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46章 天空46

  那一晚,a市下了那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大雪下了整夜,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空落下来,把大地包裹在一片白茫茫里,似乎要下尽这个冬天的冷漠。

  程潇抽完血出来,顾南亭正站在走廊尽头。这么冷的夜,他却把窗户打开了,就只穿了件衬衣,迎着风雪站在那里抽烟。

  此情此景,他的背影孤寂到令人心疼。

  程潇走过来,自背后抱住他,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

  这个拥抱于顾南亭而言,比任何安慰都温暖。

  他沉默着把烟抽完,转过身来把程潇拥在怀里,紧紧地抱住。

  关于赫饶,程潇没有多问,只说:“要告诉萧熠吗?我看得出来,赫饶喜欢他。”

  不过短短几个小时,顾南亭的嗓子已经哑到要发不出声音了,他忍着喉间的疼痛坦白:“我不知道。”

  他从来都是杀伐果断的,一句“不知道”脆弱到了极点。

  程潇于是替他决定,“那就等赫饶醒了,问问她的意思。”

  顾南亭点头。

  或许是因为始终联系不上赫饶,萧熠也有了担心,他在黎明时分给程潇打来电话,向顾南亭询问:“赫饶怎么了?”

  顾南亭注视还没熄灭的手术中的灯,不知如何回答。

  没有得到期待的答案,萧熠有不好的预感,他沉声:“顾南亭!”

  程潇把电话接过来,回答他:“喊什么!赫饶病了,发高烧昏迷呢。”

  “发烧?”萧熠有点不相信,“好好的怎么突然发烧了。只是这么简单,你没骗我?”

  程潇没好气:“我骗你你给我发奖金啊?!”

  **********

  那一夜格外漫长,抢救室的灯亮了很久很久都不熄,而邢唐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等待。幸好抢救成功了,赫饶暂时保住了一条命。但身中五枪的她伤得实在太重,病情不断反复了七天。当赫饶终于醒过来,七天里几乎没怎么开口的邢唐,握住她的手抵在额头,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掉下来。

  那一刻,顾南亭觉得,赫饶没能和邢唐在一起,是于她而言最遗憾的错过。

  而萧熠在这七天里打过很多电话来,都被程潇挡了,她训斥萧总:“病人需要休息你不知道吗?着急自己回来看!”

  萧熠到底没能在赫饶醒过来前回国。顾南亭判断,这次出国是萧熠开始卧底生涯的关键期。所以,他只能对醒过来的赫饶转达萧熠的关心,并替萧熠解释没有赶回来是因为美国公司那边有紧急的事。

  赫饶还陷在失去大伯的忧伤里,虚弱又憔悴,但如顾南亭所料,她格外坚强地说:“不要告诉他我的事,凭添他的烦恼。”

  程潇都于心不忍,她一针见血地说:“能瞒一辈子吗?等他日后知道了,会更自责。”

  赫饶眼神黯谈地望向窗外,“他不会知道的。”然后,她把手机开机,给萧熠去了个电话,告诉他,“萧哥,我没事了。”

  这个时期的赫饶,应该是对萧熠最绝望的阶段。或许在她看来,和萧熠在一起,是此生最奢侈无望的期待。于是,在双十案发生后,她让所有人对萧熠隐瞒了她的这段经历。

  **********

  在案件调查方面,顾南亭帮不上任何忙。尤其在没能阻止双十案的发生后,一时间他对改变“历史”失去了信心,不愿再插手什么。至于自己反常的举动,他简单地和冯晋骁解释为:“我只是直觉上认为突然和大家失去联系的赫饶有危险,希望尽快找到她帮她避险,没料到结果是这样。如果你认为我有可疑,可以调查我。”

  冯晋骁听出了敷衍之意,但面前这个从相识之初就高高在上、冷漠犀利的男人此时下巴上满是胡茬,难以掩饰的沧桑疲惫的神色都昭示他对于没能阻止赫饶遇险有多难过和自责。出于信任,冯晋骁接受了他的说辞,只是问:“还有什么是可以对我说的?”

  顾南亭仔细回忆,却怎么也记不起是不是有警察因案件牺牲,他揉了揉太阳穴,提醒:“你们也,注意安全。”

  冯晋骁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去好好休息一下,萧熠回国的话,我来和他说。”

  **********

  却不需要任何人为之为难。

  当萧熠回国,他收到一封由贺熹转交的赫饶留给他的信。

  那是一封简短的信,只是告诉萧熠:

  “萧哥,原谅我对你隐瞒发烧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我患上了肌无力。成为一名人民警察是我的梦想,为了确保实现它,我暂时申请休学了。很抱歉没等你回来当面辞行。谢谢你这一年多来对我的照顾,祝一切安好,愿有缘再见。”

  于是,顾南亭和冯晋骁都因尊重赫饶的决定守口如瓶地说:“她被邢唐安排去国外治病了。”

  萧熠有过质疑,可赫饶如同人间蒸发似的突然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他无计可施。只能遥遥地祝福她治疗顺利,早日归来。

  **********

  回到g市的当晚,顾南亭就倒下了。对于十几天没怎么休息的人而言,他的体力透支到了极限。等他在昏暗一片的房间醒过来,已是第二天傍晚。

  顾南亭拿起手机,上面有一条程潇的信息,她说:“睡醒打给我。”

  顾南亭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他起来倒了杯水,才给程潇打电话,“程程,你在哪儿?”

  程潇回答:“你门外!”

  他打开门,看见程潇拎着手提袋站在外面,说:“你再不醒,我就要找人撬门锁了。”

  顾南亭伸手把她拉进门。

  程潇看他脸有点红,伸手探探他额头,竟是滚烫,“家里有药吗?没有我下楼买。”

  “书房有,萧姨准备的。”

  程潇果然在书房里看到一个常备小药箱,她找到退烧药和消炎药给他,又把带来的餐点拿出来,“吃完再去睡一觉。”

  可顾南亭才喝了一碗汤就全吐出来了,程潇不敢勉强他硬吃,只让他喝了点温水。顾南亭坚持不去医院,程潇只能留下来照顾他。

  顾南亭很快又睡着了。程潇一遍遍给他盖被,让他出汗。这样反复折腾到半夜,烧终于退了。见他睡得还算安稳,程潇翻出一床被子去楼下沙发上休息。

  次日清晨,顾南亭醒过来时,程潇蜷在沙发里睡得香甜。回想醉酒的她第一次被带回来,自己也是睡在沙发里,顾南亭笑了。

  他俯身亲吻心爱的女孩,轻声地说:“谢谢你。”

  程潇醒过来时,顾南亭不在,字条上他写道:“饭在餐厅,我在公司。”

  **********

  生活并没有因为赫饶的遭遇有所停滞,大家各归各位,回归原本的轨迹。顾南亭不止一次去大唐拜访邢唐,有意了解赫饶的近况,对她施以援手。邢唐感激他救了赫饶,但是,“顾总,赫饶现在很平静,不希望有人打扰,希望你理解。”

  就这样,赫饶断了和顾南亭等与萧熠有关的所有人的联系。

  那个冬天异常冷,顾南亭却在工作之余时常步行在g市的大街小巷,像是在寻找什么。可惜,直到次年春暖花开,都没有赫饶的哪怕是一丝消息。

  雨后的傍晚,顾南亭又一次漫步到霖江畔,他双手撑在护栏上,把视线投向远处的山和水。当彩虹在山顶升起,冯晋骁打来电话,告诉他,“找到罗永了,在他身上搜到了李志的身份证,程潇不会再有危险。”

  顾南亭点头,“谢谢你。”

  冯晋骁说:“我应该的。”

  顾南亭转身倚靠着护栏,看着街道上的人来车往,换了个话题,“和珩珩相处得怎么样?”

  冯晋骁笑,“当然是好。”

  顾南亭淡淡笑起,“她年纪小,难免任性,你多让让她。”

  冯晋骁承诺,“我会的,放心。”

  顾南亭又说:“下次回来到家里吃饭。”

  冯晋骁满心欢喜地答应:“好。”

  结束和冯晋骁的电话,顾南亭正准备给程潇打一个,就看见有辆霸道的陆虎一个漂亮的侧边停车停在路边,然后,有位身材高挑的美女从车上跳下来,径直走向他。

  顾南亭笑而不语。

  美女问:“等人吗帅哥?要不要聊十块钱的解闷?”

  顾南亭伸手去握她的,“好,我消费。”

  美女却反悔了,她嗓音清亮地说:“那十块钱不行了,得涨价。”

  “随你。”顾南亭把她搂过来,转身把她困在护栏和自己身体中间,一起望向远处的山,“看见彩虹了吗?”

  程潇调侃他,“别告诉我你还许愿了。”

  顾南亭低头,用侧脸贴着她的,“愿望确实有,但寄希望于他人,实现的机率不高,不如自己好好努力。”

  程潇点头表示赞同,然后拿出手机,翻出信息给他看。

  从去年十二月到现在的五个月里,她给赫饶发了十五条信息,平均十天一条。

  第一条她说:“我们回g市了。萧熠虽心有疑虑,却无可奈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很自责在你患病期间不在国内。可这就是人生,不如意的事随时都有发生,不像奇迹,万中才有一。赫饶,别辜负几个男人争分夺秒救你,更别辜负自己在生命最危急之时曾拼尽全力。”

  第二条她说:“今天g市又下雪了,天气冷得我只想拒飞。不过,为了早日飞满航时成为机长当领导管人,我还是飞了。等你回来,程机长带你装叉带你飞。”

  顾南亭笑了,他逐条翻下去,在最后看到来自对方的回复,“我今天陪姐姐产检,宝宝一切都好,我的病也有明显起色。如果没有意外,九月我会重返警校。”时间是,一个小时前。

  在消失了长达五个月,在程潇坚持了一百五十天后,赫饶终于愿意给他们消息。

  顾南亭眼中瞬间盈满了泪,他哽咽:“程程,你是时间给我最好的馈赠。”

  “哦?”程潇转过身注视他,“那赫饶呢?”

  顾南亭不解,“赫饶?”

  “我不关心你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预感,因为我也有第六感,无从解释的第六感。”程潇盯着他的眼睛,“但我想知道,赫饶是不是你前女友。顾南亭,我要听实话。”

  顾南亭先是一怔,因为“赫饶是他前女友”的说法简直匪夷所思,然后,他笑着否认,“她当然不是。不信你问萧熠,在你之前,我始终单身。”

  程潇给他泼冷水,“你现在也是。”

  顾南亭不顾背后人来人往,低头亲了她一下,“那乔其诺怎么说,你已经承认了我?”

  程潇不承认:“他是看你心情不好,哄你的。”

  顾南亭重新把她拥进怀里,语带笑意地说:“也不是谁和我说自己是有承担的人。”

  程潇抬脚踩了他一下,“追人家时甜言蜜语论车卖,临门一脚又不善表达了,难怪人称顾总,根本就是故意的。”

  又矫情上了。不过,有什么关系呢,顾南亭甘心如饴地承受。

  于是,有个男人在夜风中说:“我所关心,所喜欢,所要负责的不多,你是其中之一。我也没有要做最好,只想做你刚好需要,为你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用最笨拙的方式告诉你:我真的,特别爱你。所以程程,从今天起陪我日落西山。”

  有个女人心里早就说了“我愿意”,嘴上却还在矫情,“我的行动早就证明了一切,还非要亲口说,真是无聊。”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