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五卷 第八章

第二十五卷 第八章

  斯特林的抵达是远徵军战略开始转变的一个标志。家族军务处长亲自督阵,远徵军士气人振——至少表面上人家是这样说的。在两位统领出席的军务会议上,内地派将军们个个勇字当头,说得口沫横飞,大伙将塞内亚人贬得一钱不值,仿佛就只剩下几个快病死的阿猫阿狗缩在魔神堡里,就等着人类天兵过去割草一般收拾了他们——至于野蛮人,嘿嘿,人伙们根本都懒得提及它们,仿佛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不死营师团长、红衣旗本林迪发言的时间最长,他说,我们士卒强壮,斗志如虹,只是因为高层的错误决策,才使大伙在这耽搁了这么久。一将无能,累死三军,那些抛下军队出去游山玩水、表现得极不负责任的指挥官,是否该承担起贻误战机的责任呢?

  斯特林敏着眉,几次打断林迪的发言,但林迪毫不在意,他的意志顽强得象蚯蚓一般,哪里被打断就能迅速再生,翻来覆去只是论证这么一个观点:现任的远徵军主帅是很不称职的,家族应该另选贤能担任这个要职。

  会场上鸦雀无声,高级将领们面无表情,眼神闪烁,谁也不看谁,大伙僵硬得象是一座座木头雕塑。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一阵轻微响声让人家都听得清清楚楚,远徵军前锋集团远东第二军的白川红衣旗本将手捏得“咯咯”做响。在这位美女眼中如快爆发火山一般的怒火让久经沙场的将军们都感到心寒,看来若不是紫川秀在一边使劲地接着她胳膊,白川就要扑上去跟林迪当场演出全武行了。

  不止白川,在这次会议上,远东籍的将领们集体失声。会前,他们都受了紫川秀严令,绝对不能与内地籍将领们争吵以免引起冲突,现在,他们眼看着自己的领袖被人攻击得体无完肤,尽管一个个脸憋得通红,却是不敢出声,生怕误了统领大人的大事。

  “够了!”最后,还是斯特林实在忍不下去了,打断了林迪的发言:“林迪阁下,大军进退决策乃统帅职责,军中自有上下尊卑秩序。身为部下,你不应对此妄加评论。”

  “但是斯特林大人……”

  “行了,林迪阁下,你的意思我和诸位大人都明白了。你可以保留自己意见,但现在持坐下吧,还有其他的人人想要发言。”

  他望向紫川秀:“秀川大人,有几位阁下主张应该对魔神堡进攻了,你的意见呢?”

  紫川秀平静地说:“我觉得敌情未明,如今并非进攻的好时机.”

  林迪立即出声:“敢问秀川大人,我们已经在瓦恩斯塔耽搁了整整两个星期。您觉得什么时候才是进攻魔神堡的好时机呢?我军还要等待多久?”

  连望都不望他一眼,紫川秀淡淡说:“不知道。”

  林迪夸张地“哈哈”笑两声,脸色却是铁青,没半点笑意。

  斯特林问:“秀川大人,若家族决意立即进攻魔神堡,远东军愿意配合吗?”

  紫川秀低下头,谁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大伙都觉得,就在这刻,整个会场的温度都低了几度了,气氛紧张得象是要凝固了。良久,紫川秀抬起了头,白皙的脸孔毫无表情。

  “斯特林人人,您言重了。远东军是家族的武装力量,远东军自我以下都是忠诚的家族军人,我们服从家族和总长殿下的命令。尽管我个人持反对意见,但若家族决意进攻,远东军会毫不犹豫地坚决执行命令。”

  这次军务会议最后做出了决定,立即动身,对塞内亚人间始全面总攻。

  大计既定,斯特林的动作快得有如迅雷疾闪,两天后,大军已经出发.

  出发的只是由斯特林所统帅的来自家族内地的部队,他们将直冲魔神堡;紫川秀所率的远东部队向右翼展开,他们将负责扫清魔神堡以南的塞内亚族领地,那里有瓦那、尼斯塔等数座大城。

  表面上,大伙都说得冠冕堂皇,说是什么分兵行动可以加速消灭塞内亚人的进程,但实质上,两军高层都心里有数,现在两军的关系太紧张了,斗殴冲突事件不断。舆其这样弓拔弩张地勉强凑一起互相提防,倒不如分开来各自行动更好。

  远徵军中的风波,尽管是在暗中,但还是瞒不过那些跟随远徵军的仆从军将领们。

  哥达汗是个聪明人,他意识到,即使斯特林再慷慨,给自己的好处也不会多过紫川秀曾许诺给自己的魔族皇位,而且即使紫川秀在紫川家中失势,丢掉了远徵军主帅的位置,但他远东军间的实力却是不会变的,他依然拥有足以左右王国力量的强势实力。

  于是他第一时间就跑来找到紫川秀,向紫川秀保证:无论远徵军有些什么变化,他与紫川秀所订立的盟约不会更改,哥昂族绝对会遵守承诺,假如秀川大人感觉手头兵力不足的话,哥昂族甚至还可以再增兵三万支援远徵军的行动。紫川秀也对哥达汗的忠心大大嘉奖了一番,两人称兄道弟,相约来日共享富贵,亲热得不得了。

  同日,紫川秀也约雷豹谈话,告诉他:“爵爷,我远徵军即将分头行动,一路由我本人带领前去南方领地,一路由斯特林人将军带领亲自攻击魔神堡,阁下顾加入哪一路呢?”

  稍加考虑.雷豹公爵很直接地说:“大人,我跟您这路。”

  紫川秀喜道:“为什么呢?”

  “大人,我们雷族虽然不是象塞内亚那样的大族,但我们祖上也曾非常辉煌,出过多任魔神皇。我们也是有气节的。因为塞内亚皇朝大势已去了,为了保全族人,我们不得不向您投诚.这种屈辱,经历过一次就够了,我们实在不愿第二次改投门庭了。”

  雷豹和哥达汗都坚定地站在了紫川秀一边,反倒是跟随紫川秀最久的鲁帝出现了动摇。听着流言蜚语在军中到处传遍,鲁帝还真的以为紫川秀明天就要倒台了,他慌慌张张地赶紧跑去斯特林那自报家门献忠。

  可惜的是,对于这个臭名昭着的塞内亚余孽,斯特林恨之入骨,一听到鲁帝自报姓名,斯特林立即浓眉一轩,霍然站起喝道:“鲁帝!你还没死吗?我可一直记得你呢!”

  “这个,下官是还活着,让人人费心惦记了……”

  “来人啊,快叫宪兵进来!”

  鲁帝拔腿就跑,一溜烟地冲了出去,没亲眼看到的人实在难以想象这个体重超过三百斤凸着圆肚子的人胖子竟能有这么迅若闪电的速度,十几个年轻力壮的宪兵小伙子带着狼狗都追他不上。打那以后,鲁帝一直躲在哥昂族军队的马圈里冒充养马的仆役,直到斯特林带着兵马离间瓦恩斯塔了,他才敢甩掉了水桶和刷子重新露面。张口闭口就是:“斯特林人人曾恳切地招揽我,但我严属地拒绝了他,我对秀川人人的忠诚是日月可证地!”

  在斯特林出发两天后,紫川秀亲率远东部队随之出发.除了留下镇守瓦恩斯塔的兵马,他麾下有自家的远东兵马四十一个团队,共斜十一万人,另有来自哥昂族地仆从军六万、瓦恩斯塔联盟的各部落联军八万余人。

  单以人数而言,他麾下的兵马比斯特林多得多,但紫川秀却很清楚,人数并不等于战力,斯特林部下那是紫川家清一色的精锐悍卒,忠诚无比,斗志昂扬,即使在最困难的局势下,他们也会为国家死战到底的;而自己部下除了远东部队外,多半都是来投机的冒险家拼凑组合,情形稍有不利,这些魔族军队立即会四散狂逃的。

  七八四年六月二十八日,大军兵马从瓦恩斯塔出发,直扑瓦那。一路气候晴美,极利行军,只是偶尔有点夏日的小雨一落即止。出徵的大军沿着道路铺开了长长的一条道,在瓦恩斯塔闷了那么多天,各路参战部队都兴致极高,人欢马腾,犹如江河奔流狂潮。

  “大人!”正当紫川秀在高处看着自己麾下兵马的前进时候,哥达汗奔马冲至他身边,他下马恭敬地向紫川秀行了个礼:“很抱歉,打扰您了!”

  紫川秀收回了眺望部队的视线,淡淡说:“爵爷,请说吧!”

  “是!我军前哨在前方发现了塞内亚人的集居村落,请示大人您如何处置?”

  “集居村落?平民还是塞内亚武装?”

  哥达汗犹豫了下,开口说:“启禀大人,全是塞内亚族的土着村民。”

  紫川秀疑惑地望着哥达汗,联兵进军时,自己颁布过纪律,除非是受到攻击情况下,远徵军不能对魔族平民出手,哥达汗不是不知道,现在他又跑来问什么?

  突然,紫川秀想起来了,先前远徵军所经过的地段都是属于哥昂族和亚昆族的,那些地方是属于自己盟友的,自然是得秋毫无犯,现在,进入了敌人的领地,部下们自然有疑惑了,这个不能对平民出手的政策是否还得继续执行?

  看着紫川秀沉默着,哥达汗加上了一句:“大人,我听说,斯特林大人的那路兵马,进军势头非常强悍,势如狂飒!人军过后,身后只剩下青天和黑土了!”他的语气里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怂恿味道,目光中带着期待。

  紫川秀半闭上了眼睛,耳边回响斯特林低沉而有力的话语:“魔族屠杀了我们近千万的平民,焚境毁灭城镇多达一千三百个,至今东南平原和东北各行省仍是满目答夷……天道好还,为固雪耻,我们问心无愧!”

  真的问心无愧吗?

  紫川秀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传令,凡发现塞内亚人的乡村和城镇,由各部队自行处置,不必上报——战利品按四一上缴远徵军总部!”

  “明白!”听到紫川秀颁布命令,哥速汗精神大振:“我们知道了!”

  他上马狂奔而去,看着他地背影渐渐远去,紫川秀眼中流露复杂的感情,良久才把目光移开。半响,在大军队列中响起了号令和牛角号的鸣鸣声,一个个小队兵马从人队里分了出去,在军官们的带领们,他们杀气腾腾地进了道两边的林子里。看着那些魔族士兵兴奋的嘴脸,紫川秀预感到了血腥的味道。

  这个事件只是人军前进途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没有影响人军前进的速度。跟着远东骑兵团,紫川秀以匀速策马前进着。不到半个小时,在大道左边的树林后升起了一道粗黑的烟柱,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然后,在他右手边的树林后也升起了一道又一道的黑烟。那些黑色地烟柱增加得非常快,在四面八方同时升起,大片的尘埃遮盖了半边的天空,接着又慢慢落下,使得事物都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轮廓,眼前的景物都变得朦朦胧胧了。

  于是大军就象是在梦境里前进似的,如梦如幻。

  但这并没有影响军队的士气,见到那满天的黑烟,士兵们反而变得十分兴奋。议论声不时在队列里响起:“干得好!让魔族崽子们知道我们的属害!”

  “真带劲!可惜不是派我们去!什么时候派我们过去呢,也让大伙痛快一次?”

  紫川秀瞟一眼那些发议论的半兽人或者人类士兵,那些淳朴的脸上全是兴奋。真是奇怪,在家乡,他们也是憨厚、淳朴的农人,把自己田地、草屋和婆娘当作命根子一般热爱,为何到了这里,他们却以毁灭别人的最爱为乐呢?

  中午时分,人军抵达了第一个休息点,一个塞内亚人的小镇子。当紫川秀抵达时,前锋各部指挥官已在镇门口恭候了。见到紫川秀骑在马上出现,各族指挥官纷纷行礼鞠躬,问好声参差不齐,有人类语的、远东语的,也有魔族语的,让紫川秀苦笑不已,自己统帅的是一支名副其实的多种族部队啊!

  “大人,您辛苦了。持稍做安息吧!”哥达汗殷勤地上前迎接紫川秀,亲自上前帮紫川秀牵住战马的缰绳.紫川秀微笑着下马,望望围在身边的将领们,挥手说:“大伙都回自己部队去吧,没必要为我一个人耽搁大伙时间.休息过后我们还得赶路的。”

  他问着哥达汗:“这个小镇叫什么名字?距离瓦那还有多远?”

  “启禀大人,这个镇子叫洛威镇,按今天的速度,我们后天就可以抵达瓦那了。”

  “可有当地的土着居民?找几个过来,我要问话。”

  紫川秀吩咐了下去,正欲继续进镇,却发现了异样:将领们都呆立在原地,没有人去执行自己的命令。他秀眉一轩,沉声问:“怎么啦?”

  最后,还是哥达汗上前答话,他一脸的尴尬:“大人,第一个进镇的是担任向导的鲁帝阁下,我们是随后才进的。当我们进来时,已经……已经见不到当地居民了。”

  紫川秀一震,低头想了一阵,他银牙轻咬嘴唇,沉声说:“让鲁帝立即来见我!马上!”

  “是,遵命!”听出了紫川秀话里蕴藏的怒气,将领们都不敢轻忽。传令兵一路快跑着去找鲁帝了,紫川秀只管信步顺着道路往里走,将领们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

  顺着道路,可以看到农舍、菜园和围着篱笆的小庄子,秋天的旷野天高气爽,空气中飘荡着新耕过的土地清香,道路上散发着沥青和泥土的气息。一路过去,可能是知道紫川秀要过来,鲁帝把战场收拾得很干净,没见到尸体,只是地上不时出现的斑斑血泊,一些刚被打烂的门窗在风中摇晃着,那刺鼻的血腥味,让人知道这里刚刚进行过一场入侵与抵抗的战斗——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比起鲁帝麾下如狼似虎的魔族兵来,一个小镇的老幼妇孺们能拿出什么来抵抗?

  这群畜生们!紫川秀恶狠狠地想,如果做出这种事的是一支人类部队、一支半兽人部队甚至就是哥达汗地部下,紫川秀都不会感到生气,毕竟他们受过塞内亚族的茶毒,滥杀无辜不能说是好事,但他们是有权力复仇的。

  但偏偏,干出这种事来的是一支魔族部队,甚至还是塞内亚族的部队!

  他们是在屠杀自己的血亲来讨好自己!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他们怎么能下得了手?

  瞅着紫川秀脸上的阴沉表情,将领们谁也不敢多嘴开口,哥达汗小心翼翼地把他引入了一处民居,先头部队已为他布置好了食物和休息的床铺。侍卫们刚为紫川秀准备好了热食,门被推开了,鲁帝魁梧粗壮的身子轻手轻脚地蹩了进来。缩在墙角不敢吭声,仿佛想躲进自己的影子里。

  但紫川秀可旱看到他,喝道:“鲁帝!”

  “是是,在在!下官在!”

  “你干的好事!”

  “那……是……不敢,不敢!”

  看到他这副样子,紫川秀更感火从心头来。他劈头批脑把他臭骂了一顿,骂得恶毒又淋离尽致,什么“畜生、禽兽、吃大便的粪克朗、粪坑里的徂虫”之类的词语满天飞舞,骂到上火处,紫川秀劈手就把桌子上刚煮熟的一碗面条劈头批脑砸鲁帝脑门上,后者被烫得建声惨叫,又不敢逃走。只好头顶着一堆滚烫的面条在原地不住地跺脚,冒着热气的汤水顺着他毛茸茸的脸颊往下滚落,嘴里呼呼地喷气,眼睛咕噜咕噜乱转,脸上表情不知有多精彩。

  放在外面,鲁帝也是统帅几万魔族兵的大人物了,但在紫川秀面前,他被骂得简直还不如一陀屎。看到这副情形,旁观的哥达汗、雷豹等魔族降将们无不暗暗心惊.他们这才知道,那个平素和蔼可亲、总是笑眯眯的紫川秀还有这样地一面,一旦他生气起来,雷霆狂怒的威力不在魔神皇之下。

  骂了足足十几分钟,紫川秀也骂得累了,他飞起一脚将鲁帝踢出了屋子:“滚!”

  但随即,鲁帝又建滚带爬地进来了,他带着哭腔:“大人啊,您还没跟我说啊!我到底是哪做错了惹您生气了?您得跟我说啊,不然我实在不知道啊……”

  紫川秀一愣,这才想起,自己骂了半天,竟建原因还没跟鲁帝说呢,不过这个理由没法说,鲁帝杀的是塞内亚平民,塞内亚人是紫川家的敌人,身为远徵军一员自己的下属,鲁帝杀塞内亚人那是天经地义的——虽然大伙都很鄙视这种杀自家人的叛徒——何况,自己刚刚发布过命令,允许各部队可以自由处置塞内亚平民的,鲁帝也并没有违反自己的命令。若是为这个发作的话,那也实在没道理,会令哥达汗、雷豹等魔族降将们无所适从的。

  不过.自己为什么这么愤怒?

  紫川秀猛然警醒,表面上是鲁帝屠杀自己人的行径引起了自己的愤怒,实质却是自己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怒气,今天被这个事件给引出来了——对,莫名其妙地被斯特林夺了远徵军主帅的位置还抢了一半的兵马,随即又被林迪等少壮派将领在军务会议上攻击,自己心里早就藏着一股邪火了,今天的鲁帝是撞枪口上了!

  小心啊,乱发脾气、迁怒于人,这种情绪失控的表现往往意味着已经丧失了信心,对局势失去控制,是崩溃的先兆。作为大军主帅,自己决不应该表现出如此脆弱的一面。

  紫川秀偷偷抬眼望了眼在场的魔族将领们,雷豹和鲁帝不要紧,他们都是直肠子的魔族将领,想不到那么深;哥达汗呢?他脸上全无表情,不知道他猜出了自己心思没有?这是个危险人物,他是那种洞察人心的高手,必须提防他。一旦自己表现出丝毫软弱崩溃的迹象,他会立即把自己抛开投向斯特林一边的!

  所有的思虑只在电闪雷鸣之间就过了,紫川秀板着脸对鲁帝说:“怎么,我就不能骂你啊?你鲁帝大爷就这么娇贵,骂不得了吗?”

  “不敢,不敢。人人……”

  “我骂你是因为看你发型不顺眼!”紫川秀一本正经地说:“什么烂发型,中分不似中分,平头又不是平头,你一个堂堂将军,弄得一个气质没有,象个小流氓!象什么样?我看了就生气!快去找个理头匠剪了!”

  “哦!”鲁帝恍然大悟,脸上露出感激的表情,建建点头,头顶垂下来的面条也在不停地晃动:“谢谢人人指点,谢谢大人关心!大人在百忙中还为下官的头发操心。下官真是感激得……”鲁帝抹了把眼睛,于是面条的汤水到处乱晃:“谢谢人人!还请大人指示,下官该剪个什么发型呢?”

  “你啊。”紫川秀看着鲁帝,随口说:“我觉得,你还是剃光头比较顺眼点.”

  “是,遵命!下官马上去办!”

  回过头,紫川秀正好对上哥达汗似笑非笑的目光,紫川秀笑了:“怎么,爵爷,您可是有什么意见吗?”

  哥达汗深深地低下头去:“不敢,大将军处置英明,在下佩服。”

  “嗯。”紫川秀仿佛是漫不绝心地说:“爵爷,前日您一直抱怨没有机会立功,我看,这次可以给哥昂族将士一次展示武勇的机会了。情报已经打探确切了,瓦那城的塞内亚驻军并不多。我看,这次就让哥昂族的兵马担当先头部队,爵爷您意下如何?”

  哥达汗一愣,眼中闪过一阵异芒,他深深地低头鞠躬了下来:“十分感谢!我军必将戮力以战,以报答大将军宏恩!”

  三天后的早上,远徵军左路军主力抵达了瓦那城郊,在瓦那城畿,漫山遍野都是如山般的阵势,都是飞舞的旗帜和黑压压的士卒。人类,半兽人,魔族兵,看着眼前的联合军阵,恍然间,紫川秀竟有种帕依再现的感觉,当年同样是这样浩浩荡荡的各族联军,出现在帕依城外地。

  不过,幸运的是,自己已经不再是被围攻的一方了!

  作为人军的前锋,哥达汗派了一名使者,傅谕瓦那城守军,各族联合远徵军已抵达,兵势雄厚,绝非塞内亚族所能抵挡。现远徵主帅、秀川统领大将军给予瓦那守军以宽大待遇,如能献城解除武装,则可得到饶恕。

  上午十时左右,塞内亚族的瓦那总督刚萨雷将信使送回,他回应哥达汗,塞内亚军民决意死守家圜,不惜流尽最后一滴血。瓦那军民宁愿与城共存亡,也不愿归顺人类。

  “与城共存亡?”在飞舞的飞鹰主帅旗下,紫川秀肃然端坐着。听着刚萨雷的答复,紫川秀冷笑道:“恐怕刚萨雷还存有最后希望吧?他不知道,现在魔神堡也被斯特林猛攻,增援是不可能来的!”

  哥达汗在旁边恭谨地侍立着:“大将军明见。即使真有些不知死活的塞内亚残余过来捣乱,那也是无碍的。我军兵力雄厚,不但可以围城。还足以打援!”

  “正是!爵爷,接下来就看你表现了!”

  “十分荣幸!”

  对瓦那城的进攻是从七八四年的七月三日当天中午开始的。

  “儿朗们,拿出我们勇气的时候到了!”哥达汗一身红色地明亮铠甲,威风凛凛地骑在大马上巡视各阵:“拿下瓦那,进者赏,退者斩!先登城者,封爵!前进!”

  成千上万面大鼓同时密集敲起,鼓声震天,人人热血。

  “前进,前进,前进!!!”一身红衣的哥昂族军官们喝声连连,紧接着,成千上万人同声呼喝:“前进!前进!前进!!!”喝声如山洪海啸般狂热,阵阵傅开来。

  在正午的烈日下,各路哥昂族团队纷纷展开,如同泛滥的江湖一般朝瓦那城头涌去。而上百架攻城云梯和撞车混在攻城的人流中,同时朝着城池方向接近着。

  “砰砰!砰砰砰!”城头上也展开了反击,从城头飞起了数以十计的落石,带着巨大的轰鸣声落到了攻城的人众中间,将地面砸出了一个个带着血肉的深坑和洞穴,可哥昂族军队只是猛攻上前,直扑城堡。城头上的火箭和弓箭密集如雨点,在可怕的打击面前,哥昂族兵马横尸遍野,但他们依然在奋不顾身地冲击城头.

  设立在高坡处的主帅阵上,数十面招展的大旗一字摆间,旗帜上谱满了各种各样的图案:飞鹰、斧头、黑羊、火焰、牛头角、猛虎、宝剑……在以远东军团为首的联军主将营中,在大群威风凛凛的人类、半兽人、魔族将领簇拥下,看着远处令人热血的攻城场面,英俊的年轻武将露出了漠然的表情,象是对眼前发生的一切有种漫不绝心的厌倦感觉.

  “大人,哥昂族进攻得很拼命啊!伤亡很大,哥达汗还在拼命地往上调兵马.”

  “林长官,那是自然的。这次哥达汗也是豁出血本了。”

  回答着林冰,紫川秀把目光投向了战场外的那片树林,在灰白色地天际衬托下,起伏不平地山峦上布满了低矮的小树,无数的绿色叶片在夏季午后的风中摇坠着。随着叶片的轻轻颤动,耳边听着战场方向傅来的巨大轰鸣和惨叫声,紫川秀恍惚中有种超脱现实的感觉,象是眼前的鲜血和牺牲都是梦幻一场。

  “大人,哥达汗为何要那么拼命呢?”

  林冰的问话将紫川秀从沉思中惊醒,他抬起头来,对着林冰微笑道:“正是因为比起当初,我的实力弱了很多,哥达汗才必须拼命啊!他必须证明给我看,他并没有起了异心,依然是忠心耿耿的。”

  为了证明他的忠诚,他就必须用他族人的性命来充当献祭吗?

  这是二人心头都没有说出口地话,林冰低着头思索,过了好一阵,她抬起头:“大人,从什么时候起,你变了这么多呢?一点不象我认识的那个紫川秀了啊!”

  紫川秀目光直视着前方的战场,说:“林长官,恐怕您误会了。您以为的那个紫川秀,他根本就不存在啊!”

  林冰没有再说话,良久,一阵香风从紫川秀身边飘过,林冰轻盈地站起,从紫川秀身边走开。

  紫川秀低着头,默然不语,嘴角露出了自嘲的微笑。什么时候起,那个纯真的热血少年,已经变得如此精于权谋,工于心计了?

  当天,亚昆族战士的决死拼杀,可谓一往无前,在云梯、在攻城车、在城头、在城道、在走廊、在门洞,他们逐屋逐屋攻杀,一寸一寸地争夺阵地,不顾死伤,不怕牺牲,哪怕城池下已经堆尸成山,血流成河,哥昂族战士依然猛攻不已。他们不得不如此,军令是如此严厉,“后退者死”这条禁令得到了最坚决的执行,哥达汗本人亲自持刀立于战阵第一线督战,亲自砍死了一个后退的白披风和多名军官,于是众军无路可退,唯有拼命向前,与素以强悍闻名的塞内亚战士展开殊死血战。

  直至午后时分,眼见哥昂族的伤亡实在过重,守军主力也全给他们吸引了,紫川秀于是下令:“雷豹爵爷,刚瓦爵爷,你们二人各率本族兵马从侧面对瓦那展开攻击!拿不下城池,不要回来见我!”

  “遵命!”没有丝毫犹豫,两位魔族贵族同时起身应命。

  下午时分,雷族军队猛攻瓦那城的南门,刚族军队则突袭北门.此时,瓦那守军已经把大部主力都放在西面城头抵挡哥昂族进攻了,措手不及之下,雷族率先得手,拿下了瓦那的南门,雷族兵马滚滚而入,在城内放手大杀。闻知故人已入城,西门和北门守军士气大跌,纷纷溃退,哥达汗和刚瓦得以夺取城门.

  这时,紫川秀再次下令,瓦恩斯塔联军的加林族、冬日族、屠族等部族纷纷投入战场,入城追杀溃败的塞内亚守军。落日时分,守军全面崩溃,瓦那总督刚萨雷开了东门逃跑,但半兽人骑兵早就在那埋伏了,一阵冲杀后,魔族败兵被杀得尸横遍野,刚萨雷本人在乱军中被杀。

  “启禀人人,我军已夺取瓦那,守军已被击败。哥达汗、雷豹、刚瓦等象位将军请示人人,他们的缴获可否按先前所定规矩,按四一比例上缴?”

  中军指挥帐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紫川秀身上。大伙都明白,将军们明是问战利品缴获比例,重点却是问紫川秀是否允许他们屠城。先前紫川秀将滥杀的鲁帝臭骂了一顿,人伙都看得心有余悸,不敢随便动手了。

  “大人!”白川站出一步,正要说什么,林冰和明羽同时出手,把她拉了回去,林冰捂住了她嘴,明羽则对她拼命地摇头,大打手势。

  紫川秀笔直地站在中军帐篷的门口,眼睛微微闭着,落日的余晖透过帐篷的帘口洒在他身上,他的身上变得金灿灿的,黑色的斗篷迎风飘舞,象是一座优美的雕塑。

  良久,他睁开眼睛,望着落日照耀下遍布尸骸的城头好一阵,用力吐出两个字:“允许!”

上一章:第二十五卷 第七章 下一章:第二十六卷 第一章 情报第七司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