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掩门:女人守寡

作者:依旧起舞

  还没有等思远看清那女人的长相,布袋就从他身边哧溜一下子跑开了,真是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家伙。
  不过,布袋手指的那个女人真是朝着自己而来。来的不是别人,却是那个白寡·妇银屏。
  “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思远有些惊魂未定的向她问道。
  今天接连来到这个院中的黑寡·妇姐妹和二牛媳妇,让思远对女人有些神经过敏起来,一见到银屏走到院子里,就莫名的起了一阵紧张。
  抬眼看了思远一下,银屏声音柔柔的:“怎么,我这个时候来不可以吗?”
  用手拍了拍胸口,尽量使情绪稳定下来,停上一停,思远才回答道:“可以,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
  “如果我深更半夜的来呢?”白银屏的话音里带着极大的挑·逗意味,使得思远下面不能自控的又膨胀起来。
  那天第一次来到茅草沟,在白银屏家打听刘天成下落时。她的几个媚笑,让思远情绪亢奋不已。以至于临出门时,连站立都成了问题。
  明明说了告辞的话,身子向上起了一起,却又落进了座位里。这让白银屏有些不理解。不过她毕竟是一个过来人,很快弄清了发生在思远身上的真实原因。她就借故出了屋门,躲在了院子的暗处。后来,她就看到思远弯着个腰,向外有点着急慌忙的奔逃。他那副狼狈的情形,差点没让她笑岔气。
  将眼睛在思远脸上扫视几遍,看他又有些羞惭的意思在脸上,银屏知道那一定是他的身体某处又有了变化。就把身子往他身边凑了凑,轻声说:“我昨天晚上等着你呢?你怎么没去?”
  怎么没去?自己是想去的,只是好事耽误在了刘布袋那个家伙的手里,还引来今天的一大堆麻烦事。
  只是他嘴上讲的却是另外一番言辞:我好歹也是镇党委宣布的茅草沟的村支书,黑更半夜的,随随便便去单身妇女家里,让村里的群众知道,不太好吧?”
  银屏嘴里嗤的一声笑出来:“越是嘴上说得冠冕堂皇的人,往往心里越是装的鬼多。”说着,她的手似有意似无意的往外一甩,竟然碰到了他的如意宝贝。思远更加的有些受不了,真想扑上去把眼前的女人给一下子抱住,在她身上肆无忌惮一番。
  随之,她脸上微微上了一点羞红,现出的不自然的神情来。
  “你不愿意去找我,我可是很愿意来这里找你呢!”银屏眼睛又飘飘的过来,让人心里感觉特别的舒·服。谁知,说完这一句,不等思远做出反应,银屏是拔腿往外就走。他的嘴嗫嚅几下,想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这天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思远正打算在自己的小屋里做晚饭。就发现那个黑寡·妇的妹妹玉秀从外面走了过来。她穿着一件水红色的连衣裙,衬得身上和脸上红里透着白,白里透着粉,格外的可爱动人。如果不是见到她和刘天成在树林子里,思远一定会对她展开猛烈攻势的。可是,一旦知道她和刘天成之间的事,他心里便无限的失落,对于她的到来也就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女人对于男人来说,是不容分享的。反过来,男人也许不是女人之间可以共享的吧。
  看得出,她是特意装扮了一番才上门来的,不过思远对她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姐姐,让我来喊你去家里吃个饭。”
  玉秀说得极是亲切,好像她已经和思远成了一家人。
  “不了,我自己会做饭。”思远淡然的应一句,就开始锅碗瓢盆的叮当起来。
  见自己的到来并没有引起思远的足够重视,玉秀有些不甘心,就把身子又向他身上贴过去:“小王哥哥,走嘛,走嘛!”
  她的声音腻腻的,让人身上酥酥·麻麻,思远很明显的觉察到了自己的下面又不安分起来。最近这个小东西不知怎么啦?仿佛对女人有特别的感应,但凡女人离自己近一点,它便想有所表现。
  只是表面上,他尽量使自己非常平稳的对玉秀说:“谢谢你和姐姐请我吃饭,我真的不去。”
  “你为什么不去?”玉秀着急的喊出了声。
  “不为什么!”思远看似说得清淡,其实心里有无限的沉重,他真的替玉秀可惜。
  思远不答应去黑寡妇家吃饭,让玉秀很难堪。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当然读得懂他真实的意思。
  “我知道,你心里看不起我,才不同意和我一起去姐姐家吃饭。”她的眼泪一下子满脸满腮的流下来:“其实,不光你看不起我,我姐姐也看不起我。”
上一篇:10.一起一伏的耸动 下一篇:001 透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