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五常艮释

第二百三十三章 五常艮释

  锤子嘿嘿一笑,说道:“派出所的警车开到清风观门口,你这不是带坏东城的风气嘛,就不怕唐所长给你处分?”

  听了这话,张笑忍不住撇了撇嘴:“要不是那王厅长,我今天肯定送你们回道观的。”

  我心念一动,疑惑地开口:“王厅长怎么说也是省上的干部吧,咱们东城说大也不大,怎么把这大人物招来了?”

  “这我哪儿知道啊?”张笑耸了耸肩,清秀的脸庞上布满了无奈,“谁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跑到东城来搞什么视察。”

  锤子嘿嘿笑道:“思月小姐现在不是留在派出所跟进案子了吗?她可是国家特别调查处的,你们王厅长应该奈何不了她吧?

  和张笑告别以后,她开车回了警局,我们便重新找了个车往真武观的方向驶去。自从出了墓,思月似乎有意疏远我们,甚至主动要求留在派出所查案。

  虽然看着王厅长吃瘪,总算替之前被关进派出所的事情出了一口恶气,但思月看起来似乎神思不属,甚至有意地和我们保持距离。

  难道是因为在古墓中的猜疑,伤了这个小姑娘的心?我不由得这么想。

  玲珑抿了抿唇,沉吟道:“思月是个坚韧的女孩子,应该不会。”

  我皱了皱眉头,想起思月曾经说过,会在离开古墓之后告诉我下墓的原因,可事到如今,思月却开始躲躲闪闪起来。

  刚走到真武观的门前,便看到墨诚舞蹲在道观门口喝酒,见了我们,远远地摆了摆手。

  “就在那儿站着,别过来。”她喝了口酒,说道。

  片刻后,只见单问命穿着一身道袍走出来,见到他这副装扮,就知道单问命是要做法事了。

  茅山道士施法布阵,虽不说要焚香沐浴,但总是要讲究清静和恭敬,所以我们几人便站住了脚,没有再过去。

  只见单问命拿出个纸人放在地上,又将几面八卦旗插在那小人周围的四方坎位之上,看到这一幕,我心中有数,这画的是寻人的法阵。

  那纸人之上若不是写着生辰八字,便是有所寻之人的毛发等物,只见单问命默念了几句法诀,那纸人便腾地站起身来。

  单问命将东城的地图摆在地上,那纸人便在上面缓慢地腾挪脚步,片刻后停在了地图的某个点上。

  见状,我们几人连忙凑了过去,只见那纸人所停留的位置,正是东城派出所。

  单问命冷哼一声:“总算是找着了,竟然敢派人来封我的道观,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听了这话,锤子挤眉弄眼,幸灾乐祸地开口道:“哟呵,单道长,听你这话好像是谁给你找不痛快了?”

  墨诚舞道:“今天你们走了没多久,有几个人便拿着狗血和粪便倒在真武观的门口,我们刚追出来,人就没影了。”

  我皱了皱眉头,真武观在东城也算是半个文化遗产,今天这件事,倒像是有人故意恐吓似的。

  此时真武观的门前,除了淡淡的恶臭之外,果然有着深深浅浅的汽车轮胎印,看来这几个人就是坐车逃逸的,不然以墨诚舞和单问命的道行,他们怎么可能全身而退?

  “无妨,我已经用五常艮释阵找到了他们。”单问命将东城派出所的位置圈了出来,冷冷地开口,“怪不得那几人身上有一丝白虎之气,原来是从那地方来的。”

  传说官府内有神兽白虎坐镇,阴邪不敢擅入,看来到真武观找麻烦的那几个人,真是派出所的警察。

  单问命站起身,将法阵收拾好之后,进道观换了身衣服,西装革履地走了出来。

  见他这副打扮,墨诚舞凤眸一挑,好奇地说道:“你这是打算干什么?”

  “真武观的门楣不是谁都可以侮辱的。”单问命理了理衬衫的领口,“我要去找那几个人算账。”

  听了这话,我和锤子对视一眼,心里暗道真武观和派出所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要说冲突也就只有今天在派出所内,思月呛了那个王厅长的几句话。

  要是就因为这个,王厅长就派便衣警察来泼血撒粪,心眼也太小了一些。不过除了这个,我还真想不到,派出所的人究竟为什么要来真武观的麻烦。

  单问命说风就是雨,迈开腿朝着山下走去,墨诚舞冲着他的背影挥了挥手,便拿着酒壶进了道观。

  “许开明,赶紧去后山老实待着,小心晚上魂魄离体。”看着天上日头西斜,墨诚舞没好气地提醒道。

  锤子本想跟着下山看热闹,听到这话只能垂头丧气地进了道观,临走时不忘叮嘱我:

  “老琴,等会儿派出所发生的事情,可别忘了回来跟我好好讲讲!”

  想着锤子要在阴冷的山洞之中待上一整夜,我不由得心里一酸,点头道:“好。”

  锤子离开之后,我和玲珑便打算跟着单问命一起去东城派出所看看,正所谓民不与官斗,哪怕单问命道术再厉害,真把王厅长惹急了,事情可能会不好收场。

  虽然明面上,王厅长忌惮思月的身份,但他既然可以派人来耍一次阴招,就能再来第二次、第三次……

  俗话说宁可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若真是王厅长派人来报复的真武观,他这样的人,还真不好得罪死了。

  谁知,我和玲珑不过是在单问命走了几步之后跟上,却发现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很快消失在了视线范围内。

  “缩地成寸。”玲珑的杏眸之中闪过一丝愕然,“没想到,单道长竟然已经能够使出这样的法术了。”

  所谓缩地成寸,乃是道门一派的功夫,功夫到家的,能将万里之遥缩成一寸。有的道家大能,仅仅迈出一步便能跨越千山万水,跟神话故事似的。

  虽然单问命达不到万里之遥缩成一寸的境界,但就凭他的速度,恐怕到达东城派出所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见状,我的心里便有些着急,谁知道单问命会不会把派出所给掀了,以前锤子用手指了指他,便被单问命狠狠修理过,这人的“睚眦必报”,我和锤子可谓是深有体会。

  “虽然我们没有缩地成寸的功夫,但我们有这个。”

  只见玲珑从包里拿出张明黄色的符篆,定睛一看,竟是张风行符,她将这符篆贴在我的身上,脚下的速度不知不觉间便快了不少。

  即使这样,我们到派出所的时候,已经发现那里围了一大圈看热闹的群众。华夏人最喜欢的就是凑热闹,估计这派出所的热闹,大家都是头一回看,所以一个一个稀奇,恨不得多张几双眼睛。

  我见状心里暗道不好,八成这时候,单问命已经找到那几个闹事的警察开始收拾人了。

  “让一让,让一让。”

  我和玲珑挤进人群,果不其然,只见派出所的大门前倒吊着几个人,身上的衣服都被剥了个干净,脸上全是羞愤之色。

  而单问命正一脸冷然地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几件警服,正是被吊起来的那几个人身上的。

  唐所长焦急地带人上前,想要将属下救出来,却怎么也走不过来,大家像是中了鬼打墙一般,在原地打转。

  看来单问命是打定主意要让这几个人出丑了,没有出够气,是绝对不会将他们放下来的。

  环视周围,果然没有王厅长的身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却躲了起来,幕后主谋不是他还能是谁?

  玲珑抿了抿唇,转头对我说道:“琴生,单道长布下了障眼法,所以唐所长他们始终走不过来,这样下去,恐怕会引起骚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