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十章 第二节

第十章 第二节

  七八O年的二月中旬,远东地区已经出现了一丝春天的气息,冰雪已经在消融,冰封的河流一点点的崩裂,大地露出了斑斑点点的褐色。可以预见,春天的到来,已经不是什么很遥远的事情了。

  但在这里,杜莎行省的帕伊地区,对于勇敢的孤城守卫者来说,春天还是遥遥无期的,似乎还离得很远很远,这里正处于最严酷的季节之中。二月十七日,中央军迎来了坚守帕伊的第三十个早晨。

  像往常一样,斯特林统领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西面城头眺望,看看帝林许诺下的援军,是否已经神奇出现了。也像往常一样,他失望了。目光所及,冬天的灰水河平原,一片白雪皑皑,还有那黑压压的一片,全部都是魔族的阵地和帐篷。

  然后他又转而巡视各处的哨岗和防御部队。这个时候各处防区正在进行著交接班,一列列交了班的士兵,拖著疲倦的身躯往营地走去,脚步蹒跚。队列里大家的服装真是五花八门,因为冬季寒冻,士兵们原来的破烂的军服早不堪御寒了,大家把找得到的东西都往身上挂,好多一层御寒保暖。有的士兵连帐篷布、装粮食的麻袋啊、包裹布什么的都给披上了,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看著部下们走过,斯特林心里真的非常的难过。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兵们,都给饿得面露菜色,走起路来像是幽灵似的。他们辛勤劳累,缺睡少眠,没有吃的,只有饥饿;没有安眠,只有苦战。步兵们举步艰难,他们颤抖的双手只能勉强的持矛握枪。就连在战场上威风显赫的铁甲骑兵们,现在也不过是一群身批铁甲的骷髅罢了。

  许多人得了伤寒,却没有了医治的药物,同伴们只能眼睁睁看著病人在痛苦中死去。严寒、饥饿、疾病……这些战场以外的敌人,比起魔族的刀剑更加让人无法抵御,它们无情地摧残著这只疲惫的兵马,使得他们日益哀弱。

  怛是纵使如此,这支兵马仍旧算是整个紫川家族中最精锐的部队。每次魔族一上来,军号一吹响,彷如奇迹般的,这支半死不活的部队马上就焕发起了新的活力。那些又病、又弱、骨瘦如柴的汉子们,顿时变得精神焕发,眼里闪烁著光芒,迅速的列队成阵,大步挺进,朝著人数比他们多上几倍的魔族兵们凶狠的扑杀上去。那抄刀持矛的狠劲头,那高昂的喊杀声,哪里像出自那些病弱者之口。尽管魔族和叛军占了人数上的优势,但每次交锋,他们都给帕伊守卫者的这股狠劲吓得魂飞魄散,杀得落花流水,气势汹汹的上来,又狼狈不堪的败退下去。

  勇敢的中央军将士们,究竟和仇敌鏖战苦杀过多少回合,大家是谁也记不清楚了。单是云浅雪继任指挥官后,二十万人规模以上的大型进攻就发动了二次,更别提那无数次的突袭、夜战。究竟在帕伊城下的每平方米土地里,埋葬了多少入侵者的尸体,又掺入了多少人类勇士的鲜血,那更是谁也无法说清楚的。

  七天以前,魔族对帕伊发动了最后一次大规模攻击。魔族统帅云浅雪满以为寒冷、饥饿、伤病这几个有力的盟军,已经帮自己把中央军给打垮了,对于这次进攻他是势在必得,单是魔族的正规军他就出动了二十万人马,更别提那无计无数的叛军民团了。他信心十足等著向神皇陛下报喜了。

  但日落时分,所有进攻团队都给垂头丧气的回来了。团队长们哭丧著脸,他们损失惨重,他们最精锐的士卒已经丧命沙场。

  小小的帕伊城,却依旧巍然耸立。

  魔族指挥官云浅雪和卡兰不由相顾骇然。迄今为止,号称大陆最强悍军队的魔族大军所面对的,只是人类的一只孤军弱旅,他们缺衣少粮,他们后继无援。若论其兵马,在一场举国大战中,这点人马不过是一只先锋斥候的实力而已。就是这么点人马,这么座并不险竣的城,却足足阻挡了魔族举国大军的主力一个月,使得他们付出伤亡无数,损了六、七员将军,更使得魔族大军主力迟迟不能与早已经在瓦伦城外封锁的凌步虚前军会合,完成夺取瓦伦的任务。

  虽然包围住了斯特林,但是魔族军队本身日子同样也很不好过了。因为在这种等于是双方“拚吃饭”的僵持消耗战中,魔族军队兵力强大的这个优势反而成了累赘,人多的唯一好处就是可以多吃饭。要供应这近百万规模的大军作战,所需全部粮草都是从国内运来,经过上千公里漫长的运输线,平均每运送一斤粮食运到前线就要在路途上耗费一斤。这个损耗比例实在是可怕。有部下提议就地掠夺,解决粮草的供应,但是遭到了指挥官云浅雪的反对:此次不同以往,神族与远东军队结成了联盟,远东地区也并非粮食的出产地,平时此地的粮食都是依靠家族内地输入的,如果在几乎同样贫瘠的远东地区进行掠夺,即使硬要掠夺恐怕也掠夺不到什么东西,只会白白得罪了远东的盟军。

  魔族王国地域宽广,但土地贫瘠,资源也并不丰富。日前,魔族军师黑沙已经与云浅雪谈了话,表示因为战线漫长,又要供应大军旷月持久的作战,后勤补给越来越困难。他叮嘱云浅雪,最好在春季之前结束帕伊战事。因为那时候雨水连绵道路泥泞,会使得供应更加的困难,而且那时候,不论魔族军也好,远东叛军也好,士兵们都会牵挂家中的播种而无心作战,希望云浅雪最好能尽快结束帕伊战事,等候来年冬季再战。

  感觉他话语中有意无意中透露的不耐,云浅雪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详:自己已经拖得太久了,陛下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可以想见,一旦陛下有限的忍耐耗尽,自己的下场绝对要比前任指挥官卡顿亲王要凄惨得多……他开始不安了,脑子冒出了一个罪大恶极、不可思议的念头:单是一个被包围的中央军、一座小小的帕伊城,就如此的难以对付,有朝一日要与紫川家族举国之兵鏖战,要攻下号称大陆第一要塞的瓦伦城堡,神族即将面临的抵抗,又将是如何的强大呢?何况人类之中也是英杰辈出,名将如云。除了斯特林以外,紫川家中还有另外一个棘手的家伙帝林。听说大陆更西边还有个更了不起的女名将叫流风霜……

  云浅雪感觉到有种要没顶的恐惧,对于神族天下无敌的坚定信仰,他第一次产生了不小的动摇——但无论怎么想,这些大逆不道的想法,他是绝对不会宣诸于口的。特别是今天这个日子,神皇陛下将亲临帕伊前线,亲自检阅军队,查看敌情。对于担任全军指挥的云浅雪来说,陛下亲临,这无疑是个难得的荣耀,但这也是个不祥的预兆信号:陛下已经失去耐性了……

  二月十七日,大雪。

  天空灰蒙蒙的,灰色的云压得很低,遮住了太阳。严寒透骨,密集的雪花悄无声息的落下,落在塞内亚士兵排列整齐的方阵上,落在他们坚硬的肩膀上,也落在他们冻得通红的面上。士兵们以立正姿势一动不动,身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花,掩盖了他们原来参差不齐的装甲和外衣,白茫茫一片,彷佛排列在那里的不是活生生的士兵,而是一群用雪堆成的僵硬雕塑群,这群雕塑排成了十个万人方阵,整齐而肃杀。

  “这是个独特而能忍耐的民族……”站在帕伊城的城头,斯特林统领不出声地想:“也是个可怕的民族。”

  从早上六点钟天还没亮开始,魔族阵地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在距离帕伊城不到几里的空地上,一个又一个部队调了过来,排成了多个庞大而壮观的方阵,上十万魔族兵一个个站得钉子般笔直,一动不动。

  开始时,人类守军以为魔族又要发动大规模攻击了。紧急的军号响起,鸣彻帕伊营区。睡梦中惊醒的战士们匆匆穿起衣裳,抓起武器跑步进入自己部队所在防区,各就各位。一片纷乱的脚步声、武器碰撞的铿锵声中,却不闻丝毫人声喧哗,显示出中央军并非一般乌合成军的杂牌部队,不愧是整个紫川家族乃至人类世界第一流的精锐部队。

  但是三个小时过去了,魔族庞大的方阵并没有向帕伊城下接近,而是原地不动地肃立在雪中。人类开始惊讶了。

  “大人,好像有点不对劲。”夜班值勤指挥官秦路副统领对斯特林说:“他们都在那列队,排得整整齐齐,怕不有个十万人吧?不像要杀过来的样子,倒像是在接受检阅似的?”

  斯特林点头,刚要说话,忽然间,魔族阵营中锣鼓喧天,在整齐的万人方阵中,一声巨大的呼号齐天裂起:“塞姆黑林!”——与魔族交战多次,中央军的战士们早已经熟悉,这是魔族军队冲锋时候的战号。通常情况下,只要这个声音一响起,跟著就是几十万魔族如同潮水般的涌杀过来。城头上立即高度紧张,全神贯注地注视著城外魔族军队的动向。却发现,喊完口号以后,魔族阵列却还是没有移动。

  士兵们开始窃窃私语:“今天魔族是怎么回事了?”你问我,我问你,却谁也不知道。

  后面传来的声音:“怎么回事?魔族一大早就吵得人睡不好觉。”紫川秀睡眼惺忪地上来,呵欠连连。

  斯特林问他:“阿秀,你看这是怎么一回事?魔族喊了战号,却没有冲上来?”他知道紫川秀在远东多年,会讲一口很漂亮的魔族语,对他们的情况也比较了解。

  紫川秀走近城墙边:“让我看看——嗯,排得那么整齐,倒像是参加检阅似的。斯特林,你可知道,‘塞姆黑林’一句话在魔族语里的原意吗?”

  “啊?不是他们冲锋喊的口号吗?”

  “口号是引申出来的用途,它的原来意思是‘吾皇万岁’,是专门用来称颂他们的皇帝的。”

  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周围旁听的军官们脸色刷的一下子全白了。

  紫川秀轻松的说:“今天我们有福了。大家可以免费瞻仰魔神皇陛下尊贵玉容了。大家要不要跟著我一齐喊‘吾皇万岁’啊?”

  雄壮的军乐声响起,在平原上排列整齐的十个万人方阵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吾皇万岁!”军官大声地号令:“拔刀!”笔挺的近卫旅士兵“噌”的整齐地拔出了长刀,一片蓝色的刀光,反射明亮的光带。

  一行人甲盔鲜明,衣裳华丽,跟随著魔神皇到此的还有大群的显贵、将军。神族几乎所有的高级将领都随著陛下驾临此地了。

  魔神皇陛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他身著黑色披风,里著白色绒大衣,带著任谁也无法模彷的雍容高贵气质,他行走在队伍的前面,检阅他雄壮的军队,举手投足之间,一豪气鹰扬。

  当代魔神皇才华盖世又风华绝伦,士兵们狂热地崇拜他,因为他不但是他们的君主,他们的偶像,甚至还是他们心中至高无上的神!就为了他的一声召唤,魔族的千万士兵们毫不犹豫地抛妻弃子,背井离乡,甚至奔赴死亡!今天,大家终于能亲眼看到心目中最崇拜的偶像时候,三军将士无不为陛下的绝世风采所倾倒,狂热的情绪就如同奔泻的河流,再也不受控制,士兵们自发的欢呼之声此起彼落:“吾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岁!”

  但这边的呼声刚落,却听见帕伊城头那边的人类守军那里也响起了一阵呼声:“塞姆黑林!”——同样的声音高昂,气壮山河,就是发音有点不太准,听起来怪怪的。

  云浅雪与诸位随行的重将大臣们面面相觑,还没来得及反应,人类的第二次呼声又来了:“塞——姆——黑——林——”调子拉得长长的,怪腔怪调,有气无力,好像快断气似的。

  接著来得是第三次呼声。一个破锣似的嗓子在给大家起音:“塞姆啊那个——”

  几万人类守军一齐和应唱著:“黑林!”

  “塞姆啊,那个——”

  几万人又合应高唱:“——黑林!”

  破嗓子:“塞姆啊那个黑林啊,塞姆黑林那个,呀霍!”曲子在一个高调末尾结束。城头上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夹著拍掌的、吹口哨的、叫好的声音,混杂成一片。

  场面非常的尴尬。诸位王公大臣们一个个板著脸,不敢露出丝毫表情,生怕让陛下误会自己在偷笑。下面的土兵群早忍不住窃窃小声笑起来,军官们在呼喝:“不许笑!不许说话!安静!!”只是连他们自己脸上的肌肉都抑制不住的抽搐著。队列好不容易安静下来了,但是刚才那种热烈又感人的气氛,那种让人陶醉的感觉是再也不复存在。

  云浅雪非常的恼火。

  本来今天的检阅安排进行得非常得妥善。陛下检阅三军部队、三军将士高呼万岁、陛下登上高台给三军将士训话,激励将士们奋力作战、将士们高呼回应:“陛下万寿无疆!”,然后陛下进帐歇息、进餐、接见高级将领和作战有功的士兵、与各重将、大臣们一起进行军务会议——一切都计划得非常完美,时间的衔接、接见人员的安排、陛下的歇息住处、饮食准备……他苦心安排,准备得妥妥当当,好不容易才有了刚才邵么完美的一幕。

  但是现在,一切都给弄得乱糟糟的。

  他恨不得天上立即打下一个霹雳,好将自己和整个帕伊城一起毁掉,赶紧诚惶诚恐的上前请罪:“臣下该死!臣下无能让陛下受此侮辱……”

  魔神皇哑然失笑,转而凝望冬季雾蔼环绕下若隐若现的帕伊城堡,摇头说:“想不到,人类之中,还有斯特林你这么一头不容小视的狮子啊!”

  神皇的话说得很轻,却不可思议的传遍了几十公里内的每一个角落,敌我两军的每一个士兵都听得清清楚楚,声音就好像在他们的耳朵边上发出的一样。

  斯特林和紫川秀对视一眼,相顾失色:当代魔神皇不愧大陆第一强者的称号,单是这句话中显示的功力,就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自己将面临著平生未遇的可怕高手!

  远处那个看不清楚面目的黑色身影,只是随随便便地往那一站,一手跟旁边的人指点著,非常放松而自然的姿态——不知怎的,就是这么个身影,却给了城头上人无比沉重的压迫感。他一个人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竟然压过了身边几十万大军的斗气。

  人类军队从上到下,一齐感觉到了阵莫名的压抑,就像是空气忽然变得凝滞,产生了无形的重量,压得他们心神不定,恐惧莫名。身具武艺的军官,因为感觉比一般士兵敏锐得多,他们感受就更为强烈了:一股强大到几乎不可抵御的可怕气息扑面而来,心头产生了无名的恐惧,不可抑制,让人全无斗志。

  斯特林提功运气,镇定了下来,环顾左右,发现许多军官都已经面色发青,身体颤抖,额头上却汗水淋淋。许多人已经发出了惨叫,抱著头软在了地下。他们已经被这可怕的气势逼得精神崩溃了!

  斯特林惊骇:“这是什么样的武功,竟然如此可怕!一个人的气势,几千米外就可以将整个大军压制!”

  他望向紫川秀,却发现他面色铁青,目光中流露出深切的恨意,牙齿紧咬得“格格”作响,可以见到嘴唇边流出的血丝。

  斯特林大骇,出声问:“阿秀,你没事吧?”伸手搭他脉门,想查看他的经脉,是否已经走火入魔了。

  紫川秀反手按住他的手,嘘了一口气,说:“我没事。”斯特林这才发现:他的指甲已经深深的掐入了肉中。

  斯特林追问:“你怎么了?”

  紫川秀抬手抹去了嘴角的鲜血,说:“没什么。”他指点给斯特林看:“你看,站在魔神皇左边第四个,以前我认识的。”他很随意的笑笑:“老熟人啊!”笑容中,流露一股森寒的杀气。

  斯特林觉得奇怪,魔神皇身边必定是魔族的高级将领,这样的人物,紫川秀怎么会认识?他也张目极力的眺望,发现那是个瘦高的中年人,正点头哈腰的对魔神皇说著什么,却因为太远看不清楚他的面目。

  “他是谁?我看不清楚。”

  “他现在叫什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以前他是雷洪,远东军的副统领——化成灰我也认得他的!”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其中蕴涵的仇恨,倾三江水难清。

  斯特林一震:“是他!”

  两年前的远东,还是一片宁和,如今却处处烽火,叛乱四起,国土破碎。归结其原因,虽然有著其政治和经济方面的因素,但在短短的两年间,竟然有了这么巨大而激烈的灾难巨变,紫川家族的头号叛贼雷洪,无疑是其中的罪魁祸首!

  是他,忘恩负义,为谋求权势荣华,对一直器重、栽培、提拔他的远东统领哥应星突下毒手,动摇了整个远东的中流砥柱;是他,眼见事情败露,悍然举兵反叛,在赤水滩与远东种族叛军合谋,导致了远东军将士骨肉相残的悲剧;眼下,又是他,眼见家族王军平定叛乱,叛军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又马上见风使舵,再次将远东出卖给了魔族。其为人的无耻,真是天下少有!如果诅咒可以致人死亡的话,雷洪早该死上几万次了。整个家族境内,千万臣民,无论山夫野老或者贵族华显,没人不想把他将他千刀万剐,挫骨扬灰的!

  紫川秀缓缓说:“这次到远东来,我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找他,却一直找他不到。没想到,他居然跑到魔族的阵营里面去了。真是预料不到啊!”语气十分的平静,眼中却泪水长流。斯特林黯然,他知道在紫川秀心目中,那位英年早逝的远东统领哥应星,一直占据著一份神圣而不容替代的位置。

  他很理解紫川秀此时的心情:为报仇,他千辛万苦的寻觅,历尽艰难,终于亲眼见到了仇人就在眼前,自己却已经穷途末路,眼看连性命都难保!而雷洪此时却意气风发,得到了魔族皇帝的宠信,在魔族大军的保护之下得意扬扬回来了!自己竟然一点都奈何不了他,世间还有什么天理和公道,这是最大的悲哀和无奈啊!

  斯特林没把想法说出来,他握著紫川秀的手,紧捏了一下,表示支持。紫川秀用力的反握,却没出声,眼中泪水却一点、一点的溅落。

上一章:第十章 第一节 下一章:第十章 第三节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