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三卷 回归 第五章 荒唐血河

第十三卷 回归 第五章 荒唐血河

  第二天,七八二年的八月十六日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平淡无奇地度过了,派出的众多探子纷纷回头,报告说布丹长老统率的远东军队庞大得惊人,队列足足蜿蜒三十多公里,前锋都已经过了灰水河,后军和辎重却还没动身呢。当天的午后,远东军队果然就在红河湾高地上驻扎了下来,开始安营扎寨。

  黄昏时分,凌步虚的魔族军队也到达了战场,在高地的另一头扎下,修筑工事安排营地,仿佛他们要长期在此居住了。三十多万大军隔着十公里遥遥对望。

  这真是一个出人意料的开局。布丹集中了全远东的重兵,口口声声说要为切尔诺的惨祸复仇,在众人料想中,他必然会在遭遇之初就就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狂轰猛攻,毫不留手;还有凌步虚,他接到了王国急如星火的撤军令,孤军停留远东的腹地,眼看敌人越聚越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久战对他都是不利的,他却偏偏有空好整以暇地挖掘壕沟,布置工事,摆出一副要与布丹长老长期相持的架势。

  七八二年八月十七日,从早晨开始天色就一直阴沉着。到中午时分,狂风突作,一团团的乌云从天边涌上来,天地陡然黯下来,地平线上传来了轰隆的雷声,风刮了一阵,黄豆大的雨点就噼劈啪啪地砸下。

  中军营帐中,秀字营的几个首领正在商讨局势。不知是谁提起了话头,大家热烈地讨论起即将发生的大战来,意见几乎是压倒性的,都认为布丹兵力强盛,补给充足,胜算十足。

  紫川秀评论道:“这一仗双方各有优势,布丹在于兵力和补给上的优势,他统帅的部队数倍多于凌步虚,而且内线作战能得到源源不断的增援。但布丹的劣势在于他统帅的军队是仓卒从各地调集的,相互之间缺乏配合默契和纪律,他更缺乏一支精锐的尖刀部队,这支部队要作为全军中坚,要能撕裂敌人防线、直捣敌人要害、让敌人崩溃——无论千军万马,总得有这么一支部队才能打开战局,以前秀字营起的就是这个作用。

  而凌步虚恰好相反,西南军团是一支久经沙场的劲旅,王国最精锐的军团之一,士卒无不是能征善战的骁勇之士,具有强大的爆发力和冲击力,但他们的缺点是身处敌人腹地,无法补充损失。”

  白川若有所思:“这一仗与一年前的科尔尼战役很相似。”

  明羽一震:“真的!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真的跟科尔尼战役的情形几乎一模一样!这么说,长老的局面并不占优啊!”

  “如果要一两天之内决定胜负,凌步虚的胜面比较大。如果布丹能顶住凌步虚开头的猛攻将战争拖延下去的话,胜利定是属于远东一方的。”

  大家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说得正热闹,远处遥遥传来了细微的急速马蹄声,紫川秀好奇地掀开门帘,立即,猛烈的北风夹带着雨点扑面而来,打得脸面生疼。朦朦的雨幕中,遥遥的远东大公路上有几个黑点正在迅速地扩大,几个奔驰中的半兽人骑兵扑面出现。骑兵们一律低头俯身,紧马赶鞭而走,马蹄践起了烂泥将马腹沾得斑斑点点的,一行人神色匆忙,显然是有急事。

  紫川秀心思一动。他立即下令:“哨兵,拦住他们!”

  风雨声太大了,不知是没听到还是怠岗,紫川秀喊了半天却没人出来拦截。骑兵们速度太急,转瞬之间就扑到了面前,眼看就要冲过去了,紫川秀只得自己冲进了雨幕中,一下就扑到了路中间,扑面而来的雨点打得他都睁不开眼来。

  迎着那几个骑兵,他举起大喝一声:“停下!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之间冲上了路,战马受惊之下长声嘶鸣,高高地腾起了前腿,劲风扑面几乎要将紫川秀冲倒。有个骑兵给从马背上重重摔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泥水里。他立即爬了起来,大怒喝骂道:“混蛋,你疯了?”

  紫川秀不理他,他看着看着这群半兽人骑兵战马的马鞍的式样和垂下来的缨红坠子,心头一阵抽痛:这都是自己一手组建起来的远东骑兵啊!他抬起头来,额头被淋湿的碎发遮掩了一半的脸,眼睛露出让人不敢正视的逼人光芒:“你们是骑六团的!你们团长德昆在那里?”

  这个湿透了的人散发出慑人的气息,骑兵们突然感到,这决不是可轻视的对象。他们纷纷后退,有人出声问:“你是什么人?”

  紫川秀慢慢抬起头来,一字一句地说:“光明王!”

  三个字犹如闪电掠过长空,瞬间震撼所有人。骑兵们立即翻身下马,你望我,我望你,不知所措。不知是谁第一个领头,士兵们纷纷跪倒在泥泞的道路上,膝盖上泥水四溅。那个领头的士兵颤声回答道:“殿下!我们是骑六团二队的,我是小队长托得,我们刚打红河湾那过来。”

  “红河湾?我军可是大捷了?”紫川秀突然想到了什么,剑眉一竖,声音可怕地低沉下来了:“敢情,你们是临阵逃脱?”

  “殿下,我们没打,却也输了。逃得可不只我们几个,咱们全军都在逃在溜,我们再不走,难道等着在那叫凌步虚砍脑袋吗?”

  “怎么可能!”紫川秀惊得头发都直了起来,他急忙追问:“长老呢?各路将军呢?”

  “长老死了,将军们都跑了,军队也跑了,现在,魔族崽子正跟在我们后头猛追猛杀呢!死人多得跟海一样!”

  “你说什么!?”血一下涌上了脑袋,眼前出现了一片炫目的雪白,紫川秀站立不稳地后退了一步。定一定神,他大吼:“胡说八道!你们几个当了逃兵,因为害怕惩罚,所以编出谎言来,是吧?我们有这么多的兵马,凌步虚怎么可能打赢我们?你们在撒谎,对,一定是在撒谎!”紫川秀的声音越来越低,口气甚至象是在哀求了:“告诉我,你们是在撒谎!说啊,不要怕,我不会惩罚你们的。”他露出了哀求的表情,可怜地望着骑兵们。

  士兵们一个个拧头避开了他的目光,面上露出了痛苦。

  紫川秀的忍耐终于爆发了,他猛然扑上去揪住半兽人士兵的衣领:“告诉我,你是在撒谎!说啊,说啊!说,一切全部是你编出来的!”他狂暴地摇晃着,那个粗壮的半兽人兵竟然如婴儿一般全无抵抗之力,被摇得脖子都要断了,眼睛翻白,就跟片树叶在风中没什么两样。

  后面有人扑上来按住了紫川秀,白川叫道:“大人,快住手!您这样会搞死他的!”

  紫川秀松开了手,“扑通”一下,那个半兽人兵一下子摔到地上,在地上抽搐挣扎,大口大口地呕吐。他凶狠地环视剩下的士兵,他们露出了恐怖的表情,却没有人后退,他们虽然惊慌,目光却很坦荡。

  于是紫川秀知道,空前的灾难已经来临。他无力地呜咽一声,双手痛苦地捂住了脸,任凭那雨水哗哗地直往身上淋,眼神空洞。抬起头来,满天黑压压的一片,乌云低得要压到头顶了。

  这个时候他反倒镇定了下来,指着一个半兽人兵:“你,你仔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士兵本来已经站了起来,见紫川秀问他话连忙又跪了下去:“回禀殿下,恐怕只有奥迪大神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都没打一仗,我们的军队就这样垮掉了,谁都没办法把这事琢磨明白啊!”

  “你慢点说,从头说!”

  “殿下,昨天白天,我们的大军与凌步虚的人马在红河湾碰上了。先锋斥候部队跟魔族军的小股部队交手几次,各有输赢。双方主力都没动,白天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我们骑六团被安排警戒任务,驻守在大营后侧。大概半夜里,我们听到中军有人在叫,接着,喧哗声音越来越大了。大家都很惊讶,可是没接到命令都不敢离开岗位。不久,传令官就来通知我们,营地出现了骚乱,上级命令我们马上去中军营帐维持秩序。

  到那里我们才惊呆了:中军校场前面的聚了人山人海了,起码有几万人,吼声叫得震天响!这哪里是什么骚乱,简直是一场暴动了!士兵们一条声地吼:‘长老,长老,长老,出来见我们!’我们上去劝说大家安静,可我们那几百人在人群中简直象砂子在海里面,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人家反而告诉我们,说是统帅的布丹长老已经死了,统帅部的官员都已经开溜了,我们被人家出卖了。结果连我们自己都人心惶惶了。

  半个大营的士兵都出来了,闹成了这副样子也不见长官出来维持秩序。我们几个比较近前的点的卫兵都听到了,统帅部的指挥营帐里面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也不知道是谁和谁在吵。大家都涌到中军营去求见统帅布丹长老,可长老始终不肯出来见我们,只有统帅部的布兰将军出来要求大家安静,各自回营歇息——可是谁肯听他的啊!到处是火把,到处是嘈杂,到处呼叫,到处乱糟糟的,大家都在叫:“统帅在哪里?统帅在哪里?”、“我们要见布丹长老!”

  闹哄哄的一直到午夜两点钟时候,布兰将军终于不得不承认:布丹长老确实刚刚去世了。消息一公开,整个军营都炸开了,士兵们都在喊:“没有长老,我们绝不打仗!”统帅部的官员根本压制不住局面,何况他们自己也在慌张着。据说,只听到长老刚一断气,统帅部成员索斯立马逃走了,还带走了自己的本族人马。驻扎在东营区的蛇族部队整团整队地离开了营地。

  午夜两点,我们突然接到紧急命令,要拦截擅离驻地的逃兵,骑六团的兵马排成一条长龙封锁了营地东门口,我们和蛇族兵马在那僵持了好一阵。在那里,布森大人向他们喊口号,命令他们立即返回各自驻地。但不知怎么回事,大营里面的嘈杂声越来越响,聚在门口想离开的人马越来越多。他们冲我们嚷:“都快完蛋了!再不走,魔族崽子就要杀过来了!”

  “长老死了,当官的都跑了,剩下我们等死吗?”

  混乱中,蛇族的人马想强行突破,给我们砍了几个人,用马刀把他们赶了回去,布森大人叱道:“再不回营,当临阵脱逃,杀无赦!”那群士兵都给震住了,有人开始听从命令往回走。但就在这个时候,大地在剧烈地震动,远处传来闷雷般的吼声,地动山摇:“瓦格拉!”东边出现了老大一片火把,魔族的凌步虚向我们进军了。

  结果任什么也控制不住了。不知是谁发一声喊:“逃命啊!”顿时,上万人一哄而散,我们想拦截,却哪里拦得住,反倒让他们把我们的队列也冲垮了。到处都是火把,到处都是逃散的人群,士兵们丢了武器、装备,一边跑一边把身上的军服给脱下来,一群群溃败如水,任凭布森将军喊破了喉咙他们也不肯回头。接着中军营之后,左营、右营和后军都开始大批地逃亡,崩溃就如那山洪海啸,无法遏止。

  布森大人脸都白了,当即就说:“天意!远东完了!”他当即就拔出刀子想割脖子了,我们几个人赶紧扑上去夺下了刀子。我们的团队长德昆长官说:“大人,承担起责任来啊!我们还有希望,还有光明王殿下哪!”

  布森长官呆呆看了他,什么也没说。他带着他亲卫队直往魔族方向杀去,吼道:“是好汉的陪我杀魔族去!”有些人跟着他冲过去了,当时我们也想跟他冲过去,但是德昆长官拦住了我们。他说,布森大人不过是尽人事掩护我们撤退,兵败如山倒,现在任什么都没办法了,唯一能搭救我们的就只有光明王了。他把我们分散成了十几个小队,分道前来向殿下您求救。如果现在殿下您还没得到消息的话,那我们是第一批赶到了,其他小队恐怕凶多吉少。

  殿下,我们的人被杀得尸横遍野,凌步虚的人马追杀得正紧哪!殿下,救救我们,救救远东吧!”

  那个士兵说着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其他的士兵统统跪倒道上,拼命地以头磕地,放声大哭:“殿下,救救远东吧!我们不该背弃你,我们罪孽深重,但就看远东的份上,救救军队吧!”

  “那么,难道是真的!?”紫川秀低着头,空洞地嘀咕着。他怎么样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如此多的兵马,如此强悍的大军,那么多强悍的勇士,半兽人军团,龙人军团,蛇族军团,矮人军团,那一路路强大的军队,全远东的兵马,难道转眼间就这样完结了吗?自己呕心沥血经营的庞大军队,难道一夜之间就象灰尘般荡然无存了?

  悲愤郁闷,他仰面朝天喊道:“布丹,还我军团!”声音嘶哑,象是狼在嘶叫,泪水和雨水在脸上混杂着狂流。一道蓝光掠过长空,天边猛然一个霹雳,震撼整个天地。他狂吐一口血,血水殷红地流在衣襟上。

  “大人!”、“殿下!”部下们慌忙扑过来,白川泪流满面地哭叫道:“大人,大人!不过是孩儿们打了场败仗,胜败兵家常事,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啊!”

  部下们上来搀护着紫川秀进了营帐中。清醒过来,他才发现自己的狼狈,一身水淋淋的,失魂落魄。此时,秀字营的军官们都闻知了中军营帐的事件,远东联军在红河滩大败的消息闪电般传遍了全营,到处都是风吹鹤戾,军心浮动。

  清醒过来,紫川秀立即召集军官们发布命令:“立即拔营,以战斗队列前往伊本市!”

  明羽抗议道:“大人,现在情况不明,盲目前进危险啊!”他的意见是:以前的大本营本队和第二军、第三军等主力部队都很有可能被歼灭了,目前形势已变成了敌众我寡,秀字营很可能已成为联军在远东内地的最后武装,将孤军面对凌步虚。他建议应该“尽速转进”,与驻守特兰的远东联军第一军会师,待收编了第一军的兵力,再行回头与凌步虚军团决战。

  紫川秀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直勾勾地看着他。营帐中参加会议的军官都打了个寒战: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那黝黑的眼睛里面布满了悲哀、绝望和凶残,就如同一头遍体鳞伤的野狼。明羽当场被吓得几乎尿了裤子。

  于是再没有人出声,拿在场的一个军官的话来说就是:“当时哪怕殿下带我们集体跳楼我们也会去的。”

  军令声频传,黑衣骑兵们纷纷从各个营帐出来,翻身上马。一路上没有别的声响,只听得马蹄践踏烂泥发出沉闷的回响,雨声飕飕,上万骑兵一式批着黑色蓑衣,盔甲铿锵做响,马刀挂在腰间,不时撞击马刺铿锵做响。兵马混成一道黑色的洪流,顺着远东大公路滚滚向前。

  紫川秀走在队伍的旁边望着军队前进,说不上是什么滋味,这是远东最后的部队了,敌人是十万虎贲之师,刚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大胜,士气如虹,统帅凌步虚更是当世名将。前景如何,纵然乐观如他也不敢有丝毫奢望。

  雨幕满天,云层低厚,黑压压的一片,天空不时掠过蓝色和白色的闪电,远方传来轰隆雷声,仿佛预兆着这支最后军队的前途。

  秀字营一路疾走,当晚到达了伊里亚行省的边境的一个小城市古沃克。这时,头批从红河湾撤出的败军已经撤到了这里,联军于红河湾溃败的消息传遍全城。人们忧心忡忡,惊惶失措,都认为远东已经末日临头了。散兵游勇和逃难的民众挤满了全市的街道,到处都是马车、行李、包袱、牲口,人们露出了彷徨不知所措的样子。

  在城市的道路上,紫川秀看到那些一群群游荡着的溃败士兵,他们添油加醋地向没参加战斗的平民们描绘着昨晚一战的恐怖,嚷嚷着:“远东已经没救了!”、“照那样杀法,连一条腿都逃不出去!”

  紫川秀不时停下脚来倾听。照那些士兵说的,那简直是天崩地裂,不但布丹长老死了,统帅部的所有成员同样都死了。那个晚上,为了阻挡魔族的追击,布森将军统率一支部队硬生生地抵挡凌步虚的大军,不幸战死。布兰将军领着残兵往伊里亚方向走,半途给魔族军截上了,那一场大战打得,天上下得简直不是雨了,是血,估计布兰也是凶多吉少了。说起死了的布丹长老和统帅部,士兵们无不恨得咬牙切齿,都说本来光明王领导得好好的,这群人却硬要来搞这么一下子,又在关键时候翘了辫子,结果弄得满意多多,死人多多,一大群人都陪他上天见奥迪大神了。

  但是当紫川秀问到魔族军的动向时候,却没多少人知道。有人说凌步虚正带了大军一路攻城略地,现在已经拿下了整个明斯克行省,拿下了远东的首府科尔尼;有人却说魔族大军正在围攻伊本市呢,十几万远东联军被几万魔族打得不敢露头。各种各样的流言频传,溃兵个个都诅咒发誓说这绝对是自己亲眼所见,紫川秀硬是没法分辨真假。

  到达地方政府机构所在地时候,远远就听到人声鼎沸了,紫川秀望见门口处聚着大群溃兵和市民正在围攻市政当局,无数的碎石和瓦片雨点般砸向市政处紧闭的大门和窗户玻璃,将维持秩序的地方警察砸得头破血流,狼狈不堪。

  人群在可怕地吼叫道:“交出来!把那个混蛋交出来,不许包庇他!”吼声震得大门和窗户的玻璃都在飕飕颤抖,无数的士兵和群众愤怒地朝市政处砸石头,市政处窗户上的玻璃一个接一个地被砸得粉碎。由警察组成的人墙被愤怒的人们冲击得四分五裂。

  白川向旁边的市民打听,才知道原来远东统帅部的成员、原来第一军的参谋长索斯孤身一人逃脱到此,被败兵们发现了。士兵们记恨着索斯当晚是第一个逃脱的,现在要找他算帐。索斯被吓得没办法,躲进了市政处里面向市政长官寻求庇护,现在士兵们不依不饶,非要抓他出来算帐。

  “啊,索斯在这里?”紫川秀喜出望外,一直以来见到的都只是一些低级军官和士兵,没能见到参与事件的高级军官。现在从索斯口中,应该能得到更多的情报的吧。

  白川找来了当地的市政长官,小声地嘀咕两声。得知是光明王亲自驾到,当地的市长鞠躬如也,很殷勤地从后门将紫川秀领了进去,致辞说:“在这个危难的时候,远东的解放者,我们的英雄光明王光临我们古沃克城,这是奥迪大神给我们的恩赐,我们莫大的荣耀!愿奥迪大神的容光照耀着殿下!我们永远是殿下最最忠诚的佣仆!愿为殿下您效劳,不知什么地方我们能对殿下有所帮助的?”

  因为远东政权建立不久,一切从权。市政长官都是由当地民众自行推选那些有威望的首领和头人担任,紫川秀也不熟悉这些地方上的民政长官。也没时间寒暄了,他直截了当地问:“听说,索斯在你们这?”

  “啊,不错,索斯大人正是在我们这里。”

  “我要马上见他。”紫川秀平静地说,那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市长眨着眼睛,看了看紫川秀和身后那些彪悍的卫兵们,眼神中很明显地流露出不安。

  他虽然是文职地方官,但是对于远东军高层的分裂也是知道一点风声的。随着红河湾的败战,统帅部的势力彻底垮台,光明王正重掌大权,秋后算帐势必有一堆人要掉脑袋的。现在,光明王殿下带着这么多卫兵来找索斯,莫非是想——市长不敢再想下去了,高层政治斗争你死我活,他可不想牵涉进去。

  他小心翼翼地说:“索斯大人在这边,殿下和诸位大人请跟我来。”

  一行人顺着市政厅宽阔的走廊前进,市长一边走一边向紫川秀介绍市政厅的种种建筑,某某走廊是有着悠久历史传统的,某某大厅历史可以追溯到紫川云那一代,但这时紫川秀哪有心思听这个,他只是随口“嗯嗯”几声应付着。

  一行人路过大厅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大的声响从门外传来,响雷般的口号声:“交出叛国贼!交出叛国贼!”声势惊人,大门被撞得“砰砰”巨响,门板都变了形。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冲击的民众和士兵已经压近了门口,那一张张愤怒的脸,那一双双冒出火焰的可怕眼睛,警察排成的人墙被冲得七零八落,眼看就顶不住了。

  市长面都变白了:败兵们失去了理智,被他们冲进来,如果光明王在自己地盘上有什么闪失,自己就算有九条命也不够死。他吓得连声叫嚷:“来人!快加派人手上去!一定要拦住他们!——殿下,索斯改天再看!现在请赶紧回避!”

  紫川秀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哗”的一下,大门被撞裂开了。“咚咚”几只脚将门板的裂缝踢开,大门整个地倒了下来。“杀死卖国贼!”随着杀气腾腾的叫声,大群人赤红着眼睛冲了进来。

  “保护大人,排人墙!”白川将军厉叱道,随身的秀字营士兵猛冲上前,在门口处组成了一道人墙,刀剑全部出鞘,刀锋全部对外指着,人数不多却也显出一派肃杀气象。秀字营是远东全军的精锐,而紫川秀的卫队更是精锐的精锐,他们可不像地方警察那样拘束,动起手来百无顾忌。有几个暴民冲得太急刹不住脚直直地往这座刀山上冲,卫兵们将刀子一偏,用刀背将他们抽得嗷嗷直叫。十几个卫士堵在门口,那大群的暴民们竟然无法寸进,冲进门的几个都给皮靴大脚大脚地踢出去了。

  遭遇了意料之外的强烈抵抗,溃兵们一时被震住了,不敢再冲。有人在粗言秽言地乱骂,白川秀眉一蹙,以手按剑走上一步,面寒似水:“大胆!光明王殿下在此,谁敢乱来!”

  一瞬间,空气似乎凝固了,听得紫川秀的名字,寂静象是石头投入水中掀起的波纹一样从中央向四面八方扩散。后面的士兵发觉气氛不对赶紧打听:“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说殿下在里面!”

  “真的,我看到黑衣军了!我看到白川将军了!”

  人群中响起了唧唧喳喳的轻声议论声,站在近处的人一个传一个地把话传达给远处的人,消息瞬间传开了:“光明王殿下已经驾到!”士兵们顿时把那个倒霉的索斯抛到了脑后,异口同声地呼喝:“光明王!光明王!”连那些本来只是在旁观这场骚乱的市民也加入了队伍。妇女在哭喊着:“殿下!出来见我们啊!”于是人群声势越发浩大。

  站在前面的士兵自觉地向后退,让出了市政厅门口的空地来。从市政厅那破烂的门口处,一队武装士兵簇拥着一员将领走出来。他们衣甲鲜明,自信,从容,与那些游荡在街边垂头丧气的溃败士兵们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看到他们,人们就燃起了希望,人们就知道,远东的武装力量并没有完全垮掉。

  四面八方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军人们簇拥向前,自发地向紫川秀行军礼:“殿下,向您致敬!”无数的平民在嚷嚷:“殿下,殿下!我们的救星,说两句话吧!我们该怎么办?远东还有救吗?”人群是如此热情、兴奋,拥挤得堵塞了道路,万众都在期待着,期待着光明王能够创造奇迹,扭转乾坤。

  紫川秀举起手示意有话要说,于是顷刻间,人群肃然,安静得就如同荒山野岭,浑不象数万人聚集的广场。想到在民众中自己拥有如此高的威望,紫川秀真的是很感动。

  他平静的嗓音回荡在广场之上:“来自各地的市民们,远东各军团的战士们,我的朋友们,现在是我,远东的光明王在对你们说话!”

  人群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殿下,我们在听着!”

  “七八二年的八月十六日晚,发生在红河湾的惨剧我们都已经知晓。在魔族将军凌步虚面前,我们的战士英勇作战,但由于种种原因,军队遭受严重的挫折。西南匪帮猖狂于国土之上,远东处于严重的危急关头!”

  紫川秀略略顿了一下,整个城市都在倾听着演讲,广场的人越围越多,人群越来越大,走动的行人、车辆都停下了脚步。男人们神色专注,脸色严肃,而妇女们则大多在小声地哭泣。现在的人们似乎忘记了世上的一切,心头只剩下了对远东大地命运的关切,她现在大难临头了。一张张木然沉思的面孔,嘴角间痛苦的表情,一双双严峻的眼睛。人们屏住呼吸,唯恐打破这寂静。在人群的沉默中,隐藏着一种威严而强大的力量,一种坚定超脱一切的信念。广场是如此的寂静,可以听到广场上空鸽子飞掠过的鸣叫声。

  于是紫川秀又开始了演讲,他的声音平静、压抑、低沉而激动。那从容不迫的语调有一股吸引人的力量,令人感到他熟知某种重要而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而众人却无法立即理解。

  “命运永远无法揣测,或许是奥迪大神有意要更磨练我们,让我们经受更多的考验,但是,我们并没有失败!不要灰心丧气,不要怨天尤人,一场失利不足以决定远东的命运,决定远东命运的只在于你们,在于远东的民心向背!我们并不是被魔族的刀剑打败的,我们是被自己人的分裂和野心击败的,是被谣言打败的!昨晚的教训已经提醒了我们,远东人一定要团结,绝不能分裂!如果我们能万众一心,那无论是魔族的千军万马,无论是人间的艰难险阻,我们都将能克服!

  现在,我即将统帅黑衣军的战士们出发,前去与西南匪帮战斗,营救我们的同胞,营救我们的战友。士兵们,市民们,请支持我们,帮助我们!你们是我们坚定的后盾,身后有了你们,军队将无往不胜!

  请跟我走,听我的命令,我就是远东!”

  紫川秀干脆利索地结束了讲话,人群静寂了足足十秒钟,一瞬间,激动的呼声猛然腾空升起,犹如那剧烈的旋风在人海上空回荡:“愿跟随殿下!愿跟随殿下!”

  民众被狂热的激情所控制,热泪盈眶。士兵们欢欣雀舞,举起了武器庆贺,要杀向前线。他们回忆起了,正是在光明王统帅下,他们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数都数不过来。

  有个半兽人士兵爬到了高台上大声演说,宣布在场的佐伊族战士全部支持光明王。他说,正是因为由于大家受了布丹长老的蛊惑,背弃了光明王,所以才有了红河湾的溃败。

  “当年,魔族侵犯圣地,是谁,奋不顾身地保卫了我们的圣庙?”

  人群雷鸣般回应:“光明王!”

  “是谁,挽救了当年的起义,一手创建了我们的军队?”

  “光明王!”

  “在科尔尼城下,是谁带领我们打垮了鲁帝?在埃罗平原,是谁带着我们斩将夺旗?在特兰城下,是谁领着我们活抓了鲁帝,打垮了罗斯的兵马?”

  人群一条声地应和道:“是光明王,是光明王!是他,再没有别的人了!”

  半兽人士兵大声疾呼:“弟兄们,咱们数数,在殿下带领下,我们打了多少的胜仗?哪怕我们的两手加两脚的指头都数不过来啊!该跟谁走,那是最简单不过的问题了!背弃了这样的指挥官,还说他是魔族的叛徒和奸细,弟兄们,说这种话的人还有良心吗!可能有这样的叛徒吗?那是奥迪大神在谴责我们啊,我们罪有应得啊!

  那个布丹长老——愿大神宽恕他的灵魂吧,他是在胡扯啊!可笑的是我们居然都相信了,当日我们居然敢冲殿下举起了刀枪!就凭这个,我们也该得报应的啊!红河湾不是别的,那是奥迪大神的故意安排,那是天谴啊!”

  群情激涌,大家都说没错没错,这正是天谴啊!要不早来晚不来,偏偏在要与魔族决战的时候布丹却突然去世了,整路大军没经大仗却自个溃散,这在哪怕远东一千年的历史上都没发生过这样的事。这只能说明,那是奥迪大神在警告我们哪,光明王真正是天命所归,不容忤逆的。

  紫川秀心思一动,说:“我相信,绝大部分参与事件的战士都是受了欺骗,但是你们的领袖们,那些很可能是参与了骗局的领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啊!”

  这话简直如一滴火星落在火药桶上了,没等紫川秀把话说完,人群立即可怕地骚动起来。士兵们犹如暴雷般呼喝起来:“对!对,殿下说得没错!这里就有这么一个人!蛇族的头人索斯,他是那个远东统帅部的成员!”

  “他又是那个晚上第一个逃跑的人!”

  “这才是真正的叛徒和奸细!拉他出来,叫他挨刀子!”

  “立即把他碎尸万段!”

  人群滚滚冲进了市政处里,不到一阵,他们又怒火冲冲地出来,提着一个卷缩成一团的蛇族出来,正是紫川秀往日的对头索斯。此刻他两眼紧闭,脸色煞白,身子蜷缩成一团。士兵们把他重重地抡在地上,他怪叫道:“哎哟!”惹得众人齐声发笑。索斯睁开眼睛,所见都是那一张张愤怒的脸,都是火焰般愤怒的目光,都是那憎恨的双眼。他用企求的目光向四处求饶,但却没有什么人可怜他,也没有什么人怜悯他。死了那么多的人,大家已心硬如铁,正急于寻找一个替罪羊宣泄愤怒。

  士兵们和市民们齐声喝道:“杀了他,杀了他!”有人虎虎地跳上来,手持刀子就要动手。索斯无力地呻吟了一声,闭上眼睛就要等死了。

  “等一下!”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紫川秀举起了手。这个时候,也惟有光明王的威望能阻止民众了,于是,举起一半的刀子放了下来,众人都在瞩目光明王。

  紫川秀悲天悯人地说:“这个人,无可否认,他犯下了大错。但是,他曾是为远东流过血的,在起义之初最艰辛的日子里,他曾与我们并肩作战,身先士卒!他曾不愧于远东战士的称号——让我向大家求情吧,就看在他过去的汗马功勋份上,饶了他吧!我向大家求情了!”

  人群中响起了啧啧的赞叹声:“看人家光明王,多么深明大义,多么宽宏大量!就连索斯这样常常跟他作对的家伙都宽恕了,不愧我们仁慈的王啊!”

  索斯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望着紫川秀。在兵变的那个晚上,自己曾想谋害紫川秀,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紫川秀会救他。但是出于求生的本能,他噗地连滚带爬地爬到了紫川秀的脚下,快得犹如一只受惊的野兔,抱着紫川秀的腿就嚎啕大哭:“救命啊,殿下!救命啊,我该死,我不该反对你的,只求你救命啊!”

  “想活命就收声,笨蛋!”紫川秀小声说。索斯立即乖巧地不做声了,只是死死抱住紫川秀腿不放,仿佛快被淹死的人抱住稻草。

  接下来,紫川秀就大谈如何要团结一致、西南匪帮不过是区区小敌云云,趁他吹得天花乱坠,人群的注意力被转移的时机,白川连忙指挥卫士上去把索斯拖了下来。仰望着高台上慷慨陈词的紫川秀,她感慨:远东民族实在是太淳朴了,比起心计来,人类可是把他们远远地抛在脑后。紫川秀先故意挑动群众的情绪,制造危机,然后又把索斯从危机中解救下来。以前的远东高层指挥中,索斯俨然是反对紫川秀的的代表人物,现在,紫川秀这一手可比杀了他漂亮多了。杀了索斯会引起整个蛇族的不满,但救了他,索斯这辈子都别想在光明王面前抬起头来。

  询问了索斯以后,紫川秀得到的消息仍旧很少。这家伙首先率队逃跑,在逃跑途中又被凌步虚的军队给追上,军队给打散,他孤身一人逃到了古沃克,就是这么简单,至于问起远东联军的大部队是否幸存、联军的诸路将领是否幸存、魔族军在何处等问题,他是一问三不知,让紫川秀不禁大大后悔怎么救了这么一个废物。

  七八二年的八月十七日夜,对于紫川秀来说,是难以想象的沉重而且值得铭记的一夜。指挥官只有洞悉了当前面临的一切,才能定下决心。但是现在,一切事情都仿佛笼罩在浓重的雾中,让人感觉自己象是个瞎子一般在黑暗中摸索,这种情形要突破是需要重大决心的。紫川秀最后还是决意迅速挺进伊本市,救援远东军残部。

  他心里有数,即使局势演变成最坏局面,即自己不得不孤军迎战凌步虚,以秀字营天下精兵的强悍,以寡敌众也未必会输。假如战局不利的话,自己就立营稳守,只要坚持上几天,消息传过去,驻守特兰的第一军肯定会火速赶过来增援自己的。

  当晚休整了半夜,大军立即兵发伊里亚行省的伊本市,传闻中,那里正是远东联军撤退的目的地,如果魔族军追击的话,肯定会直扑此地的。尽管秀字营兵强马壮,士卒们都是高手。但打过几仗下来,大家也都知道在长枪快马交战的大规模沙场上,武学高手所能发挥的作用远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大,战场讲究的是效率与直截,那些见招拆招、后发制人、以静制动的武功原则全用不上。想到要面对十倍的强敌,传闻中能征善战的西南劲旅,秀字营上下都是心下忐忑,士兵们把枪擦了又擦,刀磨得飞快,兴奋得眼睛都有光出来了,鼓足了干劲只等上阵了。

  但军队只到了半道,前面斥候又传来消息说是与远东联军的前哨遭遇上了,前面出现了大量的半兽人部队,紫川秀惊喜交加:“难道还有远东部队从这场可怕的风暴中幸存下来了吗?”

  半兽人哨兵吆喝道:“来的是哪路部队?”

  传令兵嘹亮的嗓子在寂静的午夜中远远地传开了:“光明王殿下驾到!”

  沉默了一阵,接着紫川秀听到前路响起了震天的欢呼:“殿下来了!光明王殿下来了!”声音越来越浩大,怕不有万人之众,惊喜之下,他当即下令部队加速前进,与前路远东军会合。

  在伊本市的近郊,紫川秀看到了令他震撼的一幕。星光的夜幕下,数以万计的火把布满了目光所见的大地,一直到远远的高山上,火把依旧闪亮。雄壮的铁骑在大道上来回睃巡,为秀字营开道。那一面面的旗帜,马尾旗,数也数不清。持枪的铁甲士卒列队大道两头,一直到得满山遍野,那一双双热切期盼的眼睛在黑暗中灼灼发亮。

  黑暗中,代表的光明王亲至的黄金旗帜一到,大道两旁的士卒一排排地依次跪倒,犹如大海的波浪翻滚,犹如狂风吹倒的麦浪,场面壮观之极。众人发自肺腑的呼声汇成了震撼的惊天动地:“光明王,万岁!”

  呼声远远地振荡在大地上,尚未消逝,更大的一波声浪又起来了:“愿我们的王长生!”那声浪威力之大,连远处的黑色群山也在颤抖。

  公路上马蹄声铿锵,一队骑兵迎面驰来,眼见得光明王的旗帜在夜风中招展接近,骑兵们纷纷翻身下马跪倒在道旁,头压得都碰到了地上。紫川秀赶紧跳下了马去搀扶,连声说:“各位辛苦了!”

  领头一个半兽人连连磕头才抬起头来,紫川秀一愣:“布兰,是你!你还活着?”

  紫川秀惊喜万分,这位青年半兽人将领一直是他非常看重的将领,他曾经想过,如果有朝一日自己突然身亡,那最适合接自己位置的就是这位布兰将军了。这位将军不但作战骁勇,而且其素质已经超出了一位军事将领的范畴了,行事光明磊落,落落大方,颇有领袖之风。虽然在动乱时候布兰也站在布丹一边反对自己,但他显然是心有苦衷,紫川秀对他并没有什么怨恨。在得知他战死的传闻时候,紫川秀还难过了一阵,认为远东损失了难得的菁英。

  青年半兽人将军却误会了紫川秀的意思。他泪流满面:“殿下,我是向您请罪来了,我罪孽深重!老实说,我是没脸活着回来见殿下的了,只是军队需要人主持,需要有人将军队保存下来,我必须尽职责才不得不苟且偷生。现在,只等指挥权交接完毕,我将承担起责任来。”

  说起最后一句话时候,布兰眼中流露出了坚毅的光芒,令紫川秀毫不怀疑他以死谢罪的决心。他长叹道:“何致于此呢?”又问:“那,红河湾的战败是真的?军队损失有多大?”

  “确实是真的。损失兵员现在还无法统计出来。但可以肯定,参战前,我部共有第二、第三两军主力外加大本营所有的预备队,军队不下二十五万人。现在,我们的剩余军队也就十三万人左右了,而且所有的辎重和粮草都丢了。”

上一章:第十三卷 回归 第四章 有惊无险 下一章:第十三卷 回归 第六章 迷途知返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