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三十卷 第三章 西南之战

第三十卷 第三章 西南之战

  七八六年的四月六日,紫川家的西南方面军队主力抵达旦雅城郊,与林氏家族设立的旦雅大营遥遥对峙,因为林家入侵西南的部队都被抽回了,所以帝林军一路兵不血刃的抵达旦雅,军容极为鼎盛。紫次增援西南的紫川军共有二十一个师外加八个特种旅,共计二十一万兵马,其中有三万人的骑兵军,大军分成左中右三营地分驻。

  另外,西南例来是元老会的重点势力范围。这次,各省的元老和贵族大多站在帝林政权这一边,他们的私兵也被整编参加到帝林的军团中。虽然经过紫川加的收编,每个贵族的私兵都不得超过五百人,但西南的贵族和元老实在太多,参加的私兵总共有一万五千人之多。他们被单独组编成军,被帝林委派监察厅军官指挥。

  当然,西南贵族如此积极的参加,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忠君爱国热情—开玩笑,真正忠君的贵族现在该跟帝林拚命的。更重要的是,帝林大人已经放出话来了:「若非同道,便为敌寇!」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嚣张的家伙肯定没有好下场的,但问题他现在还是活蹦乱跳呢。「公当面痛骂逆贼,群贼变色,公历遍酷刑而面不改色,慷慨就义,諡号忠贞。」—虽然被史书这样记上一笔确实很过瘾也很光彩,如果是别人干这种事贵族们说不定还会叫好喝采一阵,但若要他们自个来的话,贵族就敬谢不敏了。那个杀人魔,他可是动辄屠人满门的。

  而林氏家族的旦雅大营则拥兵二十三万,大部分是步兵,骑兵只有一万五千余人。这是一场吸引了全大陆目光的战役,在林家和流风家,许多军事观察家都迫不及待的显摆自己的先见之明,分分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表示战况必将会持续很长的时间,但最终林家必将会凭藉著雄厚的实力取得最后胜利。

  旦雅城下,十几名黑衣宪骑奔跑著,漫天灰尘中,一挑黑色的飞鹰旗赫然醒目。

  「林家小儿,可有胆子出城与我军一战?」

  滚滚的尘烟中,不时传来响亮的呼喝,剽悍的杀气随著烟尘逼人而来。

  几分钟后,旦雅城门打开,城门道口传出轰隆的马蹄声,红色的骑兵潮水般涌出,烟尘滚滚的朝城外扑杀而去。紫川家宪兵毫不示弱的冲上去,斜斜的一头撞进了林家骑兵的队伍中。两军对撞,数百只马蹄杨起了高高的灰尘,黄沙遮目,伸手不见五指。两军就在这一片烟尘中厮杀交战著,只听得交战的声音一阵接一阵的传来,凶狠的马刀劈砍声,武器碰撞的铿锵声,战马的嘶鸣和死伤者的惨叫声。

  交战声一阵便告结束,一群黑衣骑兵从那沙尘中冲出,斜斜向北冲去,风声将他们的狂笑声带到了城头:「林家无能,废物一群,哈哈!」

  战场上的黄沙和灰尘渐渐被吹散,一目凄惨的景像出现在面前:被打死的骑兵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地,失去主人的战马孤拎拎的伫立著,不时发出悲哀的长嘶声。重伤的士兵在尸堆中嚎哭惨叫。幸存的士兵六神无主的坐在马上,眼神迷网,像是无法接受刚刚发生的事情。

  领兵出击的骑兵中校回到城头,脸如死灰。他报告到:「长老,下官……」

  「你不用说了,我们都看到了。」

  说话的人是林氏家族的军务长老林康,望著城下正在远去的骑兵们,他的声音中有一种压抑的愤怒。

  中校头低的都快碰到地了:「下官无能,堕了家族的威风……下官……愿受军法处置。」他又是愤怒又是屈辱,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在自家门口,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敌人只有十几个,自己出动上百名骑兵出去围剿,却被人家一通砍杀干掉了十几个后扬长而去。

  「算了。中校,鼓舞精神,来日再战。如果打败仗就要受军法……」林康环视周围的军官:「我这都剩不下人了。」

  军官们纷纷跪倒:「下官无能,有辱军威,还忘长老恕罪!」

  林康长叹一声,叹声中蕴涵著无奈:「偌大的林家,难道就真的找不到能与他们匹敌的勇士和猛将吗?」

  林氏家族在大陆上帝一个创立了大规模的皇家军事学院,创建了职业军人和义务兵结合的先进军制,拥有各种先进的军事理论和战术技巧,也拥有精良的武器,但唯独缺乏一样东西—在一个和平了两百多年的国度里,军人要培养剽悍血性实在太难了。

  遥想追忆林家先祖,林凤曦的坚韧和才华,林枫的英才绝代,林坚毅的慷慨激烈,哪个不是一代豪杰。没想到在西南传承了三百年后,林家把先祖的气魄都丢光了,只剩在黑暗中偷偷摸摸玩弄阴谋的手段。当代林家人物中,只有林云飞还算继承了先祖的风骨。可惜,英才总是死得太早……

  林康制止了自己的思想:这是不可触碰的敏感话题。

  他沉声说:「将军们,情形对我军不利,诸位可有什麼好建议吗?」

  自从帝林安营后两军进入对峙阶段(其实从名义上来说他们还是紫川家王军,但何丘高层无不对那层画皮嗤之以鼻,直接称之为帝林军团)在斥候战中,何丘军处於全面下风。林康多次选拔勇士出击,企图打破其优势,但都宣告失败。在小规模厮杀中,帝林军强悍的战力崭露无遗,每次都把何丘斥候打得落花流水,夺命而逃。紫川家的宪兵还要不依不饶的追杀,就像今天这样,十几个宪兵就敢追到旦雅城下来叫战,林家的斥候活动范围被压的越来越窄,越来越小。

  世界上没有人是傻瓜,能充当侦查斥候兵的更是精明过人。那些最强悍最勇敢的武士战死后,剩下的官兵也学了乖。每次接到出营查探的任务,他们就聪明的出城晃荡—跑到那些城头看不到的地方就行了。至於**线和帝林军血战—别开玩笑,在热血的战士死里逃生十几次后血也该冷到跟冰箱里的可口可乐差不多了。至於说侦查报告,那好糊弄,大夥串通好口供,回家就胡说八道一通好了,要多惊险有多惊险,血战连城。若是相信他们的口供,简直跟半个紫川西南军都交过手了。

  此消彼长下,帝林军斥候活动得更加嚣张。他们不但压制了何丘军正面的活动范围,甚至还数次侵入何丘军的后路,袭击了何丘军的补给队和信史。虽然损失不大,但给旦雅指挥部造成沉重的压力。尤其是失去了对帝林部队动向情报的掌握,这更是令林康深感惶恐。

  「启禀长老,照目前情势来看,很遗憾,对方单兵战力在我军之上。为打破僵局,下官建议增派斥候部队,将斥候增加到连队以上规模,以打破对方的封锁。」

  「若对方也跟著增兵呢?」

  那军官顿时语塞。林康冷哼一声,却是对答案心知肚明:形势会跟现在一模一样,自己照样会被压著打。而且,如果自己增兵的话,帝林也肯定会跟著增兵,前哨战就会不断升级,对后变成两军主力的对决。但现在,决战是不符合林氏家族利益的。

  「没办法了。只好拖了,帝林军的锱重和储备都不如我们,拖到他们退兵就好了。」

  七八六年四月十五日清晨,在发白的黎明天空下,极速的马蹄打破了旦雅大营清晨的寂寥。从何丘赶来的信使带来了可怕的消息:数量可观的帝林军部队已经越过了边境,进入了何丘国土,他们正朝著林氏皇室的首都何丘城挺进。

  「敌人手段残酷,简直前所未闻」信使脸色发白,大口得喘著粗气:「他们一路烧杀掠夺,凡是所经的村庄和城市都被烧成了白地,居民被杀戮一空!如今,米加城和罗巴城都以被敌人攻陷了,敌人正在城池里大肆放火呢!长老会已下达军令,命令从各地抽调守备部队前来抵御。旦雅大营也要采取相应措施,以阻止敌人对我国的破坏!」

  闻知噩耗,林康眼前一黑,几欲昏厥。

  他愤怒的叫道:「怎麼回事?他们倒底是何时分兵的,我们怎麼一无所知?」

  部将们低著头,无人敢抬头直视。敌人大营就在自己眼皮下分兵出击,但己方居然毫不知情,这种失误已不能用过失来形容了。

  其实,先前林康也有担心,战火有可能蔓延到何丘本土去。但林睿告诉他:「不必担心!帝林现在地位很不稳,紫川秀、明辉等军阀随时都有可能掀起一波复国浪潮将他掀倒。那时,唯一有可能收留他的国家就是我们林氏了。这个意思,我们已经让何丘驻帝都大使给他转告了,想来他知道怎麼做的。毕竟两国交战是一回事,滥杀平民又是另一回事了。」

  没想到的是,帝林这条疯狗,他真的把事情做得这麼绝!

  林康是在四月十五日凌晨得到帝林入侵消息的,其实,早从帝都出兵之时,监察厅的参谋部就做好了大规模入侵林家的计画了。

  「计画代号『野火』!林氏家族敢悍然侵占西南,无非是视我监察厅政权软弱可欺罢了。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让世人知道与我们为敌的下场!」

  开战后,帝林将宪兵团精锐力量投入先遣战中。经过数天的缴杀与厮斗,林家的斥候被杀的寒心丧胆,不敢越雷池一步,成功的屏蔽林家的耳目后,帝林军开始执行代号「野火」的大规模侵杀战术。

  四月十二日,在先遣斥候的掩护下,西南大营秘密像何丘本土派出四支特遣队,各部队将领如下:

  哥普拉统帅第一特遣队,下辖部队两个步兵师,兵力两万人;

  沙布罗统帅第二特遣队,下辖一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兵力一万五千人:

  白下统帅第三特遣队,下辖两个步兵师,兵力两万人;

  帝林统帅第四特遣队,下辖两个步兵师一个骑兵师和一个特种师兵力三万五千人;

  除了这四路特遣队外,禁卫统领今西负责留守大本营,统帅剩余的十二万部队牵制旦雅大营的林家主力。

  在黎明的晨曦里,各路兵马依次出发。士兵们铠甲黑亮,眼神森然,杀气冲天。队伍如同一条盘踞的黑色巨龙从巢穴里探出了头,不见头尾。

  出发前,三位将军都来向帝林告别。大家都没有罗嗦,而是用简单的一句话来表达心情:「大人,保重。」

  帝林向他们郑重的握手,深深的望著他们,像是要把部下的相貌铭刻进心底。

  将军们一个接一个行了军礼,转身大步离去,黑色的军服消失在黎明前的黑暗中。

  帝林伫立在晨风中,身影萧瑟。今西提醒他:「大人,您也该出发了。」

  帝林恍若不闻。过了好久,他才对今西说:「谢谢你们,一直陪我走到现在。」

  今西用力行了一个军礼,肃容道:「大人,这世上,有人痛恨我们,有人恐惧我们,有人厌恶我们,但却没人能无视我们。男儿能如此一生,虽死足矣!能追随大人您,是下官最大的幸运!」

  帝林凝视今西,他用力拍拍对方的肩头,什麼也没说。他转过了视线,把目光投向了东方天际的虹霞,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

  这是一场茫然的征战,谁也不知道前路和曙光在哪边,也不知道这样的厮杀什麼时候能结束。作为谋逆和弑君的共犯,每个人都背负著沉重的罪恶感。无边的鲜血,无边的黑暗和绝望,更可怕得是,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和出路,这样的绝境里,再坚强的铁汉都变得脆弱。

  支持监察厅走到现在的,是彼此之间的团结和支持,那种比兄弟更亲密的情谊。

  ------我们都是该进地狱的罪恶者。------

  抱著同样的负罪信念,整个监察厅凝聚成坚强的刀锋,大家护卫著彼此的后背,紧紧的抱成一团,抵挡著一轮又一轮挑战。强悍的男人们骄傲的创造了一个奇迹,并发出令世人恐怖的力量。

  「今西,在我们死亡之前,把整个世界堕入血海吧!」

  黎明时分,帝林亲自统帅三万部兵和五千骑兵离开西南大营,兵马径值朝林氏国境奔去。大军一路疾行,午间时,中军已越过了紫川家与何丘的国界碑,轻易的粉碎了林家边防部队的抵抗,大军呼啸著冲入林家国境。

  就在帝林军团越过界碑的那刻起,恐怖的消息伴随著烈火与铁蹄一同涌入,血海淹没了林家的东部边境,何丘蔚蓝的天际被乌黑的浓烟所垄罩。

  四月十二日,帝林击破何丘边境的第六守备联队,全歼,斩首一千五百人。

  四月十二日,哥普拉攻克米加尔城,屠城,七万人被杀。

  四月十三日,罗巴城被帝林攻克,屠城。十一万人被杀,帝林下令焚城。就在燃烧的城池边上,监察厅士兵筑起了大规模的景观。

  四月十三日,白厦横扫十一个村镇,屠杀平民三万人。

  四月十三日,沙布罗攻克林家东部重镇多马城,俘虏驻军士兵七百人,全部斩首,但他没有对平民出手,而是打开城门放该城的民众逃生后在放火烧城。

  四月十四日,帝林攻克何丘外围军阵,杀何丘守备兵三千人。

  ……

  从本质上说,军队是一部高效的杀戮机器,一旦这部机器对著平民全速开动时,他造成的破坏和毁灭是无可抗拒的。面对著一支从与魔族的厮杀中磨练出来的军队,由平民激於义愤组织起来的所有抵抗都不过很好的阐述了「螳臂挡车」这个成语。对一般平民来说,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找到:监察厅搞起屠杀来是很有经验的,步骤明确,流程清晰,就跟机器生产流程一般熟练。

  帝林军各支特遣队分进合击,进退神速,黑甲的士兵犹如一群密集得蝗虫,经过之处便是一片惨叫和厮杀,死亡和毁灭。村庄、城镇、城市、农场,大军所经之处,留下得只剩一片血海和焦炭。

  「帝林来了,快逃命啊!」恐怖的声音回荡在何丘上空,市民恐慌不安,一日数惊。大批边境住民被屠杀,幸存者纷纷离开了家园,涌往何丘城避难。而何丘本城的居民却逃往了更南的地域,甚至涌往流风家国境。数以千计的仓库和店面被掠夺,被焚烧,上十万边境住民被屠杀,上百民众逃难而流离失所,何丘城内的秩序分乱不堪,杀人、抢劫、盗窃等各种恶性刑事案件层出不穷,谣言满天,居民人心惶惶。

  面对帝林军的屠杀,林家的军队不是没做过抵抗。四月十六日,军务长老林康从旦雅派出了一支四万人的追击部队试图阻止帝林军,但在何丘与旦雅之间的国道上,这支部队被沙布罗和哥普拉前后夹击,联手击溃。

  何丘皇畿和旦雅大营都大为震惊。帝林军团的斥候部队频繁活动,不断袭击林家的信使和斥候,这造成了旦雅城和何丘皇畿的情报空白。因为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帝林部队埋伏,旦雅大本营和何丘皇畿相互之间也缺乏配合默契,於是两城指挥官都谨慎得把兵紧紧收缩在城内,不敢派兵出战。

  这也是战争史上罕见的一幕了,何丘皇几驻兵马十二万,旦雅大本营住兵二十二万,但就在这两座军事重镇之间,帝林军对的数万兵马竟能一连几天肆无忌惮的横行屠杀,如入无人之境。读到这段历史,后世不该是该赞叹帝林得胆气过人,还是该鄙视林家的怯弱如鼠。

  加急警报铺天盖地的潮何丘总参谋部涌来。因为军务长老林康在旦雅前线指挥部队,何丘城内军事指挥权交给了林文。这个四十多岁的中将除了担任林氏家族的总参谋长外,他还是林氏皇家军事学院的校长,这是一位沉稳老练的将领,素来以稳健沉著而著称。

  此刻,他死盯著墙上的大地图,眉心的皱纹深深的聚成一个「川」字。在地图上,靠近东部边境的城镇一个接一个得被标上红色符号,这表明了他们发来了求援讯号。但也有不少村镇并没有发来信号。这并不表示他们安然无恙,正相反,这表明全村都被宰的乾乾净净,连发警报的都逃不出来。

  过了好久,他才回过头来,望著满座同样神情肃穆的参谋官们。

  「敌人来势凶狠,在两百多里的国境线上全线出突击,处处开花。但到底哪一路才是他们的主力所在?他又想干什麼呢?」

  和长官一样,何丘参谋部的精英同样在冥思苦想,神色凝重。

  对於一般将领来说,分兵的确是大忌,容易被敌人各个击破。但帝林不同,他是当代一流的名将,他的许多战例至今仍是何丘皇家军事学院学习的经典案例,他对军队的掌握和运用绝非一般庸将能比,不可能犯那种愚蠢错误的。谁若轻视他,谁就自取灭亡。

  经过半个小时的激烈讨论,参谋部做出总结:「帝林采用的是分进合击的多头蛇战术。他派出四到五支部队,每支部队都在两三万人左右,彼此呼应,距离不超过五十里,旋分旋离,行动迅速。敌人将领间有高度的默契和配合,无论我们攻击敌人的哪一路兵马,其他三路兵马都会扑上来包抄我军,网配合著吃掉我们的兵马。比如林康长老的追击部落本来是想攻击敌寇哥普拉的部队,却不料敌寇沙布罗突然从五十多理外快速迂回到他背后,导致了我军大败。假若我们出动绝对优势的兵力,那帝林就会远远避开,不与我军交战。我军是追不上他们的。从远东战争中的长途奔袭战例中可以看出,帝林军团的机动力和战斗经验远超我军。」

  虽然何丘总参谋部看穿了帝林的战术,但这并不等於他们能破解。帝林部对进退神速,出击如电,一系列动作快的令人目不暇给,而且各支部队相互掩护,配合默契,忽进忽退令人眼花撩乱。何丘参谋部连捕捉他们的痕迹都办不到,更不要谈出兵剿灭了。

  但林文认为,帝林也有其弱点,虽然个弱点并不在战场上。帝林的兵马精锐,但后继无力,物资短缺,无法与何丘源源不断的增援相比。只要林家驻重兵控制住了何丘和旦雅两个遥相呼应的重镇,那些外围的村镇和城市就留给帝林折腾吧,看他有多少精力。他折腾的越久,留下的线索和痕迹就越多,就越疲惫,将来收拾他就越容易。

  林文总参谋长向长老作报告:「宗家殿下,帝林将宝贵的战力浪费在毫无军事价值的平民和城镇上,这种疯狂的冲杀不可能长期持续的,除非他们拥有无限的物资和精力。敌人以战略力量来执行战术任务,目的就是激怒我军出动,动摇我军不动如山的优势。总参谋部建议,目前来说,为确保皇畿安全,我军主力不宜轻动,应以密集的强力斥候部队与敌人频繁接战,查探敌人动态为主。」

  但这提议被林睿否决了:「参谋长阁下,你的建议恕长老会无法苟同。敌人在整个东部边境烧杀掳掠,屠戮我们的国民,焚烧我们的城市和乡镇,我们坐拥三十万大军却只能旁观坐视。这样得事,长老会无法向国民交代。」

  帝林军团如此肆无忌惮的烧杀掠夺,林家政府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满怀仇恨的河丘子民渴望一场痛快淋漓的胜利来疏解他们心头的怒火——否则的话,这股怒火就要冲着挑起战争的河丘政府烧过去了。

  “民间的情绪十分糟糕。联合商会已经提出严正抗议,他们说这种状况再继续,他们将拒绝纳税和撤离河丘。”

  林睿的表情严肃中带着愤怒:“两百多年来,帝国的领土从未受到外来攻击,我们的子民沐浴了两百年的和平阳光,他们相信自己是得到保护的。比起战争不断的紫川家和流风家,我们拥有得天独厚的自豪感,但就在这几天,林氏家族用两百年时间打造的自豪感被击个粉碎!总参谋长阁下,我命令你制定更加积极的计划,寻觅入侵敌寇的踪迹并消灭它们!”

上一章:第三十卷 第二章 阁楼圭王 下一章:第三十卷 第四章 停战协议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