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七章 第八节

第十七章 第八节

  帝国历七八二年的三月九日,远东军队的第一次改革开始了。通过这次军事改革,紫川秀巩固了他在远东军队中的领导权力,建立了一支受其绝对控制的远东混合军队,光明王踏上了争霸之路。

  三月二十三日,从家族内地采购来的第一批粮食运到了瓦格行省的布卢村,这批用黄金购买来的粮食包括了大米、大豆、玉米、小米、大麦等多项品种。粮食被分散,村村寨寨的半兽人们齐齐动员,用推车、牛车、人扛、马拉,躲开了魔族的封锁,从大路和密林中的小道上将粮食迅速地送到了军队手中。这批物资到的真是再及时不过了,各部队已经开始断粮。紫川秀指示,集中全部补给,先让疲惫的白川军团得到补充。在随后的日子里,从家族内地输进的粮食、武器、药品、装备、补给……

  源源不断地输进了远东。

  四月十日中午,埃罗平原。正午时分,阳光照不进来,阴森的寒意笼罩着树林。

  风吹动乌云,天空的气像瞬刻万变。远处的风声隐隐传来了两军交战的可怕喧嚣。

  临时指挥部设在林子里面。紫川秀躺在网床上,闭目养神。军官们一边在轻声低聊着,心头暗暗担忧:这种阴暗的天气,一场大雨会让自己苦心谋划的会战化为泡影。

  “能做的一切我们都做了,如果真有大雨的话,那是天意要让我们失败,也是没办法的事。”紫川秀淡淡说,翻个身把棉被又盖上。

  到了中午一点钟时候,天色明朗了一点,于是大家的心情也跟着明朗起来。一个人类传令兵快步跑进来,低声报告:“来了!”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纷纷跑到了树林边缘的草地上,隐藏着趴在草地上观看。从远处望去,败退的蛇族队列零零落落地沿着小道过来,半兽人的队伍稍微稠密一点,他们在慌张地越过一道红土沟,继续向前进。没有军官出来维持队列,队伍大群大群地通过,士兵们惊恐万分,手中的武器和旗帜丢弃了一地。

  紫川秀担心地摸摸头发。罗杰不折不扣地执行了自己的命令,甚至做的比自己要求的更多,如果自己是魔族方面的指挥,也同样会相信这是一支已经给彻底打垮了的部队。现在自己反而担心他是不是扮失败扮得太出色了,搞不好会弄假成真。在等一下的伏击中,罗杰部队还要充当预备队的角色,他希望该部队的实质损伤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严重。

  大队大队的溃败军队通过以后,平原上一片寂静。远处的荒草在随风摇缀,风呼呼地刮过。三十分钟后,东边传来隐约的兵马喧嚣,鲁帝的军队压了过来,越来越近。一片潮水似的绿色人海中,可以看清楚了,魔族士兵头上飘扬的旗帜和五颜六色的羽毛,那是他们军官的标志。在队伍的头顶,闪烁着一片金属的明亮反光,刚刚取胜的这支魔族队伍十分凌乱,骑兵和步兵们混杂在一起前进。可以听见,魔族兵那刺耳的嘈喧,像一群麻雀。

  紫川秀安静地屏息观看,等待着。他相信白川,这个女孩子有着过人的判断力,她能敏锐地准确抓住那转瞬而过最有利时机。

  魔族队列渐渐放慢了速度,大概他们的指挥官也觉得这个地形实在危险,两座高地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埃罗平原。从队伍中分出了十几个骑兵,他们分别向两旁的高地策马前进,想来是派来侦察两旁高地的侦察兵。

  紫川秀皱皱眉头,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必须提前发动了。

  此时,魔族军队伍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惊人的喧嚣,大军出乎意料地继续前进了,速度加快,派出来的侦察兵也立即转向,向前冲去。远远的,紫川秀松了口气。按照他的命令,罗杰部队在后撤中故意撒落了大批的黄金和钻石。这批战利品被魔族军发现了。

  当走在最前面几个士兵拾到了闪亮的钻石和金条时候,周围士兵眼都红了。

  “前面有大批的金银财宝!”消息瞬间传遍了队伍,贫苦的魔族士兵们激动万分,争先恐后地前进。与刚才的追击不同,追击是与敌人赛跑,而现在却是与自己的同伴赛跑。魔族士兵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冲,冲,冲!超过自己的同伴,财宝就是属于自己的了!顿时,混乱像水的波纹一样迅速传散开来,骑兵挥起马鞭驱赶挡在自己面前的步兵,所有人都发狂似的向前奔跑,前军疯狂地、毫无秩序地前进,军官们无法阻止这种狂热的混乱。后面的部队不明所以,眼见前面的部队开动了,他们很自然而然地跟了k去。

  当魔族军队伍的中段进入了夹口处,“呜————”长长的军号鸣响,一瞬间,从南面长满枯草的高地上,突然出现了大军,出现了太阳的旗帜,出现了明亮的刀光剑影。

  “光明王万岁!”从半兽人宽阔的胸腔中发出的浑厚呼喝声响彻平原,地动山摇!兵马奔腾向前,势如风暴!进攻开始了!

  白川部队采取的是波浪式进攻,在光明王的太阳旗帜下面,二十道散兵线居高临下地从山上直冲而下,冲向魔族的队列。灰色的人群海浪般扩展开来,汹涌冲击。

  在不可能出现军队的地方出现了敌人的预备队!魔族的队伍骚动起来。军官们大声地嚷嚷着:“结阵!结阵!”但在急速的行军中,要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体系并非易事。步兵和骑兵们混杂,各个部队交错,相互妨碍。士兵们昏头昏脑地跑来跑去,军官们声嘶力竭地呼喝着,战马急躁地踢打着蹄子,狂热地奔走,将上面的骑兵摔下来……保持完整的一队弓箭手被匆忙地调往前沿,还没等他们进入阵地,冲在最前面的半兽人掷矛手已经接近了!

  “嘿唷!”三千名半兽人士兵们扬声吐气,一起投出了手中的标枪。这阵标枪雨带着可怕的力道落入了魔族密集的人群中,带出了一阵恐怖的惨叫。

  投掷出了标枪的半兽人们拔出了砍刀,冲近身去。在他们后面,第二排半兽人士兵又开始投掷标枪,掩护同伴的冲锋。接着,又是第三排,第四排……蛇族的弓箭手已经抢入了贴近的位置,开始与魔族对射。密集的标枪和利箭雨点般一阵又一阵地落入魔族的阵头,令他们损失惨重。措手不及之下,魔族在接近战中吃了大亏。而更令他们恐惧的话,素来以力大无穷、善于近战而闻名的半兽人战士几乎不受损伤地扑近了!

  行进中措手不及之下,突然遭遇敌人,魔族军乱成一团。没等他们组成最拿手的方阵防御了,恐怖的呼声已经近在耳边:“干掉绿毛鬼!”半兽人士兵的呼声犹如山洪海啸,一阵高过一阵,明晃晃的刀剑已经近在眼前!第“波汹涌的人浪正面冲入了魔族的队列中,激起恐怖的厮杀,接着是第二波,第三波……魔族长矛兵刺穿了冲在最前面的半兽人士兵,但那个濒死的半兽人士兵却狂吼一声,用身体卡住了长矛,死死抱住了他。在那个魔族长矛手绝望的叫喊声中,跟上的半兽人兵用狼牙棍将他的脑袋砸得粉碎,但随即又被后面的魔族刀手砍得血肉模糊……场面残酷而惨烈,到处是漫天挥舞的长枪和砍刀,武器的金属光芒在阳光下闪耀,热血在喷洒,倒地的士兵在惨叫,受伤的战马躺在地上惊慌地嘶叫,混乱的脚步在匆忙地移动。

  半兽人成功地冲破了魔族的阵势,双方陷入混战,就像两个势均力敌的巨人在进行着生死厮杀,他掐着他的脖子,他咬着他的喉咙,不死不休。

  “白川干得很漂亮,我们也要开始了。”紫川秀站起身子来,摆摆手。一瞬间,五千黑衣的人类骑兵从魔族军侧后的密林中扑出来,猛扑魔族防线的背后。

  “掉转头,敌人在后面!”魔族军官凄厉地叫唤道。

  魔族庞大的队列开始摇晃,士兵们犹豫着回头,仓皇地掉转了长矛。密密层层向前伸出的长矛阵势匆匆忙忙地转身,没等他们准备好,一阵恐怖的号嚷撕裂空间:“天,这是黑衣军!”

  科尔尼会战中,八千秀字营骑兵破魔族军两万余人,自身损伤却少得惊人。那些死里逃生的魔族士兵无不在偷偷宣扬着这支神秘人类军队的可怕:他们全部着黑衣,迅如风,侵如火,势如狂飙!他们是从地狱里来的死神的代表,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没有任何活着的生物能与他们为敌:尽管没有正面遭遇过,但是“黑衣军是最可怕的”这种观念已经深深在魔族军头脑里留下了可怕的烙印。突然遇到这支传说中的死神部队,魔族军军心大乱。

  “万岁!”骑兵们猛砍猛杀,五千把亮晃晃的马刀如同金属的潮水一般卷杀而来,他们已经扑上了魔族军侧后,一片刀光似雪、耀眼夺目,马蹄轰隆。

  “黑衣军来了!”魔族阵头响彻一片恐怖的呐喊,看到秀字营骑兵那如虹的气势,没有人敢在秀字营的进击路线上做抵抗。士兵们掉转枪头,丢弃盔甲,连忙往两边闪。魔族军本就混乱的阵列顿时像水一般散开了。

  几乎没受到有效的狙击,骑兵就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刺入了魔族军的后背,将魔族军切成了首尾不能呼应的两截。白川眼见机会,立即投入了手上的预备队,对着魔族的前军重点进攻。

  在队列的后方的中军内,讨伐军总司令鲁帝狂吼连连,叫得像挨宰的猪一般凄惨。在去年的科尔尼会战中,他已经见识到这支神秘的人类军队的可怕了。这支军队士兵无一不能以一当十,虽然只有数千人,但即使以数万大军也末必能稳胜他们。对上他们,一般的魔族兵毫无还手之力,只有弓箭才能对他们构成威胁,但偏偏弓箭队又给调到了前面对付半兽人,无法回转。而且现在所带的部队也不过是仓促拚凑的各地守备队组合,虽然人数众多,但无论从战斗力还是纪律,这支部队都不能与一年前科尔尼会战时候所统帅的塞内亚野战精锐相比。现在,各个部队都已经陷入混乱中,士兵无心迎战。在去年科尔尼会战中,他率先逃跑,这令得他在军中的威望一落千丈。尽管他狂吼连连,但士兵也好,军官也好,无人遵从他。

  队伍的前军首先开始溃乱,败兵就像洪水缺口一样不可阻挡,人们丢盔弃甲,军官找不到部下,部下也找不到军官,许多士兵为了逃命,连武器都丢光了。人人都在逃命,谁都知道,魔族军落入圈套,失败已经不可避免,混乱就像瘟疫一样迅速扩散,死亡的魔鬼在败兵身后紧紧追逐,而这个魔鬼在人间的代表就是那群穿着黑衣的人类骑兵,他们所到之处,魔族兵便大片大片地淹没在可怕的血泊中。

  军队一旦崩溃就很难挽回。傻傻地看着这个凄惨的场面,看着自己的部下如同羔羊一样被敌人屠杀,看着自己苦心筹划的军队一败如水,一瞬间,鲁帝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字:“绝望。”

  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线,败退中的罗杰军团转过身来,也参加了围歼行动。魔族军的防线全面溃散。紫川秀抬头看天,看着天上白云变幻莫测,云朵飘浮得那么温柔,他的表情安详。

  四月十一日,在东南战线上,位于得亚行省西部一个叫埃罗的小平原上,在光明王指挥下,罗杰军团、白川两军团悄悄地集结重兵,出其不意地开始了反攻,击败了企图趁起义军虚弱之机夺回明斯克行省的鲁帝部队。一万八千多名魔族兵战死沙场。

  紫川秀静静地立在山冈上,在他身后的,是今天会战的主力功臣,强悍的白川军团。在他面前,凯旋的军队一队接着一队,士兵和旗帜布满了整个平原,犹如一张巨大的地毯,看都看不到尽头。当紫川秀披着普通的铠甲、骑着黑马在三军列队的平原上出现时,各路团队欢呼雀跃,向他们的领袖热烈地致敬。追击溃敌的半兽人骑兵归来了,血染征衣的半兽人军官骄傲地把魔族王国的黄金狮子帅旗摔到了紫川秀面前,摔到了那一堆小山似的敌方旗帜上面,缴获的武器和辎重堆积如山。

  在明媚的阳光下,千万人的瞩目之下,光明王宣告:“士兵们,今天的胜利仅仅是个开始!我们将继续讨伐魔族,彻底解放整个远东:”

  在紫川秀煽动的演说下,士兵们的狂热再也不受控制。在那海洋一样的人群上空,欢呼声犹如山洪海啸的呼啸,掀起了一个又一个高潮,无数的帽子给甩上了天空,无数的刀枪朝天高高举起,钢铁的海洋一眼望不到尽头。士兵们泪流满面,胜利来得太艰难、太珍贵了!魔族王国依然强大,距离独立之日路途依然遥远,前途艰险,但有生以来第一次,远东人面前出现了自由的曙光!千万人的喝采之声有如雷鸣,有如海啸,地动山摇:“远东————万岁!光明王————万岁:”

  “埃罗”会战的胜利在历史上留下了不朽的美名,后世往往将这次战斗和随后一系列战役联系在一起,光明王的“春夏攻势”开始了。

  帝国历七八二年四月十一日,在得亚的埃罗平原,光明王殿下主持誓师大会,宣告天下:“讨伐魔族,解放远东!”得亚行省位于远东的中部,地势居高临下,威慑周边的七行省。得亚一失,魔族在远东的统治受到了全面的威胁,东南的十几个行省同时告急。

  远东军团分兵三路。同时向东、南、北三个方向进军。西路军明羽旗本留守科尔尼城,统兵五万,威慑魔族的西南大营。

  北路军首传佳音。埃罗会战后的第三天,没等部队休整恢复,白川旗本已经兵贵神速地扑向了得亚行省的首府。那时候,留守的魔族军甚至还没得知鲁帝兵败的消息,起义军已经迅雷不及掩耳地扑到了城墙下,只一个冲锋就拿下了城门,冲入了城内与魔族展开巷战。城内的两个半兽人团队立即阵前倒戈,三千魔族守备兵在巷战中全部被消灭。

  四月二十一日,在得亚行省境内的落日平原,在一个阴沉的清晨,紫川秀亲自统帅的东路军遭遇了前来堵截的波拉加、伊里亚、杜莎三行省的魔族守备联军。那天清晨,天空先是下着小雨,接着,雷鸣电闪,大雨倾盆。在刺耳的雷电和倾盆大雨中,光明王出人意料地发动了进攻,投入了近六万的主力军队,魔族军全军迎战。在那泥泞的泥地上,两军殊死搏杀,士兵们浑身泥浆,地上流淌的分不清楚是血还是雨水。

  两军你进我退,成胶着状态。到黄昏时分,秀字营终于出动,五千铁骑猛烈突击,贯穿敌阵,一举将疲惫不堪的魔族联军击溃。波拉加总督果森战死,滥杀平民和妇孺、以凶残闻名的魔族军的总指挥————伊里亚总督巴特将军被俘,经过了迅速的审判后,他被吊死在一棵大树上。在那个血红的夜晚,两万魔族兵人头落地。

  五月十一日,光明王军队占领伊里亚行省的首府。随即,四方义军云集响应,三天之内,该行省已经再没有一个活着的魔族了。光明王军队乘胜追击,五月二十日平波拉加行省,麾下军队数目增加到十万,兵锋直指魔族在远东的指挥中心:杜莎行省。

  五月十三日,南路军在加来行省与该省的魔族守备队激战。战斗持续四个小时,秀字营的骑兵军突然冲击,破阵杀将,魔族军队的指挥官、新任命的加来总督被南路军统帅罗杰旗本斩杀于马前。魔族全军溃散,被南路军一路追杀,死伤无数。留守行省首府的三千蛇族步兵向起义军投降献城。起义军重新收复了加来行省。

  五月二十日,南路军平瓦格行省,与留守布卢村的秀字营士兵会师。至此,秀字营的后勤基地已经与光明王的占领区域已经联成了一片。交通线恢复了,来自紫川家内地的大量后勤物资源源不尽地输送往作战的最前线。

  五月二十一日,白川旗本率领北路军入塔杰行省,破塔杰守备队,斩杀该省魔族总督,杀魔族兵三千余人。北路军兵锋鼎盛,魔族守备队残部不敢迎战,死守坚城不出。但纵使六米多高的坚城也无法抵挡光明王的军队。三百多名秀字营特种兵飞墙走壁地跃上了城头上,突袭魔族的守备队,抢占了城门。半兽人起义军一涌而入,魔族守备队即刻投降。北路军迅速占领了塔杰全境。

  五月二十五日,东路军收编了叛乱的蛇族皮索军团,东路军攻占社莎行省,占领魔族的远东统帅部。鲁帝不敢应战,率部逃跑,光明王的军队卷土重来,再次兵临特兰要塞城下,直接威胁魔族本土。

  至此,远东二十三行省中,已经有十四个行省纳入了光明王的势力范围。一个显赫的名字震惊世界,远东各地的人们正在争相传诵:“光明王!圣庙的代表,给我们带来光明的王者,远东的希望之星!”这位神秘的胜利者英名嘹亮,军威炙人。人们纷纷传诵着他的事迹:传说他是如何神秘出现,拯救了处于危险中的圣庙;如何巧计迭出,挽救了垂于灭亡的起义团队,在魔族的包围圈中进出自如,翻越了高耸入云的奥伦山脉;如何智慧过人,用计谋巧妙地夺取了重城科尔尼。他由一小部分半兽人起义军起家,屡战屡胜,兵力日增。各族义军都投奔了他,他用铁的风纪和手腕驾驭着这支桀骜不逊的远东军团,使这支兵马纪律严明、风纪无匹,越战越强,魔族无不闻风丧胆。

  这位光明王是位神秘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他出身何处,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何方,甚至连他的种族也很少有人知道。这一切,给光明王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在智慧不高的远东民众心目中,这位光明王正是上天派遣下来拯救万民的使者。

  走村窜巷的卖唱艺人唱颂着:“驱除黑暗的王者,普照天下的光明啊,我们的王已经降临,伟大的光明殿下!”

  他们纷纷宣称自己亲眼见过紫川秀:“殿下的人足足有小山那么高大(远东半兽人一向认为人的伟大程度与他的个头成正比),浑身光芒四射,双眼放出闪电,一张嘴就是雷霆震怒,轰隆轰隆直响。他力大无穷,一拳能打垮一座小山头!

  “他神通广大,有千万分身,可以在相距千里的几个地方同时出现。他还精通魔法,俺们亲眼见过的,在科尔尼会战时候,眼看俺们的军队敌不过魔族兵马,只见殿下不慌不忙地念咒,黑衣黑甲的天国兵马立即从天上飞奔下来,杀得绿毛鬼血流成河!他部下的将士,个个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绿毛鬼一见到他们就跑!”

  “来来来,这里我这里有光明王亲笔签名的护身符出售,买一张贴在门板上,只要区区三个铜币,从此保佑你阖家大小出入平安,驱魔辟邪,强身健体,招财进宝,百病不生…………”

  一半兽人问:“管治牙痛吗?”

  卖艺人(斩钉截铁):“当然管!不光可以治牙痛,连风湿关节炎、膀胱炎、糖尿病、失眠、痔疮、小儿麻痹、伤风咳嗽、生孩子难产、便秘都管用!”

  “光明王万岁!”位于远东最东陲的沙加,热血方刚的半兽人、龙人念颂着这个名字,组织成军,不但大刀阔斧地砍杀当地魔族的守备队驻军,甚至冲入了魔族王国境内,烧杀掠夺,震惊魔族朝野。

  “光明王万岁!”位于远东最西边的伏名克瓦伦城周边,蛇族、半兽人的游击队不断地袭击魔族的西南大营,截他们粮车,烧他们营帐。对他们,凌步虚大加围剿。

  当那些失手的游击队队员被魔族抓获时候,面对着密集的绞刑架,游击队员们视死如归,念着这个名字,慷慨就义。酷刑严惩再不能吓倒勇敢的远东人,后来的人义无反顾,前仆后继。

  “光明王万岁!”乡乡镇镇的小伙子都跨上了战马,每个活着的人都拿起了武器,甚至连妇女都武装起了自己,所有人团结得如一个人似的,扑向了魔族的刀剑。

  成千上万的各族战士高呼着这个名字,冲入魔族的刀枪剑林,冲向死亡。为了天边那一线微弱的曙光,为了他们崇拜的偶像,他们奋战不休,以血还血。

  于是整个远东开始了雷鸣怒吼,“光明王万岁,”恐怖的声浪从沙加一直到伏名克的瓦伦城下,处处激浪翻滚,怒涛汹涌。不甘屈服的各族居民,从此崛起,势如风暴,保卫自己的家园,驱逐魔族的军队。人们心中看到了希望,人们眼中闪灼起了怒火,迄今为止还显得不可摧毁的魔族强敌,在大家心中变得渺小起来。

  “光明王万岁!”这个光耀的名字在远东民众的心目中,已经成为一种代表,象徵着自由、独立、解放、幸福、希望……等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此刻,他麾下的各路军队已经占据了远东的十四个行省,得到各地民众的热烈支持,响应如云。而在其他的行省,魔族的统治已经摇摇欲坠。各种游击队、小股起义军在村野间神出鬼没,指挥他们的,是起义军派去的正规军军官。那些战败的紫川家军人先前隐蔽在各处山林间,接到光明大人的命令后,他们也乘时而动,纷纷下山,袭击魔族的粮仓与辎重车队,拉起大旗,招揽人手。

  面对共同的敌人魔族,各族居民抛开了以前的一切恩怨,与人类携手抗敌。魔族的守备队只敢龟缩于坚强的城堡之内,不敢外出,城堡的外边,是一片仇恨的汪洋大海。

  人们都相信,光明王一统远东的时刻,已经指日可待了。

上一章:第十七章 第七节 下一章:第十一卷 第一章 愚民暴民(接网络版第十七章)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