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玲珑

首页 > 玲珑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拜师学艺

第一百一十七章 拜师学艺

  睁开眼睛,只见窗外还是一片漆黑,心想这天还没亮呢,便想继续倒头就睡。

  “沉琴生,一天之际在于晨,一年之际在于春,给我起来!!“清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伴随着一股凛冽的酒香。

  “没事儿,今天周末,不用上班……”我抠了抠脖子,翻了一个身,然后突然惊醒过来。

  “砰!”墨诚舞一脚直接把我从床上给踹下了地。

  “给老娘起来!要不打断你腿!!”墨诚舞火道。

  这一下子我是彻底不困了,连忙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看着床边站着的墨诚舞,我笑着开口道:

  “师父,您这么早就起床了啊!”

  墨诚舞点了点头,漂亮的脸庞上罕见地露出一抹笑容。

  然而,她的这抹笑容却让我心里不由得毛毛的,而且顺着墨诚舞的目光看下去……

  “师父,你吃早饭了没,要不要徒弟去河里给你抓两条鱼吃?”

  我捂着裤子,男人早上正常反应而已,不过被墨诚舞看到还是挺尴尬的,只好转移话题地说道。

  墨诚舞眨了眨眼回答:“不用了,不过你这几天好像补得挺不错的嘛,继续努力。”

  说完,她手上提着一个纸口袋,朝我甩了过来,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套黑色的运动服。

  “你身上的衣服太脏了,换下来,然后到山顶来找我。”墨诚舞交代了之后,便推门离开了。

  我看了看手里黑色的运动服,虽然上衣印着一个大大的喜羊羊图案,但还是瞬间心里充满了感动。

  换好衣服过后,我快速地跑到山顶之上,果然墨诚舞已经早早地等在了那里。

  只见她穿着紧身的练功服,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勾勒得十分火爆,白皙的手上拿着满满的一壶酒,此时正仰头畅饮着。

  酒液顺着墨诚舞光洁的下巴缓缓滑落,她看着天边渐渐露出的鱼肚白,侧脸的线条似乎有几分惆怅。

  “师父,你的酒昨天不是已经倒在了土里面,给那些孤魂野鬼喝了吗?”我疑惑地问道。

  墨诚舞瞥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缓缓开口道:“早上下山去打满了,顺便给你买了这套衣服。”

  原来给我买衣服只是顺便啊,怪不得有喜羊羊图案呢,合着墨诚舞都没仔细看。

  看到我身上滑稽的大号童装,墨诚舞忍俊不禁地憋笑,笑着开口道:“抱歉,我没注意。”

  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脸上的冰霜稍稍融解,艳丽的桃花眼微微眯起,眉眼弯的像一轮月牙。

  我咧了咧嘴说道:“师父,你笑起来很好看,以后多笑笑。”

  墨诚舞总是板着一张冰山脸,好像谁欠她几百万没还一样,给人一种生人莫近的感觉。

  不过,额,好像我的的确确欠了她好几百万,而且是美金。

  她这么一笑,哪怕我穿了大号童装,也不觉得憋屈了,反正深山老林的,也没有人会看见。

  墨诚舞听我这么一说,笑意盈盈的脸庞立刻一秒变冰山,板着脸冷冷地说道:“谁跟你俩嬉皮笑脸的,赶紧滚去修炼吧。”

  果然,一提到修炼,墨诚舞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她接着说道:“要是你什么都学不会的话,就趁早下山吧。”

  墨诚舞的表情告诉我她不是在开玩笑,要是我真的很差,肯定会被她毫不留情地赶走。

  可是玲珑现在还在采薇的手上,虽然脸上没表现出来,可是我心里没有一刻放下过对她的担心。

  要是被墨诚舞给赶走的话,我到哪里去学习道法,又怎么和叶采薇他们拼呢?

  于是我心里一紧,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好的。不过要怎么修炼?”

  修长的手指指着地上一块巨石,墨诚舞淡淡地开口吩咐:“抱着它,从山上跑到山脚,再跑回来。”

  满心以为墨诚舞会教我什么道教秘法,我难以置信地问道:“师父,你没搞错吧?”

  墨诚舞拿起酒又喝了一大口,嗤笑着开口道:“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你连这点痛苦都承受不了吗?”

  我低下了头,墨诚舞说的没错,修道的路上哪有捷径可言,从针刺指尖的那一刻,我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再抬头的时候,我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坚定,三天的魔鬼训练都熬过来了,抱块石头有什么难的?

  我走过去,用尽全身力气抱起石块,然而还没有直起腰来,沉重的石块便从手上滑落,差点砸到我的双脚。

  “气沉丹田,不要用蛮力!”墨诚舞握紧了酒壶,严厉地教训。

  按照她的吩咐气沉丹田,脚上稳稳地扎了个马步,我蹲下身子,将石块从地上抱起来。

  丹田内果然传来一股热乎乎的气流,在体内悄悄运转起来,逐渐流淌到了手上。

  本来觉得沉重无比的石块,陡然间轻松了不少,我顺利地直起腰身,尝试着绕着墨诚舞跑了几圈。

  看到我轻松的样子,墨诚舞惊讶地挑了挑眉:“看来你也不是那么废材嘛。”

  我乐呵呵地笑了笑,道家的法力果然神奇,不仅能够降妖伏魔,还能强身健体。

  墨诚舞拿起酒壶喝了一口,然后才说道:“你先别得意,等你绕着这山跑一个来回,我就承认你厉害。”

  “那有什么难的?”我笑道,“师父我现在就去,马上就回来,你少喝点酒,大早上的对胃不好!”

  说完,我转身便朝着山下跑去,迎着清晨的微风,感觉身体里满是充沛的力量。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丹田里这股热热的气流便后继无力,手上的石块也渐渐变得沉重起来。

  我在心里暗忖着,难道这道气也是有限度的,用光了就需要恢复一下。

  就像锤子那家伙天天玩的游戏一样,蓝条耗尽了就需要慢慢回满,我笃定地点了点头,应该就是这样。

  因为缺少了道气的支撑,手上的石块变得越来越沉。

  对于我这样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来说,每天生活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身体本来就不强壮,甚至还有点亚健康状态。

  “好重,这起码有六七十斤吧。”我渐渐有些气力不支了,脚下就像灌了铅一样,气喘如牛。

  我看着路边软软的草地,心里暗道要不休息一会儿吧,反正墨诚舞也没有跟来。

  等到丹田里的道气恢复了,再继续上路好了,师父她一定不会发现的。

  我在心里说服了自己,便打算一屁股坐下好好休息一会儿,谁料正准备坐下的时候,墨诚舞清冷的声音便从耳边响起:

  “继续,不准停下来!”

  “妈呀,师父你什么时候跟来的。”我吓了一跳,连忙四处环顾,可根本没看到墨诚舞的身影。

  可是清冷的声音还是在耳边继续传来:“我没跟来,但是你也别想因为这个偷懒,我盯着你呢!”

  这么一说,我好像真的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监视着我,背上汗毛根根倒竖。

  墨诚舞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本事,竟然能够随时监控我的状态,还能随意和我交流。

  我认命地抱起石块,继续在山间奔跑起来,只不过因为手上的重量,我的速度已经渐渐可以和蜗牛媲美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抱着石块的我奔跑在下山的路上,视线还被它给严严实实地遮挡,老是踩到碎石之类的东西,差点摔个狗吃屎。

  身体内的力气渐渐耗尽,我的胸膛就像破了的风箱,开始急速地喘息起来。

  正在我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丹田内却终于冒出了一丝道气,身体的细胞被道气滋润,渐渐又活跃起来。

  极限之中求生存,我总算舒了口气,眼前冒着的金星也没有那么严重了。

  正在这时,耳边似乎传来了一道“嗡嗡嗡”的声音,我连忙回头,却是被吓了一大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簪中录全集 如懿传 庶女·明兰传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冷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