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看书
云过天空你过心

第12章 天空12

  那一晚,程潇拒绝了顾南亭。她说:“承蒙顾总厚爱,我还是准备把简历投给海航。”

  万一没被录取呢。顾南亭的内心是如此期待的,当然,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像她这种漂亮又有本事的女飞很抢手。尤其她还和冯晋庭见过面,证明海航已经向她抛出了橄榄枝。

  为免历史改变,他再次争取:“中南给你的平台不会比任何一家航空公司差,即便我们还处于发展阶段。”

  说中南还处于发展阶段当然是谦辞。程潇丝毫不怀疑中南的实力,至于他的用意和诚意,原谅她暂且不想评价。

  顾南亭没再急于说什么。直到保时捷在程家别墅前停稳,他也下了车,在程潇道过谢后要走的瞬间,他拉住了她的手。

  树影下,程潇侧头看他,目光沉静清明如夜空的星。

  “再慎重考虑一下。”像担心程潇干脆利落地回复“我已经决定了”一样,顾南亭补充,“不用急于现在给我答案。我的话,永久有效。中南和我,随时欢迎你。”

  **********

  程潇不是为拒绝顾南亭随便找的借口,她确实是准备把简历投给海航。然而,当顾南亭说“中南和我,随时欢迎你”时,她的心绪还是有了些许波动。

  程潇并不了解顾南亭,可她看得出来,他个性冷淡,为人高傲,和自己一样不是好相处的人。可对于她的抵触,他冷静克制,照单全收,甚至还主动发出邀请,并承诺永久有效,令向来行事果决的程潇竟然犹豫了几天。

  可是,生活和电视剧一样狗血,总把你推到意想不到的境地。就在程潇慎重考虑过后已经把简历上传到邮箱准备投递时,夏至突然发难:“不要告诉我你是为倪湛才坚持去海航的?”

  程潇神色微变:“他在海航?”

  “你不知道?”夏至松了口气:“海航机务总工程师,不是倪湛,还会是谁?”

  机务总工?她几乎忘了,同样是“摸透”了飞机,相比自己这个懂飞行原理的飞行员,民航机务专业毕业的倪湛才是懂飞机系统的技术帝。程潇早就听说,他可以单人更换apu,无光线情况下重接导线,听声辩别发动机故障,是机务中的传奇。所以,年纪轻轻成为机务总工程师,也不足为奇。

  难怪老程指名让她去航海,原来和冯家的交情不是关键,重点在于倪湛。只是,程潇记得自己出国那年他明明是在国外的一家航空公司供职,所以对于上次的见面,她以为是恰好赶上倪湛回国看望倪一心。程潇终于反应过来,对于倪湛工作的事,他和老程只字未提,竟然是有默契的。

  程潇当即给程厚臣打电话:“我不会去海航的。为什么?我就看看,我程潇不开他倪湛维护的飞机,会不会摔!”

  程家父女虽都不是好脾气的人,却“恩爱有加”很少吵架。夏至见她火了,劝道:“你不去就不去呗,说什么摔飞机啊。老爹还不是担心你。”

  程潇盯着她:“你是怎么知道倪湛是海航机务总工的?”

  夏至坦白说:“今天公司开飞行安全会议,顾南亭提到海航机务部……”她话还没说完,程潇已经在穿鞋了,“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回应她的,只有关门声。

  **********

  飞行安全是航空公司永恒的话题,重中之重。因此每家航空公司对于飞行员和机务的聘用有着严格的要求,硬性而苛刻,为的就是确保飞行安全。

  像倪湛这种技术型人才,势必成为各大航空公司争相抢夺的对象。而他昨晚带领机队连夜抢修,排除了一架飞机的安全隐患,确保航班正点的事,再次引起业内关注。

  中南航空每月一次的例行飞行安全会议正好召开,顾南亭特意安排林子继放了一部真实的空难记录片。那是英国的一架飞机,因为机务在更换驾驶室的窗户时使用了尺寸略微短小了一点的固定螺钉,导致挡风玻璃在空中飞掉造成释压,把机长吸出窗外,险此造成空难。

  空难记录片的效果比好莱坞大片还震憾。机务部经理顶着巨大的安全压力表示,后续将加强机务人员的安全意识,严格遵守安全手册和安全程序。

  顾南亭没有过多的施压,只以建议的姿态说:“海航的机务总工倪湛是行业翘楚,有机会的话可以多和他交流。由我们公司出面组织,与海航,或是整个行业进行一次机务的技术交流,会是一次提高。”

  倪湛在业内那么有名,机务部经理当然对他也有耳闻,“倪湛那个人为人寡淡,听说从不出席任何除海航外的会议。”

  顾南亭静了几秒,以肯定的语气说:“此时非披时,不妨一试。”

  夏至因此得知,与程潇“青梅竹马”的倪湛是海航的机务总工。

  程潇却误会了,她很难说服自己顾南亭不是故意的。

  她联想到和倪湛见面那晚,顾南亭的意外出现。她以为,顾南亭听见了他们的对话,自以为是地猜到了她和倪湛的关系,才故意把倪湛在海航工作的信息透露给夏至,近而传达给她。事实却是,顾南亭也确实是故意的。不过,程潇和倪湛之间的微妙,他不是那晚才知道。但顾南亭无意解释,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当程潇打来电话,语气不善地说:“果然身居高位的人都不是什么善类。顾南亭,我劝你心机别枉费在我身上。”

  顾南亭觉得自己手气真好,随便出一招,就能激起千层浪。他静了几秒,笑了,“程潇,你有没有想过,你现在指责的人可能会成为你的上司?当然,你可以和我赌一辈子气拒绝中南航空,反正像你这种牛人,也不必委屈求全为谋生而工作。但如果你像夏至一样独自一个人生活在一座陌生的城市,没有人脉,没有根基,还没有任何倚仗,你还会像现在这样有底气吗?”

  他这番话说得冷静自持,有善意的提醒,提醒程潇不要把话说得太满,给彼此都留条路走。也有不悦的批评,批评程潇之所以有底气拒绝一份她热爱且有发展的工作,还视伯乐赏识于不顾,是因为从小到大没有承受过来自于生活和经济的压力,以父母为倚仗。

  如果程潇是个娇纵任性的公主,势必会因此翻脸。连程厚臣都说:我的女儿,没空接受批评。加上她向来是尖锐的,别说当众撕小三了,连老爹的红颜知已都敢挤兑的女子,会任凭一个没有什么交情,甚至不待见的男人指责批评吗?

  但她却沉默了,似乎被戳中了什么。

  顾南亭表现出极好的耐心,程潇不说话,他也不急于挂断电话,只是安静等待,或许是等她爆发后的反唇相饥,或许是等她想通后的妥协退让。

  结果,程潇说:“请我喝酒。”

  弱者爱逞强,强者懂示弱。顾南亭觉得这个懂得示弱的程姑娘,可教。

  他绅士地表示:“你在哪儿,我让司机去接你。”

  程潇拒绝:“不劳大驾,我在出租车上。”

  原本就准备和他当面吵一架吗?看来自己故意在夏至面前提及海航和倪湛,效果不错。顾南亭漆黑幽沉的眼里有了笑意:“过来吧,我在航空俱乐部,红酒吧。”

  **********

  程潇到时,顾南亭任由她点了一杯酒,只提醒:“这杯就是你今晚的量,自己把握节奏。”

  程潇抬眸看他,言语毫不客气,“操心太过容易内分泌失调。”

  顾南亭看她一眼,眼神里蕴含几分隐约笑意:“除非今晚结束时你比我清醒,我就不再管你,在喝酒这件事上。否则,”他示意侍者:“仅这一杯。”

  侍者躬身应下。

  程潇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几秒,移开,执杯喝掉三分之一。

  顾南亭无语地笑了笑,和她喝了相同的量。

  要不像是欺负她似的。

  酒吧里光线幽暗,曲声轻柔,周围客人不多,三三两两地分布在各处,轻声细语。窗外夜色清寒,而她对面坐着的男人,衬衫长裤,贵胄天成。

  她依然是淡漠的样子,有些意兴索然,但即便如此,面孔上外露的明艳妖娆,还是为她凭添了几分性感神秘的味道,令人惊艳心动。

  这个夜晚,这宁静的城市一角,透着的都是让人怀念的熟悉。

  我忘了很多细节,包括那一年,你是如何来到我身边。我努力回忆,却发现记忆也都忘记了。我就只好在这里,等时间陈述。因为我不想错过,和你的过去。

  即便我现在在你眼里,是陌生人。

  顾南亭盯着程潇,眼神静而沉。

  程潇并不回避他的注视,只觉得这个男人摸不透。在喝完半杯时,她开口了:“一般长得漂亮的女人都没有好人缘。比如我,美得有攻击性。而我这个人,除了会开飞机和漂亮,浑身上下都是毛病,自私、任性、冷漠、刻薄、尖锐、五毒俱全。所以,和我共事不值得期待,也不会是件愉快的事。”

  她对自己有如此深刻的认识,顾南亭真的是……无力反驳。

  他看她一眼,“说这些有意思吗?就算备了案,犯了错照样追究。”

  程潇像是十分受用他透出警告意味的目光,笑了笑,“想到我以后可能要面对一个死板无趣高傲苛刻的老板,好没憧憬。”

  他竟然这么不被期待?顾南亭略微恼怒:“如果我要签的不是你的劳动合同,而是身契,你再感叹人生无望也不晚。”

  “身契?想得美!”程潇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下:“我再考虑一下。”

  “矫情!”顾南亭没端杯,任由她自顾自地喝完剩下的大半杯。

  **********

  程潇毫无悬念地又醉了,再醒过来时人在顾南亭公寓卧室的大**上。

  顾南亭当时人在书房,听到动静走出来:“洗漱吧,早餐马上送过来了。”

  他这样若无其事理所当然,程潇有点不悦,“你怎么不送我回夏至那?或者让她来接我也行啊?别告诉我,你没她号码。”

  “就那么点儿量,还嗜酒成性,也好意思对我提要求。没把你扔在酒吧,是我手下留情。”顾南亭自顾自地下楼,“记住,以后没我在,你不许喝酒。”

  因为刚睡醒,程潇嗓音微哑:“你既不是我老爹,又不是我老板,凭什么对我指手划脚?”

  凭我是你未来老公——当然,现阶段这仅仅是顾南亭的内心戏。

上一篇 返回目录 下一篇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