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七章 第七节 元老会议

第七章 第七节 元老会议

  元老会议的历史由来是这样的:一代枭雄紫川云铁血戎马半生,开创紫川一族的根基。在晚年时候,他的精神、体力都逐渐衰弱,渐渐难以再承当家族首脑的重担。可是他对权利实在太执着了,坚持着不肯退位,明明神智已经不怎么清醒了,还喜欢事必躬亲,整天指手画脚的乱指挥,而且喜怒无常,稍有不爽就大喊大叫:“杀了他!杀了他!拖出去砍了!”死在这种命令下的近身侍从多达百人,有时候还祸及到家族的文武官员。

  战功卓越的大将明兰前一天刚刚凯旋,就因为在觐见时候鞋子弄脏了总长府漂亮的地毯,紫川云立即象个玩具被人搞坏了的小孩子般又哭又闹,连声吼叫:“杀了他!杀了他!”结果一代名将明兰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处决了,给儿子留下的遗言是:“千万把鞋子擦干净点!”

  更冤枉的是:第二天一觉睡醒,紫川云问左右:“明兰怎么还不来见我?我等他好久了!”侍卫们面面相觑:他完全不记得了昨天的命令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紫川云的健忘症越发的严重了。功臣贵族们最怕的就是接到紫川云的传话:“老朋友,好久不见你了,进来陪我聊聊天吧!”——听命进去的话,万一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命令,就会大喊大叫:“刺客啊!你不宣而入,是想举逆行刺我吗!”不进去的话,万一他还没忘记自己的命令,就会很生气:“你竟然无视我的意旨,对我如此轻蔑!赐你自尽好了!”

  在他的积威下,无人敢反抗,家族上下无论官员还是贵族,无不战战兢兢,度日如年,心中都存有一个不能出口的愿望:紫川云早点死就好了!偏偏事与愿违,紫川云晚年虽然身体很差——夏天会感冒冬天会中暑——却就是不死,苟延残喘的活到了九十八岁!很多盼他死的人都等不及了,只好自己先死了。

  结果旧王去世新王继承交接的时候,贵族们联合发动了政变,说:“权力不能单集中在你紫川一姓那里!不然我们的生命、地位和财产都毫无保障!”

  事情眼见要演变成流血内战了,幸好接任的新王紫川星英明,他深知道如果在此时爆发内战的话,成立未久根基不稳的紫川家族会就此覆灭的。何况贵族们的要求也不过分,权力过于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无法节制将会形成腐败和专横,也不利于紫川家族将来的发展。

  他通情达理与贵族们商量,同意改变家族政治制度,成立元老会。元老会议由来自个行省的民意代表组成(绝大部分是大贵族和地主豪门)。同意元老会议具有监督家族行政运作的权利,对总长的命令觉得不妥当可以修改,甚至在必要时候可以弹劾、撤换总长。

  为了保证家族血脉传承,紫川星加了一条:“无论如何弹劾撤换也好,坐总长位置的人必须具有紫川一族的血统的!”贵族们也同意了。

  后世的历史学家大多认为:元老会议等于悬挂在当权者(历代总长、总统领)头顶上的一把锐利的魔剑,让他们明白自己头上还有更高的权威,时刻警惕自省不敢太过胡作非为。在制衡总长权利、防止官僚系统腐败、主持正流、反应民众心声、提高民主化程度、维护家族统治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危急关头,还起到了维护家族历史传承的重大作用。例如在紫川远星战死后,元老会议破除父子继承的陈规,确立紫川远星的弟弟紫川参星为总长,确立紫川宁为第一顺位继承人。

  唐辉写道:“如果不是这样,而是墨守成规让年纪轻轻且不通事务的紫川宁继任的话,上台不到两年就肯定就会被心狠手辣的杨明华纂位害死。而元老会慧眼选定的继任总长紫川参星不但坚忍深沉,在手段的狠辣方面也与杨明华不相上下,惟有他才能对抗狼子野心的杨明华——也因此,光明王得以脱颖而出,推动家族百年气运——元老会议在此过程中功不可抹。”

  尽管后世给予给予元老会议如此崇高的评价,但是处于当时的人们,可没有一个对元老会感恩戴德的,他们对于元老会议的普遍评价是:“这是一群妨碍我们做事的苍蝇——绿色的大头苍蝇。”甚至名将斯特林在听说元老会议已经召开时候竟然有“在这个时候开元老会,真是天灭我紫川家族啊”的感想。

  元老会议的召开是举国轰动的大事。当年的睿智的紫川星为了防止元老会议为野心分子所操纵把持,对后世子孙的统治构成威胁。他苦思:“如何能使元老会议既发挥对权利的制约和监督,又不能架空总长、成为第二个权利中枢?”

  幕僚的一句话提醒他:“大人,自古以来,会议的效率与参加会议的人数成反比的。要想有效率的决定任何一件事情,参加决策的人绝对不能超过五十人。”

  紫川星恍然大悟,他当即就决定:“每界元老会元老人数是五千人,每次会议必须有全体元老的五分之四出席才能召开,每个会议决议的通过必须有参加会议人数过半赞同才能通过。如果有关弹劾总长提议,必须由参加会议人数的五分之三同意才能通过。”如此松散、决策缓慢的权利机构,势必再难以对集中、决策迅速的总长权利系统产生威胁,但是谨慎的紫川星还是决定了再加一条:总长自身亦为元老会成员,他一人拥有十票的投票权。

  帝国历779年的十二月初,紫川家族第七十八次全体元老评议大会提前召开。

  本来应该是在明年八月份才召开的会议,据元老会的萧平议长这样子说:“因为今年发生了杨明华叛乱、远东事变这么多的事情,在这个风云变幻、历史转折的关键时刻,代表紫川家族广大民众利益的、被被广大人民寄托以厚望的元老会以及各位元老们怎么能坐观袖手?!”

  各位参加会议的元老都表示:“对,我们说,是这样子的!”——五千个人每人表态说一句话,第一、二天的的会议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而帝林的说法是:“操!他们只是太闲了无聊,在家里呆不下而已!”——一向胆大包天的他这次也只敢跟哥普拉偷偷摸摸的说。

  不止他,就连当年跋扈一时的杨明华在风头最劲的鼎盛时期也不敢得罪违背元老会,因为元老会议不但在制度上是家族的最高机构,具有最高决策权,在现实中,如今的元老会议也是汇集了来自家族七十九个行省的贵族、豪门的实力代表,无论是在政治、经济各方面他们都拥有强大的实力,足以左右家族命脉。就连当代总长紫川参星当年也是由元老会大力扶持而上台的,对他们也不得不毕恭毕敬。

  会议的第三天终于可以进入了正题。来自洛克辛威行省的元老发言,提出一个大家都很关注的问题:今年家族的经费开支严重超过预算了!虽然说远东叛乱了,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超支了一倍多!前几年与流风家大战,动员的兵力比这次还多,但也没见超支这么厉害的?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会不会统领处的某些人、在某些时间、某些环节上借机中饱私囊,大发国难财?

  元老们都同意: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有人提议:“彻底清查军务处、后勤部等花钱大户的今年的来往支出帐目,弄个水落石出!”经过连续两天的举手投票,通过此决议。

  萧议长宣布:“从现在起,后勤部、军务处的所有物资、金钱都被查封冻结,等候元老会派人检查!成立‘检查军务处、后勤处财产委员会’,委派十名元老担任委员,负责此事。直到检查完毕,两部门才能重新开始运作!”

  元老会一片欢欣雀舞。他们倒也不是对军务处和后勤处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因为元老会议三年才开一次,平时也没什么人理会他们,现在终于“一朝把权掌,便把令来行!”

  找个机会想试一下手上的权力到底好不好使——就象小孩子有了双漂亮的新雨鞋就天天盼着下雨好穿出去,如果实在不下雨的话,晴天他也穿了。——元老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第一次行使权力的结果。

  结果很让他们失望:第二天,前去查封的元老们就鼻青脸肿的回来了,向同事们诉说自己作为尊贵的元老会使者所遭遇的不幸:他们来到后勤部,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一个看起来很冷的女人上下那样把他们打量一下(象看马路上的性病专医广告那样看他们),然后下巴一努,几个膀宽腰粗的卫兵就走了过来,提着他们的脚——跟提着菜市买来的小鸡似的——把他们“请”了出去(丢垃圾袋似的一扔,“砰”的把门关上。)

  元老会因为愤怒而了!竟然有人敢于公然挑衅元老会的尊严和权威!要知道,连总长紫川参星都要对他们恭恭敬敬啊!这个行为比把十万人腰斩还要可恶,比流风霜、杨明华和全体远东叛军加起来还要可恨!经过迅速调查,终于确认这个罪大恶极的女魔头叫作哥珊,目前是行政处处长,战时兼理后勤部。

  元老们立即开始投票表决,通过临时决议:撤掉哥珊的一切职务,把她开除!行动十分迅速,八个小时不到就作出了决定!——随带着还成立了“调查哥珊罪行委员会”、“惩治哥珊罪行委员会”——并且命令总统领罗明海必须马上到元老会接受质讯,给个交代:“你到底是怎么样管教部下的!”如果交代得不够满意的话,他们就连罗明海也一块撤了!

  罗明海来得飞快,他可知道这群大爷是得罪不起的。

  罗明海由衷的赞成元老会撤去哥珊的职务(那有什么关系,只等会议一结束,他就可以把她官复原职)痛心疾首的表示: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发现哥珊是条隐藏很深的美女蛇,让她卧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幸亏各位元老阁下神目如电,一眼识破她的伪装,纯洁了家族的公务员队伍。他代表统领处感谢大家!!

  掌声如雷,元老们交口称赞:“这位罗明海总统领还是很识大体的嘛!”

  “但是,”罗明海话风一转:“哥珊诚然罪无可赦,但在她背后还存在着更大的元奸巨恶!此人心狠手辣、杀戮无辜、野心勃勃、满手血腥——这些都算了,我们可以不计较!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经常捏造事实、恶意中伤、污蔑诽谤我们最最最神圣的各位元老大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啊!——可以肯定,哥珊的行动就是他在背后指使的!!——我罗明海吝为家族总统领,闻听到此种狂徒恶言,激愤痛心到寝夜难眠,却因为此人权势熏人、一手遮天,我官轻职微,无力对他进行惩制,十分内疚啊!”

  元老会议大厅内,五千条嗓门雷鸣般狂吼:“他是谁?!说出来,将他碎尸万段!!!”

  罗明海很为难:“这样不好吧?他毕竟也是我的同事,外面人不明真相,还当我喜欢在背后乱说别人坏话呢……”

  “说出来!说出来!!不许你包庇他!!!”

  罗明海被逼得没办法了:“既然你们非要这样的话,那我就只好……”

  那个狂徒的名字叫帝林。

  元老们当即成立了“帝都流血夜罪行调查委员会”、“远东大屠杀罪行调查委员会”、“帝林贪污受贿罪行调查委员会”、“帝林目无法纪罪行调查委员会”等二十一个委员会,四百多名元老欢天喜地的担任了委员:“终于有事情可干了!”

  元老们发出质讯文,要求帝林马上来到元老会进行听证。

  帝林按时出席了听证会。并非想象中那种满脸横肉、粗俗不堪的狂徒,帝林衣裳朴素整洁,举止娴熟,元老们一见就大为好感:“此人相貌秀美,语调温柔,细声慢语,还很容易害羞,面对面跟人说话时甚至会面红低头——这么个比女孩子还要女孩子的人,真的是罗明海嘴里的满手血腥的暴徒吗?”

  帝林的话也很让人相信,他诚恳的说:“真的不关我事的。大家想想,哥珊是统领处的官员,我是监察厅的首脑。而统领处历来和监察厅势同水火,怎么可能是我指使哥珊干下这种万恶不赦的罪行呢?”

  说得似乎也有道理,但是:“为什么总统领罗明海一口指证是你干的呢?”

  帝林比女孩子还要光洁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绯红:“这个……大家能不能不要问了?这事情有关罗明海与我的私人隐私啊!”

  元老们的好奇心被煽动了起来:“不行不行,你非要说!”

  帝林犹豫着,迟疑着,口张了几下,最后开口说的还是:“我怕啊……说出来罗明海会杀了我的。”

  元老们一齐保证:“我们全体元老会为你做主!”

  劝说了好久,帝林最后才吞吞吐吐的给元老们提示:大家有没有注意过,罗明海的眼神呢?有没有在里面看到点很……很那个的东西?有没有发现,当罗明海提到我的名字时候,他的整个表情、神态、说话语气都变了?

  经他这么一说,元老们才回忆起来:“是啊,那个平时很深沉很冷静的罗明海,一说到帝林名字的时候,整个人都变样了,好象公牛看到块红布似的,眼睛里都要喷火了,难道说……”

  帝林郑重的点头:“你们猜得没错!是这样的!”

  “真的是那样的?”

  “就是那样的!!罗明海是个变态被虐待狂!他是同性恋!”帝林坚决的说:“他对我怀有种很不正常的感情,对我多次进行性骚扰!甚至对我提出我种种无耻的要求,要挟我说,如果不答应的话,他就要打击报复我,让我好看!”

  元老们张大了嘴:“所谓‘无耻的要求’是……”

  帝林鼓足勇气红着脸说:“他要我跟他骑木马!”

  “哦!”

  “还有滴蜡烛!!”

  “哦,哦!!”

  “甚至把他捆起来用皮鞭抽,跪下来求我说‘女王殿下,惩罚我吧’!还说要玩喝尿游戏!”

  “哦,哦,哦!!!”元老们听得如痴如醉,一个个露出悠然神往、很羡慕的样子。

  帝林语气一变:“当然了!我帝林身为堂堂好男儿,家中还有贤惠的妻子,当然不可能答应干这种无耻下流的勾当!从此他就对我怀恨在心,处处找机会打击报复我!甚至还派手下哥珊来侮辱各位元老大人,却诬陷是我指使的!”

  元老们恍然大悟:“对啊!哥珊明明是罗明海的部下嘛!刚才怎么我们就没想到呢?”

  再看看帝林的“娇艳容颜”,已经气愤伤心到“花容失色”了……

  他们当场就相信了!

  大家破口大骂:“罗明海这个衣冠禽兽!”(前一天跟罗明海握过手的元老赶紧去找消毒水洗手,生怕已经被传染上那种以“A”开头“S”结尾的不治之症了。)语气虽然愤怒,心情却很激动:堂堂家族总统领竟然是个变态的同性恋!?这下子回到家乡可有大新闻跟左邻右社说了!!!

  大家鼓励帝林:“不要怕,都说出来!元老会为你做主!罗明海敢动你一根寒毛,我们阉了他!”

  在大家的鼓励支持下,经常被罗明海性骚扰淫威压迫已久的帝林,壮着胆子告诉主持正义的元老们:

  罗明海不但道德败坏私生活糜烂——他常常找些未成年的女生一起玩“皇帝”游戏;晚上还喜欢穿上水手裙抹上胭脂口红在公园逛来逛去问人家:“朋友,你寂寞吗?”——而且他在公务上也是极端不称职的!在远东叛乱初期,他拒绝了帝林提出的合理措施建议,故意旁观坐视叛乱势力坐大,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

  “大家好好想一想,罗明海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帝林意味深长的说,用恫恫有神的目光启发元老们。

  “是啊,到底是什么呢?”元老们议论纷纷,经过长达五个小时的讨论,终于得出结论:“很明显,罗明海是大叛贼杨明华的余孽!他继承了杨明华的罪恶野心,与远东的叛贼勾结,借叛乱之机抽调家族主力军队前往远东,严重削弱家族的实力,只待时机一到,他就要象雷洪一样,对家族公开举起叛旗了!同时他又利用总统领身份,网罗党羽,大肆侵吞贪污家族的经费,为将来的反叛做准备!这次的哥珊事件就是一个信号!”

  帝林却有些不敢相信:“你们说罗明海贪污、受贿、调戏女生、玩SM游戏、在女更衣间偷窥什么的我都相信,但是说他想造反……我看他还没那么坏吧?”

  元老们很生气:“帝林啊,归根到底,你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在统领处潜伏着那么一条野心狼,你身为监察厅首脑,对此居然丝毫不觉察!失职啊!!!”

  面对元老们语重心长的批评,帝林惭愧的低下了头,表示:“没办法,自己就是太善良了,把别人设想得跟自己一样好,所以常常受骗。各位元老大人明察秋毫,看出罗明海大奸大恶的本质来,揭发了这么一条野心狼。国家之幸啊!!!”

  会议一直开到晚上上,元老们迅速通过决议,成立了“罗明海性骚扰案件调查委员会”、“罗明海造反谋逆调查委员会”、“罗明海贪污腐化调查委员会”、”罗明海道德败坏调查委员会”……一直到“罗明海随地吐痰事件调查委员会”、“罗明海大便完毕不搽屁股调查委员会”等六十一个委员会,一千三百多名元老喜气扬扬的当选了委员。

  落选的元老有点垂头丧气,但萧平议长安慰大家:“大家不要急,慢慢来!面包会有的,奶油会有的,新的委员会也会有的!”

  等帝林疲惫的走出元老会会议厅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等候在门外面的哥普拉上前迎接,目光躲闪着不敢与帝林对视.“干什么那种眼神?”帝林马上发觉了。

  “没什么,大人。不过您刚才说的,罗明海对您那个,还想和您骑木马滴蜡烛什么的……是不是真的啊?”

  帝林一拳把他打飞到街的对面去,揪着他领子厉声说:“下次你敢再提起这件事情的一个字,我杀了你!!”他秀美的面上布满杀气。

  哥普拉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点点头,和着血吞下了两颗牙齿。

  ※※※※※

  眼看家族的最高层的两位官员总统领和监察长在元老会纠缠不休,大打官司。下面的官员也有样学样,纷纷跑到元老会去,把自己的仇家给给告了。每天来到元老会告状的人络绎不绝,元老们忙得不亦乐乎,成立了多如牛毛的委员会,很快元老的数目就不够了,只得辛劳一些元老,一人兼任几个委员会的委员。

  一时间,帝都官司成风。熟人相见,相互招呼:“今天你告了吗?”

  人人都是原告,同时人人也都是被告。以总统领罗明海为例,他要在七十一个委员会担任原告出庭指控,同时他又要在八十三个委员会里面作为被告受审,每天要接到厚厚一叠的传票,内容五花八门——他不满地大吼:“为什么‘保护未成年女童身心健康委员会’和‘大力提倡母乳喂养宣传委员会’都要把我当作被告叫去?!”——整天就在这样一个又一个委员会之间疲于奔走,再无余力处理统领处的事务。

  唯一可以让他得到安慰的是:帝林比他还要惨,控告他的委员会多达一百五十六个!忙得帝林连进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家族上下大小官员整天忙着就是出庭、听证、辩论、控诉,无人再专心公务,各部门运行陷于瘫痪。唯一还能勉强坚持运行的只有哥珊领导的后勤部,她知道自己部门工作关系前方几十万将士衣食饱暖,是致关重要的生命线,绝对不能有一日停顿。虽然她已经被免职了,但在部下们的支持和罗明海睁一眼闭一眼的包庇下,她还是勉力支撑大局。最后被元老会发现:“哥珊这个死婆娘还赖在那不肯走!”一纸公文下去,她就被投入了治部少的拘留所里面,“看她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两个星期后,官司风发展到了颠峰。连一向颇有清誉民间口碑很好的中央军统领斯特林也被告了,原告是从远东千里迢迢赶来的一群半兽人、蛇族、矮人、精灵怪等各种族的长老代表,他们哭哭啼啼的向元老会诉说着:

  “俺们是对家族最最最忠实的臣民了!虽然和家族王军之间发生了些不愉快的事情,可那完全是误会!——那真是不幸的误会啊!俺们所针对只是当地的贵族,可是对俺们的仁君总长殿下,可是全心全意的爱戴啊!——哦,刚才俺忘记说了:俺们伟大的仁君总长殿下光芒普照大地,温暖了俺们的身心!太阳有一天会失去它的光辉,可是俺们远东各种族,是永远不会忘记仁君殿下的恩德的!俺祝愿最最敬爱的总长殿下永寿!

  刚才俺又说到哪里了?等下,让俺看下稿子,哦,是这样的:俺们和家族王军之间发生了些小小的误会,俺们已经认识了自己错误,幡然悔改了,不信看俺们忏悔的泪水!(代表们使劲的憋眼泪,憋啊憋啊憋啊憋,憋出了鼻涕和一个很响亮的屁)总之,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呢?俺们一再提出,大家不要再计较过去的那点小恩怨,和好算了,俺们不过一时走上了歧路,明明已经很真诚的在悔改了——请再看俺真诚的眼泪——可是,就有某个斯特林,就是不依不饶、死追烂打的,整天跟在屁股后面撵啊撵啊撵,凶残得很啊,把俺们杀得血流成河的,俺们明明已经说:“俺不来了!不想打了!’——不要误会,俺们远东人是最勇敢的,不是说俺们怕了那个斯特林,那是因为俺们尊敬总长大人,不与他计较——可是他为了立功,还是穷追不舍、死缠烂打的!!

  总之,都是那个斯特林不好,要是他不抵抗的话——哦,不对,俺说的是要是他不故意挑衅的话——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天下马上就太平了!俺们实在受不了了,请各位高贵的元老大人为俺们这些老实巴结的家族忠实的臣民做主啊!狠狠惩治那个斯特林,然后大家和好,齐心合力,把远东变成一个美丽的乐土!”

  远东的叛军想和谈!正在为居高不下的军费伤透脑筋的元老们大喜过望。经过一天一夜的和谈,元老会与叛军的代表达成了临时停战协议。

  元老会往远东发布军令:家族王军在远东的所有部队,一律保持原有战线不得移动;不得主动向叛军攻击;一切等候元老会与叛军代表们会谈结果后的进一步指示!

  同时元老会还召回了在远东的中央军军团长斯特林,要他回帝都接受质询:为何对远东民众如此凶残,是否为立功心切缘故,有意挑起战衅?

上一章:第七章 第六节 联合会议 下一章:第七章 第八节 重逢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