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34章 天空34

  晚宴事件之后,程潇在整个航空界,都是出了名的。任谁都知道,中南航空的那位女飞,不是善茬。原本蠢蠢欲动对她有所图谋的男人们,自那之后几乎都对她退避三舍,敬而远之。

  毕竟,连海航机务总工倪湛那么年轻又帅气,还事业有成的人都遭遇当场拒绝,试问,还有谁敢自寻死路?消停做个同事,在美人有需要时拔刀相助混个脸熟,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除此之外,还有意想不到的效应。以往嫉妒程潇男人缘好的中南航空的一众女将一改常态,忽然之间对她热络起来。很多程潇根本叫不出名字,之前没有过往来的女同事,碰面时不再像从前那样对她不理睬,反而笑容满面地主动和她打招呼:

  “程潇,你好!”

  “程潇,今天要上航线啊?一路平安!”

  “刚落地吗程潇?辛苦啦!”

  “程潇,机组今晚有聚会,一起去吧。”

  程潇受宠若惊,她对夏至说:“我怎么有种她们想喊我老公的错觉?”

  “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那不是错觉。”夏至显然知道更多neimu,闻言冷静地回答,“自从你当众拒绝了倪湛,自行秒杀一众追求者,我们公司的女性同胞都恨不得要嫁给你。”

  乔其诺一口水喷出来,他顾不得朝两位女士道歉,调侃道:“我们程潇以前是美到没朋友,现在是帅成国民老公。简直神转折。”

  程潇好无辜,“有肩膀的男人都死哪去了?为什么把我推上风口浪尖?”她跳上沙发大喊:“这个世界是对我充满了恶意吗?是吗?!”

  夏至吓一跳,“她最近飞傻了吧?”

  乔其诺不以为然,“原谅她吧,她最近飞行任务很重。”

  没错,晚宴过后,她除了在天上飞,落地就是睡,完全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关注。夏至终于逮到机会表达心中愤恨,“你杀退了倪湛我必须点赞,可你顺手把整座森林拔得寸草不生,是不是太狠了点?”

  乔其诺恍然大悟,“难怪顾总最近心情明媚,我才想明白啊。”

  夏至瞪他一眼,“对自己低到尘埃里的智商有所认识,那么值得高兴吗?”

  乔其诺也不介意她的毒舌,兴高采烈地说:“顾总宠我们程潇是有道理的。程潇一出手,替他杀退了三千情敌啊。”

  所以,晚宴事件的得益者,唯顾南亭是也。

  当然,也有倪湛的拥护者认为程潇过分,不识抬举。但身处中南航空举办的晚宴会场,当着气场全开的程飞,以及站在她身后明显一副替她撑腰的老板顾南亭的面,谁会那么不识识务自讨没趣?至于背地里的那些指指点点,用程潇的话来说就是:与我何干?

  于是,晚宴事件就这样翻篇了。

  **********

  研讨会过后,即将迎来春节客流高峰,不止程潇,中南航空的每个人,包括顾南亭在内,都为即将拉开帷幕的春运忙得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

  夏至正式到编辑部报道。她年纪轻轻就任总编一职,在所难免令人不服。但她是做过总助的人,被顾南亭钦点发配过去,也没人明目张胆与她为难。加上关于研讨会的所有报道全部出自她手,众人在见识过她的手笔过后,默默地收起了轻视之心。尤其当深夜下航线的程潇造访过一次编辑部,用陆虎把加班的夏至接走后,坊间传言她和程潇是生死之交的消息被证实,大家对夏至又多了畏惧之意。

  夏至既欣慰又忧伤,“一不小心就活到你的阴影中去了。”

  程潇刚睡醒正在觅食,“我比你高罩着你天经地义,不用谢。”

  夏至把一袋面包砸过去,“天黑了你也睡醒了,作息这么紊乱会内分沁失调的。”

  程潇把面包片叼在嘴上,含糊不清地说:“所以说飞行员的工资有一部分是医药费。”

  **********

  相比夏至的得心应手,经她推荐,顾南亭亲抛橄榄枝被招揽进中南航空,接任副总助理一职的乔其诺,终于从女性内衣世界里走出来了。

  乔其诺入职后,遭到与夏至截然不同的待遇。林子继在顾南亭授意下,把手头上所有代理助理的相关工作在三天内交接完毕。面对一桌子的文件资料,和邮箱中无数待处理邮件,乔其诺意识到:所有的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幸而巡视过古城基地,代顾南亭和夏至处理过相关工作,又在先前的研讨会期间从头参与到尾,让乔其诺对中南航空的业务有所了解,令他上手很快。短短一个月,乔其诺已经业务熟练地无需秘书的任何协助,独挡一面。

  当顾南亭拿到由乔其诺完成的年度总结报告,他点了点头,“不错,比我预期的快。”

  乔其诺立即听出来老板的赞赏之意,他说:“没有试用期直接转正的待遇,不敢辜负。”

  顾南亭笑了,毫不吝啬地夸奖自己,“我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

  乔其诺把他签好字的文件接过来,“以程潇和我为例,您的这个自我评价,我无从辩驳。”

  顾南亭眼底笑意更浓,因为与乔助理之间这份久违的熟悉和默契。

  至此,助理乔其诺终于归位,被顾南亭纳于麾下。

  然而,程家父女他尚未搞定。

  **********

  随着春节的临近,顾南亭已经第三次被程安集团拒之门外,连预约都约不上。

  顾南亭意识到,程潇的性格随了老程。他自信合作计划天衣无缝,双方共赢,偏偏老程因为他觊觎程潇的爱情,不肯合作。简直倔到让人无法直视。

  乔其诺都按捺不住了,有意亲自登门拜访一下程总。

  顾南亭欣赏他的知难而进,但他却说:“伯父是在考验我,你去会适得其反。”

  乔其诺看看时间,“距离计划的快线投入时间只剩半个月,再拖下去,即便合作达成,春节期间也无法投入使用了。对于公司来说,是巨大的损失。”

  顾南亭清楚的记得,中南航空与程安集团关于机场快线的合作就是乔其诺促成的。当时,他提出计划之后,就放手给乔其诺去做了,直到与程安集团签约时,他才知道程安集团当家作主的老程总是程潇的父亲。

  重来一次,夏至成了他的助理,顾南亭不可能把如此重要的合作交给她全权负责。况且现在的他,对程潇不仅仅是上司对下属的共事之情,明知道未来的合作伙伴是他想极力发展为岳父的人,无论有多艰难,顾南亭也要亲自出马。

  于是,这个冬天g市最冷的几天,顾南亭每天晨起都从城南驱车至城北,只为陪有晨练习惯的程厚臣跑步。程厚臣第一天看见他时,略显意外,然后冷着脸把态度摆出来,“谈公事的话,去和秘书预约。”

  顾南亭像是料到他的反应一样,淡淡地笑,“私事,为程潇。”

  程厚臣脸色竟然缓和了,“现在这个年代我也不能包办婚姻。”言外之意:你搞不定我闺女搞定我也没用啊。

  顾南亭洞悉了未来岳父兴灾乐祸的小心思,可他看破没说破,只是很有眼色地给老程递上崭新的毛巾,“但我得给您信心,让您相信我。”

  程厚臣把毛巾接过来擦了擦额头的汗,又扔给他,“陪我跑几天步我就相信你了?想得倒美!”说完加快速度跑起来。

  顾南亭是飞行员出身,还常年锻炼,身体素质是极好的,他和老程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紧不慢地跑起来,没再打扰。

  程厚臣试了几次没甩掉他,只好放弃,但还是心有不甘地说:“我年轻时身体比你好!”

  顾南亭笑得很有诚意,“是,我能感觉到。”

  接下来,顾南亭陪跑了一个星期。关于合作,两大领导只字未谈。

  一个暖阳高照的周末,顾南亭遇见了程潇。

  程潇见到他也不意外,语气平常地说:“夏至的消息递得很到位,连老程跑步路线都没放过。”

  顾南亭的心情因见到她和天气一样晴朗,他毫不避讳地承认,“在我身边学到那么多东西,到她回报的时候了。”

  程潇问:“陪老程跑了几天有收获吗?”

  顾南亭草稿都不用打,毫无节操地说:“遇见你,就是最好的收获。”

  像是习惯了他的甜言蜜语,程潇神色不动,“优秀的男人要懂得能屈能伸,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别死扛。”

  顾南亭眼底浮起笑意,“你的意思是,该你出马了?”

  程潇想给他一巴掌,打掉他脸上的笑,“顾总有所求的话,我作为下属当然义不容辞。反正我有预感,合作于程安而言是放长线钓大鱼,亏不着。否则老程哪里会给你机会争取,早就一口回绝了。”

  她看得如此通透,顾南亭想不欣赏都难。他笑睨着程潇,“你不开口还好,你帮腔的话伯父没准更恼,合作计划今天就得给我退回来。况且,合作不比表白,这次还是我来。”

  “我拒绝倪湛不是为你。”

  “但我终究是受益方。”

  程潇简直哑口无言,她建议:“抽空去医院治治你自作多情的毛病。”

  **********

  晨练过后回家,程潇把因腰疼没去锻炼的老程迁怒了,“和中南的合作有利无害,你为什么拖着他?我知道你不差钱,但你向来不拒绝赚钱不是吗?”

  程厚臣一副“你终于替他说话了”的表情,他底气十足地表示:“女儿翅膀硬了我管不了,生意我还作不了主?他想鱼与熊掌兼得,没门。”

  竟然是这种心态?!真幼稚!

  程潇一口气喝了一杯牛奶,以威胁的口吻说:“小心人财两空。”

  老程啪地一声把筷子拍在餐桌上,边骂:“女大不中留!”边想:我就不告诉你嘴边有牛奶!

  于是,等程潇套上外衣出来,候在外面等待接驾的顾南亭笑了,“长得漂亮就是任性,出门前连镜子都不用照。”

  程潇以为他是批评自己没化妆,“我没有素面朝天的权力吗?”

  “你有。”顾南亭边笑边拿出纸巾把她嘴边的两撇白胡子擦掉了,最后还俯在她耳边低声警告:“下次再这样出门,我就用别的方式给你擦了。”等程潇上车,他方向盘一打,“既然不肯顺便邀请我回家吃早餐,就陪我再吃一次吧。”

  **********

  当天下午,机场快线的投入计划书真的被程安集团送了回来。顾南亭反应了半天,等他鼓起勇气打开被退回来的计划书,看见里面盖好程安集团合同专用章合同,他笑得特别意外。

  程潇接到顾总来电时刚刚落地,她有点不耐烦地问:“又怎么了大老板先生?”

  又?尽管被嫌弃了,顾南亭的语气依旧温存,他说:“没事,就是……”

  还没说完,就被程潇打断了,“别说想我,承受不起。”

  顾南亭失笑,“那么自恋呢?”

  “仗着有几分姿色呗。”程潇在电话那端报怨,“我上机组车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冻得我牙缝子都冷!”

  “让你臭美不多穿点。”

  “穿什么啊?戴牙套吗?”

  顾南亭言归正转,“程安把合同送过来了。”

  “啊?是吗?恭喜你了。”她随口说:“老程老谋深算爱挖坑,没准有附加条件,合同你可看好了。”

  一面是老爹,一面是老板,站在程潇的立场,她说出这样的话,似乎隐隐证明了在程厚臣和顾南亭的关系中,她更多的是在为顾南亭考虑。

  顾南亭胸口温暖如阳,他安静了一瞬,说:“突然很想你。”

  回应他的是“又犯病了”和被挂断后的盲音。

  **********

  随后一周,程安集团根据合同条款按中南航空需求分批次交付了100辆豪华客车。至于购车款项,中南航空将按国内航线机票收入的百分比按季度给予支付。

  与此同时,商氏动用整个集团的媒体资源对中南航空推出的机场快线服务进行轰炸式宣传,短短几天,此事便被炒到国人尽知。以至于,当四大基地的机场快线全线投入使用后,在中南航空票价有所上调的情况下所有航班的上座率均达到100%。除此之外,官网上要求增加航班的留言比比皆是。

  这几乎令中南航空瞬间陷入运力不足的尴尬。

  顾南亭借机提出购进新飞机的计划,高层无一反对。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