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63章 天空63

  凭借坚强的毅志力,肖妃扛过了这个冬天。为了让她更多地感受家里的温暖,除了必要的治疗在医院进行外,平时大多数时间她都是留在家里由家庭医生和程厚臣照顾。而她的归来,令一向冷清的程家热闹和温暖起来。她和程厚臣复婚那天,连李嫂都哭了,她说:“太太,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

  肖妃是个坚强的女人。她不愿让自己的病痛影响到身边的人,而她更是以身作则始终保持乐观的心态。此情此景,她以玩笑的口吻说:“你也是功臣呢,听程程说,你是她的眼线。”

  李嫂也不介意程厚臣在场,抹着眼泪说:“反正小姐问我什么,我就实话实说。”

  程厚臣苦笑,“幸好我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否则程小姐得第一个不要我。”

  肖妃打趣他,“出格的事未必要在家里做。”

  复了婚,有法律保护了,程厚臣胆子大了些,他闻言恍然大悟似的,“你不提醒我都忘了。”

  肖妃抬手揪他耳朵,施以家法,“你是想复婚第一天就睡客房吧。”

  程厚臣笑着抱住她,“老婆饶命!”

  **********

  顾南亭有意给程潇放个长假,却被拒绝了。她说:“我妈那个人要强惯了。如果我放下工作留在家里陪她,反而会让她有心理负担。这个时候,她更希望我和老程都放松下来,别拿她的病当回事。”

  到底是二十几年的夫妻,程厚臣了解自己的妻子,他除了周末外,工作日都会去程安半天,处理集团事务,其它时间才用于陪肖妃治疗。至于晚上,他早已不出席任何应酬。现在肖妃回来了,他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守着老婆了。

  既然这样,顾南亭调整了程潇的排班,让她如常上航线,但尽量不在外场过夜,像个普通上班族一样,争取保证每晚都能回家。

  对于他的体贴,程潇回以一吻。

  顾南亭却抱着她说:“伯父伯母都复婚了,我们什么时候领证?”

  程潇想到每次他被留下吃晚饭后,舍不得走的样子,提议:“要不你今晚留下来?”

  顾南亭却还是很怵程厚臣,不敢在没结婚的前提下留宿程家,所以他说:“我还是回去吧。”

  **********

  春节期间,顾南亭和程潇没像往年那样都上航线,而是安安心心地放了个假,和家人团聚在一起。顾长铭得知儿子求婚成功和肖妃的病,主动提出拜访程厚臣。

  程厚臣虽然面上对顾南亭不如肖妃热情,心里却早已认可了他。所以,当顾南亭亲自登门询问他的意思,他说:“也好,我还没见过你爸爸。不过,你伯母身体不好,现在天气太冷,医生不建议她常出门,你爸爸没意见的话,就请他到家里来吧。”

  顾长铭也是这个意思。于是,大年初六,他携妻带女来程家给顾南亭提亲来了。

  别看平时程厚臣对顾南亭没有好脸色,面对顾长铭时,两个在商场沉浮了多年的男人倒是相谈甚欢。聊到最后,当顾长铭说:“我那小子有多喜欢程程就不用说了,我和素素也希望程程早点嫁给来。不过,还得看你和程程妈妈的意思。”

  程厚臣都没直接驳回,而是叹着气说:“她妈妈现在的心愿,应该只剩看女儿出嫁了。”

  顾长铭明白他这是答应了,叫来顾南亭说:“还不快来谢谢你岳父成全。”

  顾南亭眉宇之间皆是笑意,他说:“谢谢爸。”

  顾长铭难得见他傻乎乎的样子,笑骂道:“冲我说有什么用,去对你另一个爸说。”

  顾南亭毫不掩饰喜悦之情,对着程厚臣说:“爸,谢谢您。”

  程厚臣板着脸:“现在改口急了点。”

  旁边不远处和萧素聊天的肖妃闻言说:“南亭你别叫他,什么时候他给了改口钱你再叫,给少了都不行。”

  亲家面前,程厚臣也不遮掩,他哼一声,那么傲娇地说:“他敢!他巴不得给我点改口钱,求我让他改口。”

  顾长铭也不生气,添油加醋地说:“他有多急,全世界都看出来了。”然后不惜在程厚臣面前揭儿子的短,“等他和程程结婚了,估计一天都舍不得程程回娘家。”他说着径自笑起来,“要不干脆让他结了婚在这边住算了。”

  顾南亭明白父亲虽然是玩笑的口吻,心里却是认真的,为的是给程潇更多的时间陪肖妃,免得她出嫁了,程厚臣和肖妃舍不得。但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叫了声,“爸!”有阻止的意味。

  程厚臣却很满意似的说:“那也行。”

  肖妃憋不住乐了,她对萧素说:“他就是舍不得女儿,就等你们这句话呢。”

  萧素也笑,“女婿是半子,南亭留在这边也是应该的,反正他啊,凡事都听程程的。”

  顾南亭无声地笑,“我这不都是学我爸和我岳父嘛。”

  **********

  楼上程潇的房间,萧语珩静悄悄地翻看嫂子的成长相册,一副文静安宁的样子。

  程潇有点不习惯她的安静,忍不住问:“怎么闷闷不乐的,生我气呢?”

  萧语珩也不抬头,只说:“没有啊。”

  程潇刨根问底,“是没有闷闷不乐,还是没有生我的气?”她凑过去,“让我猜猜,应该是想你家冯晋骁了吧。”

  萧语珩没有否认,皱着眉头说:“那我过年都没看见他,还不能想想啊。”

  程潇失笑,“那点出息。想他就去看他啊,你不是最有勇气的吗?况且你现在都上大学了,你哥也管不动你。”

  萧语珩纠结,“我都不确定他是在a市还是回来了,他最近为了突击队选拔队员的事神出鬼没的。再说,我也不能让他为了我分心啊。”

  “不分心就得分手了。”程潇鼓励她,“打个电话总行吧?要不我看你要被相思之苦苦死了。”

  萧语珩抬头,脸上有淡淡的红晕,“你和我哥分开的时候,也会想他吗?”

  “我才不像你那么没出息。”程潇盘腿坐在床边的地毯上,见萧语珩一脸的“你都不想他?”的不解和不满,她继续说:“我想他的时候从来不纠结他是不是在忙,要么直接去他办公室稀罕稀罕他,要么去他公寓等他,或者,”她朝萧语珩眨眨眼,媚态横生地说,“致电邀请他去我宿舍幽会。”

  “程姐姐!”萧语珩不好意思地推她一下,“你在说什么呀。”

  程潇笑起来,“那怎么办,你哥吃这一套啊。”

  萧语珩红着脸摆弄手机,用很低的声音说:“可我还没有毕业啊,晋骁哥哥不许我主动。”

  “假正经。”程潇哼一声,“有本事他等你们结婚再碰你。”

  顾南亭在这时上楼,他那么坦然地赶萧语珩,“下楼玩会儿,我和你程姐姐说两句话。”

  萧语珩瞪他一眼,“都说了我不来,在哪儿都碍眼。”她走到门口时都把门带上了,又反手推开,然后回头朝顾南亭做了个鬼脸。

  确定她下楼了,伴着楼下隐约的长辈们的聊天声,顾南亭过来给了程潇一个深入缠绵的吻。直到两个人都有些喘,他抵着程潇的额头,“伯父同意把你嫁给我了。”

  程潇恋恋不舍地在他唇上又啄了一下,“所以你就放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进我房间了?”

  “开着门我也干不了什么,况且我爸在,他不会骂我的。”任由程潇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顾南亭问,“婚礼定在五月可以吗?”

  程潇挑眉:“老程说行我无所谓。”

  顾南亭在她脸上又亲了亲,“他说听你的。”

  “他真这么说?”见他点头,程潇笑得温柔,“那就你作主。”

  顾南亭紧紧地拥抱她,“程程,我终于要娶到你了。”

  错过七年,努力四年,程潇,我终于要娶到你了。

  程潇却不懂他的心酸,她把下巴搭在他肩上,“我不早就是你的了吗?”

  于是这一天,顾、程两家的会面,把顾南亭和程潇的婚期定下来了。

  晚饭后,顾长铭告辞要离开时,程潇悄悄对顾南亭说:“语珩心情不好,晚饭都没吃几口,你方便时给冯晋骁打个电话,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了女朋友啊。”( )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