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37章 天空37

  约了别的男人这种台词当然是程潇随口瞎说的。可当她登机,看见乔其诺给她预留的头等舱的机位旁坐着萧语珩时,她有预感,萧姑娘才是约了男人见面的。

  萧语珩看见程潇一怔,显然除了意外更多的是担心,她有点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程姐姐。”

  程潇双手抱胸站着不动,“看你的样子对于我们的巧遇有些排斥。要不我换个位置?作为中南的员工,我有这种特权。”

  萧语珩连连摆手,“不用不用,我只是,只是……”

  程潇边侧身给后面乘客让路边一针见血地问:“瞒着家里偷跑出来的?”见萧语珩微低头不回答,她啧一声,把手包放上行李架,“你运气不太好啊,我八百年也不来一回客舱。”

  被洞悉心事的萧语珩小声说:“晋骁哥哥受伤了,我去a市看他。”

  程潇还记得上次机场见面的情形,她问:“那个你哥看不顺眼的警察,冯晋骁?”

  萧语珩嘟着小嘴点头,“晋骁哥哥人很好的,不懂哥哥为什么不喜欢他。”

  对于她的疑问,程潇不置可否,她只说:“姓冯的,我是说你的晋骁哥哥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受伤的?”

  萧语珩回答:“听说是为了救人质吧,具体我不知道呢。”

  程潇自言自语似的说:“现在的人也是够脑残的,除了狭持人质就没别的什么高招吗?社会都在进步,他们却始终原地踏步,活该被抓。”

  萧语珩隐隐觉得画风不对,她完全接不下去,想了想换了个话题,“程姐姐你有答应我哥哥的追求,做他女朋友了吗?”

  程潇玩笑似的说:“他那么讨厌,连你晋骁哥哥那么好的人都看不顺眼,我怎么做他女朋友?”

  “啊?这,没有关系的吧。”萧语珩开始替顾南亭说话,“我哥哥超级棒的。他从小习武体能第一,更是学霸一枚。十六岁就进入航校学习,是那一届最优秀的学员,曾经代表他们飞行学院参加……”

  顾南亭身为中南航空的掌舵人,履历有多精彩程潇当然知道。可看见十八岁的萧语珩眼里满是崇拜地讲述这些,她还是忍不住会心一笑,像哄小孩儿似的说:“你哥那么棒,和他在一起的话,我不是高攀了?”

  “才不是。”萧语珩立即说:“幸好他棒点,要不哪来的竞争力,打败情敌追到你啊。”

  这么机灵可爱的小姑娘,谁会不喜欢呢。于是两个多小时的飞行时间变得有趣多了,而向来喜静的程潇竟然也没觉得话唠款萧语珩打扰到了自己。当飞机开始下降高度,她难得用心地问了一句:“有人接机吗?”

  萧语珩的眼神闪了一下,刚想说话就被程潇打断了,“冯晋骁也不知道你过来?”

  萧语珩挠挠小脸,“他连受伤的消息都瞒着我,肯定不会同意我来的。”

  “这是给他惊喜吗?”见萧语珩微微脸红沉默的样子,程潇一挑眉,“警察的女朋友也是一项高危职业。没看出来你年纪轻轻,倒很有勇气。”

  萧语珩不服气地反问:“你比我大不了几岁吧?”

  程潇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才说:“我心理年龄大,差不多三十几吧。”

  萧语珩见她表情认真,居然相信了,“难怪你能忍受我哥的老古板和严肃呢。”

  说什么呢,怪怪的。程潇决定收回夸她机灵可爱的话了。

  ***********

  到达a市后,程潇坐机组车进市区。至于萧语珩,鉴于她一不小心说错了话,程潇只顺路捎了她一段,然后把她扔在她指定的地方。

  程潇刚到基地报了道,飞机上主动要求互相了号码的萧语珩就发来短信,“我到啦,程姐姐放心。啊,对了,不要告诉我哥哥哦。”

  凭你那点道行还想和顾南亭斗?不过,谁让人家是妹妹呢,斗输也是赢家。

  程潇回复,“知道了。”

  当晚顾南亭打来电话,程潇只字未提和萧语珩相遇的事。直到次日顾南亭查到萧语珩竟然又是坐中南的航空去了a市,他问程潇:“有没有在飞机上遇见珩珩?”

  程潇正在吃午餐,她如实答:“她就坐在我旁边,给我讲了一路你的成长史。”

  如果不是了解她不多话的个性,顾南亭估计会发火,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昨晚怎么没告诉我?”

  “你又没问?”程潇把筷子放下,“我昨天还在飞机上遇见了林机长,时明,王乘务长,需要一一向你汇报吗?而且,顾南亭,你以为我是你们家保姆,发现小姐离家出走了,要和你一样急得满世界找?”

  顾南亭感应到她的火气,缓和了语气,“怎么,复训不顺利?”

  “至今为止,我程潇还没遇上解决不了的飞行难题。”

  被挂了电话后,顾南亭不再打也知道,程潇必然是关机了。

  **********

  结束当天的复训后,程潇拒绝了一位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的机长的邀请,独自外出。

  对于a市她并不陌生,尽管每次外场过夜时她都不和同机组的成员一起活动,在天气好又落地早的情况下,她还是会去市区转转,目的在于找一家不那么乌七八糟的酒吧坐一坐。当然,在次日需要上航线的情况下,她是不会喝酒的,尤其还是一个人。

  这一晚程潇原本也是准备寻个地儿打发时间。结果在出租车经过北京街时,她看见一个不算陌生的身影,是上次飞机上心脏病发去世的女乘客的丈夫王老先生。

  原本顾南亭说和她一起去探望老人家,却因为两人都忙搁置至今。程潇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是在出租车把老先生甩得快看不见时,她还是吩咐司机,“停一下。”

  王老先生比上次见时苍老了很多,身上还背了个包,而这里又距离火车站不是太远。程潇判断他是刚从g市坐火车过来的。她先自我介绍,“我是中南航空的员工,上次在飞机上我们见过,您还记得吗?”

  王老先生的记忆力还不错,他仔细端详了程潇几秒,然后笑了,“是你啊姑娘,你没穿制服我差点没认出来。”

  程潇自我介绍:“我叫程潇。”

  王老先生关切地问:“上次广播的事,你没被领导批评吧?”

  程潇摇头,“谢谢您的理解。”

  王老先生点头,“这么晚了,你一个姑娘家怎么独自在外面啊?别让你爸妈担心,快回家吧。”

  程潇没有过多的解释,只问:“您这是刚从g市过来?要去哪儿,我送您。”

  王老先生回答,“我是过来处理儿子留下的房子的,有人要租。我这有地址,不用麻烦你。”

  程潇猜他可能是因为耿耿于怀妻子在飞机上突发心脏病去世才选择了坐火车来a市,她说:“反正现在也晚了,房子的事要明天才能办,你住哪里,我先送您过去。”

  王老先生却说:“不晚不晚,那人说他白天上班很忙没有时间,只能晚上看房子。”

  晚上看房子?程潇下意识皱眉,“如果您相信我,把地址给我看一下。”

  她是个姑娘家,还在飞机上帮过自己,老先生当然是相信的,他拿出一个小笔记本,翻开记着地址的那一页,“就是这里,我去过一次。”

  程潇对a市并不是很熟,但这个地址的大坐标是在城南,训练基地的方向,那边相比市区,要偏很多。

  如果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这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善良老无生,程潇一定会怀疑对方的居心。但她还是决定陪他过去,不过在此之前,她给萧语珩打了个电话,接通过后问:“你晋骁哥哥在吗?”

  对于她的来电,萧语珩有些意外,“你不是该找我南亭哥哥吗?”

  程潇眉眼之间有笑意,“吃醋啊?放心,我对你晋骁哥哥没兴趣。我找的是冯警官。”

  电话那端就换人了,“我是冯晋骁。”

  程潇这样介绍自己:“我是程厚臣的女儿。”

  冯、程两家的交情冯晋骁是清楚的,加之先前听大哥冯晋庭提过有意招揽程家女儿到海航工作的事,他闻言以低沉有力的声音说:“程潇?”

  “是。”他认识自己,程潇就放心了,她说:“我现在在a市,要陪一位老先生去城南处理房子租赁的事情。因为时间有点晚,安全起见,我想把定位给你。”

  职业的敏感令冯晋骁眉心微聚,“如果你认为有危险,就在原地等我。”

  程潇拒绝了他的好意,“我只是防患于为然,你不用紧张。”

  冯晋骁静了几秒,“你把定位打开吧。”

  就这样,程潇把自己的定位给了冯晋骁,就陪老先生去城南了。

  **********

  和程潇想像的差不多,那是一处过旧的完全可以拆除重建的小区,因地处偏僻,无论是出租还是出售,价格相对较低。而老先生之所以特意从g市过来,是因为这位租户很有诚意,价格出的很高。

  程潇都怀疑对方的用意了,猜测他是不是得知老先生孤身一人有所图谋。然而见面时,对方直接拿出五万现金:“我先预付一年的租金。合同您带来了吧,我们可以马上签。如果没有问题,我想今晚就搬进来。”

  因为之前都在电话里沟通好了,王老先生拿出带来的合同。程潇接过来看了看,是一份再普通不过的租房合同,没有任何异样。她把合同摆在桌上,稍显抱歉地说:“我们还找算找人打扫一下再给您钥匙,毕竟这房子有段时间没人住,实在有些……”

  自称李志的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笑得温和:“我因为工作调动来到这里,住酒店都住怕了,想尽快找回家的感觉,而且明天我太太也会过来。”

  这个理由听上去似乎还挺感动人的。程潇点点头,像是在表达赞赏之意,“李先生是从事什么工作的。”

  李志却正好在这时在合同上签好了名字,“你们看这样行吗?”然后他拿出身份证原件,“一忙忘记复印证件了,老先生您看一下吧,我都把一年的房租付给您了,您没什么不放心的吧?”

  他面上的亲和笑意,以及表现出来的客气有礼,都是加分项。然而,程潇觉得他是故意岔开了自己的话题。她接过身份证,边状似随意地正反面看了看,边动作利落地用手机拍了张照,然后说:“复印件保存起来也麻烦,这样存手机里正好,是吧王叔叔?”

  王老先生不知其中蹊跷,程潇说好他自然不会多说,“都行。”

  程潇适时把身份证递过去,“李先生收好。”

  李志面色无异地接过去,“好。”

  程潇注意到他眼底一闪而逝的不满,但她假装没看见,“既然都没问题了,我们走吧叔叔,别打扰李先生休息。”

  **********

  当房门在背后关闭落锁,程潇不自觉绷紧的神经才恢复正常。她扶着老先生快步离开,才走到小区门口,两辆车分别从两个方向急速驶过来停在她面前,下一秒,顾南亭和冯晋骁一前一后从车上下来,直奔她而来。

  顾南亭确认她安然无恙,显然松了口气,语气却没收住,质问她:“你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这个时候你不是该在复训基地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程潇,你还想不想继续飞了?”

  身为中南航空的领导者,顾南亭除了语气差点,说得一点没错,但他的态度依然是程潇不能接受的,她反驳道:“我还能不能飞,确实是你一句话的事。但是顾南亭,你可以在明天,我的工作时间内处分我,不是现在。”

  王老先生是见过顾南亭,见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他赶紧说:“是顾总吧,我先给您道歉了,要不是为了帮我……”

  程潇却打断他,“不用和他解释,我们走。”

  见她直奔冯晋骁的车而去,顾南亭压着脾气喊,“这边!”

  程潇理都不理他,只对冯晋骁说:“可以麻烦冯警官送我们一下吗?或者我打车?”

  顾南亭的目光逼视下,冯晋骁忍笑为老先生打开车门,“乐意效劳。”

  等两人上车坐好,冯晋骁在顾南亭发作前把车钥匙扔给他,“用完给我送回医院就行。”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