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吸血藤蔓

第一百八十九章 吸血藤蔓

  阴风吹得树枝上的藤蔓沙沙作响,锤子的呼救声越发微弱地从上空传来,我心里面一沉,不知道本应和锤子同行的思月,如今是否也身陷险境。

  最糟糕的是,空气中似乎隐隐约约有血腥味漂浮,我不由得感到惊心,难道锤子受了什么伤?

  玲珑轻轻碰了碰树干上的藤蔓,烟眉轻蹙地说道:“树干上爬满了藤蔓,按道理被寄生的树木是不会生长得这么茂盛的,因为藤蔓会吸取树的养分,可是……”

  这时,墨诚舞却大喝了一声说道:“玲珑,离那东西远一点!”

  话音刚落,树干上的藤蔓居然开始迅速地生长起来,尖利的枝叶刺破了玲珑的指尖,鲜血滴落在藤蔓之上,竟然立刻就浸了进去。仿佛是被这些枝叶给吞没了一样。

  我皱了皱眉头,迅速地将玲珑护在身后,然后用真武玄铁剑将蔓延着追上来的藤蔓砍断。

  玲珑拿出准备好的绷带,很快便将伤口包的严严实实,下墓之前,绷带和消毒的药品多多少少会拿一些。因为若是在古墓中受伤流血,血腥味很有可能会招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墨诚舞仰头朝上看去,冷哼一声说道:“看来我的直觉很准,沉琴生你那个软蛋朋友,果然会给我们惹麻烦。”

  我担忧地朝上看去,望着那高耸入云的古树,开口说道:“锤子和思月应当是被这吸血藤蔓给困在上面了,必须赶紧想办法把他们救下来!”

  听我这么说,玲珑摇了摇头,回答道:“琴生,你不会是想要攀上去吧?这树干上面爬满了藤蔓,人走上去会被缠住。”

  我点了点头,自然明白玲珑话中的意思,可是如今锤子和思月被困在树冠的地方,身上是紧紧缠绕包裹的藤蔓。

  在异变阴阳眼下,拿着麒麟血烛的锤子,就像是蝉蛹一般,被倒挂在树枝之上。

  他的周围,还有很多其他的“蝉蛹”,应该是和我们一样下墓的人,就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思月这个女孩子。

  时间紧急,我心里直觉要是现在不赶紧上树将两人救下来,锤子和思月怕是就要坚持不住了。

  但是听到玲珑的话后,我的心里尽管着急,也暂时冷静了下来,知道着急是没有任何用处的,还不如好好想想解决的办法。

  树干之上吸血的藤蔓是能够吸人鲜血的,我又没有铜皮铁骨,若是冒冒失失往上攀爬,恐怕会把自己都搭进去。

  到时候别说是救人了,估计就连我都小命不保。

  “树干之上虽然布满了藤蔓,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墨诚舞神秘莫测地看了我一眼道,“沉琴生,考验你道家功夫的时候到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有什么办法你告诉我,不管多困难,我都会全力以赴。”

  墨诚舞微微颔首,潋滟的凤眸微微一眯地开口:“很简单,我手上有引火符篆和控火符篆,我在树干下方引燃藤蔓,你在藤蔓上的火焰蔓延到锤子和思月的身上之前,找到并救出他们。”

  我心里清楚,就算有引火和控火符,也无法将燃烧的藤蔓彻底控制住。毕竟这吸血藤蔓以前我并没有见过,若是它抗火性很弱该怎么办?

  于是我皱了皱眉说道:“师父,这个方法太冒险了,还是想想其它的办法。比如,从根部将这些藤蔓铲除?”

  话音刚落,我便猛地感觉右腿小腿处一痛,低头一看,只见刚才被真武玄铁剑砍断在地上的藤蔓枝叶,竟然根本没有死透!

  此时,这些藤蔓竟然趁着我们放松警惕,偷偷地在地上伸展延伸,悄无声息地将尖喙伸进我的肌肤之中,开始不停地吸血。

  看来这藤蔓即使离开了主藤蔓也依旧能自成一脉,这意味着即使我们找到了锤子和思月,将藤蔓割断又怎样?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些东西果然不是好相与的,若是一时半会儿把这吸血藤蔓惹急了,疯狂将吸血的口器插进锤子和思月两人体内,可能会适得其反。

  伴随着血管中的血液流进藤蔓的枝叶之中,伤口处的刺痛竟然渐渐变得麻痹,隐隐有种快意的感觉,看来这藤蔓还能对人散发一种神经麻痹的信息,让被吸血的寄主不再反抗,心甘情愿地将鲜血奉献给它。

  而锤子在这神经毒素的麻痹之下,竟然没有放弃用麒麟血烛求救,谁还敢说他的意志不够坚定,否则锤子早就该成为浑身缠满藤蔓,被吸干鲜血而死的“蝉蛹”。

  “琴生,看来这藤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着实棘手。”玲珑轻声说道。

  墨诚舞却微眯了凤眸,手里夹着明黄色的控火符篆和引火符篆,冷声说道:“我这可不是野火,而是三昧真火,不管是野草还是藤蔓保证烧得一干二净。”

  “师父,我准备上去了,”我面向树干,沉心静气地对墨诚舞说道。

  墨诚舞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沉琴生,你要知道尽管修炼道家功夫,需要循序渐进牢固根基。但在我看来,身临险境更是难得的修炼机会,这一切,就要看你的领悟力了。”

  听到她的话,我缓缓睁开双眼,笃定地点了点头,然后毫不犹豫地说道:“师父我明白了,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话音刚落,墨诚舞的引火符篆便将藤蔓点燃,熊熊烈火迅速朝着树干的上方蔓延。

  我当即提起一股道气,朝着树干上方疾走而去,为了避免踩到会吸血的杀人藤蔓,我几乎是在烈火之上奔走。

  火焰的炙烤和吸血藤蔓带来的伤口仿佛冰火两重天,然而我不能停下,只能一鼓作气地攀到树冠的位置,朝锤子的方向跃去。

  将正附在腿上吸血的一根断裂藤蔓狠狠地抽了出来,皮肉分离的痛苦令我忍不住闷哼出声,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墨诚舞的话有道理。

  从树干之下跑上来,我感觉对于道法的运用更加熟练了,道气凝结的纯度也越来越高,这代表道气里蕴含的身体杂质变少,而实力则可以变得更强。

  这样的实力增长,可不是一两年的打坐修炼能够得来的。富贵险中求,比起这个方法,我显然还是更愿意与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然而形势逼人,我不得不在险境中艰难求生,很难有时间安心修炼。

  此时,熊熊燃烧的烈焰总算没有再继续往前蔓延,但我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因为此时墨诚舞正在用控火符篆遏制火势。

  我必须要在火势式失控之前,将锤子和思月从藤蔓的缠绕里救出来,否则就连自己也会死在这参天的大树之上。

  于是,我没有再耽搁时间,三两步地朝着锤子的方向掠去,不知是不是错觉,锤子手中麒麟血珠青色的烛光,似乎又黯淡了些许。

  “锤子,醒醒,快!”我拿出轻巧的匕首割断紧紧绑缚在锤子身上的藤蔓,着急地大吼道。

  这吸血藤蔓果然是靠鲜血来作为自己的养料,锤子身上被藤蔓缠绕过的位置,都留下了一排血孔。他本人的脸色也极为苍白,似乎已经失血过多,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虚弱。

  “老琴,思月在我右手边的藤蔓里。”锤子从昏迷之中悠悠转醒,立刻吃力地吐出这几个字。

  我点了点头,将锤子的胳膊横在我的脖颈之上,然后继续寻找思月的身影。

  透过枝叶的缝隙,我发现这些藤蔓缠绕着的人几乎都死了,并且尸身竟然微微发臭,死相狰狞,身上连点水分都没有,明显就是一具具皮包骨的干尸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