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玄幻奇幻小说

首页 > 玄幻奇幻小说 > 紫川 > 第七章 第六节 联合会议

第七章 第六节 联合会议

  当哥普拉回到监察厅时候,帝林正穿戴整齐准备出发,给一群监察厅的军官们训话:“听好了:眼神放凶狠点,表情绷紧点,口气粗野些,手按刀子上——今天哪怕路上有人问个时间,回答时候也给我带点杀气!”

  军官们轰然答应,纷纷捋起袖子横眉立目的,来回走动时候腰上蹭亮的军刀铿锵做响,一副凶神恶煞杀气腾腾样子,仿佛流风军已经打到了帝都城下。

  哥普拉明白:帝林这是准备出发去参加所谓的“联合报告会”了。这个“联合报告会”是由紫川参星提议并主持的,其目的据说是为了“增进统领处与监察厅部门间的沟通、了解,减少摩擦,团结一心,群策群力,共度难关!”

  但是照哥普拉的看法:“紫川参星根本是把油往火上淋,他压根就不想统领处和监察厅之间相安无事。如果单独把罗明海和帝林两人关在一个房间里面,他们不用酱油调料就能把对方生吃了——把这样的两个人聚一起谈什么‘群策群力’?!”

  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每次的“联合报告会”总是遵循着以下不变的会议程序:

  一、大家就坐

  二、紫川参星开场白(“时势多艰,大家务必化开私人恩怨,以大局为重!”)

  三、罗明海报告

  四、帝林冷嘲(“做得跟猪一样聪明!”)

  五、罗明海反击热讽(“不要脸的人妖!”)

  六、开始对骂(“……”“……”(此处被删去两百字)总而言之都是表示愿意跟对方的直系女性亲属发生某种不正当且不合法的强迫性肉体关系,并且还表示这完全是因为自己具有悲天悯人的慈悲胸怀,不嫌弃对方老丑。)

  七、说到激烈处,为表示对对方的无比轻蔑,大家隔着宽大的会议桌互相吐口水(大家都是内家高手,肺活量充足,口水吐得既急且劲,就是准头差点,有好多都浪费在了紫川参星身上)

  八、拿起茶杯砸过去(为了节省经费开支,每次开会前内务部都要把陶瓷茶杯换成不锈钢的,但还是弄坏了不少。后来哥珊做了幕僚长以后,对内务部说:“苯啊!你们就不会用纸杯吗?”)

  九、相互挑衅(“丫挺的你敢动我下试试!”“老子动了你又怎么样?”“丫挺的你敢动我下试试?”“老子动了你又怎么样?”“丫挺的你敢动我下试试?”“老子动你又怎样?”——类似“鸡生蛋”“蛋生鸡”似的哲学问题,可以循环往复直至无穷。)

  十、动手开打(紫川参星提醒大家:“会议时间不多了,大家赶紧回到正题来!”还沉浸在哲学讨论中的双方这才恍然大悟:“是啊,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该干正经事情了!”因为不能带武器进场的缘故,一个个赶紧抄起椅子动手——但有一次大家坐的都是沙发,而且是红楠木的,特别沉重——结果那场架打下来大家可累死了,相当于帮内务部搬了一次家。)

  十一、紫川参星拍着桌子怒骂:“你们这样胡闹,成什么体统!”(伴着说话声,大群禁卫军拿着警辊冲进来乱敲——管你位高权重,哪怕总统领、监察长什么的也照打——将群殴双方隔离)

  十二、各受一顿训斥,作出深刻检讨。

  十三、会议圆满结束。(收工下班,回家吃饭。)

  帝林对军官们凶狠的样子很满意:“对!就是这样!要从气势上压倒他们!”扭头发现哥普拉,眼中一亮,招呼他过来,问:“回来了?休假玩得还愉快?见到你伯父了?他身体还好?”口气很随意。

  哥普拉明白帝林的意思,恭敬回答:“有劳大人费心了。下官的假期过得很愉快,没留下什么遗憾。伯父身体好,他向大人您问好。就是最近因为我堂兄在远东打仗,所以我让伯父对那边——特别是德亚和伊里亚两个行省来的信件和人都多加关注,问清楚看仔细。”

  (“大人,事情办得很干净,没留下什么手尾。方劲统领对您依旧听命服从,我已经让他最近对从远东德亚和伊里亚两个行省的来信和来人都要仔细盘查,务必不使走漏风声。”)

  帝林看看哥普拉一身天蓝色的军法官制服已经给路上的黄沙风尘染成了褐色的样子,分明是刚回帝都没有回家休息就马上赶来复命了,赞许的点点头,心里赞许:“我并没有吩咐去检查信件,他却自己想到了。”

  可是帝林也知道,哥普拉正是紫川参星安排在他身边的探子。两人一直维持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帝林凡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都派哥普拉去做,对他极其的信任;而哥普拉也很清楚该如何完成对紫川参星的任务,每次写秘密报告时候都拿去问帝林:“大人,这个字该怎么写?我不懂,您能不能帮我看看?”

  “哥普拉,你累了吗?可以回去再休息阵子。”帝林问他。

  “不用了,大人。在这种场合的话,下官应该在您身边,不然就太不自然了。”哥普拉的言下之意是:我身为大人您的亲卫队长,在外面被称做“帝林的影子”。这种场合我居然不在您身边,万一紫川参星这个有心人见不到我,见了起疑心来追查我动向的话就麻烦了。

  帝林略一思索已经明白了哥普拉的意思,安慰的拍拍他肩头,意思是:辛苦了!

  哥普拉观察下随行人员,发现有几个身体瘦消、面黄肌瘦的人,跟帝林说:“大人,我们应该带点强壮点的人过去吧?这几位……”

  帝林笑笑:“哥普拉,你还记得吗?上次开会时候,罗明海故意挑衅,有一个好恶心的家伙口水吐得又多又远,我们吃大亏了!今天我们非报这个仇不可!”

  哥普拉惊讶,不明白这几个看上去面黄骨瘦的家伙如何能“报仇”,迟疑着说:“他们很会那个……那个吐口水?”

  “那倒不是。”帝林凑近哥普拉的耳朵边:“他们都是肺结核传染病患者。”

  双方都到场坐下。罗明海和帝林自动的在屋子里面相隔最远的两个位置坐下,隔在他们中间的是一排统领处的官员和一排监察厅的官员,双方壁垒分明,好象两排绝缘层似的把罗明海和帝林两个正负极隔开。紫川参星坐会议桌的首席,威严又慈祥的看着大家,好象一个大家长看着他不听话的两个倔强儿子。

  帝林皱眉,他在统领处的官员中间看到了紫川秀以前的长官哥珊副统领。哥珊素以能吏著称,以前开会都没有她的,这次罗明海却把她带来了,这可能说明罗明海今天真的打算正正经经的开个会议。

  帝林叹气,如果真这样的话,原来准备的战术就派不上用场了。

  紫川参星做开场白,内容几十年如一日般不变,一如既往地废话、空洞无昧。大家已经听过一千零一遍了,每次听还是得做出深受启迪、受益非浅样子,表示总长殿下说话意义深远,令人回味无穷。

  接着罗明海开始向紫川参星做统领处的最近的工作,其中的主要内容就是远东战况。罗明海刚说:“现在我读一下远东战区总司令明辉统领的报告。‘回禀总长大人及总统领大人……’”

  另外一边的监察厅众军官马上就异口同声接上去:“远东战局又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罗明海怒视帝林:“帝林,总长殿下驾前,你也不约束下自己的部下!”

  帝林漫不经心回答:“怎么?我监察厅的同事就不能在殿下驾前发表自己对远东战局的看法?碍你什么事情了?”

  罗明海气得条条青筋暴起——罗明海素来深沉,自从当了总统领后,更是讲究宰相城府,凡事不动声色,惟有碰见帝林时候,什么“深沉”“城府”全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帝林特别善于挑逗人生气。只要他用那种很特别的谁也模仿不来的拖长了的、带尾音的贵族腔调,带着副“老子就是这样,你拿老子怎么样?”的神态,漫不经心说上几句,再用眼角末梢轻蔑地扫对方一下——“能把死人气得爬起来再死一次,只要帝林愿意的话!”紫川秀曾经这样说。

  紫川参星打圆场:“好了好了,帝林,你就让部下安静点。罗明海,你就继续读吧。”

  罗明海狠狠盯了帝林一眼,继续读:“……回禀总长大人及总统领大人:远东战局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监察厅军官那边“嘿嘿”笑个不停,连统领处这边的人也泛起无奈的苦笑:自从明辉在罗明海的极力推荐下当了远东战区的最高司令以后,远东战局逢星期二星期四就会出现一次“最关键的时刻”,每到这种“关键”时刻,当然不用说的吵着要增兵增饷增补给了。

  罗明海:“明辉十月七日的报告是:“在这关键时刻,如果再不给我们增援——哪怕一个师团也好,我们的战线就要崩溃了!’”

  紫川参星不悦:“这个兵痞子,又在威胁我们了——跟他说,没有!”

  罗明海点头:“是的。我当场就回复他:“如果战线崩溃了,我第一个送你上军事法庭!’”

  紫川参星赞叹道:“说得好!就该这样!不过后来你为什么又派了增援过去?”

  “因为他后来又来报告说:“在这关键时刻,只要再给我一个师团,我就能让叛军崩溃!’”

  帝林在一边冷笑:“只不过换个说法而已,就被人家骗倒了。”

  紫川参星也微带责备的说:“是啊,罗明海,他只要一个师团,你也不用从西部边境一下子抽调了三个整编师团给他啊!”

  “他一共来了三次同样的报告……”

  帝林冷笑,抬头望天花板,一副“你蠢得没话可说”的神态,却不出声——那样子比说了什么更让罗明海气愤。

  紫川参星也哑然失笑,摇头感叹说:“远东真是个无底洞啊,前前后后我们都派了六十多个正规师团,近二十万民军过去,花了我们几百个亿的军费,现在还是看不到点结束的迹象。难啊!帝林,你在远东呆过,你的看法呢?”

  帝林恭谨回答:“大人,下官认为目前已经不能再从西部边境抽调兵力了。目前西部边境我们与流风家的兵力对比已经达到2:3了,在有些防线地段已经出现了1:2的危险比例。如果再抽调兵力的话,西部防线就显得太空虚了,万一引得流风双那个女魔头起坏心的话,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紫川参星点头:“言之有理。虽说流风家目前在闹争权夺利,但是我们也不能太大意。但是如何回复明辉的增援请求呢?”

  “这就要从新组建的民军师团中想办法了,殿下。”帝林明知道罗明海是负责民军筹建工作的,故意把难题踢过去。

  罗明海硬着头皮回答:“大人,最近由于已经是收获时节,民军大多都留在家中收割庄稼,来应征的越来越少了——这种状况等收获时节过了以后可能会有好转。”

  紫川参星皱眉:“这样啊……军情如火,不能等啊!能不能筹建一两个师团的雇佣军呢?这样比较快点,战斗力也比一般的民军强。”

  罗明海一时候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具体情况,能不能批准哥珊来谈下。”

  紫川参星同意。

  哥珊站起,先向紫川参星鞠躬致意,神态自若,语音响亮:“回总长大人、总统领、监察长三位大人的问话:如果要成立雇佣军团的话,估计一个雇佣军师团的成立费用为一亿一千万,每个月的常规维护费用为三千万。而一般常规部队的成立费用不过五千万左右,维护费用仅仅为每月七百万左右。而经过元老会的审核,我们今年的军费开支是一百七十八亿三千二百万,由于远东战事,严重超支,已经花到了三百三十二亿五千一百万。现在还只是十一月初,到来年一月新的财政年度时候,还有将近两个多月时间,我们估计会花到超过四百亿。如果还要成立昂贵的雇佣军的话,只怕到时候我们难以跟元老会交代。”

  哥珊说得干脆利索,十几个详细数字脱口而出,无愧统领处第一“能吏”之称。

  帝林听着哥珊简练的报告,心思却不在报告上:哥珊与罗明海之间的关系颇有意味,哥珊素来以才干和大胆直言著称,凡是有她看不顺眼的,无论对方地位多高,她照样让他下不了台。有次甚至因为意见不合,她当众就敢把自己的直属上司罗明海骂个狗血淋头,两人吵得面红耳赤,旁观者看得脸色发白——但事情过后,罗明海还是照样维护哥珊,甚至在上次帝都动乱时候哥珊表态失误也是由罗明海保了下来,现在还极力推荐她接任幕僚长的位置——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就是统领处第一位女性成员了。

  帝林沉思:“除去和自己间的恩怨不谈,不得不承认,罗明海倒是很具有爱惜人才的的宰相胸怀的,而且善于民政、军务后勤工作,而且也不怎么贪婪,不弄权——他当这个总统领倒也不算差劲到哪里去,至少比他的前任强上好多,只可惜,他与自己势同水火……。”正在沉思中,却听见紫川参星对哥珊发问:“那照你的意思,我们现在是不宜成立新的雇佣军队的了?”

  “是的。”哥珊毫不犹豫回答:“不然赤字太严重,无法跟元老会交代。”口气硬梆梆的,毫无其他臣子回答时候那种委婉、恭敬和谦卑的神态语气:“总长圣明,容下官发表一点浅薄俗见…………”

  帝林苦笑,心头猜想:“难怪!即使有了罗明海的大力推荐,这样的脾气,她也是很难坐上幕僚长的位置的了。”

  紫川参星果然不悦,没有出声。

  罗明海赶紧转换个话题:“总长殿下,明辉还有个大规模作战计划来让我们批准实施。计划代号“蓝月”,估计要动用到将近四十万部队,包括了黑旗军、中央军的全部主力还要加上二十万左右的民军。这么大的行动明辉自己一个人不敢自作主张,要请示总长殿下。计划如果顺利的话,有望在今年结束远东战事!”

  如他所料的,紫川参星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过来了:“哦?什么计划?说给我听听。”

  “是,殿下!”罗明海回头招呼个参谋军官:“把作战用地图打开。”

  明辉的计划是这样的:远东叛乱军队的中坚和死硬分子大多都已经集中在了云省的广袤的丛林和山地里,正在想冲出云省来。明辉和斯特林的部队都曾经在云省的森林边缘地带布防拦截他们。由于家族王军大多是来自家族腹地,在森林地区由于不适应环境,作战相当困难,伤亡也大。明辉的意见是:干脆放开路,由黑旗军佯败把叛军引诱到蓝河与灰水河交叉的三汊河平原地带。然后黑旗军渡河,然后把桥梁拆掉,再在河的对岸布防,让叛军无法渡河。中央军和方劲指挥的民军从叛军后面出现包抄。三汊河平原两面临水无路可走,叛军唯一的出路又给中央军和民军围困了,不用一个月,叛军就会被饿得撑不下而自动投降的。把这批叛军的主力除掉的话,远东各地的叛乱就不难平息了。

  帝林还没听完就明白了,冷笑一声:“真不愧是明辉订的计划啊!”

  他接着跟紫川参星解释说:“殿下,下官以为这个计划很不公平。明辉的部队过了河,只要把桥一毁,叛军势必难以渡河追击。而当叛军被在三杈河被围困无路可走时候,为求生路,势必做困兽之击,那时侯承受叛军拼死反扑压力的就是在平地布防、无险可守的中央军了!——而明辉只需要在蓝河对面悠闲的“布防”,拍着手喊:“斯特林——加油!”就够了——这样来说对斯特林太不公平了。”

  紫川参星还没有说话,罗明海已经抢着说了:“斯特林统领阁下深明大义,已经同意了这个计划。”

  帝林强辩:“那是斯特林阁下知其难而为之,精忠体国一片苦心!总长大人乃当今仁君,最为体恤臣下,必然不会同意让斯特林独力承当如此苛刻任务。”

  “怎么是独力承当呢?不是还有方劲的民军在协助防守吗?”

  “哈,罗明海。你搞的那些民军——我一个师团就能把你们十万人打得满地找牙齿——总长殿下,民军虽名为协防,但是主要的重担肯定会落斯特林那边。可怜斯特林部队一直战斗不息,经历诸次战役,伤亡已经很重了!不能光让帝都子弟流血啊,殿下!斯特林部队负责诱敌好了。就让明辉的部队来担任这个任务如何?”

  “帝林你胡说八道!中央军不是刚刚结束休整从德亚省区回来吗?黑旗军杀敌数目也不少啊!上百万呢,比斯特林还多!”

  “罗明海你这个猪头懂个屁!全世界都知道明辉在虚报军情,就你还一意维护他,你到底有何居心?!中央军伤亡率在35%以上,这么大的损伤岂是一两个星期的休整能补回来的?——你不懂军事就给我乖乖闭上你的鸟嘴!”

  “帝林你这狗屁凭什么说明辉虚报?就你这厮你也敢说自己懂军事!不就是杀了几个老百姓吗?嚣张个鸟!我……”

  “够了!”紫川参星一拍桌子:“都给我住口!”

  帝林和罗明海一齐鞠躬行礼,为御前无礼表示谢罪。

  紫川参星出了口粗气:“早晚给你们两个混蛋气死。”,扭头看哥珊:“哥珊,你怎么看?”

  大家都很意外:紫川参星刚才神色间还对哥珊很不满似的,现在竟然放着在座那么多高官将领不问,特意征求她的意见。

  帝林却是心下雪亮:在座那么多人中,不是罗明海派别的就是自己派别的,也惟有哥珊不依附任何人,立场最为客观公正。

  哥珊站起来回答:“大人,下官不懂军事。不过大人既然垂询了,下官只能说:此地距离远东前线万里,文书来往得半个月,我们无法及时知道前线实情,实在不宜妄下命令,以免有贻误战机之失。”

  此番话说得有理而且不偏袒任何一方,争吵双方都不由得心中赞同。

  “那你的意思是……”

  “大人,远东前线明辉、斯特林还有方劲三位统领大人都是久经沙场熟知兵事的老行家,并非无能之辈。我们只需要做好后勤补给工作,指挥作战的事情就交给专家来做好了。跟他们说:“以尽快结束战事为目的,一切相机行事。”我想三位统领大人身临其境,应该知道如何应付处置,不必我们多加饶舌。”

  “这话说得在理!帝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眼见紫川参星主意是已经打定了,实在不适宜再反驳了,帝林躬身道:“哥珊阁下言之有理,下官敬服。”心中遗憾:“罗明海这个庸才竟然有这么出色一个部下!明明是帮他说话了,还不露半点痕迹,理由还很光明正大——我部下怎么就找不到这样一人呢?”

  “好,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批准实施“蓝月”计划,马上起草文书加急送过去。还有,哥珊,军粮补给的事情你得一手抓起来,这真的是关键时刻了,不能出漏子,否则就真的全功尽弃了!——难得今天大家的会议开得这么和睦成功啊!这就对了,要顾全大局,要……”

  这时候内务部的李清旗本匆匆闯进会议厅来——会议进行中且总长正在说话,这是很失礼的举动。大家正惊讶,她走过去在紫川参星耳朵边说了句话。

  “什么?”紫川参星失声叫了出来,当即站了起来,立即又坐了下去,脸部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着:很明显是来了个很坏的消息。

  面对部下们询问的眼光,紫川参星一字一句说:“元老会萧议长通知我:三年一次的元老评议会在今年提前召开,就在下个星期二开始。”

  罗明海、帝林一起同声痛骂:“他M的!”——这还是家族总统领和监察长首次达成了一致意见。

  紫川参星脸色沉重:“真是不幸,屋漏逢下雨,米少又沾锅——事不宜迟,马上把命令传下去!加急通知明辉:一定要在元老会议开始干预前把蓝月计划给执行了!”

  远东瓦伦要塞,方劲接到八百里加急文书,拆开看,马上就骂开了:“狗娘养的!元老会又要开了!”

  云省前线,联合指挥部。一个勤务兵快步走过来:“回禀两位统领大人,八百里加急!”

  明辉接过来先看,只说了一个字:“操!”转而把信递给斯特林,“你看看,那群混蛋在帝都瞎搞!”

  斯特林默默的看完了信件,却不出声,抬头昂望苍天,只见乌云密布,眼看着就有一场暴雨将致,心头忽然起了一个念头:“难道真的是天灭我紫川族吗?”

上一章:第七章 第五节 正义 下一章:第七章 第七节 元老会议

 

· 推荐:乡村小说 官场小说 商战小说 权谋小说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趣知识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