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七章 第四节

第十七章 第四节

  从七八0年的帕伊围城开始,紫川秀接着讲述自己两年多来的经历:伪装投诚,刺杀雷洪、威慑魔族中军、幸运脱逃、布鲁村藏身、秘密练兵、圣庙之行、远东起义……这其中的波澜起伏,让一向习惯于不动声色的帝林也不禁悚然动容:紫川秀的这一连串经历,每一件都是可以震惊世界的历史性事件。这两年多来,魔族西南大营封锁了一切来自远东的消息,紫川家对远东所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在紫川秀口中,他们得到了最详实的第一手资料,很多以前冥思苦想不得结果的疑问都有了答案。

  斯特林十分惊讶:“远东人跟魔族干起来了吗?我们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他敏锐地感觉到,这场发生在万里之外、目前尚未有人知晓的战争,将给紫川家族如今举步维艰的困难处境带来一线希望和转变的契机。如果真的能实现远东种族的自立的话,那对紫川家族将是极好的战略屏障,目前看得到的最起码好处就是,家族立即可以从东部抽调十个到十五个师团的预备队调往西部,倾力加强西部的防御。

  帝林分析道:“不奇怪。魔族在瓦伦要塞正面设立西南大营,他们封锁了一切来自远东的消息。不管怎么说,远东的起义对我们是个好消息,如果真的能实现远东种族自立的话,那将在人类世界与魔族之间建立起一个战略缓冲带。”

  “这是难得的机会,这个时候我们该和远东的民众联手,一同打击魔族。在远东军团被魔族的优势兵力消灭之前,我们必须尽快插手!这下,收复远东有望了!”斯特林统领激动得满脸通红。他对远东大起义的很多细节反覆追问、确认:魔族在远东的兵力配置、起义军的实力、双方现在的兵力对比、起义军所占据省份和城市、要塞。紫川秀凭着超人的记忆力,给他做了很详实的回答。两人一问一答地说得投机,却忘记了旁边还有个一直没吭声的帝林。

  帝林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的!家族的好处未必等于自己的好处。他出自本能地感觉到,必须要将这件事情继续保持机密,才能保持自己的情报优势。如何才能最大程度地利用这个情报,从中获利,更加巩固自己的地位呢?他还没想好。但看着斯特林双颊通红,和紫川秀讨论得眉飞色舞的那种投入样子,令他很是不安。这不应该是一个身负重任的家族决策人员应有的心理。他应该第一要冷静,第二要冷静,第三要的还是冷静,而斯特林现在的表现,太过于狂热了。

  “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啊!”帝林这才回过神来,笑笑:“没什么,有几件事情我觉得有点奇怪。照你刚才的说法,自从去年三月的科尔尼会战以来,你们就一直跟鲁帝的军队在作战。但这么长的时间里,鲁帝连战连败,为什么还没有新的将军来接替他呢?而且魔族也没派新的增援军队到远东来?你对魔族比我熟悉得多了,应该知道魔族军法是十分残酷的,这位鲁帝大人在科尔尼打了败仗还率先逃跑,结果直到现在一点事情都没有————王国上层的反应太迟钝了,这很反常!”

  “第二,在你刚才的作战计划中,我发现你好像忘记了伏名克行省的凌步虚。他统帅十几万魔族正规军,素来以行动迅速果敢闻名。如果我是他,从伏名克行省出发,急行军的话,一个星期就可以打到你们的大本营明斯克行省。你的主力正在东线外围跟鲁帝纠缠不休,在西线和大本营并没有配置重兵。你们的士兵大多来自明斯克行省,一旦得知家乡被占领,他们将士气尽丧,你的基地和后勤网络将顷刻瓦解,全军将不战自溃。”

  “虽然根据你说的,凌步虚与鲁帝不和,但是一旦鲁帝的军队崩溃,他还会不会继续在旁边幸灾乐祸地看热闹呢?虽然凌步虚的主要任务是防卫瓦伦的人类守军,但他毕竟也是魔族派驻镇守远东的两大重将之一,如果让你就这么拿下了远东,他如何向魔神皇交代?到那个时候,他参战的可能性是很大的。你要做好两线作战的准备。”

  犹如冰天雪地里突然被人泼了一头冷水,紫川秀浑身一阵寒慄。远东大起义是自己生平的得意之举,但在人类世界却没多少人知道自己的功绩,有个机会把这件光荣的业绩讲述一下,自己不免得意,带有几分炫耀的味道。但给帝林这么一分析,紫川秀才猛然发现其实自己是站在万丈悬崖的边缘上,险得不能再险了。平时军务繁忙,再加上屡战屡胜,自己不免有点托大了,根本没有抽身出来好好想一想自己的处境。部下那些头脑简单的半兽人更是对自己盲目地崇拜,自己无论说什么,他们都一个劲地鼓掌:“说得好!不愧是光明王殿下1潜移默化之下,自己还真的以为自己是战无不胜、永远正确的了。听得帝林分析,他背后冷汗涔涔直下,恨不得马上飞回远东去提醒白川他们。

  看到紫川秀目瞪口呆的样子,帝林淡淡笑笑:“依阿秀你的眼光,不可能看不到这些的,只是一时可能有点疏忽,我不过白提醒一句罢了。”

  紫川秀向两位兄长请教:“西边有凌步虚,东边有鲁帝,那我该如何应付这个局面呢?”

  两人笑了。帝林笑说:“阿秀,这么谦虚,可不像你的风格哦!”

  “当然是先击破凌步虚。”斯特林分析说:“当前,鲁帝的残兵败将对你已经构不成威胁了,对你威胁最大的是凌步虚西南大营。那里陈师十万,一个星期可以直捣你腹地,是你的心腹之患。如果不在魔族王国的增援军队到来之前除掉凌步虚,你就变成两面受敌,处境会很艰难的。”

  “主动进攻?”

  “对,主动进攻!”斯特林坚决地说:“当鲁帝垮台以后,凌步虚军团已经成为魔族在远东最大的军事力量了,你与他之间一场大战势不可免。与其让他攻进你的领地里内线作战,倒不如你趁现在兵强马壮先去外线攻他,这样可以避免民间的损失。如果是在伏名克行省交战的话,凌步虚还得顾忌背后的瓦伦要塞,不敢全力对付你。”

  紫川秀沉思良久,慢慢地问:“如果我出兵攻打凌步虚军团,瓦伦守军能否出兵从后面牵制他的部分兵力?不瞒你们说,凌步虚是魔族王国首屈一指的名将,手中兵力雄厚,靠现在的远东军想要吃掉他,恐怕有些困难。”

  家族的总监察长和中央军统领对视一眼,面有难色。紫川秀立即明白了,马上望着窗外笑说:“今晚的雪好大啊!”

  斯特林叹了口气:“阿秀,我明白你的难处。但我们刚刚从可怕的毁灭战争中挣脱出来,损失惨重。如今,流风霜一百三十个联队的庞大军队集结在西部边境对我们虎视耽耽,我们的压力非常沉重。现在的这种情形下,总长恐怕是不会同意我们再在东部与魔族开战的。”

  像是为自己的话感到难为情似的,他补充说:“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们可以用其他方式给你帮点小忙的,比如说提供你们装备、粮食、武器,我还可以向林冰下令,配合你的进攻搞一次军事演习,发动佯攻来吸引魔族的注意力,分散他们兵力。当然,这要经过瓦伦的军法官同意才行。”他望向帝林。

  帝林点头笑说:“军法处对此无异议。”

  紫川秀真诚地说:“谢谢。”

  他真的是很感激。在家族如今的艰难处境下,自己提出的要求实在也太过冒昧了。斯特林虽然谦虚地自称是“帮点小忙”,但紫川秀知道,即使以斯特林中央军统领兼军务处长官的身份来说,那些“小忙”也是承担了巨大的风险。在瓦伦城与西南大营之间的两军相邻地区本来就是高度敏感的危险地带,紫川军在这个地方进行军事演习,必然会与魔族的巡逻队发生摩擦冲突,一旦冲突失去了控制升级为战争的话,斯特林就要为此负全部责任。他为了自己,轻描淡写地甘愿冒如此的风险。

  斯特林想起个事情:“阿秀,有个事情我想问你的。二月十五日的晚上,我们碰到一个女孩子,她手持你的洗月刀……”想起这件事情他头都要大了,望向帝林。

  “我们向她询问,她不分青红皂白地向我们攻击。为了自保,我们不得不杀了些人。”帝林很简明地当晚的事情概括成几句话斯特林不得不佩服帝林的概括能力:给他这么一说,自己好像一点错误都没有。

  “洗月刀一直在我身上啊:”紫川秀惊讶说:“我一直随身带着的。”

  “怎么可能?我明明是看见她挂在腰间的……”

  斯特林诧异地望着紫川秀,后者以同样的表情望着他。两人异口同声地出声:“你说的是什么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位,”帝林慢悠悠地说:“这中间恐怕有什么误会。斯特林,你先把我们这边的情况说一下吧。”

  斯特林开始说,他从咖啡屋的闲聊一直说到了长街的喋血。至于帝林为什么会带兵到紫川宁家中来,他很客气地解释说:“我们都认为,既然你的配刀出现了,你也有可能回来了。而如果你回来,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就是宁小姐的府邸了,所以……”

  紫川秀脸色越听越难看,尽管斯特林说得客气,他还是隐约猜到了当时他们的想法。他冷冷问:“进紫川宁家来找我,需要这么多的兵马吗?”

  斯特林望了帝林一眼,目光中略带责备,回头向紫川秀歉意地笑笑:“带兵马在身边,是我的主意。是为了防备罗明海的突然袭击,没有别的想法。阿秀你不必多心。当时我们想,如果发现了你,身边没多点人马护卫的话,恐怕难以保证你的安全。”

  “没必要假装。”帝林摇头说:“阿秀,我当时确实是有这个担心,担心你真的变节了。如果那样的话,我定会亲手杀了你,绝不让你死在那些三流货色手上。”

  他正视着紫川秀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因为,你是我的兄弟。”

  “你是我们的兄弟,所以我要亲手杀掉你。”帝林这种狗屁不通的逻辑并没有让紫川秀生气,反而莫名其妙的一阵感动。在帝林一针见血、毫不掩饰的锋芒言语中,他感觉到了那种热血男儿的坦诚:若你背叛,你不但背叛了紫川家,你更是背叛了我对你的信任,侮辱了我们的兄弟之情。背叛人类投靠魔族的紫川秀不再是真正的紫川秀了,那只是一具顶着你名义的行尸走肉而已。作为你的兄弟,我有责任将这失去了灵魂的躯体彻底的埋葬。

  他点头:“我明白了。”

  帝林平静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会明白的。我们都只是凡人,不可能不犯错误。但有些错误,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被原谅的,一旦犯了,纠正的方法只有一个。”

  他打开窗户,一阵新鲜而冰冷的冬天气息涌进屋子。冷漠地望着飘雪的夜空,帝林疲惫地说:“如果有那么一天,当犯错误的人是我,我希望来纠正这个错误的,是你们。”

  紫川秀平静地凝视着帝林漂亮的眼睛,那眼珠彷佛黑色宝石做的,一片漆黑。就犹如帝都流血夜那晚的感受一样,他忽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大哥的感觉,好陌生。但很奇怪的,他又能毫不怀疑帝林对自己感情的真挚。

  当自己被围困在帕伊时候,冒着生命危险救援自己的,是他。

  当自己被怀疑叛逆时候,冒天下之大不韪,第一个站出来为自己辩护的,也是他。

  但是苦自己真的投降魔族时候,紫川秀相信,第一个出来杀自己的,也一定是他。

  这是种很奇特的感受,紫川秀莫名的一阵感动:残酷与温情,热血与冷酷,这些极端矛盾的性格竟然可以如此融洽地出现在一个人的体内。

  帝林提出了一个过于沉重的话题,让大家心头沉甸甸的。斯特林笑着出来打圆场:“阿秀不是好好的吗?大哥,你是白担心了。”

  帝林笑笑,承认:“是的,我性格多疑。”他马上转换了话题:“那天晚上我们杀伤了三十一个刺客,却一个活口也没抓到,受伤的全部服毒自尽了。这种手法与街上碰到那个神秘女子如出一辙!————几乎可以肯定,他们是同一伙人!”

  紫川秀心神一震,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了,那晚袭击紫川宁府邸的就是林雨和她的部下。因为斯特林说看到了自己洗月刀的刀鞘,而自己的刀鞘正是送给了林雨。

  他犹豫一下,说了自己的经历:进帝都来后,访二人都扑空了,来见紫川宁时候却碰到大群蒙面刺客正在行凶,为保护紫川宁一场血战之后,自己力不能敌昏倒,醒来却是莫名其妙的安然无事。不知为什么,他故意隐下了自己遇见林雨一行人的经过。

  “……从那晚幸存者的口供中,我们得知当晚袭击宁小姐府邸的足有几十人。以阿秀的武功,等闲几十人是奈何不了他的,但那晚他罄尽全力也无法阻止对方,这说明,跟你交手的那些人,身手一定很不错吧?阿秀?”

  “啊!”紫川秀回过神来,点点头。帝林继续说:“这么多的高手,不可能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一定是出自某个强大的势力。斯特林,他们有没有可能是我们家族军队中的高手?”

  斯特林沉吟一下,回答说:“军务处的资料里没有这些人的记录,他们肯定不是正规军。有没有可能是某个大权贵的私人秘密武装,比如说,罗明海的?”

  “不可能是罗明海的部下。”帝林一口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罗明海的部下有些什么货色,我知道得一清二楚。他们被我盯得严严实实,连放个屁我都知道,更不要说这种大事了!”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魔族方面派出来的高手?听说他们中间有所谓的皇族高手,跟我们人类长得一模一样的?”

  两人的目光都投向紫川秀,关于魔族的事情,他是最有发言权的。紫川秀心不在焉地答道:“也不可能是魔族方面。魔族的皇族数目并不多,男女老少加起来也只有百来个,一次派出了几十个壮年的男子过来,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们的武功虽然很不错,但还是跟皇族的高手差了一大截了。”

  “那么说,”帝林一五一十地翘着手指头说:“不是我们紫川家的,不是魔族的,不是阿秀你的,那只可能是————”他故意拖长了声音,用目光暗示他的两位弟弟,现在,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

  斯特林沉吟道:“流风家出动了吗?他们想故意谋害宁小姐?为什么呢?L

  没有人能回答他。帝林陷入了沉思:紫川宁虽然是家族的继承人,但她平时行事比较低调,很少出头露面,而且到目前为止,她也没表现出什么值得让流风家恐惧的才干,如果流风家目的是要刺杀紫川家的重要人物使得家族内乱的话,那他们选择的目标也差得太离谱了。即使他们刺杀成功,那造成的后果顶多也就让元老会忙活个把星期,从那些远系的公爵们当中再挑选一个继承人罢了,达不到让紫川家混乱的目的。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流风家会不择手段地谋害紫川宁这么一个“与世无争”的女孩子。

  “想不通啊!”他叹气着摇头。

  “这不是给你的,是给嫂子的,二哥。日后如果有空的话,记得到河丘的听雨咖啡馆来找小妹啊!”美人的轻声软语犹在耳边,紫川秀心头翻来覆去出现的,全是林雨那双明亮的眼睛,心潮翻腾不定:那么漂亮的女孩子,竟然是冷血的流风家凶手?这实在让他难以接受。隐隐地,他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愤慨,却又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惆怅:卿本佳人,奈何为贼!下次见面时候,自己与她也许就是生死相拚的敌人了。

  帝林问紫川秀此行回来帝都的目的,紫川秀照实说了。

  帝林和斯特林一愣,帝林指着紫川秀大笑:“暗中收买我们粮食和武器的人,原来就是你?”

  紫川秀尴尬地笑笑。斯特林也笑:“阿秀,你知道吗,你弄得我们从总长一直到军务处全都心神不宁……”

  帝林插嘴说:“幕僚长哥珊还要求监察厅出面调查这件事。”

  “对,大家都说,这是流风霜要进攻的前兆。哈哈,没想到却是你干的!”他渐渐收敛了笑容:“嗯,我明白了。现在,你碰上麻烦了吧?”

  “对。”紫川秀简单地回答。两位义兄都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尤其是帝林,反应机敏,思维严密,跟聪明人说话就有这个好处,可以节省很多口水。

  “你想好了什么方法了吗?”

  “有几个打算。一是你和斯特林帮忙,出面劝说总长大人取消这个法案……”

  “这个很难。”帝林说:“法案是总长提议、经元老会通过了,实施才不到一个月又马上要取消,我们缺少一个能说服元老会的理由。至于总长,他拉不下这个面子,我总不能跟那群老头子们说:老家伙们,你们搞错了,暗中收买战略物资的不是流风霜,而是反抗魔族的远东战士们……不会有错的,那是紫川秀亲口跟我说的,对,就是那个紫川秀,向魔族投诚的那个紫川秀,他回帝都来亲口跟我说的————你猜猜,我的下场会怎样?”

  紫川秀揉揉鼻子:“我的名声不会那么臭吧?”

  “和新鲜狗屎一样香。快说,你还有什么别的计划呢?”

  “我也想好了,如果正面解除法案不行的话,我们就偷偷摸摸地来干。物资法案中授予军方部门以购买权,我想斯特林用中央军的名义代我购买,当然,费用我出。”

  斯特林想了一下:“你需要多少?”

  “目前最紧迫的是粮食和药品,这两种物资我们的需求最大,需要购进三百吨粮食,大米、大豆、玉米、小米、大麦……什么品种都可以,能填饱肚子就行,除了供食用以外,我们还需要来年春天可以播种的种子和喂养战马的干草。至于药品方面,我们急需可治外伤的药品、医疗器械、消炎药。还有,我需要至少五百名战地救护医生:一场仗打下来,我们死在伤病下面的战士比死在魔族兵刀剑下的还要多,我们在武器和装备上面的需求也很大,需要组建一支强弓部队来抵挡魔族的高速龙骑兵,至少需要一万把上等的强弓和五十万捆箭。还有,希望你能帮我们采购五千匹辛加地区的战马……还有……”

  紫川秀滔滔不绝地一口气说了下来,看到斯特林被吓住了似的、目瞪口呆的表情,他小心翼翼地问:“我的要求,不算很过分吧?”

  “你说呢?”帝林反问。

  紫川秀只得承认:“是有点过分。”

  “按照阿秀你的要求,三百吨的粮食足可以供应十万人的军队食用将近一个多月了,如果斯特林帮助你大量的购买后勤物资的话,那就很令人奇怪了:‘斯特林大人,您只有不到十万人的部队,却要了二十万人的粮食和武器装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紫川秀笑了:“我已经想好了办法。”

  他给两位义兄解释了自己的办法:斯特林不只是中央军统领,他同时还是家族的军务处长官,统管家族的所有军队后勤,每日经手的财物数目极其庞大而繁琐,他可以暗中把军用物资卖给自己,至于帐面上的空缺,他可以用紫川秀提供的黄金向地方上的商人再购买一批物资来填补上,那样无论谁都看不出破绽了。

  斯特林陷入了沉思,紫川秀的方法看似简单却非常有效,只要没有人故意来查的话,应该是不会露破绽的:应该说是天衣无缝的,因为家族监察系统的最大头目正坐在身边,与自己合谋。但是,这样做就意味着要欺骗对自己信任有加的参星总长殿下,与自己一贯的诚实原则相违背。

  他轻声问:“没有别的法子了吗?我们可以跟总长好好谈一下,跟他说明阿秀是冤枉的……”

  “这个你最好想都别想。”帝林一口打断:“阿秀的叛贼身份是总长一手指定的,现在又要否定,等于是他自己要打自己的耳光,就算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面子他都要死撑到底!一旦阿秀身份暴露,如果他没有给当场一刀宰掉的话:我觉得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毕竟他脑袋值十万————那他就要面临军事法庭的叛国罪审判了。如果想证明自己是无罪的话,你要拿出证据来————阿秀,你不妨去找魔神皇殿下,问他有没有空帮你出庭作证。”

  斯特林苦恼地说:“我知道事情难办,但是这样欺骗总长殿下……不好。”

  帝林从鼻子里发出了响亮的“嗤”声。他想,欺骗总长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更大逆不道的事我也做过,为了从元老会贵族的手中保护你,我杀了十几个红衣旗本级的高级家族官员,结果那老狐狸紫川参星照样被我哄得服服贴贴。当然,这番话是不能跟你斯特林说的。

  “斯特林统领,”帝林用一副很庄重的语调肃然说:“当前形势下,对我紫川家安全构成最大威胁的,一是流风世家,二是魔族。阿秀在远东浴血奋战,与魔族殊死抗击,这舒缓了我紫川家的东部压力。远东的战争与我紫川家安全息息相关,远东的战争是为了我紫川家而战,拯救远东就等于拯救我紫川家,保卫远东就等于保卫我紫川家,您身为国之上将,知道怎样做选择才是对家族最好的。真正的志士,应时刻将家族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才是真正的忠诚,至于个人原则啊,那只是小节。”

  帝林的声音很低沉:“斯特林统领,家族的安危存亡,与你一人的荣辱名声,何者为轻,何者为重?”

  “当然以家族安危为重,但是,这……”斯特林回答,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水渗出,顺着消瘦的脸庞流下来。

  帝林站了起来,双手压在斯特林肩头,居高临下威严地注视着他,严肃地说:“斯特林统领,本官以紫川家现任监察总长的名义命令你,接受紫川秀副统领的提议,着手援助远东的起义军!”

  “遵命!”斯特林条件反射似地跳起来立正敬礼。随即,他的表情变得很古怪,苦笑得像刚吃了一只苍蝇。

  帝林坏笑着,他已经摸清了斯特林的心理习惯了。先用雄辩的长篇大论使得他方寸大乱,突然改用强硬的口吻命令他,这时候斯特林那种惯于服从权威的军人习性立即出于本能地做出了反应,说出“遵命”以后他才发现事情不妙,但这时已经不好改口了。

  他坏笑着跟紫川秀说:“阿秀,我早发现了,我们的老二是个天生的贱胚子。你要好好跟他商量什么,那他一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最后什么事情都难办。要他帮忙,你非得板起脸来给他恶狠狠地下命令,他马上什么都一口答应你了!”

  斯特林抗议:“大哥,别把我说的那么笨。我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认为这样对我家族有利……”

  “斯特林统领!本官命令你脱光衣服绕房子跑一圈!”

  “遵命……啊,阿秀你这个混蛋,你敢阴我!”

  “斯特林统领听令,本官命令你跑到门口学三声狗叫!”

  “混蛋,你们去死吧!”斯特林张牙舞爪地扑上来,一头将帝林和紫川秀撞倒在床上,“光明王很臭屁吗?老子照打……哎呀!”

  “哈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秀字营战无不胜!哎呀,大哥你偷袭,太卑鄙了!”

  “呸!不要以为监察厅的好汉怕了你们统领处的……哎哟,斯特林你敢下手那么重!”

  三人你一拳我一脚地扭打成一团,像几个小孩子在打架似的,最后再也打不动了,气喘吁吁地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看着平时道貌岸然的统领大人、监察长大人面上都是青一块肿一块的,忽然同时放声大笑。紫川秀笑得尤其响亮。解决了回来的头等任务,他放下了一直压在心头的大石,笑得特别开心。和两位意气相投的兄弟在一起嬉戏打闹,他感觉有种时间倒流的感觉,彷佛回到了六年前那无忧无虑的军校时代。

  接着,三人开始商议计划执行的具体问题。斯特林深得总长紫川参星信任,掌管统领处的军务部门,而统领处的来往帐目又都是归帝林的监察厅监督,由他们二人联手作假,被人查出来的可能性几乎等于零。但帝林的心思比较细致,他要尽量把水弄浑,让人想查都无从下手。他提出,如果紫川秀的后勤物资都要通过斯特林来购买的话,来往手续太多,实在太过烦琐,倒不如紫川秀自己光明正大地去购买,方法也很简单:

  在军务处起个虚拟的名字和番号,比如说,家族预备军第五十三师团,或者是洛克辛威行省国民自卫团,名字越含糊越好,这些部队都是属于二线的筹备军队或者地方民兵武装,不会引人注意。在结束不久的远东战争中,大批的二线武装部队的实际力量已经被魔族歼灭了,那些部队剩下的就只有一面破破烂烂的旗帜和还没来得及删除的番号而已。而现在,家族的国防系统又正在重建,整个家族境内从东到西都正在徵集新兵,大批的新部队正在筹建中。帝林认为,这种混乱的状态是有机可乘的。没有人有空去检查军务处帐本上的那些部队番号是否真的存在。

  然后,紫川秀的五十三师团可以开工了。第一步是先在各行省设立后勤办事处,该办事处的职责是专门负责“为家族预备军的五十三师团采购粮食、武器、装备等后勤物资”。这个部队的采购量非常庞大,这肯定会引起当地的军法处注意的。但是,如果某人有个在监察厅当总监察长的大哥,这就没问题了。各地的监察厅和军法处会得到指示,今后凡是五十三师团的物资,一律免查放行。

  但还有个问题,说不定地方政府也可能有不识趣的官员感到好奇:“这个五十三师团究竟是属于哪个部门管辖?他们究竟驻扎在哪里?”接着,他就要寻根刨地地追查———这种可能性虽然很小,但也不是没有。但他只要查到军务处,那就一切完结了。在那里,帐本上赫然标明了———预备军五十三师团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家族军队,番号都具体的列在本子上呢!但您还想知道该部队的驻地和人数吗?这个……

  这时候,深得总长信任,以正直、中心诚为全家族所景仰的斯特林统领大人出来了,很严肃地告诉他:“预备军五十三师团是属于家族的秘密部队,该部队的一切情况是属于军事机密,贵官最好还是……不要多事的好。”

  一般来说,斯特林大人这几句不轻不重的训话已经足以将那些芝麻绿豆大的官吓得魂不附体了,但说不定有个把胆子特大的,一时还吓不倒他,还是不停地追查,那可怎么办呢?

  “不必担心,”帝林监察长微笑地说:“监察厅会解决的。”

  斯特林和紫川秀望着自己大哥眸子中隐而不露的杀气,脑子里想起辣椒水、老虎凳、血迹斑斑的夹棍,锋利的竹签和铁丝、黑衣的杀手……于是齐齐打个冷颤。

  “不要那样看我,”帝林扬扬秀美的眉毛:“监察厅没你们想像中那么暴力,我们做事是讲法律、讲原则的,一切按照法律程序办事,严格依法行事!”

  紫川秀试探地问:“比如说……”

  “哪怕在路上吐过一口痰,我都判他三十年监禁!”执掌法律的监察总长是这样说的。

  “阿秀,这样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直接收购物资,不必那么麻烦地又要做假帐,又要搞暗中交易,提心吊胆的————你觉得怎么样?”

  紫川秀由衷地说:“这实在太好了,比我预先希望的还要好得多!”他知道,对于帝林的这份厚礼,自己无论怎么感谢也不会过分的。在先前的黑市交易中,因为担心被发现,自己受到了诸多限制,价格上也大为吃亏。现在用军方的名义来交易,很多事情都方便了,价格上肯定也能享受优惠,对于资金紧张的远东起义军来说,那真是雪中送炭了。

  “你先别高兴,”帝林的神情很严肃:“这有条件的!”

  紫川秀一愣:“什么条件?”

  帝林莞尔一笑:“跟我去见一个人。”

上一章:第十七章 第三节 下一章:第十七章 第五节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