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二章 喋血高地

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二章 喋血高地

  紫川秀立即被唤醒了。听着白川报告,他脸色越来越难看。自己下令诱杀魔神皇,这个结果也未免太

  难堪了。军阵被魔神皇杀了个穿透,秀字营损兵折将,却连魔神皇一根毛都没伤到。魔神皇真是强悍得可

  怕,没想刭,连秀字营也没办法把他给截下来。

  唯一可告欣慰的是,魔神皇也没达到他的目标,自己安然无恙。

  回到中军指挥营时,紫川秀发现,中军营乱成一片,呼声四起:“统领大人死了!”

  “光明王阵亡了!”

  紫川秀愕然,转头问白川:“怎么回事?”

  “大人,魔神皇刚才冲杀了进来。为骗走他,我不得不高呼您阵亡了。失礼了。”

  “明白了。可你怎么骗走魔神皇呢?”

  犹豫一下,白川说:“古雷阁下自愿报名充当您的替身,我同意了。”

  “古雷当我的替身?”紫川秀急切地问:“他没事吧?”

  “请节衰,大人。古雷阁下已英勇殉国。”

  多年的军事生涯已把紫川秀的心灵锻炼得如钢铁般冷硬,但咋然听闻古雷的死讯,他还是抑止不住地

  热血上脑,眼前一黑,一阵眩晕,几乎站立不稳。

  白川连忙扶住了他,却被紫川秀一于甩开。他恕吼道:“你怎么能命令古雷这样干!你派他去送死!”

  对着紫川秀愤怒得要喷火的眼睛,白川没做任何回答。她没有解释当时情形的危急,也没有强调魔神

  皇令人恐怖的强大,更没有向紫川秀解释,古雷是自己申请执行这个任务的。

  她只是默默地低下了头,单膝跪下。长长的睫毛颤动着,眼里波光盈盈。

  紫川秀捂住了脸,却捂不住夺眶而出地眼泪。他哽咽地对白川说:“你起来吧。”

  “大人……”

  “我知道,这不是你地错。魔神皇太强,我们都没办法。”

  虽然极度悲痛,但紫川秀也清楚白川的良苦用心。若不是她骗走魔神皇,若不是她强行把自己架走—

  —自己武功虽然比古雷强,但也未必能挡魔神皇的雷霆一剑。

  擦干了眼泪,他已恢复镇定:“走,我们到中军旗下的高台上,到全军都看得到的地方。”

  站在高台上,右手按刀,紫川秀高大地身影不怒而威。

  当看到紫川秀的那瞬间,中军营爆发出了一件欢呼,士兵们欢呼雀跃:“统领大人依然活着!”

  站在高台上,紫川秀冷峻的声音传遍了中军的每一个角落:“向全军公告,我安然无恙。再有敢传播

  谣言的。立即斩杀!”

  参谋部倾巢动员,所有参谋和传令兵都被派了出去,信使举着小旗向前沿部队一路疾奔,高呼声此起

  彼落:“统领大人平安无事!”,“魔神皇巳被击退!”,“坚守岗位,听候命令!”

  当快马信使一路奔来。喊出那声“统领平安无恙”时,整个远东军都如释重负地私了口气,值得庆贺

  地是,紫川秀阵亡地消息还没传到最前阵,还没引起前沿部队的恐慌。

  重新接手指挥权后,紫川秀望望头顶被乌云遮盖着的太阳,日头阴蔓,惨白的阳光无力地照在北风呼

  啸的战场上,这一天的时间过得特别漫长,从战斗开始的凌晨到如今,两军战死的人马都近十万计了。无

  数早上出发时还活奔乱跳的鲜活生命,此刻他们都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冬天原野上。

  但这一天,才只是刚刚过去了一半而已。

  在这半天时间里,人类军战死了三个红衣旗本,十七个旗本、三十一个副旗本;魔族军也失去了三十

  一个白披风,多年来不曾亲自出手地魔神皇亲身杀入敌阵,取了远东军首领紫川秀首级。

  时间,才刚剜是下午三点二十。

  直到此刻,魔族高层还没有察觉,被魔神皇干掉的紫川秀是个假货。他们只是不解,在失去首领之后,为什么远东军依然能保持如此旺盛的斗志?不过在他们看来,那不过是远东指挥部封锁紫川秀的件亡消

  息罢了,不过是回光返照的冲动,不能持久。

  魔神皇很乐观地向雷欧和叶尔马宣称:“他们支撑不到天黑了!"魔神皇对未来抱乐观态度,但他的

  部下可没他老人家这么坚定的信心了。远东军能否坚持到天黑还是个未知数,但裴玛知道,自己是肯定支

  持不下去了。文河攻打得越来越急,连续向神皇派去了六、七拨求援信使,得来的只有一句答复:”再坚

  持一个钟头!“皇帝的一个小时,自然和平常人的一个小时是大不相同的,裴玛从中午十二点挺到下午四点,哀嚎得

  嗓子都哑了,神皇许诺已久的增援终于施然登场了。看到这支期盼巳久的增援部队,裴玛差点没被气掉鼻

  子:魔神皇舍不得从中军和右翼抽调塞内亚族兵马,他派来的增援是由马维率领的十六军团!

  当马维带部队扑到左翼战场时,士兵们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了。

  本来是青色和褐色的土地上,现在已经看不出土壤的颜色了,所见之处,都是一片血红。尸骸已经堆

  满了平原、荒漠和山坡,双方的伤兵在尸骸堆中发出凄惨的呼救声,濒临死亡的重伤人恹恹一息地呻呤着,但声音被淹没在那震耳欲聋的交战声里了。就在这尸山血海之上,活人踩着死人的尸骸和鲜血,仍在厮

  杀和拼杀。

  军鼓一通通地震响,一支又一支新部队从森林里出现,沉默地走向那厮杀血场。不论是人类还是魔族,只要还能活动,统统拿起兵器在死命地厮杀。田野和平原上血流成河。鲜血已经流得连土壤都吸收不下

  了,开始汇成小河向外面流淌。

  “即使地狱的修罗斗场也不会有这样可怕的景象!”叛军士兵惊骇道:“到这种地步了,他们还在打

  个不停!他们还是人吗?”

  十六军团到来给左翼的战斗造成了相当的影响。当他们突然出现时,东南军还以为是帝都的增援提前

  到达了,疲惫交加地人类官兵兴奋得把帽子都丢上了太空。欢呼声雷动。

  但当十六军部队在魔族阵地上以战斗队列展开向文河军逼近时,所有地欢呼声顿时哑了。企盼已久的

  援军居然是敌人!这个事实与希望落差实在太大了,人类军阵中一时出现了混乱。

  文河大声呼喝道:“弟兄们,看到了吗?来的是魔族的十六军,是那个卖国贼马维的狗腿子们!还记

  得半年前地奥斯战役吗?谁让我们功败垂成?谁害死了我们那么多弟兄?我们连塞内亚魔族都不怕,难道

  我们还怕他们的走狗不成?”

  回应他的,是一片愤怒地喧嚣:“干掉叛徒们!”

  对于那些在背后出卖自己的叛徒,人类对他们的仇恨甚至更深于魔族。被文河这样大声鼓劲,左翼的

  东南军以更加凶猛地势头猛扑上前。看到那些穿着魔族军装的人类,东南军将士们气得咬牙切齿,杀得加

  倍起劲。

  凭良心说。十六军的表现并没有如魔族嘲笑的那样被“一击即溃”,为打好这场仗,马维也是下了血

  本的。他骑着战马在阵前来回奔走呼叫,在队列前抛洒大袋大袋地金币来招募敢死队勇士,许诺升官封赏。但是,无论他怎么努力,这支部队始终是缺少一种冲劲和悍不畏死的勇敢,那是胜利军队所必须具备的。而文河的部下们,那为自己祖国和民族所战斗的士兵们,却充分地具有这种冲劲,骑兵们穿着被打碎地

  钝甲,浑身是血,举着破损的武器,如疯如狂地朝着叛军队列中冲杀而来,叛军和魔族只能靠密集的阵列

  用长矛来逼退人类骑兵的进攻,却缺少与之对攻的勇气和气魄。

  裴玛原以为可以凭借十六军的增援把文河一举击溃,但现在,不知是东南军凶不可挡,还是这些人类

  叛军本来就打得不起劲,裴玛期待已久的援军并没有给战局带来转机,反倒是激怒了人类兵马,文河军团

  步步逼近,进攻的势头一浪高过一浪,将裴玛和马维压得都喘不过气来,叛军部队到来的作用仅仁是将十

  一军覆灭的时间向后推移了。

  下午六时左右,紫川秀与魔神皇的战斗还是没分出胜负。

  远东军防御的主阵地是山麓下的一个无名小村,惨烈的拉锯战已经持续了三十小时了。装甲兽分成四

  个五千人队轮番进攻。

  遭遇魔族的装甲兽,秀宇营并不处劣势。装甲兽的缺点和它们的优点一教同样明显:它们的速度太慢,行动也太迟钝了。它们跟不上秀字营的敏捷,往往秀字营士兵连砍了四、五刀,装甲兽才能反应过来做

  第一下遮档;等它们慢腾腾地举起棒子呢,秀字营士兵却早往它心窝桶了好几枪了。

  若在平时,这些打击不过是在为装甲兽挠痒痒罢了,但在内家高于全力灌注了真气的刀刃面前,装甲

  兽那身坚韧的硬皮被切豆腐般切开,每一下打击都是见血到肉的。缓慢的速度,庞大的身躯,这使装甲兽

  成了最好的靶子。开始时候,秀字营宰杀装甲兽,轻松得象宰猪。

  但问题是,装甲兽实在太多了!秀字营战士尽管武艺高强,但面对这一波又一波不间断杀来的白色怪

  物,内力急速地消耗,没法休息也没法恢复,当体力和内力都被消耗得差不多时候,正如魔神皇所期待的

  那样,伤亡开始在秀字营中大量地出现了。

  五点钟左右,天空下起了小雨,冒着雾丝般细雨,秀字营就和魔族装甲兽在无名村前的泥泞的水田里

  摸滚打爬。每一次进攻,水田里都要多上数百上千具尸体,战士躺倒在刚刮收割完的白花花大地里,鲜血

  浸得引水的沟渠都变成了深红色。

  但谁也没料到的是,四个五千人队的装甲兽轮番进攻,依然没能拿下那无名村庄。这下,不但叶尔马

  惊骇难当,就连魔神皇也感到不可思议了。对面地人类,他们究竟是些怎样的人?魔神皇无法想象,一支

  失去了指挥官的部队竟有如此的毅力,能在装甲兽面前支持足足三个小时。

  此时,魔神皇对自己的战绩动摇了。他对雷欧说:“朕很怀疑,紫川秀是否真地死了。”

  雷欧看过魔神皇带回的首级,虽然他见过紫川秀本人,但时间过了四年,那个血肉模糊的首级实在太

  难分辩了。他没把握确认这是不是紫川秀本人。看着魔神皇冒着那么大风险冲入敌人阵中带了这个脑袋出

  来,他也不好意思泼冷水告诉魔神皇:“陛下您很可能杀错了……”

  于是在一片歌颂魔神皇神勇无敌的赞美声中,近卫公爵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他回答魔神皇道:“陛下,紫川秀此人一向出人意料而且诡计多端。若他用了替身,徽臣是不奇怪的。”

  “雷欧卿,说实韶。朕杀的那人,你觉得象紫川秀吗?”

  “微臣惶恐,实在不是很有把握。”

  听出了雷欧地言下之意,魔神皇长叹一声:“果然,朕也觉得得手得太轻易了。以紫川秀的名声,他

  的武功不应如此差劲。难怪对面的远东军如此顽强,没有崩渍迹象。”

  魔神皇连连摇头,懊悔不巳。若有可能,他是很想再杀进去一次的,但上次厮杀耗尽了他的内力,想

  再次出手,他并无此能力。

  “陛下,依微臣的看法,即使对面的远东军还能支撑,他们也不过是强驽之未了。只要再给我们两个

  钟头,我们一定能拿下这个阵地!”

  “即使拿下阵地,但若紫川秀没死,那击溃远东军绝非易事,裴玛和马维未必能坚持列那个时候。”

  看看太阳惭惭靠近了西边的地平线,魔神皇不禁有些烦噪:“朕恨不得杀掉叶尔马!这厮谎报,不但

  误了朕,也误了整个王国!”

  “陛下,大战正烈,阵前斩将并非吉兆。”

  “朕知道!但此战一过,朕绝对不会放过他!此人倚老卖老,误朕不少!”

  雷欧默然。虽然身为同僚,但他对叶尔马并没有多少好感,他并不打算为他释解。事实上,在魔族军

  中,对那个傲慢、呆板又夸夸其谈的老将有好感的,几乎一个也没有。

  天色一直是阴沉的,带着蒙蒙小雨。直到了黄昏,太阳才出来露了一小会脸,无力地向撒满鲜血的大

  地散布最后的光芒。当最后一丝残阳消失在地平线上时,天空黑了下来。

  夜晚的到来给疲惫交加的魔族一丝希望。激战了一天,人类总要歇息的吧?他们总要吃饭和睡觉的吧?战斗是一种高强度的激烈运动,体力和精力消耗程度都是惊人的。一天的战斗,无论人类和魔族都挺不

  住。夜战是魔族的强项,人类不会不知道这点。

  但令魔蕉失望了,人类确实是休息停战了,但却只有短暂的两个小时。晚上九点多,在战线中部和右

  翼的魔族兵又看到了满山遍野的火把疾扑而来!

  “人类居然敢与我们夜战?”接到报告的魔神皇先是吃惊,随后又是释然。既然人类都敢从阵地里出

  来和魔族大打野战了,那再在夜晚挑战魔族的强项也不是什么奇事。他唯一奇怪的是人类为什么如此迫不

  及待,连一夜的时间都等不得?

  其实斯特林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奥斯总督胡新、维纳里总督内依特还有驻安卡拉的远东军副统领林

  冰都紧急派了信使向他示警报告,侦察发现在东南行省各部出现大观模的魔族军团,正急速向巴丹方向前

  进。前锋已抵达了巴特利行省首府周边。这支魔族军团进军极速,他们一路不攻城、不掠地,只是急速猛

  走,一心一意朝着巴丹主战场方向靠拢。而留守各地的人类军队兵力寡弱,也没能力阻止他们的前进。

  这支魔族军团的数日极庞大,旌旗漫野。林冰率兵跟踪其后,据她的观察,目前光是记录的团队旗帜

  就不下六十面。估计全军起码不下八十个团队。

  卡顿来得好快!这是斯特林接到报告后地第一个想法。他暗暗庆幸,明羽地信使来得足够快,给自已

  多了一天一夜的准备时间。

  趁着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前线柏挥官们一窝蜂地拥回了中央军参谋部,冲斯特林要粮要增援要补给。对着军官们的抱怨,斯特林的答夏只有一个:“增援没有!吃完饭休息半个小时,继续进攻!”

  师团长们眼泪都下来了:“大人,再打下去我们就全光了!”

  “大人,给十一师留点种子吧!”

  但当斯特林耙那份报告一读,所有人都哑了声。

  “卡顿亲王距离我们不到三百里了。骑兵急驰,这不过两天地路程!若不佻在此之前击溃魔族军,干

  掉魔神皇,那我们先前的牺牲就都成了白费。更可怕的是,若被魔神皇父子前后夹击,我们都得死无葬身。

  诸位。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吗?”

  沉寂半个小时后,战场上重又开打。人类主要是在中间和右翼发动进攻,而魔族则咬着牙在左翼对着

  紫川秀猛击,立志要先击溃远东军。两方都是竭尽全力,但打击的力度却是越来越弱。

  天空阴沉沉,下着蒙蒙小雨,星星都看不到。

  罗杰象条被打断了脊梁的赖皮枸一般趴在一汪血泊里,好久都没动弹。两个士兵从他身边走过,其中

  一个用脚踢踢他:“好象是挂了?"”看群子是个军官。说不定有油水。“另外一个士兵蹲下身,探手去摸罗杰地口袋,刚触到衣棠,罗杰突然坐了起来,耙这两个士兵吓得齐

  声尖叫:“啊!”

  “两个混球,”罗杰有气无力地问道:“现在几点了?”

  一个士兵报告:“晚上十一点,长官。”

  罗杰只感觉嗓子嘶哑喉咙里干得象是有一把火在烧。他抖抖腰间地行军水壶,却是空荡荔的。他睁大

  了疲惫的眼睛张望四周,整个村子都在燃烧。稀稀拉拉的房屋和树木都被火焰吞噬了。在火光背景下,村

  子中活动着的一些暗淡的身影,但更多的人却都是或躺或坐在地上的。

  “有水吗?”

  没人回答。罗杰回头再看,却发现那两十士兵早巳偷偷溜走了。

  他苦笑着,就着火光,他在地上摸索着,一连搜了五县尸体,才终于找到一个有水的行军壶,一口气

  半壶水灌进喉咙里,尽管水巳微徽发酸了,但那股浸彻心胂的请凉却让罗杰周身清爽。

  他感觉生机和力量重又回刭了自己身上,支撑着慢慢站了起来,身体象绑了半吨铅一般沉重。他扬声

  叫道:“还有多少人活着的?有没有?应个声!”

  “都死了~”废墟和火光中传回了一片有气无力地喊声。

  罗杰笑了,一屁股坐了下来,感觉屁股下软软的,坐到装甲兽的尸体上了。他也没力气再站起来了,

  颤抖着手点燃了手中的香烟,猛吸一口,然后大声叫道:“弟兄们,看来这次大伙真要为国捐躯,放心,

  圣灵殿有我们的席位。”

  “滚!你当官的死光了老子都没事呢!”

  “爷爷我号称不死鸟,圣灵殿留着罗杰大人您自个蹲吧!”

  士兵们叫骂得厉害,但却有气无力的,刚才的激战已经透支了大家的精力。

  “秀字营,集合!”

  火光中,人影晃动。远远近近的,一些幽灵般的身影蹒跚着出现。士兵们参差不齐地排成了一行,接

  着第二行,第三行,第四行……

  真是奇怪,每次打退魔族的进攻,看着阵地上满地的尸首,罗杰总有种错觉,象是人都死光了,只剩

  下自己和零散的三两个兵,再也顶不住一次进攻了。

  但是现在,各个阵地上幸存的士兵重新集合,就如那孱弱的溪流汇成了澎湃的大河,看到那越来越长

  的队伍,看到那些血污满面却依然闪亮的眼睛,看到那些疲惫不堪却仍旧站得笔直地身影,那些被砍削得

  破破烂烂的盔甲,那些砍得出了缺口的刀刃和折断的长剑,罗杰陡然又产生了信心,力量重又充满了他的

  身体,拳头陡然攥紧。

  他的声音低沉,却蕴含着一股力量感:“弟兄们。增援还没到,看来纯领大人那里也碰到了麻烦,我

  们得靠自己坚持到天壳了。弟兄们,有没有问题?”

  “有~~”

  “问题很大条,老子没力气了~~”

  “要求加班费~~”

  “还要两个美女~~”

  阴阳怪气声地从队伍里四处响起。引起了一阵哄笑声。

  罗杰也笑。这就是秀字营的风格,若要这群痞子象斯特林一样一般正径地立正宣誓:“愿为家族服务!”那他准会怀疑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加班费有的是,金山银海,都放在帝都那好好地等我们去拿呢!总长说了,只要我们能坚持到天壳。发的银子足够大伙用到龟孙子那辈的!统领爷也给我们准备了好多好多美女,每人发六个,足够咱哥们

  从周一快活到周六地……”

  有人在队列里喊:“那周日呢?”

  “你还当自己有魔神皇那么猛啊!总得有个体息地时间吧?”

  哄堂大笑,又渴又累的士兵们笑得都站不住了。发问的士兵一边笑一边大口地咳嗽,咳出来的血都染

  红了胸口的衣襟。但他自己看不见,他地同件们仿佛也看不到,大伙笑得那么开心,那么从客,笑容里没

  有丝毫的忧虑和担忧,就象一群孩子。

  罗杰笑着说:“放心,银子和美女大把有,但大伙得活着回来领!谁若回不来,你的银子我就帮你花

  了,你的美女我也帮你安慰了!"”滚!““杀了这免崽子!他比魔族还可恶!”

  远处传采了沉重的踏地声,笑声嘎然而止。罗杰心头一颤,装甲兽又上来了。他环视左右,一个结一

  个地望过眼前地士兵们。士兵们歪着身子,斜着眼回望着罗杰,一时间,谁都没有出声。

  罗杰清清嗓子:“总之,大伙要话着回来。拜托了!”

  回应他的是一阵激烈的吵闹:“放心!不回来岂不是让银子和美女都被你吞了!”

  在史书上关于巴丹会战的记载部分,特别提到了远东军主阵地,那个无名村庄的战事。在这夜,魔族

  发起进攻五千装甲兽以上的进攻八次,均被打退。魔神皇惊骇道:“就算这个村子是铁铸的也被被我们打

  穿了!守在那里的,真的是人类吗?”

  中午时投入战斗的五千秀字营,当第二天太即升起时,存活者不列一千人。无一人投降,无一人逃跑。以前的那个无名村,打那起却有了个新的名宇:“喋血高地”。

  但论起战斗之惨烈,喋血高地还算不上首位。远东军仅但只是守,但在东南军主攻方向,斯特林亲领

  的步骑集团作为进攻方,必须付出更大的代价。四个先锋铁甲师被打得全军覆没,先头进入战场六个步兵

  师也被打残了,战场上,被打死的人类官兵尸首堆了近一米高,象是在平原上起了一个蜿蜒的城墙,后续

  部队被堵住了没办法进军。而为了消灭中央军的先头部队,魔族中路柏挥官云浅雪同样地伤亡惨重,那天

  黎明到来时,本有八万士兵的羽林军幸存不到四万人。

  当黎明到采时,无论是人类也好,魔族也好,都没有力量来发动新的攻势了。两军很多士兵甚至都是

  在激战的战场枕着尸首睡着了。

  看着太阳渐渐升起,斯特林统领终于下令,军队停止进攻。事实上,仗打到这个地步,事实已经很明

  显了,东南、远东联军和魔神皇的军团是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经过一天一夜的流血,两军都已经

  衰弱到危险的地步。这种情况下,继续进攻的一方要付出更大的牺牲,有先崩溃的危险。

  而同时地,魔神皇也和斯特林得出同样的结论。为击溃远东军这个目标,魔族军已经投入太多的牺牲

  和力量。现在看来,且不说这个目标能否实现。即使打垮远东军了,伤亡惨重地近卫旅也没有余力进行对

  东南军主力地侧翼打击了,这样消耗战的僵局对人数较少的魔族不利。

  黎明时分,信使们一个接一个赶到魔王坡,向魔神皇报告了各军的损耗。裴玛甚至丢下军队,亲自跑

  来见魔神皇。他很坦率地告诉魔神皇。部队伤亡太大,打不下去了。

  “陛下,第十一军的三十五个团队中有十五个团队被人类彻底打光了,只剩下一面军旗。六个团队被

  打死过半,三个团队已经彻底溃散了。还有四十团,开战前我安排在左翼地,现在都联系不上了,我甚至

  不知道他们是被人类歼灭了还是逃跑了……”

  裴玛说得滔滔不绝,眼中饱含着泪水:“陛下,再打下去,我们撑不住了。”在尊敬的魔神皇面前表

  现出怯弱和动摇,这令他感到十分羞耻。

  魔神皇陷入沉思。他恬静的脸容映衬着远方连绵起复的群山,仿佛一副轮廓分明的黑白画。他的手上

  拿着一张白纸,那是参谋们汇总的伤亡数字,那巨大的红宇令人震惊。就在这一天一夜的战斗中。

  五十三个魔族团队已经从王国军队序列中永远地消失了,另外还有三十一个团队被打得失去了战斗力。

  在巴丹地区聚集了王国所有的军队,战前,谁都以为这场野战会以神族干脆利索的胜利而告终,谁也

  没科到这一仗打得如此艰难难,牺牲会如此恐怖。在这场会战中,人类表现出了令人尊敬的战斗力,意志

  坚决,不惧牺牲,在与魔族的对攻中甚至还占了上风。

  两军竭尽全力对攻,最后打了个平手,这个结果令得魔族高层感到极大震憾,但两军不同的是,魔神

  皇已率领王国的全部军队了,而他面对的仅仅是人类的两个军团。

  魔神皇不愿意承认,但却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王国的武装力量已经衰弱到了危险的地步。这样的军

  队,还能再坚持一场战争吗?

  魔神皇低沉地说:“命令全线停战。裴玛,你想办法跟人类那边联系,就说我们想谈判。”

  上午八点钟,一个举着白旗的魔族向人类方走来,转达了魔神皇的意思。这个讯息在东南军司令部引

  起了极大的震动。那个目空一切的魔族至尊,居然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要和人类谈判?

  来不及召集各集团的司令,斯特株统领先会见了使者。

  “陛下说了,两军先停战。停战以后,神族将退出所有占领紫川家的土地。”

  “瓦仑要塞呢?”

  鹿族使者慢条斯理地说:“瓦奎要塞也是紫川家土地,自然也还给你们。”

  斯特林立即说:“那好。请贵国皇帝立即给瓦仑总督发去命令,让他将要塞移交给我远东军副统领林

  冰大人。她率军就在瓦仑要塞附近。”

  “要塞自然会还你们,但那要在我们神族大军撒出瓦仑关以后。”

  “那不可能!”斯特林统领正要一口拒绝,从司令部大门匆匆进来的远东军统领紫川秀急忙一口接了

  上去:“起码还得把所有的俘虏还给我们。”

  斯特林愕然。魔族残酷无情,抓到的人类官兵和平民,凡是不肯屈服的,一律屠杀。

  肯屈服的,就加入十六军团。所以,魔族军中的人类俘虏并不是很多,特意要回他们意义并不是很大。

  但他知道紫川秀机智,不会做无谓的事,也不出声,看紫川秀怎么说。

  赶来的紫川秀满头大汗,不等卫兵给他加椅子,他自个就从墙边端了把椅子到谈判桌边坐下。以不容

  置疑的口吻,他说:“所有被魔族抓去的人类官兵和平民都必须交还我们,要谈判,这就是我们人类的条

  件。”

  望了紫川秀一眼,魔族使者向斯特林投了个疑惑的眼神,斯特林统领镇定地说:“这是远东的紫川统

  领,他的话就是我的话。”

  再看了紫川秀一眼,确认这个满头大汗,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就是能跟魔神皇抗衡一天一夜的传奇将领,使者脸上多了分尊敬。他说:“若谈判可成,俘虏自然会还给你们——不过在我军中,人类俘虏数目应

  该不会很多。”

  “不不,”紫川秀连连招手:“你没弄明白我地意思:在魔族军中的所有人类,都必须交给我们——

  不管他是被俘还是以别的方式被弄到你们那去的!”

  使者和斯特林统领这才明白过来,使者叫道:“难道你是要我们把整个十六军团都交还你们吗?”

  “那是自然!”紫川秀一脸杀气:“那些背叛国家的败类,必须要得到应有地惩罚!首当其冲,马维

  就是一个!这十条件若不成,谈判那就不用说了,我们各自再点兵马来个你死我话吧!”

  使者皱着眉头不出声。在投诚以后,马维为了凸现自己对魔族的忠心,在各种场合都刻意强调了自己

  与紫川秀不共戴天的仇恨。所以,这个牵涉了美女皇储紫川宁、远东统领紫川秀和马维等风云人物外加三

  角恋情、叛史、刺杀外加天门惨案等大批亮点的故事在魔族高层中流传甚广。关于紫川秀和马维之间的恩

  怨,他也是知道的。现在紫川秀提出要索取死敌马维,这个要求是很正常的。

  老实说,对于马维和十六军官兵的命运,使者并不是很关切。哪怕紫川家把他们全宰了下锅,使者也

  不会感到心疼。他只是顾忌,马维毕竟是陛下亲封的王国公爵,这样交还人类,陛下能不能答应?

  最后,使者还是叹了口气:“对不起,统领大人,这个条件陛下没有授权我答应。但从我个人来说,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

  紫川秀点头,很体谅的样子:“那就劳烦贵使再跑一趟,跟贵国陛下说一声了,希望他能怜悯两国将

  士,不要再让士兵们白白牺牲了。”

  “希望能如统领大人您所愿吧。这仗,确实不能再打了。我们只想回家。”

  在那一刻,魔族使节脸上出规了真切的悲痛。紫川秀心念一动:“请问阁下是?”

  “鲁莽了,还没对统领大人您做自我介绍。我是卡路候爵,在陛下身边担任高级参谋官。”

  看到紫川秀探究的目光,白发双鬓老皇族轻轻抹了下眼角的泪珠:“失礼了,我有两个儿子,一个二

  十一岁,在羽林军中任团队长;一个十九岁,在十一军中任军团掌旗官。”顿了一下,他轻声说:“在昨

  天下午和晚上,他们都战死了。”

  两位统领都沉默了。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满手血腥的侵略者头目,敌人的高级贵族,也是冷酷无

  情的敌方谈判代表。他的两中儿子是魔族的高级军官,自然也是凶狠的会子手,死了那是大快人心。

  按理说,他们应该对这个顽冥不化老家伙的任何悲痛感到幸灾乐祸才好;或者,应该对他喝道:“这

  就是你们侵略人类的下场了!”

  可此刻,他们实在不忍。

  他们只看到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白发双鬓的老人在悲痛自己早逝的儿子。老年丧子,白发送黑发,那种无以言述的悲痛超越种族和国界,同样身为有情感的智慧种族,他们感同身受。看到他,他们就象

  看到了无数人类父母一般,在远方的天际下为传来的噩耗悲痛欲绝。

  斯特林庄重地说:“很难过听列这个消息。请节衰。”

  老人点头,轻声说:“谢谢。”泪水再也抑止不住了,从眼中滚滚落下。他起身,再次说声:“失礼

  了。”然后,他行了个礼,蹒跚着走出了东南军司令部的大门。

  斯特林望向紫川秀,不满地挑起了眉头。他困惑不解,这是人类和魔族最重大的一次谈判,紫川秀却

  因为和马维的事而耽搁了下来。这种因私废公的行为不象紫川秀一贯的作风。

  迎着斯特林责备的目光,紫川秀笑笑:“别这样看着我,我是故意的。”

  “你故意搞混这次谈判?”

  “这里距离魔王坡约有十五里,那个信使来回,即使骑马也得一个多小时,再加上汇报和魔神皇考虑

  的时间,我们很容易就能混来两三个小时。”

  “可我们要这两三个钟头能干什么呢?”

  “让部队歇息,恢夏体力,全力备战。从现在到今晚,每一分钟对我们都是珍贵的,若不能在明天日

  出前击溃魔神皇军团,那我们就完蛋了!”

  斯特林一惊:“怎么说?”

  “卡顿快到了!”

  斯特林猛然站起:“在哪里?”

  “主力还没抵达,但一个小规模的先遣队企图混过我们防线向魔神皇报讯,结果被半兽人的巡逻队发

  觉了,被我们全歼了。从一个军官身上发规了卡顿写给魔神皇的信,信上报告说,卡顿亲王已抵达了塔伦

  城,距我们这只有一天半的路程。”

  “该死!”斯特林狠狠一拳砸在椅子上,将简陋的椅子一下子打了个粉碎:“卡顿来得太快了!数十

  万大军,他怎么可能这么快!?

  太反常了!““若真是三十万大军,卡顿无论如何不可能在四五天里就跑到这来。来的估计只会是少部分骑兵团队

  ——但不论多少,只要让魔神皇知道有三十万大军正在往这赶来,他肯定会鼓足信心跟我们再打,所以不

  论达成什幺协议都是白费力气。现在我们不忙跟魔族决裂,先拖延时间,等部队做好战斗准备再说。”

上一章: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一章 魔王神威 下一章:第二十三卷 帝国的黄昏 第三章 奇兵突起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