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三十卷 第二章 阁楼圭王

第三十卷 第二章 阁楼圭王

  “白川,你可回来了!”远东统领向麾下第一重将微笑著:”路上辛苦了,快进来吧!”

  “大人!”

  紫川秀那满头雪白的银发怵目惊心的映入眼帘,白川整个人愣住了,呆呆的站在门口。看著满头白发的青年将军,不知为何,她的鼻子发酸,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

  “大人,您……您受苦了。”

  “说的什麼话呢。”紫川秀微笑著摇头:”进来吧。”

  紫川秀把白川迎进了办公室,给她倒茶递了过来:”白川你这次一去就是差不多半年,走了几千里,辛苦了。”

  白川惶恐的接过来,轻轻的搁桌子上,立正行礼道:”大人,很抱歉,下官把任务办砸了,您责罚我吧!”

  “哦?”紫川秀抬眉笑笑,倒不显得很惊讶:”说说看。”

  白川把与林家的交涉过程说了一下,紫川秀神色沉静,端著一杯茶微笑著,也不见得如何恼怒或者失望。

  “这事,并非白川你的过错。帝都事变是个谁都想不到的意外,这是天运,并非人过,白川你就不必再烦恼了。”

  “下官无能,办事拖沓了。若我能早点和林家达成协议…….”

  “即使你达成协议,帝都事变照样会发生,协议一样会变废纸的。”紫川秀摇头:”失职的人是我,我的目光太短了,只盯著魔族和远东,却没留意国内,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大人,您倒了瓦伦,魔族那边怎麼办呢?”

  “因为雪灾,野蛮人被冻死不少,这是天幸了。罗杰留在那边,远东第一军也留在那边,两个魔族军镇都在那边,在加上亚昆族、哥昂族、蒙族和赛内亚等各部附庸军,我想顶住实力大伤的野蛮人还是没问题的。我带过来这边的,有我的亲军、你的第二军和秀字营,还有两个魔族军镇,在加上明羽的第三军。国内的局势很乱,关键时候我们要能说得上话,手上不能没有筹码。”

  白川嗫嚅著:”大人,下官可能办了错事……可能给大人您添了很大的麻烦。”

  “办了错事?白川你说的是什麼?”

  “大人,在路上,我碰到了紫川宁和李清,她们正被一群暴徒围攻,我出手救了她们…….”

  “呃?”

  “下官带宁殿下回来时,事先已向她秉告了,为避免军心浮动,我们最好隐瞒住宁殿下在我们军中。但林冰阁下她居然大张旗鼓的宣布宁殿下抵达的消息,带头向宁殿下效忠,还将在场的军官介绍给宁殿下。”

  紫川秀对白川微微一笑,说:”林冰阁下这样作,并没有违反军纪。”

  “是的。”白川站得笔直,她毫不退让的正视紫川秀:”但远东军从创建伊始就浸透了您的心血。这是您一造的军队,不容任何外来势力插手。这个原则,高过任何军纪!”

  “宁殿下是林冰的旧主,她为她著想考虑,那也是人之常情,未必就有什麼别的想法。”

  “大人,远东军团六十万将士,从瓦伦要塞一直到魔族东大荒草原的万里疆土上生活的两千万各族子民,他们只能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您。除此之外的任何人,无论他有如何显赫的身分,无论他的出身如何高贵,我们都不承认!”

  紫川秀长叹一声,却是什麼也没说,转身大步出了门。他身后传来白川急促的叫声:”大人,您……您已经作出决定了吗?”

  紫川秀转过头来,定定的望著白川。他简单的答到:”既然她们在瓦伦,我就必须去见她们。这是我欠哥应星的,也是欠斯特林的,无法逃避。”

  餐厅里人头济济,经历了长途跋涉而来的禁卫军官兵们坐成了整齐的两列,他们正安静的用餐。在士兵们的脸上,很容易的可以看出疲惫和憔悴的痕迹,有人头上还裹著纱布,血迹斑斑。但现在,他们的神情是安谧而放松的:他们经历了艰难的苦战,逃脱了凶险的追捕,将自己的主君护卫到了安全的地方。面对著苦难和危险,他们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忠诚,比起那些中途逃脱的同伴,他们是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紫川秀也看到了紫川宁——事实上,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在济济的人群中,这位紫川家的未来总长伊然是那麼的引人注目。她美丽的容貌、恬静的气质使她卓然於众人。即使在逃难之中,她依然保持了与身分相衬的气度。

  他看著她,看著那个美丽的女子,自己曾经的梦想和憧憬。卫国战争开始时,自己与她在帝都告别。那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但现在看来,那似乎是一个世纪以前的事。自那以后,多少震惊世界的大事发生。

  魔族王国覆灭了,紧随其后的,紫川家也毁於内乱了。斯特林的笑脸从此成了回忆,帝林的长剑杀气腾腾的逼来。战火在燃烧,硝烟永无尽头,沧桑写上了少女天真的脸,焦虑已填满了美丽的容貌。

  站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著少女蹙眉而强作欢笑的脸,紫川秀眼睛微微湿润了。如果有可能,我愿意倾尽所有换回那无比美好的时光。那时,我是多麼真切的爱著你啊!

  在门口出神了好一阵,紫川秀才下定决心,大步走进去。林冰看到他,站起来恭敬的问好:”大人!”

  声音惊动了正在用餐的客人们,大夥抬起头望过来,紫川秀作了个手势:”打扰了。诸位自便,吃饭时候不用那麼客气了”

  但此时,紫川秀的身分昭然若揭了:连林冰都要称大人的人物,在远东军中,只有一个。客人们纷纷站起来行礼:”参见统领大人”!

  在禁卫军官兵们眼中,紫川秀看到了崇拜和激动。白手起家在远东崛起,独力阻挡魔族大军,从叛逆直至家族的英雄,魔族王国的征服者——能亲眼见到这个时代的传奇人物,官兵们怎能不激动?而且,现在的紫川秀更加尤为重要,无论是实力、威望还是韬略上,他是唯一能与帝林抗衡的紫川家重臣。

  但在紫川宁眼中,她却有不同的感受。她傻傻的望著眼前的男子,眼中盈满了泪光。

  两年不见,紫川秀依然纳麼的英俊。他站在那里,一头雪白的银发下,是深邃而锐利的剑目,抿紧而轮廓分明的嘴唇。昔日还略显稚气的白皙脸庞,如今已被磨砺得黝黑粗糙。犹如百鍊成钢,顽石被练成圭玉,战争和苦看磨砺了紫川秀的气质,冷静、挺拔、自信、干练、俊秀,气度从容,动静无暇。

  一身深蓝色的高级军官制服穿在他身上,比贴上去的更合身,衬托了他的威武气势。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能使人惊叹;”世间竟有如此完美英俊男子!”紫川秀的英俊是阳光的,令人赏心悦目的。他具备了优秀军人的阳刚与正直气质,令人们一眼就能直觉得知道,这是一位值得信任和放心的人。

  他径直走到紫川宁面前,单膝下跪,沉声说:”总长殿下,微臣仅代表远东军全体将士,欢迎您来到瓦伦!殿下您一路辛苦了,微臣护驾来迟,请殿下恕罪!”

  可以听到,周围清晰的呼吸声,禁卫军官兵们脸露喜色。紫川秀的话放在平时,那是一点不稀奇。但如今,他的表态却是意义重大。这在清晰不过的表明了一个事实,远东军依然遵紫川家为君。奔波跋涉良久,他们终於见到了复国的一线希望!

  “秀川统领大人言重了。”紫川宁盈盈起立,俯身扶起了紫川秀,温柔的说:”我们这些不速之客来得鲁莽,打扰秀川大人了。”

  “不敢。”紫川秀简单的说。他起身作个手势:”不知殿下大驾光临,微臣接待不周,实在罪该万死。殿下千金之躯,这里地方简陋,实在不足迎接殿下。微臣斗胆请殿下移驾,也好让微臣略尽地主之谊。”

  她温和的说:”如此,就有劳秀川大人了。”

  “不敢。殿下请随我来。”

  跟著紫川秀,紫川宁离开了餐厅。林冰、李清、白川三名高级女军官对视了一眼,大家都在彼此目光里看到了深深的戒备。然后,她们不出声的纷纷跟上。

  窗外是巍峨的群山,冰凉的山风从窗口吹入,带著一股山野气息的清新感觉,令人心旷神怡。

  这里是瓦伦要塞的最高点,瓦伦阁楼的顶层。从这个大房间的东边窗户望出去,可以望见一望无际的远东平原,森林原野,辽阔的天空与大地,令人心旷神怡;从房间的西面望出去,则是人烟稠密的达马行省。城镇和乡村星罗密布带大地上。

  因为这个房间的视野和景色,或者因为”要塞最高点”的心理优势,历任远东统领都喜欢把这个房间当作自己的办公室,现任的紫川秀自然也不能免俗。现在,他就把紫川宁等人带到了这里来。

  窗外是难得的美景,但房间里的人并没有欣赏的心思。大家围坐在办公桌前,沉默著,心事重重的互相打量著,谁都没有先说话。

  倒是紫川秀洒脱,微笑著:”事变来的太突然,林长官发报回来时,我们都不敢相信。从那时起,我们就一直为殿下和嫂子担心,林长官还特意去警告了帝林。幸好,殿下能脱险至此,这才让大家放下了心。殿下一路上该是吃了不少苦吧?您都清瘦了。”

  紫川秀凝视著紫川宁,目光中充满著怜悯和爱惜:”殿下放心,到了这里,你就不用担心了。”

  “嗯。”紫川宁用力的点头。听到他的声音,看到他的人后,她只觉得全身都轻松下来,绷得紧紧的心弦也放松了下来,剩下的只有愉悦和轻松。

  紫川秀转向李清:”我已派人联系过帝林。他承诺,决不会委屈了大哥的身后事,会风光大葬,遗体将入驻圣灵殿。嫂子,您可以放心了,大哥一生精忠报国,进圣灵殿,这也算是了了他的宿愿。”

  气氛一时肃穆了。众人才意识到,除了紫川宁的随从外,李清还有另一个身分,她是斯特林的遗孀,是紫川家最伟大战士的妻子。

  紫川秀说话的时候,李清用手捂住了脸,默不作声。但从她的指缝里,隐约可见泪水的晶莹,在被捂著的手里,传来了压抑的,轻声的抽泣声。

  白川给她递去一方手帕。李清站起身到窗前擦乾了泪水,回过头来对著众人说:”抱歉,失礼了。”

  包括紫川秀在内,大家都起身,向她深深的一鞠躬,以示哀悼同情之意。

  李清同样以鞠躬回礼。当她直起身时,神情已恢复了正常:”秀川统领大人想得很周到,未亡人感激不尽,想来先夫在九泉之下亦会深感大人的恩德。”

  “嫂子您言重了。我与斯特林情同手足,说恩德什麼的就太见外了。”紫川秀说:”大哥去了,大家都很难过。还请嫂子您节哀顺变,保重好身体。有什麼为难的事,尽管跟我说好了。”他深深的低下头来,语气庄重而得体,自然而然就带有一种令人放心的味道。

  李清摇头:”先夫力战而死,尽忠殉国。虽然逆贼对他百般招揽,但先夫自始至终,始终宁死不屈。虽然难过,但我很为他骄傲。”

  她抬起头,正视著紫川秀:”秀川统领大人,事变至今已有数月。叛贼窃居中枢,把持国政。先总长与先夫诸位大人相继遇害,震撼据大,天下。但直到如今,远东军一直没有对此表态。我们竟还不知道远东军到底持和立场?”

  李清词锋锐利,毫不留情直接问,言词间更含有隐隐责备紫川秀观望风色之意。众人的目光齐齐望过来,银发的青年将军平淡的说:”我们的立场是一贯而坚定的我认为并无重申之必要。”

  “下官冒昧,恳请大人明示!”

  紫川秀笑笑:”远东奉紫川为宗主,只有紫川氏才有资格统治国家——这就是我们的立场,嫂子。”

  李清和林冰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如释重负的轻松神情。只要紫川秀有这个表态,那就足够了。当然,无利不早起,接下来一番讨价还价是免不了的,只是出於皇家体面,这种是不好让宁殿下在场旁听。

  林冰先起身:”宁殿下一路过来辛苦。既然到了地头,也不用那麼著急,先好好休息吧!”

  “正是!正是!”大夥一致起身恭送紫川宁。紫川家未来总长兰心蕙质,自然也知道自己在场防碍部下们勾心斗角,很配合的表示自己却时是累了,需要休息。

  等紫川宁走后,会议室气氛又是一变。紫川秀扫了一眼,场面上是远东军三人对李清一人——不过林冰靠不住的,其实该是自己和白川的组合对林冰和李清的组合。

  “秀川大人,帝林叛军现在还占据了帝都。但紫川家立国三百年,仁义待民,人心思忠。这样深厚的根基,并非帝林能动摇的。我相信,只要宁殿下讨逆诏书一发布,各地勤王义师必将蜂起,帝林叛贼人心不附,势必很快被瓦解!”

  李清大义凛然的说,明著说明情势,但言下之意大家却都明白,这是先来压价:”没有远东军我们一样能平叛,价钱最好不要太离谱了!”

  紫川秀淡淡道:”这个,我深信不疑。”

  “当然,疾风知劲草,危难显忠义,秀川统领深明大义,这很让殿下欣慰!只是不知道远东的大军和时能出动平叛呢?”.

  “远东人一向忠心爱国,此等大事,我们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紫川秀一面的肃穆,听得李清和林冰都是心下欢喜,但下一秒钟,她们都傻了:”只等家族勤王义师一起,我远东军将从瓦伦起兵,配合家族勤王主力直捣帝都!”

  林冰和李清面面相觑,紫川宁和李清被帝林赶得丧家之犬般落荒而逃,险些连命都保不住,他们哪里还有什麼勤王义师啊?紫川秀笑笑,站起身:”嫂子,很不好意思,我这边还有点是要处理,就先失赔了。”

  李清愕然,站起身道:”但勤王之事……”

  “具体事项,你可以跟白川……”紫川秀环视一眼,看到了林冰,目光凛然:”….和林大人两为详细商议。二位,你们要和李清阁下好好合作,想办法谈出一个好结果来。”

  紫川秀说得客气,但实质已是命令了。两位远东女军官凛然起身,应道:”遵命!”

  紫川秀洒脱的笑笑,和李清握手道别。望著他走出去的门口,李清愣愣的发呆。

  接下来,该怎麼办呢?对方握著所有的牌,自己却两手空空。假使谈判失败,紫川秀依然是远东和魔族王国的统治者,土皇帝逍遥又快活。但自己和宁殿下怎麼办?难道要继续流亡吗?除了远东,还有谁有实力有胆量收留自己?西北统领明辉?他敢与帝林对抗吗?

上一章:第三十卷 第一章 瓦伦要塞 下一章:第三十卷 第三章 西南之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