柴火,还有一把柴刀,这就是这里的所有东西了,我恍恍惚惚地坐在了床上,回忆着之前的一切。

  “那只是个梦么?看来是我太累了。”我摇了摇头,记忆如同潮水一般从脑海里面涌现,我叫陈强,一个小小的樵夫而已,怎么会是那个尊贵无比的逍遥公?一场梦吧应该是。

  但是为什么那么真实呢?那一切就像是真正发生的一样。我使劲给了自己一巴掌,喝骂道:“你他妈就是个穷鬼,!还逍遥公呢,别幻想了快打柴去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我才算缓了过来,走到墙角去,拿起柴刀,准备上山砍柴,没办法,不砍柴没有买米的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