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44章 天空44

  中南航空的飞机遭雷击这么大的事,别说业内,整个g市几乎无人不知。而机组人员为确保乘客安全做出的紧急撤离决定,令乘客无一损伤,为中南航空树立了良好的公众形象。该航班的乘客自发组织给中南航空送去两面绵旗,一面是给公司的,一面则是给程潇。

  而正常情况下,飞机损坏维修期间,是无法运行航班要停场的。或者把原本这架飞机执行的班次改在晚上,就是等别的飞机飞完检修过后再飞。因为停一天场,损失会很大。

  然而,除了雷击当晚导致机场大面积延误外。次日,中南航空竟然调来了接班的飞机,确保了航班正常运行,有力地向外界证明了中南的实力。

  顾南亭在此时推出特色包机及旅游专机服务,不仅吸引来为数众多的合作伙伴,也让中南航空成了国人首选的值得信任的航空公司,没有之一。乔其诺根据最新签定的合作合同以及雷击事件过后,机票及广告方面的收益初步计算了下,不禁感慨:“潇,你这伤受得值。帮你爷们儿赚了个金盆满钵。”

  对于顾南亭又成了最终受益方这种事,程潇毫不吝啬地夸奖:“是我爷们儿懂得把握时机。”

  乔其诺简直受不了她,“狗粮这么发下去,敬业如我都要罢工了。”

  程潇表现出小苦恼的样子,“可我已经努力抑制体内的洪荒之力了啊。”

  乔其诺却忽然想到什么,“你是不是控制错了,怎么我觉得顾总没有被正名的兴奋,反而一副焦虑烦躁的样子?”

  “那很正常。”程潇盘腿坐在病床上,小心地扭了扭腰,“因为我没告诉他。”

  “没告诉他?”乔其诺惊讶到不得不再确认一遍,“没告诉他你已经愿意和他一起虐单身汪了?”见程潇点头,他一拍脑门,“我顾总为什么会喜欢你这么能折腾的女人!”

  程潇笑得没心没肺,“家庭和睦,事业有成,爱情再过于顺利的话,我怕他骄傲。”

  作为顾南亭的真爱粉,乔其诺控制不住地骂她:“神经病!”

  程厚臣和肖妃在这时来到病房门,两人闻言对视一眼,默契地微微蹙起眉头。

  乔其诺作为男人,当然不可能像夏至一样和他们撒娇,忙端正了态度,恭恭敬敬地叫了声:“老爹,干妈。”

  程厚臣瞪他一眼,“听说你也去给顾南亭卖命了?”

  乔其诺毫不脸红地鬼扯,“还不是为了看着您的两个宝贝闺女,您知道,她们两只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程厚臣抬手,作势要给他一下子,“狗屁!”

  乔其诺立即举手告饶,“干妈救我!”

  肖妃适时出手,“你是来看女儿还是教训人,分不清重点吗?”然后走过来,抬手戳程潇脑门,“看你以后还有脸说我先斩后奏!”

  程厚臣也改而骂程潇,“作到医院来了吧,还瞒着我!娘俩一个德性。”

  程潇恨铁不成钢地腹诽:我娘在这呢,你能不能会说点话!肖妃已经开腔表达不满了,“要不怎么是娘俩呢!你有意见,可以登报和我们脱离关系啊。”

  程潇有心提醒她娘:你和人家已经脱离关系了。但未免两人吵起来,她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爹娘坐,才说:“要是我受伤那天你们就来,肯定把医药费全包了,还要给我请护工什么的。你说这些钱明明该是公司出的,何必让你们掏腰包?现在这样多好,vip病房住着,多舒服。是是是,你们不差钱,但我是工伤啊,怎么能便宜了顾南亭呢?”

  这话说的——乔其诺朝程潇竖大拇指。

  程潇则给他递了个眼色,乔其诺看看时间,明白了。他以隐身不可见的状态悄然离开了病房。却还是阻止不了按时过来陪护的顾南亭。

  听闻程潇的父母都来了,他直奔病房而来。

  乔其诺只好给程潇发信息,“我尽力了。”

  程潇没来得及回复,顾南亭已经出现了。见到程厚臣,他恭敬有礼地称呼,“程总。”然后转向肖妃,真诚而抱歉地说:“伯母,让您担心了,是我没照顾好程程。”

  见到他,程厚臣的火气顿时就来了,劈头盖脸地骂:“我女儿遭的罪是一句抱歉就能抵消的吗?那种天气还让她飞,你长没长心?不是说喜欢她嘛,就是这么喜欢的,连她的人身安全都不顾?”

  顾南亭没多解释一句,只认错,“是我考虑不周。”

  肖妃的态度则截然不同。面对彬彬有礼,气宇轩昂的年轻人,她问,“你是?”

  程潇抢在顾南亭开口前说:“我老板,顾总。”

  顾南亭看向她的目光有些许责备之意。程潇懂他的心思,她安抚似的朝他眨了下眼睛。那媚眼如丝的模样分分钟取悦了顾南亭,他立即对肖妃补充道,“伯母叫我南亭就行。”

  肖妃不动声色地打量他,微微一笑,“之前没听程程提过你。之后,或许你会成为伯母家的常客?”

  顾南亭心里有种被接受的兴奋,他表示:“您不觉打扰的话,南亭当然求之不得。”

  肖妃适时发出邀请,“有空多和程程来。”

  妻子如此容易就让顾南亭过关,程厚臣心下不满,他插话进来,“人家顾总日更万机,哪有功夫去看你。”

  外人面前,肖妃对程前夫也不客气,她回敬道:“听说程总也是宵衣旰食,不也有时间出现在这吗?”

  程厚臣反驳:“我怎么一样?我是来看女儿的!”

  肖妃哼他一声,“你确定是来看望她,不是给她填堵来的吗?”

  于是,两人又番唇枪舌战,最后程厚臣被肖妃一句:“有空在这和我辩论,不如把时间省下来去陪红颜知己。”气得先走了。

  对此,程潇只能无奈又无所谓地对顾南亭说:“如果不是隐瞒了我住院的事,他们那晚会比今天吵得更凶。”

  “吵架他永远不是我对手。”肖妃看向顾南亭,神色认真地说:“无论我和你程伯父相处得怎么样,都不影响我们爱程程。”

  这是在提醒顾南亭,你给我好好待我女儿!顾南亭领悟力极强,他当即表态,“伯母放心,我会以你们为榜样善待程程。”

  等顾南亭把肖妃送走,程潇说:“怎么样,我们一家人都挺奇葩吧。”

  顾南亭笑,“都很直率很可爱,我喜欢。”

  程潇一副“你有病吧”的表情,“是被我传染了才变得口是心非吗?还是本质就是如此?”

  顾南亭宠爱地摸摸她的头,笑言,“应该是近墨者黑。”

  **********

  程潇出院当天,也就是决定去a市的前一天,顾南亭亲自去了一趟大唐集团。此时的大唐还是老邢总邢业当家作主,邢唐担当什么职位,顾南亭不清楚。所以,他只能对前台亮出自己的身份,然后问:“邢唐在吗?”

  尽管大唐与航空公司没有业务往来,前台得知他是中南的副总,也不敢怠慢,电话证实过后回答:“邢经理出差去a市了,不在公司。”

  邢唐果然是去了a市。顾南亭几乎预见了赫饶经历双十案的痛苦,他站在大唐富丽堂皇的接待大厅,半晌没有说话。

  次日顾南亭接了程潇一起去机场,候机的时间里,他给冯晋骁打去电话,“能否帮我一个忙?”

  冯晋骁和萧语珩已经确立了恋爱关系,此时舅哥有事相求,他当然不会拒绝:“你说。”

  如同没有斟酌好措辞,顾南亭欲言又止。

  冯晋骁意识到事态严重,急问:“是程潇有危险?需要我派人保护她吗?”

  顾南亭终于找到突破口,他说:“是赫饶。”

  “赫饶?”冯晋骁对那个身手不错警校在读的女孩子印象深刻,“她怎么了?”

  顾南亭想了想,“冯晋骁,别问我为什么,如果你愿意帮这个忙,就派两个身手好的人从现在起24小时跟着赫饶,直到11号为止。如果不愿意,权当我没打过这通电话。”

  冯晋骁不明原委,但因为对方是顾南亭,他说:“我亲自带人去。”

  顾南亭不胜感激。

  **********

  程潇明显感觉到顾南亭的压抑克制。从前两人碰到一起,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会找机会撩她几句。现在两人没有飞行任务相携去a市,他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默。

  但他不愿说,程潇不会问。她只是以自己的方式缓解他的情绪。

  程潇在乘务发放饮料时问:“你是因为我们初遇那天被咖啡泼了一身才讨厌我喝咖啡?”

  顾南亭皱眉,“不是。”

  好吧,对于他的惜字如金。程潇在发餐时又问:“我们公司的机餐比以前改善很多,你怎么不奖励我的直言进谏?”

  顾南亭回答她,“头等舱的餐食本来就比经济舱的丰富。”

  对啊,忽略这个问题了。程潇边用餐边说:“雷击事件之前我把祁玉欺负了,不会因为这个我才受伤的吧?真的是人在做天在看吗?”

  顾南亭完全不觉得她话多烦,反而拿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角,“如果不是你劝说乘客快速离机,还强行把五名乘务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相比你维护的一百四十一条生命,一千万的飞机维修费用根本不值一提。程程,我很抱歉那个时候不在你身边,什么都不能为你做。我也很感谢你,通过这次事件,公司不但没有受到任何负面影响,反而赢得了安全企业的称号。你应该明白,作为航空公司,这个称号有多珍贵。”

  “作为功臣,我怎么没有得到奖励?”程潇一脸无害的笑,“磕晕的那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死了。后来时明一直叫我,我还在想,没死的话穿越也不错。现在电视剧和不是有那样的情节嘛,女主角因为意外撞击穿越到古代,各种开挂。当时我还后悔,该戴些金银细软在身上的,免得穿到穷人身上穷死在古代。你知道,我可是被富养长大的。”

  对于她在受伤时如此丰富的内心戏,顾南亭忍不住笑了,“我都没发现你脑洞这么大。”他说着把她吃完的餐盒收好递给乘务,然后为她调整了下靠背,盖上薄毯,“我没事,只是在思考解决办法,尽力让事情的发展不要太糟,别担心。”

  程潇闭上眼睛:“我也说累了,眯一会儿。”

  越相处越发现,在尖锐的外表下,她的内心是善解人意的。顾南亭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她的手。

  **********

  萧熠来接机。见两人牵着手从出口走来,他笑言:“我应该对二位说恭喜吗?”

  面对他的调侃,程潇大大方方地说:“先随礼我们也不介意。”

  萧熠向顾南亭讨教,“别吃独食,分享下秘诀。”

  程潇的腰还不能做剧烈运动,顾南亭体贴地扶她坐上后座,才回应,“你问错人了,程潇才更了解女孩子的心思。”

  程潇说,“萧总不怕我的招数把你心上人吓跑的话,等会请我喝酒吧。”

  顾南亭却当真了,“你不能喝酒!”

  到了餐厅,萧熠说:“等会赫饶过来,我约了她一起吃晚饭。”趁程潇去洗手间的空当,他对顾南亭说:“这个月里我几乎每天都和赫饶见面,即便不见也通电话,她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再这么下去,估计要有人误会我在追她了。”

  她那么倔强坚强的人,在你面前当然不会表现出任何异样。顾南亭点燃了一根烟,想到程潇又掐了,“被误会总比事后后悔强。”

  萧熠没再反驳什么,只说:“我明白了。”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