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39章 天空39

  然而,先前还急着入住的李志却一天一夜没有出现在出租屋。起初大家都以为,他是外出了,直到刑警队的人从中午守到深夜,再到凌晨也不见他回来,冯晋骁意识到,可能打草惊蛇了。

  顾南亭几乎是立即决定取消程潇复训的行程,有意带她和萧语珩回g市。

  不等冯晋骁说话,程潇已经反对了,“我飞我的,警方干警方的,有什么必然联系?”

  顾南亭觉得一向聪明的女人此时此刻蠢到他头疼,“你当罗永是傻的吗?如果真如冯晋骁所料他发现了警方的行动,你会成为她首先要除掉的目标你懂吗?”

  程潇全然无所谓的样子,“世界那么大,我又在天上飞,他能凭一面之缘把我的身家背景摸个清楚?除非他是第二个你。”

  顾南亭闻言火了,“我的一切心机都是因为喜欢你,他却是为了干掉你。你把我和他划等号?”

  两个人明明是在争执,却提醒了冯晋骁,他马上翻出租房合同的照片,根据上面的电话打给王老先生,“您好,我是程潇的朋友,昨晚我们见过面……”

  顾南亭也反应过来应该提前对王老先生做出安排。见冯晋骁的脸色越来越沉,他意识到可能是晚了。果然,冯晋骁挂了电话说:“罗永在昨晚就给王老先生打了电话,询问了程潇的身份。”

  所以,程潇拍他身份证的举动确实令他起疑了。而程潇的名字,乃至她是中南航空飞行员的身份,均已暴露。

  “有报复我的功夫跑出多远了,他倒是不怕浪费时间。”程潇表示理解不了犯罪份子的心态,她有点泄气地说:“以后我要是再多管闲事,顾南亭你就剁了我的手!”

  我剁你手,你就得要我命。顾南亭竭力压制着火气:“我稀罕你?!”

  程潇也不生气,她想了想建议,“你领萧语珩回去吧,复训结束之后我预支个疗养假。”她看向冯晋骁,“疗养假就一个月,我只能配合到这一步了。”

  “你闭嘴!”顾南亭目光沉湛地看向冯晋骁,“我现在就要带她们两个去机场,抓不抓得到罗永,怎么抓,那是你的事。”

  站在警方的立场,冯晋骁当然希望程潇留下配合他们。但是,站在男人的立场,他懂得顾南亭对程潇的保护。毕竟,作饵是有危险性的,生命危险。身份互换,冯晋骁也不愿意把萧语珩牵扯进来。于是,他迎视着顾南亭投过来的视线,没有说话。

  相比他的关心则乱,程潇显得更理智,“罗永是有五条人命的重犯,在我不小心招惹了他的前提下,他逍遥法外一天,我就担惊受怕一天。所以,我希望他能尽快落网。”

  顾南亭也有他自己的坚持,“我不否认,在飞行上,你是高手。但现在的情况不同,我们面对的是杀人犯,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飞,实在不够格和他周旋。术业有专攻,抓人办案这种事,就该是警察的职责。程潇,你不要觉得这件事刺激,就想经历一下。作饵和飞行一样,是要承担风险的,我请你以安全为最先考量。”

  他们这样争执不下,难保不会一言不合吵起来。冯晋骁实在不愿意两人因此伤了感情,他适时插话进来,“让你们留下,确实有些自私。但是顾南亭,程潇说得没错,罗永既然起了疑,只要他不落网,就存在安全隐患,程潇随时都会有危险。与其无休止地担惊受怕下去,不如尽早把他引出来,以绝后患。”

  顾南亭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不满,“就怕把饵放出去,你们也未必抓得到人!怎么,我说错了?那他们是怎么逃脱的?在古城,珩珩不是你们的饵吗?”

  冯晋骁视线坦然坚定,“珩珩有多柔弱,你作为哥哥应该最清楚,但她都平安无事不是吗?顾南亭,你要对警方有信心,我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也对程潇有信心,她比珩珩更机警冷静。”

  顾南亭是真的动了怒,他的语气冷寒如冬雪,“冯晋骁!”

  除此之外,他没再多说一个字。但作为男人,冯晋骁什么都明白。当顾南亭甩上门离开,他对程潇说:“别因为案子和他吵,他是真的在乎你。”

  程潇一副“用你提醒”的表情,她说:“我要是不懂他的心思早和他吵起来了。”

  **********

  程潇当然是懂的。正因为懂得顾南亭的担心,她才更希望罗永早日落网,让他安心。所以这一次,她的坚持不是为自己。

  顾南亭把程潇送回基地就走了,程潇叫他他不理,打他电话他也不接,后来竟然还关机了。程潇以为他一气之下真的领萧语珩回g市去了。问乔其诺,那位却说:“你说顾总在a市?他不是应该在西南基地吗?老大还真是贴心,知道我忙,没麻烦我给他预留机位。”

  一时间,程潇也拿不准他到底走了没有。她只好像没发生过什么似的,继续当天的训练。单发着陆的特情飞行中,她表现最为突出,比男性飞行员更为沉稳冷静。

  与她搭组的张姓机长说:“我原本对于女飞还很排斥,程潇,你让我刮目相看。”

  程潇显然并不欣赏这种恭维和搭讪,她神色清冷地说:“那是你对女飞有偏见。”

  她下机后戴上墨镜,径自离开。

  张姓机长扬声喊,“程潇,能赏脸吃个晚饭吗?”

  程潇直言拒绝,“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不想浪费时间。”

  真是直接的姑娘,一点余地都没有。张姓机长盯着她纤瘦高挑的背影,犹自苦笑。

  **********

  完成当天的训练,程潇就回了宿舍,在顾南亭的手机持续关机的情况下,她像出现时差一样,辗转难眠。萧语珩的电话在这时打来,没心没肺地向她发出邀请,“程姐姐,要是你晚上没训练,要不要出来玩?”

  她还在a市?身处基地的程潇望向窗外的星光,“你要是个男人我或许还愿意考虑一下。况且,你晋骁哥哥没有告诉你吗,我可能成为通缉犯的目标了,你敢和我玩?”

  萧语珩嘻嘻笑,“是晋骁哥哥让我约你出来的呀。他说你一直在基地,犯罪份子也没机会对你下手啊。你出来玩,对方才有可乘之机呀。”

  道理是这样没错。但是,程潇还是在心里把冯晋骁骂了一顿:“你晋骁哥哥真是敬业!”

  萧语珩意识到她情绪不佳,讨好地说,“听说你和我哥哥吵架了,他那个人啊,就是不会说话。程姐姐你不要生气了好吗?我替他向你求个情,你就多原谅他几回吧。”深怕程潇拒绝,她马上说:“就这么说定啦,我请你喝酒,地址我稍后短信给你,你一定要来哦。”

  然后很快的,天上人间的地址发到了她手机里。既然是冯晋骁的安排,他肯定是有万全之策的,程潇决定去。她才走出训练基地的大门,就被突然亮起的车灯晃得抬手遮眼睛。

  不用想也知道是何许人。程潇因确认顾南亭没走心情很愉悦。她主动走过去,坐上车时主动讨好他,“顾总这么晚了还没休息,真是辛苦啦。我今天的飞行很顺利,表现棒棒的,你要不要表扬我两句?”

  顾南亭瞥她一眼,语气淡淡,“我不批评你就是对你的表扬。”

  程潇继续扮乖,“顾总,我有事需要向您请示……”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顾南亭边启动车子边说:“你人已经走出基地大门了才想起来请示我能否外出,是不是有点晚?”

  程潇歪着脑袋看他,满眼崇拜,“顾总不愧是做大事的人,我这点小心机根本上不了台面。既然如此,我就当你批准了。”

  顾南亭快要忍不住笑了,他刻意板着脸说:“我都不知道你也会撒娇。”

  程潇眸色清亮动人,“如果不是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老程那么难缠能独宠我一人?”

  顾南亭终于忍不住笑了,他微微嗔道:“恃宠而娇!”同时伸出右手握住程潇的左手。

  程潇没有挣脱,只是轻轻地动了一下,“顾总很会把握时机嘛。”

  顾南亭单手扶稳方向盘,“不趁你讨好我的时候下手,更待何时?”随后才问,“去哪儿?”

  程潇如实说:“天上人间,你亲爱的妹妹约我喝一杯。”

  天上人间,那是萧熠的地盘,况且自己还在她身边,一般危险可以应对。顾南亭应了声:“好。”手心微一翻转,扣紧她五指。

  **********

  天上人间是萧语珩亲表哥萧熠名下的一家酒吧,那时还没扩建成会所,规模并不大。但酒吧毕竟是鱼龙混杂的地方,不比航空俱乐部红酒吧清静。当重金属音乐传进耳里,顾南亭几乎是本能地就把程潇搂在了身侧,一路把她带到吧台右侧萧熠所在的相对僻静的位置,避免有人和她发生肢体接触。

  这还是时间错位后首次见萧熠。相比七年后深沉内敛,高高在上的萧总,此时的萧熠身上透出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而他眼底似笑非笑的情绪则是对顾南亭搂着程潇出现的调侃。

  顾南亭的心情早已因为程潇的讨好晴朗起来,他松手给了萧熠一拳,“憋住了,笑出来看我不砸你场子。”

  萧熠忍笑朝程潇挑眉,“这爷们有点拳脚功夫,我还真有点惹不起。”说着伸出手,“萧熠,珩珩表哥,亲的。”

  程潇伸出手与他轻轻一握:“程潇,中南航空副驾驶。”

  萧熠朝她竖大拇指,“技术帝,佩服。”

  萧语珩拉程潇坐在自己旁边,“没想到你们一起来了。我打哥哥电话他一直不接,我还担心他错失一次表现的机会。”说完,她亲热地朝身旁的另一位姐姐介绍道:“这就是我和你说的,我南亭哥哥全力追求中的程姐姐,是位飞行员。”

  程潇微一点头,“程潇。”

  对方也点头回应,“赫饶。”

  赫饶?顾南亭忽然停下攻击萧熠的动作,转头看过来。面前的女孩子梳着利落的短发,眉目之间透出英气,而她淡然微笑的样子又柔和这份硬朗,令她整个人散发出安静的气质。

  竟然是赫饶!

  此时安安静静的女孩子,和后来成为特警队唯一的女队员的赫警官的气场,差之千里。是什么让她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顾南亭猛地记起,今年的10月10日,也就是几个月之后,赫饶经历了震惊警界的双十惨案。在那场案件里,身中五枪的她,在生死之门走了一遭。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