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小说
天下归元作品集

凰权

第二十章 复仇之血

  长熙十八年末,祥和的新年前夕,在各官衙即将封印休假之时,一场纷纷扬扬的“请立太子”风波,迅速席卷了整个朝廷。

  一夕之间,御书房案头堆满了来自各部堂各司院大小官员的奏章,长短不一,语气不一,内容却都惊人一致——请立楚王为太子。

  大员的奏章多少还有点顾忌,只说储君国家重器不可久悬,请陛下早日圣心默运择定为要,大多数官员的奏章则直接坦率,对楚王充满褒奖推崇之词,就差没说没殿下国家就得灭了。

  最早上奏章的是一位翰林学士,此人素善钻营,号称墙头学士,得了魏大学士一言提示,回府彻夜疾书,生花妙笔,满腹文章,都用来雕饰了未来天子的才德功勋,只求陛下眼前一亮,楚王心中感激。

  朝堂之上这位学士一本奏上,天盛帝眼睛亮没亮,隔得远看不清,半晌。皇帝只沉沉说了一句:“众爱卿有本,下朝后投皓昀轩,内阁稍后统计报朕”

  当时楚王免冠跪前,连连逊谢,当时老皇脸孔掩在阴影里,对这儿子温和抚慰。

  好一副皇家敦睦父慈子孝景象,众臣看在眼底,更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很对。

  一句有本奏来,奏章便成雪片,胡大学士数得手软,连连苦笑。

  事后皓昀轩统计,计有奏章一百七十八份,涉及各司院部堂,三品到六品都有,份量虽不太足,胜在人数够多,看起来令人颇惊心。

  更糟糕的是,一些外围的楚王阵营官员,平日里得不到核心消息的那些人,也卷进了这场请立太子风潮,宁弈因此便更加说不清。

  老胡一边数一边哀怨一边哀怨一边庆幸——多亏殿下消息灵通,那晚魏大学士设宴,事先没有风声,请客速度很快,楚王阵营的大员都没得到邀请,但殿下不知怎么的就知道了,宴散后直接命人拜访了当日所有参加魏府宴的三品以上大员。

  当时时机紧急,光是打听名单派出人手便费了时辰,已经无法将所有人都拦住,所幸三品上大员最后都没参与,好歹没让陛下觉得楚王势力已经足可控制中枢。

  当时他连夜得知后又惊又怒,表示要上奏章弹劾魏知煽动众臣妄议国政,然而不过换了殿下淡淡摇头。

  “你错了。”他负手窗前,仰望云天之外,神情淡淡沧桑,“你弹劾她什么?从头到尾,她什么实在话也没说,重臣上表请立太子,也是操心国事一怀好心,这事历朝都有,不算重罪,再说……”他凉凉的笑了下,“你弹劾,只怕正中她下怀。”

  老胡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然而当他翻到某个奏本时,眼瞳突然缩了缩。

  告病在家的魏大学士,终于上了本章,虽然没有明说要请立谁为太子,却将楚王狠狠的夸了一顿。

  这一下便如火上浇油,刹那燎原。

  当日老皇坐镇皓昀轩,亲自数那些奏章,当胡圣山战战兢兢将这份奏章捧过去的时候,原本数着那些雪片早已面色阴沉的皇帝,终于被那重臣的名字撩拨出了压抑已久的火气。

  他将奏本重重掼在桌上,哗啦啦散了一地。

  “好,你好——”

  然后他拂袖而去。

  皓昀轩沉寂如死。

  宁弈端坐如故,眼帘垂下,遮掩了眼底翻覆沉冷的神情。

  你终究是要回去一趟的。

  我,且等着你回来。

  ==

  十八年年末,很多人没能过上好年,天盛帝以“阴谋结党,妄议朝政”之名,贬斥了一大批官员,大部分逐出帝京,发往边远州县,楚王也受到了“不安本位,窥伺储君尊位”的斥责,卸去所领六部事务,回府潜心修心养性,连魏大学士都受了牵连,贬出帝京,任山北道提刑按察使。

  最倒霉的是那个首议请立太子的翰林——他被打发到河内临近南摩国的一个小城当城门领,连贬五级,河内那块地方荒凉贫穷,食物奇缺,据说主食是糠皮,米价贵如珍珠,这位大人想来很快就可以减去多余的一百八十斤。

  这一番动作,等于鲜明表达了天盛帝的态度,众臣一时都陷入了茫然,夹起了尾巴做人。

  那段时间天天有人出京,俱都含泪相送抱头痛哭,也有平静的,比如凤知微。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诸位请回吧。”凤知微在京郊秋晚亭前团团一揖,含笑向前来相送的青溟学子们告别。

  这次请立大潮,青溟学子们并没有卷入,于是在朝中官员连遭贬斥之后,空出来的职位自然被这些原本家世出身就很优秀的学生们递补,几乎人人都升了一级。

  学生们想着大人自己被贬,却将他们保护得很好,不由更加热泪盈眶依依不舍,凤知微费了好大口舌,才将人都劝走。

  一转身却看见还有一个人站在原地,却是钱彦。

  “学生已经辞官。”那男子微笑一揖,“司业带我去做个幕僚吧。”

  凤知微默默看着他,同富贵易共患难难,飞黄腾达在眼前,犹能决然放弃,非大定力者不能为。

  “学生这条命是司业的,司业往何方走,学生自然跟着。”钱彦笑容若有深意,凤知微心中一动,瞟他一眼,这人极其精明,莫不是猜着什么了?

  一瞬间她有些犹豫,然而眼角突然又瞥到一个人,顿时将要讲的话忘了。

  不远处秋晚河边,一人黑色轻裘月白长袍,悠悠临水而立,朝霞粼粼如金,他倒映在河水里的身影修长。

  钱彦早已无声无息退了开去。

  凤知微立在原地沉默一刻,随即坦然行了过去。

  那人没有回头。

  “秋晚河临秋看晚,最有景致。”他道,“这四面枫林,深秋之时红叶纷落,于碧水之上悠游,是帝京十大景之一,你这些年奔波忙碌,从来没有好好观赏过这里,但望明年深秋,你能来看一看。”

  “我也但望可以。”凤知微含笑和他并肩而立,“殿下此刻来送我,不怕引人非议吗?”

  宁弈低头看河水,波光粼粼里当真是俪影双双,可惜瞬间便要拆分了天各一方,再见时就算能站在一起,那也只怕是对面持刀相向。

  “能令我陷身最大非议的,向来只有你一个。”他笑了笑。

  凤知微也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殿下那是在怪我了之类的废话,她和他之间,从来就不是简单的恩与怨,若只是个人之间的仇恨,彼此都未必不能后退一步,然而对立的是血脉,是生死,是家国,是所有巍巍沉厚山石难撼的一切。

  那一年宁安宫娘亲榻前,她在娘最后目光逼视下,在她耳边发了最毒的誓。

  “若不能复国复仇,则娘和弟弟灵魂永不解脱,日日受地狱赤火焚身之苦。”

  娘是何其的了解她,知道只有拿她自己死后灵魂来发毒誓,才能令她在这条艰难苦痛的路上咬牙走下去。

  若只应了她自己生死,她早就轻易抛掷。

  却不能想象娘的灵魂永久沉沦,不能想象为自己死的弟弟,死后依旧不得解脱。

  她欠了她们的,不能从生到死,都永无止境的欠下去。

  “忘记我吧……”很久很久以后,她一声低语如叹息,在河面上落蝶般轻飘飘吹开去。

  “我忘记不忘记你,是我的事。”宁弈淡淡道,“但我不要你忘记我,知微,哪怕恨也好。”

  “你是为了让我恨着你,才对赫连下手?”凤知微一句话轻若草芥,份量却千钧般重。

  有怀疑,就问,就算是敌对立场,她也不要隐藏的误会拨乱了既定的步伐。

  “不。”宁弈答得也极干脆,“知微,你不该问这句话。”

  凤知微扭过头去,眯眼注视着燃烧着红霞的天空,半晌轻轻道:“可是抱歉,有辛子砚。”

  是了,终究是敌对的。

  她必杀辛子砚,他却也不能放弃,要紧的不仅是那一条命,还有楚王阵营对主子的信心和忠心,如果他连一个忠心属下都保护不了,如何令那许多人归心?

  彼此都已箭在弦上,不发,便首先要勒伤了自己,就像无论宁弈有没有对赫连下手,她都必须在离开前杯酒动群臣,只有他暂退中枢被皇帝猜忌,那个十万大山挖华琼的计划才能被安然搁浅。

  凤知微蹲下身,掬起一捧河水,对着宁弈张开五指。

  清冽的河水飞速的从她指缝间泻去,像刹那溜走的时光。

  “往事悠悠如逝水。”她道,“去者不可回,来者不可追,仅以此,临别相赠于殿下。”

  水流溅落,一去不回,她离去的背影清瘦而决然。

  无人知转身那一刻,溅落的晶莹里,有她那一滴。

  而他默然伫立,如前向水悠悠。

  日光忽然收去,不一刻天色转阴,竟然下起了雪,碎雪落在黑色狐裘,刹那间薄薄一层,像乌眉勃发的少年男子,因尘世积了满身的风霜。

  恍惚间突然想起。

  明日,除夕。

  ==

  这一年的春节,便在路上奔波的过了。

  路,是向着山南的路,并不是山北。

  正月初七的时候,热闹的乐亭府城门口,辘辘驶进来一队马车。

  马车很朴素,看起来就是普通的行商队伍,一路进城无人注意,打听着到了乐亭府衙门口。

  因为过年,府衙不办公,大门紧闭,那群马车停下了,也没有人出来询问接待。

  “辛子砚就住在这里?”凤知微掀开车帘看着后宅方向,神色冷而静。

  “你打算怎么处理?”宗宸道,“就这么直接走进门去?”

  “有何不可?”凤知微淡淡道,“老辛值得最堂堂正正的死法,我要和他说个清楚再做了结。”

  她下了车,看看天色,道:“呼卓风俗,大王薨,停灵四十九日后下葬,我要尽快赶过去,在朝廷来使到来之前回到草原,不然就算凤知微大妃一直抱病深居简出,也没道理不出现在大王葬礼上。”

  随即她平平常常向府衙门口走去,很客气的给门政塞了银子,说是远客来访辛老爷,那门政也没有多问,老爷客人多,平常总有人来往,老爷也整日喝得醉醺醺的,并不难侍候,收了银子,并没有多问便让她进去了。

  凤知微有点疑惑,她是摆明要找辛子砚算账,宁弈摆明要救他,原以为从进城开始便会铜墙铁壁步步陷阱,不想居然就这么轻松的进了府衙。

  她直奔府衙后宅,时当年节,一府的人都在偷懒,空荡荡的没个人,凤知微长驱直入,在连接府衙和后宅的大红门前停下,将一直裹着的大氅脱下,交给身后宗宸。

  大氅一脱,露出她一身黑色劲装,和身后三把刀!

  肩后左右各一柄,腰后一柄,都是草原弯刀。

  然后她抬手一敲。

  她敲的姿势看起来轻而平静,然而那一敲之下,轰隆一声,整个大红门破了一大块,大片厚木板轰然砸落,溅起满地尘烟。

  烟尘里几柄刀剑闪电般自大洞中递了出来!

  凤知微偏头一让,刀剑擦着她脸颊掠过,同时抬脚一踢,砰一下整座门飞了起来,撞向门后的护卫。

  护卫们还没看清来者是谁,已经被门当头砸下。

  砸下的刹那,凤知微拔刀!

  泼雪般的刀光,铺天盖地自山那头呼啸而来,像那年长街之上鲜衣怒马的呼卓王世子,率八彪呼啸而过。

  “……久闻帝京大户人家的小姐,都是截然不同草原女儿的娇弱美丽,好容易遇见一个,我瞧瞧。”

  “啪!”一指之下,马车玻璃碎裂。

  “啪!”凤知微刀柄反转,弧光一射,拍碎了一人持刀的手腕。

  ……赫连,赫连,这一瞧便误了终生。

  长刀跨越,漫空剑气如网,呼啦啦院子中涌来一群人,长剑相搭成剑阵巨网,冬日阳光下光彩流动,逼人眼目。

  凤知微双手一错,铿然两声肩后双刀出鞘,迎着对方刺来的剑网飞身而起,半空中脚尖一踢剑尖,腾腾翻转如风车,落下时双刀横铺,像一层淡白的雾霭,无声无息延展开去。

  ……金宫玉阙弥漫晨间淡白雾霭,他深青长衣,白玉抹额,双手捧尸,昂然而来。

  “不许带苦主尸首上殿是吗?”

  “嚓。”

  他一手探出坚硬如刚,插心一剖,掷肝入殿!

  “嚓。”

  凤知微双刀交击,轻烟般掠过剑网窜到院中,雪光一闪血光一亮,越过对面剑光,将刀光抢先剖入对方咽喉。

  刀尖入肉声音细微惊心,似那年殿上,铮铮男子,每句话都似刀锋切入金铁。

  “臣只见过她一面,此女无貌,却有才,臣喜欢。”

  ……赫连,赫连,别人轻描淡写一句话,于你却是一生。

  院中剑阵破了一道口子,更多的人递补上来,战阵却已经被逼到台阶之下,凤知微双刀团转如一朵满身是刺的花,落在哪里,哪里便溅出玛瑙般的血色。

  漫天里剑气森寒,四面的落叶瞬间被瑟瑟绞碎,细盐一般飘飘洒洒。

  ……一场求亲比武,折了草原世子,认了冤枉姨妈,吃了一嘴盐巴。

  “铿。”顾南衣的玉剑穿过三隼的金锤,贯穿了草原雄鹰的骄傲。

  “铿。”凤知微连刀带人扑出,鬼魅般穿过对方剑网之下细微空隙,在自己撞上对方剑锋之间,将自己的刀穿过对方胸臆。

  “草原男儿,今儿真是让小姨我刮目相看!”

  “忘记告诉你……我们草原,小姨也可以娶。”

  ……赫连,赫连,那一年的盐巴,如今吃在了我心里,真涩,真苦。

  日光迎着剑光,交剪着碎了的风,四面都是嘶嘶流动的冷气,台阶已经碎裂,满地横流鲜血,廊柱上印下斑驳的刀痕,退到廊下的护卫们倒卷起黑色的披风。

  ……王庭之争,河谷之盟,瓦解在他和她携手之中,呼卓的子民载歌载舞等待他的归来,少年的王,笑意凌然眉梢。

  “唰。”

  他一骑飒然霹雳穿越长草,自高岗奔下,他的银色披风和她的黑色狐裘互相拍击狂猛飞舞。

  “唰。”

  凤知微转肘、移步、运刀横拍,刀光如匹练,狂猛霹雳,拍碎三柄长剑,碎裂的剑尖如星丸弹掷,射入敌阵中心。

  恍惚中听见他大笑于云端之上。

  “知微!知微!此刻有你在身边,我好快活!”

  ……赫连,赫连,那个此刻,如此短,如此短。

  剑阵在收缩,从门口到院中到阶下到廊上,她双刀如练,步步紧逼,护卫们慑于她的凶猛,不住游走,后院有两个褐衣人,电射而来。

  ……你是潜伏草原的母狼,每一根毛尖都带着无解的毒药,你是札答阑的劫数和陷阱,他挽着你,就像挽着行走的骷髅。

  “啪!”

  带刺的荆条打在背上,肌肤拉开深深沟壑,鲜血喷溅出沉默的力量。呼卓大王判自己忤逆鞭刑,所有人默默看着他血染金色王袍。

  “啪!”

  两名褐衣人电射而来立足未稳,凤知微于剑阵之中一个大弯身,两刀激射撞翻最后两个黑衣护卫,带着他们的身体穿入室内撞倒屏风。

  她手中已无武器,对方眼底露出喜色,凤知微却一声冷笑,黑发飘散落在唇边,惊心的厉与狠,对方剑势当头时她蓦然一个俯身滑跪,反手一拔腰后长刀终于出鞘,草原弯刀弧光一闪,半空弹射,日贯长虹!

  刚要扑下的人,鲜血滚滚栽跌开去。皮开肉绽血色一闪。

  恍惚间是那年他皮开肉绽怵目惊心的背。

  “知微,我没为你做过什么,你总得给我个机会。”

  ……赫连,赫连,你总想着给,却没想过得,你一生给我的唯一一个给的机会,是给你报仇。

  四面的风突然紧了紧,掺杂着浓郁的血腥气息,满地里横七竖八的黑衣人尸体,青石地面汪着一泊一泊的血痕。

  只剩下一个褐衣人,持剑颤然相对,露在面巾外的双眼有骇然之色,却不肯离开,凤知微冷然看着他,将双刀交于右手,左手单刀拖在地上,上阶、入廊、穿堂、逼近屏风……鲜血一滴滴浓稠的从刀尖滴下,她步步前逼,他步步后退。

  从门口到院内到阶下到廊前,不长的距离,像是她和赫连相识这不长的一生,长街碎窗初遇……金殿剖心陈冤……秋府求娶败北……书院墙头相戏……南海一路相随……草原携手御敌……大越潜伏相救……西凉巧诈摄政王……他陪她辗转南北经历大多风雨,二十四年生命浓缩所有炽烈,只献给她一人。

  最后一面他答应她早日凑满王帐十位美人,一生里唯一一次食言。

  他的王帐,从此成空。

  鲜血涔涔滴落,洗不尽她眸中杀机,是非对错此刻不管,她欠的要还!

  长刀斜斜挑起,染血刀尖森然指着那勇气可嘉的最后的褐衣人,那人挡在屏风之前,屏风之后,想必就是一直没有露面的辛子砚。

  “饶命——”最后一步刚要迈出,后堂里突然涌出一大群人,男女老少都有,都是仆人仆妇装扮,看见这一地尸首都惊得一声喊,乱糟糟四面逃开。

  凤知微没有动。

  冤有头债有主,她再怒火填胸,也不枉杀无辜。

  四面的仆人如流水一般从她身侧逃过,没有人敢多看满身溅血凶神恶煞般的凤知微一眼。

  却有一人,在抱着包袱经过她身边时,极快的一抬头,惊惶畏怯的目光一闪,随即赶紧低下,要从她身边溜过去。

  凤知微一直紧盯着对面褐衣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下人,然而眼角余光那么一瞥,突然就看见了那个包袱。

  包袱看起来就很沉,露出些棱角,像是金银元宝之物。

  大乱在即,逃命尚且仓皇,一个仆妇还记得收拾金银?

  一个仆妇,又怎么会有大锭金银?

  凤知微眼光一沉,落在妇人双腿,虽然穿着裙子,依旧看得出她走路姿势微微有点外八,这是长年骑马人的特征,凤知微自然熟悉。

  此时那妇人已将溜过去。

  凤知微突然闪电般一抬手,抓住了她的衣领!

  那人似乎想惊呼,随即想起什么不敢发声,只闷声挣扎,凤知微越发怀疑,一抬手,劈掉了她的风帽。

  风帽掉落,露出一张满是黑白斑的妇人的脸。

  凤知微怔了怔,一瞬间以为自己怀疑错了人,正想道歉,那妇人眼中流露出的无限惊惶,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仔细打量起这人眉眼,这妇人似乎已经简单的化过妆,但易容手法烂得可以,将一张脸搞得色彩斑斓,她不敢迎接凤知微目光,将脸晃来晃去,眼光慌乱的四处射在地面上。

  凤知微看着看着,却慢慢眯起了眼。

  半晌她突然笑了。

  满堂鲜血,一身肃杀,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她却在笑,实在是说不出的诡异,那妇人也忘记躲闪了,看着她的眸子,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凤知微微笑看着她,极慢极慢的,以一种奇怪的音调道:“好久不见,梅朵。”

  那妇人正是梅朵,趁乱想装仆妇逃走,此刻听见这一句,眼睛翻了翻,便要在凤知微手中晕倒。

  凤知微立即手指一扼,扼在她颈后痛筋,梅朵啊的一声尖叫,涕泪横流,再也晕不过去。

  “我说,你怎么在这里呢。”凤知微像拎小鸡一样拎着她,在手中悠悠的晃,“哎,你知道吗,赫连薨了,怎么,你是要去奔丧么?”

  梅朵直直的瞪着她,“啊啊”几声,眼泪滚滚的落下来。

  “当初马屿关守门官明明已经换掉,赫连却没有接到消息,一封王庭文书丢失,直接导致了他的死亡。”凤知微逼近她耳侧,轻轻道,“按说王庭文书丢失也没关系,没有人能认得,不过,梅朵姨,曾被王庭如公主般对待的你,懂不懂呢?”

  “我我我……我我我……”梅朵在她手中颤抖着,嘴唇一开一合却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

  谁被凤知微这样满脸鲜血又满脸笑容的看着的时候,只怕都不容易说出完整的字眼来。

  凤知微静静看着梅朵的眼神,那眼神里的怯懦畏惧仇恨疼痛种种般般复杂的情绪此刻都在她的眼底,不需要拷问,不需要探查,一切潮过沙滩般鲜明在了这里——是梅朵。

  是梅朵,竟然是梅朵。

  以为早已死去的人,犹自活着作祟。

  夭矫啸傲的赫连,竟然间接死在曾经爱过他的女子手里。

  女人的嫉恨心如此可怕,而天意如此薄凉。

  “草原用奶水养了你这头狼。”凤知微在她耳边轻轻的道,“你回报了满身的毒汁。”

  “你才是草原里连血都带毒的母狼!”梅朵到了此时也不再存侥幸之心,霍然抬头,厉声道,“达玛阿拉说过的!你才是札答阑的劫数和陷阱!”

  凤知微闭上眼睛。

  似在听着风中传来的主宰者高远而苍凉的声音。

  随即她还是闭着眼睛,用一种淡淡的语调,道:“是吗……也许。”

  第一个字出来的时候,她的手,落在了梅朵上臂,手指轻轻一紧。

  “啊——”

  骨裂声起,伴着梅朵凄厉直入云霄的惨呼!

  咔咔咔咔。

  四字说完,四声骨裂。

  来自四肢的骨裂声。

  凤知微始终闭着眼,懒得去看那张她厌恶至深的脸,一松手,梅朵如一团烂麻袋般瘫软在她脚下。

  “我不杀你……”凤知微冷笑着,俯脸看在她脚下抖成一团,已经痛得说不出话的梅朵,后者在剧痛中听见这一句,正惊喜的勉力抬起头,感激的要去拉她袍角。

  凤知微一闪身嫌恶的避开,一脚将她踢入尘埃,在梅朵凄厉的惨呼声里,她淡淡道:“对一个人最严厉的惩罚并不是死,是死也不给你痛快的死,梅朵,你不过一个草原婢女,是仁厚的牡丹大妃母子感念你的恩情,给了你公主般的供奉,养大你成人,你如果有一点良知,都不该对札答阑下手,你的虚荣骄傲和贪念害了札答阑,现在,你就用自己的血,去洗掉草原子民的愤怒吧!”

  她转身,对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掠阵的宗宸道:“麻烦先生,吊着她的命,我们带她到草原。”

  梅朵的身子,蓦然剧烈颤抖起来,她惊恐的瞪大眼,拼尽最后力气嘶喊起来,“不!不!我不回草原!不——”

  此刻她被凤知微拖回草原,面对愤怒的牡丹大妃和草原子民,那下场必然比死还痛苦一百倍。

  “把札答阑还给我。”凤知微怆然大笑,对着她伸出血迹斑斑的手,“我就放过你!”

  梅朵眼睛一翻,再次晕了过去。

  凤知微毫无表情转过头去,道:“看好她,在到达草原之前,让她活着!”

  “是!”

  梅朵被拖走,凤知微转过头去,冷冷盯着对面那个一直后退却一直不走的褐衣人。

  她的眼神闪过一丝鄙弃——辛子砚虽是仇人,但素来磊落,今日到现在都躲在屏风后,任护卫被杀得血流成河,任她步步紧逼,却连面也不露,有点不够汉子。

  在死亡危机之前,是不是人人都会这么怯弱?

  那么那个人,为什么不能也自私一回,为什么要选择含笑赴死?

  “你回去吧。”对面褐衣人突然开口,“我们不会给你杀了辛大人,你往前一步,我们会有更多的人拦阻你。”

  他的口音有点奇怪,像是故意压得低沉。

  凤知微皱起眉——宁弈选择这样硬磕的方式来保护辛子砚?这似乎不像他的风格。

  她微微笑起来,道:“是吗——”

  依然是悠长的一声,声音未落,她移步一转,霍然扭腰!

  “铿!”

  一道黑色的刀光,从她胁下一个诡异的角度突然射了出来,像黑色流星一抹刹那跨越,地面上未凝结的鲜血被这一刀的刀锋激得四散而起,晶莹鲜红桃花扇般散开,扇面刚刚那么妖艳一绽,“哧”的一声黑色刀光已经蛇般穿堂过阶,劈入对方胸骨!

  噗的一声鲜血迸射遍染屏风如血色江山!

  咔嚓一声,那刀似乎被机簧弹出般劲道十足,瞬间扭动自那褐衣人胸骨处钻出,破屏风血色江山图直贯而入,咻一声射入屏风之后。

  一声沉闷的钝响,屏风后有人重重跌落的声音,半晌,有浓稠的鲜血,粘腻的自倾倒的屏风后,流出来。

  凤知微半跪于堂前,黑发披散,满面鲜血,拄着自己三把刀,看着自己的,第四把刀!

  冬日寒风将雪沫和血沫吹起,她眼神冷漠面容如雪,掠起的乌发之梢凝着血珠。

  堂上堂下,尸首数十,她孤身执刀,一路行来,十步杀一人。

  四面沉寂如死,静到听见鲜血凝结的声音。

  寂静里铿然一声,凤知微弃刀于地,仰首大笑。

  笑出眼泪。

  赫连!

  我用你最喜欢的痛快方式,为你报仇!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 推荐:抗日战争书籍 心理学书籍 茅盾文学奖作品

点击收藏 小提示:按键盘CTRL+D也能收藏哦!

在线看小说 唯历史 趣知识 道德经 人生格言