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五章 赤旗十字

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五章 赤旗十字

  晨曦,蓝城笼罩在夏季的浓雾中。

  一行急速的马蹄声打破了蓝城清晨的寂静,在洞开的城门处,一队骑士旋风般冲入蓝城洞开的城门,骑士鲜红的斗蓬在风中飘舞,金黄色的枫叶标志在黎明的晨光中灼灼发亮。

  “战争,战争!魔族冲入西北了!”

  道上的人们纷纷围上来,想扯住信使问个清楚,但信使疾马快得仿佛一阵风,呼地从人众中问冲过,毫不停留,只留给惊惶的民众一个背影。

  在紫川家境内,流风霜与习冰城赶来的国防军部队会合,流风家将帅们检阅了参战的各部队,此次出后共计步兵十八万、骑兵九万,号称三十万大军。参战部队士气十分高昂。

  探马控报传回消息,魔族第四军留在加南大营围攻明辉,魔族第三军已离开了加南魔族大营,转而向南开进,目的很可能是征服那些尚未被臣服的紫川家领地。

  “这是天夺其魂了!”流风霜目光闪耀:“第三军单独行动,又在行军途中,在毫无遮体的荒野,防护最为脆弱!就以魔族第三军作为我们的首战的目标!”

  兵贵神速,相应的军令即刻传达。立即,号角低鸣,大军开拔,火速前进,日夜兼程。

  流风霜治军严厉,军队行进除去马啸铁蹄锉锵外,再无别的声响。

  所经之地,沿途的民众在睡梦中都不会被过境军队惊醒,直到次日清晨,居民才突然睁大了惺松的双眼,讶然地望着这支魔术般突然出现的庞大军队,觉的简直是在做梦。

  在经过阳明城时,看到庞大军队扬起的烟尘,城中居民无不以为是魔族军到了,引起了歇斯底里的恐慌。

  直到军队贴近城池驻下时,居民们才看清了那面白底蓝字的“霜”字旗在日头下飘舞。

  城中居民这才确认,来的不是毁灭和死亡的魔族,而是拯救他们的救星!

  一瞬间,那巅峰的狂喜用什么都无法表达,欢呼的浪潮把整个城池都撼动了。

  市长和守备队集合在城门迎接流风霜入城,他们恭恭敬敬地准备了用金子铸造地城门钥匙。表示欢迎流风霜成为城市的主人,殷勤地邀请大军入城休整。

  但流风霜拒绝了:“我军无意入城,唯一所求,只盼贵市能供应我军粮草、饮水和补给,我军只是稍作休息,马上就要出发!”

  趁着彩购补给的空当,流风霜向城中居民打探魔族的去向。但无人知晓,只知道数天前,魔族第三军确已离开了加南大营向南出发,但目前行踪不明。

  近十万人马的路在军居然会行踪不明,这种情形很是诡异,生怕落入了魔族的较大,流风霜不得不谨慎行事。

  她派出了更多地侦骑散布周边查控敌情。终于在一个过路的商人那里问到魔族的行踪。

  那个商人向流风霜保证,就在毗邻加南行省的叶杰行省境内,他亲眼看到了魔族的大军。

  流风霜不得其解,叶杰行省并非军事重镇,也非战略要地,上次自己进攻把叶杰城中的物资通通掠夺一空,激烈地攻城战更把整个城池打成了废墟,魔族往那边去干什么呢?

  流风霜也不耽搁,随即挥军跟上,直往叶杰行省。

  大军开至叶杰行省时,魔族军却早已离去,整个行省被魔族蹂躏得一塌糊涂,行军道上,到处是废墟,到处是坟场,到处是燃烧地城市和村庄,到处都是失去亲人惨哭出声的百姓。

  一个本来拥有十万人的大城市,被魔族攻占后紧闭城门屠杀掠夺了整整三天三夜,魔族军离去后,幸存者从躲藏的地窖里爬出来,人数已不足百人,血水淹过了人的膝盖。

  本来对于救援世仇紫川家,军队内部还是存在反对意见的,但如今,亲眼目睹魔族军过境造成的可怕惨景,亲眼瞅见魔族的残暴行径的后果,流风家将士激起了义愤之心。就是那些再仇恨紫川家的官兵后毫无异议了。

  一夜之间,全军达成了共识:“放这种灭绝人性的野兽进来,不但紫川家的灾难,也是全人类的灾难!不能让同样的惨剧发生在我国境内,坚决消灭那些畜生!”

  通过询问惊魂未定的幸存者,得知魔族第三军继续向南推进,流风军唯有追着魔族军的脚步前进,从魔族造成的血泊中趟步而过。

  784年7月22日,也就是流风霜出兵紫川境内的第七天,叶杰行省西南边境的一个五名村庄中,流风与魔族的第一次交战终于爆发了。

  为确保大军前进安全,一个骑兵斥候中队沿着荒野乡间小道前进,斥候部队的目的是查探魔族军的去向。

  突然,有个骑兵惊叫一声,“将军,看前面!”

  前方天际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粗黑的烟柱,烟柱张牙舞爪,冉冉滚向蓝天。

  所有人骤然紧张,一个词浮现脑海中:“魔族!终于碰到他们了!”

  蒙拿将军打着眼帘观察,这柱黑烟夹带着火苗,显然是刚刚燃起的,放火的魔族离开不远。

  他派一个骑兵回转禀报中军,前哨即将与敌人遭遇交战,自己则亲率骑兵中队,径直朝烟柱升起的地方奔驰而去。

  穿过泥泞的林间小道迅速前进,走不到两里路,白桦林变得稀疏起来,他们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前沿,面前不到300米便是燃烧的村落。

  快马疾驰,越奔越近,遥遥看清了,升起黑烟的所在是一处村落,房屋和树木都笼罩在一片浓烟中,在林中,可以清楚的看到,在那燃烧的村落间,一些活动的身影绰绰,那便是魔族兵!

  显然,对流风军的突然出现,魔族一无所知,他们散落村落各处,有的在查看牛栏马圈,有的在赶着牲口,有的正在燃烧的房屋间寻找粮食。

  眼前便是300年前毁灭光明皇朝,眼下正要毁灭人类文明的异种生物。传说中,他们都是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的怪物,终于狭路相逢了,谁能活下来?

  士兵们无不激动的周身热血,蒙拿低喝一声:“杀!”第一个冲了出去。

  全队骑兵冲出了白桦林,散成新月形,朝村子包抄过去。

  听到了低沉激烈的马蹄声,在村头闲逛的魔族兵第一个发现了冲来的骑兵队。

  头脑简单的魔族兵傻傻的搭起了眼帘,张望着越冲越近的人马。因为长官早就告诉他们这一带没有紫川军,他压根没把冲来的部队当作敌人,只以为是哪路友军来了。

  骑兵冲刺,风驰电掣,距离不到30米了,人类清楚的看清魔族兵那恶心的绿色皮肤,浑身绒绒的黑毛,露出嘴外尖利的牙齿,流风士兵不禁寒战:“怪物!”

  而同样的,魔族兵也看清了,那片反映着烈日的马刀光芒,人类骑兵杀气腾腾的姿势。

  他怪叫一声,掉头就往村子里跑,但来不及了,蒙拿一阵风的从他身边疾驰而过,弯腰急劈,一股鲜血喷涌夹杂着头颅飞上了半天!

  一瞬间,人类爆发出一阵狂吼::“杀!”

  十字军骑兵闪电般扑向村中的魔族兵,双方都来不及拿出弓箭了,统统依靠马刀打白刃战。

  人类骑兵人狂马啸,瞬间工夫,魔族兵来不及集合便被迫投入战斗,很多人甚至连武器都没来得及拿出来,便被那狂奔而来的马蹄踹翻,被马刀劈砍倒地。

  十几个魔族兵仓促聚在一起结阵抵抗,但骑兵强大的冲击力把他们一瞬间冲垮,咆哮的马群将他们推到了土墙边上,骑兵们拔出身后的标枪,将他们硬生生捅死在土墙上。

  战斗打的激烈,但时间并不长,不到几分钟,数十名魔族征粮兵便被砍杀干净。

  首次与魔族战斗,大家都太过激动,战斗无不尽全力,根本没有考虑到留手抓活口的问题。

  幸好有几个杀漏的,魔族兵从村后逃跑,很快被骑兵追上,用马索将他们活抓了回来,总算达到了抓活口的目标。

  闻知前前哨遇上魔族,流风霜第一时间率领亲卫团赶到。她到时,前锋的骑兵们正在忙着在村落的废墟中灭火,寻找伤员和掩埋尸首。

  刚一下马,流风霜便急切的对蒙拿说:“听闻你们与魔族交手了?”

  “是的,殿下。”

  “战果如何?抓到了多少活口?”

  “杀36人,活抓7人。”

  “我军伤亡如何?”

  “轻伤17人,重伤3人,战死一人。”

  “他们逃掉多少?”

  蒙拿挺直了胸膛,掩饰不住脸上的洋洋得意:“禀告殿下,我军大获全胜,他们一个都没有能逃掉。”

  “干得好,蒙拿。”流风霜喜笑颜开,重重一拳打在蒙拿胸口:“漂亮!那战斗的经过是怎样大呢?”

  蒙拿详尽介绍了展否的始末,听着听着,流风霜的眉头渐渐锁起了。

  杀伤数十名魔族官兵这个战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战果中体现的两军战力对比。

  十字军是流风家的精华,150名精锐骑兵突袭40多个毫无准备的魔族征粮兵,居然还战死了一个,这实在是难以称得上“大获全胜”。

  尤其是当她得知,当被重重围困,竟然没有一名魔族兵肯放下武器投降,活抓的魔族官兵都是身上带伤无力反抗才被擒拿的,流风霜面有忧色:“竟如此悍勇?”

  “是的,殿下,”蒙拿低声禀告:“比起紫川军来,他们更难对付,冥顽不化。赤手空拳的魔族就敢用爪子来抵抗全副武装的骑兵,只要一叫起来”塞穆黑林“的口号,他们立即发了狂,连命都不要了。”

  流风霜凛然,她告诫自己,除非迫不得已,绝不要与准备好的魔族在平原上交战。

  流风霜吩咐蒙拿道:“立即拷问他们,关于魔族第三军的动向,务必要取得口供。”

  “是,殿下,但我怕他们不懂得人类语,无法沟通。”

  流风霜脸上露出了笑意,“不要紧,把他们交给席亚。”

  蒙拿也笑了,“席亚?他让魔族说英语都成。”

  ***消息犹如风暴般迅速传遍了全城,给城市带来了一阵激荡不安。

  “七月三日,魔族的第三军和第四军击溃了明辉统领的拦截部队,强渡澜沧江,于次日凌晨占领澜沧江浜的西北重镇卡达拉。三天后,他们又拿下了宾阳行省首府。两路大军,分进合击,来势迅猛快捷,一路剿灭反抗的民军和地方守备部队,烧杀掠夺,无所不用其极。目前,紫川家的西北部队已经退守多伦湖湖滨的加南大营至叶杰城一线,明辉打算凭借昔日对抗我们的边防工事来对付魔族。如今,亚哥米围攻加南大营正紧,而叶尔马则四处烧杀征讨,蹂躏紫川家的西北领地。”

  听取报告的将领有流风霜、十字军的前营指挥使蒙拿少将、流风家水师舰队司令尤金中将、国防二十八军军长萧元中将、十字军第一师团师长费加少将、风霜团指挥使英木兰少将等高级军官。

  探子不歇气地一口说下去,将军们神情凝重。谁都没有料到,能与流风霜抗衡十年的紫川家西北部队竟如此轻易地溃败。

  西北魔族的进军神速迅猛,前所未有的可怕黑影已经逼近了自己身边,他们的强大超乎想像,威胁到了自身。

  这时大家才首次感觉到,紫川家独力抗衡魔族数百年,为人类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二十八军军长萧元问:“难道旦雅就不给明辉增援吗?西北是紫川家最后的战略后方了。紫川家就这样眼睁睨看着它丢掉?”

  “紫川家当然不想,但他们已无能为力了!新组建的五个步兵师本来打算增援帝都前线的,但眼看西北情形危急,旦雅不得不先将其抽入了西北战场,但即使得到了增援,明辉的兵力还是远弱于魔族,无力回天。”

  “据我所知。紫川军在西北并非没有军队。紫川家的西北贵族拥有很强的私兵部队,多则数千,少则数百。若能把这些军队招集起来的话,西北军未必不能与魔族一战的。”

  “太迟了!”前营指挥使蒙拿摇头:“魔族的挺进太过神速,明辉已经失去了召集预备军的机会了——何况西北贵族们本来就在观望,他们都存了异样的心思。只顾着保护自己的庄园和城堡,却不肯汇合出兵抵抗魔族。”

  会议室里响起了一阵嗡嗡的低沉议论:“不可思议,昔日在紫川军与我们战争中的,西北贵族一向坚决支持紫川家。”

  “西北贵族一向强悍,尤其是那些牧场马帮,有时比紫川家的正规军更让我们头疼。”

  “可能他们都在打算等大局定了以后,再来投奔新的统治者吧?”

  “现在谈这些毫无意义。”流风霜打断了将领们地聊天:“局势既然如此,我们就没必要探讨它为何如此——那是后世史学家的工作,我们没必要抢了人家的饭碗。现在,我们只需讨论一条:魔族步步逼近,我们流风家该如何应对?”

  会议室内一片沉静,一边是穷凶极恶的魔族,一边是三百年世仇的紫川家,无论做出什么决定,这都地决定流风家的命运。

  这个议题实在太过沉重,将领们都不敢随便发言,众人把目光投向了席间的最长者。

  在众人目光的压迫下,萧元中将干咳两声;说:“元帅,我认为,呃,这个,这个,魔族来势汹汹,呃,这个我们必须做好防范准备,要加强戒备,呃,要密切留意紫川家境内的事务……呃……”

  “废话。”坐在流风霜身后地侍卫席亚冷冷地说,声音不大,但人人听得清清楚楚。

  顾忌着萧元将军的年纪和厨房,大家都不好意思笑出声,只好紧抿着嘴装作若无其事。

  十字军前营指挥使蒙拿个子不高,但声音却甚是洪亮:“殿下,魔族固然凶残,但紫川家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要管他们,让他们斗去吧!十字军只要守住我们边境就够了!”

  “我不知道,萧元大人和蒙拿将军的目光竟如此短浅!”会议桌旁,英木兰将军响亮地说。

  大家齐刷刷地望过来,蒙拿皱着眉说:“英木兰,你是什么意思?”

  “虽然紫川家与我们一直交战,但紫川家毕竟还是文明的国家,我们交战有个底线,他们遵守信义和诺言,双方交战不伤害平民和战俘,但你可看到魔族军入侵后发生在东南各地的灾难了吗?城市被焚烧,农田被夷为平地,乡镇化为焦土,平民被屠杀。如果让魔族军压到西北边境上,我东方防线一千多公里的边境线将直接面对武装到牙齿地魔族兵,他们残暴、狡诈、不讲信用、不通生死,不懂廉耻——有这么一个恶邻在侧,流风将无一日之宁!唇亡齿寒,这是再明显不过的道理!无论为人为已,我们都必须援助紫川家,别无选择!”

  英木兰语调铿锵,态度自信,极有说服力和感染力,被他的凛然气势所折服,满座将领竟没有一人开口反驳。

  萧元中将叹口气:“英木兰,你的意思我明白,但出兵是国之大事,我们不能不慎重,我们的军队是流风家的最后屏障,一旦我们战败,远京必遭魔族报复!在目前来说,魔族军队并没有表现出对我们流风家的敌意,甚至魔神皇还派人遣信给元帅殿下表示愿意和睦友好。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一动不如一静,静观其变地比较好。”

  “老将军,您此言差矣。”萧元话刚落,英木兰立即出声:“魔神皇示好于我们,那恰恰说明魔族恐惧我们,以魔族的兵力,与紫川家开战已是他们的极限了,我们出战,大有胜机!若坐观紫川家被打垮,那时我们便要独个抵抗魔族的大军了!”

  英木兰的发言赢得了少壮派将领的赞同,而那些老成持重的将领们则赞同萧元的说法。两种说话都很有道理,一时间,会议桌前议论纷纷。

  “魔族的攻势着实犀利,但要说紫川家被打垮,那还言之过早。”

  流风霜轻轻起身,打开了窗户。

  盛夏清晨雾霭刚刚散去,在东方,一轮红日正在冉冉升起,亮光越来越呈现出粉红色,越来越明亮了,被露水打湿地世界正在苏醒中,充满希望的新一天正在开始。

  回过身,公主元帅沉稳地望着众人,目光中有着令人信服的力量:“在帝都、东南和远东,紫川家还有强大的部队存在,魔族并没能征服远东,也没能拿下奥斯,更不曾攻下帝都,魔族的优势是暂时的,若让人类的战争机器全面开动,他们不是人类的对手。诸位将军,现在紫川家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军队,而是时间!只要给他们三个月,他们就能重新征集一百万军队投入战场!”

  “元帅,您的意思是?”

  在众将军屏住呼吸的注视下,屋子里静得连一根针掉下来的声音也听得清楚,流风霜清脆的声音静静地荡漾在室内:“就让我们来给紫川家这三个月时间吧!”

  英木兰霍然起立,又惊又喜:“元帅,你打算出兵救援紫川?”

  流风霜起立,目中电光展露,犹如风暴即将到来前的霹雳掠过长空:“紫川家是抵挡魔族的最坚强堡垒,是人类文明抵御野蛮民族的最强防线,紫川若崩溃,流风决计难以独存!救援紫川,就是救援我们自己!此时,我意已决,请诸君务必助我一臂之力!”

  将军们齐刷刷地起立,一时间,披甲晃动。无论是刚才赞同还是反对出兵的将领们,此刻他们脸上的决意竟是一般无二:“我们愿跟随殿下,不惜肝脑涂地!”

  “将军们,整理兵马,调集队伍,我们即将出发!”

  晨光亮起,蓝城上空回荡着低沉的号角,那激荡的号角让人精神一振。

  初到蓝城的民众不知所以,本地居民告诉他们:“这是进军号,公主殿下要出兵了!”

  出兵,出兵!目标指向何方?不问而知,魔族!

  闻知消息的民众无不精神大振,虽然紫川家曾经是世仇敌国,但魔族在紫川家烧杀掳掠地消息不断传来,民众们对魔族也是起了同仇敌忾之心。

  上十万民众簇拥在街道两边观看大军出征的盛况,人潮如山如海,欢呼和口号一浪接一浪响起。

  在夹道的鲜花和彩带簇拥下,流风家各路大军秩序井然地鱼贯出城,步、骑连绵不绝,阵旅整齐,军容壮观。

  首先出阵是三万多人的骑兵部队,这是最引人瞩目的队伍。

  骑兵们一式装备着长矛和近身马刀,身披红色轻甲、红色的披风,连他们尖顶头盔顶上的飘带也是樱红色的,迎风招展,三万大军看起来就像一朵飘浮在大地上的红云,而在这朵庞大的红云之上的,是密密麻麻的长矛,是雪亮的马刀。骑兵们挺胸拔颈,俯瞰四方,傲气十足。

  这是一支有着辉煌战绩和功勋的部队,历史上,他多次横空出世,拯救危难。

  这支军队的铁蹄横跨整个大陆,从大陆最西的嘉西海岸直到东南的帝都城下,他曾击毙紫川家六代总长紫川远星、曾于都蓝坪全歼入侵倭寇的八万旗本军,他无数次让紫川军惨叫,又无数次让倭寇号哭。他是守护流风家庭的中流砥柱,也是流风家敌人噩梦惊醒的对象。

  那个暴雨倾盆、电闪雷鸣地漆黑深夜,神一般的最强高手杀入远京,举城寂然,万人寒颤,唯有这支军队依然巍然耸立。当时的交战场面如何激烈残酷。后人无法想像,结果如何,历史已清楚地告诉了世人:大量鲜血被雨水冲入了渠道,远京城护城河变红,一月不能散去。

  这场激战给左加明王留下了震铄古今的威名,但失败者亦同样的荣耀,直到最后一名能战斗的士兵倒下,明王都无法踏入正宫的台阶。

  前赴后继,宁死不退。流风士兵的强悍和忠诚震撼世界,连明王都承认:“如此悍不畏死的骄勇之师,自古未有!”

  林枫已死,威震大陆的河丘军早已不复当年武勇,明王此言,奠定了这支军队不可动摇的人类第一强军荣誉。看到他们,人众中响起了雷鸣般的呼声:“赤骑十字,纵横无敌!”

  紧接着十字骑兵军,军鼓铿锵,战旗飘舞。流风家国防军的各个团队依次开出。各个队伍队列整齐,盔甲鲜明,步履一致,在步兵整齐地步伐重压下,大地在微微下沉,各个团队严整得犹如一座座活动的要塞。

  这是一路壮观的景象。那看不尽的人马洪流,如云密集的刀剑、长矛方阵整齐地簇拥涌过城门,士兵的盔甲犹如江河般滔滔不绝地涌过,朝阳照射下,灿灿闪耀。

  这是经历无数沙场鏖战,百炼成钢才锤炼、锻制出来的雄师劲旅,他们有着骄傲的战绩和自信,即使整个大陆都无可匹敌的铁马骠骑。

  驻马城门,检阅着麾下的军队,流风霜深感满意。她曾担心,流风军队从未与魔族交手过,而战败的紫川军把魔族说得神乎其神。魔神皇和他那征服了半个大陆的凶兵悍将,将是自己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敌人。

  传言中,魔族兵都是吃人的怪物、刀枪不入地野兽,碰到青面獠牙的魔族,自己部下能否一如既往地发挥实力?

  但此刻,亲眼目睹部下高昂斗志,鼎盛军容,立即,所有的担心和忧虑就如冰块放在太阳底下一般,迅速消融无踪。

  她坚信,即使对上魔神皇的骄兵悍将,这路军队亦定能如以往一般,用马刀和铁蹄将敌手歼灭干净。

  大军进发,浩浩荡荡,疾如星火,早上出发,没到中午,前锋已经越过了紫川家与流风的边境线。

上一章: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四章 灵魂知己 下一章:第二十卷 神兵天降 第六章 临时首府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