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四章 羊入虎口

  一夜北风紧,雪花逐对飞舞,先疏后密,渐渐地面覆了一层白。

  这种天气已经不适合露宿,护卫队长派人去找可以居住的人家或祠堂庙宇,得到的消息是没有。

  “怎么可能?”护卫队长焦躁的道,“这又不是穷乡僻野,离江淮也不远了,怎么会没有人家?”

  一个护卫犹豫了一下,才道:“大人,其实本来是有的,但是听说前不久这里出了惨案,闹鬼,附近村落的人都搬走了。”说着指了指不远处一个小村,在护卫队长耳边悄悄说了几句,那队长脸色立即变了变。

  “既然附近有村,那就住过去。”车帘一掀,却是凤知微发话了。

  “大妃……”

  凤知微已经不由分说的放下了车帘。

  护卫队长咬咬牙,一挥手,车队向那方向而去,不多时便到了一个小村,找了几间干净些的民居,便来请凤知微。

  “果然荒凉。”凤知微下了车,正想往民居而去,鼻端突然嗅到了一点奇异的气味。

  她停了下来,目光变幻,突然道:“不住了,我们走。”

  “啊?”护卫队长给她反反复复的命令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凤知微已经转身又回到了车上。

  护卫队长还愣在那里,凤知微已经在车上催促,“还不走?”

  护卫们无奈,心想贵人就是难侍候,只好再次收束队伍穿村而过,凤知微不住催促车队快行,只是落雪后的地面泥泞,总是陷住了车轮子,但凤知微也不开口说停下,众人忙得一头大汗,好容易行出几里地,凤知微回头看看那村落,叹口气道:“看样子也走不远了,附近有个林子,就地在马车上歇息吧。”

  护卫们如蒙大赦,赶紧将车马往林子里驱赶,而走了几步,忽听远处“咻”的一声,一簇金色的烟花射上天空,烟花照亮方圆数里,隐约刚才呆过的那个小村,人影闪动,厮杀不绝。

  烟花亮起处,鲜明的映出一个高大的身影,正持刀乱舞,然后被无数柄刀剑砍倒。

  像是一幕无声的皮影戏,却透出血淋淋的杀戮森然。

  众人怔怔看着那个方向,都保持着扭身的姿势僵住不动,想着要不是这簇烟花亮起,根本不知道后面发生了暗杀,要不是大妃警惕不肯在小村留宿,只怕现在自己这些人也卷入了这场厮杀中。

  此时此刻,在离官道不远的内陆城镇,几乎无所忌惮的发生这样的暗杀,就说明对方来头极大,这样的事卷进去,哪有好活?

  烟花一亮即灭,众人在黑暗中慢慢扭过头来,都觉得冷汗刹那间湿透了背心。

  “大妃……”护卫队长又惭愧又感激的低低喊了凤知微一声,凤知微一摆手,止住了他的话头,道,“我们可能并没有脱离对方埋伏的范围。”

  这话一出众人又紧张起来,护卫队长咽了口唾沫,道:“看来被偷袭的那边地位也不低,那金色烟花只有王公贵族可以用,附近官府看见那烟花,会赶来驰援的……”

  “是吗?”凤知微冷笑一声,俯下的眼神清清冷冷,“有人既然敢在这里埋伏偷袭,还怕什么当地官府?你看着吧,没有人会来的。”

  怎么会有人来?如果没猜错,这里就是七皇子属下屠村的地方了,既然在地方上屠村冒领军功,必然瞒不过当地官府,报功之时当地官府必定得了不小好处,可谓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今很明显是朝廷来使试图在周围查案,七皇子却想将对方阴死在死村,到时候随便推给流匪百姓甚至青阳教,一了百了。所以别说官府不会理,保不准还是官府通风报信。

  凤知微靠着车厢,静静听远处喊杀声,混沌的北风很容易将那些临死的呼叫卷没混淆,但是她还是听出了埋伏的人手不少,七皇子想必下了血本。

  刚才她在进村时,闻见了一点点药物的气息,不是毒药,倒像是某种极其寒凉的药材,宗宸曾经说过,有些药物用来做引子,对患有暗疾的人来说,比毒药更有效。

  所以她立即退出,向埋伏在暗处的人表示,不想卷入浑水。

  看样子草原大妃的马车标记,让对方也有所忌惮,至今还没有动作。

  前方的厮杀声,渐渐弱了些。

  是那些人已经得手了?还是……

  凤知微突然睁开眼,眉梢一挑。

  从另一个方向,有不少武功高强之士,正在迅速接近!

  是过去收拾小村的战场,还是终究不放心,来收拾自己?

  凤知微稳稳的坐着,手伸出车帘,对着外面打了个手势。

  这个手势那些朝廷护卫看不懂,属于她的暗卫却明白,立即无声的移动,占据了各类应敌地形,单膝跪地,手伸在背后,握住肩后露出的刀柄。

  朝廷护卫虽然不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也隐约知道将有事发生,那队长白着脸挥挥手,一队护卫快速猫腰过来蹲下,半跪在马车前,弓箭上弦,瞪大眼睛警惕的盯着浓郁的夜色。

  “咻咻。”一连串衣袂带风声掠过,朝廷护卫只觉得眼前一花,四面已经多了无数的蒙面人。

  护卫队长咽了口唾沫,站起身来,喝道:“来者何人!速速通名!这是呼卓大妃、圣缨郡主的……”

  “杀!”

  “杀!”

  两声命令同时截断中规中矩的自我介绍,一声出自蒙面杀手,一声出自凤知微!

  杀字出口,黑影灰影连闪,穿越乱雪飞雨,刹那间相遇在半空,狠狠撞在一起!

  “嚓!”

  蒙面人半空掣刀,雪亮的刀光惊虹般亮起,直劈对方头颅!

  “啪!”

  血浮屠暗卫不避刀光半空抬膝!一声闷响膝盖撞上对方腹部,血洞爆现,鲜血喷射里刀光去势立即转弱,被撞入敌怀的暗卫接了在手,顺手一砍,一旋!

  十余颗大好头颅飞起落下,半空里淅沥沥下了一场血雨!

  一招,杀十人!

  凶猛!隼利!决断!冷血!

  血雨腥臭,落在朝廷护卫脑袋上,每个人都泥塑木雕僵在那里不知道擦,刚才一幕眨眼之间惊心动魄,他们几曾见过这样的杀人法?一时间心跳神昏,直堕噩梦之中。

  砰一声,一个小侍卫抬手抹了一脸血,眼一翻昏倒了。

  唰唰几声,血浮屠暗卫落地,随随便便将那些脑袋踢开,很满意的抬了抬膝盖。

  黑暗中白光一闪——他们的膝盖上,竟然都装着满是倒刺的精钢护膝,顶到哪里,哪里便是巨大血洞!

  那些蒙面人武功其实不弱,却亏在轻敌,再没想到不起眼的队伍中,还有这样一群杀神。

  凤知微抓着轿帘,也愣在那里,这批暗卫她也不太熟悉,是临走时宗宸特地调拨过来的,宗宸告诉她,和以前那批负责消息搜集隐匿身形的暗卫不同,这是真正的血浮屠铁卫,从来学的是杀人术,干的是刀头活,凶猛天下第一。

  这也太……凶猛了些。

  一时林中寂静无声,血雨落在薄雪上地面一片微红,头颅骨碌碌到处滚动直如修罗场,对方也似被这绝杀手段震惊,还剩下的人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

  “各位。”一片沉寂中,女子柔和而又清冷的声音,突然自车厢内传出,“今晚之事,是个误会,你等重手伤人,我等自保而已,我们路过这里,只求安稳一宿,不打算招惹是非,今夜过后,各走各路,再无瓜葛,何必你死我活,苦苦相逼?”

  包围林子的蒙面人目光闪动,他们听明白了凤知微的意思,都露出了点犹豫之色。

  凤知微的目光,隔帘落在地上的尸体上,其中一具尸体掀开的衣袂间,隐隐露出皮肤上的烙印,那是大牢里死囚的标记,还有一具尸体,刀鞘上有一块磨痕,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刀是军刀,磨掉的是军中标记。

  死囚和军人同时行动——意味着官府和军队都已经参合进去这场暗杀,规模非同小可,自己这点护卫,仗着刚才出其不意才震住了对方,真要死耗在这里,也只有被人一锅端了的份。

  所以她赶紧表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管,你放心。

  对方明显出现了犹豫,血浮屠这一手太震撼,震撼的不是武功,而是那种漠视生命的决然的冷静,和这种人对仗,谁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小命。

  随即一个似乎是领头的人挥了挥手,黑暗中无声无息涌来的人开始慢慢收束后退。

  凤知微刚刚松口气。

  小村的方向突然飞快奔来一个人!

  那人轻功着实了得,背上似乎还背着一个人,跑得却流星赶月似的看花人眼,身后断断续续追着一大串,却还能一边跑一边跳脚大骂:“我xx你家祖宗十八代!我xx你妈你姐你三岁丫头!什么玩意!真刀明枪的玩不来,阴老子!我呸,我呸呸呸!”

  黑夜里破锣嗓子飘了老远,声嘶力竭的都破了音,那人一边骂一边就看见了这边,他似乎眼力很好,一眼就看出了这里的对峙之势,此时有人对峙就说明有救星,那人眼睛一亮,二话不说就往这边奔了来。

  凤知微暗叫不好,正想说几句话挽回,那些蒙面人已经再度紧张起来,后退的脚步停住,其中有人低声道:“是他们——”,人群顿时骚动不安,领头的蒙面人冷笑道:“原来你们是一伙的,给我杀——”

  凤知微功亏一篑心中恼怒,也一指那跑来坏事的家伙,大喝:“给我杀——”

  这两声也出自一声,蒙面人犹自愣在那里,血浮屠已经一个指令一个动作,风雷一般向那家伙卷去。

  那家伙看见竟然凤知微这边先动手,大惊之下先是啊啊几声,大骂道:“你们这些落井下石的混账……”骂到一半,他背上那人突然勉力抬头,似乎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那家伙立即改口,一边在血浮屠的刀光里灵活的窜来窜去,一边哈哈一笑,道:“兄弟,原来你们赶到这里接应了啊?那咱们假打一阵,混战之中快走,快走!”

  他似乎捏着嗓子压着声音,却将声音送进了对方蒙面人耳中,对方听在耳中再无怀疑,冷然竖刀,哑声道:“全杀了!”一群蒙面人立即挥刀杀入战团,一时三方人手打成一团,沸水似的好一番混战。

  “啪!”气得脸色铁青的凤知微,捏断了车窗扶手。

  哪里来的混账,一门心思要拖她下水!

  尤其对方背上那个,厉害得很,半死不活的,只教了一句话,便把自己拖了进去。

  看现在这样子,想要明哲保身,已经万万不能,对方连军队都已经动用,这必杀之局,如何脱身?

  她正在皱眉沉思,蓦然马车重重一震,眼前一黑,哗啦一声劲风扑面,什么东西被扔进了车厢,她一惊之下下意识要拔刀,眼角却瞥到那似乎是个人,赶紧收手,那人砰一声落在她膝上。

  她还没来得及去看,呼啦一声车窗帘子一掀,现出一张圆圆的脸,乌漆抹黑又是血又是灰的居然还在笑,哑着声音道:“喂,做个交易,带他走,我帮你解决掉这些混账。”

  凤知微看着这张脸,心中一震。

  那人却没看见她是谁,车厢黑暗,他还要分神对敌,别说没注意她的长相,连她的马车规制也没看,一心只想让主子逃生,说完之后便立即出刀,重重在拉车的马屁股上便是一刀!

  “恢律律”,那马痛极长嘶,疯狂的向前一纵,凤知微身子一栽,车帘落下马车飙出!那些惊马瞬间踏断几个守在车前的护卫的肋骨,横冲直撞的冲出树林!

  “律——”又是一声长嘶,单独栓在队伍后方的小白,突然挣断缰绳,也跟着追了过去。

  群马狂奔而过,气势惊人,人们纷纷闪避,车子拖得东倒西歪,车帘被晃得倒飞而起,凤知微在其中无法稳住身形,百忙中她低头一看膝上人,脸色瞬间一变。

  宁弈!

  马车下护卫们踉跄着要追,大喊:“大妃——大妃——”

  明明拖了人家帮他打架偏偏还要说自己帮人家解决敌人的,自然是活宝护卫宁澄,他正高兴把主子送走,打得欢快,听见这一声蓦然一呆,百忙中迅速回头,问:“啊?什么大妃?”

  护卫队长正在捶胸顿足,忧心自己这趟任务要砸锅,听见这句没好气的说:“那是呼卓上代顺义王大妃,圣缨郡主!”

  “啊?”宁澄又怔了怔,险些被敌人砍了一刀,呆呆的躲过去,随即醒过神来,惨呼一声撒丫子就追。

  “我的妈呀——主子我害了你呀——”

  ==

  宁澄哭着喊着懊恼着自己送羊入虎口,想要把主子给追回来,但是他马屁股拍得太狠,疯狂的马车转瞬间便冲出树林冲入黑暗找不到影子了。

  宁澄呆呆的站在原地,咬着手指看着那点烟尘消失在地平线上,恍惚中觉得刚才车帘子放下的那一刻好像看见某张经典黄脸在帘子后一闪而过意味深长的冲他笑过。

  当时不以为然,此刻毛骨悚然。

  身后数把刀不依不饶的砍下来,宁澄怒气勃发,一回身便是发泄的怒吼:“奶奶的蠢货我宰了你——”

  铿然声响,倒霉的宁澄留在原地杀人,黑暗里乱跑的马车却已经冲出了数里。

  马车颠簸得厉害,膝上宁弈始终昏迷,被撞得几次要从她膝上滚落,凤知微一霎犹豫后,伸手揽住了他的腰。

  她的掌心滚热手指冰凉,然而他的身子似乎比她手指还冷,凤知微触上去,激灵灵打个寒战。

  马车经过一处山坳时,凤知微突然掀开帘子看了看,觉得那山崖之上的布置似乎有点特别。

  马车经过时,山崖上一片黑压压的树摇了摇,竟然是逆风的方向,不知道是风,还是她的

  幻觉?

  然而马车还没能完全控制住,就那么冲过山坳继续向前,将那个疑问留在身后,等到马车在凤知微控制下渐渐平稳,已经到了一处矮山之下。

  四面都很安静,风卷着雪花悠悠起舞,刚才的短兵相接似乎远在千里之外。

  凤知微垂下头,静静看着膝上的人。

  他身上并无伤痕血迹,只是脸色苍白,眉宇和嘴唇都隐隐浮现淡青之色,和当年他母亲废宫里的气色一模一样,凤知微一眼就看出,他是旧伤复发了。

  原来小村里那弥漫的奇怪药物气味,是用来引动他的旧伤,那东西想必十分厉害,似乎是某种近乎绝迹的寒凉奇药,七皇子这回为了掩饰大罪,真下了血本。

  但是……到底谁陷了谁的局呢?凤知微想着刚才经过的山坳感觉到的异常,淡淡的笑了一声。

  不过宁弈虽然以自身为饵,引得敌人出手,但似乎也没料到老七的手笔和决心,以至于被药物引动旧伤,险些把自己也陷了进去。

  凤知微想通其中关节,眼色微微沉郁了点,她把了把宁弈的脉,确定他确实旧伤复发来势汹汹,必须极早处理。

  膝上人安静如沉睡,凤知微俯下脸注视他,也有一年不见,他似乎又瘦了些,睫毛下浅浅阴影,一弯上弦月般静谧而微凉。

  他的脉门此刻在她掌下,脉象洪沉,她的内力盘桓在指尖,或者行向丹田,或者,走向心脉。

  前者,是救;后者,是杀。

  风忽然大了些,呼啸凶猛,卷得车帘啪啪一阵乱舞,“啪嗒”一声,头顶存放杂物的格子里,突然落下一叠信笺,落在她手边。

  呼啦啦信封乱飞,她伸手按住,手突然停住。

  最上面的,赫然是齐少钧和杭铭给她的密信。

  “……楚王阴鸷,终将不利于大业,请姑娘为千万从属生死存亡计,必杀之。”

  凤知微眼神颤了颤。

  按在他脉门的冰凉的手指,缓缓一动。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