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69章 天空69

  程厚臣对顾南亭有怎样的考验,是属于男人间的约定,程潇没有过问,她所关心的是,“我在中南虽然也是飞来飞去不见人影,但毕竟人在国内,总好过在yg就职不便回国。我不能常回来,你寂寞怎么办?”

  程厚臣确实舍不得女儿,可他有自己的考量,“随着年纪的增长,程程,需要你承担的会越来越多,要随心所欲地生活,会越来越难,趁现在年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爸爸还不算太老,儿女绕膝的生活等得起。”

  可现在他最爱的女人不在了,他是孤身一人,也不如当年她读书时年轻,程潇是真的放心不下,她依偎在她爹身边,“你怎么为难他都行,就是不能为难自己。老公可以换,老爸只有一个。”

  程厚臣轻笑,“老公也是一辈子一个好,能不换就不换。”似乎是不希望程潇有所顾虑,他说:“你妈这一走,把我心里的一些东西也带走了。除了送你出嫁,爸爸这辈子没什么想法了。我留在家里,陪你妈,等你。”

  程厚臣和肖妃离婚时,程潇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愿意他们各自再组建家庭。如果可能,她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复合,和彼此在一起。现在肖妃走了,想到日后程厚臣要一个人守在空荡荡的家里,她作为女儿,于心不忍。然而,让她接受倪一心,程潇也做不到。她很直接地说:“只要不是那个人,你续个弦,我妈不会怪你的。”

  程厚臣笑了,“我知道她不会怪我,是我不想了。”他揽住女儿的肩膀,“经历过失而复得后,爸爸再接受不了别的谁了。”

  程潇承诺,“我会早点回来陪你。”

  程厚臣点头,“好,爸爸等你。”

  程潇走的那天,依然是乘坐中南航空的航班,在头等舱满坐的情况下,她进入了驾驶舱。

  登机的顾南亭见到她,把手中精致的餐盒递过来,“萧姨给你做的甜点。”

  赴任的程潇对酸奶蛋糕毫无抵抗力,她甚至都没分享给副驾驶一块,通通吃掉。

  见她像小猫一样舔手指,顾南亭失笑,“还有一份,下机再给你。”

  程潇叹气似地说:“除了舍不得老程,最怀念的应该只剩萧姨做的甜点了。”

  顾南亭也不介意她对自己的冷落,表态,“想吃了我随时给你送。”

  想吃蛋糕,千万里……没问题,开飞机给你送!副驾驶终于体会到了作为航空公司老总的任性和牛逼。

  一切就绪,飞机接到起飞指令。顾南亭稳稳地操纵飞机滑跑。当飞机顺利起飞,完成爬升,在9500米的高度巡航,顾南亭递给程潇一个本子:“这里面记录了我在执飞过程中遭遇的所有特情,没事的时候翻翻。”

  这对飞行员而言,是非常珍贵的资料。程潇如获至宝,“捂得真严,现在才给我。”

  顾南亭以玩笑的口吻说:“这是传内不传外的东西,不到关键时刻当然不能轻易拿出来。”

  如果程潇继续在中南工作,他有很多时间和机会给她指导。现在,她要单飞了,顾南亭只能给她一些书面的材料,希望对她日后的飞行有所帮助。程潇明白他的用意,她没再抬杠,认真地说:“我会好好学习。”

  顾南亭没说一句嘱咐的话,只回应了一个字:“嗯。”

  副驾驶终于忍不住了,他说:“顾总,坊间传您今天执飞是为了亲自送女朋友到yg航空公司就职,您怎么没一点伤感的情绪?”

  顾南亭神色不动地纠正他,“是未婚妻。”然后又说:“我伤感就能留下她吗?”

  副驾驶看向程潇,“程机长你呢?”

  “别忘了我们是航空人,想见面不过就是飞一趟的事儿,有什么可伤感?”程潇眼底有淡淡的笑意,“不会是你在担心顾总会在我离开后移情别恋,要帮我看着他吧?”

  副驾驶身为男人心里是这么想的,却不敢说,“顾总当然不会。只是,距离有了美没了的道理也是传颂了很多年。”

  程潇前倾身体,朝顾南亭靠过去,手搭在他肩上,“你会吗?”

  顾南亭回头,视线落在她清澈明亮的眼睛上,“你说呢?”

  这么直接的虐狗方式,让副驾驶不想和他们说话了。

  十个小时的飞行时间竟然很快过去,当中南的航班在y国降落,顾南亭亲自把程潇送到yg航空公司。他伸手和yg总裁握手,像交代一位老朋友似地说:“有劳费心。”

  yg总裁打量面前的年轻人,从他漆黑的眼底发现许多情绪,他用不太标准的中文笑言:“她才来报道,怎么我就有种你要把她抢回去的错觉。”

  顾南亭淡淡一笑,“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那不是错觉。”

  “看来程提醒我小心提防是别有用意。”yg总裁挑眉,“我等着你的挑战。”

  离别时,顾南亭摸摸程潇的脸,那么坚定地说:“等我来接你。”

  “好。”语落之时,程潇上前一步,惦脚吻上他的唇。

  顾南亭搂紧她,加深了这个吻。

  当顾南亭操纵着带有中南航空标志的飞机离场,程潇挂上yg航空的工作牌,正式以yg飞行员的身份进入工作状态。程潇顺利通过了yg的一系列考核,在两个月后开始独立带机组,满世界飞。

  与在中南不同,程潇从那时起,身边没有了无限包容和提携她的顾南亭,更没有像智囊团一样存在的乔其诺兄长般帮衬照顾她了,连可以斗嘴解闷的夏至也因忙碌无法常联系。程潇的生活似乎只剩严谨的飞行、层出不穷的追求者,以及无尽的思念与惦记。

  远在g市的顾南亭却在程潇最初离开的一段时间里没有明显的举措。程厚臣的助理都纳闷,“您虽然没有给他期限,可航空业不比其它,要在三五年前有所破突不是件容易的事,他怎么还不抓紧时间?”

  程厚臣和顾南亭一样沉得住气,他心中有数地说:“他的中南在国内航空界确实能排得上前三,且有良好的安全纪录。但和世界排名前三的yg相比,差距不小。他不好好筹谋一下,别说三五年,三五十年也未必能超越yg。”

  助理皱眉,“程总,您给的这道题会不会太难了点儿?”

  程厚臣喝了口茶,不急不缓地说:“他都没认为难和我讨价还价,你操什么心?”

  于是,助理只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顾南亭了。

  顾南亭身为“考生”,当然是有压力的。但为了程潇,为了向程厚臣证明,他除了爱,还有能力给程潇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他一个“不”字都没有说,只要求自己竭尽全力。

  乔其诺和程厚臣的助理一样,皇帝不急太监急。见顾南亭送走程潇后,没有马上大杀四方,竟然也有些坐立难安。他和夏至说:“会不会压力太大,顾总不知道从何下手了?”

  夏至似有不满地瞥他一眼,“在你心里,他不是无所不能吗?”

  乔其诺不会和她一介女流计较,他说:“你应该看得出来,程潇和他是认定了彼此的,在一起只是时间问题。既然这样,他越晚通过老爹的考核,他们两个就被耽误得越久。这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是关乎着他和程潇的幸福。”

  夏至添油加醋:“那他更应该拼尽全力。否则耽误了程潇,老爹更饶不了他。”然后她想起来了,“老爹说了,他的心理预期是三年。所以,三年之后见分晓。”

  顾南亭给自己的时间也是三年。然而,要在三年内令中南快速发展起来,跻身世界航空业前三,几乎是一个不可能达成的任务。于是,他按兵不动的时间里,确实是在筹谋。筹谋如何让中南保持现在这种没有包袱的状态,又能有效扩大。

  当他把一份自己亲自完成的详尽的计划书交给乔其诺,准备开始动作时,乔其诺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一样。在他看来,即便最终未能按计划达成,中南也将是前所未有的突破。

  顾南亭却说:“我输不起。”言外之意,要万无一失。

  而为了确保没有丝毫闪失,在计划实施的前期,顾南亭几乎事必躬亲。他也必须亲力亲为,因为,当他把计划提出来,就遇到了来自于中南高层的阻力。基本全公司的高层都认为他太激进,持反对态度。在他们看来,中南现在发展平稳,是很好的状态,根本没必要“顶风冒雨”前行。

  顾南亭承认按计划操作,无疑是让现在稳步前行的中南跑起来,确切地说,是奔跑。但是,程厚臣的考验摆在那里,他又在制定计划时看到了此前没有看到的前景,他异常坚持。那场会议持续了很久。会议期间,面对高层们层出不穷的质疑和疑问,顾南亭一一解答,直到最后无人发问。面对他考虑周全,没有任何纰漏的计划,他们终于哑口无言。

  计划实施起来却并不容易。依中南现阶段的运力,要申请新航线,必须要定制新飞机。而新飞机的定制除了需要资金外,还要时间。顾南亭最缺的就是时间,所以他一面与萧氏、商氏等几大集团公司达成合作,合资开发新航线外,在排位等飞机时,采取了租赁的形式。这样的灵活转换虽然在短期内降低了利润空间,却让他顺利地拿下了几大国际航线。

  除此之外,中南又相继推出了“高端定制”等旅游特色服务,为中南开拓了一片此前没有公司涉猎的高端市场。然而这些,都在程厚臣的预料之中。在他看来,中南要和yg抗衡,不可能在现阶段直接对yg出手,而是先要让中南迅速壮大,跻身航空业的龙头老大。否则,顾南亭敢不自量力地直指目标,不被yg反收购绝对是奇迹。

  老谋深算的程厚臣在摸清了顾南亭的套路后,不仅没有给予鼓励或支持,反而再次给他制造了难题。当乔其诺发现,明航开始全面复制中南的方案,明目张胆地和中南抢占市场份额时,明航和程安已经成为了战略合作伙伴。

  程安集团资金雄厚,是萧氏和商氏都望尘莫及的,得到了程安的支持,明航根本是顺风顺水。中南要和它一较高下,难度无形中上升了几个段位不止。顾南亭佩服准岳父的机关算尽,同时他也感觉到了,程厚臣这一次是非要令他抽筋剥骨不可。

  那么,顾南亭就让他看到自己的真心。他没有示弱,更没有求饶,边与明航争行业第一,边继续推进自己的计划。直到中南排位的飞机陆续投入使用,明航发现,即便有程安的支持,他们还是被中南甩开了些许距离。

  顾南亭是怎么做到的?原来,他不仅和萧氏和商氏这些有实力的大集团合作,还与业内几家排名靠后的航空公司建立了合作。面对那几家公司长期客不满导致赢利过低的现象,中南选择性地把自己公司的客源分了过去。既让乘客享受到了优惠的机票折扣,又让中南赚取了部份机票差价,还给那些公司留下了足够的利润空间,实现了三方共赢。

  于是,在程潇作为yg机长一次次上航线执飞时,顾南亭在无数个夜里加班研究乔其诺的调研报告,然后约见那些公司的负责人,不辞辛苦地促成合作。当中南成功收购了那几家公司,成立集团,成功上市时,时间过去了两年半。

  在此期间,他与程潇是见过面的。除了每年肖妃忌日程潇会回到g市,与他一起执飞,带程厚臣飞林江河。另外,程潇每次执飞g市时,顾南亭都会尽可能地赶到机场。可是,为了早日接程潇回来,顾南亭一刻都不能松懈,所以,除了匆匆一见外,他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程潇相处。不过,对于她爱吃的酸奶蛋糕,他倒是常常给她空运过去。每每程潇收到空运的甜点,总有无数羡慕的眼光。而她无名指上的钻戒,也让觊觎她的男士们望而却步。

  程潇到底是程潇,不同与寻常女子。在顾南亭为自己而努力时,她没有拖他后腿。有那么几次,顾南亭被工作绊住无法赶去机场,她扛住思念在电话里说:“没关系,下次我再等你。”

  然而,这个下一次,竟然是九个月后。在这九个月里,顾南亭主事的中南终于向yg出手。当所有业内人士都以为,以特色高端服务领军国内航空的中南会发挥所长,攻向yg弱点时,中南携旗下十家子公司硬和yg抢占起了国际航线客流。

  中南的快速成长,让yg航空对它不敢小觑。可惜的是,yg航空的总裁和绝大多数人一样,确实没有想到顾南亭敢和他们硬碰硬。久经商场的他几乎是信心十足地说:“中国中南是靠特殊渠道客流量确保利润,我们则是业内传统渠道客流量最为领先和稳定的,他们发展再快,和我们相比,也只是取长补短。”

  他说得没错,中南确实是以豪华包机、旅游包机等特色高端的服务项目领军国内航空界。yg则是凭借多年来良好的安全纪录,无可挑剔的机上服务保持着传统渠道客流量稳定的局面。然而,令yg航空意外的事,在这一场对垒中,顾南亭摒弃了自身的优点,用十家子公司分别拥有的航线,分散yg的传统客流。意思是,你yg从a城飞g市,没问题,中南也有从a城飞g市的航班。你八点飞,没问题,中南七点五十有一个航班,可能八点半还有一班机。除此之外,在服务质量有增无减的情况下,中南的机票还恰到好处地比你yg低那么一点点。

  起初三个月,yg的传统渠道客流量确实被分散了一些。但中南也因客不满,机票价格又相对较低,亏损严重。在这种两败俱伤的情况下,yg为了稳固现有传统客流量,不得不采取下调机票价格等措施试图令中南知难而退。与此同时,他们试图发展特殊渠道的客流,以填补传统渠道客流量下降带来的利润损失。

  却来不及了。经过两年多的筹谋准备,中南几乎在特殊渠道形成了垄断。只要提起包机等特色服务,差不多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中南是首选。

  再六个月,yg航空的特色服务尚无起色之时,他的传统渠道客流已经骤减了六成。程厚臣直到这个时候才看明白,顾南亭使用的策略是:先建立与对手不同的强项,再不顾一切向对方的强项进攻,一旦对方坚持不住,他的强项就会被无限放大。也就是说,当中南旗下的子公司不惜亏损运营和yg抢客流时,中南的根本丝毫没被动摇,持续赢利的高端特色服务撑起了整个集团的资金流动。

  九个月的不间断冲击,终于让yg的股票跌到涨不起来。可是,即便如此,yg依然不肯妥协接受收购,而是不放弃地四处融资试图保住yg。中南此时已经掌得很辛苦。眼见顾南亭迟迟达不成心愿,萧熠迅速筹措了十个亿准备注资中南,商亿也开始抽调资金,以备顾南亭不时之需,他却异常坚定地说:“一个月,我不信他能撑过一个月。”

  结果当然是顾南亭打赢了这一仗。因为中南的迅速成长,因为他在强大后敢与yg抗衡,因为yg现状不乐观,没有一家公司愿在这个时候助yg一臂之力。

  终于,在程潇离开中南三年零四个月时,由于yg客流量的减少,她已经不那么忙了。听闻yg同意接受中国中南收购的消息,程潇给乔其诺致电,语带笑意地询问,“不会要来yg谈合作的中南代表是你吧?”

  乔其诺笑起来,“这种事,顾总不出面的话,当然是我来。”

  程潇就笑了,“他够拽的,把人家杀了个片甲不留,最后也不顾全下人家的面子。”

  乔其诺则说:“谁让yg骨头太硬,坚持了这么久,耽误了你和顾总团圆。”

  中南却并未对yg实施全面收购。yg是一家老航空公司,规模确实是业内老大,然而,它的资产负债也十分可观。经过评估,收购它反而会令中南背上包袱。于是最终,中南在注资yg享受一定的控股权的同时,选择了yg拥有的发动机单晶叶片核心技术,与yg合资成立了一家新的航空公司,取名“南程”,乔其诺受顾南亭指派任“南程”执行总裁。

  鉴于合同规定,乔其诺在进行人员调整时,把程潇调到了南程航空。再然后,顾南亭顺理成章地把程潇要了回去。电话里,他对乔其诺说:“她该回家了。”

  乔其诺的回应是,“她说了,要在回国前,把疗养假先休了。”

  休疗养假?此前两人通电话时,她并没有提起。顾南亭坐在g市中南总部的办公室里翻看日历,他惊奇地发现,此时正是正常的时间轨迹里,他们发生时间错位前,程潇因自己的表白和冒犯,突然提出休疗养假的时候。

  面对她的拒绝和避而不见,正常时间轨迹里的顾南亭在电话里向她道过歉后,恳求她:“程潇,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追你。”

  当时,程潇沉默了很久,在他忍不住要再表达些什么时,她说:“等我想想。”

  那是正常的时间轨迹里,程潇留给他的希望。今时今日,错位的时间里,他们再次走到了这个时间点。顾南亭坐在办公室里,内心波澜四起。

  又一个七年过去,在顾南亭通过了程厚臣的考验,即将迎回程潇时,竟然又要经历一次这个时间点。他忽然有些害怕,节外生枝。

  程潇的手机却在这时关机了。三天后,在马代悠闲度假中的她刚回到酒店房间,一股熟悉的气息自身后而来。她还没来得及转身,人已经落在对方怀里。

  热烫的吻落在她脸颊,用力的手臂搂在她腰际,那个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在她耳廓不容拒绝地宣布:“无论你想想的结果是什么,程程,你今生只能唯我所有。”

  确定他也记得那通电话,程潇回身搂住他,回应,“从前,我舍不得做太狠,总想着留一条路走回你身边。现在,我更狠不下心不要你了。”

  顾南亭把她抵在门上,毫不迟疑地狠狠吻上她,似乎是要把遗落了三年的亲密和滋生到满溢的思念,用行动告诉她。

  当时间重合,程潇终于可以确定,两个七年的深情,自己成为了他不可失去的人。至于顾南亭,对于时间“恩赐”的这场考验,他说:“那些我遗失的关于你的记忆,时间让我自己捡起来。”

  时间没有和谁过不去,只是让他们自己发现它背后的秘密。既然程潇不要他的对不起,可以,顾南亭就给她,他全部的爱,像云朵眷恋天空一样,把她铭心刻骨。

  当程潇回国,顾南亭终于被允许进入程家。坐在客厅看报的程厚臣看见他,语气平常地说了一句:“回来了?”

  不是“来了”,而是“回来了”。顾南亭闻言几乎热泪盈眶。他端过程潇递过来的茶杯,双手端给程厚臣,语气恭敬地说:“爸,喝茶。”

  程厚臣嘴上虽说:“叫早了。”手上却接过了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口。

  顾南亭感动地说:“谢谢您原谅我。”

  程厚臣放下茶杯,视线再次回到报纸上,也不知道话是对顾南亭的,还是对程潇,“yg上任执行总裁追过你妈,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所以,他给顾南亭设的难题,有为自己出气的意思?程潇眼看就要跳脚了,顾南亭按住她的手,语气平静地说:“以后再遇到您不方便出面的事,爸,我来。”

  因为这句承诺,当程厚臣准备退休,顾南亭理所当然地成为他的接班人,接管了程安集团。尽管依然被称为“顾总”,却是涉猎了一个全新的行业。而那时稳居航空界第一的中国中南航空则由程潇任执行总裁,兼总飞行师。夏至也在那时有所成就。她不仅把“传承时代”做强做大,更为了怀念肖妃,创立了“‘妃’比寻常”品牌,引领了图书行业的发展。

  当一切尘埃落定,有一天程潇突然想来,“当年经历时间错位时,我们是身体和记忆同时过来的,还是仅仅是有记忆?如果身体也过来了,我到底几岁了啊?”

  这个问题确实也困扰过顾南亭。但当他发现拥有四十年记忆的他,身体一如三十岁时那样棒,他已经不关心这些了。于是,他把程潇手中的杂志抽走,抱起她上楼:“你的问题倒是提醒了我,依你我的年纪,该是造人的时候了。”

  程潇边笑边挣扎,“爸爸还在书房啊,你能不能收敛点?”

  顾南亭用力亲了她一下,替程厚臣表态,“他更急着抱外孙呢。”

  程厚臣年纪不小,耳力却不错,闻言他老人家默默地关上了书房的门。

  网络正文完。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