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六卷 第三章 束手无策

第二十六卷 第三章 束手无策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一零一特种师将投石机摆开对魔神堡的城墙狂轰滥炸,落石和城墙撞击的巨大轰隆声日夜不停的响了两天。然后,吴滨红衣旗本无奈的向斯特林报告:“效果甚微!大众,再这样下去,不等出现缺口,我们投石车全得报废了!”

  千辛万苦杀到了魔神堡下,最后却对魔神堡的外墙束手无策。为寻求解决办法,远征军高层进行了多次商议,参谋部的幕僚们也进行了大量的论证和研究。

  在九月十六日晚上,又一次内地军与远东军高层的联度会议召开了。

  会议以远征军的参谋总长金河红衣旗本的发言拉序幕,他声称,参谋部已经做过研究,要攻破并占领魔神堡的外城,进攻方要伤亡八万人。

  “啊!”席间响起了嗡嗡的惊叹声,紫川秀问:“参谋部的估算是不是太悲观了?要知道,魔族已经并没有多少生力兵员了。”

  “统领大人,下官已考虑到魔族兵力不足这个因素了。其实,伤亡八万人这还是保守估计的,若是魔族有充足的兵力、弓箭手和守备器材的话,我军就是伤亡百万也未必能拿得下。要知道,我们面对的可是排名尤在瓦伦要塞之上的大陆第一坚城。”

  金河红衣旗本提起了瓦伦要塞,众人不禁悚然。想起了魔族数次出动百万规模的大在瓦伦城下撞得头破血流的经历,大伙儿仿佛已在脑海中出现了人类官兵在魔神堡城下尸积出山的惨景,顿觉得前途一片绝望。

  斯特林望向吴滨:“吴红衣,要对付魔神堡的外墙,特种师有什么办法吗?”

  “大人,一零一师装备投石面七百三十一台,其中轻型投石机四百一十五台,中型投石机两百零三台,重型投石机九十八台,超级重型投石机十台。特大型投石机五台。

  这两天我们对魔神堡的西墙做过打击强度测试,发现魔神堡的外墙极为坚固,而且设计得非常奇妙,城墙面呈菱形或者三角形。恰好能将落石弹开,将破坏力度减到了最低。经试验,轻型和中型投石机对外墙根本不能造成损害,而重型以上投石机才能造成一点损害,但都在人力可修复的范围内……”

  “吴红衣,你能否简单告诉我们结论?”

  “简单来说,投石机能对魔神堡造成破坏,但破坏比较微小。只要敌人有足够的劳力和材料,我们破坏的速度比不上他们修复的速度。”

  “能否把他们修复的速度降下来?比如用轻型投石机和弩机来压制魔族工兵,杀伤他们,让他们不能接近缺口?”

  “理论上可行,但实际上根本办不到。”

  “吴红衣,能说说吗?为什么不可行呢?”

  “大人,恕我无礼。您做过估算吗?一台弩机一分钟能发射二十枚箭。一台投石机一个小时能投出两百多块二十公斤重的石块,若按您的法子。要用弩机和投石机不间断地压制城头的修复进行。所需的箭矢和投石是天文数字。现在后勤光是供应粮草就力不从心了,没有余力再给我们运送箭和石块了,即使我们能就地取才,制造出箭矢和石块来,投石机数量也是有限的,这样不间断的发射,对机器磨损伤害很大,用不了一个星期,现有的投石机和弩机就得报废一半。而且,到了晚上,射击视野和瞄准准确度都要大打折扣。即使不间断射击也难以阻止魔族修复城墙。”

  “明白了,你不用再说了。”斯特林问:“金河阁下,怎么攻打魔神堡,参谋部有计划吗?”

  “这个……”金河红衣旗本面露为难之色:“我们只做了常规攻打的计划,但不一定奏效。目前还在进一步研究中。”

  大伙都知道,“进一步研究”往往就是“我们没办法”的代名词,眼看连参谋部都没办法了,那些只识抡刀骑马的将军们也只好干瞪眼傻坐了。

  “诸位大人,谁有什么好法子?”斯特林望过众将,将军们无奈的避开了他的目光。

  当他把目光投向另一边的远东将帅群时,忽觉得眼前一亮,一名身穿深蓝色军官制服的美丽女子款款起身,犹如鹤立鸡群,她的声音柔和而清脆:“处长大人,虽然魔神堡城墙坚固,但自古以来,对付坚守不下的城池,除了直接攻打,长期围困也是个好办法。塞内亚人已经粮尽弹绝,再无外援,久围必亡。”

  “林副统领,围困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但如今家族催促得很紧,我们的粮草和补给供应都很困难。按投诚向我们的塞内亚内政大臣奥斯鲁提供的情报,魔神堡内存粮起码还能支持三个月,然后塞内亚人还能靠宰杀他们的战马和牲畜再支持一个月。要围困上四个月,我们比魔族更支持不住。”

  军队中除了级别和职务外,也是很讲究辈份的。当年林冰担当哥应星副手叱咤远东的时候,紫川三杰还不过是她麾下的副旗本。和紫川秀一样,对林冰这位远东军的前辈,斯特林非常尊敬,言谈中客气异常,解释也很详细,这份礼遇是对待其它副统领级别的军官没有的。

  “处长大人,若是我们只留下一半、甚至四分之一的军队,后勤的压力就大大减轻了,长期围困就不成问题了吧?”

  席间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将军们交头接耳,以一种望白痴的眼光望向林冰。若不是林冰的资历和威望摆在那里,大伙早就嘘声四起轰她下台了。

  斯特林奇道:“阁下,您的意思是留下五六万军队就可以围困塞内亚人了吗?塞内亚兵悍勇善战,留下部队太少,恐怕反倒被他们吃掉了。”

  “大人,”林冰从容自若,站得如笔杆一样挺直,像是周围那些窃窃私语的声音根本不存在:“下官有一个设想,请您和诸位大众审视。

  我军在瓦恩斯塔城设立西镇大营,留驻兵马五万人。在瓦那和尼斯塔两城设立南镇大营,留驻兵马八万,两座大营从西南两头对魔神堡形成了战略包围。平时出动精锐轻骑,不停的扫荡魔神堡周边。毁掉他们的城外和村庄,烧掉粮仓、良田和果树,掠夺他们的人口,让塞内亚人无法耕种、无法收藏!这样,魔神堡必然再无法坚持。”

  斯特林眼睛一亮。追问道:“若塞内亚人出城拦截我们的轻骑呢?”

  “大人,我军出动的是轻骑,比起敌人有速度上的优势。敌往东,我则往西;敌势若盛,我轻骑部队干脆就撤回大营内不出。大人,塞内亚人不可能在每一个地方都派驻部队把守的,若他们分兵驻守各地,我们就将他们一口口下。”

  “若敌人在我远征大军离开后,攻打我军设立的西镇和南镇大营呢?”

  “大人。如今塞内亚人顶多就四五万残兵了。无论是我军的南镇大营还是西镇大营,都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拿下的。而且两个大营之间彼此呼应,互为增援。塞内亚人想拿下,根本不可能。”

  林冰笑道:“即使他们能拿下任何一座大营,必然也会损兵折将,顶不住我军反扑。大人,只要魔族敢出来出城野战,无论胜负,都是他们输!他们人太少,经不起损耗的。”

  斯特林眼前一亮,望向金河红衣旗本。金河肯定的点头,说:“设立前进基地。以轻骑抄掠魔族后勤补给,实施坚壁清野,战术上完全可行。

  但是,林大人,下官注意到,若按您的计划,设立两个镇守大营彼此呼应,我军起码得留下十五万军队才能确保两镇大营的安全。虽然说军队规模比如今少了一半,但后勤压力依然十分沉重。”

  林冰正容到:“斯特林大人,为了大局,远东军愿意做出牺牲。只要家族能够提供五万人的补给粮草给我们,我们能支持十五万军队作战。”

  席间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将军们交头接耳。斯特林望向紫川秀:“秀川统领,林副统领的话是否当真?”

  紫川秀笑笑:“当然,她的话就是我的话。”

  斯特林表情十分严肃:“秀种统领,军中之事,不可戏言。我想知道,远东军窨用什么方法可以用五万人的粮草供应十五万大军?”

  “以战养战,就地掠夺解决短缺的粮草。”

  “要解决十万人缺口的粮草,靠以战养战绝对不够。”

  紫川秀高深莫测的微笑着,不再说话。

  最后,斯特林实在猜不透他的底细,凑过去问:“透个底吧,你想怎么办?”

  紫川秀微笑着,低声答道:“天机不可泄漏。”

  “胡扯,再不说我可要翻脸啦!”

  “二哥,知道了对你没好处。你只要知道,我能办到就好了。”

  “不行!这不是开玩笑,我要知道你是怎么办的。”

  望望四周,凑近斯特林耳边,紫川秀把声音压到了最低:“就地招募壮丁,组编成军与塞内亚人作战。他们是本地人,粮草问题自己解决。”

  “瞎扯!就地招募壮丁难道不用消耗粮食吗?再说,在这蛮荒野地,哪来的壮西招募啊!”

  看看紫川秀狡猾的笑脸,斯特林忽然醒悟过来,他把紫川秀拖出了会议室,严厉的说:“阿秀,你要招募的恐怕不是壮丁吧?你该不会想把魔族部落组建成军,与塞内亚人打仗吧?”

  “嘘!这种事,知道了就行,没必要说出来啦!”紫川秀轻摇手指,笑容满脸:“这样一来,问题不就解决了?将士们可以早日回家,少流很多血,家族也可以少花很多钱,哥珊也不用老板着脸追着我们打。”

  “但这样非常危险,危险得像玩火!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上百万魔族军队解除了武装,将他们打散了分割各处,你现在重又把他们组建成军,万一他们被塞内亚人煽动利用,我们前面的牺牲和辛苦都成了白费。”

  “可我已经组建了一支魔族军。”紫川秀轻松的说。那神气,让斯特林恨不得揍他一顿。

  他忍住怒气,低声说:“我知道,是哥达汗的部下吧?哥昂族是魔族中的温和派,我们也须扶持一支力量控制战后的魔族王国。让哥达汗率兵随我们作占,作为我军的向导和辅助兵力,是可以的。这事,总长也表示赞成。”

  “这不止哥达汗的人。”紫川秀不好意思的笑笑:“一些有志于推翻塞内亚残暴统治的志士,他们虽然身在魔族,但一直仰慕总长殿下的仁德和家族的厚恩,憎恶魔神皇的统治,现在,他们自愿投身我军麾下。投身于推翻塞内亚人的伟大事业——眼看人家盛情款款,我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啊!”

  “少胡扯!你说的那些人是谁?”

  “人数太多。一时我也说不完他们的名字。不过其中一个志士的名字叫做雷豹。他反对塞内亚人的态度最为坚决。”

  “魔族十五军军长雷豹!”斯特林倒吸一口冷气,眼睛睁得大圆:“真的是他?”

  “是他。还有一位好汉名叫刚瓦,他对家族是忠心耿耿;还有几位好汉叫冬寒青、屠锋,他们发誓要与塞内亚人誓不两立。对了,还有一位叫罗斯的老志士,他反对塞内亚人的决心最为坚定,据说他跟某个叫卡特的家伙有着血海深仇……”

  “也就是说,鞑塔族、雷族、刚瓦族、冬日族、屠族都被你收编了?”这时候,斯特林反倒冷静下来了,他喃喃说:“好家伙。这一下,怕不有七八万人马啊?”

  紫川秀笑笑,他不敢说出来,其实,包括了鞑塔族和哥昂族军队,他手中的魔族兵马共有十五万之多。

  “阿秀,你招募这么多魔族兵,他们为什么肯听你的?万一你控制不了他们,怎么办?”

  作为一名战术指挥官,斯特林是极出色的。但若从政治家的角度来考虑,他的眼光就显得呆板了,他的思维还停留在过去的模式,认为实力仅靠掌握的军队数量来衡量。在紫川秀看来,这种观点未免落后了。

  军队固然是实力的重要标志,但实力还包括很多隐性条件:形势、威望、经济、政治。魔族经历了前所未的的大溃败。巴丹城郊的那场血战不但打掉了魔族称霸大陆的美梦,也打掉了魔族三百年的自信和骄傲。

  这个贫寒已久的民族,无论在政治、经济还是文化上都无法与人类抗衡,唯有强悍的武力是他们唯一的骄傲。但恰恰在正面野战中,他们被人类打得一败涂地,整个魔族都陷入了自卑和沮丧的低谷中,再没有与人类对抗的信心。

  现在的魔族,是最容易满足的,也是最容易控制的。

  “二哥,现在魔族各族都在盯着战后的局势,他们都指望着能在战后的土地分封上多拿点好处。只要我们许诺,在消灭塞内亚人战役上立功的,人类将给他们分封肥沃的好地盘,那他们就会死心塌地的用牙齿去啃魔神堡的城墙!

  现在,我给他们的命令只是清剿塞内亚人后方,掠夺和烧杀历来是魔族的最爱,这种轻松容易又有着优厚回报的任务他们没理由不接受的。”

  听紫川秀说话,斯特林呆了好一阵。然后,他望着紫川秀的眼睛,一字一句问:“阿秀,魔族的情况,我没有你熟悉。这个计划,你可有把握?”

  “二哥,世上哪有十全把握的仗!有个六七成把握就可以了!这样做,总比拿军队在魔神堡下面碰个头破血流好吧?

  二哥,战争就如一盘棋,塞内亚人十成已经输了九成。只要我们不出错,有耐心,不出险招、昏招,塞内亚人绝无翻盘的机会。直接攻打魔神堡是解决战争最快的方法,但也是一步险棋。若我们在魔神堡的坚城下伤亡惨重,久攻不下甚至给塞内亚人反攻得手的话,那投靠我们的魔族部落就会起异心,说不定甚至会重投塞内亚人麾下,整个大局就有反复的危险了

  而只要我军实力没受损,不管时间拖延多长。有多军强大的实力作为威慑,魔族各部落就绝不敢起异心,塞内亚人也没有番盘的可能。他们躲在魔神堡里,能躲多久?”

  “是啊,她能躲多久呢?”显然已被紫川秀说话了。斯特林反问道。

  紫川秀愣了下:“她?她是谁?”

  恍然间,斯特林发现自己出了错。他连忙改口道:“我是说塞内亚人。被你这样压迫着打,他们能坚持多久呢?”

  不出声地望着斯特林,紫川秀的目光中充满了同情和怜悯。他轻声说:“不会很久的。顶多一年,若不投降,塞内亚这个战斗种族将全部被饿死在魔神堡里。”

  七八五年七月十八日,远征军的主力返回瓦恩斯塔。因为总长的撤军指令还是没最终下达,为免动摇军心,远征统帅部并没有公布撤军。只是说暂时返回瓦恩斯塔休整。

  接到命令以后,二十多万人类和半兽人十兵秩序井然的从魔神堡前拔营撤离。士兵们都以为这只是在发动对魔神堡总攻前的暂时休息而已。没人知道,这是他们最接近魔神堡的一刻了。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这辈子根本就没有机会触碰到魔神堡的城墙。

  而在人类和半兽人军队向后撤退的同时,沿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在大道上滚滚的烟尘中,大队魔族士兵正在接管他们丢下的阵线。与往常不同的是,魔族战士并非按照他们的部队或者魔族皇帝的命令而行动,指挥他们的是一位青年人类将军,二十六岁的远东统领紫川秀。

  按照紫川秀的命令,瓦恩斯塔联军的指挥雷豹公爵将任尼斯塔总督——在正式的公文中。他是“魔神堡战役对策本部南镇大营之左翼尼斯塔城守备总督”——当然,对于这样的重镇,不可能完全交给一个魔族降将的,紫川秀派了半兽人将军德昆给他担任监军。

  而瓦那城是与魔神堡交战的第一线,紫川秀委派哥达汗率哥昂族主力部队镇守此地。

  带着一贯温文尔牙的微笑,哥达汗不动声色的接受了任务。但他说:“大人,瓦那是战略要点。殿下将此重镇委托于我,我深感荣幸,定会尽心竭力完成任务。但本人才能有限,怕会误了您的大事。远东军中人才济济,恳请殿下抽调得力干将前来支持我,以助我顺利完成任务。”

  本来想为难怎么开口呢,好在他竟然自己提出了。紫川秀大赞哥达汗知情识趣,微笑道:“爵节过谦了。以爵节的身份和才干,镇守区区一个瓦那是太过屈才了。不过,凡事多个人商量也好,布兰将军数次向我请战,我也不好冷了他的心。这样,我就让布兰将军率领他本部八千步兵前来为爵节您助战如何?”

  哥达汗连连点头:“甚好,甚好!久闻布兰将军威名赫赫,能与他并肩作战,那也是我的荣幸。”

  瓦恩斯塔西镇大本营是整个包围圈的关键和枢钮,对于这个重镇,紫川秀派塞内亚降将鲁帝驻守,他率领三万归顺紫川秀的魔族降军留驻那里,指挥围剿塞内亚人的战役。

  要被派到第一线去与昔日的主子拼杀个你死我活,对于这样的任务,鲁帝大人当然是敬谢不敏了。若可能,他还是喜欢躲在紫川秀后拾便宜来得轻松。

  他跑来找紫川秀,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主题是鲁帝老大爷年纪大了,血压高,风湿病也常犯,胃口也不怎么好了(每顿饭吃肉只能吃下两斤了),精力也没往年好了(每晚只能搞两个魔族女人了),腿脚也不怎么灵活了(冲锋的时候尤其,撤退的时候灵活得要命),若有可能,还是把建功立业的机会留给那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比如说罗斯或者参加瓦恩斯塔联盟军的哪个酋长就好——鲁帝爷爷年纪大了,就让他安心在家抱着孙子在火炉边颐养天年吧。

  可惜的是,远东统领紫川秀不是个尊老的楷模。耐着性子听鲁帝罗嗦了半天,紫川秀慢条斯理的说:“这么说,鲁帝你现在是年老休弱,打不了仗了?”

  “是啊是啊,虽然我很想继续为大人您效劳的,但实在是岁月不饶人啊。咳咳,天气一冷我就腰酸背疼,这把老骨头当真是不行了……”

  “这么说,你现在对我们已经没什么用处了?”

  “这个……”从紫川秀话中窥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鲁帝一悚。他偷偷抬头望了一下紫川秀的脸色:“这个,我还是很有用的……我还是可以跟魔族民众宣扬大人的威德,安抚联盟军的神族官兵……虽然年纪大了,我还是可以发挥一下余热的。”

  “最好是这样吧。不然的话……斯特林在那边搞清算,抓战犯,听说他现在正在追查当年月亮湾一战的主谋。鲁帝,你若是真老得不中用了,在回家养老之前先去斯特林那一趟吧,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一阵就了事……”

  紫川秀话音刚落,鲁帝立即声明:“大人。我虽然年纪大了点。但说起打仗来,可不比那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差!镇守瓦恩斯塔这个任务,除了我以外,还真想不出哪个合适了。大人,我本身就在魔神堡出生,周边的地理环境,一草一木,我都熟悉得很。卡丹想给我设埋伏下套子,门都没有。而且我的部下都能说塞内亚语,熟悉当地情形。这个,换哪个部队都没法跟我比。”

  “罗斯如何?”

  “那老头年纪比我还大,大人,而且他的部下根本不熟悉魔神堡周边地理,这个活,他绝对干不了。大人,您就放心的把瓦恩斯塔交给我吧,绝对让卡丹讨不了好去。”

  虽然鲁帝大人表现得这么积极,但紫川秀对他并没有完全放心,他派遣罗斯“协助”鲁帝执行任务。鞑塔族与塞内亚人有着血海深仇,罗斯可以说是紫川秀最为信任的魔族高官了,他无论如何是不可能和卡丹有所勾结的。

  一番布置后,紫川秀满意的看看地图上围绕魔神堡周边的那几个红点微笑着,心中得意洋洋。人类与魔族之间的战争,双方交战的主力居然都是魔族,这种借力打力的便宜事真是赏心悦目。魔神皇卡特陛下在天有灵的话,看到自己的子民被人类驱使着自相残杀,不知会有什么感想呢?

  天下恐怕也唯有自己能使出这样的战术了吧?

  也因为这个原因,在后世的历史学研究上,七八五年的东征战争是一场非常“复杂”的战争,它的定性在史学上存在多种争论。在战争前期,交战的双方主角是斯特林、紫川秀为首的紫川、远东联军对于卡凡为首的塞内亚军队;而到入夏以后,交战的一方依然是卡丹为首的塞内亚军队,而另一方却变成了在紫川秀统领下的哥达汗、鲁帝、雷豹、刚瓦等多部族联军,看起来更像一场魔族部落之间的内战。

  人类历史学家称:“七八五年的东征之战是紫川家对魔族王国的报复战争,是人类对异族侵略军的一次大规模反击,是正义与邪恶的大对决。军威浩荡于万里之外,黑色鹰旗常荡天涯海角,君魔丧胆,这是前所未有的盛事!”

  魔族的神典则记载:“神历三一二三年,塞内亚魔神皇卡特在征服人类的战争中战死,塞内亚族实力大损。三一二四年开春,哥昂族首领哥达汗觊觎至高皇冠,向塞内亚族发动皇权战争。交战过程中,哥达汗违反了皇权战争不借外力的传统,勾结了远东和人类的兵马入境相助。入秋,两军主力于魔神堡周边遭遇,塞内亚族初战不利,退守魔神堡。随后,两军展开长期的相持拉锯战斗……”

  但在这场战争的真正指挥策划者,远东光明王紫川透明看来,七八五年的这场战争不过是远东军扩充势力范围的军事行动罢了。经过这场战争,远东一百年内都不用为来自东方强国的威胁而担心了。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斯特林请求撤军的奏章递上去后,总长竟迟迟不见签复,于是数十万远征军就只好一直滞留在瓦恩斯塔城,不得返程。

上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二章 非常时期 下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四章 野蛮人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