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九十章 艰难抉择

第一百九十章 艰难抉择

  看到这幅场景,我的心里不由得微微一沉,思月不会已经被这藤蔓吸干鲜血而亡了吧?

  虽然思月看起来身手不错,但毕竟是女孩子,比起锤子这身宽体胖的体型,肯定会脆弱得多。

  想到这里,我更加不敢耽搁了,搀着锤子在空间狭小的树冠之上腾挪。借助麒麟血烛青幽的烛光,在藤蔓的缝隙内仔细查看。

  这时,树干上藤蔓的火焰突然往我们这边蔓延了整整一尺长,昏昏沉沉的锤子被这炙热的火舌舔舐了一下,吓得大叫一声。

  “着火了!”他大惊失色的说道,本就苍白的脸颊此刻更加惨白起来。

  我往下望了望,见墨诚舞正站在树根处,双手捏着法诀苦苦支撑着,神情极为凝重。

  果然,火乃天地之精,怎么是区区一张控火符能够掌控住的?更何况是有神火之称的三昧真火了。

  我心里一沉,转头对锤子说道:“锤子,这三昧真火是师父用来对付吸血藤的,我们必须在火势蔓延过来之前下树。”

  说着,我认真地看着他,问道:“所以现在你仔仔细细地回忆一下,到底思月是被困在那个藤笼里面的。”

  锤子点了点头,胖手颤巍巍地举起,指了指远处的一个藤笼:“就是那个,我亲眼看见思月小姐在空中被缠绕住的。”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眼看着通往那个藤笼的路已经被三昧真火覆盖,心里瞬间奔腾过一万只草泥马:

  “锤子,你刚才不是说思月的位置,在你的右手边吗?这特么的是左边好吧!”

  锤子汗颜地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我左右不分的。”

  其实思月所处的那个位置,本来离锤子被困的地方很近,但因为锤子给了我错误的方位,导致我们二人朝着相反的方向去寻找。

  怪不得这些藤蔓里面缠绕的尸体,全是年代久远,不知道死了多久了。

  眼看着通往思月位置的树枝被火焰所覆盖,我定了定神,将锤子放下让他靠坐在树枝上,然后对他说道:“锤子,你在这儿等我,我去把思月救出来。”

  听了我的话,他有些震惊地开口:“老琴,你千万别冲动啊!这火刚才从我面前漂了一下,我头发都被烧成了焦灰。”

  “我知道三昧真火的威力非同凡响,但人命关天,我也只有赌一把了。”我神情坚定地开口,思月既然是和我们一起下墓的,那我就一定要将她平安带回去。

  将锤子安顿在离火焰较远的树干之上,我提起道气往思月所在的位置跃去,三昧真火腾起的烈焰将我的衣物瞬间燃成了灰烬。

  金黄色的火焰将这巨大的古墓照亮,然而树冠的上方还是有无尽的漆黑,不知这墓室究竟有多高,令人感觉仿佛和天空并肩一般。

  我似乎闻到了皮肉烧焦的味道,脚底更是传来被火焰炙烤的钻心疼痛,更加不敢停歇地快速前进着。

  终于来到了思月所在的位置,幸好我一路狂奔,总算在火焰蔓延过来之前到达。

  抽出匕首将她身上的藤蔓全数割断,思月的脸色也是异常苍白,她的颈部大动脉被一条藤蔓的口器刺了进去,即使砍断了藤蔓,那口器依旧疯狂地吸吮着思月的血液。

  这样的情况之下,若是将那藤蔓强行拔出,思月的伤口创面极大,恐怕会流血不止。只能先想办法把思月和锤子安全带下树,也许墨诚舞有办法医治思月的伤口。

  于是我用力捏着她的人中,总算将思月从昏迷中唤醒,她甫一睁开双眼,便吃痛地捂住自己的脖颈。

  思月吃力地开口道:“琴生,我是不是要死了?”

  她失血过多,整个人看起来极为虚弱,嘴唇微微泛着紫色,显然是心脏供血不足的表现。

  我艰难地咽了咽嗓子,安慰她道:“再坚持一会儿,等我们下了树,就有办法了。”

  思月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点头道:“都怪我,要不是我在那甬道里听到了父亲的声音而擅自回头,锤子也不会被这藤蔓从空中扯下来……”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仿佛就要消散在炙热的空气之中,我着急地大喊一声说道:

  “思月,你醒醒,千万别睡过去!”

  听到我的喊声,思月的眼睫毛轻轻地抖动了一下,嘴唇微微泛青中还带着些许苍白,脸色仿佛金纸一般。

  我咬了咬牙,将思月背起来疾步朝前奔去,等到了锤子的位置时,身上满是被火烧得焦黑的痕迹,头发被火烤得根根竖起,和犀利哥有得一拼。

  锤子看起来似乎恢复了不少,嘴角扯出一抹笑容道:“这还是那个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沉帅哥吗,怎么成这副德行了?”

  看到他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稍微放心了些许,着急地说道:“思月的状况有些糟糕,我们赶紧下去吧。”

  谁知,锤子却摇头说道:“老琴,这树干全都着火了,我没你那如履平地的本事,你还是先把思月背下去吧。”

  “不行!我们一起下去!”我斩钉截铁地开口,“我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锤子嘴角的笑容似乎加深了,他摆了摆手道:“老琴,我知道你的本事大,但也不可能同时带着我和思月小姐两个人穿过火海。思月小姐现在很危险,你赶紧送她下去吧,不要耽搁了。”

  我心里一紧,锤子说得的确是实话,这么高的树干之上,没有任何可以攀爬的地方。即使我能使用道气,也只能带着一个人下去。

  于是我只好叹气道:“你说得对,我先将思月送下去,然后马上回来救你。”

  锤子笑着点头:“老琴,我等你。”

  谁知,这时一道微弱的声音从我的耳边响起:“不行……先把锤子带下去,是我害了他。”

  思月不知什么时候吃力地睁开了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锤子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说道:“思月小姐,女士优先这点风度我许开明还是明白的。况且那阴气幻化成亲人的样子迷惑我们,是人都会上当的,你千万不要自责。要是那阴气幻化成苍老师,我也一样会中招的嘿嘿……”

  我见锤子的精神不错,心中稍定,回头说道:“锤子说的没错,思月,你现在情况比较危险,我先送你下去。”

  说完,我朝锤子微微颔首,便往下一跃,脚步迅速地在着火的树干上奔走起来。

  刚开始钻心的疼痛这会儿都转变成了麻木,我的脚步越来越快,在离地面还有十来米的时候,纵身一跃落在地上。

  “琴生!”

  玲珑看见我的这幅尊容,显然吓了一跳,捂着嘴眼眶中微微泛着泪光。

  我朝她咧了咧嘴,让玲珑不要担心,然后将背上的思月交到墨诚舞的手中。

  墨诚舞沉吟着伸手,在思月的手腕之上把脉,然后看了看她脖颈上的藤蔓,潋滟的桃花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沉琴生,没想到你小子还挺怜香惜玉的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了,还把这个思月照顾得这么妥帖。”

  听到墨诚舞揶揄的语气,我并没有多说,因为思月是被无辜牵连进古墓的,照顾好她是应该的,不能让这个小姑娘平白地丧命在这里。

  况且我的心中还挂念着树干上的锤子,于是连忙开口道:“师父,锤子人还在上面,我现在必须上去救他。麻烦你在加持一下控火符篆,莫要让火焰蔓延太快。”

  谁知,墨诚舞却挑了挑眉,讶异地开口说道:“你说什么?我刚才见你人影下来,便撤了控货符篆,估计这会儿火势已经蔓延整个树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