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九章 第三节 铁甲骑兵

第九章 第三节 铁甲骑兵

  整整一个白天过去了,血战到了黄昏。无论是魔族还是叛军都已经疲惫不堪,对今天

  之内能结束战役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大家做好了收兵回营的准备。正在这时候,联军攻势较弱的南城门突然自动的打开了!

  魔族布西伯爵的部队正在此地做最后的强攻,眼看城门忽然开了,魔族兵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一个步兵分队大呼小叫的要冲进去做第一批进城的“光荣部队”——

  结果他们统统被滚滚涌出的钢铁洪流压成肉泥。中央军的铁甲骑兵出击了!

  在紫川云时期,紫川家族的铁甲骑兵就以其可怕的冲击力和破坏力震惊世界,令人心寒。铁甲骑士的每次冲击,常常可以把十倍于自己的对得一败涂地。不到一百多年前,当年的远东统领卡谬只用了三千铁甲兵,就在沙加将两万多魔族兵马辗成了灰尘;而在西部战线上,一个师团的铁甲骑兵的突击,也曾把把流风家的几万大军打得四分五裂。

  但是随着时光的推移,敌人逐渐也明白了对付铁甲骑兵的方法:设下地刺、拌马绳等防守工具就可以轻易把刀枪不入的铁甲骑兵打得人仰马翻。尤其是在远东赤水滩的一战中,拥有五万铁甲骑兵的三十万远东军仍然被装备简陋的叛军打得落花流水,魔族逐渐就对紫川家的铁甲兵有了轻视之心。但是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么一个细节:叛军头目雷洪用来击败远东铁甲军的,同样是铁甲骑兵部队!

  一万五千骑兵全部人马批着黑甲,头上饰有飘带,平端着如云的枪刺,在城下迅速的完成了出击布阵准备,排成了一个五十路的方阵。天空已慢慢地暗淡下来,天边血红的晚霞,映照着帕伊城下来中央军的骑兵们,反射出一片妖艳的亮光,一片微风轻轻地带起了战士们头上系的饰带。斯特林排在方阵的前排,他平静地望着前方如潮水般涌来的魔族和叛军联军,高高举起自己的右手。身后的队列一片肃穆。猛然间,高举的手用力的向下一压,骑兵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光荣属于我们!”这是中央军新的战号!

  全军一万五千铁甲兵伏鞍跃马,铁骑的洪流猛地冲向迎面而来的魔族和叛军联军,马蹄声如雷般轰隆鸣响。尽管对方敌军是如此的人多势众,队列黑压压的如同雪崩似的漫溢整个灰水河平原,连看都看都不到尽头,但铁甲骑兵们珉然不惧!

  位于铁甲军冲击方向的是布西伯爵的三个团队,由于距离最近,他们是最能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队伍的可怕气势的:中央军的铁甲骑兵军本身就是一支身经百战的精锐部队,每一个成员都是久经战火的老手,现在他们都抱着有了必死的觉悟来冲锋!强悍的军队是可怕的,一支强悍又泯不畏死的军队,那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敌!铁甲军的队列之间,呼啸之中,时刻可以让人感受到那种如狮如虎般的可怕斗志,令迎面的叛军颤栗不已!

  大地在脚下剧烈的颤动,站立不稳,马蹄在耳朵边轰隆,整齐的铁甲兵队列沉重得象座巍峨的大山般,却急速地压向敌军阵列,前排的魔族兵的连第一声惊呼声都没来得及喊出就被巨大的冲击力掀飞,再落在后排的铁蹄下,第二排、第三排……排列整齐的魔族军团一排接一排的被一股不可阻挡的钢铁洪流所冲倒,仿佛纸糊泥捏的一般不堪一击!“杀!”人类骑兵的振天的吼声淹没了一片人马落地的惨叫、兵器碰撞的铿锵,在他们排山倒海的骇人攻势中,布西伯爵的三个团队连抵挡片刻都做不到,顷刻间就被这股黑色的铁甲洪流所淹没,而且覆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布西伯爵眼看不妙,呐喊着带领自家亲卫兵马冲杀上前,他要马上遏止重甲骑兵的冲势,三万魔族兵马勇扑上前,双方兵力正面冲撞,就如同两个浪头正面冲撞,激起无数的飞溅的浪花,那就是双方骑兵的厮杀的刀枪溅出的火花!魔族兵十分的勇敢,但是他们手上的武器叮叮当当的敲在人类战士的铁甲上根本无济于事,而相反的,人类士兵的每一挥手,就有一个魔族兵发出惨叫倒地!一会儿不到,魔族兵马就大片大片的被击倒,人马倒地就象那台风袭过的稻浪,后续部队奋不顾身的跟随扑上,同样给那片坚甲铁壁打回,被铁蹄踩成肉泥!无论是人,无论是马,在铁甲洪流的重压之下,纷纷给揣倒在地,那势头,仿佛是一头巨大的龙,而漫天的敌军队伍不过是巨龙旁边随风飘荡的云朵,被巨龙只伸出了它巨爪轻轻一排便烟飞云散散!

  终于,理智战胜了勇气,魔族兵终于明白了:这批全身披甲的怪物根本是击不倒的怪物!一声恐怖的号叫,布西伯爵的兵马当即溃不成军,四散逃窜,只求躲开那后面那道死亡的铁流。

  此时时候无论是平靖侯还是鲁帝公爵,都发现自己的处境很不妙了:自己的侧翼已经被击溃,敌人要从侧翼给那些正面攻城的部队捅一刀了!

  魔族阵型里响起了一片惊恐的叫声:“小心!骑兵来了!骑兵来了!”

  后面观战的卡顿亲王马上掉头下命:“近卫旅准备出战!”——惟有装甲兽步兵的坚韧可以抵挡铁甲兵的冲击威势!平靖侯想把军队掉头对付斯特林的骑兵,但多个部队混杂在一起,兵马拥挤,你防碍我,我防碍你,根本难以移动,平靖侯的一连串命令下去不过增添了部队的混乱罢了!两翼爆发出一阵呐喊,令人惊惶:铁甲军的洪流飞泻直下,已经逼近了!

  铁甲军再次开始冲击,军旗迎风呼啦哗啦的响着,刀枪锵锵铿鸣,他们专门挑敌人最多的地方冲击,倬着长矛,顷着马刀,扑向敌人壁立的人墙!这股势头犹如狂飙,披靡一切,毁灭一切,雷霆般的声势,没有任何人,任何命令,任何统帅所能遏止得住!魔族和叛军的精兵良将全部给这股毁灭天地的声威吓破了胆!位于铁甲兵冲击方向的部队,无论魔族还是叛军士兵都给吓得死命的向后逃,但军令匆匆,后面的部队一个劲的向前拥挤,推着他们向前,相反方向的两股人潮碰撞,队列乱成一团,前面的队列是一片惊恐的叫喊:“让我们走啊!”后面却在喊:“上啊,上啊!杀了斯特林!”混乱象那石子投入水中激荡起的波纹,一圈又一圈的扩大。

  风在头顶呼啸,马在耳朵边嘶鸣,如山的刀枪在身边挥舞!铁甲骑兵已经冲击进来了!他们全身披黑甲,犹如那复仇之神从黑暗中浮现,神威凛凛,勇悍无比,他们杀得兴起,不畏刀砍入肉,不惧矛刺入体,即使殷血从战甲的裂口中汩汩流出也不当一回事,眼睛被箭矢射入他们毫不在意随手就拔出,他们仿佛生来就不知道死亡是何事!那疯狂的气势,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不敢做的,单身一人的铁甲骑兵就敢去单挑敌人的整整的一个队列,而且一个个凭空生出了无穷的力气,钢矛一挥之下就能把几个骑兵一起扫了下马,一个人就能把对方整个队列杀散,还追着满地乱逃的士兵打,口中发出疯子般的吼叫:“兔崽子,来啊!狗娘养的!上来啊!!”被这种疯狂的气势所慑,凡是靠近他们的叛军和魔族都吓得不得了,手颤心惊,一个个停住了脚步不敢上前围攻,犹豫着向后一步步的后退,握着武器的手都哆嗦得不行……

  斯特林位于那冲击阵列的最前端,他一马当先,首先跃进了叛军团队的刀山剑林之间,一手持重钢矛,一手擎剑,沉重的重剑和钢矛在他手中就犹如死神手中的镰刀,凡是接近他这个勇猛的旋风的三米半径内,再无一个活着的敌军!在他面前,强悍的魔族兵马忽然变成了一群小母鸡,惊惶着呼喊着逃命,他个头虽然不高,但在此时的魔族兵马看来,他简直就不是人,是一尊发怒的死神!

  铁甲军的洪流,追随着他的背影,向纵深突击,扩大战果。敌人碰刀刀下死,碰矛矛下亡,成片成片的叛军兵马殒命倒地的,密集得就象狂风吹麦浪!密集的队列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深深的切进了庞大而笨重的敌人身躯内,每一动弹就让敌人不断的流血!面对这无坚不摧的攻势,敌人的坚甲利兵统统给打得稀巴烂,一个又一个看似固若金汤的团队方阵被打得溃不成军,打散的士兵们惊惶的四散躲避逃命。

  无论是在后面观战的卡顿亲王还是在前沿指挥的平靖侯,都发现事情很是不妙,企图马上阻止这把尖刀的运动。一个个生力部队被派遣进来拦截,但却因为太多了拥挤不堪,部队不是陷在混乱的人流里动弹不得,好不容易挤了上去,刚一接近就给呼啸而来的铁甲军打得落花流水。措手不及下,魔族和叛军的联军庞大的队列乱成了一团。

  铁甲军顺利切入了敌军的中路,引起了魔族和叛军联军的极大恐慌。不擅野战的蛇族军队头一批丢下了武器,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失魂落魄的转身想逃。但是后面已经给后续的魔族部队堵死了,魔族军队“刷”的对这群逃兵亮起了刀枪,用一阵箭雨迎接他们,蛇族无路可跑,只得向两翼溃散,又冲击了鲁帝军队的阵型,那如山的刀枪剑阵顿时乱成一团,趁着混乱,铁甲军的铁流瞬间跟着杀入!

  鲁帝军团顽强的阻击这支狂飙风暴,企图为宫廷近卫旅的出动争得时间,塞内亚骑兵挥舞着无数的长矛刀剑,叮叮当当的敲打在铁甲兵的锁子甲上,敲在钢盔上,砍在胸甲上,他们拼死奋战,可是在钢铁人马的雷霆万钧的重压下,他们顶不住,立不住脚步,节节后退。一个接一个的被重矛戳个对穿,被马刀劈落尘埃,被马蹄踩成肉泥,人马落地的越来越多,先是几个,后是几百,然后是几千,再是几万…………战场上布满了塞内亚士兵的尸骸,铁甲骑兵的凌厉攻势如同那大雪崩似的狂涛迅涌,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鲁帝军团的阵脚在一点点的松动,一点点的松动,最后“哗啦”一下,这个威名显赫的军团第一次给打得土崩瓦解,,发了疯似的仓皇逃窜,铁甲兵跟在后面紧追不舍,又冲入了尤加军团的兵马。

  皇族的尤加将军素来以勇力著称,一直被认为仅次于号称神族第一猛将的云沈将军。

  自从云沈死于第三次恒川会战后,他就常常以“神族第一猛将”的身份自居了。这次眼见自己的部下在铁甲军的猛烈攻势下,一个个不是被杀得滚落马下就是掉头逃跑,尤加简直气得发疯了!身边的人眼看越来越少,他礞然不顾,一步也不肯后退,正因为愤怒,他加倍的勇悍,七十斤重的钢矛在他手中就如同牙签般轻便,即使是铁甲骑兵的盔甲也不能抵挡他那猛烈无比的一击,几个围攻他的骑兵不一会统统给他钢矛敲在头上脑浆迸裂而死,他更加的嚣张,就主动出击,挥舞着钢矛左冲右突,所到之处不停的有人类骑兵惨叫落马!

  尤加狂笑,用很蹩脚的人族语言高呼:“我乃神皇座下第一猛将,谁敢与我交手?!”

  斯特林不出声的拍马迎上去,尤加再次狂笑:“你这个小不点,也敢来送死?!”确实,相比于尤加超过两米的巨大身躯,不过中等身材的斯特林确实显得有些可怜。

  两人马头相向,对驰而近,尤加双手持钢矛,借着马的冲力,从上而下猛击对方的脑袋,他要一击杀了这个小不点的人类军官!

  钢矛带着凄厉的风声在空中划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弧线击下,尤加的嘴角边露出狰狞的笑容:“伟大的神族岂能被渺小的人类所击败?”他期待着对方脑浆崩裂的那一声闷响……

  但是那一声并没有出现。斯特林使了一个灵巧的错身动作,就象是一阵飘过的风,在马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尤加十拿九稳的一击落空了,两骑对驰而过。尤加还没来得及惊讶,忽然看到了一幕很奇怪的景象:自己离地面越来越高,还可以看到自己的无头的身躯沉重地滚落马下,颈口处一腔红血喷得老高老高,连那个小个子人类军官的手上的重剑都染得通红……

  眼看自己勇猛的主帅殒命,尤加军团的士兵发出一声悲鸣,失去了最后的斗志。眼看着斯特林一手提重剑一手提着尤加血淋淋的人头狰狞着扑杀过来,无论哪路兵马都吓得魂飞魄散:“这是魔鬼!这是恶刹!!不是人了!“

  无论是魔族的功勋部队还是身经百战的叛军团队,他们全都丧了胆子,挡都不挡,回身就溜。各路的精锐团队:蛇族团队、半兽人团队、龙人团队,塞内亚步兵团……一个又一个给打得溃不成军,浪奔兔突。大群大群被打散的士兵惊惶的拔腿逃走,不辨东西南北,铁甲兵砍杀着,驱赶着他们,他们根本不敢回头交手,温顺得犹如被牧人所驱赶的羊群一样,大片大片的从后面被砍杀。其他的看如此,更是不敢停留,跑得更快了,为了求得安全庇护,他们专挑那些自家人特别多的地方跑,人同此心,逃兵们顿时汇成了一条洪流冲向后面的自家队伍!

  后面的几个魔族新力部队,尚没有交兵,眼看铁甲军的震天声威把前面的团队给打得如此狼狈,再被如同潮水般败兵从自己身边涌过,不名所以的慌乱和恐惧一下子传染开来,士兵们毫无斗志,只要有人一声喊叫:“快逃啊!”哗啦一下子,人同此心,整个部队一下子散掉了,士兵们纷纷趁着混乱加入了逃兵的洪流中,不管军官们的斥骂威胁。魔族军官开始拿起武器砍杀自己部下想阻止崩溃,但根本无济于事,成千上万人的洪流将他们一下子淹没,连他们自己也身不由自的陷入了逃跑的人流中,一个又一个的整编团队没上得战场就先给自家人给冲垮了。

  这个人流越来越壮大,将越来越多的部队卷入参与,最后演变成不可遏止的大溃逃。

  无数人嚷嚷着:“完蛋了,完蛋了!”、“快跑啊!他们杀来了!”士兵和军官都丧失了理智,一片歇斯底里的恐慌。在拥挤混乱无数人马中被自家人所践踏而死,逃难的魔族和叛军士兵,犹如那瀑布奔流,一泻千里,统统往大营方向逃窜,因为只有凭借那里的工事,才可以抵挡铁甲兵的无敌攻击。

  为跑得快捷点,魔族兵们丢下长矛、丢下刀剑、丢下弓箭,那各个团队那各种花花绿绿的旗帜丢弃了一地,在他们后面,是一条可怕的黑龙在追赶着,肆虐着,威风凛凛!绝望的卡顿亲王原想出动装甲兽方阵来力挽狂澜,但是没办法,几十万败兵如潮般涌来,准备用来抵抗铁甲军的装甲兽的方阵给冲得落花流水,不见踪影,最后连皇家军团的本阵也给冲垮了,威严的皇旗在混乱中不知所踪。

  几十万魔族大军在灰水平原一败如水,现在正仓皇往大营方向退却。往日神气活现的魔族兵们狼狈不堪,丢盔弃甲,倒拖着旗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天会落入这么个景况,一片呼天抢地的喧嚣。

  从大营的嘹望的高台上下来,云浅雪右边膀子上缠满了绷带,不知是因为重伤后的失血过多还是因为刚刚眼见紫川家族的铁甲骑兵可怕的攻势,脸色苍白得吓人。

  他走到一个帐篷前,里面传出女人娇喘吁吁的呻吟:“啊,啊,啊!”和男人粗重的喘气声。云浅雪脸上露出啼笑皆非的表情,敲敲帐篷的栏杆,恭谨的出声问:“殿下,打扰您一下:亲王阁下这个时候好象很不妥的样子,您不出去帮忙吗?”

  靡靡之音停止了,不一会听见里面传出摩挲的声音:“宝贝,等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一把娇滴滴的声音甜得象掺了蜜糖似的:“恩,不要嘛……”

  帐篷门的帘子被揭开,“疯狗”卡兰精神抖擞的走了出来。

  从身材上,这位魔神皇的第二子与他哥哥卡顿亲王非常的相象,都是宽肩窄腰长腿的矫健体形,相貌也有几分相象,碧蓝的眼睛都是遗传自他们的父亲,但是他们的气质却截然的不同:卡顿亲王是平头的短发,眼神冰冷无情,透出残酷和自信,薄薄的嘴唇紧抿着,刀刻般的脸部线条彪悍和冷峻,举止干脆利落,一看就知道这是位种久经风霜的好手,可以依靠和信赖,让敌人望而生畏;

  而卡兰则是披肩的长发,脸上总是充满了笑意,碧蓝的眼睛显得那么的纯真,深邃的眼神仿佛包含了无限的深情,鼻子小巧尖挺,嘴角上弯显得很温柔,时刻准备着对女孩子说出深情告白,那些甜言蜜语淹没女孩子的芳心就象厨师用酸醋腌萝卜干那么的容易,皮肤白皙,举止文雅到有点矫揉造作的地步,说出话来奶声奶气的。总而言之:一个花花公子。但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气质,在让女人喜欢他的同时也并不让男人讨厌他。

  两个人的表现也是截然的不同。卡顿亲王是个骁勇的猛将,身经百战的高手,同时也是个老练、具有敏锐洞察力的政治家。魔族王国国内对他有很高的评价,希望是他来接任魔神皇的皇位,神皇陛下也已经正式将他立为亲王和皇位的继承人了。

  而卡兰则自称是个后现代主义的艺术家,隔三隔五总拿出几块涂满了一团红或是一团蓝的画布回来进贡给他的父皇,称这个伟大的作品表达了某种焦虑某种期盼,包含了天地间的最高奥秘,或者找了几个破桶破盘铁丝拿胶水粘在一起,说这是立体美学作品,名字就叫做《宇宙、未来、天地、历史、宗教、生命、武学与神族的思考》——

  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大不了就是宫廷仆役们得辛苦多倒几次垃圾就是了。

  他的另外一个毛病才要命的:他非常的好色。本来真英雄唯好色,魔族国内的礼教也并不的很严厉,再加上去他的皇子身份,多搞两个魔族女人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是这位皇子的好色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只要对方漂亮,他从不顾忌对方的身份与地位,甚至连他父亲的妃子他也敢调戏,险些弄出杀身之祸。身为皇族,他武功稀松平常,却以另外一项才能自豪:他敢说自己把马子的功夫举世无双!——伟大的魔神皇最后放弃了把他培养成为一名出色的武将的想法,由得他自生自灭去了。

  一出来他就唉声叹气地埋怨云浅雪:“你知道吗,刚才你哪怕如果迟一分钟叫我,那我就上极乐的天堂了!太可惜了,那个女人可是尤加的老婆!他老公那么凶又爱吃醋,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个时机趁他老公不在……恩,这个就不说了!你叫我出来什么事啊?”

  云浅雪微笑,他太熟悉这位皇子的脾性了:“殿下,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您想先听哪个?”

  “恩,先听好的吧!”

  “好消息是:殿下以后可以放心的去找尤加的老婆了!尤加先您一步上了天堂。”

  “哦?”卡兰一点不吃惊,笑说:“那男人也太蠢了,就那三脚猫功夫,也敢冲得那么前面,她成寡妇那简直是必然的!不过我还是更喜欢跟有夫之妇偷情,那样更刺激点……你还是快说坏消息吧!”

  “恩,坏消息是:跟尤加一起上天堂的还有好多几万神族的子弟。卡顿殿下的攻城战役已经失败了,我军伤亡惨重。”

  卡兰一楞,呆住了。他张大了嘴巴,露出象狼一样的洁白锋利的牙齿。一点一点的,邪恶的笑容在他无邪的脸上渐渐的绽开:“哦?云浅雪,你还真是幽默啊!这正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哈哈,哈哈哈!”

上一章:第九章 第二节 帕伊会战 下一章:第九章 第四节 苦战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