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26章 天空26

  眼前人是心上人

  等你体会了孤单和畏惧,你会发现,这世上值得喜欢的人不多。喜欢网就上。而在这些为数不多里,总有一个人是你愿不遗余力为之努力的。哪怕她甩你几个秋。

  从程潇开始上航线那天起,她果然是飞来飞去让程厚臣见不到人影了,就算回家也基本都在睡眠中度过,生活除了飞就只剩下睡,完全没空和她爹抬扛顶嘴。老程面上念叨她不孝,内里却心疼她的辛苦,管她要排班表有心安排司机接机。

  程潇拒绝,“我是什么级别啊还要配司机?!我自己来,你该干嘛干嘛,不用管我。”

  “我不管你你就得上天!”程厚臣哼一声,“一飞就是十几个小时,落地都三更半夜了还要开车?我可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那也是拜你这个惯孩子家长所赐。”程潇头也不抬地继续吃早餐,含糊不清地说:“要不干嘛给我买车。”

  “难不成让你整天机场市区,市区机场跑步返往啊。”程厚臣差点没忍住给她一筷子,他想了想,汇报似的说:“你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一切正常。”

  程潇当然知道她爹为她妈请了专家检查身体的事,但她没说自己曾针对这件事去找过肖妃,以激将法说服了太后娘娘,闻言只抬眸一笑,“能搞定我妈让她接受检查,你也是厉害。”

  程厚臣心里憋着火,闻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是没看见她骂我多管闲事的气势,哪儿有一点生病的样子?要是早知道她没事,我才不上赶子找骂呢。”

  既然他“活”过来了,程潇也就不揭穿他在等检查结果时有多满面愁容了。她像哥们似的拍拍程厚臣的肩膀,“相爱相杀本来就是你们惯常的生活状态,我都见惯不怪了,你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况且你自己不也说要好好对人家吗?你还说了,你不是因为她生病!既然如此,做给我看!”不给老程反驳的机会,她一口气说完,然后起身,“我今天起搬去宿舍了,不用想我,照顾好我妈就是对我最好的怀念。”

  程厚臣照着她手背给了她一下子,“遇上你们两个女人,我得少活十年。”

  程潇也不在意,拉着行李箱往外走,“没我们两个给你作妖解闷,你就更孤僻了。还不领情。不理你了,再见。”

  程厚臣操心地嘱咐:“开车慢点。”

  “放心,快不过飞机。”程潇挥挥手走了,出门后见顾南亭的保时捷停在路边。

  本想视而不见,但还是因为他的刻意来之走了过去。

  顾南亭看见她,推开车门下来。

  已是初冬,尽管还没有下雪,天气也已经很冷,他却只穿了件薄呢大衣,头发像是刚剪过,精短整齐,至于面孔,依然英俊得和言语一样直接,“听夏至说你今天搬家,我过来帮忙扛包。”

  似乎从三个月前航班延误,她首次拒绝他后,他们之间的交集都因夏至而起。他没有刻意纠缠,也没有放弃之意。只是时不时地出现,或是人,或是电话,总之,和她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如同提醒。但程潇知道,他虽被拒绝,并没有生气,也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的在忙,为坐稳副总之位,为成为总经理铺路。

  男人有野心,是值得欣赏的。

  程潇挑眉:“顾总对所有员工都这么周到吗?”

  一如既往地犀利。顾南亭回答:“不周到点,怎么追你?”

  程潇右手一抬,“喀”地一声,是车门解锁的声音,随后她说:“我是不会为剥夺了你表现的机会感到抱歉的。”

  顾南亭应声回头,看见保时捷后面停着的陆虎,转过头时笑了,“这么彪悍,开得动吗?”

  程潇眉眼之间有自信之意,“天上飞的都不在话下,还摆弄不明白一辆地上跑的,我多没面。”

  顾南亭并没有因出师不利有所不悦,他接过程潇的行李箱放上陆虎后座,问:“你来我来?”

  程潇也不在意他要把保时捷丢下,径自打开陆虎车门,“昨天才提回来,当然是我先过瘾。”说着坐上驾驶位,朝他一扬下巴,“上来,姑娘今天心情好,自降身份给你当司机。”

  顾南亭只好锁上座驾,坐上陆虎副驾位置。

  程潇车速很快,但也很稳。如果不是期间没有让一辆宝马变道插到她前面去,顾南亭都想表扬她了,“又不赶时间,安全起见应该让一下。”

  程潇在倒镜里看一眼后面的宝马,“同为女人,我让她的话,显得我手把不好似的。”

  顾南亭说:“还以为商语给你留下了心理阴影。”

  程潇晒笑,“那太抬举她了。”

  确实,凭她的性格,能影响她的人不会有几个。顾南亭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到达中南航空的员工宿舍,顾南亭理所当然地帮程潇拿行李。电梯里,走廓中遇见相识的同事,他们都面色无常地和顾南亭打招呼,似乎对于大老板的驾临司空见惯。

  但是,程潇不回头也感觉到了他们别有深意的目光。她打开单身宿舍的门,等顾南亭进去时说:“就这么点行李,我自己来绰绰有余。

  顾南亭以主人之姿在房间内巡视,“那我刚刚要上来,你怎么不拒绝?”

  程潇瞥他一眼,“有人充当免费劳力,我又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

  顾南亭一笑,“既然我们都觉得情况对自己有利,我和你一样,不在意。”

  看似冷漠的大老板莅临员工宿舍,屈尊降贵给程潇拿行李的事几乎瞬间在公司传开。

  觊觎程潇美色的男机长纷纷表示遗憾,“我怎么不知道潇美人搬家呢,错失了一次表现的机会,简直天理不容。”

  视顾南亭为男神的空乘又是另一番花痴感慨,“要是知道顾总喜欢技术型的女人,我拼了命也要学飞行,哪怕飞蛾投火。”

  夏至则功德圆满似的给程潇打电话说:“顾南亭喜欢你的事终于人尽皆知了。”

  程潇正在签派中心取飞行任务,闻言说:“喜欢我的人多了,他算老几。”

  夏至笑得不以为意,“我怎么觉得他是在向全公司的男性员工宣告,他对你拥有所有权?”

  程潇倒没往这方面想,她只以为,“他在向我施压。”

  夏至笑得更大声,“把他逼到这个份上,程潇,你也是够牛的。”

  程潇换了个话题,把肖妃的检查结果告诉了她。

  “那就好。”夏至也松了口气,“对于干妈,我脸上只剩大写的服。对了,研讨会的名单上有倪湛,你有个心理准备。”

  研讨会?如果她不提,程潇几乎忘了,由民航局主办,中南航空承办的民航研讨会下周就要召开了,她无所谓地说:“有什么可准备,本来也没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见个面没什么大不了。”

  倪湛不比斐耀,夏至总是不放心,“或者顾南亭已经成为解药了?”

  程潇语气平静得听不出悲喜,“你的意思是倪湛是毒约?他份量够吗?”

  待通话结束,程潇关了机,转身见同机组的祁玉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像是恭候多时。

  程潇走过去,单刀直入:“从准备会上就一直盯着我,怎么,哪里得罪了?”

  祁玉的眼里有明显憎恶的情绪,“原来传言有人走绿色通道进入公司是真的。”

  “你说我?”程潇姿态坦然地反问,“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你倒是好意思承认。”祁玉以疯刺的口吻说,“看来倚仗长得漂亮,被一群肤浅的男人奉为女神的感觉很不错。”

  “谢谢你对我颜值的肯定。不过提醒一句:如此下狠手地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不是件讨好的事。”话至此,程潇倾身靠近祁玉,像说悄悄话似地气她:“尤其你男神也在这艘船上。”

  “你!”祁玉顿时气得脸色发白,“别以为长得漂亮就能为所欲为。”

  程潇直视她,“只有貌不如人,才会认为别人的漂亮是武器。”

  她说完扬长而去,祁玉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成了拳。

  程潇并不是那种轻易受他人影响的人,但祁玉的挑衅依然令她不悦,所以当旅客登机时,有两位乘客不知所踪,她的耐心所剩无几,以至于和地面管制员询问:“2134完全准备好了吗?”

  程潇语气生硬地答:“还没。有两位旅客失踪了,正在发布寻人启示。”

  管制员照例催促:“动作稍快点,前面沈阳已经开车了,你再不走我就让后面的北京先走了。”

  遇上这种情况,机组通常要说几句软话,为自己的飞机争取时间,程潇却答:“飞帝都就能插队吗?这个不能听你的,我们要先走!”

  管制员又气又忍不住笑,“动作稍快点吧。”

  等那两位乘客终于登机了,程潇的机组完全准备好了,她说:“2134申请马上推出。”

  管制员又回应,“2134稍等推出。”

  程潇不悦,“不是该催我们动作快点吗?怎么又不让我们走了?”

  管制员解释:“跑道头北京的飞机还没开车。”

  程潇命令:“让它快点,否则就靠边站让我们先走。”

  管制员哑了一下,时明憋笑得很辛苦,林一成没听见似的一脸平静。

  本以为乘客失踪令航班延误已经够不顺利了,结果飞机起飞没多久,距离目的地机场尚有三分之二的距离时,祁玉向机长报告说:“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乘客身体不舒服。”

  “身体不舒服?”林一成一时之间无法从她简单的一句话里判断出事情的严重性,“具体情况怎么样?有随行家属吗?”

  “有,他丈夫说女乘客的心脏不太好。”祁玉语速很快地补充了一句:“这对夫妻就是之前失踪那两位。”

  林一成吩咐程潇:“去客舱看看。”然后地面的医疗机构。

  女乘客已经有了昏迷的迹象。程潇协助乘务长把她平放在客舱走廊的地板上,并组织其他乘客坐好,以免围观时造成空气不畅,然后问女乘客的丈夫,“有随身带药吗?”

  老人脸色苍白,慌慌张张地去拿座位上的包。

  程潇见他手抖得厉害,接过他的包,“您告诉我药放在哪儿?”

  老人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哽咽着说:“我们是要赶去处理儿子的后事的,没想到……”

  原来,夫妻俩在a市工作的儿子出车祸去世了。

  机上的乘客原谅了因他们晚登机导致了飞机延误的过错。

  程潇把女乘客的情况叙述过后,林一成身为机长,当机立断申请返航。

  这是最快的落地的方法。

  空管得知飞机上有急症病人,马上指挥飞机调转机头,下降高度,直飞g市。

  为了缩短返航时间,程潇他们的飞机不得不在低于10000英尺的高度下飞行。而这种高度之下飞行速度是有限制的,但为了给心脏病发的乘客争取抢救时间,林一成在迅速下降到5400米的巡航高度后,始终保持着超速的状态。与此同时,程潇既要负责机组的通讯工作,又时刻保持与客舱的,随时掌握女乘客的病情。

  然而,女乘客还是没有撑到飞机落地就陷入了昏迷。

  程潇立即表示:“我学过紧急救护,我去。”

  林一成继续操纵飞机,同时指示时明:“与地面医疗中心,确保飞机着陆前他们能够及时到位。”

  飞机接地时,程潇正在为女乘客做人工呼吸。她感觉到林一成的刹车很急,而飞机滑行的速度也比平常快很多。机上的乘客显然也感觉到了异样,面色紧张。程潇清楚林一成是使用最大刹车来缩短着陆滑跑,以争取快速退出跑道,尽快滑到登机口。但此时此刻她来不及对大家解释什么,只扬声说:“请大家在飞机停稳后原位坐好,不要随意走动,以便医务人员进入客舱,对航班上的病人进行紧急救治。谢谢大家的配合。”

  当飞机靠上廓桥,医务人员登机,把病人抬出机舱,直接在廓桥内进行了几分钟的抢救,然后才把戴着氧气罩的女乘客抬走。

  由于程潇和乘务长先前在飞机上使用了紧急医疗设置来救护病人,地面需要上机更换医疗包。等待的时间里,飞机重新加了油,更新了飞行计划。一个小时后重新起飞,除了机上少了两位旅客,一切如旧。

  程潇做机上广播:“医疗中心刚刚通知,我们航班上的病人经抢救已经脱离危险。在此,我代表机组感谢大家的耐心。接下来,我们会把大家安全地送往a市。”

  客舱内一片欢呼,唯有林一成和时明的脸色瞬间变了。

  ...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