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七章 第三节

第十七章 第三节

  七八二年年初的二月十五日午夜,家族的未来总长紫川宁遭遇大批不明身份杀手袭击,整个庄园几乎惨遭灭门,遇害的护卫和佣仆多达一百一十三人,偌大的一个庄园,几乎仅紫川宁一人幸免于难,震惊整个帝都。

  为了二.一五事件,总长紫川参星大为震怒:就在家族国庆之日,帝都之内,家族的继承人差点被人灭了门,家族威严何存?脸面何存?

  帝都治部少长官欧阳春红衣旗本以“治安不靖,玩忽职守”的罪名被逮捕;

  负责帝都城门保卫的中央军副统领秦路被连续降三级处分,从副统领一路降到副旗本;

  中央军统领斯特林受到训斥并且停薪一年处分,留职查看;

  统辖治部少的幕僚统领哥珊被降级为副统领,暂时以副统领身份主持后勤部工作;

  总统领罗明海也受了牵连:虽然不是他主管帝都的日常治安,但治部少是属于哥珊统辖的,而哥珊又是他推荐的幕僚统领———他被下令停职反省三个月,罚薪一年(其实只闭门不到两天。罗明海既然被罚离职了,紫川参星只得亲自主持统领处,但统领处的事务又实在大繁琐了……两天之后,几个禁卫军军官将罗明海从家里抓到总长府中,在那里,他被紫川参星骂了个狗血淋头,最后命令:“明天你给我滚回来!”);

  统帅宪兵部队,也负有维持帝都城内治安职责的监察总长帝林——呃,他没事,被下令嘉奖。在这次事件中,他亲自带队,以快得出乎意料的速度第一批到达了现场的(当治部少和中央军的指挥部才刚刚得到消息:“紫川宁小姐家中遇袭!”时,帝林已经带着大批宪兵杀到了现场),而且杀伤杀手多人,抢救出了家族继承人紫川宁殿下。奋勇作战的监察、官旗本哥普拉因此被晋升一级,任红衣旗本。至于帝林本人,因为监察总长职务实在已经位极人臣,升无再升了,紫川参星送了他另外一样奖赏:“监察厅负责调查此次袭击事件的真相,授予其最大的权限。无论案件牵涉到谁,通通一查到底!”

  对于紫川参星的这份厚礼,帝林感激得几乎没流下眼泪来:这可是很了不起的大棒!他持起袖子,举起这根棍棒大干起来。仅仅在二月十八旦天时间里,在帝都就有一百一十二名高级官员被英明的帝林大人发现与这次的袭击有关,他们通通遭到了逮捕;在军队中,六十六名副旗本以上的高级军官被发现有嫌疑,他们同样遭到了肃清。

  罗明海本人一觉醒来,忽然发现自己的党羽已经给翦除一空。

  肃清活动不只限于帝都地区,各地的监察厅、军法处闻风而动,采取霹雳手段,那些平时一直奈何不得的仇家,这下都有难了。

  “经调查,您涉嫌参与‘二.一五’事件,请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用的藉口了,为了方便,军法官们干脆把这句话印上了传讯书上,看谁不顺眼就发一份。

  当然,那些当事人会大叫“冤枉”的,他们会极力狡辩说自己与“二.一五”事件根本没关系,证据是七八二年的二月十五日,自己还身在偏远行省,怎么可能跑到帝都去杀人放火呢?但聪明的军法官们可不听你狡辩,反驳说:“谁说不在帝都就不能杀人了?说不定你能飞剑万里之外杀人呢?”这个反驳真是有力得很,听了这话,没有一个当事人不浑身颤抖、脸色发白的,有的甚至口吐白沫,一头昏了过去了。当然,这更是作贼心虚,铁证如山了。

  根据那一年末监察厅的统计,“一.一五”事件总共有九千六百三十一名策划者,他们遍布于家族境内的五十六个行省,年龄从十六岁到六十岁。以至于后世的唐川感叹:“从莽莽丛林一直到戈壁沙漠,这近万里的阴谋分子究竟是怎么聚到一起策划的呢?也真是难为他们了!”

  一时间,监察厅侦骑四出,所到之处便带来一片哭号和哀求。整个帝都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气氛里,人人自危。谁都没想到,罗明海与帝林之间长久以来相持不下的政治斗争,竟然因为这样一个意外事件而得到了结局。帝林方面大获全胜,顺带着,整个监察厅跟着扬眉吐气。而罗明海派系遭到了沉重打击,站在罗明海一边的官员给横扫一空,剩下的不是战战兢兢地担心自己的皮肉,就是赶紧思量着改投门庭。

  一连七天,帝林家中宾客盈门,官员们一批批来了又走,几乎排着队过来向监察总长大人表示效忠之意,顺带着送上了黄金、珍宝、巨款,甚至连罗明海身边的秘书方秋旗本都在半夜里偷偷摸摸地跑了过来表示:自己对帝林阁下仰慕已久,只是一直没机会表白……

  帝林哑然失笑:“抱歉,我对男人没有兴趣。”

  方秋尴尬万分。看到帝林不以为然的样子,他咬咬牙,告诉帝林,自己并不是空手过来的,虽然自己没有带来钱财和珍宝,但却带来另外一份无价的“见面礼”。

  “无价的见面礼?”帝林扬扬眉头:“是什么呢?”

  方秋支支吾吾了,言语变得闪烁其词,吞云吐雾,意思暗示:“某人一直冥顽不灵,不知死活的跟我们英明的监察长大人过不去,虽然大人您胸怀宽广,不跟他一般计较,但我们这些正义之士却实在看不下去了!只要大人您一声令下,我们就……”他在脖子处做了一个虚切的动作,笑了一下:“以此来证明我对大人您的忠诚吧!”

  帝林的表情凝重起来。他知道,像方秋这种罗明海身边的近人,想杀罗明海的话,确实有很多机会的。情形居然发展到了这种地步,彷佛自己一点头,最大的仇家性命就要归天了,这是帝林事先没有料想到的。

  但他只是淡淡一笑,很客气地将那个聪明过头的旗本送走了,既没有许诺,也没有暗示,只是说:“有事我们多联络。”

  方秋心领神会:这等于要求自己在罗明海身边担任帝林的探子了。只是他不明白,帝林神情间对杀罗明海这件事显得兴趣缺缺,这是为什么呢?罗明海可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帝林的命啊!难道世界上真有这种圣人吗?

  在窗边,帝林目送那个旗本消失在花园中的小路上,冷冷地一笑。他回过头来指示哥普拉:“这个家伙极其危险……有机会的话,你找个藉口除掉他。”

  哥普拉立即回答:“是!”

  他犹豫了一下:“大人,难道大人您觉得叛逆者都不可靠吗?可是您不也接受了雷宾、杜丘等很多位官员的投诚了吗?为什么惟独不能接受方秋旗本呢?他在罗明海身边,依下官愚见,这个人应该对我们很有用的。”

  帝林微微一笑:“虽然我讨厌叛逆者,但保护自己本就是人的本能,在官场斗争中,当靠山倒了以后,另投门庭是很正常的事,没什么值得耻辱的。但方秋不同,他的目的并非保护自己,而是不顾一切地往上爬,甚至不惜将一直栽培自己的恩人的脑袋拿来献宠,作为自己晋升的台阶,不顾廉耻、不论生死、不择手段,这种人是最危险的。趁现在他没成气候赶紧消灭他,绝不能让他坐大!”

  哥普拉叹服。帝林沉思着,其实他没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在方秋旗本的眼中,他看到了勃勃的野心。他十分震惊,那双如同火焰燃烧般的眼神,几乎和十年前的自己一模一样。就在那瞬间,他就下定了决心:绝不能给他机会发展下去。这个世界上,一个帝林已经太多了,容不下两个!

  至于罗明海,帝林心里有数:尽管罗明海一心一意要自己的命,但他的存在对自己却是相当必要的。长期以来,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一种相持的平衡状态。如果自己彻底地击垮了罗明海,局面就会演变成为自己一人独尊的状况。帝林可不傻,他可记得当年杨明华死后,紫川参星是怎么对付有可能坐大的哥应星的。只有让罗明海留下来牵制自己,紫川参星才会对自己放心,不会那么急着消灭自己。

  “一百一十三名保卫者遇难,三十一名刺客阵亡,这是绝对不能置若罔闻的事情。”帝林监察长大人吩咐哥普拉说:“一定要彻底查下去:”

  在铲除罗明海势力的同时,除了应付紫川参星的任务外,自己确实也有很大的兴趣,帝林下了大力气来追查当晚事件的真相。但是当晚虽然有三十一名杀手阵亡,但己方却连一个活口都没有抓到,从尸体上也无法查证刺客们的身份。当晚的事件实在太过复杂,误会加误会,巧合加巧合,事情的因果关系就像是一团掉进了襁糊里的毛线球,太过错综复杂。当晚的各个当事人,流风霜也好,帝林也好,紫川秀也好,紫川宁也好,谁都没有办法完全掌握整件事件的来龙去脉。每个人都只能掌握一部分的真相。

  当事人之一紫川宁是这样陈述的:

  “二月十五日晚上,我突然被小英叫醒————小英是谁?哦,小英是我的丫鬟。她告诉我,大群蒙面人杀了进来。我们在后门遇到了大队蒙面人刺客,小英被他们杀了。”

  紫川宁的陈述到这里尚且算是条理清晰,但是接下来:“第一个进来的蒙面人杀了小英,还想杀我,第二个进来的蒙面人救了我,他杀了第三、第四、第五个蒙面人,还把杀了小英的第一个蒙面人打伤了。接着第六、第七、第八、第九个蒙面人一起上来,又把救了我的那个蒙面人打伤了,但救了我的那个蒙面人又把杀了小英的那个蒙面人砍了一只胳膊,他自己昏了过去。杀了小英的蒙面人同伙的蒙面人想杀那个蒙面人,但杀了小英的那个蒙面人又被另外一个蒙面人制止了,那个蒙面人说不行,突然点了我的穴道让我动弹不得。接着又来了大队的蒙面人,接着这队蒙面人就和那队的蒙面人打了起来,接着那队的蒙面人打不过这队的蒙面人,接着那队蒙面人就跑了,接着这队的蒙面人上我的小楼来,有一个蒙面人抱走了被杀了小英的那个蒙面人打伤的那个蒙面人,接着他们又走了,接着又来了……”

  负责记录的调查员无力地呻吟一声:“接着又来了一队蒙面人?”

  “不,接着是你们来了。”紫川宁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无辜地说。

  对于这份笔录,帝林的评价是:“称得上简单明了。”

  他笑着说:“看起来像是宁小姐在家举行蒙面派对,大家走马灯似的轮流登场亮相。”部下们唯唯诺诺,如此惊天大案,总长府三头两天地来文催促,监察长阁下竟然还有余暇开玩笑,这份镇定实在人所难及。

  帝林心中有数:当晚最后到的那一批蒙面人其实是自己的部下,自己本打算偷偷搜查紫川宁的府邸,却没想到碰到了刺客。当时情形尴尬,若是亮开身份的话事后反而难以解释,干脆就下令蒙着面与刺客们交手。等刺客一退,他马上出去转了一圈,把面具一摘又回来说:“微臣监察厅帝林护驾来迟,请小姐放心,刺客已经被我等击退!”

  他心里在暗暗嘀咕:死了上百个护卫和仆役,三十一个刺客被杀,正主儿紫川宁武功差劲,运道却实在不错,硬是一根毫毛没损。他感叹:紫川家的人可真是邪门啊!难道,冥冥中真有一股超乎人类力量之上的力量帮助紫川宁化险为夷?

  一片漆黑无边无际,黑暗之中又出现了血红的光线,到处都是狰狞的鲜血和残缺不全的尸体,那些尸体都在厮杀着,无数的刀光剑影正向自己涌来,漆黑中,幽灵的眼神像狼一样发着亮,一层又一层地包围着自己,渐渐逼近……

  “啊!”的一声惨叫,紫川秀坐了起来,身上的冷汗已经湿润透了睡衣。头脑中一片混乱,脑子像是被十万头骆驼踩过似的。模糊的视线中,一个修长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一双温暖的手关切地按住自己肩头。

  紫川秀不禁喊叫出声:“大哥!”

  “清醒了吗,阿秀?”虽然帝林还是不动声色,紫川秀却能从他眼中看到了一掠而过的喜悦:“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有点酸痛……”紫川秀顿住了,忽然惊叫出声:“大哥,阿宁非常危险,有人要杀她!”

  “六千禁卫军保护着宁小姐,比你安全得多。”

  紫川秀睁大了眼睛:“她伤得很严重?”

  帝林沉痛地拉下了脸,看着紫川秀惊骇的面色,他偷笑:“她掉了几根头发!严重吧?”

  看到紫川秀如释重负的样子,帝林笑笑:“多亏了你啊,我带队到的时候,阿宁已经被点穴昏倒了,一个蒙面人躺在她身前,没想到却是你。”

  紫川秀也笑,暗暗庆幸:好在第一批赶到现场的是帝林而不是别人。但他疑惑:当时自己已经昏过去了,在自己昏迷以后,到帝林赶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那群蒙面人为什么不对紫川宁和自己下毒手?

  “大哥,那群蒙面人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对宁小姐下毒手?”

  帝林抬起头来:“这是我要问你的问题。”

  两人面面相觑。帝林嗤嗤地吸着冷气:“这下麻烦了,我还以为你清楚他们的身份呢。我说阿秀,你杀了他们好几个人,却连他们身份都没搞清楚,太糊涂了吧?”

  紫川秀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反讥道:“监察长大人,您身负国之重任,帝都城内安全监护您是有责任的,对家族首脑如此大规模的行刺行动您竟然毫无察觉,您未免有点……嘿嘿!”

  “别有事没事学元老会那群流氓的下流话。告诉我,这两年你都死哪去了?”帝林随手拉过来一张椅子在紫川秀床头坐下。

  紫川秀吐吐舌头:“怎么,监察总长大人要审查了?”

  “对!你小子给我老实交代!”帝林板着脸,眼睛里却满是盈盈的笑意。对于紫川秀在失踪两年之后突然出现,他是由衷的欢喜。紫川秀忽然有了点内疚:为了自己的失踪,帝林足足担心了两年,自己其实应该找机会给两位兄长报个信的。

  “大哥,我没有投靠魔族。”

  帝林淡淡地说:“自始至终我都不相信你投靠魔族,他们那边又没有美女。”

  紫川秀捧腹大笑。两年没见了,帝林的幽默感越发进步了。他有那种天赋,可以煞有介事地把那些很搞笑的话语一本正经地说出来,让人搞不清楚他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

  “事情要从七八0年的帕伊围城开始……”紫川秀正要开始自己的叙述,门口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紫川秀吃了惊,条件反射地把手伸向腰间摸武器,却抓了个空。

  帝林笑笑:“不必那么紧张,这里绝对安全。————哦,忘记告诉你,你的刀,我已经从现场帮你拿回来了,就挂在床边,只是怎么找也找不见刀鞘。”他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开了门,紫川秀听到斯特林的声音:“大哥,你有要紧事找我?”

  “对,有点事。你跟我过来。”帝林把斯特林让了进来,顺手把门给关上了。斯特林走进屋,第一眼就看到了倚躺在床上坏笑着的紫川秀。

  他惊呼出声:“二弟!”不敢相信地回头看看帝林,后者微笑着点头,像是在证实:“对,这就是我们的三弟,他回来了!”

  斯特林欢呼一声,扑上来一把紧紧抓住了紫川秀的肩头,像是怕紫川秀突然凭空消失了似的,捏得那么紧、那么用力,以致紫川秀一阵疼痛。但他丝毫没有表露出来,笑着反手抱住斯特林的肩头,两位兄弟紧紧地拥抱。

  用什么言语来描绘斯特林见到紫川秀时的惊喜和激动都是不过分的。

  最疼爱的小弟、那个已经失踪了两年,在自己想像中早已不存生存希望的兄弟,不知多少次,他深深地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让紫川秀独自一人在帕伊留下,以为那一见已是诀别了。现在终于见到了他,最初的震惊过去后,斯特林的喜悦再也无法抑制,英雄眼里滚滚流着热泪:“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回来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他嘴里反反覆覆地,只会说这么几句话。

  在斯特林宽厚而温暖的怀抱里,紫川秀同样的泪流满面。那些生与死的考验,九死一生的危险,困难的艰辛,不为人知的委屈,那些日日夜夜里,自己独自一人孤独战斗的寂寞,这一刻,彷佛都随着泪水静静地流淌出来。

  “好了,两个大男人一见面就哭哭啼啼的,真是难看。”帝林走过来拍拍两人的肩膀,只是不知为何,一向被世人看作恶魔和冷血狂人的他,此刻也同样的眼中晶光闪动。他开口了:“三弟,你这两年,都去了哪里?我们没有你的消息,都很担心。”

  紫川秀微微笑,他知道帝林所言的“担心”,并不单只是对他生命安全的担心,其中还包含着另外一个含义:你是否变节了?

  紫川秀一五一十地将情况慢慢地说了一遍,从与斯特林在帕伊城分手说起,当说到他一人伪装前去杀雷洪时候,斯特林与帝林同时惊呼:

  “哦!”

  “天!你疯了!”

  谁都想不到,看似柔弱的紫川秀,竟然有这样的胆色和气概!

  斯特林霍的站了起来,激动得在屋里来回走动。他站住了,目光炯炯地望着紫川秀:“雷洪死了?这可是天大的喜讯!这为家族消除了最大的威胁!三弟,你干了件大快人心的事情!”雷洪曾担任紫川家的高级军官多年。自从得知他在魔族军中以后,主管全面军务的斯特林一直为此忧心不已:有雷洪在,他对瓦伦要塞防御的弱点和缺陷了若指掌。他一死,魔族军立即失去了指路的棍子,等于成了睁眼瞎子,来自东方的压力大大地减轻了。

  “阿秀,你杀了雷洪以后,魔族怎么会让你活着出来?”

  紫川秀笑笑:“我杀了雷洪后,卡顿亲王下令拿我。但魔族的高手们当时都没有武器在身上,反倒给我杀了个措手不及。我杀了他们几十人,劫持了魔族的卡丹公主脱身。”

  斯特林与帝林长吸一口气。紫川秀说得轻描淡写,但两人知道,当时情形定然凶险万分。内有魔族高手齐聚,上万大军包围中间,紫川秀孤身一人竟把素以强悍的闻名的魔族高手杀伤数十人之多,还能在众多高手眼皮底下硬生生地劫持了公主,这份武功和胆色实在人所难及。

  帝林大笑:“阿秀是卡丹命中注定的克星吧?两年前,她给你俘虏了一次,靠她,我救了你们俩。这次,她又被你劫持一次,又救了阿秀一次。这个公主还真是与我们紫川家有缘啊!啊?哈哈哈哈!”

  趁帝林不注意,紫川秀飞快地瞟了斯特林一眼,看到当提到卡丹名字时候,斯特林脸上一闪而逝的哀伤和牵挂。帝林放声大笑,两个心中有鬼的小弟偷偷对视一眼,也跟着讪笑起来,一个笑得勉强,一个笑得苦涩,连泪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个时候,帝林也好,斯特林、紫川秀也好,紫川家族的三杰都不知道,在帝林刚刚的笑话中,隐藏着某种真实的残酷。

  “阿秀,我有个问题。”帝林问:“你说杀了雷洪,可有什么证据吗?比如说,雷洪的首级或者那些魔族将军们的首级?”

  紫川秀无奈地摊摊手,表情苦涩。当时魔族高手环伺,情形如此紧张,自己险些连脱身都不得,哪里有空暇拿雷洪的首级?

  帝林皱皱眉头,继续问:“那,有没有人可以为你证明这段经历的呢?”

  紫川秀再次报以苦笑。

  “那,问题就有点难办了。”帝林的神情十分凝重:“我相信三弟所说的每一个字,但魔族十分狡猾,已经伪造了假象来陷害阿秀,先入为主的印象是很重要的,这时候,事实的真相如何倒并不怎么要紧,要紧的是它看起来是怎么样的。这样一无证据二又没有证人的情况下,我们如何去说服统领处和参星总长,为阿秀洗脱冤情!”

  斯特林缓缓说:“大哥,你的意思是?”

  “现在阿秀还不能公开露面。”

  一时间,三人都沉默了。紫川秀明白:帝林说得完全正确,想说服统领处和紫川参星,单靠自己的证词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在统领处还有个对帝林虎视眈眈的罗明海。

上一章:第十七章 第二节 下一章:第十七章 第四节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