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54章 天空54

  外人面前,程潇给足了顾南亭面子。她主动出击向叶语诺宣战,目的是为了不让顾南亭跌份。在她看来,叶语诺那种满腹心机的女人,全然不配他亲自出面与之计较。

  可当只剩他们两个人,程潇的脸色非但没有转好,反而直接甩到了顾南亭身上,“我没猜错的话,当年你执意裁掉身为佼佼者的叶语诺也是为了萧语珩吧?是不是为了你亲爱的妹妹,你可以与任何人为敌?”

  顾南亭竟然被问住了。身为兄长,他其实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如果提问的人不是程潇,他会毫无疑问地回答:是。然而,程潇冷下来的脸色提醒他,“是”这个答案一定会令她更加不悦。可是,违心的话,尤其是对她,顾南亭说不出口。

  他的犹豫与斟酌等同默认。

  程潇的目光逐渐变冷,她问,确切地说,是质问:“你在维护别的女人时,置我于何地?”

  顾南亭意识到这件事比想象的严重,他必须解释清楚,“珩珩不是别的女人,她是我妹妹,我对她的一切维护都不会影响到我爱你。”

  “你妹妹。”程潇冷笑了一下,“我是不是没告诉过你:公司流传过未来的顾太太或许就是顾家二小姐这样的传言?”

  顾南亭神色一凛。

  程潇的视线与他深沉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她一字一句问:“不是无中生有,空穴来风,对吗?”

  明明是个疑问句,但她坚定的眼神,令顾南亭觉得自己隐藏多年的全部心思被瞬间看穿。其实,程潇表过态,对于他的过往,她不过问。即便顾南亭喜欢过萧语珩,也不是什么无恶不赦的事。谁还没有个曾经!可怕的是你刻意隐瞒了这个曾经,然后被她在一种令人不快的气氛下发现了。然而,眼下根本不是坦白的好时机。或者说,她基本有了答案,还不是从你嘴里得知的。这样一来,你所有的解释和所谓的坦白统统成了辩解和借口。

  程潇确实已经懂了。人来人往的机场,喧嚣在侧,她的心却在瞬间寂静得没有一点声音。胸臆间陡然涌起的被欺骗的感觉让她险些控制不住抬手给他一巴掌。连顾南亭都以为她要甩自己一个耳光解恨,因为从她的目光到她整个的人,都显得那么的冷,和气愤。

  但是最终,程潇只是说:“有些心事,藏在心里久了,自己也会找不到。顾南亭,去把你的心事找回来,再谈我们。”

  她显得很平静,连语气都没变,但顾南亭听出来,她因为萧语珩,动了不要他的念头。

  她是怀疑他对萧语珩还存有男女之情?

  “程程!”顾南亭在瞬间涌起一股怒气,连他自己也分不清是在气谁,他上前一步握住程潇的手,“你让我去找什么?!无论此前发生过什么,我对你的心思你还要怀疑吗?你冰雪聪明,不会看不出来我有多爱你,多想和你在一起。”

  程潇没给他机会继续,用六个字打断了她:“我也可能看错。”她挣开他的手,说:“另外,永远不要和我谈信任,我对你的信任建立在你对我的坦诚和尊重上。没有这个前提,你对我再好,也是pishuang里放糖,改变不了它是穿肠duyao的事实。”她说完,从他身旁走过。

  顾南亭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走远,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和挽留。

  **********

  顾南亭从机场出来,直奔程潇的宿舍。他以为,依她的性格不会回夏至那,更不会回程家。偏偏程潇就真的回了程家。她是笃定了顾南亭不会登门。结果——

  顾南亭确认她不在宿舍,竟然追到了程家。当时程厚臣正在客厅看杂志,当李嫂把顾南亭带进来,他抬头看了下时间,语气不悦,“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

  顾南亭实话实说:“我惹程程不高兴了,过来向她道歉。”

  程厚臣当然发现了程潇的异样,但他心疼女儿飞得辛苦,什么都没问,晚饭过后就任由她上楼休息了。现下,顾南亭登堂入室地表明是他惹了程潇,程厚臣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手上的杂志当即就甩到了顾南亭身上,程厚臣以严厉的语气责问他,“你就是这么喜欢她的吗?才在一起多久,就已经开始欺负她了?这要是结婚,你还不得上天啊?”

  顾南亭只能认错,“伯父,是我不对……”

  程厚臣毫不客气地打断他:“不要叫我伯父!”

  顾南亭又一次吃憋,他于是改口道:“程总,我……”

  “你什么你?你不是故意的对吗?如果你是故意的,你以为我会让你站在这吗?”程厚臣起身,底气十足地教训道:“对她好不是用嘴说,我等着看你用行动来表示,你却给我来这么一出!顾南亭,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不顾父女情分硬拆散你们是对你的认可?”

  顾南亭无法对他老人家解释更多,又不能反驳,他站在客厅里,洗耳恭听着未来岳父的训导,“您误会了,我没有这个意思。”

  程厚臣见他垂头丧气的样子,断定他理亏,更来气了,“不要以为程程喜欢你,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她是我亲闺女,为了她的幸福我可以妥协,但前提时,你得让我相信,你能照顾好她。但凡你有一点不用心,顾南亭,我不惜得罪女儿,也不会让你如愿。”

  “伯父……程总,对程程,我只怕用心不够。”顾南亭再一次对程厚臣表明心态,“我爱她不是一朝一夕,我是希望和她共度此生。或许我有做得不到的地方,但请您一定不要质疑我的努力和诚意。我认识程程,”顾南亭差点脱口而出“十一年”,他停顿了一下,继续,“快四年,她是什么样的姑娘我有足够的了解,她的坦诚和真实让我愈发地爱她。您作为程程的父亲,可以不放心我,但我请您一定不要剥夺我接受考验的机会,让我证明,我对程程没有半分的不认真,不用心。多久都行,我愿意等。”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程厚臣明明不知道两个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却比当事人更加生气,他提高了音量说:“我女儿的青春是你一句愿意等就能随意耗费的吗?共度此生,谁恋爱的时候不是这么想的谁就是混蛋!但多少例子证明了,那是人这辈子最难办到的事。你对程程现在的用心,不及当年我对你伯母的十分之一,我们能否继续共度余生都还不确定,你小子敢给我说‘多久都行’?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顾南亭觉察到未来岳父的心情很差,或许是因为他与程潇的矛盾令老人家想到了自己的婚姻。他意识到这场谈话持续下去只会越来越糟,可他不想就这么离开,他不希望程潇的不悦,延续过今夜,持续到明天,他硬着头皮说:“程总,我……”

  程潇在这时出现,她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下来,顶着睡得乱乱的头发,没好气地说:“你们吵什么啊,让不让人睡觉了?”她看向顾南亭,眼里有责备之意,“这么晚了追过来干嘛?我今天在航线上和教员吵了一架,心情不好不想见你都不行?”

  再看向程厚臣时,她语气缓和下来,“你和他生什么气啊,这都几点了还不去休息,要是我妈在家,你敢这么晚睡,房都不让你进。”然后推推她爹,“快去睡觉吧,熬夜衰老快,你的妃妃那么年轻漂亮,你变成糟老头儿的话,她更看不上你了。”

  程厚臣还没骂够顾南亭,却还是很给女儿面子,他朝顾南亭哼了一声,转身回房了。

  听到他的关门声,程潇转身上楼。

  顾南亭灰头土脸地站在客厅里,颇有些不知何去何从的意思。

  程潇见他没跟上来,她回头,“站哪干嘛呢,守夜啊?”

  顾南亭才明白过来女友大人邀请他进她的闺房呢。

  有种因祸得福的幸福感。

  大**上放着没叠的被子,昭示她之前确实在休息。顾南亭抱歉地说:“我猜你不会接我电话,才没打招呼就过来了。”

  程潇也没否认,她盘腿坐在**上,表扬他,“你的第六感比女人都准,一猜即中。”

  顾南亭不请自来已经在程厚臣那碰了一鼻子灰,实在不想再被女友大人轰出去,他坐下来,解释,“我身为男人,并不愿意和一个女人计较。但叶语诺那个人,做什么都不动声色。她恨珩珩,认为珩珩剥夺了她应得的母爱。她到中南应聘,她接近我,都是出于对珩珩的报复。她嫁给冯晋庭,带着几分目的,几分感情,我无从判断。但当珩珩和冯晋骁在一起了,她就多了一个机会伤害珩珩。程程,我身为珩珩的哥哥,不能做事不理。”

  “我怎么觉得,不该做事不理的人,应该是冯晋骁。叶语诺是他大嫂,萧语珩是可能成为他妻子的人,他如果连他大嫂都摆不平,这种男人,不要也罢。”程潇注视他的眼睛,“你是兄长,保护妹妹确实天经地义,我因为这件事和你闹一回的话,我自己都觉得没面儿,丢人。但你别忘了,她和你没有血缘关系。你的过度关心和维护不仅是我,也会令旁人误会。另外,顾南亭,你不应该骗我。我没记错的话,你说前女友那种生物,你的世界里不存在。结果呢,嗯?如果我说:你喜欢她的时间不低于我们认识的时间,你敢否认吗?”

  结合错位的时间,顾南亭和程潇已经相识十一年,远远超于他对萧语珩动过男女之情的时间。但是,程潇要的仅仅只是他的否认吗?

  不给顾南亭辩驳的机会,程潇继续:“你曾喜欢过她的事实,让我觉得你现在对他的保护,不仅仅是出于兄妹之情。这个我控制不了的一直盘旋在我脑子里的想法,让我不想再和你继续下去。”

  顾南亭当然不能任由她继续扩大这个想法,他说:“我承认喜欢过她,我承认我隐瞒了你。但是程程,我对你的隐瞒不是因为我对她还残存着念想。当年你对我的抗拒表现得那么明显,我实在不想给你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为了赢得你,我选择了避口不谈,我以为,那是一个除了我自己,任何人都不可能知道的秘密。至于现在我对她的保护,程程,我以我母亲的名义发誓,真的只是以兄长的身份,没有半分男女之情。”

  程潇有几秒钟没有说话,然后她忽然笑了,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其实我让你上来,心里面是希望你否认的。”她赤脚下**,站在窗前,“你却承认了。”

  顾南亭起身,注视她的背影,“程程,从我追你的那天起,我就确定,我爱的人是你。”

  程潇有片刻的沉默,然后她微微仰头,说:“我知道了。”

  顾南亭还想再说点什么,他希望在这**哄好她,哪怕她打他骂他一顿都行,就是别让这场不愉快持续下去。他第一次开始害怕,夜长梦多。

  程潇却说:“等我想想。”

  **********

  正常的时间轨迹里,那个夜晚,她站在雨里质问他:“你凭什么这样?你说你喜欢我,我就要答应在一起,哪有这样的道理?”然后在他试图用强吻征服她时,她手扇过去,一个响亮的耳光扇在他脸上。

  终究还是不欢而散。之后一周,顾南亭没有在公司见到她的面。当他控制不住去飞行部找人时,林子继说:“程潇休疗养假了。”

  顾南亭当时气坏了,他甚至忘了林子继是有权直接批示飞机员疗养假的请示的,责问他,“谁批准她休假的?”

  林子继顿时被问懵了,静了几秒说:“我。”

  顾南亭转身就走。

  再打程潇的电话,她终于接了,冷冷地问身为上司的他:“什么事?”

  顾南亭冷静了一下,深邃的眼眸深处透出歉意,他说:“对不起。”然后接着说:“我之所以那么做,是出于对你的喜欢,绝无冒犯之意。如果你不喜欢,我不再那样了。只是,程潇,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追你。”

  程潇没有马上回应,也没有挂断电话。

  顾南亭听着她轻浅的呼吸透过听筒传过来,他忍不住叫了她一声:“程程?”

  程潇才说:“等我想想。”

  然后,他因时间错位回到七年前,没有得到她想想后的答案。

  **********

  时隔将近四年,重置的时间里,因为发现他对萧语珩曾经的心思,程潇又一次说:“让我想想。”

  想想,要不要和他继续。或者,怎样继续吗?

  明明好好的,顾南亭都准备在她通过二检,正式被聘用为机长那天,向她求婚。感情突然就被什么扎破了一个洞,心像是有血开始往外渗,疼得顾南亭措手不及。

  他看着在夜色中纤瘦又倔强的背影,走过去,从背后把她裹进了怀里,好半天才哑着嗓子说:“你生气可以,发脾气可以,我做错了事,你打我脸也行。但是程程,我的心,在你这里。”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