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掩门:女人守寡

作者:依旧起舞

  茅草沟村在整个槐林镇最为偏僻,管区书记魏老歪经常骂这里是一个鸟都不拉屎的地方。
  魏老歪是葛沟管区的管区书记,在他的管区内,就下辖着茅草沟村。自从镇党委领导授权他做葛沟管区书记以来,他只去过茅草沟一次。
  那一次,并没有让他对茅草沟有很好的印象,好像只感觉到村里的娘们长得很漂亮。不管大姑娘小媳妇,个个都是面若桃花,身材惹火。让他心中直是感叹:这些女人生错了地方,如果是生在城里,她们个个都会活得很精彩。
  尤其是茅草沟村支书王天运的老婆,那真是叫一个人间绝色。她的乃子很大,屁股很翘,身材像绵软的小柳条,一摇一摆的,分外的惹人怜爱。她的一张脸粉盈盈的,就像细致的白瓷,让人不忍心去碰。生怕一不小心,会把她碰破了。
  第一次到茅草沟,村长王天运很是热情,让女人做了满满一桌子菜,盛情款待他这位新任的管区书记。在席上作陪的除了王天运之外,还有村里的村长和会计等人。
  他魏老歪的酒量有点大,当时桌上的几个男人竟被他一个人喝得东倒西歪的。王天运的女人有些看不过去,就嘲弄几个人:“几个人捆在一起不如一个,你们真是白当了男人!”她一捋袖子,一屁股就坐到了她的身边:“来,魏书记,让小女子陪你喝两杯。”
  一股女人的幽香沁入心脾,魏老歪就有些不能把持。他魏老歪之所以被人称作老歪,就是因为老想着把自己的下面和女人的歪到一块儿。
  他把酒杯一端,冲着女人一笑:“来,巾帼英雄,今天能和你喝酒,我魏老歪不歪难受。”
  女人的酒量真行,和他左一杯右一杯的喝得一旁几个男人直喊好。可是,魏老歪喝得真的想歪了,看着女人姣好的脸,老想着趴上去啃一口。好几次,他的手自觉不自觉的就往女人胸前高耸的地方去捞,都被女人端起酒杯轻巧的挡过去。最后一次,他的动作太大,一只咸猪手就不可阻挡的碰到了那片酥·软。
  虽然喝得有点多,可王天运是一直大瞪着两眼看老婆和魏书记喝酒。一见他竟然伸手摸自己的老婆,当时就急了,从老婆手中夺过酒杯,一下子砸在了魏老歪的脸上。
  从那以后,王天运看见他就像看见了仇人一样,弄得他再也不敢踏进茅草沟一步。
  他不去茅草沟,跟随他的几个镇里的包队干部也都不愿意去。因为王天运时时处处的同他魏老歪抵触,那几个包队干部,不管是谁领了他分派给的任务,到茅草沟都做不彻底。工作做不好,领导就会扣工资。一来二去,他手下的几个人就算打死也没有人肯去茅草沟。
  好在茅草沟天高地远,领导也不太把这里当回事。所以自他魏老歪当葛沟的管区书记,茅草沟就处在三不管的状态。
  只是,现在有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要他魏老歪想着把手再度伸到茅草沟,把那里给掌控起来。
  那个村支书王天运死了,陪着他一起死掉的还有茅草沟的村长。他们是去到镇上参加了一次镇党委会议吧,会后喝了点酒。结果回来的路上,驾着车载人的王天运,愣是把他的摩托车开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大货卡下面。估计是车速太快吧,整个车都钻到了大货卡底下,人当场就死亡了。
  王天运一死,魏老歪就有了松口气的感觉。他就把手下的几个人召集起来,跟他们商议,看派谁去茅草沟兼任那里的村支书?
  如今茅草沟的村支书必须委派,不能让他们内部产生。否则,以后就会出现第二个王天运来,让茅草沟的事务无法管理。
  可是一连商议了几天,也没有找出合适的人选来。大家心里都清楚,一段时间的不管不问,已经使得茅草沟的人成了刁民。过惯了无人管束的日子,突然再有人对他们发号施令的,他们岂会同意。
  手底下的几个人,跟随了魏老歪一段日子,硬性的派谁去,都是又给人穿小鞋的感觉。没办法,魏老歪只好把自己的苦衷讲给了镇党委的齐书记。不想,齐书记听后哈哈一笑,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老魏,别担心,镇党委一定大力支持你的工作,这个事就包在我身上。”
  改天,魏老歪正在镇政府大院的厕所里蹲坑,忽然间看到一个生面孔进入到了里面。二十来岁年纪,戴着眼睛,一副学生摸样。脸盘很端正,身材匀称细长,是一个长得很不错的小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