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鬼生崖
捉鬼生崖全文阅读

首页 > 捉鬼生崖 > 第213章 泣血杜鹃

第213章 泣血杜鹃

  “师傅,那现在我该怎么办?”

  看着自己的身边满是鬼婴儿李昊天无奈的说道。

  “对付那个鬼婴儿王啊。”

  “你退到一边去,看我的。”

  李青长本想教李昊天该如何对付这鬼婴儿王,但是看到李昊天迷茫的双眼只能打断了自己的话上前朝着那鬼婴儿王跑去。

  “真是的,话都没有说完就走了。”

  李昊天看着自己师傅跑去的地方站在原地嘟囔着嘴巴说道。

  “昊天啊,你可不能错怪你师傅啊。”

  “因为那鬼婴儿王和普通的鬼婴儿不一样,可能他觉得一时半会你可能学不会所以才自己上前的。”

  这个时候站在一旁的栾靖远听到了李昊天的嘟囔声后走上前对着李昊天说道。

  “难道不是吗师伯,不就是一个鬼婴儿吗,有什么难对付的。”

  李昊天听到这里的时候非常的诧异,因为那鬼婴儿可以说是最底层的一种存在。

  “啧啧啧,你小子跟在你师傅的身边到底学了些什么。”

  栾靖远听到了李昊天的话后失望的叹了口气,随后就告诉李昊天那鬼婴儿王的来历。

  正如李昊天所说的那样,鬼婴儿是处在阴魂最底层的存在,任何阴魂都可以轻易的解决掉他们。

  但是要知道这些早些死去或者夭折的鬼婴儿化作阴魂后都是满怀着怨恨,痛恨着这个世界。

  虽然心中有怨恨但是要知道他们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小鬼罢了,根本没办法对生人造成任何的伤害。

  可是如果鬼婴儿聚在一起的数量过多的话就不好说了,如果其中有一些生前苦行善事,但是投胎以后却是被父母给打胎死亡的鬼婴儿便会吸收同类的怨恨同时增加自身的道行。

  而那鬼婴儿的道行和自己头顶的肉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肉瘤的大小则决定着鬼婴儿王的道行,而同时也是靠头顶的肉瘤来吸收怨恨的。

  “这样啊…”

  听到了这里的李昊天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心中则是思考着栾靖远刚才对自己所说的话。

  随后李昊天抬起头朝着师傅的那边看去,只见和李青长打斗在一起的鬼婴儿王的头上的肉瘤有拳头大小。

  “师伯,那肉瘤的大小有什么区别呢?”

  李昊天盯着那边鬼婴儿王头顶的肉瘤问着身旁的栾靖远。

  而这个时候栾靖远也是随着李昊天的目光朝着那边看了过去,随后便看到了头顶着大肉瘤的鬼婴儿王。

  “就咱们身前的这个鬼婴儿王,估计也就是鬼王的级别吧。”

  栾靖远仔细的看了看那身前的鬼婴儿王后肯定的说道。

  “鬼王的级别……师伯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这次轮到李昊天惊讶了,虽然自己之前遇到了一个伪鬼王,但是自己也是勉强的可以对付。

  但是这次遇到的竟然是鬼王级别的李昊天怎么能不震惊,因为那鬼王代表着的阴魂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了。

  “鬼王而已,不要大惊小怪。”

  栾靖远听到了李昊天的语气后显得非常的不屑,随后紧接着讲到:

  “这个只不过是鬼王罢了,你师父还是可以对付的。”

  “但是你要知道有的鬼婴儿王甚至达到了修罗的级别……那真的是……”

  “好在当时那修罗的鬼婴儿王被师傅给解决了,不然的话到现在还真是一个祸害。”

  “而且在现在的年代,已经很少可以见到那么多的鬼婴儿聚在一起了。”

  栾靖远对着李昊天说了一大连串的话后才看着李昊天,发现李昊天紧盯着李青长的情况后也就没有在说话朝着那边看去。

  只见那李青长手中的桃木剑舞的是虎虎生风,而周围的鬼婴儿竟然没有一个被伤到。

  李青长的桃木剑不断的朝着那鬼婴儿王头顶的肉瘤打去,而那鬼婴儿王竟然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反击。

  直到刚才李青长收回了手中的桃木剑以后鬼婴儿王才抓住了机会快速的朝着李青长爬了过去。

  但是李青长看到了这里的时候却是诡异的笑了起来,口中念念有词道:

  “万神朝礼,一丈之余。左社右稷,不得妄惊。急急如律令。”

  那鬼婴儿自然是不知道李青长念着的咒文是什么意思,但是等到他快要快进李青长的时候却被弹了出去。

  李青长拿起桃木剑便朝着倒飞出去的鬼婴儿王追去,随后手中的桃木剑便朝着鬼婴儿王头顶的肉瘤刺去。

  这肉瘤是鬼婴儿王的道行所在,但是同时也是他暴露出来的重要弱点。

  “喝!”

  桃木剑尖锐的一面刺入到了鬼婴儿王的肉瘤之中,而那鬼婴儿却是发出了“哇”的一声坐在地上哭喊了起来。

  鬼婴儿头顶的肉瘤被刺破后一阵阵的黑气便从他的肉瘤之中飘散了出来,周围的鬼婴儿感应到了这股奇怪的异样后也是纷纷的哭了起来。

  “我曰,怎么这么吵!”

  栾靖远听到了那些鬼婴儿都哭了起来后觉得有些头痛的对着李青长说道。

  “鬼婴儿王已经死了,现在赶快把这些鬼婴儿给超度了吧,不然的话会被烦死的。”

  李青长说着就对着李昊天大声的喊道:

  “昊天,快点多拿一些黄符过来。”

  “好嘞!”

  李昊天答应了自己师傅一声后便朝着地上的背包走去,随后从里面掏出来了一大把黄符纸就朝着师傅那边跑去。

  来到了师傅的身边以后李昊天才发现这边的哭声更加的惨烈,甚至可以用刺耳来形容,听到这些声音的李昊天都忍不住的捂住了耳朵。

  “师傅,黄符。”

  李昊天将黄符塞入到了李青长的怀中后便朝着栾靖远那边走去,还不等李青长拿住怀中的黄符后好几张就掉落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的李青长刚刚的想要表现出自己心中的愤怒的时候见到李昊天已经跑了后只能无奈的念着咒文:

  “受持万遍,身有光明。八方威神,覆映吾身。天地玄宗,守备坛庭。云篆太虚,由是升仙都。”

  念完咒文的李青长便环顾着四周的鬼婴儿,随后便将那黄符丢了出去。

  被李青长丢出去的黄符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鬼婴儿王的头上,那啼哭不止的鬼婴儿王在黄符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是突然的止住了哭声!

  “升仙都!”

  李青长大声的念着,而随后那些鬼婴儿们纷纷的止住了哭声,一个个身体开始逐渐透明了起来。!

  “这就是被超度了吗?”

  李昊天还没来没有超度过阴魂,所以初次见到自己的师傅超度鬼婴儿的时候显得非常的惊讶。

  一旁的栾靖远同时脸上也挂着震惊的样子,因为自大小李青长的道术便在自己之下。

  面对着如此之多的鬼婴儿栾靖远都没有把握一次将他们给超度,而李青长竟然一下子就这么大的手臂,所以此时的栾靖远和李昊天的脸上同时挂着惊讶的神色!

  眼看着那些鬼婴儿越来越透明的时候李昊天为自己的师傅捏了一把汗,但是随后发生的事情却是让李昊天大吃一惊!

  只见李青长正在超度鬼婴儿的时候一阵声音穿透耳朵传来“布谷,布谷!”

  在这个声音传到了李昊天耳中的时候那声音的主人便来到了李青长的身边,站在远处的李昊天却是瞧得真切。

  那出现在自己师傅头上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直杜鹃!而这个杜鹃在空中的时候竟然从他的身上滴落下来了一滴滴莫名的液体!

  “啊——!”

  正在超度的李青长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而随后就地一滚就朝着一旁躲去。

  在李青长躲开了那液体滴落在了李青长刚刚所在的位置,而那附近的鬼婴儿却是遭了灾一个个的魂飞魄散!

  “什么东西这是…血!”

  李青长伸手将脖子上面灼热的东西用手擦掉后放在自己的面前看了眼后才疑惑的喃喃道。

  但是与此同时那周围的鬼婴儿却是发出了一阵阵的哭声,那杜鹃从空中径直的朝着那些发出哭声的鬼婴儿飞去!

  杜鹃飞到了鬼婴儿的身边后便在地上蹦蹦哒哒的朝着那边的鬼婴儿走去,随后张开了自己尖锐的嘴巴将那鬼婴儿给吞入到了腹中。

  将鬼婴儿给吃掉后那杜鹃仿佛是没有吃饱一般,眼神之中流露出贪婪的神色就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鬼婴儿走去。

  一口一个便将那周围的鬼婴儿给吞入到了腹中,而这个时候那杜鹃经过李青长的身边后李青长才拿着手中的桃木剑朝着他砍去。

  刚才在需要几分钟就可以将那些鬼婴儿给超度了的,但是却是被杜鹃鸟这么一打扰却是以失败告终!要知道超度那些鬼婴儿李青长可以费了好大的力气,这下子全部泡汤了。

  “布谷,布谷!”

  “杜鹃鸟……血!”

  “平南,这是泣血杜鹃!”

  李青长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那边的栾靖远大声的喊道。

  而栾靖远这个时候自然是听到了李青长的话,随后便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掏出了黄符朝着那边赶了过去。

  这个时候那李昊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自己的师伯朝着师傅那边赶去的时候自己也便是跑了过去。

  当时李昊天在赶过去的时候看到了栾靖远来到了李青长的身边后两个人便各自将黄符上面插上了一张黄符,而随后他们便追赶着那只杜鹃朝着山林的深处跑去。

  “师傅,师傅,等等我。”

  李昊天看着那渐渐消失在自己视线内的师傅和师伯两人后便气喘吁吁的依靠在一棵树上大声的喊道。

  可是栾靖远和李青长却是已经跑远了,李昊天没有办法只能站在树下等待着两个人回来。

  “桀桀桀!!!!”

  突然一个奇怪的笑声从李昊天的身后传来,听到这个声音的李昊天一个激灵便是转过身子朝着自己的身后看去。

  当李昊天转过身子看到了身后的东西后忍不住的朝着后面退了一步,而随后慌忙的朝着身上摸去!

  出现在李昊天面前的东西不是别的,而是一个和大树一模一样肤色的怪物站在树边,如果不是李昊天眼神好的话还发现不了这个怪物。

  只见这个怪物发出了笑声以后便朝着李昊天走了过来,等到他从树下的阴影下走了出来后李昊天才发现在他的手中竟然拿着一把一人多高的铁铲!

  这时候李昊天慌忙的朝着自己的身上摸去,但是身上除了自己穿着一身的衣服根本没有任何可以拿在手中的东西。

  而李昊天也想到自己因为刚才着急追赶自己的师傅和师伯那背包内的黄符也被遗忘在了之前的山路上。

  现在的李昊天尽量为了不激怒那怪物所以站在原地没有敢有太大的动作。

  可是那怪物却仿佛是看小丑一般的看着李昊天,而随后见手中的铁铲杨了起来就朝着李昊天这边快步的追了过来。

  “我去你奶奶的。”

  李昊天骂了一句后便拔腿就朝着远处跑去,但是那怪物的速度奇快,为了不让他追上自己李昊天带着那怪物在山林内转着圈子。

  “桀桀,小子……你要和我玩游戏吗。”

  那怪物再次的发出笑声,而随后便突然加快了速度,随后她便出现在了李昊天的身后。

  怪物出现在了李昊天的身后后手中的铁铲便朝着李昊天狠狠的敲了过去,李昊天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劲风便猛地低下了自己的头,但是逃跑的速度却是未曾慢下来一下。

  那怪物手中的铁铲从李昊天的头皮上面滑过,随后便砍在了一棵大树上面。

  李昊天借着这个机会从山林里抛了出来,而那怪物则是因为铁铲卡在了树上废了好大的功夫才将铁铲给拔了出来。

  但是李昊天却是已经回到了自己之前呆过的山路上面,那装着黄符的背包更是近在咫尺!

  这个时候李昊天露出了会心的笑容,而双手则是朝着地上的背包抓去。

  “嗖!——”

  破空声从李昊天的身后传来,而李昊天听到了这个声音后却是吓得跌倒在了地上,整个人趴在背包的上面倒在了地上。

  等到李昊天抬起头后才发现那铁铲竟然刚刚从自己的头顶划过,如果不是自己跌倒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身首异处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李昊天掏出黄符便朝着那怪物丢去,从刚才开始李昊天就非常的憋屈,如果不是没有家伙什在手的话早就干掉了那怪物,还怎么会被他追着漫山遍野的跑路呢。

  此时拿到了黄符的李昊天便直起了自己的腰杆,被李昊天丢出去的黄符同时念着咒文:

  “洞中玄虚,覆映吾身。万神朝礼,精怪忘形。皈依大道,由是升仙都。中山神咒,度人万千。斩妖缚邪,由是升仙都。以演洞章,安笔乃书。急急如律令。”

  那黄符落在了追赶过来的怪物身上后便发出了爆炸声,而李昊天更是趁着这个机会朝着怪物那边靠近。

  刚刚被黄符给打蒙的怪物还没有回过神来却是看到了李昊天来到了自己的身旁,而随后李昊天的拳头就朝着自己的脸上打来。

  “喝!”

  在李昊天靠近那怪物的时候拳头便打在了他的脸上,而怪物的鼻子更是被李昊天的拳头给打塌了。

  “找死!”

  那怪物被李昊天打了几圈后回过神后便朝着李昊天的脖子抓去,但是李昊天却是朝着后面退去躲了过去。

  但是那不远处的铁铲却是突然的朝着李昊天这边飞来,李昊天看到这里便抬起腿朝着那朝着自己飞来的铁铲踢了过去。

  空中的铁铲被李昊天踢中后便朝着地上掉落而去,可是那怪物却是跑了过来拿起地上的铁铲就朝着李昊天扑去!

  “皈依大道,道炁常存。丹朱口神,由是升仙都。三界侍卫,覆护真人。罗千齿神,证我神通。香爇玉炉,保卫诵经。视之不见,度人万千。幽冥将有赖,元始玉文。心神丹元,五炁腾腾。”

  李昊天大声的念着咒文,随后便将手中的黄符朝着那边跑来这边的怪物丢去。

  “香爇玉炉,役使雷霆。诵持一遍,役使雷霆。三界侍卫,对仗纷纭。体有金光,秽气分散。香爇玉炉,尘劳溺可扶。鬼妖丧胆,一丈之余。”

  生怕黄符威力不够的李昊天再次的念着咒文,而随后

  “鬼妖丧胆,覆映吾身。太上台星,五炁腾腾。回向正道,魄无丧倾。真灵下盼,侍卫我真。”

  随后在两张黄符都落在了那怪物的身上后李昊天看到他竟然还朝着自己这边扑来,而这个时候的李昊天同样的拿出了黄符朝着那怪物跑去。

  在怪物和李昊天接近的时候李昊天将手中的黄符连同那之前黏在怪物身上黄符纷纷催动,那怪物的身体顿时四分五裂起来!

  砰——

  怪物的身体因为黄符发出了巨大的爆炸,怪物的身体更是四分五裂起来,一块块的碎肉炸飞到了空中,有的则是挂在李昊天的身上。

  “呸!”

  “臭死我了。”

  李昊天看到怪物死去后便将自己身上的碎肉小心的捏起来丢在了地上,随后发出了恶寒的声音道。

  刚刚将怪物给解决掉的李昊天突然听到了“布谷”的叫声传来,抬起头朝着天空看去才发现从山林那边飞来了的杜鹃。

  在杜鹃的下来则是不停追赶着的李青长和栾靖远,两个人一个在准备着黄符,另一个人则将桃木剑朝着那空中的杜鹃丢去!

  桃木剑从地上射到了空中的杜鹃鸟身边,而那杜鹃鸟想要加快速度,但是因为在空中的缘故再加上栾靖远的力道非常的大所以那杜鹃还没有来得及逃脱便被桃木剑击中。

  “布谷,布谷!”

  发出了惨叫声的布谷鸟落在了地上,同时一滴血液从空中抛洒了过来落在了李昊天的眼睛上面!

  “啊!”

  李昊天感觉到有东西掉在了自己的眼睛上面,但是还没有等自己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左眼却是传来了疼痛的刺痛感。

  李昊天发出的惨叫声惊动了那边的李青长,看到李昊天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眼睛后便慌忙的赶了过来。

  “昊天,松手,松手!”

  看到李昊天捂着眼睛李青长便是拉着李昊天的手臂,但是李昊天却是非常的用力李青长自己一个人根本拉不开。

  “快点过来帮忙。”

  李青长对着那边的栾靖远喊道,随后两个人便朝着李昊天的手臂拉去。

  “师傅,疼!”

  李昊天的手臂被强行的拉开,这个时候李浩天却是声音低沉的喊道。

  朝着李昊天眼睛看去的李青长却是呆住了,只见李昊天的左眼已经腐烂了起来,一滴滴的脓水从眼睛里流了出来。

  “师兄,现在怎么办啊。”

  “别急,我想想。”

  “我能不着急吗,那可是泣血杜鹃的血啊,你快想想办法。”

  李青长对着栾靖远嘶吼道,随后就安慰着李昊天,但是躺在地上的李昊天只感觉到了钻心的疼痛却是没有听到自己师傅的话。

  “有了,有了。黄符给我一张。”

  栾靖远对着李青长说道,随后便看到李青长从地上捡起来了一张黄符递给了栾靖远。

  “凶秽消散,惟道独尊。真灵下盼,不得妄惊。”

  “急急如律令,散!”

  将黄符放在了李昊天的眼睛上面后栾靖远便念着咒文,而李昊天强忍着眼睛传来的刺痛突然感觉到那黄符中仿佛是有东西朝着身体内钻去,而眼睛的刺痛也是缓清了很多。

  但是刺痛的感觉却还是存在,可是并没有之前那么的难受了。李昊天的眼睛也可以勉强的睁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推荐小说:点阴灯 阴人墓

在线看小说 官场小说 捉蛊记 鬼吹灯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