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见踪影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见踪影

  这时,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看见民警被倒吊,所长带着下属急得团团转,纷纷发出哄笑声。

  眼看着事情闹得越来越大,我口中默念着静心诀,顺利地穿过单问命布置的阵法,朝着他走了过去。

  “你来做什么?”单问命冷哼道,双手环胸,用眼角的余光瞟了我一眼。

  唐所长见我走到单问命的身边,擦了擦额头上急出来的汗水,朝我投过来感激的眼神,我对唐所长颔了颔首,转头道:

  “这些民警也只是听命行事而已,你没有必要为难他们。”

  单问命漫不经心地看着我:“我只知道,他们拿粪泼了真武观的大门,就要受罚!”

  那几个民警听到这话,本来愤怒的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看来他们也知道自己的事情,做得不道德。

  此时,唐所长已经开始疏散围观的群众,满头大汗地吩咐大家离开,奈何民众根本不买账,笑骂道:

  “所长,你们这些警察平时不是挺威风的?这会儿丢人现眼的,就是报应。”

  警察平时为了维持威严,语气一般都比较强硬。更有例如王厅长之类的官员,还会摆摆谱,打打官腔。

  平日里大家不敢说什么,这会儿纷纷开始起哄,把唐所长的脸气得红一阵,白一阵。

  见状,单问命的脸上露出一抹得意,说道:“看到没,我这叫为民除害,让这些当官的长长记性。”

  “为民除害?真正的幕后凶手恐怕早就望风而逃了。”我冷笑道,“你这么做,还真是典型的丢了西瓜捡芝麻。”

  单问命脸色一沉,站起身问道:“谁让你们来真武观的门口泼血撒粪的?”

  这几个民警是王厅长的亲信,上次我被抓,就是他们动的手。所以我对这几人的印象很深刻,估计他们没少帮王厅长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听到单问命的话,这几人连忙说道:“是王厅长,所有的事情,都是他让我们做的!”

  我心里暗道果然,今天来派出所的时候,因为思月的原因,这王厅长表面上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谁知道背后立刻变了一副嘴脸,马不停蹄地派人去道观捣乱。

  “王厅长他人呢?”这几人也算是罪有应得,对于他们的遭遇,我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单问命扒掉他们的警服没错,这几人根本不配当警察,他们只是王厅长的狗腿而已。

  单问命伸出手,冷哼一声道:“给我一根他的头发。”

  几个民警面面相觑,苦着脸说道:“道长,高人!我们这被吊着,上哪给你找头发啊?王厅长的办公室内肯定有!”

  听了这话,单问命转头看着我:“把他们放了吧。”

  我点了点头,对着那几个民警说道:“这次就是给你们的教训,身为民警不说为人民做事,狐假虎威算什么本事?下次再敢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那几个民警如蒙大赦,连连点头,我便拿着真武玄铁剑,在绑住他们手脚的绳子上轻轻一割,把几个民警放了下来。

  “道长,这就是我们王厅长的头发。”没过一会儿,民警就将王厅长的头发,捧在手心上递给单问命。

  看着他们像进献一般的神情,我忍俊不禁地差点笑出声来,就连一向沉静的玲珑都抿了抿唇,浅浅的梨涡在颊边若隐若现。

  单问命高高在上地坐在老板椅中,接过那根头发,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后道:

  “大厅里的人回避一下。”

  唐所长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对于单问命地盛气凌人极为不忿。但刚才单问命的那一手,已经令他们大开眼界,这会儿整个派出所的人,都将单问命视为神明。

  果然这世上还是实力说话,有能耐的人无论做什么,总归是有道理的。唐所长就算想拿权力来压人,都得先掂量掂量单问命的分量。

  这个时候,即使单问命提出令民警回避的话,唐山和一干下属也没有太大的反应,就连张笑都双手合拢,红着脸道:

  “这个道长好帅啊,他有女朋友了没?”

  看着她春心萌动的模样,我不由得为锤子鞠了一把同情泪,这家伙还在真武观后山安定神魂,哪知道自己心仪的小姑娘,已经被单问命给迷住了。

  若是被锤子知道张笑对自己的仇人有好感,估计会气得呕血,他和单问命就像两只乌眼鸡,哪次见着不是拿嘴对付个不停?

  单问命将王厅长的头发丝平放在地,拿出符篆烧成灰洒在上头,然后咬破了手指滴了滴血在头发上。

  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在干嘛,却只见符篆的纸灰在地上排出了一行字,写的是“皇家夜总会”。

  看来这就是王厅长现在的位置,我不由得摇了摇头,看着地上“皇家夜总会”的几个大字,暗道一声腐败。

  单问命厌恶地皱了皱眉头,竟然没有打算去找,而是走进王厅长的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

  “最讨厌去那种人多的地方,反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就在这里等着,还怕那王厅长不现身?”

  修道之人喜清静,认为灯红酒绿的地方会损坏修为,除了墨诚舞嗜酒如命之外,基本每一个茅山弟子都堪比苦行僧一般,穿的是破洞衣衫,住的是茅草屋。

  看起来穷酸的道士往往道法高深,反而如今很多被人吹捧的风水大师,开着宝马奔驰,住着豪华别墅,往往都是徒有虚名的江湖骗子。

  单问命的顾虑不是没有道理,但我却不这样想,有句话叫做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存,换成道家也是一样。

  这个王厅长莫名其妙空降东城,本来就是个疑点。跟何况他还帮助黑衣阿赞他们诬陷过我,种种事情,都令我不得不怀疑他和黑衣阿赞的关系。正所谓山不来就我,我就去找山,既然知道了王厅长在哪个地方,我便打算立刻动身去堵。

  若是像单问命这样,等着他自动出现,不知道要磋磨掉多少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之内,谁知道那鬼影会不会继续害人?虽然我们已经将照妖镜交给了不少八字带阴的人,但万一鬼影是可以换胃口的呢?也许除了阴年阴月阴日出生的人,普通人的影子,也能够恢复它的伤势也说不定。

  临走之前,看着张笑和一并女同事在办公室的门前探头探脑,脸色绯红,我忍不住叮嘱道:

  “张笑,你别看单问命这家伙长得好,他这样的茅山道人,都犯的有五弊三缺,注定是不能娶妻的……”

  听我这么说,张笑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忍,凄然说道:“什么?单道长实在是太可怜了。”

  眼见着张笑的母性光辉开始发光发热,我暗道糟糕,女人的怜悯心是很有可能转化为爱情的,本来想要好心地劝阻,谁知道越帮越忙。

  玲珑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用清丽的嗓音说道:“虽说修道之人必犯五弊三缺,但单道长从不沾孽债,手中没有人命,也从不泄露天机。保寿宫绵长,主家庭安康,不像是会孤苦终老之人。”

  听到这话,张笑脸庞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清秀的眼眸里洋溢着喜悦。

  我脸上的表情一滞,心里暗暗地为锤子死去的爱情默哀,张笑以后要是跟着单问命跑了,可千万别怪在我的身上。

  “对了,怎么没有看到思月?”

  此时到外面回避的民警都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我环顾了一圈,发现之前说要留在派出所查案的思月,此时竟然不见了踪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