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六章 败军之师

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六章 败军之师

  云浅雪满肚子的苦水吐不出来。他情知昨晚大败,自己并非该负全责。但作为一军统帅,推诿责任于部下,这种事他实在干不出来,他唯有硬着头皮说:“其中并无内情,都是微臣一人之过。”

  “启禀陛下,羽林大人并没有说实话。”

  一人从后座发言,举座震惊。

  神皇微微扬眉:“刚刚发言的人是谁?给朕上来。”

  一人匍匐著前进,在距离魔神皇五步的地方,他抬起了头,端正地给魔神皇磕了三个头。

  云浅雪在旁边介绍:“陛下,此人就是上次奏章中说过的马维,他原为紫川家巴特利行省总督,被我神族大义所感召,投奔吾皇军旗之下,为我神族西进立下汗马功勋。在奥斯战役中,他毅然献城,打破斯特林对我第六军的包围,挽救我第六军近十万将士,又为我族献策,使得我军迅速突破僵局,突至帝都城下。”

  马维恭谨道:“实在愧不敢当,羽林大人过奖了。只可惜微臣见识浅薄,未能识破帝林阴谋,致使神族大军损失惨重!”

  “哦,”魔神皇明显来了兴趣,微笑地望着马维:“马维,你能识大势,弃暗投明,朕很喜欢。你只管放心效力,神族是不会亏待帮助我们的人的。”

  “陛下隆恩,微臣愿粉身碎骨以报!”

  “只是,马维,你刚才说的什么?你指控羽林卿没有说实话?你可知道,欺君可是死罪,你在指控王国的一员军团长欺骗朕吗?”

  魔神皇依旧在微笑,声音也没抬高,屋子中众人却感觉一股极浓重的寒气笼罩下来。

  魔神皇具有那种不怒而威的气质,他只要眉头轻轻一皱,就能令万军慑服,桀骜不驯的魔族兵将们害怕他胜于害怕火,只要神皇一声令下,哪怕从万丈悬崖上跳下他们也照办不误。

  他们宁可触怒老天也不敢触怒神皇,那种王者霸气是与天俱来的。

  一瞬间,极凌厉的气势袭来,马维竟被吓得失神,他连连磕头:“微臣惶恐,羽林大人是陛下股肱之臣,微臣山豆敢诽谤?只是羽林大人严于律己,很多话他不便汇报给陛下。”

  “哦?马维,你昨晚也在现场吗?给朕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马维讲述了整个战斗的概要,从攻城之战一直到进城后的混乱。

  他并没有指责谁,相反,他称赞温克拉、亚哥米、蒙汗等诸位大人在攻城时十分骁勇,亲临一线,身先士卒,甚至就连想杀他的叶尔马,他也说了些好话。

  但为什么打败仗了呢?没别的原因,帝林实在太狡猾了,他利用了神族军进城时的混乱,不惜放火烧掉了自家的首都,扰乱了神族军的阵脚,再突然偷袭,神族的英勇将士们虽然奋力抵挡,无奈敌众我寡,最后失利。

  “这种卑鄙的打法简直是自古未有的!”马维义愤愤膺道:“就为一场战斗的胜利,帝林亲手毁掉了自家的首都,难道这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吗?他完全是个疯子!不,他是条疯狗!歇斯底里的狂人,狂热的战争罪犯!羽林大人和诸位将军虽然英明智勇,但他们毕竟都是正常人,正常人怎能猜测疯狗的想法?”

  听得马维的汇报,跪于地上的诸位军团长们齐齐松口气。

  起初大家还担心马维报复,在神皇面前大告其状呢,他有如此巧舌,把众人的责任都给推得干干净净,大家无不感激。

  “放火烧掉帝都城,与敌俱亡!”魔神皇深感震惊:“居然还有这个法子,连朕都没有想到!能想到这个法子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天才!”

  他闭上了眼睛,瞑目沉思。

  军团长们个个屏息闭气,诚惶诚恐地观察着神皇眯起的眼睛。

  好一阵,魔神皇才睁开眼:“马维,虽然你骂帝林是疯狗和狂人,若依朕看,勿宁说他是不拘一格、超脱天才的军事大家!不可小看,在卑贱的人类之中,确实也存在活着的猛狮!斯特林算一个,帝林也算一个。只可惜大魔神没有降临如此伟才给神族,否则朕愿拿你们全体换一个帝林!”

  军团长们羞愧无地,面红耳赤。

  “只是朕还不明白,我军纪律严明,进城後为何突然混乱?是否将士们眼看紫川家的金银财宝,于是动了心?部队长官为何不当场弹压?哪支部队中最先出现骚乱?”

  神皇望向云浅雪:“云,是哪支部队最先失去控制的?”

  云浅雪不敢答话,拚命把头磕得天响,鲜血直流。

  魔神皇冷笑道:“你不敢说?让朕猜猜,羽林军风纪严明,又是你的亲卫军,想来不会出现此种情形。若是叶尔马、温克拉、裴玛三位大人的部队,你也会当场制止,这么猜来,想来那是一支非赛内亚族的部队吧?”

  神皇陡然提高了声量:“马维,你说,到底是谁先出了纰漏?”

  马维咬咬牙:“进城以后,十二、十三军先开始掠夺的!”

  像被蜜蜂在屁股上叮了一口,蒙汗猛然跳起来大叫:“马维,你血口喷人!陛下,我是王国军团长,蒙族的部落长,出身神族历史最悠久的贵族家族!而他是什么,不过是一个卑贱的人类叛徒!陛下,难道您相信人类叛徒的话更胜于相信尊贵的王国贵族吗?”

  “自然不会。”魔神皇不动声色说,蒙汗还没来得及松气,惩罚已如雷霆般猛然降临:“但朕认为你有罪,这就够了!蒙帝,朕允许你自裁。至于蒙汗,朕给蒙族留点面子,死刑可免,但军纪不能不严明!卫兵,将他拖出去抽五十鞭!雷欧!”

  “微臣在!”高大壮硕的第一军军团长出列。

  “你负责监刑。”

  “遵命!”雷欧高声叫道:“来人,带蒙汗、蒙帝二位爵爷下去!”

  近卫旅士兵进来,将嗦嗦发抖的蒙汗、蒙帝二人架了下去。

  蒙帝脸色惨白,在卫兵们手里不住地挣扎,怪声哀求道:“陛下开恩!陛下开恩啊!”

  魔神皇冷冷注视着他:“朕可以开恩于你,但谁来开恩给朕的将士?不杀你,战死将士怨气难消!拖下去,不必等後命了,立即执行。”

  卫兵们夹着两个军团长出去,惨叫哀求声依旧不绝传来:“陛下开恩,陛下开恩啊!”

  “至于余下的人!”神皇语气一顿,望向各位军团长,军团长们无不匍匐战栗,连连磕头:“微臣有罪!微臣有罪!”

  “你们既然知罪,那还为时未晚。每人抽二十鞭,当场行刑!云浅雪,你身为一军统帅,未能约束好部属,罪责加倍,抽四十鞭!”

  卫兵们又将各位军团长带了出去。

  眼见神皇陛下杀伐果断、处置明快,首次觐见神皇的马维大为敬服,比起紫川家的紫川参星来,魔神皇更有天下霸主的潜质风范。

  对著马维,神皇却很和气,他问起了马维的情况,问过来神族以后,他生活是否习惯、饮食是否适应、各位军团长待他如何。

  马维小心翼翼地回答:“诸位大人对我都很好,尤其羽林大人对我更是亲善。”

  神皇问:“你的家人,是否都跟你一起过来呢?如果没有,朕可派遣特遣队将他们接来。”

  马维受宠若惊,掌管天下的大人物竟然能想到一这点,难怪神皇能令将士誓死效力了。他感激涕零道:“吾皇关怀,微臣铭刻于心!无奈微臣投奔神族後,家人已惨遭紫川家屠戮。”

  在马维叛变之前,马氏家族就被紫川秀和帝林联手灭掉了。马维说他们是因为自己叛变而被杀的,暗示自己为神族牺牲很大,凸显对神族的忠诚。

  反正了解自己底细的云浅雪不在,也没人来揭破他的谎言。

  果然,神皇同情地望着他:“马维卿,你一定很伤心吧?请节哀。待神族大军一统大陆,定为卿向紫川家讨还这笔血债。朕还要在全大陆的绝色女子中帮你重新挑选妻子。卿只管放心好了,你的事,朕放在心上了!”

  “吾皇待微臣如此丰厚,微臣唯有粉身碎骨以报!”

  本来这应该是一场很亲密愉快的谈话,无奈外面不时传来的劈哩啪啦皮鞭声和惨叫呻吟声败坏了气氛,神皇谈笑风生,马维心惊胆跳。

  大概过了十分钟,雷欧大步进来报告:“放禀陛下,刑罚已全部执行完毕!”

  神皇点头:“让他们回来吧。”

  军团长们翘着屁股鱼贯而入,那副龇牙咧嘴的狼狈样子让马维暗暗偷笑。

  而蒙汗和云浅雪二人都动弹不得了,是被担架扛著进来的。

  卫兵还呈送上了蒙帝的人头,神皇下令把人头传遍全军示众。

  接着,神皇宣布了对蒙汗的惩罚:“由于蒙族军队在帝都作战不力,朕本来划分给蒙族三个行省的人类土地,现在全部剥夺收回。命令蒙汗与在远东的凌步虚调换,蒙族军队出关镇压远东的叛乱,调换凌步虚的第五军入关与人类作战。另外,由于第十二军在帝都战役中极不名誉地损失惨重,王国决定撤销第十二军的番号,十二军残部与十三军残部合并改编成新的十三军,蒙汗改任第十三军的军团长。”

  众将听得屏息平气。

  神皇陛下对蒙族处罚得如此沉重,不但收回了封地,还把蒙族的军队给削减了一半,从此蒙族在王国军界的影响力大减,这无疑是个极沉重的打击。

  而且,远东历来是王国身上的一块治不好的溃疡,远东民风狂野,远东军团是紫川家军中最为强悍、经验最为幽豆富的军团,而远东的统帅光明王更是一世枭雄,他抗衡魔族王国数年,王国数次组识大军前去讨伐都锻羽而归,对他束手无策。

  先有鲁帝,後有罗斯惨败于远东,对王国将领而言,远东是晦气和不吉利的代名词,将军们无不闻远东而色变。

  从肥沃富饶的人类领地被发配到那里去,这对蒙族是极沉重的惩罚。

  蒙汗有苦说不出来,谁让蒙族军队在帝都城里作战不力呢?他在担架里恭顺地磕头:“微臣遵旨!谢陛下恩典!”

  这个魔族老贵族表面恭顺,眼里却闪烁着恶毒的光芒,但没人注意到。

  在神皇面前,云浅雪检讨了自己的过失,自己过于急躁和轻敌,轻视了人类,主攻方向太过明显。人类看破神族必定会直奔帝都而来,守军的重兵也聚集在了帝都。这样,作为攻方的主动权和机动优势就完全丧失了,占据地利优势的守方自然大占便宜。

  云浅雪没有避自己的失误,也没有推卸责任,娓娓道来,这种君子风度令众将都暗暗钦佩。

  王国第一名将毕竟有其风范气度,虽败不馁,光明磊落。

  关于下一步的作战计划,魔神皇提议道:“我不是根懂战术,不过既然人类囤积重兵于帝都,那我们何不绕开去,分兵从两翼包抄,断绝其粮道,将帝都守军困死在城中。如今,帝都是紫川家最后的抵抗力量了,若是帝都守军被全歼,紫川家也就覆没了!”

  云浅雪代表众将答话:“陛下的提议探合兵家避实击虚的至理,只是分兵两路包抄帝都,要大范围探入人类纵深腹後,两路大军彼此不能呼应,微臣恐被人类所趁,分别击破。”

  魔神皇站起身,在屋子里来回地踱步。

  忽然,他停在云浅雪面前,目光炯炯地望着他:“要实现计划,要多少兵员?”

  “陛下,微臣估计帝都城及周边的人类军队约有二十万,要使包抄的两路大军无论哪一路都不能被人类所趁,两路大军都需要十五万以上。再加上留守大营与人类对抗与及保护侧翼联系的部队,起码需要四十五万神族军队!”

  “朕给你军队!”魔神皇毫不含糊地说:“远东的凌步虚即将在日内入关。另外,王国已经发布了征集令,一百个新团队已组建完毕,新组建的十七军团与十八军团都已奉命向帝都开拔,再加上雷豹的第十五军团,五十万军队只多不少!云浅雪,你负责统帅挺进西北平原的北路军,给朕好好干!”

  云浅雪又惊又喜:“微臣是败军之将,丧师辱国,陛下交托如此重任,只恐微臣驽钝,有负陛下重托。”

  魔神皇淡淡地说:“云浅雪,我相信你。”

  一声淡淡的“我相信你”,勾起了云浅雪的无限伤怀。他泪流满面,怔怔地望着神皇。

  如此凄惨的全军惨败,放在王国任何一个别的指挥官身上都是死罪,而陛下只是轻轻一句话就宽恕了自己,陛下对自己的信任已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如此恩宠,旷古未有!自己若再不以胜利来回报,还有何面目回见陛下?

  仿佛猜到了他在想什么,魔神皇微笑道:“这是举国大战,一两场战役的胜负,这动摇不了我们神族的优势!云浅雪,你是全军大将,要从统帅全局高度观察!”

  他一声令下,侍卫们举着一幅巨大的地图进来展开。

  魔神皇清朗地解释道:“诸卿请看,帝都背靠瓦涅河,本身是天然巨城,守备工事十分完备,若我神族定要将其攻克,囤锐兵于坚城下,正是兵家大忌。而越过了瓦涅河,则是紫川家的西北和西南,如今正是兵力空虚。西北是紫川家的粮食产区,西南是紫川家的财赋重镇,更是紫川家流亡政府所在。神族兵力充足,可以留下一军与帝都守军对峙牵制,然后分遣两军渡过瓦涅河进军西南与西北。若帝都军出城应战,那我们就在野战中消灭他们;若他们不敢应战,我们占领了西北和西南後,帝都的后援就完全被断绝了,此时拿下帝都,如摘下成熟的果子一般容易!”

  将领们屏息倾听,由衷地赞叹:“吾皇英明!”

  云浅雪真切地感到自己与神皇陛下的差距所在。自己是将才,能考虑攻守的战术谋略,而神皇陛下考虑的是全盘大局,征服人类的整体战略。不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不在意一场战役的胜负,这才是真正的高瞻远瞩,不愧天下霸主气魄!

  “诸位,你们在帝都战役中损失的兵员都可以在即将到来的增援中得到补充,厉兵秣马,做好准备吧!一场战斗的胜负无足轻重,西北平原与西南平原,这是紫川家的膏沃之地,那里的粮食堆积如山,那里的财富取之不尽,只要能拿下那里,神族军队将立于不败!”

  “谨遵吾皇圣命!”将领们一条声地应答道,精神振奋。

  在众人激奋之时,马维锦上添花地献策:“吾皇决策英明无比,紫川家的主力军全部集中在了帝都,镇守西北的紫川家统领明辉兵微将寡,神族击败他不费吹灰之力,我军进军西北,正当此时!明辉不足为虑,但微臣顾虑的是流风霜!她割据一方,兵力雄厚,我军进军西北,直接威胁到流风家国土,她的反应不能不顾及。”

  “马维卿,你担心她与紫川家军队联手反对我们?”

  “微臣惶恐,正是如此。流风家族一直偏处大陆西北,从没与神族军队交手过。流风霜不识得吾皇神威,若她糊涂狂妄竟然兴师顽抗我神族大军,虽然我军最后必胜是注定的,但这样就要费很多周折,很多神族的将士就要丧命,宝贵的血就要白流了!”

  魔神皇沉吟道:“马维卿,你所说不无道理。若依你的看法,又当怎么处理呢?”

  “陛下,流风家历来与紫川家不和,三百年他们一直交战不停。流风霜更是流风家的好战中坚,就在神族大军入关前,她才刚刚与紫川家大战一场。若不是感到深切的威胁,她与紫川家绝无可能的合作。若是我们能在进军之前就派遣信使安抚她,保证神族的军事行动只针对紫川家,绝不会进攻流风家。我们还要劝说她和我们合力消减明辉的残部,平分西北平原,流风霜与紫川家血海深仇,她准会答应!”

  叶尔马叱骂道:“马维,你胡说些什么啊!神族的目标是一统大陆,无论紫川家、流风家或者林家,我们通通都要踏在脚下!我们怎么可能答应流风霜平分西北平原?”

  马维露出冷笑:“陛下,我们只是暂时答应他们而已。待收拾了紫川家,流风家独木难支,那时要收拾流风霜还不是轻而易举?”

  神族将军们恍然大悟,众人龇牙咧嘴地奸笑起来。

  魔神皇赞许道:“马维阁下的提议很好。分而击之,逐个击破,这正附和我们神族征服大陆的国策!马维,送给流风霜的文书就由你起草了!”

  “遵命,陛下。但微臣在军中没有任何职务,人微言寡,恐怕流风霜不会相信微臣的说话,恳请陛下派遣一位德高望重的大人去信,那样更有分量点。”

  魔神皇哑然失笑:“这有何难。马维,你为神族连连出谋献策,功劳厥伟,可见你忠心耿耿!朕今日任命你为王国新编十六军军团长,统率所有人类降兵。另外,听说你在紫川家的爵位是伯爵,朕给你再提一级,封你为侯爵,封号关内侯!”

  王国军团长,那是魔族军界的最高军衔,历来只有出身皇族的显贵豪门才能担任。现在,这个重任委给了一个投诚的人类,这是魔族军队自古未有的事。

  虽然马维统率的只是人类的叛军,但从名分上,他已能和云浅雪、叶尔马、亚哥米等王国重臣平起平坐,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殊荣了!

  在众人啧啧赞叹的羡慕目光中,马维又惊又喜,跪下磕头:“吾皇恩情天高地厚,微臣愿粉身碎骨以报答吾皇恩典!”

  七八四年六月十七日,在帝都城下经历惨败以后,魔族军队重新确立了新的战略。在魔神皇命令下,新组建的十七、十八军团从国内向前线开拔。

  原来在奥斯的十五军团和在远东的凌步虚的第五军团也奉命向帝都开拔,一时间,大道到处都是铺天盖地的烟尘,魔族兵马潮水般涌向帝都,魔族对人类的又一轮残酷进攻即将开始。

  恰好也在六月十七日中午,白川一行人抵达了帝都近郊。

  害怕遭遇魔族的巡逻队,他们不敢走大道,选择从周边的森林切入。森林郁郁葱葱,成为了他们绝好的掩护。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初帝林也曾选择了这个森林,作为最新的武器研究工厂所在地。

  当然,此时此刻,武器工厂是早已撤离了,无论是白川或者搜索森林的魔族兵,他们所能发现的不过一面烧得焦黑的墙壁而已,上面几个大字还隐约可见:“皇家领地,擅入者死”。

  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曾是紫川家最要紧的一处军事基地。

  在林间小道上行进不到五里,在一个拐角前,迎面扑来的山风中传来了不一样的声响。

  领头的士兵陡然直起腰,低声说道:“迎面有人过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话音未落,前面的树林的拐角处陡然转出了马队和骑兵,出现了亮晃晃的刀枪和黑影憧憧的成群士兵。

  看到那黑黝黝的披甲和那古怪的兵器式样,布朗发出了惨叫:“魔族!”

  双方是如此接近,白川和魔族骑兵几乎是鼻子碰鼻子地撞到了一起,近得白川可以看清对方鼻孔里的黑毛!

  这次遭遇对双方都是出其不意的,双方都惊得呆了。

  睁大了眼睛相互瞪视不到一秒钟,白川先反应过来,她迅疾无比地摸出了马刀,劈头一刀将那个魔族砍倒马下。

  “保护大人!杀!”

  全队一律拔刀,准备扑杀上前,但厮杀压根就没展开,没等秀字营士兵扑上去,魔族骑兵齐齐叫一声,把武器全部丢在地上,翻身下马,跪倒地上对著白川磕头起来,嘴里嘀嘀咕咕,像是哀求着什么。

  白川握住马刀愣住了,秀字营士兵们也愣住了。

  “他们在干什么?”

  白川朝魔族们走近两步,喊道:“你们不要装了,我们不会上当的。来,拼个死活吧!”

  魔族没有起身,磕头磕得更响了。

  一个魔族士兵战战兢兢地起身,从地上捡起把刀子,白川后退一步,提起马刀做好战斗准备:“好啊!那就打吧!”

  “呜呜,呜呜,呜呜!”那魔族兵拼命地摇头,倒转了刀子,拿着刀刃将刀柄递给了白川,可怜巴巴地喊着什么。

  可惜白川听不懂,队伍里精通魔族语的翻译也束手无策,他解释说:“我略通魔族语,不过魔族里面也分好几个大部族,有着不同的方言,他们说的不是赛内亚族语。”

  “那么,他们不是赛内亚族的魔族兵了?难怪这么怯弱。”

  不过魔族的手势是通用的,大家都能理解,那是投降的意思。

  几个士兵走上去缴了魔族的武器,这队人数比白川他们还要多上一倍的魔族毫不反抗,脸上带着讨好的谀笑。

  看那情形,经验丰富的白川猜出几分了:“定是我军刚打了一个胜仗,这都是败下阵来的魔族溃兵!再往前面走,我们准能碰到追击的友军部队!大家快走,和他们会合,这样入帝都就简单了。”

  驱赶着魔族俘虏,一行人在山林间加速前进。

  有了刚才的经历,众人的胆气壮了很多,脚步也不那么小心翼翼了。

  快出森林时,白川派了布朗去探路,看有没有魔族在外面。

  布朗很快就回来了,面色颇为古怪。

  白川问他:“外面有没有魔族?”

  “有,大人。”

  “他们人数多不多?”

  “多,多得数不清。”

  白川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有很多魔族在外面,你笑得那么开心?”

  布朗笑嘿嘿的:“大人,您亲自看一眼就明白了!”

  白川贴近丛林边绿,从树木的空隙里望向外面。

  第一眼她就被那情景惊得呆住了:魔族!漫山遍野的魔族,黑压压的一大片,魔族兵群犹如一片乌云从林边冲过,潮水般汹涌而至。

  双方是如此接近,近得白川可以感受到魔族兵群那逼人的阴冷,嗅到魔族兵皮甲的腥涩味道。

  纵然在远东的特兰城或者科尔尼城下也未曾有过如此庞大的魔族兵马,在白川记忆中,这么多的魔族兵马聚集,那只有一次,那就是远东的帕伊会战。

  久经沙场的白川并非怯弱之辈,但骤然遭遇魔族的庞大兵群,她也不由两脚发软,第一反应是拔腿就跑!

  幸好布朗拉住了她:“大人,您看仔细点!”

  白川这才注意,眼前的魔族兵马毫无队列,乱糟糟一片,士兵们丢盔弃甲,浑身血污,边跑边脱掉身上的战甲,他们不时恐惧地回头观望,仿佛身后有个可怕的恶魔在追赶着他们。

  旗帜、武器、盔甲丢弃了一地,队伍里充满了惊惶、混乱和恐怖的气氛,与其说魔族在前进,倒不如说是在落荒而逃。

  “他们在逃哪!这都是溃下来的败兵!”白川惊呼出声。开始她还以为是一次普通的野战胜利,但看溃兵如此之多,她才知道估计错误:一场空前大捷就在眼前!不是某个团、某个分队的魔族被击溃,而是整路魔族大军被人类打垮了!

  “这是开战以来的首次大捷,不知是哪位将军如此幸运,为祖国先传捷报?”白川霍然转身,冲着身后的士卒们喝道:“士兵们,还记得经过的那些无人村庄吗?还记得被魔族残害的老幼妇孺吗?难道能让那些杀害我们亲人的刽子手们就此溜走?凶手就在眼前,报仇雪恨,就在今朝!”

  说完,白川把外袍一脱,现出了银黑两色的紫川军制服,猛踢胯下的毛驴,一马当先地冲出了森林。

  随行护卫反应过来,高呼一声:“跟随大人!杀!”紧跟着白川,全队人马高举马刀,一阵风地扑向魔族兵群。

  一边是黑压压的大军,一边是只有十六人的小分队,以十敌万,这恍若一个孩子对巨人的挑衅,若在平时,巨人会毫不费力地将挑衅的孩子撕成粉碎。

  但此刻,魔族败兵已被杀得寒了心,丧了胆,眼看身穿银黑两色制服的紫川家士兵猛然从林中扑出,他们只当是追兵赶到了,哪里想得到眼前竟是只有十几人的小队!

  轰的一声,兵群猛然散乱,魔族败兵哭喊叫嚷着向四面逃散。

  白川一行猛扑入兵群,恍若饿狼扑杀羊群,所到之处,魔族只有四处逃散,钻树丛、躲草地躲藏,或者跪地求饶,敢于抵挡还手的,竟是一个没有!

  白川纵横敌群,所向披靡。

  在她凶狠的刀法下,血肉横飞,溃败兵众哭喊饶命。她痛打落水狗打得意气飞扬,大大出了一路躲躲藏藏的憋气。

  唯一遗憾的是,胯下所骑并非良骏战马,不过一头青花小毛驴而已,这让驰骋沙场的女将军略感美中不足。

  随从人员也个个奋力。十六人的小队伍,恍如一条游龙,肆无忌惮地在魔族庞大的躯体内肆虐,至于杀伤多少魔族,那是无法计算了,他们只知道,光是俘虏就抓了三百多,秀宇营士兵们趾高气扬地押解著他们,自觉功劳宏伟。

  大家正杀得起劲,前方忽然响起了轰雷般的震响,地平线上扬起了黄色的烟尘,从帝都方向,出现了飘扬的旗帜,出现了刀光剑影,嘹亮的马蹄声、喊杀声清晰可闻,大群骑兵正朝这里扑杀而至!

  白川激动得高声嚷嚷:“我们的人!准是我们的兵马来了!”

上一章: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五章 帝都神话 下一章:第十九卷 烈火焚城 第七章 生死相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