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超度怨灵

第一百一十六章 超度怨灵

  没想到的是,这些怨魂并没有攻击我和墨诚舞,只是围绕在我们的身边,聆听着墨诚舞嘴里的口诀。

  月光下,它们面目模糊的脸上竟然露出享受的表情。

  墨诚舞拿出放在地上的酒壶,打开瓶塞,将里面的酒液洒在地上,清澈甘醇的酒香立刻蔓延出来。

  “神君在上,百鬼夜行,上开天门,下闭地户,先留人门,次通鬼路。”墨诚舞睁开双眼,淡淡地说道,“诸位已经报了生仇,喝了这杯往生酒,就可以上路了。”

  听到这句话,成百上千的鬼魂朝着墨诚舞的方向鞠了一躬,本来模糊的面容竟然渐渐清晰,露出了生前的面貌来。

  只见这些孤魂野鬼都转身,朝着西边的方向渐渐走去,不一会儿便消失得看不见了。

  “他们投胎去了。”我喃喃地说道,心里不由得十分感慨。

  墨诚舞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从地上站起来,指着槐树的底部说道:“徒弟,去把槐树的树根挖出来。”

  我认命地走到枯死的槐树下,墨诚舞显然也没有工具,所以我只能徒手去刨土。

  挖了没一会儿,泥土里却渐渐露出一只腐烂的手来,借着明亮皎洁的月色,只见这根手骨已经被槐树的根系贯穿,看起来死了好一段时日了。

  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我不由得吓了一跳,对墨诚舞说道:“师父,这儿有死人的尸体。”

  墨诚舞走过来嫌弃地看了一眼,见怪不怪地开口道:“修道之人每天都和这些东西打交道,你怕什么?”

  正常人突然看到这么多的尸体,都会害怕的吧?只有墨诚舞这样的怪人,才会面不改色。

  “怎么办,要报警吗?”我瞥了一眼,似乎这是具尸体下面,还有许多重重叠叠的尸身,无一例外被槐树根系缠绕,十分凄惨。

  墨诚舞淡淡地开口:“不用了,它们的灵魂已经往生,火化了就行。”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道原来刚才喝了墨诚舞的烈酒,携手投胎的那些孤魂野鬼,就是躺在这里的尸体来着。

  这么说,自己刚才在树干上,被恶鬼舌头勒得快断气的时候,是这些怨魂救的我?

  原来这些尸体,就是被恶鬼杀害的无辜平民,死后尸体被恶鬼埋在槐树树下,为槐树提供养料。

  怪不得这棵槐树之前会生长得这么茂盛,而且树枝都被阴气腐蚀成黑色,就是因为尸身养料的原因。

  而这些枉死的冤魂,每天要忍受自己的尸骨被槐树生长的根系贯穿之痛苦,怨气自然越来越重,却被恶鬼鬼力所压制,不能给自己报仇。

  墨诚舞手里的烈酒浇在树干之上,暂时激发了它们的鬼力,这些孤魂野鬼便纷纷挣脱了桎梏,跑到树干之上寻仇。

  所以这就叫做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那只恶鬼杀害活人埋在树下作为自己养料的时候,绝对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自食恶果,被它们反噬吧。

  看来,这些孤魂野鬼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呐。

  我摸了摸后脑勺想着,心里不再有怨言,用手奋力地挖着泥土。

  不管有多少尸体埋在槐树下,我都会将它们挖出来火化,好让它们的骨灰入土为安,也算是报答了这些怨魂对我的救命之恩。

  墨诚舞朝着我的屁股踹了一脚,正撅着屁股挖土的我立刻摔了个狗吃屎,脸贴在这些腐烂的尸体上,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让开。”她皱了皱眉头,一双潋滟的桃花眼里神色微沉地说道。

  虽然墨诚舞是个女人,但是浑身冷冽的气息让人忍不住畏惧,我叹了口气,认命地站起来。

  墨诚舞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得四四方方的黄色符纸,指尖一弹,将符纸弹到了刚才挖出的土坑里面。

  也没有听她念什么口诀,符纸便无风自燃,很快坑里的槐树根系和尸体上都燃烧起来熊熊的烈火。

  等到火焰熄灭的时候,死去的尸体已经变成了细白的骨灰,我将泥土掩盖好,又对着这个土堆拜了一拜。

  转身看着沐浴在月色下的墨诚舞,她脸上的表情隐藏在夜色中,有些模糊不清。

  我直觉师父此时的心情应该很不好,但是想不出理由,我也只能摸了摸鼻子,耸耸肩讪讪一笑。

  “琴生,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同情这些孤魂野鬼。”墨诚舞皱着眉头,语气低沉地问道。

  我理所当然地回答:“当然啊,他们被恶鬼杀死,尸体还被槐树根系贯穿,挺可怜的。”

  墨诚舞抿了抿唇,片刻后恨铁不成钢地走过来揪着我的耳朵,怒道:“我就知道,我跟你说的话,你都当成耳边风了对不对?”

  我痛呼着佝偻身体,连声求饶道:“我没有,不能对鬼魂心存怜悯之心,我都记着呢。”

  好男不和女斗,好徒弟不和师父斗,识时务者方为俊杰。

  墨诚舞这才脸色稍霁,放下手冷冷地说道:“算你懂事,师父也是为了你好。”

  “可是《正一龙虎茅山术》有说大道慈悲,普渡众幽魂……”

  我想起书上说的这句话,这么一想的话,墨诚舞好像挺离经叛道的啊。

  然而话音未落,便看到墨诚舞活动着纤细的手指,狭长的桃花眼正朝我看过来。

  我咽了咽口水,自觉地闭上了嘴,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济世为怀的大志向,毕竟我现在就连自己的性命都快要保不住了,救回玲珑保住性命,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墨诚舞瞥了我一眼,突然眨了眨眼睛说道:“难道你看上了哪个漂亮的女鬼?”

  我摇了摇头,看着地上那明显不属于我的影子,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

  “不是就好,就你那小身板,女鬼吸阳气都懒得找你。”墨诚舞微眯着桃花眼,笑着说道。

  “我有那么差吗?”好歹我也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型男一枚,没有墨诚舞说得这么不堪吧?

  墨诚舞竖着食指摇了摇道:“你不行。”

  男人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自己不行,可惜墨诚舞现在是我的师父。

  而且这个师父开起玩笑来,实在是连我这个大男人都老脸一红,所以说,墨诚舞果然是修道之人中的一股泥石流。

  离开了那片林间墓地,墨诚舞带着我在山路上行走,虽然有了道法护体,但是毕竟三天没有好好休息,我的逐渐感觉身体里升起了疲惫的感觉。

  月上中天,逐渐已经到了午夜时分,墨诚舞带着我走过一条木桥,逐渐来到山顶之上。

  看着面前破败的茅草屋,想起山下恢弘的龙虎宗道观,我难以置信地说道:“师父,你平时就住在这儿?”

  墨诚舞摇了摇头,淡淡地开口道:“不是,我平时一般露宿山间,但是你道法初成,身体还做不到辟谷和百病不侵,在外面露宿的话可能会生病,所以就带你回了这儿。”

  “露宿山间?”

  “怎么,觉得辛苦?”墨诚舞皱了皱眉头,“道家讲究的是出世苦修,要是锦衣华服,还修炼什么?”

  乱花渐欲迷人眼,道法自然,所以最紧要的是要亲近自然,风餐露宿,才能感受到世间万物的道法变化。

  我也没想要享受什么,于是推门进入这间破败的茅草屋,里面果然只有一张土炕,上面铺的还是稻草。

  “今晚你先休息一下,明天早上五点,开始修炼道法。”墨诚舞看见我神色疲惫,没有多说什么就离开了。

  看着身材姣好的师父消失在浓浓的夜色之中,估计是去哪个山头,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去了。

  我合衣躺在稻草堆上,三天没有休息好,疲惫渐渐涌上心头,我很快便陷入了沉沉的睡眠之中。

  一夜无梦,迷迷糊糊之中,耳朵上传来一阵疼痛,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