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14章 天空14

  花光所有好运气

  我已不想追究时间把我送回七年前出于何种目的。我只担心,茫茫人海,万人非你。幸好你及时出现,让我有足够的勇气面对那些再熟悉不过的物是人非。

  不怕花光今生所有好运气,只要还能遇见你。

  **********

  本以为叶语诺的事到此为止,至少在这个阶段,该到此为止。可当顾南亭在夏至办公桌上看到报纸上一则报道中媒体含沙射影地指责某航空公司高层以强欺弱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叶语诺的野心和恨意。

  是一家新媒体,以落选空乘为主题做的一期专访。

  能通过空乘海选的女孩子,外形气质必定不逊色。即便首战不利落选,聪明人也会借媒体之力为自己加持,搏个关注度。相比之下,叶语诺心机最重。准确地说,她在报复顾南亭洞悉一切后的淘汰。

  接受采访时,她哽咽难言:“我以为:但凡努力,必有收获。即便不尽人意,至少梦想还在,还可以为之努力。可现实那么残忍,让我不敢再谈梦想,更别提相信人心。”

  顺藤摸瓜是媒体的强项,听出话外之音的采访记者立即追问:“发生了什么残忍的事,叶小姐要放弃梦想,甚至质疑人心呢?”

  叶语诺闻言就哭了,导致采访中断。直到她情绪慢慢恢复,才得以继续。她红着眼睛说:“或许是我涉世不深,不懂行业规则。但违背身心的事,就算梦想破碎,玉石俱焚,我也一定不会做的。”

  行业规则?违背身心?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潜规则好吗?

  总编看完采访记录都傻眼了。他难免会想:叶语诺是因为不甘被中南航空某高层潜规则才被踢出局吗?按正常逻辑分析,她一介弱女子,如果不是真的受了什么委屈,哪儿来的胆量和赫赫有名的中南航空抗衡?而且她确实具备被潜的资本。思前想后,总编抱着正义必胜的信念咬牙批准:“登!”

  于是就有了这篇太傻太天真的报道。

  **********

  夏至给林子继送完文件回来,就见顾南亭站在她办公桌前看报纸。

  想都不用想也知道他在看什么,她问:“顾总,这对我们公司来说算是吗?”

  顾南亭把报纸随手放回桌上,抬眼看她:“不算。”

  夏至眉心微聚,显然对他的敷衍不满。

  顾南亭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推门前补充了一句:“勉强算得上是我的绯闻。”

  算你有种,竟然敢承认!

  午餐时间,夏至把报纸拍在程潇面前:“你家顾总行为不端,闹绯闻了。”

  程潇慢条斯理地享用着中南航空的午餐,眼睛都没抬一下,半晌,才不咸不谈地说了一句:“哪天你因为口无遮拦惹祸上身,别说我没提醒过你注意措辞。”

  夏至屈指敲了敲报纸:“什么叫违背身心的事?这是真刀实的指责!不是我无中生有!你是真不在意,还是装不在意?”

  “我在意什么?在意谁?”程潇的语气里有责备之意:“指责又怎么样?点名道姓了吗?人嘴两张皮,怎么说怎么有理。你有办法验证她说的是真话吗?还是你觉得在座这些人……”她抬眼,环顾环境优雅的几乎满坐的中南航空食堂:“在为一个品行不端的老板命?”

  夏至当然不相信顾南亭要潜规则叶语诺,他要潜也是潜程潇啊,毕竟程潇的颜值是叶语诺高攀不起的。可是,当事人都承认自己有绯闻了,程潇你入下戏能怎么样啊?

  埋怨归埋怨,夏至还是从程潇的回应里听出了端倪,她笑得轻佻得意:“在为你家顾总洗白啊?品行不端这么大的罪名谅他顾南亭也担不起……”

  程潇忽然打断她:“少说话对你有好处。”

  夏至非但不领情,还出言指责:“以前好好的聊天你从不会嫌我话多,自从和顾南亭鬼混到一起你就变了。”

  这时,一道低沉的男声插话进来:“她是怎么和我鬼混到一起的?”

  夏至回头,直径五米范围内,除了走近的话题男主角顾南亭,其他同事都退避三舍了。

  这绝对不是一朝一夕发生的事。夏至终于知道被好朋友插刀有多痛了。

  作为实习助理,她不动声色地起身给boss让座:“顾总您怎么来了?”

  顾南亭身穿西装打领带,衣冠楚楚,风度翩翩,气质明明和食堂不符。然而此刻他端着和大家一样的餐盘,施施然坐下的姿态竟没有半点违和感,如果他言语再亲切一点,夏至根本就要崇拜他了,“来这儿当然是吃饭,难道是八卦?”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但如果你八卦的是你的顶头上司,又特别好命恰巧被他听见的话,要皆大欢喜就不容易了。

  幸好夏至的脑筋和口条一样伶俐,她笑得无辜:“八卦和澄清是可以划等号的,否则别人会把你的沉默当默认。所以顾总,我只是以不同的方式表明自己‘谣言止于智者’的立场。”

  明明有诡辩的嫌疑,却也不是全无道理。顾南亭挑眉看程潇,“你觉得呢?”

  程潇抬眸,理所当然地答:“她说得对。”

  既然她发了话,顾南亭说:“那就继续用餐吧。”

  夏至被豁免无罪。但夏姑娘是多有眼力见儿的人,见人家二位相亲相爱,错了,是相敬如宾地用餐,她觉得自己多停留一秒都碍眼,便以还有工作待处理为由先闪一步。

  **********

  顾南亭注意到程潇餐盘中的两素及一碗汤,“不合胃口?空勤灶是为你们飞行员特设,有义务根据你们的口味改善。”

  程潇当然不会说自己正被大姨妈造访,“是我这两天胃口不好,放心,有飞行任务时,我不会挑食。”

  飞行员从事的是高体力高压力的飞行工作,有诸多的饮食限制,不易于消化,以及过于油腻的东西都不能吃。中南航空的食堂则以中国空军为参照,为各位机长和小飞们开了“空勤灶”。在他们有飞行任务前,都会在空勤灶就餐,以确保饮食方面不会对飞行造成影响。而程潇自入职以来,已经开始在空勤灶用餐。

  顾南亭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身体不舒服就请假,轻伤不下火线的说词不适合机长。”

  程潇看着他的眼睛:“培训期间不能请假,不是你定的吗?”

  顾南亭把自己餐盘中的牛肉夹给她:“我不是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你可以例外。”

  程潇从不接受不明不白的“恩惠”,她问:“为什么?”

  顾南亭似乎不满她的刨根问底,随口答:“你像我前女友。”

  程潇把他夹过来的牛肉原封不动还给他,“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

  顾南亭一口汤呛在了嗓子眼。

  咳咳咳——安静的食堂瞬间充斥着boss的咳嗽声。

  **********

  对于叶语诺的那段采访,顾南亭没有对任何人解释,包括程潇。而对于报道这件事,林子继询问过他处理意见时,他说:“不用在意。”

  林子继想到先前因叶语诺对他的顶撞:“我没想到她会因落选诋毁公司和您。”

  顾南亭抬手示意他不用说了,“她人单力薄,构不成威胁,随她吧。”

  他这样说,换成是不了解他的人,真的容易产生误会。但林子继却对这位上任不久的上司的人品有坚定的认知,有心私下里找叶语诺谈谈。

  没想到竟然给了叶语诺可乘之机。

  对于他的邀约,叶语诺没有拒绝。可当他们如约见面,林子继才说:“小叶,对于你落选的事情,公司是从大局权衡决定的,你不要误会了顾总。”

  印象中文静温柔的叶语诺忽然发作:“林经理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受了委屈,还不能说话了吗?”

  她声音大且尖锐,引得整个咖啡厅的人侧目。

  林子继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叶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只是……”

  叶语诺起身,含着眼泪痛斥道:“我是新人,不懂行规,可你们也不能因此欺负我,让我做一些,做一些违背道德的事吧。淘汰我没有关系,反正我也不会为了要成为中南航空的空乘牺牲自己的。但请您不要侮辱我的人格。”

  林子继是见过世面的人,可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遭遇,面对叶语诺语带双关的失实控诉,他有点不知所措,“小叶,你不要激动,我来找你……”

  叶语诺的反应让人以为他们发生了争执,而她一口一个委屈、欺负、道德、牺牲、侮辱的,难免让围观的人有所联想,更有好事者已经拿出手机开始录视频了。

  叶语诺自认时机恰到好处。她趁热打铁地把自己的手包抱在胸前,一副自我保护的弱者姿态,声泪俱下,“您不用说了,多少钱我都不会要的,我说的话也不会收回,而做过的人也别妄想抹杀事实。”

  林子继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对于叶语诺的心机和表演,他甘拜下风。可林经理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明白是怎么回事后不会这么轻易就吃了哑巴亏,何况事关公司和顾南亭的名誉。他冷静了下,斟酌措辞组织语言,欲扳回局面。

  却不需要了。

  这时,有人站出来说:“事实究竟是什么,不妨说来听听。反正你这么大声,为的就是引起旁人注意。现在我们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你不如借机发挥一下。”

  清澈干脆的声音,犀利尖锐的语气——林子继回头,就见程潇从卡座里走出来。

  这种巧遇简直是——天降神兵。

  林子继看向程潇的眼神立即从之前对小飞的“呵护”转变为对“大咖”的敬服。

  程潇从来都是不负重望。面对众人的手机镜头,她那么从容地走过来,挡住叶语诺去路,以讨教似的口吻说:“同在航空业,同为新人,有劳叶小姐给我普及一下什么是行规?什么是违背道德?什么又是委屈和牺牲?免得我一不小心犯了忌讳,丢了饭碗。我先谢谢你的信息共享。”

  叶语诺不认识程潇,却忌惮她咄咄逼人的气势和言语,“我为什么要和你说这些?”

  “利用大众舆论,难道不需要像我这种乐于拔刀相助的人助你一臂之力吗?”程潇笑得坦然,言语却直接犀利:“既然你说不出口,我就代大家问两个关键性的。你说的行规,是指潜规则吗?又是谁,要潜你?”

  承认,如同明言顾南亭潜她。那意味着公开向顾南亭宣战。以那位的个性,不可能纵容她如此肆无忌惮地造谣。否认,就是打自己的脸。叶语诺不敢应答。

  程潇料定叶语诺不敢,她看向林子继:“这位先生,你是来用钱解决所谓的潜规则吗?”

  这几乎是围观者心内共同的疑问。

  林子继看着程潇无懈可击的脸:“当然不是。别说是钱,我连开场白都还没有说完。”

  不给叶语诺开口的机会,程潇语速极快地说:“手机拿好,不小心丢了录音,叶小姐说你拿钱堵她的嘴,你就百口莫辩了。”

  不禁叶语诺,连林子继闻言都是一怔。

  “叶小姐确实通过了中南航空的空乘海选,但比叶小姐出众的新人比比皆是,”话至此,程潇刻意顿了顿,她淡然又骄傲地环视众人,似乎是在以自身为事实证明自己的话,“被淘汰本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毕竟人外有人,但因妒生恨抹黑公司,还试图利用大众混淆视听就令人不耻了。或者,叶小姐解释得清自己,是我误会了?如果是,你想我怎么道歉都行。”

  她句句在理,语气逐渐加重,言语直戳叶语诺要害和围观者的心。

  叶语诺想要辩驳,围观者却抢了先:

  “当我们是傻子吗,任你摆布?”

  “胜败乃兵家常事,被淘汰就重头再来呗,何必这样呢?”

  “做人还是厚道点好,别处处耍心机。”

  “是啊,你解释得清自己,我们就信。”

  舆论瞬间倾斜,叶语诺只能落荒而逃。

  **********

  这段视频还是流传到了网上,并迅速成为各大网站的热门话题,却不是因为叶语诺,也不是因为她所说的那些谎言,更不是什么所谓的潜规则,而是程潇的颜值。

  顾南亭随手打开一个评论,都在说:

  “哪家航空公司的妞?我要坐飞机啊坐飞机,求偶遇啊求偶遇。”

  “这是谁家的姑娘,怎么能美得这么帅!”

  “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偏偏拼口条,分分钟被虐死。”

  程潇的犀利顾南亭领教过,至于她的颜值——幸好她是飞行员,不用像cc那样在机舱内抛头露面。顾南亭突然有些接受不了程潇**之间成为网红的事实,他忍不住揉太阳穴。

  随后,按内线吩咐夏至:“让程潇来我办公室。”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