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八卷 第七章 生存之道

第二十八卷 第七章 生存之道

  街上人烟稀少,人们匆匆赶路,熟人见面不敢交谈,只敢以目光彼此示意。即使是号称最大胆的居民也不敢靠近那些穿黑衣的巡逻宪兵。失去控制的军队比任何天灾人祸更可怕,帝都的市民是深有体会的。就是这些宪兵们,八年前在这座城市里制造了恐怖的“帝都流血夜”,这至今让帝都的居民心有余悸,无论平民还是贵族都人心惶惶,生怕那恐怖的一幕将会重演。

  在城市的上空,弥漫着一种压抑的、沉重的气息,仿佛暴雨来临前,黑压压的乌云已经遮盖了蓝天、末日即将到来。

  而在帝都东南区的仁德路上,有一个被爬山虎和树藤围墙围起来的庄园。外表上,它与附近的庄园没什么两样,唯一的特殊是,院子里最高的建筑上方飘扬着一面黑色的飞鹰旗,而大院的门口有两个站岗的哨兵,这表明庄园是隶属于远东军区的产业。

  在这天,唯有在这个庄园,依然保持了一贯的安宁,那席卷整个帝都的恐怖气氛对这里没有任何影响。

  门被打开了,吴松小旗武士带着满身的雪和寒风走进屋里来。屋子里的几个人同时望向他,小旗武士鞠身行礼道:“大人!”

  “不必那么多虚礼。”远东军副统领林冰将军一身戎装,修长的深蓝军官制服上佩戴着金色的将领徽章,映照得这位女将军俊秀的脸颊分外靓丽。她好整以暇的尘在椅子上,窗外清晨的阳光恰好照着她半边脸,于是在吴松看来,这位女将军的身周仿佛笼罩在耀眼的光圈中一般。

  “吴松,你回来得正好。有几位贵客在,你等一下,握有话跟你说。”

  林冰转过头,微笑着对对面的人说:“各位爵爷今天大驾光临,我们十分荣幸。尤其是萧平爵爷。大人曾说过,他当年在帝都时常蒙您照顾,还特意嘱托我这次过来一定要向您老人家问好。我本想亲自拜访,只是俗务缠身,也怕叨扰了您——没想到您先来了,真是让我们小辈的惭愧啊!”

  “林冰大人,您太客气了。”坐在林冰对面的是一位衣饰华贵的老人。他一头矍烁的白发,面貌端庄,神态雍容平和。他从容的笑道:“当年的一些琐碎小事,难得秀川大人还记在心上,真是惭傀。”

  林冰莞尔一笑:“我家大人一向珍重友谊。只要是朋友伸出来的手,无论多远他都会接住的,而且永远铭记在心。”

  萧平微笑道:“是啊,秀川大人是个重情谊的人!上次大人进京,跟我们几个老头子聊天,大伙聊得很是投机。可惜这次大人没回来,回想起大人的谈吐和风采,我们都很想念啊!不知大人何时有空能回来跟老朋友们见见呢?”

  “有劳诸位爵爷牵挂了。我家大人也很想念大家。只是军务繁忙。家族又委任大人当了极东统领。家族如此器重,大人也不敢懈怠了军务啊!”

  几位贵族同时赞道:“那是,秀川大人忠于家族。勤劳王事,尽忠职守,令人敬佩啊!”

  “有秀川大人这样能干的忠臣,那是家族之福啊!”

  “只是极东地方苦寒,魔族狡诈无信,林冰大人一定要提醒大人小心保重啊!”

  萧平干咳一声,旁边立即有人端出了大大小小的几个包裹,轻轻的放到了林冰面前。

  萧平慢条斯理的说:“都知道秀川大人是出名的清正廉洁,但几件御寒的衣物和一点帝都的土特产,林冰大人您就干万不要跟我们推托了——呃,当然,里面我们也给林冰大人您备了一份,也请不要嫌弃。”

  他轻轻把一个信封在桌面上一搁:“这么久不见了,我也很思念秀川大人。这里有封信,还麻烦林冰大人您代为转交给大人了。拜托了!”

  望向桌子上那厚厚一叠的“信”,林冰眼中闪过了嘲讽之色。她不动声色的收起了那封信,微笑道:“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呢?如此,下官就代大人感谢诸位爵爷的好意了。”

  看到林冰收起了那个信封。几个贵族都松了一口气,收了钱,那就好商量了。

  但贵族讲究的是气度雍容,哪怕刀架到了脖子上,贵族也不能丢了架子,直白而赤裸裸的喊:“救命啊!”——那是与贵族身份不对称的。于是大伙就开始漫天漫地聊天,从天气突然变冷一直到帝都剧院的新歌剧,从帝都最近的流行服饰到元老会的奇闻秩事,帝都贵族见闻又广,林冰也是个甚有水准的谈手,大伙言谈甚欢,笑声不断。

  眼看谈得差不多了,萧平使个眼色,在座的费诺思伯爵会意,咳嗽一声:“林大人,昨晚帝都发生了件大事,您知道了吗?”

  “说来惭愧了。我家大人虽然一直忠心报国,但却总有些嚼舌根的小人跟他过不去,造他谣言。身处嫌疑之地,我们也不敢和外界多接触,一直窝在远东军驻帝都的办事处里,也不关心外面的事,几乎是与世隔绝了——不知伯爵您说的是什么大事呢?”

  三个元老对视了一眼,又不约而同瞄了一眼站在旁边没吭声的小旗武士:林冰分明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分明她还不断的派人出去打探消息,哪里是“不大关心外面的事”?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贵族们有求于林冰,她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大伙也不好揭穿她。

  费诺思又干咳了一声:“昨天晚上,轰轰然一片,满街都是兵。今早,我们想去问问总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却发现通往中央大街、华山路和富贵路等几条主要街道路口都被人用拒马和沙袋拦住了,宪兵在那守着,总长府、统领处、元老会等地方都没法靠近。听人说,总长府那边在打伏,宪兵部队包围并攻打总长府,厮杀得很凶。”

  林冰淡淡说:“莫非帝都军方在搞演习?诸位该联系紫川宁殿下或者秦路大人咨询下。帝都是他们的辖区。”

  在座最德高望重的贵族萧平叹道:“如果是演习,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今天早上我们已经派人去联系过了,紫川宁殿下、秦路等诸位大人都失踪了。林大人,我们也不用遮着掩着了,算我老头子乌鸦嘴一句吧,恐怕八年前的杨明华之乱,今日又重现帝都了。”

  房间里一下安静下来。过了一阵,林冰才说:“殿下圣明,任用贤臣,诸位军团长都是忠臣,何况,家族虽然在魔族战争中受创惨重,但民心未失,要说分崩离析,现在还远不是时候,更有远征军,中央军等重兵驻扎帝都周边——我觉得不会有人敢这么大胆吧?”

  萧平摇头苦笑:“林大人,我们都是正常人。正常人怎能揣摩疯子的想法?林冰大人。我老头子也斗胆问你一句了,倘若当真被我老头子不幸而言中——你们远东军站在哪边?”——尽管大家都知道所谓的叛逆到底指谁,但有意无意的,谁都没有提到帝林的名字。

  林冰回答得很干脆:“只有秀川大人能代表整个远东军表态,至目前为止,我还没收到统领大人的命令,所以,您的问题下官也没法回答。”

  贵族们脸上露出了失望之色,但紧接着,林冰斩钉截铁的说:“不过,下官是领受家族俸禄的军人,无论秀川大人是如何决策,我绝不助叛逆!”

  这刻,在那位优雅女子眼中流露的,已是无惧生死的坚定,听者无不动容。

  萧平感慨的说:“林冰大人赤胆忠心,我等十分敬佩。”

  同来的两个贵族也流露出羞愧之色:身为男儿,论起胆色还不如林冰一个女子。要知道,这里是帝都,是叛军控制的中心地区,敢在这个时刻态度鲜明地表态反对叛军,那是有掉脑袋准备的。

  “不敢。只是尽本份而已。”林冰平静的问,“不知诸位爵爷前来,有何指教呢?”

  “说来惭愧,我等是来向林大人您求救来了。”因为知道了林冰的态度,萧平也不再兜圈子,“说来不是夸口,我们几个在帝都略有家业,族中人口不少。如今兵荒马乱,我们很担心受到侵害……破财消灾倒还是小事,就怕家人的性命被残害。”

  林冰秀眉微蹙,她说:“爵爷您的担忧,下官很理解,也愿意帮忙。只是下官来帝都,所带护卫人马并不多,无力分兵前去护卫爵爷您的府邸了。若是爵爷实在担心,下官建议,爵爷您可带家人到我办事处中暂避,待局势安定冉回家,您意下如何?”

  萧平摆摆手:“林大人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家中也有些许家丁,虽然比不上远东的百战精锐,但也算忠勇,应付几个乱兵还是绰绰有余的……我们担心的是,我们是家族的贵族,叛贼击溃王师以后,他们可能就要冲着我们来了……所以,我们希望能倚仗远东军和秀川大人的威名庇护,免遭荼毒。”

  林冰一愣:“借助远东军的威名?”

  “是的。当年秀川大人在帝都时,我跟他也打过一些交道,也算小有交情。但如今,秀川大人万里之外,远东军在帝都的最高级军官就是林大人您了。不得已,我们只好厚颜来向大人您求救了,还望大人您千万伸出援助之手,我等日后必有重报。”

  “爵爷言重了。倘若有能效劳之处,下官愿意尽力而为。爵爷,就请您吩咐吧。”

  “说起来冒昧了,我们希望林大人能出借给我们一些标志或者信物,可以证明我们的府邸是受远东部队保护的。”

  林冰睫毛微垂,转瞬间,她已经明了贵族们的用意了。帝林谋逆,叛军占领了帝都,这些豪门世家都面临一个站队表态的问题。若是站到帝林一边,将来忠于紫川家的军队一旦平叛成功,自己的家族就将面临灭顶之灾;但若是站在紫川家一边,惹恼了帝林,现在立即就有血光之灾。帝林杀人满门也是从不手软的。

  不想与帝林同伙,也不想招惹了他,这就是贵族们的普遍心态了。

  但想含糊保持中立也不是容易的事,在这血与火的残酷时代,若是态度含糊,那两边都会把自己当敌人,将来紫川家族会不会清算自己还不知道,起码现在帝林就绝不会放过自己。哪边都是个死。在铁血时代,这是个极残酷的选择题,看似也是无解。

  亏得这些世家还是有人才的,在这看似无解的绝境里,不知是哪个天才的脑子居然发现了一线生机:远东统领紫川秀。

  紫川秀在远东手握重兵,势力雄厚。他是家族的重臣,并没参与帝林的叛乱,但却与帝林有着深厚的交情。而且,立足未稳的帝林也不愿意招惹紫川秀这样实力雄厚的军阀。他出面庇护的话,叛军多少会给点面子吧?

  将来家族若是顺利平叛。那就更无妨了。自己是站在远东统领一边,并没有参与叛变,不会清算到自己头上。

  站在紫川家那边现在会被帝林杀,站在帝林那边将来会被紫川家杀,只有站到远东统领这边,无论是帝林还是紫川家都不会动自己,最安全!

  这些复杂的想法,林冰一瞬间已经相通了,她不由感慨,那些屹立百年的贵族世家,他们能延续至今,并非幸至,自有其独特的生存之道。他们应变之灵活、算计之精。远超出一般的平民百姓。大概魔族征服大陆时,这些贵族世家也能在其统治下过得很滋润呢。

  “明白了。”林冰明快的说:“爵爷,我们这边人手也紧,派不出护卫去帮您看护家宅。等下,我会让军需官拿来几面远东军的旗帜,爵爷把它们悬挂在家宅的显目位置,有人查问,你就说这是属于远东军的产业,有人来问我们的话。我们这边也会承认的——您觉得如何?”

  贵族们大喜,以萧平为首,三人齐齐对林冰鞠了一躬。

  “林大人,您是救了我等满门性命啊!大恩大德,实在不知如何报答才是!日后远东军但有所需,只管向我们开口就是了,我们必将尽力而为!”

  林冰起身扶起,客气道:“爵爷,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何至于此呢!”

  拿着林冰赠送的旗帜和标志,元老们千感万谢的离开了,林冰微笑着送他们出门,然后才望向一直站在门边的小旗武士。

  吴松小旗武士会意,上前行礼。

  “大人,”望着贵族们的背影,小旗武士脸上出现了厌恶之情:“恕下官多嘴了,您为什么要保护这些元老?贵族都是腐败的寄生虫,若不是他们,当年远东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乱子,死了那么多人!您平时不也是很讨厌他们的吗?”

  远东军的主要骨干就是当年的叛军,包括紫川秀在内的所有高级将领都是出身平民,天生就与世家贵族格格不入。对于贵族,远东军上下的普遍感觉是:一群只会消耗粮食的废物。

  看着这位困惑又愤愤不平的年轻人,林冰摇头笑笑。她明白,对贵族们来说,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但对远东军来说,这确实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过就几面旗子而已。至于这些旗子是不是真能起到庇护的作用,那就不是林冰关心的问题了。

  文心组隼风,仅供试阅,转载请注明,同时请支持正版。

  说实话,林冰确实极厌恶那些骄横跋扈的远东贵族,顺带着,她对家族内地的贵族也没什么好感。哪怕帝林把元老会全宰光了,林冰也不觉得有什么难过。不过,现在既然可以不费什么力气就为远东军挣下老大一笔人情,这样的事林冰也不反对顺手做上几件的。元老们虽然私兵不多,但他们掌控着家族境内的经济和商业,很多元老都是举足轻重的富豪。穷得丁当响的远东军很需耍能交上一些这样的朋友的。

  到了自己这个层次,考虑事情已不再光凭自己的喜恶了。

  “小旗,举手之劳而已,让他们欠我们人情,这对大人有好处。”林冰转为严肃,“小旗,你出去可查探到什么情况吗?”

  “是,请允许下官向大人您汇报!”

  吴松站直了身子开始报告。今天一早,他就带着部下出去查探了。帝都市容平静,秩序井然。只是人流比平时少了很多,各家店铺和商家都在正常营业。平时执勤的治部少警官看不到了,现在街上三三两两的散布着宪兵,每隔几分钟就有成队的宪兵经过。

  奉林冰的命今,吴松等人分别去紫川宁、秦路等人家中株听消息,可是都没有找到人。秦路的家人告诉他们,秦路昨晚出去了,一直没回来。同样的。紫川宁也不在府中。

  在紫川宁的家里,他们还被暗中监视的宪兵抓住了,吴松不得不亮出了远东军官证,宪兵们才放他走。

  林冰听得非常仔细,对这个细节,林冰很关切,她反覆确认:“宪兵们都没有为难你们?他们当时说什么了吗?”

  “我亮明身份以后,宪兵们显得很惊讶,不知怎么处置的样子。后来,一个军官拍了板。他说:‘这几个人是秀川大人的部下。远东军不是敌人。让他们走吧。’于是,我就走了。”

  “远东军不是敌人?”琢磨着这句话,林冰嘴角露出了微笑。从这个细节。她可以看出了,叛军们如今还无意与远东军为敌,自己和随行人员目前都是安全的。但立即,她神色一黯,问:“紫川宁家附近有宪兵监视……那秦路家呢?那里有没有人监视?”

  “启禀大人,在秦路大人家中,我们没受到任何留难,直接就见到了秦路大人的妻子。她显得很忧心的样子,一见我们就问是不是知道她丈夫的下落。我告诉她,我们是远东办事处派来的,只是想找秦路大人探问点消息。她很失望。告诉我们,昨天晚上总长府的人就把秦路大人给叫走了,到今天还不见回来。于是我们就出来了——大人,在秦路家,我们没见到宪兵,也没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监视我们。”

  林冰秀眉微蹙,默默思考着得到的信息。紫川宁是皇储兼中央军的军团长,秦路是中央军副军团长,这二人都是带都城内的军方实权人物。按理说,都该是叛军的重点监控对象才是。但现在,叛军竟没派人控制秦路的家人,这个举动很是耐人寻味。

  她与秦路并无多少交往,但大家同为家族高级军官,也都是副军团长级的将领,平时也见过几次面。

  在林冰印象中,秦路是个勤奋、踏实的将军,是个毫无野心,一心为公的男子。在斯特林离开后,他本来很有机会出任中央军统领的,但家族却委任了对军事一窍不通的紫川宁来担任中央军统领。要一个戎马半生的老将来担当一个黄毛丫头的副手,这是件令人十分难堪的事,换别的将领肯定会有怨言的,说不定还会给新上司弄点下马威——这在军中是常有的事,那些老资历的将军并不是好驾驭的。在远东打出赫赫威名的紫川秀,也算是家族名将了,但初任西南统领时,黑旗军中也有文河这样的悍将不服,打算给他个下马威。

  但秦路没有,他安静而沉稳的服从了命令,默默无声的完成他份内的工作。对那个幼稚的上司,他并没有刁难,而是抱着善意,宽容和尊重,设身处地的考虑,帮助那个青春年华的少女逐渐适应军旅生活。这个并不起眼的男子,却拥有着令人信任和肃然起敬的高贵品质。

  “恐怕,秦路阁下已是凶多吉少了。”林冰走到了窗边,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她默默的摘下了头上军帽,以这样的方式向那位值得尊敬的同僚离去致哀:“一路走好,战友。”

  回过身来,林冰的神情转为严肃:“现在至关重要的事是确认这几个人的安危。总长殿下是否健在?宁殿下是否健在?总统领罗明海、幕僚总长哥珊等人现在在哪里?还有,斯特林大将军在达克,对于帝林叛乱,他究竟要何时发兵勤王?这些事情,你可探听到了吗?”

  “十分抱歉,虽然市面上有很多道听途说的传闻,但我们都没办法确认。”

  “都有些什么说法?”

  “有人说,这次是家族在搞紧急军事演习;有人说,是监察总长帝林叛变了。他即将登基为皇;还有人说是家族总统领罗明海大人叛变了,他已经杀害了总长殿下,现在监察厅正在捉拿他;甚至有人说是斯特林大人在达克谋反了,正要回师杀往帝都,所以现在全城戒严……”

  听到这里,林冰不禁哑然失笑,笑道:“斯特林叛变了?当真荒谬!”

  “大人明见,那群愚民。什么都能编出来的,也什么都能相信。”

  这时,有人轻轻敲响了房门,林冰的勤务兵出现在门口:“大人,有客人到访,希望能见您。”

  “是什么客人?”

  “是监察厅的人。”

  林冰霍然转过身来,此刻,在优雅女子眼中闪烁的,是森严的寒光。她一字一句的说:“请他们进来。”

  “是。不过,他们说希望能单独见您。”

  林冰眼中寒芒一闪,冷冷说:“不肯说出名字。还要单独见我?帝林的人最近真是越来越放肆了。”她冷笑一下,对吴松说:“你先出去吧。我见见这群监察厅的好汉。”

  小旗武士退下,勤务兵领着两个黑色制服的宪兵军官出来。他们的肩膀上都佩戴着三颗银色星星的肩章。制服的袖子上都绣着红色边,这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两位红衣旗本恭谨的向林冰行礼,而林冰则坐在椅子上没动,嘴角挂着嘲讽的冷笑。她已经认出了,其中的一名军官是自己的熟人,当年的瓦伦军法官卢真。

  “诸位长官大驾光临,有何指教?可是我犯了什么错,监察厅要拿我林冰了?”

  两位军法官一愣。卢真尴尬的笑笑,他清楚林冰的火爆脾气,情知这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理会她。

  另一位军法官很认真的解释道:“林大人您言重了。您乃远东重将。是秀川大人的心腹爱将,而秀川大人又是我们总监察长大人的好朋友,下官怎敢与您为难呢?”他连连摇头,仿佛以此证明绝无恶意,“大人您真是言重了。”

  “你是谁?”

  林冰问得很无礼,但那名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军法官却回答得甚是恭谨:“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真是很失礼。下官名叫今西,在第三司任职。这是我的证件,请大人您检查。”他走近来,鞠躬双手递上了一本军官证。但林冰却没接,只是冷冷说:“不必了,我知道你是监察厅的人,我认得他。”

  望着今西那张还带着稚气的娃娃脸,林冰皱皱眉,问:“第三司?国内情报安全司?”

  “正是。林大人对我们厅的分工也很熟悉啊?”

  当年在远东军时,林冰也分管过一段时间的军法,因为业务接触,她对监察厅内部各个司的职能分工也略有了解。

  监察厅一共有七个司,各自担负着不同的任务。

  第一司,军法司(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司,也称军法处),负责监测军队动向,维持军纪,处理军人违纪案件,战时则担任督战队,监察厅的宪兵部队就是第一司直接指挥的,第一司司长也是监察厅最重要的职务,目前由哥普拉红衣旗本兼任。

  第二司,外情司,负责搜集国外——主要针对流风家,兼顾林氏家族——的政军情报,掌握着数百上千的驻外间谍(这个司有一个外号叫间谍处)。

  第三司,内情司,负责国内安全和反间谍事务,侦察和审判相关案件。

  第四司,行动司,这个司专门负责刺杀工作。他们拥有一支技艺精湛的杀手队伍,精通刺杀枝术。在这次兵变中,执行司大出风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第五司,律政司,负责监察家族文武官员是否有不法行为,侦察和审判相关案件。

  第六司,政治司,负责监视国内贵族势力、地方豪强和地下黑帮势力,侦察和审判相关案件。

  第七司,这也是监察厅最神秘的一个部门,只有代号而没有名称它掌管着数以千计的密探和情报人员。但与外情司不同,他们针对的是家族内部的官员和将领,专门负责监视和刺探。

  内情司负责国内反间谍事务,能坐上司长位置的人,绝对是心思慎密智慧高超的人物。林冰心下警惕,她并无兴趣与眼前这个笑得一脸天真的法官探讨同行生涯的心得,只是冷冰冰地说:“那你们来找我干什么?”

  “是这样的,”对林冰的冷淡视而不见,今西笑容可掬的说:“昨天晚上,帝都出了点事——呃,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不过,因为远东军是我们监察厅很重要的伙伴,秀川大人更是总监察长大人的挚友,我们一向对远东军的诸位同僚非常尊敬,诸位坚守在边疆抵抗魔族的侵袭,劳苦功高。当然了,厅里第一时间派我们过来,这也证明我们非常重视与你们远东军之间的友谊——”

  “废话就少说了,直接说正题吧。”

  今西一点没生气,反而笑得更加亲切:“是,林大人时间宝贵,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厅里面派我们过来,是想就昨晚的事情做说明。毕竟,远东军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不希望跟你们闹误会啊。”

上一章:第二十八卷 第六章 缓兵之计 下一章:第二十八卷 第八章 家族大劫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