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五章 恩仇

  手指轻轻一动。

  恍惚间宁弈的睫毛似乎颤了颤。

  这一颤极其细微,似乎真的发生,又似乎只是凤知微的幻觉,她手指又是一震,即将涌出的内力,霍地收了回去。

  再低头仔细看时,宁弈还是深度昏迷的样子。

  北风狂猛的吹开车帘,劈头盖脸的打进来大片碎雪,凤知微没有动也没有避,更没有试图为宁弈遮挡风雪,任那些雪花纷纷扬扬落在自己和宁弈脸上。

  雪花遇热化水,沁骨的凉,顺脸颊流下如泪水。

  凤知微没有去擦,只是盯着宁弈,希望他被雪水凉醒,好让自己不要那么一次次面对为难的抉择。

  然而除了先前那似幻似真的眼睫一颤,宁弈还是没有任何动静,连冰凉的雪花落在脸上,都没能冰醒他。

  凤知微看着他脸上几乎没有融化的雪花,皱了皱眉。

  宁弈的旧伤疤,她曾经看见过,很狰狞的伤口,当时并不知道什么,后来整理娘亲遗物,知道了血浮屠最后一夜遭遇的一切,其中那个七岁的孩子,以成人也难及的心机和手笔,调换皇嗣,埋伏树洞,守株待兔,险些逼死养父和自己,最后要不是养父以三虎尸体炸伤他,伪作跳崖,也许自己早已不在。

  那个七岁孩子是谁,养父只告诉娘是个皇子,也不知道是哪位。

  她知道。

  宁弈比她大七岁。

  七岁之前的宁弈,神童之名惊动天下。

  七岁之后的宁弈,一场大病险死还生,之后光彩尽失,韬光养晦,一养便是很多年。

  长熙十三年的雪后,当她归葬娘和弟弟,在小院地下找出娘的一些早已埋好的遗嘱时,再回想当初废宫里看见的那道伤疤,便已经知道了一切。

  他是她的敌人,从一开始就是。

  便没有娘和弟弟两条命,也有养父和她的旧债。

  这样的旧事这样的局,想起便凛然森凉,怎敢抛却一份心,怎能抛却一份心?

  然而那片心,纵一日日逼着变冷变硬,想做那金刚琉璃石切割不动,终究经不得时日慢慢烘烤,生出只有自己知道的遍身裂口。

  有些事,想做和能做,相隔甚远。

  一生决断,只为一件事为难,痛彻。

  凤知微闭上眼,轻轻叹息一声。

  膝上的那个人,冰冷得毫无热气,凤知微不知道当初那炸伤如何就造成寒毒旧伤,不过从他以往口气听来,很可能是众兄弟做的手脚,而辛子砚,便是在他最艰难的时刻救了他。

  此刻他寒凉旧伤被引动复发,正逢天气转寒,忽降大雪,自己未必要亲手杀他,只要将他抛在这马车上,将车窗打开,把车子赶在不容易找到的地方,他便也难保活命。

  凤知微沉思了很久,手指轻轻在他脸上拂过,将那些雪花拂去。

  然后她站起身,将宁弈轻轻放在马车上,自己下车。

  她在雪地里,将茫茫来路去路都看了阵,将白色大氅紧了紧,离开。

  风雪茫茫,转眼掩去她的身影,而马车静静沉默在雪中。

  ……

  过了半晌,大雪中渐渐显出一个模糊的身影,向马车靠近,小白扬头看看,欢快的长嘶起来。

  来人手指竖在唇边,“嘘”了一声,小白立即缩缩头,闭嘴。

  白色大氅上银色的银狐毛扫着那人脸颊,黄脸垂眉,一副恹恹的模样,脸上还有几道擦伤,只一双秋水濛濛的眸子,透着柔软的坚定。

  赫然还是凤知微。

  她爬上马车,宁弈还没有醒,凤知微从怀中掏出几根紫红色的植物根茎。

  她体质内热,身上带的除了金创药便是寒性药物,不能拿来给宁弈用,只好上山去采点可用的药物,她记得宗宸提过,陇北等地山中有种红叶紫根的药物,性温,对寒症有极大的补益。她在山中转了好一阵子,才在悬崖石缝里找到几根。

  凤知微低头看看自己的靴子,沾满雪泥,质地精良的皮靴裂了道口子,沾着一道长长的泥痕,——刚才下悬崖摘药的时候,雪天石滑,无处攀援借力,皮靴底又沾了冰雪,脚下一滑,险些落崖。

  幸亏她反应机变,落下一丈后看见一块突出的山石,赶紧伸手抓住,这才免了一场祸事,当时情形之险,连她如今想起都觉得有几分后怕。

  将掌心简单包扎一下,她拿着药又犯了难,宁弈昏迷,无法吞咽,断不能就这么塞进口中,倒有可能将他梗死。

  犹豫了一下,凤知微脸上泛起淡淡红晕,随即无可奈何的将根茎在口中嚼碎,俯下身,轻轻撬开他齿关,将汁液哺入他口中,又在他胸口一拍一顺。

  宁弈喉间发出轻微的格的一声,有了吞咽反应,他吞下药物后,似乎恢复了点意识,下意识双唇一合,正和凤知微的唇腻在一起。

  凤知微以为他醒了,赶紧起身,唇边擦过他的唇,两人都颤了颤,凤知微脸上红潮微微一涌,之后脸色却又白了白。

  睡着的宁弈身子动了动,随即凤知微掌中一痛,那只包扎过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经握在他的手中。

  凤知微皱皱眉,想要挣脱自己的手,宁弈明明没醒,却下意识抓住不放,风知微抬脚,一瞬间很有想踢出去的架势,脚落在半空却最终顿住,半晌慢慢放下,叹口气,就势蹲下身,手臂一转,把宁弈移到了自己背上。

  马车刚才已经撞裂,四面透风,留在这里也受罪,刚才她找药途中看见不远处有个猎人住过的山洞,不如带他去那里避避风。

  她将大氅覆在宁弈身上,背着他一路上山,风雪里远远看来像个移动的巨大的雪团。

  跋涉半山,到了洞中,这个洞地势高,似乎经常有人住,地上铺着干草,壁上还有兽皮,甚至还挂着半壶酒。

  凤知微将宁弈安置在草铺上,生起火,将大氅盖在宁弈身上,宁弈始终紧紧握着她的手,她毫不犹豫将他的手捋开。

  火光映着宁弈的脸,看起来气色好了些。

  凤知微取下壁上的酒闻了闻,山间猎户的酒自然粗劣,却烈,她操劳半夜,闻着这酒不禁馋虫大动,然而回头看看宁弈,又忍住了。

  随即她拿着酒回到草铺前,用大氅和兽皮将宁弈盖得严严实实,半跪在铺前,手伸入大氅下。

  披风、袍子、裤子、亵衣……被她唰唰地一件件扔出来。

  仿佛还是那年暴雨中的夷澜宫,她也曾在废宫火盆前,在被底剥过人家衣服,不过这次比那次利落多了,果然有经验就是好。

  确定衣服差不多了,她抓过酒壶,拆去包扎的布,将烈酒倒在掌心,烈酒刺激着伤口,她痛得嘶嘶的吸着气。

  张开带伤带酒的手掌,再次探入大氅下。

  掌心触及大氅下光滑而有弹性的肌肤时,她的脸不可抑制的又红了红,一瞬间有些犹豫,然而那身体上不正常的温度让她很快收拾了心神,掌心平贴,轻轻揉搓下去。

  山洞火光熊熊,渐渐温暖起来,照耀着火堆旁的男女,他乌发披散安然静卧,苍白铁青的唇色渐渐泛出微红,她半跪他身前,眼睛微垂,看不见她的动作,只看见大氅在微微的起伏,四周安静得厉害,只听见风雪呼啸若吟,她的额上渐渐起了汗,火光里细碎晶莹。

  好半晌,凤知微才吐出一口长气。

  她按照宗宸教过的疏通血脉的办法,将他全身经脉都仔仔细细揉搓按摩了一遍,着重在旧伤附近多按摩了一阵,直到半壶酒即将用尽,掌心下的身体开始发热,心脏也恢复了有序有力的跳动,她才终于确定,危险已过。

  “没事了。”她喃喃一声,抹了抹额头的汗,举起自己掌心看看,伤口被这顿摩擦,磨得卷起泛白,一阵阵沾心的痛,她苦笑了下,自言自语道:“便当酒水消毒好了……”慢吞吞爬起来,将衣服又一件件给他穿好。

  手掌下的躯体温暖光滑,不复先前的冰凉僵木,感觉得到肌骨的匀停肌肤的饱满,感觉得到心脏的有力血脉的流通,感觉得到一切属于生命不属于死亡的跃动。

  她微微垂着眼睫,复杂的叹息一声。

  再把脉时,果然脉象已经稳定,再多不过一个时辰,他应该便可以醒来,后面的事,只需要好好调养了。

  凤知微探头看看天色,天快亮了,很快就会有人找来,再呆在这里反而误事。

  再次负起他,大雪团般挪下山,回到马车上,凤知微将门窗关好,穿好自己的大氅,将宁弈安置在座位上。

  她坐在他身旁,俯脸看着他,眼神里波光明灭,半晌,轻轻给他拉了拉衣角。

  “我走了,宁弈,等下你接应的人,应该就来了。”

  “我不要你记我的情,我们的纠缠已经如此牵扯不休,实在没必要再添上这一笔。”她淡淡的笑着,无意识的抚了抚他的脸,“恨我吧,下决心做我的敌人吧,不要再给我任何温情吧,也好让我学着恨你,让我不要再次犯傻救你,让我在再有机会时——能够不放过你。”

  宁弈没有醒来,呼吸却似乎急促了些,脸上泛起微微的红,他的手指在虚空处微微抓挠,似乎想再次抓住她的手。

  凤知微慢慢将自己的手挪开。

  她转头。

  转头的刹那,有一滴湿润的液体,落在宁弈徒劳张开的掌心。

  宁弈下意识的收拢手指,那滴液体,却慢慢洇在肌肤里,瞬间消失不见。

  凤知微拢紧大氅,挺直背脊,下了马车,一声呼哨,小白欢喜的跑来。

  凤知微爱怜的摸了摸它的头,翻身上马,背对马车的方向,扬鞭而去。

  白衣白马的身影,飞电一般跨越旷野,消失在一团灰白的飞雪天地间,如一道穿裂风云的闪电,将那辆静默的马车,再次留在风雪里。

  马上的女子,乌发飞掠,静而冷如雕像,眼神如一块深海的晶石。

  恍惚间多年前,青溟书院讲文堂里,当他的手指离开她的咽喉要害,她曾这么说:

  “今日你放过我,终有一日,我也会放你一次。”

  承诺今日毕。

  当初你以为那是一句笑言,唯有我知,不虚妄。

  她在风雪尽头远去,而身后,一骑也在风雪尽头迎向那辆孤寂的马车。

  马上人满头满脸都是雪,搭手于檐焦急的东张西望,霍地看见马车,顿时眼前一亮,从马上跃下,跌跌撞撞奔向马车,因为步子太急,绊着雪下的石头,狠狠跌了一跤,掌心顿时流出鲜血。

  她咬牙爬起,胡乱撕下一截袖子裹了裹掌心,再次连滚带爬的过去,一把拉开车门,随即发出一声喜极的欢呼。

  “殿下在这里!”

  车厢里,沉睡的人终于被这声尖叫惊醒,缓缓睁开了眼。

  他点漆般的眸子,在一瞬间的晃动和迷茫之后,落在了那女子被布包住的掌心。

  随即眼神掠过一丝疑惑。

  之前昏迷中记忆不分明,偶尔清醒也是短暂的一片恍惚,只隐约记得有人来了又去,记得手指触及过那人布条包扎的掌心。

  他支着额头,沉声问那喜极而泣的女子。

  “……是你救了我?”

  女子直直的望着他,看着幽黯马车里容色莹然生光的他,看着自己等了很久想了很久的他。

  良久,决然答:

  “是。”

  ==

  长熙十九年末,七皇子卷入陇北屠村案,陛下密令楚王宁弈前往陇北查探,却遭遇杀手埋伏,事后杀手被擒,押解皇宫由陛下亲审,审查结果没人知道,只隐约传出消息说陛下险些气得中风。

  这只是表面消息,寥寥几字,没有人明白那个风雪之夜的埋伏与袭杀,没有人知道那夜皇子们的陷人与被陷,也没有人敢于去推敲,既然有人胆大包天暗杀亲王,为什么就不能做得利落点,反而会被抓了把柄。

  也许除了局中人,只有那夜疯狂的马车驰过那山头的凤知微明白,在七皇子破釜沉舟以死囚和大军围杀宁弈的同时,看似单枪匹马的宁弈也调动了军队,等在不远不近的山坳,螳螂捕蝉,蝉飞到了螳螂身后。

  这件事的处理,同样被捂了下来,除了暗中的一系列处置,表面上的唯一变动,是在前方监军的七皇子被火速召回京,他将面对皇帝暴怒的质询,或者还有一些别的处罚。

  和这件引起窃窃密议的大案比起来,有个消息显得微不足道。

  圣缨郡主、顺义大妃应召回京。

  这个丧母丧弟又丧夫的女子,帝京早已忘记,此时想起,也不过一句“苦命”的评价。

  也正是这句评价,让对儿子们一个都不满意的老皇难得的起了怜惜之心,人对于命途多舛的女子总有一份哀怜,他对凤知微优加恩赏,好言抚慰,数次为她举办宫宴,并许她随意出入宫禁之权。

  凤知微扮演的凤知微,温婉乖巧,标准的大家闺秀,她并不敢过多的出现在老皇面前,以免他联想到魏知,但却碍不过皇帝的关切,回京不久,进宫倒有好几次。

  这次她又陪皇帝说话,天盛帝心情似乎不错,突然问她:“朕昨天听说,你上次回京,经过陇北,曾经路遇楚王?”

  凤知微心中一震,揣摩了一下才答道:“是有的,还遭遇了杀手导致惊马。”

  “京中流传你不肯救楚王,弃他于漏风洒雪马车之中,险些致他于死,可是有的?”天盛帝盯着她,语气很慢,眼神很重。

  凤知微一矮身,立刻跪了下来。

  “陛下。”她俯首于地,轻声道,“臣妇当时正在车中假寐,什么都不知道,只看见楚王突然被掷入奴婢马车,马儿受惊一路狂奔,臣妇惊惶无伦,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殿下昏迷不醒,臣妇一介弱质女流能做什么?何况臣妇孀居寡妇,戴孝不祥之身,孤男寡女私下独处,也于礼不合,无奈之下,臣妇只得弃车而去,想着遇见官府再指点他们去救殿下,只是臣妇不识道路,迷了方向,等到臣妇找到官府,那边已有消息说殿下得救,万幸殿下吉人天相,安然无事……臣妇怯弱私心,请陛下责罚!”

  “责罚你做什么。”天盛帝听见那句“什么都不知道”,眼神缓了缓,呵呵一笑,示意她起来,“你一介女流,那种情形早已吓坏,也怪不得你什么,下次遇见楚王,记得赔个罪。”

  “是。”凤知微低眉垂目。

  “老六确实吉人天相。”天盛帝话中听不出什么喜意,“幸亏有个对他死心塌地的人,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朕原本还不乐意来着……现在看来……也好。”

  他说得含糊,凤知微听得一头雾水,随即便见天盛帝取过一本大红烫金册子翻了翻,对身后屏风后笑道:“躲在那里不做声做什么?莫不是谈着你的喜事便脸皮薄了?出来吧。”

  “父皇尽取笑儿臣。”一人笑着从屏风后转出来,凤知微听着那声音,已经飞快的低下了头,饶是低头低得飞快,依然感觉到宁弈眼神近乎钉子般,在自己身上狠狠的钉了一下。

  “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天盛帝和蔼的指着凤知微,对宁弈道,“大妃有难处,你不要记恨,说起来她也算帮了你,不是她的马车带你去了陇北山下,也不能成就你和玉落一番雪中相救的佳话,听说京中都拿这编成故事,什么贤王落难飞雪中,秋氏女相救成佳缘,朕听着,说得还挺好听的。”说完便笑。

  “父皇取笑了。”宁弈半侧身向天盛帝行礼,始终眼角都没瞄凤知微,“儿臣自然不敢记恨顺义大妃。”

  凤知微垂下眼,缓缓上前一礼,诚恳的道:“殿下,当时臣妇又惊又怕,失了方寸,未能及时相救殿下,罪该万死……”

  “大妃何出此言?”宁弈虚虚一扶,眼神深深,“本王当时只是旧疾小恙,留在那马车里,被冷风吹吹也不至于丢命,还能提神醒脑,您一介弱质女流,手无缚鸡之力,又是孀居寡妇,戴孝不祥之身,孤男寡女私下独处,确实于礼不合,弃我而去,再合情合理不过,本王何敢怪你?万万不必赔罪了。”

  凤知微抿了抿唇,只觉得喉间干哑,半晌轻咳一声,道:“殿下宽涵雅量,知微钦服。”默默坐回一边。

  宁弈却已经转身,躬身接过天盛帝递来的大红烫金册子,天盛帝笑道:“好歹等到你操办喜事,叫礼部好好准备,务必热热闹闹,也好不辜负人家的一番恩情。”

  宁弈笑应了,天盛帝又道:“到时候赐字给你,总要给新妇一份体面……知微。”

  他突然唤凤知微,凤知微却是一副神游物外的样子没个反应,宁弈静静看着她,也不提醒,天盛帝叫到第三声,凤知微才“啊”的惊了一声,连忙请罪,“陛下……臣妇有点头晕……”

  “那就早点回去歇着。”天盛帝和蔼的看着她,道,“后日便是楚王纳妃吉典,朕想着,你还年轻,不要总在府里闷着,也该多走动走动,沾点人家的喜气,何况新妇还是你的表妹,你理当去贺一杯酒的。”

  凤知微抬起头,秋水濛濛的眸子掠过天盛帝和宁弈的脸,后者正微微弯腰,亲自双手奉上一份烫金喜帖。

  喜帖艳红,如那夜雪里的血。

  凤知微慢慢伸出手,接过了喜帖。

  微笑道:

  “好。”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