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六章 临时首府

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六章 临时首府

  被人类主擒的魔族官兵被五花大绑的捆起,丢在燃烧的废墟边上。

  亲卫团的将士们还是首次见到活的魔族兵,他们一窝蜂的围在被俘的魔族兵周边看热闹,看着魔族兵那绿油油的皮肤,凶恶的眼球,尖利的爪牙,流风家将士啧啧称奇。

  士兵们窃窃私语:“太可怕了,这些怪物!”

  “这只是给我们俘虏的,若在他们那边,说不定还有更可怕的呢!”

  蒙拿担心魔族不会人类语,但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自进了人类土地以来,魔族兵都多少学了一点,简单的人类语。

  虽然他们起初还假装听不懂人类的问话,但席亚旋即下令在燃烧的火堆上搭起了一个木架,将两个魔族兵直接放到那木架上,用文火烧烤他。

  这种残酷的刑罚就连流风家官兵都不忍目睹,远远的躲开了,唯有席亚乐在其中。

  虐待和酷刑是他的最爱,他兴奋得眼睛直冒光,亲自上阵摆弄他们,拿着条木棍,这里戳戳,那里点点,不时将被烤的魔族兵翻个身,好让那些没被烤到的部位充份受热,又不时用长矛戳进那魔族兵的皮肉里,看看烤得是否熟了,摇头叹道:“还差两分火候。”

  一一简直跟人类在火堆上烧烤两只鸡腿似的。

  一股熟透的肉香味传遍了整个村落,那两个倒霉的魔族兵足足嚎叫了半个小时都不得而死。

  一直叫到声带撕裂、再也叫不出声来了,身躯在火堆上剧烈的扭动着,像一条虫子被摆在火炉上烤。

  酷刑给魔族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剩下的魔族兵脸色发白,不等那个独臂的人类军官再次问话,他们忽然就自动学会了人类语,争先恐后的抢着回答:“我来回答!我什么都知道!”

  一阵工夫,俘虏们便供认了他们知道的一切,包括第三军的兵力,骑兵多少,步兵多少,多少辎重,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供出了第三军的去向和目的。

  本来,西北路军指挥使云浅雪给叶尔马的任务是征服西北,但雄心勃勃的魔族者将却不满足这样微不足道的成绩,他要证明给魔神皇看,自己年纪虽老,但宝刀依然锋锐,并不比云浅雪、凌步虚等年轻将领差,他要立下一件大功,让整个王国都要为他的功勋瞩目赞叹!

  第三军从叶杰城一路挥师南下,最终目标是紫川家的临时首府旦雅!

  叶尔马满心期待着,一举灭亡紫川,这能带给他不世伟名,使他一举跃入与云浅雪、凌步虚齐名的王国名将之列。

  “旦雅?”流风霜和蒙拿惊叫出声:“我们都没想到!”

  西南平原和西北平原之间被群山隔阂着,从加南到旦雅走陆路,要翻山越岭,路途既遥,道路又崎岖,平时都是采用运河运输的,或者干脆从加南到帝都,然后从帝都转旦雅的道路。

  时间长了,大家都忘记了,竟还存在一条道路贯通西南和西北。

  很显然,从争取瓦伶要塞的战役中尝到了甜头,对这种出其不意的长途奔袭战术,魔族情有独钟。

  不受常识定势的限制,某些时候,魔族反而比人类更有想像力。

  虽然劳师远征,但沿途巳无紫川家主力军阻拦,旦雅本身又是防备空虚,叶尔马很有成功的可能。

  从魔族俘虏的口供中,流风家还获知重要的一点:对于流风霜的突然出兵,叶尔马一点不知情,他想都没想过,竟有人敢不畏惧神族百战百胜的声威,主动挑衅。

  流风霜召开了紧急会议,将最新的情报向将军们传达。

  当得知魔族军的目标是旦雅,流风家将军们露出了异样的神色,蒙拿连做鬼脸,费加干咳不停,英木兰眉头紧锁,萧元面无表情。

  大家相互打着眼色,眼神里大有深意,却没人开口说话。

  察觉了这诡异的气氛,流风霜抬起头:“怎么了?蒙拿,你来说说!”

  蒙拿干咳道:“殿下,我们觉得,若把首次作战的目标改为魔族的第四军,是否更好点?”

  “魔族第四军?”流风霜诧异的望着他们:“我军巳追着第三军下来了,为何又要返回呢?明辉运撑得住,而救援旦雅却是迫在眉睫的。”

  将军们脸色阴沉不定,沉默片刻,年纪最大的萧元中将出声了:“殿下,或许我们就这样放着叶尔马过去更好。”

  流风霜蹙起了眉,她猜出了众将的心思:放着叶尔马过去,让他灭掉紫川家,解心头大恨,何不这样袖手旁观,就这样看着魔族把自己的世仇给灭了?

  其实,不用萧元提醒,早在觉察魔族军动向的那一刻,流风霜立即就想到了这个主意,它散发着无限的诱惑力,将她一点点的吸引。

  不想让将军们发现自己的犹豫,她低下了头,投到了腰间随身携带的刀鞘,皮甲的冰凉让她一振。

  一瞬间,那张英俊的脸浮现脑海,一双严峻的眼睛在责备的望着自己,一个温厚的声音回荡在耳边:“争霸胜负转眼过,但我们却不能不顾忌人类的整体利益,无论谁得天下也好,我们总得为子孙后代留下点东西。”

  一个高贵的人格,能给身边的人以巨大的影响!

  她缓缓说:“这件事,不必再提了,我军将按照原计刘,追击叶尔马军团。”

  将军们纷纷站起身来,他们正要说什么,流风霜一口打断了他们:“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在过去十年,没有人比我更坚定的反对紫川家,也没有人比我与紫川家交战更多!但当前确实容不得我们考虑私人恩怨了,旦雅一旦垮台,这会造成可怕的连锁反应,各地至今还在坚持抵抗的紫川军都会失去斗志溃散的!一旦帝都和东南军崩溃,那压在帝都正面的七个魔族军团就可以腾出手来,接下来,我们就是魔族首当其冲的目标了!现在,救紫川,就是救我们!我们的命运巳经和紫川家绑在了一起!”

  看到众人诚惶诚恐的样子,流风霜放缓了语气:“总之,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将军们退出了营帐,流风霜呆呆坐在帐中出神,飘浮不定的烛光静静的照在她皎洁的脸,少女俏丽的容貌若明若暗,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垂下,神情怅然。

  少女心情迷茫,她也不知道,刚刚的决定是对是错。

  她只知道一件事:紫川家若亡,魔族占领东南,远东便成了孤岛,即使他能幸免不死,但自己与他之间,隔着魔族的一百万大军,此生此世,两人将无缘再见。

  为了他,必须救援紫川家!

  进军西南,第三军统帅叶尔马的信念只有一条:“快!快!快!兵贵神速,打紫川家个措手不及!”

  为赶时间,魔族军队丢弃了所有的辎重,步兵快步紧跑,跑得像狗一般吐出舌头,气喘吁吁,军官在马上挥舞着鞭子,吼叫道:“快!快!掉队的不要管,我们只要跟得上队伍的!”

  虽然路途长遥,但魔族进军堪称神速,成千上万的魔族兵跨越了群山,以惊人的速度猛扑向毫无防备的西南平原。

  只是有件事,叶尔马和他的部下们都懵然无知:沿着他部队的足迹,还有第二支部队在山间以同样迅疾的速度狼行潜走,在遍布白桦林的山间道路上,红色的兵马仿佛从地里跃出般突然出现,激烈的厮杀在瞬间爆发,马刀闪光,剑花灼亮,山间小道上响起了惨叫声、咒骂声和压抑的喊杀声,战斗转瞬结束,白桦林又恢复了那宁静和安静。

  以有心算无心,以有准备打措手不及,人类官兵总是大获全胜,那些掉队的散落魔族兵一式都是用马刀砍劈掉了,没放走一个,因而没人能逃回去向叶尔马报信。

  虽然流风霜尽量隐蔽了,但大批散落兵马的失踪,还是引起了魔族的注意。

  后卫部队向叶尔马报告,很多掉队士兵都失踪了,后方可能有敌人在追踪着魔族军。

  但对这个报告,叶尔马并没有加以重视,如今,他眼睛的焦点只有一个,那就是前方的旦雅。

  后方的兵马鬼鬼祟祟,只敢对落单的魔族兵和小部队下手,叶尔马认为,这准是一些地方上的民军或者守备队武装在跟踪着自己,他们故弄玄虚,不过是为干扰自己对紫川家临时首都的推进。

  “那些民团啊、地方守备队之类,难道我们见得还少吗?他们像跳蚤一般蹦蹦跳跳,让人心烦意乱,若要回头寻觅他们,那便踪影难见!那准是小股的紫川家武装在骚扰我们,若是我们掉过头来对付他们,拖延了对旦雅的进军,那就正中他们的诡计了!诸位,如今我们唯有一口气往前冲,将旦雅给端掉,如此,所有的紫川军都像树木被端掉了根,再也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叶尔马坚信如此,在他强大的自信感染下,其他军官也相信,所有的骚扰活动都不过是阻挠神族向旦雅挺进的阴谋罢了。

  只要拿下了旦雅,活抓了紫川参星,那所有的紫川军就全自动自觉的放下武器向神族投降。

  在这股信念的驱动下,魔族第三军全军上下达成了空前的团结,尽管又疲又累,但每一个魔族兵都焕发了潜力,经每天近百里的惊人速度猛扑向前。

  七月二十七日,魔族兵散乱的队形越过了群山,出现在西南平原上。

  “魔族军巳经杀到了西南,他们正朝旦雅猛扑而来!”

  恐怖的浪潮再次涌起,其引发的崩溃和疯狂是难以想像的,紫川家最后的武装军队巳经派去了西北,镇守旦雅的只剩下一个残缺不全的禁卫师和一些地方警备队。

  虽然从西北绕道而来的魔族军数目不详,但要靠这点部队来阻挡他们,那显然是不够的。

  生死关头,紫川家终于放下了高傲的架子了,总统领罗明海亲自骑快马奔往河丘求援。

  紫川家历来与林氏关系交好,在这危急关头,河丘没有理由不支援絮川家的。

  虽然林家保卫厅并不以能征善战闻名,但这时候,哪怕就是一个中队的兵力也是珍贵的。

  清晨,罗明洛满怀期待的出发,晚上,他疲惫不堪的回来了。

  看到他铁青的脸色,紫川参星预感大事不妙了:“河丘不同意发兵?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什么也没说!”因为羞辱,紫川家总统领胀红了脸:“我一个人也没见到!”

  罗明海先是求见林家家主林凡,但门卫告诉他,林凡出去视察外地了,接着他求见河丘长老会首席长老林睿,但林睿去钓鱼了,而军务长老林哲则是去度假了,政务长老没空。

  平时对罗明洛巴结得不得了的河丘权贵们,此刻像是他染了瘟疫似的,没一个肯出来见他。

  到最后,罗明海顾不得自己的身份,竟对一个门卫苦苦哀求:“只求阁下通报一声,就说是紫川家总统领罗明海亲自来了!哪怕您府上大人抽五分钟见面都好!”

  而门卫的反应只是冷冷哼一声,接着,门砰的一声在罗明海面前关上了。

  连随行的侍卫都看不下去了,他们喊道:“大人!走吧!河丘都是见利忘义的商人,哪怕我们全部跟魔族拼了也不受这种辱!”他们将罗明海拖进了马车里,强行带回来了。

  罗明海怒气冲天:“河丘卑鄙无耻,这个仇,我们记得了!”

  紫川参星的反应倒比较平静:“要报仇,那也得熬得过这场难关才行啊!”

  罗明海喊道:“殿下,除去正规军外,西南贵族手中也有着不少私兵部队,将他们召集,与魔族决一死战!魔族长途跋涉,劳师远征,决死一战,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呢!”

  “大人,迟了。”

  身后传来了声音,脸色惨白的哥珊统领走进了房间里,对着紫川参星和罗明海,她鞠躬,然后说:“总统领大人,征集贴文发出去三天了,但没有一个贵族应命率军前来汇集。”

  “什么!”罗明海不敢置信地失声叫道:“一个贵族都没来吗?”他愤怒的叫道:“立即召开元老会,我要当面向他们问个究竟。”

  “元老会成员们通通离开了旦雅,不是躲回了家中,就是躲入河丘境内避难,如今旦雅的元老会内,巳经找不到一个人了。”哥珊苦涩的摇头说。

  屋子里笼罩着一阵难堪的沉默,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一个传说:当大船要沉没时,船上的老鼠都会事先逃离的。

  紫川参星长叹一声:“不奇怪啊!如今改朝换代在即,他们都打着主意侍奉新主子呢,他们是不敢出兵跟魔族作对的。”

  “殿下!请您马上撤离旦雅吧!只要您话着,紫川家就没输,我们仍没被征服!”

  “撒?”紫川参星苦笑道:“这已是西南边陲了,我们还能往哪里撤?”

  “微臣斗胆,请殿下撤住河丘境内,继续遥控指挥前线战斗!”

  紫川参星摇头:“罗明海,你太天真了,河丘很明确的表示了态度,他们不敢得罪魔族,你忘记了当年的流风霜事件吗?依照林家倚靠强权的墙头草特性,难保同样的事不会上演,与其被林家五花大绑捆起来交给魔族,倒不如堂堂正正战死在旦雅,起码,紫川家的末代总长还是死在自己的国土上!”

  哥珊低声说:“殿下,当初流风霜说过的,如果我们战事不利,可以撤入流风家境内继续战斗,她可以收容我们。”

  紫川参星摆招手:“我和流风霜打仗打了十年,就算她肯收容我,我也不好意思涎着脸托庇于她吧?”

  秋天的风呼呼的从窗外吹过,屋中的蜡烛摇晃不定,窗外的老树在张牙舞爪的摇晃着,奄奄一息,紫川参星一个个的望过众人,老人的眼神很坦荡:“罗明海,哥珊,皮古,只剩你们三个了,到最后,统领处只利你们三个了。”

  三位统领默不作声的起立,他们明白紫川参星的意思,当年的统领处,有忠诚坚毅的斯特林,有杀伐果断的帝林,有诙诣的明辉,有美丽可爱的紫川宁,还有那个永远让人琢磨不透的紫川秀,那些充满活力的年轻军人带来了勃勃生机,令人精神振奋。

  如今,紫川秀孤悬远东,斯特林被魔族牵制在奥斯,帝林和紫川宁被魔族围困在帝都,明辉被魔族包围在加南,料想中,这几位统领都凶多吉少了。

  昏黄灯火,穷途末路,人丁凋零,这就是曾经雄霸大陆三百年的强大家族的末日吗?

  孤独的伫立在窗前,紫川参星长叹:“明海,哥珊,我有一封信,很重要,你们立即出发,帮我把信交给蓝城的流风霜吧。”

  两人一震,罗明海不动声色的说:“殿下,去蓝城的路我不熟,就让哥珊去送这封信吧。”

  哥珊也摇头:“殿下,我最近身子不舒服,走长途我怕坚持不住,还是劳烦总统领大人辛苦一趟吧!”

  “你们!”看到两位忠实部下忽然如此顽固,紫川参星微露愠意:“你们看我老头子快死了,都不肯听话了吗?”

  罗明海默不作声的跪下,跟着他,哥珊统领也跪下,紫川参星威严地喝道:“干什么?”

  “殿下,您就让我跟着您吧。”

  抬起头来,罗明海眼中溢满了泪水,黑脸痛苦的皱成一团:“殿下,我担任紫川家的官职巳经二十多年了,让我到流风家去,我实在没办法在那边生存啊。”

  哥珊虽然不出声,但那倔犟的眼神巳将决心表现无遗。

  紫川参星长叹一声:“起来吧!”

  他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慢慢地说:“当前大陆势力中,军力最强,有能力与魔族抗衡的,唯有流风霜,传闻中,她雍容大度,爱惜人才,你们去投奔的话,应会受到重用的。”

  “殿下!”两位统领失声叫道。

  “你们听我说完!”紫川参星怒喝一声,顾盼之间,凛然生威:“我们负有不同的任务,我和皮古……”紫川参星望了一眼老迈的禁卫统颁,这位巳经担任了紫川参星三十年近身侍卫,最为忠心耿耿的臣子轻轻点头,示意了解紫川参星的用心。

  “我们都老了,巳经再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忍辱负重、东山再起了!老人的职责是战死沙场,而年轻人的任务则在将来!代表紫川家向魔族讨还血债的重任,就指望你们了!你们要走的路,并不比一死简单!”

  罗明海泪流满面了:“殿下,恕微臣驽钝,如此重任,微臣恐怕难以承担,请允许微臣跟随殿下直到最后吧!”

  紫川参星长叹一声:“明海,我也知道,要报仇雪恨,你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论坚韧刚毅,你不如斯特林;论杀伐果断,你不如帝林;论机变灵活,你也不如紫川秀;更不要说带兵打仗,他们三个随便哪个都比你好上千倍,可惜的是,他们都被魔族围着,凶多吉少,你若不肯担起这个担子,难道你忍心要哥珊一个弱女子独自承担为我紫川家复国的任务吗?”

  “殿下……”罗明海想说什么,最后却终于没能说出口,他痛苦的摇头,默不作声。

  紫川参星望向哥珊:“哥珊,你能力出众,办事干练,但性子太过刚直,以前,我常常委屈你,并非想刁难你,只是想磨磨你的性子,唉,不料你始终都还是那么固执,唉,以后我可没法护着你了,到流风家那边,你可得改一改了,不然将来可要吃亏的啊!”

  他语乞很和蔼,不家紫川家的总长在训导臣子,倒家慈祥的爷爷在教导他的儿孙们。

  哥姗泪水不住的流淌,泣不成声。

  “明海,哥珊,你们都是难得的好孩子,我没看错你们,你们也对得起紫川家,本来,我是想把你们都留下来辅助阿宁的……但没想到……”

  老人痛苦的闭上了眼,浑浊的眼泪不住的从眼中滚落,对着苍天,他举手嘶声喊道:“列祖列宗啊,参星无能,家族亡于我手,我无颜面对你们啊!”

  在座人等无不失声痛哭,齐齐跪倒。

  仿佛在回应他的呼声,一道长长的闪电掠过黑暗的夜空,消逝在远方苍茫的群山里。

  七八四年的七月二十七日晚,紫川家度过了最痛苦的一夜。

  尽管定下了让罗明海和哥珊去投奔流风霜,但他们最终却没能成行。

  魔族来得太快了,就在旦雅得到消息的第二天,魔族的快速骑兵巳经出现旦雅城的周边。

  风尘仆仆、肮脏不堪的魔族骑兵在公路上设置了阵地和路障,切断了旦雅通往河丘的公路,这显示,对于河丘的出兵援助,魔族还是有所顾忌的。

  第三天凌晨,第三军主力开至旦雅城郊,地平残上那一团团不断扩大的黑色轮廓,那是行进中的魔族各团队,由于清楚旦雅城中兵力空虚,魔族进军没做丝毫掩饰。

  黎明晨光里,地平线上,魔族各团队的旗帜一路接一路的出现,那飘荡在风中彩虹似的五彩斑斓的军旗,如巨鸟般展开的军队两翼,那高高耸立,如树林一般密集的刀山剑海,看着这一幕,城头的人类守军被魔族那可怕的气势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一边是将近八万的魔族精锐,一边却只有不到五千的人类守军,不必统率全局的指挥官,最低级的人类士兵都能预感到此战的结果了。

  不用一个白天,孤立无援的旦雅在魔族大军的重压下就会像石头下的鸡蛋一般崩溃。

  立在城头上,眺望着远处沐浴在黎明晨光中的魔族大军,紫川家总长喃喃自语:“这是最后的一战了!”老人站直了身躯,庄严而镇静,他没有说话,目光中有一种令人镇定的力量。

  此时此刻,再没有人注意他那平庸的相貌,一种难以言述的气质令得他高贵而端庄。

  在最后时刻,紫川家的总长终于表现了一代明君的气度,他高贵的勇气和仪表、凛然而圣洁的英姿,令得长久以来一直轻视这位七代总长的部下们肃然起敬。

  罗明海、哥珊、皮古等统领站在他的身后,仪表端庄,神情肃穆,他们不像是临战的指挥官,更似即将走上火堆的祭祀,他们即将面对一个庄严的时刻,见证有着三百年历史的强大帝国覆天的那一刻,然后,他们将随之而去。

  此时此刻,死亡和魔族的刀剑,对他们巳无能为力了,他们是依靠灵魂而生存的人,他们的思想,就如同黄昏的天空一般平稳而安详。

  人们不能抗拒死亡,但人们却能选择死亡的方式,高贵或者卑贱,全在一念之间。

  在他们的带动下,人心惶惶的城头守军迅速的镇定下来,城头上笼罩在一种异样的气氛,一种崇高而伟大的感情充斥在人们心头,死亡不再那么令人恐怖。

  进攻之前,魔族向城中派出了一名使者,他被带到紫川参星面前,得知面前气度沉稳的老人是紫川家族的最高首脑,就连骄横跋扈的魔族兵也被老人高贵的气度所折服,变得恭顺有礼起来。

  他结结巴巴的说,神族第三军巳完成对旦雅的包围,断绝了一切外援的可能,战斗一旦打响,人类绝无胜利的希望,虽然交战巳久,但神族军对参星殿下并无仇恨,只要旦雅守军肯放下武器,神族愿意奉参星殿下为最尊贵的上宾,他不会有丝毫伤害,而跟随参星殿下的紫川家文武官员,也能得到生命和财产的安全保怔。

  耐心的听魔族兵说完,紫川参星点头,平静地说:“那就让叶尔马放马过来吧,送这位先生下去。”

  魔族兵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

  虽然以他贫乏的大脑理解“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概念有点困难,但那老人沉稳而镇定的语气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隐隐觉得,除了自己部族中那些杀人如麻的高手外,勇气和胆量还有存在另外的表达方式。

  得到人类不肯屈服的消息,叶尔马并不意外。

  神族从瓦伦域一直打到了旦雅,很少碰到紫川家的将军自愿投降的(马维除外),何况是紫川家的总长呢!

  他还是想尽量的活抓对方,活的紫川家总长比死的更有用处,他可以命令各地仍在抵抗的紫川军放下武器。

  若他战死,只会激起紫川军民的同仇敌忾之心,紫川家公推举在帝都坚守的紫川宁担任下任总长继续领导抵抗。

  他下令:“破城后,我军绝不可伤害紫川参星,定要将他活抓!”

  在同一时刻,紫川参星也在吩咐皮古:“我巳准备了淬毒的匕首,准备在最后关头用,但若是我来不及动手,你得助我一臂之力,我绝不能让魔族活抓!”

  恍若一阵寒流滚过,禁卫统领一阵颤栗,他低沉的说:“殿下,恐怕微臣力有不及,若第一个魔族兵能靠近您身边,微臣那时定早巳战死了。”

  紫川参星长叹一声,没有再说话。

  这时一个军官从城墙上走上来,低声在罗明海耳边说了句什么。

  罗明海面色微变,他快步走向紫川参星,压低了声量:“殿下,报告一个不好的消息,我们派往帝都的信使被魔族截住了!您亲笔写给宁殿下的传位诏书没办法送到宁殿下手中。”

  紫川参星只是轻轻一皱眉,随即舒展。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不过阿宁是我紫川家的唯一继承人,她接任是天经地义的事,我写这封诏书那也是预防万一的罢了,能送到固然最好,不能也无所谓,当帝都那边得知旦雅失陷,军队自然会推举阿宁接任的。”

  他忍住一句话没说:“若是陪阿宁守帝都的是斯特林或者紫川秀,那我真的就放心了!”

  斯特林忠心耿耿,而紫川秀虽然狡猾机变,但他与紫川宁是青梅竹马的爱侣,他也不会对紫川宁不利,但偏偏,陪着紫川宁的人不是他们二人,而是帝林,此人固然军事才华出众,但他的凶残和野心也同群的出众。

  紫川参星很担心,一旦自己战死的消息传出,再无人可以压制帝林,新继位的紫川宁会沦为那位跋扈将军掌控的傀儡。

上一章: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五章 赤旗十字 下一章: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七章 旦雅之危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