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七卷 第四章

第二十七卷 第四章

  “黄金五百一十二万两、白银三千三百万两、大型武器库二十个,”林冰不动声色地说:“这是目前已经探清的,还有几个秘密仓库的库存还没包括在内——大人,当初您进军魔神堡,我是保留意见的,因为要与野蛮人开战损耗兵力。现在看来,您是对的,我们发财了。”

  确实发财了。塞内亚人的库存并不仅仅是黄金而已,还有其他的珍宝、武器和名贵奢侈品,尤其是武器,那堆积如山的铠甲,都是历代塞内亚军队在战场上缴获的人类战甲。因为太过窄小,魔族兵用不上,现在统统便宜了紫川秀。

  亲自到国库现场视察,站在那堆砌得整整齐齐的金条山面前,紫川秀眼睛都发直了。

  “搞不懂啊,”他感慨道:“有这么多钱,魔神皇还用出动军队侵略?买都可以买下半个大陆了!有这么多钱,还会打仗打输了,真是不可思议。”

  林冰说:“大人,魔族王国自古金银矿产丰富,以塞内亚族统治王国近百年的积累,有这笔巨财并不奇怪。魔族一贯崇尚暴力,忽视平等的商贸交易。魔族兵既然习惯动手抢就可以得到了,那他们自然不肯出钱买。而且,魔族向人类世界商流通的唯一渠道被紫川家全面封锁了,两国历来又是不共戴天的敌国,魔神皇确实是有钱都买不到东西。

  大人,林家素来以富甲天下闻名,他们的财富恐怕更数倍于魔族,却只是大陆三强中最弱的一个。并非兵马精良、金银满仓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塞内亚人就是我们的前车之鉴。”

  “林长官,我明白您的意思”

  林冰深深地凝视着他:“大人,您真的明白了吗?”

  紫川秀笑笑:“林长官,请放心,我是个很懒的人,太费力的事我是没兴趣去做的。”

  林冰展颜笑道:“大人是真的明白了,这样,下官就放心得多了。”

  但紫川秀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林冰,这位远东军前统领让他有点琢磨不透。自己在瓦恩斯塔登基称帝,身为紫川家臣子,这是大逆不道的行径。白川罗杰等死忠党也就罢了,但就连林冰也不发一言进谏或者阻拦,这就很让紫川秀意外了。这位前任上司的态度如此冷静,仿佛她将紫川秀在远东登基看作一件期待已久的事情,而她也很自然、毫不困难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紫川秀低声说:“但倘若——注意,林长官,我说的是倘若——我忽然改掉了懒惰的坏习惯,打算要做一点很费力也很麻烦的事,林长官,那时你打算站在哪一边呢?”

  说完,紫川秀很专注地凝视着林冰,后者的反应却只是淡淡一笑:“大人,自哥应星大人去后,您横空出世,已成为了远东系军人公认的领袖。他们身上已打上了您的烙印,除了依附您以外,难道还有别的出路吗?”

  “那您呢?”

  “两年前,魔族破瓦伦关,下官那时本该就去死了。承蒙大人您不弃,极力将下官挽留,委以重任,您对下有再生之恩,照理说,下官该站在您这边的……”

  她的声音渐渐低落下去,神情中带着几分落寞:“但无奈,下官司毕竟拿了家族十几年的俸禄。侍候过两代总长,有些事,下官实在是做不出来。倘若真有那么一天,下官身处两难之地,唯有一死。大人恩情,恕下官来生再报了。”

  紫川秀一震,想起这个女将军一生的坎坷和风波,他不禁恻隐。林冰至今没有婚嫁。这个女子,已经把生命中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远东军这个团体。她辅助了两任远东统领,先是哥应星,然后是自己,远东军就是她的全部寄托,就是她的家。

  有朝一日,自己若率远东军反叛家族,这等于毁灭了她投入一生心血的成就,毁灭了她奉献和悲喜的寄托,毁了她生活的支柱和所有希望,这种痛苦绝不亚于自己当年见到紫川宁和马维在一起时的心情,那是真正的万念俱灰。

  这是个果断明毅的女子,她表面上若无其事,内心底却已下定了最后的决断,自己竟还要刨根问底地追问她,实在太过残酷了。

  紫川秀低头致歉:“对不起,林长官,我不该强人所难问您这个。”

  “无妨,大人,有些事,挑明了也好,大家也不用躲躲闪闪。既然说到了,大人,您能否告诉我吗?您的真正想法是什么呢?”

  望着林冰,紫川秀很认真地、用力地说:“林长官,只要我活着,那就不会有一个魔族兵过古奇山,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对哥应星大人的承诺。长官,你可以放心。”

  望着眼前真挚的年青人,林冰慢慢抬起头,笑容象花朵一般在她脸上绽开。象是心头最柔软的地方被突然触碰到了,泪水不住地从她眼中涌出,她转过头,不让紫川秀看见她眼中的泪水。

  “谢谢,我很高兴。”她抹去眼睛里的泪光,笑着说:“真的很高兴。他也会很高兴吧。我们都没有看错你,阿秀,谢谢!”

  紫川有递过去一块手帕。很有默契地,两人都没有说话,脑海里都在怀想着一个人,想着他温柔的眼神,微笑的面孔,那个病弱的身躯中却拥有着当代最坚强的灵魂。

  有些人,他虽然死去,却从不曾离开。

  过了一阵,还是林冰先出声说话,她的声音已恢复了往日的爽朗:“大人,现在我们看似声势浩大,实际却是根基浅薄。虽然攻占了魔神堡,但我们远未能称得上控制了魔族王国。我们真正的实力还是家庭兵马和远东兵马。紫川家是我们的母国,远东军自然是忠于大人,但他们也心怀母国。

  大人,自从您接任魔族皇位后,部队的军心颇为不稳,情绪波动很大,大人您得当心了。”

  “军心不稳?”紫川秀吃惊:“怎么会!我一点报告都没收到!难道她……”

  “大人,白川阁下对您忠心耿耿,但远东情报局毕竟不是全知全觉的。何况,情报局本身就是由人类官兵组成的!大人,您这阵子专注于魔族事务,疏忽了对老部队的控制了。这阵子,有不少部下来找我,诉说他们的想法。他们一直是忠诚大人的,但大人却忽然当了魔族王国的皇帝,他们都感到很困惑:自己是堂堂正正的家族军人,现在忽然变成了魔族皇帝的部下,那现在自己到底算什么?是魔族王国的军人,还是紫川家的军人?”

  紫川秀嘴唇紧抿,声音甚是冰冷:“都有哪些人这么说?”

  “大人,人心是没法镇压的!不止秀字营,不少半兽人士兵也有这种想法!大人,难道您打算派魔族兵去杀您的半兽人和秀字营吗?”

  紫川秀哑口无言。

  林冰叹口气:“要稳定军心,关键还是要稳住家庭。我记得先前家庭曾给您许诺过,只要平定了魔神王国,极东地区可以由您掌控。现在虽然魔族部落推举您为皇,这很让总长愤怒,但实际上,这并没有超出家庭容忍的底线,说到底也就是个面子问题。您若是放低姿态,未必不可争取家族的承认。”

  紫川秀一哂:“家庭怎么可能承认我称皇呢?”

  “承认称帝是不可能的,但只要家族册封您为远东地区统领的话,我想就足以把军心安定下来了。官兵们就会知道,您统治魔族王国地区,您是光明皇,但对家庭,您的身份是远东兼极东地区全权统领,依然是家族的臣子。家族保住了脸面,总长殿下宽宏雅量,想必也不愿与我们彻底决裂。”

  紫川秀当然知道总长殿下的“宽宏雅量”有多大,两个加起来可以凑一个针眼——想来他也很冤枉,出钱出人费力打下了魔族王国,突然发现全是在帮紫川秀忙活了。

  对于林冰的提议,紫川秀深以为然。但要他跑回帝都去解释,他还不敢。征服魔族王国,总长殿下没这个本事,但砍个把送上门来的魔神皇,这个能耐他还是有的。

  和林冰商议之后,二人都觉得,回帝都解释的最好人选就是林冰。她毕竟是曾任过远东统领的人,威望也好,人脉关系也好,都比白川罗杰这些新生派将领强。而且,她是当年哥应星的爱将,是老资历的家族将领,帝都再怎么猜疑,也不该把她看作自己的党羽,她的立场比较超然和客观。派这样重量级的人物回去,显得比较有诚意,说话也比较有说服力。

  临行前,紫川秀告诉林冰:“回去后,你只管骂我,骂我狼心狗肺,骂我丧尽天良,恶贯满盈,骂得越狠越好——总而言之,要不是他们拦着,你明天就要兴义兵来讨伐我了。”

  林冰狡黠地笑道:“大人,我虽然不得已屈身于叛逆军中,但我的一颗红心始终心怀祖国。只等家族平逆大军开到,我就立即里应外合,反戈一击,势与叛贼紫川秀不共戴天!“

  两人哈哈大笑。紫川秀亲自送林冰出了魔神堡的西门,他目送她的离去,直到她的背影在太阳下山方向的地平线上化作了一个微不可见的小黑点,他才怅然地回去。

  送走了林冰,紫川秀终于把精神重新投回王国的军政事务上来了。按照传统,新皇登基,该向整个王国传檄宣布,顺便宣布黑潮入侵的消息,号召全国勤王抗击。

  对于这件事,紫川秀犹豫了很久。倒不是说他派不出这千把名传令信使——光明皇朝初立,各族族长都争着要为光明皇效劳献殷勤,从其中选拔千名骑兵出来担任传令信使并不困难。令紫川秀犹豫的是,现在的魔神保未必还有当年的威信。而且,王国刚刚经历了西征战争的失败,精壮魔族兵大多战死,各族还能拿出多少力量来勤王?

  最好还是卡丹公主帮光明皇下定了决心。她说:“能多少兵马救援神堡,那倒不是关键。陛下您手上军队也够多了,也不在乎小部族的好些零散兵马。虽然您组建了瓦恩斯塔联盟,但还有不少部族——如蒙族、亚昆族——并没有加入联盟,也未承认您的皇位。

  但现在黑潮大举入侵,这是整个王国的危机。无论有什么纠纷,在黑潮入侵时都必须携手抵抗,这也是王国不成文的传统了。我们把新皇登基告示和黑潮入侵的警报同时发布。只要各族出兵抵抗黑潮,无形就等于他们默认陛下您的的皇位了。这样,等黑潮过去,木已成舟,您登基为皇的事也就成定局了。陛下,有一个中央皇权的名义,平时很占优势的。”

  “卡丹公主如是说,皇虚怀若谷。从善如流,言:‘诺。’”——上述是出自魔族史书《神典》上《光明皇本纪》的记载。自从紫川秀登基当了魔族的皇帝后,莫名其妙的麻烦事就多起来了。首先一桩就是他身边莫名其妙地多了几个白头发的魔族老头,整天象蚂蟥一般跟着他,哪怕紫川秀半夜上厕所他们都在外面轮流守着。然后记录下:“辰时,皇起更衣。”甚至还进厕所里探头探脑想看看紫川秀刚刚拉出来的那陀——呃——说是要记录光明皇陛下的健康情况。

  紫川秀很有种冲动,想差半兽人把这几个魔族老头子塞茅坑里淹死算了,但遭到了麾下魔族将领众口一声的反对。他们说这群老头子是皇室的史官,也是王国著名的学者。平时任务就是记录皇帝的起居言行录,编纂《神典》的当代篇章,德高望重,甚得国民尊敬。

  “千年来一脉相传的王国道统传承,不可从陛下而绝啊!”将领们声泪俱下,紫川秀无精打采。卡丹、罗斯、哥温这些知识分子就罢了,不料就连鲁帝这个大字不识的流氓也跑来为那几个史官求情,这不由让紫川秀大出意料,他很想问鲁帝:“就算编成了《神典》,你看得懂吗?”

  越是愚味无知的地方,就越是容易形成对知识的盲目迷信。眼看麾下的将领们这么热心史书文化,众怒难犯,光明皇最后还是做了让步,允许史官们跟在身边记录,但每次身边只能留一个人,而且当光明皇商议机密大事时他最好识趣点自己走开,不要等半兽人卫兵来把他扔出去。

  史官问题只是小事一桩,让紫川秀头疼的事多着呢。

  登基后,前任魔神皇卡丹向新皇紫川秀移交了王国户部的典籍,其中包括了魔族王国的户籍资料和国土地图。紫川秀在皇宫内粗粗翻看了一下,发现魔族王国地风土人情还真不是一般地复杂。

  根据七八一年的人口普查记录,王国共有大小部族一面三十二个,总人口九百五十三万——经过了鞑塔族叛变、远东战败、西征战败、人类反攻、内战、黑潮入侵等一系列灾难后,紫川秀估计现在的王国人口起码得减个一两百万——这几百万人口,分布在这五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称得上典型的地方人稀。有很多地哉,如在东北方的蒙族地域边界,魔族王国只是宣称拥有,实质上并没能形成有效的统治。在那里居住的,还是未开化的野蛮部落——与东大荒的野蛮人不同,这些蛮族其实也算是魔族,不过它们还处于更加落后的时代,没有语言和文字,无法沟通。拿卡丹形容的话来说:“它们还睡在树上呢!”所以,历任的魔神皇对它们都是采取放而任之的态度,只要它们不来捣乱就好。

  魔族王国疆域辽阔,它的西方国境濒紫川家,那是紫川秀熟知的了,王国的南方国境是一片黑色的海洋,被魔族称为黑海。因为王国的航海技术落后,对黑海的探索至今没有完成,也无法知道黑海的尽头是什么样的地方。王国的东方,那就是著名的东大荒草原了,野蛮人的诞生之地,那是困扰了王国整整三千年的噩梦。

  而王国的南方则被一片连绵不绝的死地所隔绝,至今无人能活着穿越过去。

  身为皇帝,自然要对自家领土和子民情况有个清楚了解。整整一天一晚,紫川秀都埋头在那厚厚的户籍资料里了。研究和背诵一百三十二个部族的资料,光那些大部族族长和长老名字就有差不多两百人,足够紫川秀头疼上一宿了。而且王国地名相当拗口,他读得舌头都打结了。

  典籍中唯一令紫川秀有点感兴趣的,是各部族之间的联姻关系。因为惯例,皇族一般都是只能于皇族通婚。所以魔族各部族之间往往都有各种各样的亲戚关系,比方说亚哥米有个叔叔的妹妹就是嫁给了蒙汗侄女的儿子,而当年卡顿亲王有一个妃子是蒙汗舅舅的外孙女,所以这样来说,亚哥米和卡顿亲王之间也是能扯上一点亲戚关系的。这也形成了魔族特殊的传统,打部族战的时候,首脑们彼此来信时彼此都是称呼:“亲爱的叔叔”、“亲爱的表弟”、“亲爱的舅舅”之类,那股亲热劲。不知情的外人还以为他们是一家人闹着玩呢;一旦分出了胜负,那些外甥侄子表弟女婿下手砍舅舅步步表哥岳父脑袋时也是蛮利索的。

  没等紫川秀各族之间复杂的关系理个清楚,塞内亚族族长卡丹又跑来找他了,说塞内亚人遭受了惨烈的兵灾,军民伤亡惨重,请求仁慈伟大无私关怀众生的光明皇陛下予以抚恤。

  看着那奏折,紫川秀足足盯着卡丹看了一分钟,敲着那个奏折,他摇头:“卡丹卿,你什么意思啊你?你是想找联翻旧帐是吧?”(当上了魔神皇,紫川秀最不习惯说话方式得突然改变了,他得自称‘联’,称呼大臣时得说‘卿’。本来这也不算什么,但麻烦的是紫川秀某天一不小心说顺口了,说:‘白川卿,朕今天……’然后部下们足足把他盯着看了半分钟。)

  “陛下,”卡丹不慌不忙答道:“当初您是紫川家远征军的指挥官,紫川家是王国的敌人。您的作为并无过错。但如今您是王国的君皇,各族民众都是您的子民,帮助受这的部落渡过难关也是陛下您的责任。我族正处于极度的困难之中,恳望陛下能对我们伸出援手。”

  看着那叠厚厚的申请援助物资清单,紫川秀象是看到了一团火,碰都不敢碰。他唉声叹气道:“卡丹卿,你也是知道的,虽然我是当了皇帝,但你这个前任魔神皇什么也没留给我,没钱没粮没兵马——你说,我这个魔神皇该怎么办?”

  卡丹睁着漂亮的眼睛,笑笑:“若知道怎么办,我也不用让位给陛下了,您说是不是?”

  被卡丹这番不软不硬的话堵得半死,紫川秀郁闷得要吐血。

  郁闷归郁闷,但事还是得做。紫川秀知道自己是最史无前例的空头皇帝,除了块玉玺外,自己一无所有,更麻烦的是,对王国的情况,自己一无所知,得赶紧找个好助手了。

  用魔族的话来说,得任命个军师了。

  托着下巴想了半天,紫川秀确定了几个条件:

  首先,军师得能干,他得熟悉王国风土人情,能熟练地处理军政事务,

  其次,军师得出身魔族,得有一定威望,如此才能得到各部族的拥戴;

  再次,军师又不能太有威望,不能太得各族的拥戴,否则大伙就搞不清谁是皇帝了;

  再其次,军师得对自己忠心耿耿,自己能放心使用;

  再再其次……呃,不能再加条件,再加就找不到人了。

  该选谁呢?紫川秀一个个在脑子里挑选着自己麾下的将领们:

  罗斯对自己的忠心还可以,但他年纪太大了,但由于几乎灭族的经历,他对塞内亚族和蒙族充满仇恨,紫川秀很担心他当了军师会假公济私报复的,不行;

上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三章 下一章:第二十七卷 第五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